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不能硬来,那是万鬼同哭

赵云澜皱着眉看着她:“你没病吧?”

汪徵不回答, 直直地盯着地面,她这样望向同一个方向的时候, 总像是在发呆, 过了好一会,才轻轻地说:“那时我还年幼,才不到十七岁,什么也不懂, 又单纯又愚蠢, 一睁眼,只看得到眼前发生的事, 脑子里也只会想着一条路走到黑。我与……桑赞青梅竹马, 纵然身份有别,也没有拿他当过外人, 阿父要杀他……我自然, 自然是不肯的。”

“你藏起他, 就像中二时期的小女孩藏起不希望被父母看见的情书。”赵云澜毫不客气地说。

汪徵脸上一个浅淡的笑容稍纵即逝:“大概是吧。其实那时候我是怪我阿父的, 我觉得他做得不对, 让我脸上也蒙羞, 他……他是我们的首领啊, 是我伟大的阿父, 怎么可以做这种无耻的事呢?”

赵云澜不吭声, 表情依然是很臭, 可看着她的目光不易察觉柔和了一些,只听汪徵过了良久, 才轻轻地叹了口气:“世界上,究竟有没有一个地方,那里人人皆是自由,人人生而平等呢?”

没有人回答她,好一会,赵云澜才突然开口说:“有。”

汪徵和斩魂使一同转向他,赵云澜的下唇还沾着一点殷红的血迹,脸色格外苍白,在深灰色衬衫领的映衬下,这男人几乎是憔悴的,唯有一双眼睛亮得惊人——他的眼睛总是很亮的,好像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能抹去那光亮。

赵云澜顿了一下,缓缓地说:“死亡面前。”

斩魂使的脸依然云山雾绕看不见,听到这里,他忍不住开口说:“那不是无论哪里都没有半分盼头了吗?凡人苦苦挣扎求索一生的又是什么?令主这话凉薄了。”

“是大人着相了。”赵云澜静静地抬起眼,“什么是公平、平等?这世界上,但凡一个人觉得公平了,一定是建立在其他人觉得不公平的基础上。活不下去的时候,平等是与别人一样吃饱穿暖,吃饱穿暖的时候,平等就是同旁人一样有尊严,尊严也有了的时候,又闲得蛋疼,觉得自己高人一等,怎么也要比别人多一些什么才甘心,不到见棺材时,哪有完?究竟是平等还是不平等,不都是自己说了算?”

斩魂使哑口无言片刻后,低低地笑了一声:“歪理。”

赵云澜随即轻笑了一声,把这话题揭过,又问:“桑赞造反成功,杀了你的父亲,铲平了祭台上的名字,从此瀚噶族不再有奴隶,那后来怎么样了?”

“后来族里一切大小事务,都由每一家的家长站出来,代表自己家提出一个意见,大家一起商量,赞同者多的为胜。”汪徵说,“这是桑赞提出来的,他没读过书,也没有离开过大雪山,却懂得后世提倡的民主……可见人们所愿的东西,无论什么时候,大抵是差不多的。”

赵云澜支起一条长腿,双手搭在膝盖上,坐得松松垮垮,没型没款,嘴里的话却像刀子,一句比一句更戳人的心,他听到这里,突然说:“你就是这么死的吧?”

汪徵猝不及防,几乎是一呆,而后眼睛里的光蓦地黯淡了下去。

就在别人以为她不会出声的时候,汪徵忽然说:“我是……我那时无处可去,只好一直住在桑赞家里,寄人篱下,可我什么也不会做,小的时候,阿姆只教过我怎么样打扮自己、驱使奴隶,我不会干活,也不会打猎,连料理家务事也是一团糟……同族的一个女孩想要嫁给桑赞,求她阿父去说亲,桑赞拒绝了,那姑娘一气之下出逃,跑出了雪山,等被族人们找回来的时候,已经死了。据说她是失足从山坡上滚了下去,头撞到了大石头上。她的阿父恨上了我,联合了别家召集了族人们,说我是狗首领的女儿,天生会妖术,他们宽恕我,让我侥幸活着,而我竟然还不知悔改,每天好吃懒做,还霸占着他们的英雄桑赞,因为嫉妒,竟然施妖术咒死了他的女儿,要把我……要把我砍头处死。”

汪徵的肩膀忽然颤动了起来——她曾经发自内心地觉得是她父亲错了,在少女年幼的心里,族人们不该被奴役,他们也是人,不该那样卑微地生死不由己,她曾和桑赞一样,希望他们过上富裕的好日子,希望他们能平等、自由、幸福。

