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于连 十四

“我最讨厌分析受害人了,”郎乔一噘嘴,在嘴唇和鼻子下面架了根笔,“有时候受害人是平白无故就被伤害,我心里就得有好长时间想不通这件事,你说凭什么呢?凭什么好好的人,就因为运气不好,就得落一个那样的下场?凭什么努力生活的人,辛辛苦苦多少年,最后会被一个无端冒出来的人渣匆匆收尾呢?可是如果受害人本身不无辜,或者干脆就罪有应得,我又觉得他是活该,我们替他查凶手反而好像是在助纣为虐,我……哎呀!”

骆闻舟把文件卷成纸筒,照着她的后脑勺来了一下,敲碎了郎乔的长篇大论。

郎乔抱着后脑勺:“你又打我干什么,我说的这都是人之常情,警察也是人!”

骆闻舟:“工资要不要领?”

郎乔:“……要。”

“要就好好干你的活,哪来那么多感言?”骆闻舟单手拽过一张白板,在那额头上有个小月牙疤的少年照片下面,写下了“何忠义,男,十八岁,送货员,H省人”等基本信息。

然后他借着身高优势,从小白板上方放出了目光,透过办公室明净的玻璃窗,看了一眼在外面陪着何母的费渡。

何母不知是不是听谁乱说了些什么,对市局释放张东来感到非常绝望,仿佛认定了自己即将求告无门,哭得要崩溃,几乎无法直立行走,是被费渡架回来的。

也许是本能地抓一根救命稻草,也或许是认定了费渡同张东来他们是一伙的,所以“不能让他跑了”,何母在脑子里一片空白的时候,下意识地紧紧拽住了费渡的衣角。

费渡戏剧性地被迫留下,于是才有了窗外这一幕。

费渡毕竟是个年轻男人,想要强行甩开这不到他胸口高的病秧子女人也容易,然而出乎意料的,他并没有发作,只是静静地陪着这个又老又丑的女人坐着。

此时,何母已经从筋疲力尽的崩溃中回过神来,恢复了些许神智,骆闻舟看见费渡拉着她一只手,俯下身,正小声和她交谈着什么,不知道他用了什么花言巧语,何母居然慢慢平静下来,甚至能偶尔点头摇头做出回应。

“马小伟放出来了吗?”骆闻舟看着窗外问。

陶然放下电话:“没有,分局那边给我的消息说,马小伟在他们那毒瘾发作,民警从他住处里搜出了不少散装毒品,所以顺便拘留了。”

骆闻舟:“咱们能把人叫来问问吗?”

陶然一耸肩:“不行,说是他状态非常不稳定,万一出点什么事,分局担不起责任,实在要问的话,让咱们派人去分局问。”

王洪亮似乎打定了主意,绝不让他们单独接触马小伟,为此,他给了那少年博物馆文物的待遇——只准别人隔着窗户看,想带走,没门。

这时,刑侦大队里两个刑警走进来,抬着一个纸箱子:“老大,我们把何忠义的私人物品都拿回来了,查完正好还给家属,可能有用得着的东西。”

何忠义的私人物品不多,有几件衣服——大多是送货点统一发给员工的那种工作服——部分很基础的生活日用品,不舍得扔的手机包装盒还有一本日记。

说是日记,其实没什么内容,基本是账本和备忘录。

除了做送货员,何忠义应该还会时常做一些短期兼职临时工,总有零散的小笔收入,东拼西凑起来,他的月收入能赶上个小白领了。

账本记得很细,连买早点两块五这种都在里面,骆闻舟翻了几页,忽然一顿:“当时贴在死者头上的那张纸条长什么样,给我看看。”

旁边立刻有人翻出那张特写照片递给他。

只见那“钱”字写得歪歪扭扭,是种其貌不扬的“孩儿体”,右边的钩很大,快要占据整个字的半壁江山,显得十分不协调——正和何忠义账本上的“钱”字写法如出一辙。

“这个字是死者自己的笔迹。”陶然一愣,“慢着,我记得何忠义当天晚上出现在承光公馆的时候,手里是拎着个牛皮纸袋的,难道那个袋里夹了纸条?那牛皮纸袋后来不见了,里面有什么?”

骆闻舟一目十行地扫过何忠义的笔记本:“有没有可能是现金?你们看这里。”

窗外,费渡深以为然地点点头:“看病花的这笔钱确实不少,不过他当时才刚到燕城吧,刚开始工作,哪来那么多钱?”

何母哑着嗓子小声说:“说是跟公家预支的工资。”

“公家?”费渡不太熟悉这个词,微微一愣才反应过来,“您是指他打工的地方?”

