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番外之相遇 上

第45章 番外之相遇 上

韩越第一次见到楚慈,那其实完全是因为巧合。
那天韩越他们一帮朋友出去吃饭,在一家粤菜馆里点了个螃蟹面。餐馆厨师把那大帝王蟹装在水桶里拿上来给他们看,全须全尾差不多五公斤,老大一个水桶都装不下。结果到上菜的时候一看,那么大一只螃蟹竟然两个盘就装满了,个头足足小了一圈。
那帮太子爷们当时就不干了——钱这东西无所谓,关键是不能被人当冤大头耍啊!你拿给我们看的明明那么大,怎么上桌就成螃蟹他孙子了?
那帮人一开始还没亮出身份,就在大堂里拍桌子叫经理。餐厅经理过来一看,还以为他们这帮人好欺负,就在那打着哈哈装傻,一会儿说螃蟹炸完了就会小一点,一会儿说先前他们看错了,那螃蟹其实也没有大到哪里去,反正现在已经上桌了,必须按价付账!
那经理敷衍的态度还特别明显,到最后逼急了就用眼角看人,一副“咱们店大生意大,你们怎么着吧”的模样。韩越他们那帮人岂是好惹的?那些部队里摸爬滚打出来的大爷们当中,也就一个裴志脾气好点,其他人都是一点就爆的主儿,当即就骂骂咧咧的拍起桌子来了。
餐厅经理一看慌了:“干什么干什么?有话好好说,动手是什么意思?”说着就招呼保安上来赶人。
保安还没来得及动手,韩越慢条斯理的把烟从嘴里拿下,按到桌布上摁熄了,紧接着随手拎起一只装面的海碗,啪的一声往经理面前重重一砸!
哗啦一下碎片撒了满地都是,汤汁、面条、螃蟹腿脚在半空中全飞溅起来,当即就把经理脸上、身上淋了个透!
那经理顿时懵了,保安也懵了,大半个餐厅的食客都惊得站了起来,有些胆小的惊呼一声赶紧往门外退。
韩越冷笑一声,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裴志抢先一步上前,彬彬有礼的从口袋里摸出名片塞给经理:“有话好好说,打到人就没意思了。来哥们,这是我的名片,今天给你们造成的损失全记我账上,你可以派人去我家要。”紧接着他回头一挥手:“兄弟们,砸!”
那餐厅经理一看名片,当时腿就一软,一下子认识到今天惹到惹不起的主儿了,顿时连声音都抖起来了:“好、好说好说!千千千万别!您几位,您几位先住手!先住手啊!……”
那帮憋了一肚子鸟气的大爷们有谁听他的?正摩拳擦掌的准备动手,突然一个人突然从另一桌上站起身,喝道:“干什么?住手!”
韩越站在那个位置,离那个声音最近,不由得抬头一看。
那是他第一眼看见楚慈。
那天中午其实楚慈在请助手吃饭。他当时的助手还不是后来的小王,是个年轻漂亮的女实习生。
韩越后来一直不知道,其实那个漂亮女助手对楚慈很有点非同一般的心思。只不过楚慈天生气场生人勿近,后来慢慢的,就把人家女孩子给冻跑了。
闲话不提,那天楚慈请人吃饭,当然不会穿着太随便。他穿着一件特别修身的黑色衬衣,袖口卷到手肘上,拔出来的小臂被扎了一小块碎瓷,鲜血直流——那是韩越扔出去的海碗在桌角上磕破了,碎片飞溅起来扎到的。底下他套着一条枪烟蓝的牛仔裤,在室内显出一种非常好看的深蓝色。
他本来背对着韩越这一桌,所以叫住手的时候,他是一个扭过腰来望向这边的姿势,看起来更加的显身段,那腰特别的柔韧狭窄,让人一看就忍不住想用手臂去量一量。
韩越当时就啧了一声,心说那女的长得一般,男的倒是……倒是……
“楚工你怎么样?”那个女助手惊慌失措的站起来,“啊,你的手流血了!”
楚慈摆摆手,用餐巾纸随便把血一擦,说:“我没事。”又转向韩越他们,厉声道:“大白天的干什么呢你们!”