然而她那样同情喜爱的族人们,却原来是怨恨她的。

“姑娘的阿父要大家举手,不动的表示不发表意见或者不想处死我,举手的代表赞同我被处以斩首刑……”

“斩首刑”三个字破了音,汪徵再也忍不住,哭了起来。

那一天人们列席满座,表情俱是快意,密密麻麻举起的手,一排一排,参差不齐,从高台上看去,就像是幽冥最深的那条河里中晃荡的恶鬼的爪子,几乎每一个人都举起了手,他们看着被绑在正中央的少女,又是冷漠,又是麻木,又是愚昧,又是残忍。

他们惊人地达成了一致的意见——杀了她,砍下她的头。

心里就算有千万盏明灯,也会给浇灭得一丝灰烬也不剩。

没有人记得她做过什么……又或者,她做过的事,不过是别有用心。

汪徵的眼泪大滴大滴地落下来,落到地上,旋即化成了一缕烟,消失在了空气中,而她的身影也越变越单薄——她死了三百多年,本是早没了眼泪的,此时心里痛到了极致,只会烧尽自己的魂。

“别哭。”赵云澜虚虚地伸出手托住她的下巴,用手指抹去她的眼泪,指间夹着一张固魂的纸符,轻叱一声,按在了她的额头上,汪徵的“眼泪”一下被封住,再流不出来了,她瞪着那样一双近乎无邪的大眼睛,对上男人温柔得隐晦的目光,好像一时呆住了。

赵云澜伸出明鉴表,低声说:“先进来。”

汪徵忽然有种感觉,就好像那一切的真相,他什么都知道。

她愣了片刻,随后只觉得一股温和但不容违拗的力量,把她拉进了已经停了的明鉴里。她听见赵云澜低低地说:“天黑再放你出来。”

汪徵消失在原地,赵云澜和斩魂使忽然之间两两无语。

赵云澜有些恹恹地闭上了眼睛,似乎是太疲惫了。

斩魂使沉默了一会,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暂时不要睡,你被山河锥震伤,要是在这睡了,方才固住的魂魄容易散,晚些时候再休息——胸口还闷吗?”

赵云澜用力揉了揉眉心,哑声说:“还好,就是臭丫头这药下得没轻没重的,我头晕了一天了。”

斩魂使说:“不如我先送你回去,再来收回山河锥。”

赵云澜摆摆手,怎么看怎么是强打精神,最后他实在忍不住,有些痛苦地说:“我能抽根烟吗?”

斩魂使:“……”

赵云澜全当他是默认,飞快地点着了一根,跟个大烟鬼似的深吸了两口,一点二手烟都没让斩魂使闻到,全深深地进了他的肺里,这才匀出口气来,人也清醒了一些:“我没什么事,吐口血还排毒呢,就是方才不知道那是山河锥,有点措手不及,大人不用管我,赶紧把那玩意拿回来,上回轮回晷就被人捷足先登,别因为我耽误事。”

斩魂使一僵:“上回你看到了?”

赵云澜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我又没瞎——不过阴差发了幽畜的格杀令,什么人这样胆大包天,在你这太岁头上动土?”

斩魂使一时沉默,赵云澜立刻察觉到他的为难,马上说:“哦,我只是随口一说,你不用告诉我,只是我管着人间的事,万一波及到我这边,还请大人提前知会一声。”

斩魂使低低地应了一声,赵云澜站了起来,把烟头捻灭在雪地上,好像又活过来了,接着,他从兜里摸出一张皱巴巴的符咒,捏成了一个小球,塞进嘴里吃了:“呸,真难嚼,走吧,大人先请?”

斩魂使点点头,收起了漫天的灰雾,山河锥再次呈现在两人面前。

赵云澜临时嚼吧了一张定魂符,此时却依然能感觉到山河锥上传来的那种……震颤灵魂的戾气与肃杀。他一手插在兜里,扬起下巴,站直了注视着这个庞然大物,这时,才发现山河锥的横切面竟然就是个八角形,端正,尖锐,直插地心。

斩魂使往前走了十几步,站定,双手合拢,片刻后,地面忽然卷起狂风,而他的兜帽与黑袍在猎猎的风中如同要被掀走,他却依然在其中不露一点端倪。

只听斩魂使低喝一声:“山魂!”

