第41章 天火“轰”的一声,点燃了整个山河锥

斩魂使听见身后的动静, 跟着猛地一别手腕,斩魂刀冲着鬼面人的头挥去, 他借着这个空档一回头, 险些被那大火球晃了眼,一时没找到赵云澜人在哪,情急之下喊了一声:“云澜!”

他这一分神,那鬼面人却不躲不闪, 用脸迎上了斩魂刀, 鬼面和刀刃一碰便划出一条口子,奇怪的是, 斩魂使这拿刀的人竟似有疑虑, 回过神来猛地错身收手,刀刃从对方脸上横削过去, 硬是不敢破开对方的面具, 从鬼面人身边错了过去。

鬼面人大笑一声, 呼啸而过, 就像一团巨大的黑雾, 冲着赵云澜而去, 长斗篷一拢, 将那被三昧真火点着的小烟头收了进去, 背对山河锥, 站在了赵云澜面前, 幽畜们立刻退开,退到鬼面人身后, 团团地围住了山河锥。

赵云澜眯着眼打量着鬼面人,不慌不忙地开口:“毕方那只野鸡还跟我吹牛说,三昧真火能烧得孙猴子哭爹喊娘,结果却烧不坏你的烂袍子,阁下真是好大的来头。”

鬼满人脸上的面具变得面无表情,看着他:“我不愿意伤你,令主还是不要插手这件事比较好。”

赵云澜一只手插在兜里,肩膀自然地往一边斜了斜,不用很油腔滑调,就已经是一副资深流氓的范儿,就听他毫无诚意地哼哼了一声:“哎哟,吓死我了。”

斩魂使大步走过来,一把将赵云澜扯到身后,斩魂刀横在身前,这动作回护意味太明显,以至于赵云澜都颇为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自从这个诡异的鬼面人出现,斩魂使有太多失常的地方了。

不过此时不是追究这个问题的时候,赵云澜被斩魂使挡住的手在兜里摸了摸,一边摸一边说:“看你的意思,好像传说中的山河锥果然是怕火的……不,山河锥取意‘镇压’,把所有能收的魂魄都凝固在里面,我怀疑它其实怕一切流动的东西,包括水,火,甚至可能还有大风,只不过是人世间的风、水和火都太弱了吧?”

鬼面人面具上大得吓人的眼睛转了转,直直地盯住赵云澜的脸,缓缓地说:“令主,慧极必伤,这么多年了,我看你压根没吸取过一点教训。”

斩魂使森然说:“你敢碰他一根头发,我让你后悔从‘那地方’爬出来。”

鬼面人大笑:“你?”

斩魂使静待他笑完,不轻不重地开口说:“你大可以试试。”

鬼面人面具上的五官抽动,身形忽然暴起,就像一只巨大的蝙蝠在飞到空中,张开宽阔的两翼,俯冲而下,再一次对上斩魂刀的锋芒。

同时,赵云澜忽然往另一个方向跑去,藏在地面下的幽畜一拥而上,被他所经之处一枪一个地撂倒。

鬼面人目光一闪,拼着后背挨了斩魂使结结实实的一刀,背着那一尺来长的刀伤,黑血喷出了一尺来高,他却不在意,竟然不管不顾地追了上去。

地面上的幽畜的密度飙升,直接到了春运时期火车候车室的水平,赵云澜一脚横扫出去,正中一只幽畜的脸,闷响一声,也不知他腿疼不疼。

幽畜被他一脚踢得往后仰倒,赵云澜一脚踩在它的肩膀上,长鞭不知道什么时候落到了掌心,一抖手,照着鬼面人的脸扇了过去。

斩魂使出于某种原因,就是不敢揭开鬼面人的面具,看见赵云澜突然来了这么一手,几乎给他吓了一跳,险些本能地用刀鞘去卷他的鞭子。

……好在他理智还在,刀鞘才抬起了不到十公分,就克制住了。

不过那鬼面人不怕枪,对他的长鞭似乎颇有些忌讳,一瞬间往后闪了七八米,撤到了长鞭的攻击范围之外。

赵云澜忽然无声地笑了起来。

鬼面人一见他这表情,顿时觉得不对,猛地回过头去,却已经来不及了——只听一声巨响,阴沉的天空中忽然一道惊雷劈下,自九天上摧枯拉朽一般地斩下,将围在山河锥下面的幽畜全部卷入电光之中,瞬间给烤成了一锅糊家雀,变成了一个又一个天然的火球。

天火“轰”的一声,点燃了整个山河锥。

没有人来得及阻止。

赵云澜把手摊开,一道请雷神符在他手中碎成了齑粉。

大奸者、大恶者、污秽者、重罪者,自有天打雷劈之刑等着他们,幽畜天生污秽,在这里引雷简直事半功倍。

赵云澜好像还嫌气人气得不够,把手里的碎纸末拍干净,十分欠揍地说:“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莫装逼,装逼遭雷劈。”

