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Chapter 27

长久的静默后, 吴馨妍终于觉得自己憋不下去了,她咽了口唾沫,声音听起来十分气若游丝:

“那个,周队长……”

“要不那个巧克力, 您先放在……”

她话音没落, 司南从毛毯里钻出来,披上外套,竟然推门出去了。

吴馨妍再次恢复到目瞪口呆状态, 半晌没回过神。

“干什么?”司南口气十分平淡,“快点, 我赶时间。”

司南里面只穿一件黑色修身警用T恤, 双手抱臂, 防暴制服外套搭在肩上。他那张脸上的神情和周戎第一次见到他, 在装甲车里无视了递到面前的水,转手一言不发卸了颜豪的枪——那个时候特别相似,连站立的姿态都别无二致。

周戎心里叹了口气,把巧克力往司南外套兜里一塞,转身向回走。

十,九,八, 七, 六, 五……

数到零的那一瞬间, 身后果然传来司南的声音:

“你没事吧?”

周戎站住脚步, 却没回头,不轻不重地叹了口气。

“……”司南终于走上前,修长浓密的眉毛又皱了起来,狐疑地打量周戎:“你没事吧?”

周戎无精打采:“司小南。”

司南说:“我名字中间没有那个小字。”

“小司同志。”周戎从善如流地改了口,问:“你觉得咱们还是朋友么?”

这个问题实在复杂,主要是司南平生接触到的其他Omega非常稀少,也无法验证“一个Alpha和一个Omega之间是不可能存在真正的友情的”到底是不是伪命题;但他接触过的Alpha却非常多,多到他就算已经失去了记忆,经年累月的提防和反感都还深深存在于潜意识里。

他眯起眼睛打量周戎。

周戎一手插在裤兜里,穿鞋身高一米九,在月光中投下颀长的影子。

周戎不是那种筋肉发达的体格,更多是常年特训出来的悍利和匀称——这种特质在司南身上也非常明显;但司南的肌肉层比较削薄,周戎肩更宽,极有雄性Alpha的力量感。

他五官则有种糅合了微妙邪气的英俊,尤其挑眉一笑的时候,挡都挡不住的桀骜更是扑面而来。

这种面相和老百姓心目中正气凛然的兵哥哥相距甚远,如果军方选正面形象出去宣传的话,他这种气质,应该会在第一轮就被涮下去才对。

但如果脱了军装,他又像个风度翩翩的小开,出入任何场合都会收获很多含情脉脉注视的那种。

他跟其他人不一样,司南心中突然冒出这么个念头。

他自己都不知道这诡异的认知从何而来,但在这月光下,确实有种难以形容的滋味,突然在内心深处微微一动。

“……”司南别开目光,说:“是吧。”

周戎微微低头,不依不饶问:“是什么?”

“……是朋友吧。”

周戎几乎贴在司南面前,两人鼻尖相距不到数寸,彼此都能从对方眼底看见自己的影子。

“是么?”周戎慢慢道,“但哥怎么感觉被你嫌了似的,话不愿意说了,车要开两辆了,耳朵也不咬了……”

司南感觉到他说话时气流拂过自己侧颊,不由向后略微一避。

但周戎却立刻再次靠近,薄唇又弯了起来:“还是说,现在知道戎哥是Alpha了,怕戎哥泡你?”

司南后腰还向后折着,实在避不过,只得转回脸来正视他。

这个距离只要周戎一低头,两人嘴唇便会触碰到一起。

“我说,”司南垂下眼睫,慢吞吞道:“要我是Alpha,指不定谁泡谁吧,或许是我泡你呢。”

周戎微愕,他又补充了一句:“不信试试看,让你一只手。”

周戎放声大笑。

“小司同志,有理想是好事……”周戎用力揉司南的头发,又按着他的头靠近自己,笑得几乎喘不过气来:“但哥觉得吧,哈哈哈哈,这种事儿,哈哈哈——”

司南一挣没挣开,周戎在他头发上亲了亲,带着笑容注视他:“很好,那哥等你。回去吧,别让小女朋友等太急。”

司南还没反应过来,周戎已经放开了他,顺着来路大步向后走去了。

“……”无法言喻的感觉再次涌上心头,司南解释不清那是什么,怔忪片刻后突然想起来,扭头吼道:“说了她喜欢颜豪——!”

