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比赛当天,HOG全员上午九点钟就起床了。

“不要紧张,好吧?”早饭的时候,赖华给大家做心理辅导,“情况你们现在都知道了,最差的结果就是出不了线,但那又怎么了?”

“就是啊,赞助掉的就只剩直播平台这一个了,再惨还能怎么惨?”贺小旭一改在于炀面前可怜巴巴的样子,对辛巴自信满满道,“我们已经把最坏的打算都预料到了,没关系,不要因为怕这个怕那个就束手束脚的,反而打不好,好吧?”

“干!”赖华吸着豆浆,大手一挥,“就是干!别怂!一共六局比赛,不管前面打成什么样,心态别崩,打完一局,马上忘记,最后一局往上追名次的事咱们又不是没有过,千万千万不要像上次线下赛一样,前面几局打不好,整体就崩了。”

赖华说着话看向辛巴,辛巴忙点头,愧疚道:“我这次一定调整好心态,像炀神说的那样……不管如何,就是要赢。”

赖华点头,听了这话左右看看,“说起他来,Youth呢?”

贺小旭起身看看,转身上楼,“我去看看。”

于炀正在三楼训练室整理自己的外设包。

于炀迷信又土气,他想了又想,把自己键盘从外设包里取了出来,走到祁醉机位前,把祁醉的键盘拆下来,装进自己包里了。

正巧被上楼来的贺小旭看见了。

“哟,干什么坏事呢?”贺小旭啧啧有声,“厉害了,我来HOG五年了,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个敢玩祁醉键盘的。”

于炀被看见了也没不好意思,他轻手轻脚的把祁醉键盘放好,低声道,“用他的键盘,没准更容易出线……反正都是白色键盘,别人看不出来。”

贺小旭忍了又忍,没告诉于炀,祁醉这把键盘是外设公司专门给他定制的,全球只有这一个,键帽都是特制的,就算路人看不出来,祁醉粉丝肯定一眼就能认出来。

“嘤嘤嘤炀神用老公的键盘去打比赛了好萌好萌”这种帖子,几个小时后大概就会在论坛首页飘红。

贺小旭已经放弃给于炀培养太太团了,索性也不啰嗦了,他担心于炀紧张,故意开玩笑道:“小心点,别再给他泼水了什么的,等祁醉回来借题发挥找你麻烦……”

“我会小心。”

于炀把外设包拉好,心里其实恨不得祁醉找他麻烦。

贺小旭不再开玩笑,正色道:“老赖在给大家做心理建设,反正就是……不可能更糟了,压力别太大,尽力就好。”

于炀连祁醉的安慰都不会接受,更别说是贺小旭的,他摇摇头:“不会,我说会出线,就肯定会出线。”

贺小旭无奈一笑,点头:“行吧,加油。”

十点钟,大家准时上车出发。

于炀大赛都打过几次了,整个流程很熟悉了,不用贺小旭再提醒,于炀倚在车窗上,面无表情的看着车窗外。

第一次出门打比赛,身边没有祁醉。

这次连解说都不是了……于炀揉揉眉心,闭目养神。

月前,一队刚打过一次正式的线下赛,那次成绩是第四。

而预选赛的名额只有三个。

无论前些天大家如何苦练,无论方才赖华和贺小旭如何安抚,一队的几人还是有点紧张的。

特别是辛巴,他坐的笔直笔直,两手微微发抖,嘴里念念叨叨不知说些什么。

老凯拿着平板电脑,还在复盘昨天的练习赛,卜那那左手端着个盛着水的矿泉水瓶盖,右手手指轻点瓶盖里的水,优雅的一下下往辛巴脸上弹水珠。

贺小旭也紧张,他回头看看几人,忍不了了:“那那你干嘛呢?!”

“给辛巴小朋友洒一点仙水。”卜那那宝相慈祥,“你们听不清么?这孩子在祈祷。”

辛巴紧张的咽了下口水,“我我我我在求我太姥姥保佑我……”

贺小旭哑然:“你太姥姥……也懂电竞?”

“不懂。”辛巴恭敬的看向车顶,“她老人家在天有灵,一会儿会附身在我身上,祝我一臂之力……”

贺小旭无端一阵寒颤。

辛巴在胸口画了个十字,兢兢业业,“列祖列宗在天有灵……”

“行了行了。”贺小旭看不下去了,头疼,“你们怎么都这么迷信?!还列祖列宗……一点儿都不电竞!”

