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终章

人身上好像有种奇异的精气神,精气神在的时候,有三六九等、美丑胖瘦,不在了,就是万般色相皆虚妄了——五官周正不周正,身材颀长不颀长,都包在差不多的皮囊里,透出一股沉沉的暮气,没什么分别。

以前徐家外婆老说窦俊梁像“汉奸羔子”,其实除了油头粉面之外,窦俊梁也能算得上形象颇佳,很有点旧式花花公子的风流气质,特别能吸引那种做梦想当“浪荡子最后一个女人”的小姑娘,不过事到如今,他美丑穷富是看不出来了。

窦寻到医院的时候,窦俊梁正在护工的搀扶下溜达,窦寻乍一看差点没认出来,小半年不见,窦俊梁的后背竟然已经佝偻下去了,原来是个“大叔”,现在看来,连“师傅”也不配了,像只畏畏缩缩的大猴子。

有点可怜——窦寻心里凭空冒出了这么个念头。

吴芬芬正给儿子窦章削苹果,母子两个都不往他跟前凑,也不和他说话,与其说是家属,更像隔壁床位的病友。看见窦寻来,她神色变了几变,最后勉强笑了一下,站起来跟他说话:“来了?”

窦寻冲她点了个头,见那小男孩有点畏惧地往她身后躲,就从探病的水果篮里摸出一个芒果给他。

吴芬芬忙推了窦章一把:“你谢谢大哥了吗?”

男孩当惯了独生子,不知道“大哥”是哪根葱,接了水果,不肯吭声。窦寻也懒得认这个便宜弟弟,冲她摆摆手:“不用客气,您坐,我过去看看。”

吴芬芬紧张地窥视着他的背影,好像窦寻是来挖她家地里葱苗的。

“祝小程都跟我说了。”窦寻没理她,走到窦俊梁身边,把果篮放在一边,“您现在身体怎么样?”

窦俊梁从这句话的主谓宾里挑拣一番,到底没能捞出一声“爸爸”,目光很复杂地在果篮上“乡里”的商标上掠过,僵硬地冲窦寻笑了一下:“也就熬时间吧,反正今天还行。”

小男孩窦章不听话,在病房里乱跑,吴芬芬忙叫道:“宝贝快回来!”

窦俊梁顺着声音扫了一眼那母子两个,苦笑着压低声音,对窦寻说:“她以前说医院对孩子不好,从来也没来过,就给我请了俩护工——结果昨天你妈一回来,她立马就来了,这是怕我死了以后钱不给她呢。”

窦寻没什么兴趣跟窦俊梁讨论他小老婆。

寻常人家的父亲年老体衰,儿女应该分摊住院费用,再尽一尽陪护义务,不过窦俊梁情况不太一样,他穷得就剩下钱了,自己住得起私立医院,也请得起最好的陪护,不需要窦寻跟谁摊什么……让窦寻来“尽孝”也够呛,窦寻觉得他们俩偶尔见一面还行,让他老在窦俊梁眼前晃,容易加重病人病情。

于是他直白地问:“需要我做点什么吗?比如照顾老婆孩子什么的。”

窦俊梁默然片刻,叹了口气,一指旁边:“坐,爸爸想跟你聊几句。”

窦寻没跟他客气,像坐在自家客厅似的泰然落座,全然无视吴芬芬快要咬被角扎小人的眼神,对窦俊梁一点头:“您说。”

窦俊梁开口之前,先默不作声地看了吴芬芬一眼,吴芬芬刚开始假装不知道,窦俊梁沉下脸色,她才不甘不愿地叫上男孩离开了病房,护工也很有眼力劲儿,叮嘱了几句,跟着就找借口暂时离开了。

窦寻有点啼笑皆非,说的是他的事,窦俊梁却比他这个当事人还紧张,唯恐隔墙有耳,还特意压低声音,对他说:“我有一些朋友,家里或者亲戚朋友那有不少年纪合适的女孩,条件也不用说,你要是什么时候有空,看看喜欢什么样的,可以约出来认识一下……你跟我不一样,是个……”

窦俊梁本想说“是个踏踏实实的好孩子”,结果窦寻先一步打断了他的话:“是个喜欢男人的混蛋。”

窦俊梁被他刺激得倒抽了一口凉气,脸色都变了,犯病似的弯下腰,捂住肚子。

窦寻站起来给他倒了杯水:“冷静点,您不是早知道吗?”