周戎背影一个打跌。

司南注视那身影消失在夜幕里,直到完全看不见了,才一声不吭地收回目光。

“哎呀,忘告诉他那姓万的事了。”他突然想起来:“早知道叫他留下来帮把手。”

白白放跑了一个壮劳力,司南内心颇为惆怅,掉头慢慢往后车房走。

这时候已经九点半了,远处化肥厂工人宿舍喧杂渐息,人们又结束末世里一个惶惶不可终日的白天,陷入了暂时忘却一切恐惧的沉眠;银杏树阴影下,后车房黑黢黢的,铁门间有一处不引人察觉的缝。

司南目光敏感地顿住。

紧接着车房里咚地一响,女声尖锐大喊:“救命——!唔……”

挣扎、粗喘和低沉的叫骂同时响起,司南反手从大腿边抽出匕首,一脚蹬开门,果然只见黑暗中一个粗壮男子按着吴馨妍,嘴里不干不净地叫骂什么,听见声响回过头。

“什么人?少管闲事!给老子让开,就当……”

“等你呢,”司南说。

姓万的Alpha保镖还没理解这三个字里如释重负的意味是什么,就只觉咽喉一紧,被钢铁般的力量勒住后领,随即身体一空。

等他发现自己正离地向后腾飞的时候已经太迟了。

“啊啊啊啊——”

保镖脊背撞上地面,根本来不及爬起来,就被一脚踩着胸膛按了回去,随即:“咔擦!”

那一脚踩断了他的肋骨,保镖的惨叫划破天际。

·

周戎刚回到化工厂,坐下来喝了口水,例行关心了下颜豪,还没起身去巡查库房,就听见出了事。

——轰!

前门被重重踹开,其力之大甚至令地面都震了两下,还没完全睡下的人们纷纷惊起,汇聚到走廊向下望去。

空地上,司南的吼声震人发聩:“冯——文——泰——!”

他将手上的人形血葫芦往前一推,后者踉跄摔倒,发出嘭地重响!

吴馨妍披头散发,发着抖紧挨在司南身后。

人群惊呼此起彼伏,冯文泰带着五个保镖迅速奔下楼,只见空地上那满身浴血、惨不忍睹,几乎找不出一块好肉的手下,难以置信道:“万彬?!”

“你他妈干什么?!”“想找死!”

几个Alpha保镖勃然大怒,司南把瑟瑟发抖的吴馨妍往身后一拢,反手一亮,钨钢军匕滴滴答答往下掉着血。

“弄死这小子!”

“妈的反了!大伙一块上!”

几个保镖拔枪上前,高处人群登时发出恐惧的呼喊。就在这混乱的紧急关头,楼梯尽头突然爆起一梭子弹,巨响让所有人吓得大叫!

“住手!”

周戎的厉喝响彻空地,只见他单手举着冲锋|枪,枪口向上,手指兀自扣着扳机。

在他身后,春草、丁实、郭伟祥三人端着重机枪和突击步,冷冷注视着冯家的人。

在令人窒息的静默中,周戎一步步走下楼梯,沉声问:“这是怎么回事?”

特种部队军械库的重机枪,和半路偷来的派出所民警配枪不是一个级别的威慑力,冯家那几个保镖顿时哑火了,各自含恨退散开,隐隐护在冯文泰身前。

空地上那个叫万彬的保镖不断抽搐,鲜血从多处伤口流淌到地面,汇聚成了一滩血洼。

“周队长,”冯文泰隐隐含着怒火:“你的人竟敢……”

周戎淡淡道:“没问你。司南,给我个解释。”

但司南浑然没听见他似的,只盯着不断痉挛的血葫芦万彬,目光中隐隐有些令人不寒而栗的东西——残忍,漠然,钢铁般无机质,仿佛此刻在他脚下呻|吟挣扎的不是个人。

这目光与平常的他判若两人,如果仔细观察的话,仿佛就像灵魂陌生的背阴面,正尖啸挣扎着,试图从那躯壳中缓缓苏醒。

但他这种变化并不明显,至少在场这么多人只有周戎察觉到了。

不知为何他此时的状态让周戎心中一凛,低沉喝了声:“司南!”