老凯放下平板,叹气:“别骂他了,我刚也托电竞大神给我神力了。”

卜那那连忙也给老凯弹了点矿泉水,心疼,“可怜见的,说出来多惨,人家主持采访各个战队,你们准备了什么战术啊?人家有进攻刚枪流的,有保守苟命流的,问到咱们……我们HOG是祈祷上天有奇迹流……”

贺小旭气的想找东西打卜那那,“就你们几个丢人好不好?!看看Youth!有点正常职业选手的样子行不行?!”

于炀回神,他顿了下,“我刚也祈祷了……”

卜那那意外:“你Youth也有今天?昨天打完练习赛后是谁信誓旦旦跟我们说一定能出线的?你还祈祷什么?”

于炀低头笑了下没说话。

于炀在祈祷祁醉手术能成功。

卜那那愣了下,突然问道:“祁醉是不是今天做手术?”

老凯想了下,一拍脑袋:“还真是!”

卜那那讪讪一笑:“最近太忙太累了,都忘了这个老畜生了……”

卜那那郑重的坐正了身子,挪开腿,伸直手臂,把瓶盖里剩的水均匀的直直洒下,沉声,“这一杯,祝我们能顺利出线!”

于炀:“……”

老凯脸色凝重,拧开自己手里的矿泉水瓶,双手给卜那那再满上。

“这第二杯!”卜那那唏嘘,“祝队长手术成功!”

卜那那刚要洒,坐在最后面的赖华打盹醒过来了,见状在他头上狠拍了几下,“往车里泼水?!往车里泼水?!往车里泼水?!”

卜那那气的不行,可跟刚醒过来的赖华说不清,但也不敢再洒了,又可惜这一瓶盖仙水,无法,跟老凯合力连蒙带骗的给辛巴灌下去了。

于炀忍笑,对辛巴道:“今天肯定没问题了。”

辛巴将信将疑,但他现在对于炀的崇拜已经到了盲目的程度了,于炀说他行,那他肯定就行。

一小时后,HOG的车抵达赛场。

于炀背好外设包,下了车。

HOG的粉丝们早早的就来了,大概也知道HOG最近艰难,灯牌和应援手幅这些上面都没什么骚话了,全是加油鼓励他们的,站的最靠前的两个粉丝拉着的手幅最显眼,手幅上还印着于炀的Q版头像,只可惜……她们写的是英文。

于炀下车摘了墨镜,因为不太懂,多看了几眼那个手幅。

“看什么呢?”卜那那在于炀身后,拍拍他肩膀,“进去了,等打完再跟粉丝打招呼。”

于炀点头:“看他们应援牌了。”

卜那那回头看了一眼,“最前面的那个?”

【HOG never give up。】

于炀突然释然,明□□丝们的意思了。

HOG永远不会狗带。

于炀通俗易懂的翻译清楚了,跟着卜那那进了会场。

第一局比赛开始前,裁判依次收走众人的手机。

于炀拿出手机来,下意识看了一眼,有一条信息。

这会儿美国刚刚凌晨四点,但于炀不知怎么的,潜意识里就觉得这是祁醉发来的,他飞速解锁——

Drunk:炀神加油。

裁判在催促了,于炀飞速回复了几个字,把手机交给了裁判。

Youth:祁神加油。

比赛开始。

第一局,G镇核电站的中心航线。

于炀迅速的在下城区标了个点,“跳。”

HOG第一个跳下了飞机。

于炀和卜那那飞速落地,老凯早早的开了伞,高飘着监控其他队伍,老凯道:“两队跳了,一队可能是想去G镇,还有一队看不清楚,可能是2加2的分头打野了,不排除找车去下城区的可能。”

于炀点头:“你往集装箱飘,我帮你卡着人,有人想从集装箱桥往上城区走的话马上说,尽力扫车,扫不下来爆胎也行,我马上过去。”

于炀卜那那辛巴早已落地了,老凯依旧飘着,他点头:“了解。”

辛巴开车,三人第一时间抵达下城区,第二队跳的人远远听到车声,犹豫了下,转头走了。

卜那那笑笑:“哪个战队?怂啊。”

“怂吃鸡,刚快递。”老凯终于落地,“有俩人开车往集装箱去了,他们看见我了,我现在没枪。”

于炀想也不想道:“那来不及了,你先绕树,被撞死就撞死,记得报点。”

于炀说话间已经赶到集装箱区了,他架着枪,准备收掉开车这两人。

老凯飞快躲到树后,一边观测着地形一边咬牙:“真是祁醉接班人……人性呢?”