山河锥颤抖起来,随后是地面,再之后,好像雪山都跟着震动起来,远山深处发出雷鸣一般闷闷的隆隆声,就好像生生世世被拘禁在冰冷的岩石下的神明被惊醒,发出骇人的低吟,天阴如夜。

周遭忽如有人影闪现,赵云澜在烈风中艰难地睁着眼睛,看见好像海市蜃楼的幻影,在空中一闪而过。

他看见汪徵,十六七岁天真无邪的模样,几乎还是个孩子,站在人群外。一个年轻英俊的男人衣衫褴褛地立在高处,仿佛有什么感应似的,远远地回头看了她一眼,与她四目相对,沾满血污的脸上忽然露出一个近乎纯真的笑容。

然后他咆哮着,将手中巨大的铁铲挥向祭台上的大石碑,在他的脚下,是被血染红的山坡,无数的尸体横陈在下面。

还活着的人们伸长了脖子望着他的动作。

那男人铲平了石碑,沉默了片刻后,忽然用嘶哑的声音大喊了一句话,赵云澜听不懂,可不妨碍他明白对方的意思。

男人满身血污与泥土,取得了胜利,脸上却并不见欢喜,只有悲愤——被压抑了千年的民族,第一口自由的空气,几乎要呛得他流下泪来。

沉默的人群终于开始应和他,山谷中回荡着男人的嘶吼和哭泣。

幻影倏地消散,山河锥在缓缓地从地面上升起,斩魂使再伸出一指:“水魄!”

赵云澜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山河锥乌黑的倒影映入他的眼睛,朔风刮得他眼眶有些泛红,他伸手按住明鉴的表盘,似乎在安慰被禁锢在其中的少女的魂魄,慰藉她永世不安的寂寥。

就在这时,一声尖锐的嚎叫破空而来,带着能刺穿人耳膜的尖锐,赵云澜不禁侧过头去躲闪,只觉得方才好了些的脑袋被刺得一阵晕眩,而这不算完,那尖叫越来越密集,声音越来越大,带着凄厉的哭腔,听在耳朵里,就像五脏六腑被尖指甲挠过似的。

那嚎哭声越来越大,到最后几乎已经控制不住,赵云澜以为自己快吐出来了。

不远处的斩魂使身上的袍子再次凝出灰雾,一瞬间切断隔绝了声音,而山河锥也恢复了原样,缓缓地落回了原处,赵云澜这才尝到嘴里一股腥味,他伸手一摸,发现他不知什么时候,不小心咬破了自己的舌头。

“那是什么?”赵云澜问。

斩魂使平静的声音终于有了一点忧虑,他说:“莽撞了,不能硬来,那是万鬼同哭。”

分享到:
赞(649)

评论59

  • 您的称呼
  1. 居然没有人评论的吗?那我来抢第一居一龙白宇,我爱你

    巍澜的爱情结晶2018/08/04 00:20:28回复
    • 你也在看啊,,

      匿名2018/08/04 01:28:58回复
  2. 哈哈龙哥我也爱你哦

    匿名2018/08/04 01:28:37回复
  3. 看完剧版镇魂,也上演了现实版的万鬼同哭啊,哈哈哈哈哈哈

    小笼包一枚2018/08/05 22:19:51回复
    • 加一

      匿名2018/08/08 20:40:49回复
    • 是真的万鬼同哭又刷了好几遍结局
      (幸好存了缓存)

      匿名2018/08/15 03:57:09回复
    • 是真的万鬼同哭又刷了好几遍结局
      (幸好存了缓存)

