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魂番外篇 四(一)

(一)

"······然后点这个,你再设一个支付密码就行了。”赵云澜把手机递给沈巍,不等沈巍接,他想了想,又顺手给代劳了, “算了,我给你设,反正你也没什么新鲜的。”

沈老师死心眼,所有密码都是他们家门牌号,一点安全意识也没有。

赵云澜: “幸亏你也没什么钱。”

从微观上看,沈巍同志挺会生活,把摆布三界的心用在安排衣食住行上,必定是游刃有余、妥妥帖帖的。

从宏观上看,沈巍从不过日子--乱世他就找个山旮旯一苟,太平年间就随便租个房凑合住,他在人间游荡多年,清清白白、一毛不攒,更别提买房置地,至今,除了一张学校发的工资卡,可以说是两手空空。

至于天下名山大川,旅游开发由国家统一规划收费,并不给他分成。

“来,我再教你怎么发红包, ”赵云澜伸手,勾过沈巍的肩膀,破坏了他端庄的坐姿,借教学的名义,拿人家手机给自己发了个红包,美滋滋地收了, “本世纪最后一个老古董正式进入移动支付时代,可喜可贺 啧,怎么又来了。”

话没说完,他电话就响了,赵云澜瞄了一眼,不想接,把手机扣过去了。不料对方不依不饶,连打三个,发现他装聋作哑,又把电话打到了他办公室座机上。赵云澜就伸长了腿,跨过小沙发,用脚丫子捅了捅专心舔毛的大庆: “死胖子,接电话。”

碍于沈巍在场,大庆敢怒不敢言,愤怒地甩着尾巴跳上旁边的办公桌,把座机听筒当成赵云澜的脸,一巴掌扇了上去: “喂,特调 啊?啊哈哈 那个老领导好…您找我们赵局啊?哦,他说他不在。”

赵云澜: ".....”

他把手机翻过来一看,这才发现三通电话不是一个人打的--后面那俩来电显示是他爸,只好头疼地爬起来,一步一挪地往办公室桌边晃: “这些妖魔鬼怪,有事没事啊?后门都走到老头子那去了。”

人间的特别调查处,也就是“镇魂令” ,以前就是个“托儿所”加“劳动改造定点收容所。

团队里,除了凡人小郭,以及汪徵桑赞等被镇魂令主收留的个别同志,剩下的大体可以分为两种:一种像祝红林静,被长辈或者家族送来历练,一种就是楚恕之这样前服刑人员。

因为镇魂令本就是协调三界、保人间安宁的, 日常得给各路在人间行凶的亡命徒擦屁股不说, 自己还得遵守社会法律法规,干起来吃力不讨好,老大呢,又是个凡人,跟着混他也没什么前途,所以也没什么高人愿意来。

但现在不一样了。自从大封轰轰烈烈地破了一场,而后四圣重置、大轮回落成、鬼王成圣、昆仑归位。这些事虽然不至于天下皆知,但对于三界各路消息灵通人士来说,也不算什么秘密。于是苦差事特调处一夜之间成了个“香饽饽” ,谁都想钻进来沾点仙气,赵云澜烦不胜烦,都以“镇魂令写不下那么多人”为借口推了。

然而,镇魂今上写不下那么多人名,特调处可以--特调处是个行政机构。

于是聪明人们为了跟镇魂令沾点关系,开始到处活动,硬是推着原来的特调处改制。龙城特调处改为“特殊调查总局” ,在各地成立分支机构,弄得挺像那么回事。

就这样,天天在大学路9号阁楼里躺着的赵处,莫名其妙地躺成了“赵局” 。

今年是改制后的特调局第一年正式对外招聘。岁月静好、一心种菜的赵云澜应上级指示,被他们从阁楼拖出来主持工作。虽然招来的这些人不入镇魂令,但好歹挂个“分支机构”的名,赵云澜也不想招来一帮歪瓜裂枣来凑数--他手下又不缺脑残--现在总局人手有限,大规模公开招聘不现实,因此今年只发了有限的报名表,摊给各族各派,由他们自行选拔。

为了能多拿几张报名表,各界高人们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喂? ”赵云澜懒洋洋地接起电话, “唉,您老不都退休了吗,不好好组织老年妇女们跳广场舞,操那么多闲心干什么?谁找您活动关系了?…”

大庆支起耳朵,听电话那头传来了中气十足的长篇大论,赵云澜一开始还试图插话,辩解“我不是,我没有” ,均未果,于是他放弃了,靠在桌边,百无聊赖地翘脚站着, 目光从天花板一直检阅到沈老师一尘不染的袖口,认真地怀念起神农药钵来--起码那位破碗先生没有这么强的演说欲。

这位退休老干部近日接到好多不明人士的殷勤拜访,等弄明白怎么回事以后,勃然大怒,万万没想到, 8102了,还有人为了个破报名表走这么迂回的后门,这办的叫什么事?

于是打电话把儿子训了一顿。

赵云澜念经似的回答: "是,我知道 您说得对.不是,我不是借机搞寻租,真的是条件有限,报名的太多,接待不过来…我没有被腐蚀,龙城又没下酸雨…不是,没天天耍贫嘴,我天天都对着墙认真自省,真的,防微杜渐…不信您问沈巍!”