窦俊梁冷静不了,一个人知道自己快死的时候,就不太看重那些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东西了,窦俊梁这一辈子奉行及时行乐,临了,没有留下什么自我满足的成就与牵挂,窦章那个小不点,他是看不到他长大成人了,想来孩子跟着吴芬芬长大,将来的成就恐怕也有限,只有窦寻,算是他唯一能聊以自夸的,是掐着他最好的血脉留下的种,怎么能有瑕疵?

“祝小程说她劝过您了,”窦寻耐心地说,“看来您没能领会精神?您都到这了,还操心我的事,弄得我也挺过意不去的。”

“……我看不出你哪过意不去。”窦俊梁脸色铁青,他缓了一口气,又说,“咱们老窦家的东西,我不能全留给你,你弟弟还小,不能没人管,你理解吧?”

窦寻无所谓地点头,拿了一个苹果慢慢削。

窦俊梁:“我是很想让你带一带你弟弟,可是一来你也忙,又没结婚,带个孩子不方便,二来……“

窦寻:“他妈得跟我玩命,以后让他们有事找我就行了,能帮的我都帮,平时也别互相碍眼了。”

窦俊梁“嗯”了一声,格外严肃地说:“我的东西,会留给你们俩一人一半,但是有一条,你得把以前那些乱七八糟的关系断干净,你知道我说的是谁,窦寻我告诉你说,人得爱惜自己,得自尊,否则你有再多钱,有再大成就,有什么用?”

窦寻用一种奇异的目光打量着窦俊梁。

窦俊梁以为他听进去了,又补充了一句:“到时候叫律师来,你给我立个字据……不,做个公正,我遗嘱都写好了。”

窦寻笑了一下,从旁边拿起窦俊梁的一件外衣,披在他的病号服外:“有点冷,您多穿点吧,麻烦您把那遗嘱重写一份吧。我走了,爱吃什么跟我说一声,我托人给您买去,不用客气。”

徐西临其实是跟他一块过来的,到了医院没进来,那个猴精大概早知道是这种结果。

在窦俊梁这种人眼里,天是老大,他是老二,女人都不算是人,依照资质,她们有些是“名车名表”,有些是“花瓶”,还有一些是“洗不干净的烂抹布”……至于喜欢男人的男人,那都是半男不女、半人不妖的怪物。窦寻作为他颇为自豪的长子,本可以当个“老三”,却非要自贬去当怪物,这怎么能行?

窦俊梁在他身后怒吼:“你给我回来!你……你这个……”

窦寻一关病房门,把他的叫骂都隔绝在身后,彬彬有礼地跟忐忑不安的吴芬芬打了声招呼,啃着自己方才削的苹果,溜溜达达地走了。

徐西临这个自来熟正坐在停车场的石墩子上跟管理员胡侃,一见他出来,立刻跳了起来,小心地觑着他的脸色,唯恐他挨骂心情不好,跑过去替他开了车门,顺势摸摸窦寻的头。徐西临把车开了出去,过了一会,仍然不放心,问他:“怎么样?”

窦寻一手撑在车门上,歪歪斜斜地坐着:“窦俊梁跟我说‘离开那个男人,这张支票就归你了’。”

徐西临:“……”

窦寻自己笑了起来。

看来是没往心里去,徐西临松了口气,也开起玩笑:“没事宝贝,没有这个爸爸,以后我给你当爸爸。”

窦寻听完,居然没骂他,只是面无表情地打量着他。

徐西临:“看什么看?”