说是这么说,但老凯清楚于炀判断没错,这片全是大平地,自己绝对跑不过车,贸然把车带过去最可能被轧死,还不如在这周旋。

刚落地,于炀根本没找到倍镜,只能机射,他没分心跟老凯说话,趴在集装箱上,屏息等着。

幸好,那两个人并未多跟老凯纠缠,扫了两枪没中就走了,经过集装箱想过桥的时候,不出意外的被于炀用机瞄扫掉了。

两个人头,20分到手。

“漂亮。”

卜那那给最后赶过来的老凯分了点资源,一笑,“有没有感觉,于队指挥越来越有祁醉的感觉了?”

老凯差点开场祭天,闻言感叹:“平时不觉得,比赛的时候真是一样的手黑心狠。”

辛巴把八倍镜和医药箱分给于炀,“绷带给我。”

于炀把几个绷带换给辛巴,几人并不刻意均分物资,最好的物资肯定是第一时间给于炀和卜那那,老凯和辛巴打扫他俩剩下不要的东西。

安全区刷新了,机场圈。

“操。”卜那那磨牙,“咱们能不能有一次天命圈?哪怕就一次?”

“辛巴拿油,这边车多,一人一辆,开车走。”于炀再次确认药品后标了个点,“马上走,一会儿除非有掩体,不然中间被扫下车不救。”

几人马上上车,辛巴开车走最前面,HOG如今习惯的套路——过桥肯定是辛巴先过,如果被人蹲了,能救辛巴就救,不能救就卖了辛巴,三人退守再反打。

四排的时候于炀从来不会刻意救队友,同样的,他自己被架死的时候,也不许别人无意义的去救他,有一次练习赛时于炀被三个人架在灯塔里,确定是出不去了,于炀为了不让别人拿自己人头分,硬让远处的卜那那狙掉了自己。

论起狠心,于炀比祁醉有过之无不及。

HOG距离安全区太远,进圈要被无数队伍卡,还好于炀选点缜密,避开了几个队伍,但在过桥的时候还是被收过路费了。

桥体前半段并没有掩体,辛巴被扫下车后于炀不让其他人下车救,反而加快车速,直直开过了掩体才依次下车,绕后反打。

辛巴已经被击倒了,趴在桥中间,和于炀他们距离并不很远,对方并不补掉,任由辛巴趴在那缓慢掉血,显然是想钓鱼,趁HOG其他人救队友的时候再收人头。

于炀想也没想,开枪爆了辛巴的头。

辛巴被淘汰。

“Youth这一手……”解说A哑然,“想不到啊,不过这也没必要吧?就算不救,辛巴掉血马上也掉死了,这个……哈哈哈,过于模仿祁醉的心狠了吧?”

“不是。”解说B摇头,“我刚留意下,辛巴头上戴着的是个完好的三级头,于炀刚那下应该是把他的三级头打爆了,他这下挺果断的,知道救不了队友了,那就马上尽量把队友的装备损坏,免得让对方捡走,便宜了别人。”

解说A失笑:“原来如此,可以可以,学到了……Youth做指挥不算很久吧?思路是真的清晰,决断性很强,不犹豫,不拖延,一秒不到的功夫里判断情况,明确不能救队友后马上毁掉队友的装备,可以可以的。”

解说B笑笑:“师承祁神,正常的。”

游戏里,辛巴焦心道:“我刚才尽量躲了,但还是……”

“你没什么问题,谁在第一个走也会被打下来。”于炀语速飞快,“辛巴OB老凯,替他看S方向,小心被人劝架,那那替我架枪,我把车开过来当掩体……吃了他们。”

卜那那趴在掩体后开镜架枪,“没问题。”

两分钟后,HOG三打四灭掉了NNC战队,顺利进圈。

HOG虽然折损了一人,但已经吃了两个满编队,物资丰沛,一路杀进了决赛圈,虽最终不敌TGC和骑士团,名次第三,但因为杀人够多,硬是靠着人头积分把总积分排名拉到了第二。

第二局,HOG单局排名第七,两局总积分排名第三。

第三局,HOG单局排名第十,三局总积分排名第五。

后台,贺小旭和赖华相互安慰,还有希望,还有希望。

第四局,HOG单局排名第四,四局总积分排名第五。

第五局,HOG单局排名第六,五局总积分排名依旧是第五。

TGC积分遥遥领先,总积分1750,第二名骑士团总积分1510,第三名FFTB战队1465分,第四名FIRE战队积分1350。

HOG总积分1310。

后台贺小旭提心吊胆几个小时,脑子快不够用了,他焦急的拍着赖华:“要进前三还差多少分?还有可能吗?最后一局得追多少分?”