“他、他一直纠缠我……”吴馨妍带着哭腔的声音响起,许多人纷纷向她望去。

“你们临走前他就纠缠我,说要跟我处朋友,多亏司南哥帮我找了藏身之处,但还是被他跟踪发现了……他今晚来强、强迫我,我喊救命的时候,司南哥出手相助……”

大庭广众之下说出这些显然让吴馨妍十分难堪,但她还是鼓足了勇气:“他身上藏了枪,差点杀死我们,还说本来就打算完、完事以后把我拖出去喂丧尸……”

人群一下炸开了,议论声嗡嗡响起。

周戎冷冷道:“冯老板,你还有什么话说?”

“一面之词岂能相信?”冯文泰立刻生硬地反驳:“这女的自己也说万彬想找她处朋友,谁知是不是她一口答应了,再勾搭外人来玩仙人跳?”

吴馨妍厉声道:“我没有!”

“你没有,”冯文泰反唇相讥:“你没有万彬为什么不纠缠别人,偏偏纠缠你?”

“我……”

“这么多女的就找你,我看是你先勾引万彬的吧?”

“你胡说八道!”

“是胡说八道还是揭破了事实,小姐你自己心里清楚。”冯文泰不乏讽刺地打量她,语调却轻柔而绅士:“恕我冒昧,小姐,一个普通Beta女孩子能勾搭上万彬这个Alpha,还勾上特种兵来陪你玩仙人跳这么老套的把戏,你这手段为人,可是相当不干净呐!”

吴馨妍气得全身乱战,冯文泰又向周戎一瞥:

“都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周队长你说说,怎么偏偏就挑在这时候出了事?这时机可是……”

冯文泰正要借题发挥,吴馨妍却再也忍不住,上前就一巴掌呼了过去!

啪地一声,冯文泰抓住了她的手腕,刚要把她狠狠推开,突然吴馨妍肩膀被人一按——是司南。

不仅冯家那几个保镖,冯文泰自己都没反应过来。

司南飞起一脚,把冯文泰当胸踹飞了出去!

“冯总!”

这一脚简直碎金裂石,冯文泰那么人高马大,却足足飞出去近十米才落地。几个保镖同时冲上去,七手八脚扶起他,只见冯文泰嘴角不断溢出血来,顿时就疯了:“这小子要杀冯总!”

“妈的,杀人啦!”

“你们还不快跑?当兵的杀人啦!”

人群仓惶后退,胆小的发出尖叫,孩子惊声大哭,现场顿时乱成了一锅粥。

冯家手下那个向司南磕过头的保镖卢辉,趁乱砰地放了声空枪,在枪响后半秒钟的安静里突然大吼:“赶尽杀绝——!那些兵想夺|权,要对Alpha赶尽杀绝!”

“还不快跑?他们要开枪啦!”

空地又大,场面又乱,惊恐中的民众不会注意到第一枪是谁放的,闻言更加慌乱推搡。

就在这百分之一秒的混乱里,卢辉隐藏在人后,把枪口对准了司南——

砰砰砰!

冲锋|枪爆出火光,卢辉惨叫出声,半条手臂被活生生炸飞!

“戎哥!”丁实和郭伟祥同时惊道。

周戎一抬枪口,硝烟未散。

在他周围,人群争先恐后奔回屋里,女人护着孩子缩在里面,胆大的男人们只敢虚掩着门,战战兢兢往外望;空地上满是撞翻的桌椅和带着血迹的脚印,冯文泰在手下的翻滚惨叫声中,发出愤怒濒死的咳嗽。

“戎哥,”春草端着枪轻声道,“控制不住了,得想个法子。”

“别过来!”冯家剩下的四个保镖举着手|枪,不断发抖吆喝:“别、别……大家一起上!”

周戎呼了口气。

那口气似乎是如释重负,又有点无可奈何。紧接着他向前走了两步,站在空地正中,向身后三个特种兵一勾手指:

“看来确实有这种Alpha,看见对方是普通人就不肯服——”

“弟兄们,今儿咱让冯总服气一下。”

周戎袖中滑出一把瑞士军刀,铮然弹开,刺破掌心。

春草、丁实、郭伟祥同样划破手掌,鲜血顿时涌出,四名特种兵极度浓厚的Alpha信息素瞬间挥发,迅速笼罩了整片空地!

冯家几个人脸色剧变,连冯文泰都惊骇地停止了剧咳。

司南猝然别过目光,闭住呼吸,向后退了半步。

分享到:
赞(716)

评论77

  • 您的称呼
  1. 真的要掉马了吗,都好几次差点掉马了:(

    匿名2020/12/08 14:59:23回复 举报
    • 想看司小南掉马:(

      厄命∠( ᐛ 」∠)_==333起飞!2021/03/03 22:56:28回复 举报
  2. 莫名其妙有点帅?