窦寻慢吞吞地说:“占我便宜的人,都是没有好下场的。”

结果徐西临果然没捞到“好下场”……反正灰鹦鹉被隔壁的动静吓得掉了一根毛。

后来徐西临也给自己的爸爸写了一封邮件,简单问候了一下,提了自己未来的打算和陪着他未来的人,郑硕大概很忙,没时间总查私人邮箱,三天以后才给他回了信,没说什么,只是提醒他少数人的人权尚在争取的路上,让他做好思想准备,顺便解释了自己为什么终于还是没有回国——他现在的妻子不同意。

一个人是不能面面俱到,兼顾两种生活的,郑硕早年不懂,错失了徐进,现在总算是明白了,可惜徐进夫妻运不旺,到底没赶上好时候。

好在,徐西临虽然跟他有点像,但是“懂事”得比他早,总算没有疲于奔命地蹉跎那么久。

又过了小半年,窦俊梁自以为伟大的灵魂没能扛过肉体的腐朽,终于是死了,活到了六十一,多少有点英年早逝吧。不知道他临死前是怎么想的,可能也是为了给小儿子找个靠谱的退路,到底没有切断跟窦寻的血脉联系,也没多给,他死前把自己住的那套房子变现了,留给了窦寻……算是他是这家人,小时候也在这个家里住过的纪念。

窦寻平时不缺钱,留那么多现金也没什么用,又想起以前的徐家,把房子买回来的心又动了,徐西临劝说未果,只好陪着他走了一趟,他们俩故地重游,在熟悉又陌生的房子旁边转了几圈,正好房主家的小女孩在院里玩,警惕地看着他们俩:“你们找谁?”

窦寻问她:“叫一下你家大人行吗?我们想买这个房子。”

徐西临:“……”

他慢了一步,没来得及阻止。

小女孩睁着大眼睛瞪了窦寻一会,“嗷”一嗓子:“妈妈,这有俩神经病!”

徐西临的三寸不烂之舌打着结,好不容易跟房主解释清了,感觉丢人都丢到大马路上了,好在当年买房的房主对他还有点印象,十分和气地请他们俩进去喝了杯水……然后拒绝了窦寻买房的请求。

别人一大家子人住得好好的,干嘛要卖?

窦寻脑子一热来的,没想起这茬,有点挫败。

结果徐西临说:“就咱俩,一张床睡不开吗?现在家里还闲着两间屋呢,要那么大的地方干什么?”

这句话里不知道哪个字把窦大爷哄高兴了,就此不再提买房的事了。他拿出一点钱投到了老成的花店里,把花店重新装修了一遍,又由徐总亲自操刀,重新进行了产品定位和营销策略,让蔡敬重新操笔,给花店写了一本书,由于老成不肯改点名,为了配合“姥爷”的店名,书里讲了个旧社会的爱情故事。

徐西临自费给他出版了,好好装帧后,就放在“姥爷”花店里卖,卖得不错,居然没赔钱,“姥爷”花店还上了旅游杂志推荐的深度游胡同小店推荐,生意渐渐有了点起色。

老成给点阳光就灿烂,感觉自己十年来跌宕起伏的霉运即将告一段落,非要拉着他们几个人去找个什么财神庙拜拜,他们四个非主流的“三张”青年于是拎着烤肉架子,在郊区找了个财神庙,连烧烤再支持老成的封建迷信活动。

老成在破庙里拜起来没完,念念有词地嘀咕了十几分钟,来的时候明明是晴天,活生生地被他念叨到乌云滚滚,徐西临想起老成那张丧心病狂的乌鸦嘴,连忙上前把他拖走了:“咱们过几天再来抒发感情好不好?今天就先到这了,我觉得你快把财神他老人家激怒了。”

话没说完,外面就下起了雨。

这天徐西临的车正好限号,他们开的是老成那辆手动档破车,一路顶着毛毛细雨回城区,老成还没美够,在车上畅谈往昔峥嵘岁月,说着说着,他忽然想起来:“对了,你们还记得咱们以前在班上是怎么坐的吗?”