何母身体不好,是个鲜少接触外界的农村妇女,并不了解体力劳动的打工仔们短暂而劳苦的劳动雇佣关系——很多人是干一天活拿一天钱,老板和打工者都疑心对方会随时跑路,肯给打工者预支工资的老板,基本都是在做慈善。

而就算是老板积德行善,愿意救急,给预支一两个月的工资已经很够意思,何母看病用的那笔钱却大概等于一个送货员几年的工资。

这样天大的人情,卖劳动力肯定是万万无法报偿,卖身倒还差不多。

而对男色也颇有心得的费总客观地回忆了一下有一面之缘的何忠义,认为仅就姿色而言,那少年实在不值这个价。

所以当时那笔钱到底是谁借给他的?他为什么跟亲妈都不说实话?

何忠义的账本上记录了“十万元整”的债务,而这笔神秘的债务毫无由来,为此,市局刑警们全体出动,花了大半天的时间,把何忠义工作的地方和他身边的人打听了个遍,被问到的人全都一脸莫名,非但不承认借过他钱,还纷纷表示连他借钱这件事都不知道。

骆闻舟和陶然回到市局的时候,发现何母蜷缩在几张椅子上,已经睡着了,费渡不知跟谁要来了一条薄毯,搭在她身上。

陶然走过去,压低声音问:“她怎么睡这了?”

“我说带她出去住宾馆,她不肯,非要守着你们抓住凶手不可。”费渡一抬头,正看见陶然满头汗,他皱了皱眉,从兜里摸出纸巾递过去,“你平时也这么辛苦吗?看着好心疼。”

陶然还没来得及回话,旁边骆闻舟就凉凉地说:“人民警察就这样,心疼你就多纳点税、少找点事。不过话说回来,费总,你们霸道总裁不都日理万机吗,怎么我看你老这么闲?”

费渡微微一笑:“我养着一帮职业经理人,不是让他们耍嘴炮的。真是很感谢骆警官操心我的财务安全,其实大可不必,我就算把家底全扔了,剩下的零花钱放银行里拿利息,也比你一辈子工资多。”

陶然:“……”

这俩智障果然和平不过三分钟,又他妈来了。

他一手一个,将俩个雄性斗鸡强行分开,一手把骆闻舟拖进办公室,一手警告性地指了指费渡。

费渡丝毫不以为忤,十分暧昧地捏了一下他的手指。

骆闻舟火冒三丈:“他这个……”

陶然一合办公室的门,十分无奈地说:“一会下班以后,你们俩可以约出去掐个痛快。”

骆闻舟敏锐地从他话音里听出了一点言外之意:“唔?你今天下班有事?”

陶然转过身,看了他一眼:“我相亲去。”

骆闻舟愣了愣。

陶然拍了拍他的肩:“兄弟我到年纪了,不能再陪你当单身贵族了。”

骆闻舟的目光往地上一瞥,沉吟片刻,然后他微笑了起来,指着陶然说:“你这个叛徒,居然招呼都不打一声,就出卖了组织,我们永生不灭的‘去死团’是不会放过你的。”

陶然想了想:“那我贿赂你一下,将来有孩子,认你当干爹。”

“别,”骆闻舟一摆手,“一个骆一锅够我受的了,我没有当‘爹’的瘾,祖国的未来还是得靠你们这些直人去努力——行,你有事就先走吧,在这耗着也耗不出线索来,凶手如果一直跟在张东来身边关注案情进展,我估计他这两天会有行动,咱们一边查一边等着。”

陶然摇摇头,收拾起东西打算离开,骆闻舟却突然从身后叫住了他。

“你一叛出组织,我还真有点失恋的感觉,”骆闻舟嘀咕了一句,“对了,房奴,你要借辆车去吗?”

陶然:“去你的!”

这天晚上,张东来从张婷那里听说了自己进出小黑屋的整个过程,认为律师在其中的作用居功至伟,回家拿柚子叶洗了个澡,当天就要单独请律师吃饭。

相比那些为各大金主们做非诉讼法律服务的同行,刑事律师风险高、压力大,赚钱还不多,真是很难得碰到一起这种当事人傻钱多还不复杂的案子,如果不是有赵浩昌这一层同学关系,这种好事恐怕还真轮不上他,律师欣然赴约。

张东来客客气气地塞给他一个红包,本来说要开车送律师回去,结果刚出饭店,正好碰上个九头身的大美女,十分熟稔地跟张东来打了招呼,并且态度自然地上了张东来的车。

律师自觉跟在人家身边发光发热不太好,识相地坐到了后排座椅,并且表示只要把自己搭到最近的地铁站就可以了。

车上,美女和张少爷没羞没臊的你一言我一语,听得围观群众如坐针毡,律师没有那么厚的脸皮,只好假装自己是一团空气,靠在后面摆弄手机。路过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张东来一脚刹车踩得略急了些,律师整个人往前倾了一下,就在这时,他眼角瞥见角落里似乎有什么东西。

