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一 论如何用歪门邪道摆平江妈1

今年的除夕江家众人一致决定在江妈家里过年,原因无他,江漓他三舅没能管得住嘴,把苏蓦回来的事私下里一扒拉,大家的好奇心简直要飞上了天,摩拳擦掌的等着组团去江漓家里看热闹。

一帮无聊的大人都在打赌,赌江漓敢不敢把苏蓦带回来。

江妈有些憋气,拿着电话跟四舅嚷嚷:“去年不是也在我家过的?怎么今年又来?怎么着也该换一家了吧!”

被寄予厚望的四舅小心的陪着笑脸:“哎姐,今年我这儿房子还没装完,不是不太方便么?就麻烦麻烦你呗!我们提前来给你帮忙!”

江爸倒是无所谓,江爸还挺喜欢家里热热闹闹的,于是江爸挺自然的从报纸后面抬起头跟江妈商量:“哎他们要来就来嘛,有啥关系?一年不就忙这一次嘛,大不了咱们把小苏喊过来帮忙……”

“喊什么喊喊什么喊!”江妈啪的一下把电话挂了,“别给我提那两个混小子!一提我就窝火!要上天了咋的还给我搬一起去了?两个男人成天凑一块儿像个什么样子!几个月都不晓得回来一趟!”

江爸小声的嘀嘀咕咕:“别人倒是想回,那不是你不让么……”

江妈快步走过去把江爸手中的报纸抽了出来恶狠狠的砸到了地上:“我说****,你是不是妥协了?你是不是觉得俩男的处一块还挺正常?你最近成天的跟着你们单位老王出去爬山钓鱼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有啥想法你就赶紧说!老娘没了你们父子俩照样过日子!”

江爸头疼了,赶紧起来给江妈顺了顺气:“这都哪儿跟哪儿啊!老周同志你别带着有色眼镜看人啊!我跟人老王那是革命感情清清白白,就你能瞎倒腾……”

不管江妈怎么不乐意,反正一家的亲戚打定了主意要往江妈家里凑。两个小表妹尤其兴奋,天天在网上聊得热火朝天,简直是把自家表哥和苏蓦YY出了一部三观相当不正的黄色小说。

结果四舅家的表妹刚高兴没几天,就乐极生悲的接到了表哥的电话,表哥吧啦吧啦的把话一交待,小表妹特想找块豆腐把自己给撞晕过去。

小表妹哭丧着脸:“哥啊,能不能别这样玩儿我啊!我爸还不得打死我!”

江漓哼哼两声:“少给我啰嗦。”

小表妹负偶顽抗:“你咋不找我姐啊!”

江漓挑眉:“你脑子有水啊你姐不是有对象吗!我找她不是一出场就穿帮了?”

小表妹哼哼唧唧的表示不乐意,江漓祭出了杀手锏:“高清无码双人写真。”

小表妹顿时豪气万丈:“哎呀哥啊咱们俩谁跟谁啊!你说!你随便说!你要我干啥我干啥!”

江漓狡黠的一笑,丫的小样儿,还不信收拾不了你!

直到除夕前两天,江漓始终都没提要带上苏蓦回家过年。江妈一直憋着劲就等着江漓回来闹这一出,好找个由头收拾这兔崽子,结果这兔崽子相当沉得住气,电话照样打好听的话跟不要钱似的,就是不说别的话。

江妈纳闷了,跟****吐槽:“我咋觉得你儿子憋着大招呢?”

江爸笑了半天:“你说你这个人吧,你儿子带人回来你不乐意,你儿子不带人回来你又觉得不对劲,你咋这么难伺候呢。”

但是江妈就是觉得哪儿不太对,提心吊胆的等到了除夕,大伙儿都在家里坐齐了,打麻将的打麻将打牌的打牌,就差了答应中午前回来的江漓和神神秘秘说晚点过来的四舅家的小表妹。

有人在门外咚咚咚的敲门,江妈听着了赶紧把手在围裙上擦了擦,一开门,果然是姗姗来迟的江漓嬉皮笑脸的站在外面,一起回来的还有四舅家的小表妹。

江妈有些诧异,这俩兄妹怎么凑到一堆去了,不过江妈也没多想,招呼着小表妹进了门,对江漓依然爱搭不理。江漓也无所谓,腆着个脸跟在江妈屁股后面蹿了进来。

一屋子的亲戚立马把目光转了过去,四舅还探着脑袋往江漓身后张望了半天,然后笑嘻嘻的追问江漓:“怎么就你一个人啊?”就连爷爷奶奶也跟着凑热闹,乐呵呵的一个劲的直问人呢人呢。

江漓装傻:“什么人?”

一屋人都露出了不要骗我们我们全都知道了的意味深长的笑容。

江漓心中暗笑,带着小表妹在屋里转悠了一圈,挨着挨着的问过了好。等走到四舅面前,江漓突然就肃了面色,表情沉痛的拽着小表妹的胳膊,无比悲壮的撂下一句:“四舅啊,我们俩有件事得跟你们交待。”

四舅脸上的笑意僵了僵,一脸迷茫的问:“啊?啥事?”

小表妹扭捏了半天,突然就扯着江漓噗通一声跪了下去,江漓没提防,那一膝盖给跪得生疼,为了演戏只得咬着牙生生的忍着,暗道这丫的小样儿手脚够重的。

小表妹再抬起头时,那眼里汪汪的泪水把一屋子亲戚都唬着了。四舅吓了一跳,心疼的弯下腰要把自家女儿拉起来:“整啥呀你俩这是?要压岁钱也不用这么拼啊?”

“爸啊!妈啊!”小表妹扯开四舅的手哐当一下磕了个头,“我对不起你们!”

四舅都懵逼了:“能有啥对不起我们的啊?啊?你这孩子倒是把话一口气说清楚啊!”

小表妹表演能力超群,江漓愣是没找到机会表现,硬生生的跪在一边看着小表妹卖力倾情出演,为了一张高清无码写真。

小表妹抹了把泪紧紧的靠在了江漓的胳膊上:“我跟我哥在一起了!我知道我们俩有血缘关系,但我就是喜欢我哥!从小我就喜欢!我没忍得住啊爸!你打死我吧!你打死我们吧!我有了我哥的孩子!这事儿实在是藏不下去了!”

江漓身子就是一抖,差点没吓厥过去,欲哭无泪的在心里想我的老妹啊你演过头了啊,你他妈最后一句不说是不是要死啊!这他妈是要把我往死里坑啊!

江漓的愁苦小表妹浑然不觉,演上了瘾的小表妹把平时看的泡沫剧展现得那叫一个兢兢业业。

分享到:
赞(5)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