徐西临和蔡敬同桌,老成坐他们前面,窦寻是转校生,正好坐他们后面。

“咱这叫铁十字!”老成手舞足蹈地说,“还像那个超级‘x’……嘿,老徐,你开车到底行不行?”

等完红灯,徐西临莫名其妙地挂不上档了。

徐西临骂了一声:“x你个头,多长时间没检修了?”

他试了半天也没打着火,估计是电瓶歇菜了——老成果然把激怒了神仙。

窦寻只好打电话叫拖车,拖车坐不下那么多人,窦寻说:“没事,我们俩走一段路,到前面打车去。”

说着,他率先推开车门,半身站在小雨里,冲徐西临伸出一只手。

老成还要客气:“哎哎我也……”

他被蔡敬揪着后脖颈子拽回去了:“你要当电灯泡啊?”

老成:“……”

徐西临在不远处冲他们挥了挥手,然后被窦寻拉着跑到了牛毛似的小雨里。飞溅地水花很快打湿了他休闲西装的裤脚,徐西临浑不在意,吹了一声俏皮的口哨,仿佛依稀还是十六岁的青春年少。

有一蓑烟雨,何不任平生。

 

作者有话要说:

这篇小甜饼的正文写完了,谢谢诸位

番外不定时更新哦=w=

分享到:
赞(131)

评论104

  • 您的称呼
  1. 一刷打卡啦啦啦

    沈爷爷2019/08/12 10:27:40回复
  2. 一蓑烟雨任平生,完结打卡吖!

    清筱2019/08/12 15:32:26回复
  3. 一刷打卡!!!!

    辫风2019/08/15 08:42:40回复
  4. 完结打卡鸭!!

    乌拉乌2019/08/15 17:30:37回复
  5. 一刷留名…

    llllan2019/08/16 23:40:45回复
  6. 一刷完结
    这个文我看的忒不认真,中途还跑去看锦瑟,谁知道回来我还记得剧情,我这是怎么了

    LXY2019/08/17 15:03:10回复
  7. 有一蓑烟雨,何不任平生。
    完结撒花!!!
    *★,°*:.☆\( ̄▽ ̄)/$:*.°★*。撒花!

    承影2019/08/21 13:43:57回复
  8. 有一蓑烟雨,何不任平生。
    一刷打卡

    染柒2019/08/22 09:24:11回复
  9. 一刷打卡!
    归去,此生,也无风雨也无晴。。这是一本看得我又哭又笑的书。。。五味杂陈

    五叙2019/08/22 20:26:23回复
  10. 完结撒花ต♡

    竹姝2019/08/23 14:12:18回复
  11. 一刷完结打卡.

    啦啦啦2019/08/27 21:39:08回复
  12. 首刷完结,简。

    匿名2019/08/31 10:18:42回复
  13. 一刷打卡!!!!!

    匿名2019/09/01 00:44:16回复
  14. 感同身受,谢谢P大的好文,治愈了好多年的恶梦!梦想很美好,现实很憋屈!谁不是拼命想把握一切,却只剩下伤痕累累的自己和面目全非的爱情!哪怕是在小说里看到个美好的结局也是圆满的吧!

    2019/09/04 15:14:17回复
  15. 有一蓑烟雨,何不任平生。
    正文完结撒花~
    还有甜甜你居然管这个叫小甜饼???

    若雪谣2019/09/21 21:59:11回复
  16. emm……小甜饼/微笑,默默不说话(^_^)

    沈葭白2019/09/22 11:24:18回复
  17. P大的文都喜欢,但不知为何,这篇最牵动心神。也许是笔下的人事物太现实了,仿佛就在身边,世间种种无奈法,情到深处无怨尤。

    匿名2019/09/26 12:54:44回复
  18. 什么原来这篇文的定位是小甜饼………………完结撒花!