律师本以为是车座上的什么东西被方才那一脚刹车掀下去了,打算顺手捡起来,他这一弯腰,却突然愣住了。

他看见那是一条银灰色的条纹领带,尾部还带着大牌的标签,做工精良,却好似被人大力揉搓过,已经变了形,像咸鱼干一样团成一团,夹在后排座椅的间隙里。

“死者后脑有钝器伤,死于窒息,凶器是一种软布条,丝巾、领带、软绳等都有可能……”

律师本来喝了点酒,结果那一瞬间,酒精就“呼”地一下,就从他打开的毛孔里蒸发了出去。

就在这时,张东来好像总算想起后座还有个活物,一边启动车子,一边回头看了他一眼:“刘律师,你怎么弯着腰?是喝多了还是胃不舒服?”

律师慌忙直起腰来,全身的血液争先恐后地奔到头顶,四肢一片冰凉,耳畔嗡嗡作响,硬是挤出一个微笑:“我……我有点头晕。”

张东来透过后视镜看着他,不知是不是光线的缘故,刘律师总觉得在他眉目之间有股说不出的阴鸷。

幸好张东来没把他放在心上,只是看了他两眼,很快又专心致志地同旁边的大美人聊骚去了,刘律师僵硬地保持着自己的坐姿,打开手机摄像头,偷偷拍了发现领带的地点,然后把脚一点一点伸过去,用脚尖把领带挑了出来,借着公文包的遮掩,隔着袖子迅速将那根领带收进了自己包里。

就在他的手没来得及拿出来的时候,张东来又猝不及防地透过后视镜看过来:“是前面那站吗刘律师?”

律师让他吓得心脏险些停摆,全然丧失了语言功能,支支吾吾地一点头。

张东来一扬眉:“你脸上怎么那么多汗,空调开太高了?”

副驾驶上的女伴不干了:“不能再低了,人家怕冷。”

要不是还有个不明真相的傻妞在旁边打岔,刘律师觉得自己指定已经吓疯了。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张东来的车上滚下来的,张东来客客气气地从窗户里一探头:“刘律师,你真行吗?真不用我送你到家?”

律师努力拉扯着自己的面部肌肉:“真不用。”

幸好张东来色迷心窍,并不真心想送一个五短身材的汉子回家,得到了确认,立刻一踩油门绝尘而去。

一阵夜风吹过来,刘律师这才发觉自己的后脊梁骨已经湿透了。

分享到:
赞(37)

评论15

  • 您的称呼
  1. 所以一开始是主cp倆弯的一起追陶陶这个钢铁直男咩(突然醒悟)

    清白小生2018/10/12 15:04:14回复
    • 这才叫真爱

      匿名2018/11/05 14:56:49回复
  2. 所以一开始两个就是弯的啊

    沈韵2018/11/11 11:34:25回复
  3. 这叫什么,两1相遇,必有一0

    隔壁镇魂过来的2018/11/22 23:24:47回复
    • 有道理

      匿名2019/01/22 19:01:48回复
  4. 你平时也这么辛苦吗?看着好心疼。
    莫名觉得这话有点作

    匿名2019/01/18 19:46:34回复
  5. 哈哈哈,可怜我小陶然急着脱身都要去相亲了。

    匿名2019/01/22 19:43:47回复
  6. 这时候骆闻舟开始注意到费渡了,莫名的生气,是爱情的开始

    匿名2019/01/29 23:01:15回复
  7. 划重点:你们这些直人

    匿名2019/02/02 19:48:58回复
  8. 柚子叶是我国民间用来祈福、驱邪、避秽、消毒的祥瑞之物。用柚子叶水洗手的民俗由来已久。人在手气背、办事不顺、探病后、参加葬礼后等情况下或者在进香前、抽奖前、考试前、比赛前、博弈前等需要运气的情况下,用柚子叶水洗手或洗脸会带来意想不到的好心情和好运气。嫌的!

    2019/02/07 16:51:08回复
  9. 我发现我脱离了讨论中心。~

    2019/02/07 16:56:43回复
  10. 不不,您是我们的再世度娘!

    小花2019/02/13 09:04:19回复
  11. 一个骆一锅够我受的了,我没有当‘爹’的瘾
    骆队的儿子是骆一锅,然后骆一锅最开始是嘟嘟养的,所以,这算情节铺垫嘛⊙▽⊙

    沈葭白2019/02/15 16:54:41回复
  12. 费渡应该是个双儿,因为他男女不忌。

    哈哈哈2019/02/18 12:14:57回复
  13. 怎么男女不忌的都变成被压的了

    匿名2019/02/20 01:14:50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