他话音没落,只见山河锥竟似一段融化的冰川,慢慢地变细变窄,天雷引起的大火爆出了百米高的烈焰,直冲天际,与隐隐的雷鸣交相呼应,在山河锥的底座形成了一圈火卷的旋风,猎猎的灼人。

无数人模糊的面孔茫然地从火光中闪过,忽地一闪就不见了,不知被这一把天火烧到了什么地方,大地深处传来宛如心跳一般的震动,就像他真的惊动了山魂水魄。

鬼面人猛地向赵云澜扑了过去,好在斩魂使的心思似乎丝毫也不在被损毁的“圣器”上,斩魂刀横陈,厚重的刀背大力压下,“呛”一声撞在鬼面人伸出的大斧上。

谁知鬼面人却似乎并不是冲赵云澜去的,斩魂使一拦,他就顺势一栖身,鬼面上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飞快地在斩魂使耳边说:“他坏了我的事,你很高兴?我告诉你,他心里猜到得必然必然不止这些,只不过没有当着你的面说而已。”

斩魂使手腕一抖,刀刃剧震,一刀削下了鬼面人一只手腕,然而鬼面人就好像只是被削下了一条袖子一样,毫不在意,拖着独臂,以肉眼难以捕捉的速度瞬间倒退了几十米,幸存的幽畜忙连滚带爬地跟上。

鬼面人沾满血迹的衣角在空气中上下翻飞,尖锐的呼啸声后,他留下一句:“你好自为之!”

这一群人就像来无踪一样去无影。

赵云澜脸上映着火光,斩魂使看着他的侧脸,骤然一阵恐慌,鬼面人说得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他猜到得比说出来的多”?

他究竟猜到了什么?

就在这时,赵云澜转过头,对斩魂使说:“借大人遮光的袖子用一下。”

原地升起熟悉的灰雾,赵云澜一低头,把汪徵放了出来,翻出一张皱皱巴巴的搜神符:“你叫他一声,我试试能不能把桑赞的魂魄召唤出来。”

汪徵睁大了眼睛。

赵云澜催促:“快,趁火没烧完!”

汪徵飘向上空,对着山河锥的方向喊了一句赵云澜听不懂的话,他手中的纸符立刻碎了,接着化成一股细细的风,轻柔地把汪徵的话音卷了出去,冲进了熊熊燃烧的山河锥里,汪徵不能离开灰雾,却尽可能地在站在了边缘。

少女常年缺悲少欢的脸上,出现了一个一瞬间叫人明白什么叫做“望眼欲穿”的表情。

山河锥越来越小,火也越来越小,汪徵眼睛里的光也跟着慢慢黯淡了下去,但就在天火已经快要烧完的时候,一个男人的虚影忽然若隐若现地站在了火苗里,远远地望着这边。

从汪徵的表情,就知道这人是谁。

赵云澜掏出一张镇魂令,两根手指“啪”地一弹,镇魂令笔直地竖在半空中,他转头对汪徵说:“你去跟他谈,愿意的话就自己走到镇魂令来。”

不过这个过程基本是省略的,桑赞在看见汪徵的一瞬间就呆住了,后面大概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就一步一步地走出了天火,进了镇魂令,两人的身影同时一闪,在原地消失不见了,随后,镇魂令自动没入了赵云澜的明鉴表盘里。

不知过了多久,大火才渐渐熄灭,原地只剩下一个破砖烂瓦的祭台,原本的山河锥却已经不见了踪影。

赵云澜这才慢慢地走过去,在山河锥消失的原地用脚扒拉了一下,找到了一个八角形的小石子,是个上粗下细楔子形,赵云澜蹲下来把它从地上抠了出来,远远地抛给斩魂使:“你们的圣器,给。”

斩魂使伸手接住,仔细端详了一下那貌不惊人的小石子,又将它放在耳边,侧耳倾听了片刻,从里面听见了细细的嚎哭声,声音极微弱,并不显得凄厉,却依然是让人停在心里,就不由难过。

汪徵带着期冀的声音从表盘里传来:“他们……他们都解脱了吗?”

“不,”斩魂使说,“还在。山河之精恐怕是不怕火烧的,令主方才说‘怕流动的东西’,大概指的是山河锥在人间吸收后固定在它周围的,那些来自人间的魂魄和力量,被烧去的也只是那些,这才是山河锥的真身。”

赵云澜笑了起来:“是啊,我顺口一说,谁知道那家伙那么禁不住糊弄,我发现一般带喜欢带面具的人智商都比较低。”

斩魂使:“……”

“啊,”赵云澜还欲盖弥彰地补充了一句,“当然,大人我不是在说你。”

斩魂使知道自己方才的诸多隐瞒是惹他不爽了,这天不怕地不怕的混账东西是故意指桑骂槐地消遣自己。

他一时哭笑不得,下一刻,却又明白过来,赵云澜恐怕是听见了鬼面人最后留下的话,所以才在这极有分寸地酸上几句,一方面让自己感觉与他的关系更轻松随意一点,一方面也是在隐晦地向自己表示,他不会因为鬼面人三言两语而瞎猜忌什么。

斩魂使心里一沉——这人是人中之精,总感觉……瞒不了他多久。

汪徵“啊”了一声,有些焦急地问:“那怎么才能把他们放出来?怎么才能让他们安息?”