比赛场上,第六局比赛已经开始了。

老凯算也不用算,直接道:“动态积分和第三名的FFTB差了155分,和第四名差了40分,领先第六名60分,想要出线,咱们这局要超三四名155分。”

卜那那卜那那心知希望不大,但还是硬着头皮梗着脖子道:“差的不多!有希望有希望,打起精神来。”

老凯犹豫了下,又道:“但第六名也只比咱们少了55分,这局咱们还有希望,但前提是能超过三四名,还不被第六名超过。”

辛巴紧张的脸发白,但难得的心态没崩,他不敢掉链子,跟着算道:“三四六名这三个队伍,哪个队伍名次高一点,咱们都没戏了,咱们只超过155分没用,不知道哪个队伍分数能追上来,这局积分必须特别多特别多才行……咱们还刚枪?还是苟一下?”

“苟名次那点分不够了已经。”于炀标了个点,“跳。”

卜那那闭眼跟着跳了,忧心忡忡:“核电站……于队,我怕要出事。”

“不会。”于炀深呼吸了下,“现在几点?”

辛巴飞快道:“八点半了!”

于炀急速落地,捡起一把枪来,边上子|弹边道,“队长已经开始动手术了。”

三人一愣。

于炀捡起消音|器装上,平静道:“我想去美国看他。”

卜那那眸子一缩,气运丹田:“干|他娘的!”

老凯高飘在天上,眯了下眼睛沉声道:“你们的W方向来了一队。”

于炀架枪,“接客。”

第六局,HOG单局排名第一,击杀16,总积分飞跃至第三。

曾在釜山举“Drunk,不退役好不好”横幅的那个男生在最后一局比赛后跳上座椅,他眼眶通红,高举起手幅——

【老将不死,薪火相承,HOG永不言弃】

分享到:
赞(1201)

评论470

评论已经关闭!
  1. 【老将不死,薪火相承,HOG永不言弃】

    糖是个傻子2020/11/21 18:39:31
  2. 老将不死,薪火相承,HOG永不言弃

    兔飞飞生吞猫丞丞2020/11/21 20:07:13
  3. 啊啊啊,这一章看得我热血沸腾的!✧*。٩(ˊωˋ*)و✧*。
    【老将不死,薪火相传,HOG永不言弃】
    (系统我一点都不快!!!!!)

    原耽女孩2020/11/21 21:40:53
  4. 欸不是
    這張的留言怎麼就刷到第10業了?

    論于煬的腰啥時沒了2020/11/22 23:25:11
  5. 老将不死,薪火相传,HOG永不言弃

    墨香是挚爱2020/11/26 13:50:43
  6. 老将不死,薪火相传,HOG永不言弃。
    楼上我们很近丫

    梦回2020/11/26 14:39:42
  7. 老将不死,薪火相承,HOG永不言弃

    2020/11/28 22:39:20
  8. 老将不死,薪火相承,HOG永不言弃!
    (我好喜欢这个男生!)

    fly2020/11/29 11:24:56
  9. 老将不死,薪火相承,HOG永不言弃

    布丁2020/11/29 21:04:07
  10. 老将不死,薪火相承,HOG永不言弃

    左抱X神,右抱炀神2020/12/01 18:16:14
  11. 老将不死,薪火相承,HOG永不言弃

    努力争取做老畜生的一天2020/12/06 17:49:15
  12. 老将不死,薪火相承,HOG永不言弃

    嘿嘿嘿嘿2020/12/07 00:18:24
  13. 老将不死,薪火相承,HOG永不言弃。

    拉西瓜的末末菌2020/12/07 12:15:15
  14. 【老将不死,薪火相承,HOG永不言弃】

    柒墨梓2020/12/07 15:11:59
  15. 老将不死,薪火相承,HOG永不言弃

    桃花2020/12/09 14:39:13
  16. 老將不死,薪火相傳,HOG永不言棄

    I'm a king(評論大大行行好讓我留言)2020/12/09 15:02:12
  17. 老将不死,薪火相承,HOG永不言弃

    祁醉做个人(劳资不快!)2020/12/11 00:00:23
1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