    白起爱我2020/12/09 05:40:32回复 举报
  3. 啊啊啊小戎子好帅啊,护妻太可了,小南子也A爆了

    吹雪•银爷2020/12/11 00:08:18回复 举报
  4. 哇,前边一个姐妹说司小南像吴雩,周戎像严峫,突然觉得好有道理

    白马王子和骑士2020/12/11 20:22:00回复 举报
  5. 姓冯的说的什么批话,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纸尿裤2020/12/28 04:12:17回复 举报
  6. 莫名帅气哈哈哈哈哈

    秋子2020/12/29 15:52:53回复 举报
  7. 有亿点点帅!!

    星辞2021/01/25 15:28:23回复 举报
  8. 太帥了嗚嗚嗚!

    尤尤2021/01/29 10:05:11回复 举报
  9. 这个冯不就是网上那种经典受害者有罪论+直男癌言论???
    一个巴掌拍不响,那要不姓冯的你把你脸伸过来,让我看看一个巴掌拍不拍得响?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原来您也承认自己是恶心的苍蝇啊?
    alpha想搞普通的beta女生就是女生的错,这冯总是直男癌从脑子扩散到全身了啊。

    是梦影呀2021/02/07 15:00:04回复 举报
  10.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真是太恶心了,这是我最恶心的一句话,没有之一!

    想绿遍天下所有攻的冉冉2021/02/10 21:24:25回复 举报
  11. 唔….只有我的关注点与众不同吗::>_<::

    “弟兄们,今儿咱让冯总服气一下。”
    没有人觉得这个“弟兄们”听起来有种梁山好汉的感觉吗~_~

    Again2021/02/25 21:43:38回复 举报
  12. 以及。。。我也讨厌受害者有罪论,这种观点真的非常,非常,非常的ex!!!(—-—)

    Again2021/02/25 21:45:58回复 举报
  13. “弟兄們,今兒咱讓馮總服氣一下。”

    週戎袖中滑出一把瑞士軍刀,錚然彈開,刺破掌心。

    春草、丁實、郭偉祥同樣劃破手掌,鮮血頓時湧出,四名特種兵極度濃厚的Alpha信息素瞬間揮發,迅速籠罩了整片空地!

    春姊A爆了啊啊啊啊!
    (我是春姐粉絲啦

    2021/03/28 14:16:42回复 举报
  14. 啊啊啊掉马预告!!!鸡冻!!
    戎哥和司小南好帅,妈妈好爱!!

    2021/04/20 19:54:10回复 举报
  15. 所以呀做Alpha就要信奉性别平等,不然会被更强大的alpha教做人!
    南南戎哥草姐丁哥郭哥 nb!
    戎哥 你倒是考虑一下南南呀 害 你这榆木脑袋什么时候才发现他是omega
    话说你是不是没有看到那照片?

    灵泽2021/04/23 03:10:38回复 举报
  16. 表白春草,表白顏豪
    表白AO,AO不可拆

    Beta平機會別找上我哈QAQ

    沈十六不淘米2021/05/27 19:42:47回复 举报
  17. 咋天天划手心呢……

    柠檬晚安2021/06/16 20:21:54回复 举报
  18. 帅炸了好吧!!!

    天海连一线2021/06/19 20:33:48回复 举报
  19. 好爱春草小姐姐

    匿名2021/06/26 10:14:26回复 举报
  20. 帅帅帅帅死了啊啊啊啊啊
    不行了啊啊啊
    发出野鸡的叫声
    好鸡冻好赤鸡

    西柠2021/06/27 13:07:12回复 举报
  21. 气死我了 冯说的话简直就跟蝻的对dmz的话一样 捏妈血压上来了

    吴签进牢没2021/08/02 03:22:47回复 举报
  22. 妈耶好帅,腿软了呜呜呜

    宇鸢2021/08/13 13:07:57回复 举报
  23. 戎哥,你赢了全世界,输了他

    桃霏缕幽2021/09/14 19:27:33回复 举报
  24. 哈哈哈哈哈楼上精辟~

    薄荷味的猫2021/10/03 12:44:07回复 举报
  25. 真的…好像……有那么一点点的……帅…

    期待掉马!!!!

    墨安2021/10/22 03:49:06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