她从表盘里传来的声音终于把两人的注意力吸引回来。

“大人已经把山河锥带走,山顶的聚阴阵自然就破了,等他们自己想通了,乐意了,也就出来了。困在里面的魂魄不出来,当然是不想出来,除了他们自己,谁又能真正困住他们?”赵云澜停顿了一下,意有所指地说,“当年的事,说到底,不也是人心里有所不平吗?”

汪徵默然不语。

赵云澜掏出手机来看了一眼,给重新开始走的表校对了时间:“你这傻丫头不也是一样吗?”

汪徵:“……我有罪。”

赵云澜痛快地说:“是啊,回去给我交一份三万字检查,扣半年奖金,好好反省一下你的思想认识吧汪徵同志,年底党校集中培训的名额是你的了,回头我让祝红给你找具尸体,穿上去给我好好上课。”

汪徵:“……”

她沉默了一会,轻轻地说:“这件事从头到尾,我都无能为力是吗?”

赵云澜忽地笑起来:“你这蠢货,现在才发现。”

分享到:
赞(729)

评论84

  • 您的称呼
  1. 赵云澜笑了起来:“是啊,我顺口一说,谁知道那家伙那么禁不住糊弄,我发现一般带喜欢带面具的人智商都比较低。”

    斩魂使:“……”

    “啊,”赵云澜还欲盖弥彰地补充了一句,“当然,大人我不是在说你。”

    斩魂使知道自己方才的诸多隐瞒是惹他不爽了,这天不怕地不怕的混账东西是故意指桑骂槐地消遣自己。

    他一时哭笑不得,下一刻,却又明白过来,赵云澜恐怕是听见了鬼面人最后留下的话,所以才在这极有分寸地酸上几句,一方面让自己感觉与他的关系更轻松随意一点,一方面也是在隐晦地向自己表示,他不会因为鬼面人三言两语而瞎猜忌什么

    描写过于精彩

    pirate2019/06/06 07:01:26回复
  2. p大的文笔我是万分敬佩的

    愉影桓桓2019/06/14 17:44:34回复
  3. 为啥又是党课???

    匿名2019/06/22 14:10:11回复
  4. 我猜,一定是因为p大经常被党课所虐。哈哈哈

    匿名2019/07/08 13:47:33回复
  5. 未老已衰之石,未冷已冻之水,未生已死之身,未灼已化之魂……”
    诶我才发现这四句话对应的是轮回晷,山河锥,功德笔,镇魂灯诶

    居老师的小娇妻2019/07/13 11:56:50回复
  6. 赵云澜好像还嫌⽓⼈⽓得不够,把⼿ ⾥的碎纸末拍⼲净,⼗分⽋揍地 说:“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莫装逼, 装逼遭雷劈。”——就我一个人的兴趣在这里吗?

    忘机的无羡2019/07/14 19:21:07回复
    • 不只你一人

      匿名2019/07/17 16:35:47回复
  7. 面面委屈Q_Q

    忘机的无羡2019/07/14 19:22:39回复
  8. 面面上线了

    2019/07/19 17:47:39回复
  9. 抱走面面(づ ●─● )づ

    凑个字数2019/07/19 18:48:41回复
  10. 党团课上得我好气啊。

    匿名2019/08/02 12:42:03回复
  11. 面面是本来就很火的吗?还是剧版以后才火的?

    沈教授手中的斩魂刀2019/08/02 22:02:53回复
  12. 只有我没太看懂么

    匿名2019/08/06 13:42:15回复
  13. 上面的你不是一个人

    匿名2019/08/14 09:17:14回复
  14. 啧啧,P大就是P大啊

    匿名2019/08/14 09:18:55回复
  15. 话说鬼面人是面面嘛?

    匿名2019/08/18 15:29:44回复
  16. 没人爱的面面小可怜
    面面好委屈QWQ哥哥不爱我

    染柒2019/08/19 21:16:28回复
  17. 全程带入剧版人物脸

    不惑之年2019/08/23 09:17:22回复
  18. 斩魂使森然说:“你敢碰他一根头发,我让你后悔从‘那地方’爬出来。”
    巍巍实力护妻啊
    您的好友【护妻狂魔】已上线

    吃瓜群众一号2019/08/23 20:07:57回复
  19. 没人吗?!!?

    我爱思追、景仪!2019/08/25 13:56:50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