    匿名2019/09/27 13:45:01回复
  19. 一刷打卡,完结撒花

    匿名2019/10/03 12:38:22回复
  20. p大的文笔是真好

    猫丞的兔飞2019/10/04 00:08:11回复
  21. 一刷打卡!!!2019.10.3!!!

    豆馅儿2019/10/04 00:59:51回复
  22. 打卡完结撒花❤❤
    在最后,我才明白“过门”含义,代表着徐西临冲破了世俗观念这道门,来到了窦寻身边。
    正如p大所言,
    有一蓑烟雨,何不任平生。

    我女神p大2019/10/04 12:30:16回复
  23. 也无风雨也无晴
    一刷打卡啊
    对这篇文又爱又恨
    不说了我去看番外

    hegemony2019/10/20 13:58:25回复
  24. 意犹未尽,结束的咋这么快!二刷了。

    匿名2019/11/01 13:58:50回复
  25. 首刷打卡,我爱团座

    溪辞2019/11/17 11:55:33回复
  26. 看完心酸又甜,这世上哪有这样的爱情,遇到了还不赶紧抓住。p大的所有书最爱这本了

    匿名2019/11/20 22:52:17回复
  27. 我想问一下他俩分了多少年重逢的?有点没看明白,顺便心疼一下隔壁灰鹦鹉

    木木木风2019/11/25 16:55:23回复
  28. 最后这段真是太浪漫了

    耀耀2019/11/30 15:44:07回复
  29. 有一蓑烟雨,何不任平生。
    一刷留念,有缘再会

    风筝线2019/12/06 23:15:41回复
  30. 有一蓑烟雨,何不任平生!

    念念不忘费渡2019/12/08 09:29:30回复
  31. 完结,撒花,,,,,

    撒的野挺欢2019/12/08 23:18:59回复
  32. 呜呜呜一刷打卡完结撒花!!

    沈雁2019/12/11 12:42:37回复
  33. 一刷。笔力惊人啊p

    f2019/12/27 12:04:13回复
    • 相爱是对人生的最高肯定。

      f2019/12/29 21:18:31回复
  34. 一刷打卡!!!这本绝对是我看过的p大的文里最甜的了!!!
    有一蓑烟雨,何不任平生
    愿你归来仍少年!!!

    三木.2019/12/29 00:03:44回复
  35. 一刷打卡,小甜饼,,,

    陌九2019/12/30 03:02:52回复
  36. 有一蓑烟雨,何不任平生

    匿名2020/01/07 10:08:56回复
  37. 老成同学,年深日久的乌鸦嘴简直开了光哈哈哈哈

    f2020/01/16 19:46:35回复
  38. 二刷打卡。好看

    2020/01/19 20:21:14回复
  39. 料峭春风吹酒醒,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一辈子到头,兜兜转转聚聚散散,回首一看,陪自己走过人生路的总还是那么几个人,没离开过。
    如果人生真能做到苏老先生那般阔达乐观,也算自在了。

    若怜2020/01/20 15:33:42回复
  40. 有一蓑烟雨,何不任平生。
    一刷打卡

    真匿名2020/01/27 18:49:08回复
  41. 整夜未眠,一刷完,值得

    匿名2020/01/31 04:14:52回复
  42. 过门过门,过的世俗门

    素素2020/02/04 14:34:41回复
  43. 一刷打卡~小甜餅?嗯……P大妳很好,真的很好

    心願2020/02/06 11:02:06回复
  44. 一刷(有七个字了吧)

    飞翔的蜗牛2020/02/06 11:49:04回复
  45. 一刷留念!结局真甜

    匿名2020/02/10 08:07:11回复
  46. 二刷打卡
    凑字数

    我哥代言了水溶的二氧化氯2020/02/12 21:31:27回复
  47.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苏轼《定风波》

    匿名2020/02/13 09:29:33回复
  48. 一刷,完结撒花花。

    李玉他老婆2020/02/15 17:04:21回复
  49. 一刷打卡!同性恋敬健康与自由!
    谢谢P大给我cg的勇气!永远爱她!

    请稍后再拨2020/02/20 17:07:5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