      水果味的小笼包2018/08/15 03:57:38回复
      • 有剧版可以发给我吗

        九黎2018/10/01 19:36:58回复
        • 今日影视,一个APP,好像可以看

          匿名2019/06/17 12:12:11回复
    • 就是就是

      匿名2018/08/23 20:17:44回复
    • 还好缓存

      匿名2018/08/30 15:19:54回复
  4. 大爱居居北北

    匿名2018/08/11 10:24:58回复
  5. 名场面万鬼同哭

    镇魂女孩2018/08/21 00:14:11回复
  6. 一楼,你是魔鬼吗

    匿名2018/08/26 17:00:38回复
  7. 明人不说暗话,居老师我想睡你

    匿名2018/08/28 18:25:27回复
    • 小心居老师和你拜把子(= ̄ω ̄=)皮一下

      拢龙乖,麻麻抱2019/02/13 21:46:43回复
  8. 怎么越看越迷

    匿名2018/09/09 13:08:56回复
  9. 居哥,我喜欢你

    蓝清水2018/09/13 12:52:55回复
  10. 看完剧版,是万鬼同哭没错了

    今天睡到朱一龙了吗2018/09/26 11:38:38回复
  11. 楼上想睡朱老师的,有本事不匿名,正面刚

    沈美人是我的2018/10/04 23:42:57回复
  12. 牙不要看具版

    凌乱了2018/10/05 10:16:09回复
  13. 结局播完后上演了一次真万鬼同哭

    匿名2018/10/06 21:49:55回复
  14. 哇大家好棒……

    匿名2018/10/12 22:07:14回复
  15. 万鬼同哭,到底是比不上看完了剧版的我们啊

    巍澜可期2018/10/15 20:06:09回复
  16. 永远永远在一起

    地对地导弹到底2018/10/19 11:49:50回复
  17. 看完结局才是真正的万鬼同哭

    匿名2018/10/25 09:26:31回复
  18. 默默问一句,剧版万鬼同哭有吗?

    匿名2018/11/01 11:43:04回复
    • 这个鬼是我们

      匿名2018/11/07 23:53:58回复
  19. 诶?!竟然还有人?!

    言七子2018/11/08 23:10:45回复
    • 有的有的!

      奈何缘2018/12/04 22:17:41回复
  20. 有的

    匿名2018/11/11 15:23:24回复
  21. P大人

    匿名2018/11/18 20:39:58回复
  22. 加了好多内容

    匿名2018/12/01 18:03:21回复
  23. 斩魂使哑口无言片刻后,低低地笑了一声:“歪理。”
    觉得莫名其妙吃了一大口糖放多了的狗粮呐

    奈何缘2018/12/04 22:17:03回复
  24. 莽撞了,不能乱来……
    对不起啊,实力太高,老婆面前有点兜不住~

    龙哥洗干净了没有呢2018/12/10 16:46:35回复
  25. 斩魂使念山魂水魄的时候感觉气场好强大啊,震人心魄。

    匿名2019/01/06 11:51:04回复
  26. 我哭了?

    镇魂女鬼2019/01/13 20:19:06回复
  27. 大概就是镇魂女鬼们万鬼同哭吧

    匿名2019/01/28 23:58:48回复
  28. 斩魂使好在意澜澜啊……

    匿名2019/02/19 22:28:15回复
  29. 嘻嘻

    匿名2019/03/10 12:12:00回复
  30. 二刷留爪

    巍乱我心2019/03/11 21:29:45回复
  31. 斩魂使 终于展现了一个连贯的 威风凛凛的手段

    祝红2019/03/21 01:13:48回复
  32. 澜澜果然本性还是随了昆仑君,那么温柔的安慰汪徵。

    甚嚣尘上2019/03/21 23:20:17回复
  33. !!!

    居居2019/03/24 21:42:01回复
  34. 万鬼同哭

    匿名2019/04/15 13:07:47回复
  35. 万鬼同哭可还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感天动地兄弟情2019/04/17 00:49:54回复
  36. 镇魂女鬼同哭

    巍澜2019/05/07 19:51:51回复
  37. 不知道为什么小澜孩抽烟的样子我想到了于谦

    斩魂使和小澜孩在我床上嘿嘿嘿2019/05/19 12:10:14回复
    • 你的名字是认真的吗?

      忘机的无羡2019/07/14 18:00:06回复
    • 楼上你会被打的

      2019/07/19 17:24:26回复
  38. 万鬼同哭

    新镇魂女鬼2019/05/19 12:11:19回复
  39. 问: 巍巍说山河锥是他眼皮子底下的东西,那么引出山河锥的,百年前从山河锥禁锢逃脱的汪徵是不是巍巍安排进特调处的?巍巍一向心机重啊!

    匿名2019/06/22 22:33:27回复
  40. 万鬼同哭啊

    朱一龍和白宇都是我的2019/06/30 01:37:37回复
  41. 万鬼同哭无疑了

    2019/07/19 17:23:49回复
  42. 我爱朱一龙

    嘤嘤嘤2019/08/07 13:15:49回复
  43. 站在看文,自动带入的都是巍澜

    匿名2019/08/07 17:04:44回复
  44. 死亡面前 众生平等

    匿名2019/08/09 06:34:55回复
  45. 二刷留爪!

    糖花棉2019/08/11 12:39:30回复
  46. “我能抽根烟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澜澜你个老烟鬼

    澜澜,抽烟伤肺2019/08/16 09:12:3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