他声音非常有磁性,虽然语气十分恼火,听上去却让人很舒服。
韩越看着他的脸,心里不知怎么就打了个突,仿佛有种愉悦的电流从脊椎上蹿起来,那感觉有点麻痒,又有点刺激。
一个部队里的哥们已经控制不住脾气了,骂骂咧咧的把保安一推,又冲楚慈吼了一句:“不关你的事!一边儿去!”
楚慈把筷子一拍,大步往这边走。
韩越心里竟然有点莫名的雀跃和亢奋。那不是面对一个即将冲过来打架的对手所产生的感觉,而是仿佛一头猛兽,眼看着鲜美水嫩的小动物误打误撞走近了自己的地盘,由此而产生了猛扑上去,将之一口吃掉的强烈冲动。
“哎呀,这个手是怎么回事?是被碎片扎到了吗?都怪我都怪我……”楚慈还没走上前,半道上就被韩越截住了,不由分说把楚慈的手臂强行拉起来看伤口:“真是的!我手一滑,不小心就把碗甩出去了!”
“……”楚慈当时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他不由自主打量了一下韩越的脸,发现这人竟然煞有介事,完全不脸红!
“这么深的伤不看医生不行,你看现在还在流血,万一感染可就麻烦了。这样吧,正好我车就停在门口,我送你上医院看看?”
“……”这下不仅楚慈觉得自己听错了,连韩越那帮朋友都觉得自己耳朵出了毛病!有个哥们小声问:“韩二,今天这还砸不砸了?”
“砸什么,不就个螃蟹吗!你们看着办!”韩越不耐烦的把手一挥,又一眼瞥见那个漂亮的女助手,眼珠一转问楚慈:“——跟女朋友出来吃饭?”
楚慈当时毕竟年轻,被人一套话,就下意识的摇摇头。
韩越笑起来,猛的拍拍裴志的肩:“哥们儿,那姑娘拜托你了,好好把人家送回去压压惊!我送这位小哥去医院先!”
裴志一愣:“韩二,你今天被雷锋叔叔上身了?”
楚慈也一愣,本来满腔恼火都被韩越的殷勤道歉给浇熄了,下意识的摆手:“不用了,这点小伤随便擦擦……”
“这不是小伤!”韩越正色道,“处理不好万一感染,会出大毛病的!你别太担心,我车就停在这门口,去医院一来一回很方便,耽误不了你多长时间。医药费什么的我也全包了,是我的错嘛,应该的应该的!”
楚慈来不及拒绝,就被韩越半扶半拖着弄出了餐厅。
“……韩二少今天吃错药了?”他们走后半晌,裴志才喃喃的道,“说起来那人长得还真不错……操,他看上人家了?”
楚慈这个人,天生的吃软不吃硬。如果韩越他们在餐厅里梗着脖子砸店,说不定他还真的冲上去制止他们。但是当韩越殷勤赔笑的送他去医院,他又无法摆出脸色给韩越看了。
楚慈属于那种脸相、五官、皮肤都十分精致耐看的类型,韩越一边开车,一边忍不住侧过头去看他。看了好几眼之后楚慈忍不住了,微笑着摸摸自己的脸:“我脸上也扎了碎片不成?”
“没有没有。”韩越一笑,寒暄着问:“我听你说话口音,不像是北京人?”
“我外地的。”
“哦,……您贵姓?”
“免贵姓楚,楚慈。”
韩越把着方向盘,笑看楚慈一眼:“楚辞的辞?还是青瓷的瓷?”
“仁慈的慈。——您贵姓?”
“哦,我叫韩越,他们都叫我韩二。”
如果是圈子里的人,就算不认识韩越的脸,也该知道这位韩家二少响亮的名头。但是楚慈跟他们这个圈子没关系,一听韩二就笑了,问:“是因为你特别的……所以才叫你韩二吗?”