办公室的门被人敲了三下,林静举着一本日历探头进来,先朝沈巍作了个揖: "谢谢沈老师--领导,明天端午节,我代表全体同事来问问,咱过节发点什么? ”

赵云澜歪脖子夹着电话,正没好气,一指门口: “发一份关于廉洁过节的通知,出去! ”

林代表挨了卷,臊眉耷眼地跑了。

他前脚刚走,祝红又敲门: “谢谢沈老师--赵局,我四叔让我跟你约顿饭,几个妖族长老都想来拜见,唉,我就是帮他传句话,他们真挺烦人的,你懒得去就不去,不用看我面子。”

祝红是自己人,确实不用跟她讲那些虚头巴脑的面子,可是妖族算是昆仑君铁杆嫡系,妖族长老的面子不能不看,赵云澜只好无奈地冲她摆摆手。

祝红一转身,差点跟楚恕之撞在一起,楚恕之行色匆匆,只来得及跟她点个头: “慢点一一老赵,出了点事,有人在报名表上搞小动作。”

正在专心玩手机的沈巍闻声抬起头: “怎么了?”

特调局日常事务,沈巍一般不插话,除非有人问他,这回他主动开口,是因为报名表上的“防伪标识”是他帮忙做的。斩魂使看守大封,上下五千年不是白混的,各界各族看家的本领从兴起到衰落,都在他眼皮底下,他整个人就是一座活体“失传术法图书馆” 不过鉴于没人敢跑来跟他买专利, "图书馆”依旧很贫穷。

楚恕之说: “离报名截止日期还有十天,但是咱们回收的报名表已经超过发出去的数量了--哦,对了,谢谢沈老师。”

沈巍一皱眉。

“都收集起来,给我看看。”赵云澜放下电话走过来, "哎,话说回来, "谢谢沈老师,是什么接头暗号?怎么谁进来都是这句? ”

沈巍:“呃…”

楚恕之说: “沈老师刚发的红包啊,端午节过节费,对吧? ”

赵云澜从沈巍手里抽走手机,一看, 自己就接个电话的功夫,沈巍同学已经熟练掌握了移动支付技巧,并且认真做了课后练习--他沿着通讯录,给特调局每个人都发了红包。

不是群发一个让大家去抢的那种,赵老师还没讲到这课,他是挨个单独发的。

通讯列表刚发完一半,还剩一半,账户里没钱了。

他们家沈老师视金钱如游戏币--还是登陆即送,不用氮金的那种。

赵云澜: ".....”

沈巍: "?”

“没 事, ”赵云澜把“没”字拖出了二里地,并在二里地外,往回传送了一个牙疼的微笑, “没钱我给你转点,别剩一半,接着发吧,都发完,啊 哈哈,你学得还挺快。”

就这样,今年端午,大家还是领到了过节费,由某赵姓先生匿名赞助,感天动地。

分享到:
赞(2238)

评论137

  • 您的称呼
  1. ky的干嘛呀我跪了

    匿名2020/03/26 12:02:04回复 举报
  2. 不出所料的话我应该是二楼

    各cp粉头2020/03/30 21:04:23回复 举报
  3. 沈巍: “?
    這個反應, 斬魂使大人好可愛*^O^*

    火雲2020/03/31 14:35:45回复 举报
  4. 天呐 评论ky的大姐里面又个熟脸 这姐们儿怎么哪儿哪儿都ky呢?在别的作者的小说底下也是她 被骂死了

    匿名2020/04/01 08:04:23回复 举报
  5. 我也说一句接头暗号: 谢谢沈老师! 哈哈哈。。。

    永不改嫁的沈太太2020/04/11 07:19:35回复 举报
  6. 我的天,看了这个,我居然有一种想要进入小说的冲动,沈老师,我也要

    巍澜大海,我要捞针2020/04/14 09:55:58回复 举报
  7. 赵处不是处了,是赵菊那个评论,终于又让我想起了攻受,还有就是这句话怎么感觉有另外一层含义

    x2020/04/21 13:17:41回复 举报
  8. 巍巍太可爱了。挨个发红包。

    晚宁是我的2020/04/28 17:15:12回复 举报
  9. ky是什么意思??

    镇魂女孩cc2020/04/28 21:08:58回复 举报
  10. 沒想到斬魂使敗起家來也是如此可怕……
    被昆侖給帶壞了

    2020/05/05 12:46:27回复 举报
  11. 哈哈哈好可爱一沈老师!(>﹏<)

    Y-X2020/05/05 21:44:14回复 举报
  12. 哈哈哈哈没钱了哈哈哈哈哈

    匿名2020/05/13 14:13:58回复 举报
  13. 天天在大学路9号阁楼里躺着的赵处,我干,他们这是做了什么,我又不纯洁了,2222个赞,我怀疑系统他在内涵我

    呵呵哒2020/05/15 19:04:58回复 举报
  14. 沈巍: “?”
    巍巍好可爱hhh

    麦麦子2020/05/20 12:42:42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