韩越噗的一声笑起来:“可能吧!不过我在家排行第二,上边有个哥哥,所以才这么叫的。”
“这样啊……不过你刚才摔碗真把我给吓着了,哪有人说砸就砸的?光天化日之下也不怕餐厅报警抓你们。”
“那家餐馆一直这样搞鬼。”韩越顿了顿,又笑着赔罪:“不过刚才真是对不住,一时激动,失了下手……”
他偏过头去看楚慈。楚慈笑起来的模样非常好看,眼睛微微的弯起来,并不露出牙齿,嘴唇现出一个漂亮的弧度。如果是其他人见面第一次就跟韩越说你是不是特别二所以他们才管你叫韩二,那么韩越肯定让这人一辈子都不敢再出现在自己面前。但是楚慈这样微笑着跟他调侃,他只觉得心里有种发热般的,电流般的刺激。
他甚至想逗楚慈多说两句,哪怕拿他自己打趣调侃都不要紧。
楚慈的手臂其实并无大碍,碎片扎进肉里,但是并不很深,清洗消毒包扎一下就完事了。唯一麻烦之处就是几天不能碰水,防止伤口感染发炎。
从医院出来已经下午三点多了,韩越问:“我送你回家?”
“……回家吧,”楚慈看看手表,“下午只能跟单位请假了……”
韩越装作不经意的问:“你在哪个单位?”
这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正常人问的都是“你在哪儿高就”,哪会像部队岗哨盘问访客似的!
“那家餐厅边上的冶金科研所,所以中午才有时间出来嘛。”所幸楚慈对人的防备心并不强,随口就说了一句。
“哟,国企事业单位!这年头人人都往国企奔,很有前途啊你。”
“还好吧。你呢?”
“我啊,”韩越顿了一下,说:“我当兵的,回北京休假。”
楚慈打量他一眼,笑道:“军官吧,我可没见过能回家乡度假的大头兵,也没见过普通当兵的有底气在餐厅里砸东西!”
韩越正准备踩油门,闻言深深看了楚慈一眼,摸出手机问:“留个号码?”
楚慈望着车前窗,只微微一笑,并不答言。
韩越再不讲究人情世故,也知道这是默然推拒的意思了。
自己面前的这个人,对陌生人的防备心并不强,但是十分内向,不是个随便和外人结交的个性。
结合他身上那种文质彬彬的书卷气,又在科研所集团工作,这人应该是个搞学术的吧。
韩越以前也交过伴儿,但那都是通过朋友介绍的,或者是自己贴上来的,欢场中游刃有余八面玲珑的人物。楚慈这种温和沉静又循规蹈矩的圈外人,虽然让韩越馋得心里发痒,但是却怎么都找不到缝隙下手。
他又不能直接上去说我看你挺喜欢的要不咱俩耍个朋友?又不能直接甩出身份来威胁说你赶紧从了我,要不没你的好果子吃。他只能跟楚慈有一句没一句的聊,越聊越喜欢,越看越心痒,简直恨不得现在就把人抓到怀里来,好好的亲两口。
楚慈家很快到了。
那是一栋地段不错的公寓大楼,虽然外观看上去灰蒙蒙的,但是小区环境还不错。
把车停在楼下,楚慈还没来得及推开车门,韩越抢先气定神闲的问:“不请我上去喝杯茶吗?”
“……”楚慈愣了一下,随即笑起来:“这应该是电视剧里发生在男女主角之间的台词吧,可惜这里没有女主角,我家又刚刚搬来,到处都乱糟糟的,实在不大方便。”
“哦。……新买的房子?跟家里人一道住?”
“没有,”楚慈说,“租的。”
韩越并不勉强他,隔着车窗笑着挥挥手:“那就算了。今天的事情实在对不住,你上去好好休息吧。”
楚慈对他挥挥手,头也不回的走进了楼道。
韩越一直盯着他的身影,直到完全看不见了,他目光里的笑意才一点点缓缓退去,取而代之的是让人脊椎发冷的欲望。
楚慈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表情都在他脑海中一遍遍回放,随之而来愉悦而微小的电流,在全身上下的皮肤中乱窜。
很久以后韩越回忆起当时的感觉,才知道那叫做一见钟情。可惜正常人都能在一见钟情之后采取稳妥而温馨的步骤,韩越却让那种感情化为了冲动和破坏。
楚慈手上的伤很快就愈合结痂,他也把韩越这个人忘到了脑后。
但是之后不久的某天,他在办公室里突然接到了一个陌生号码的电话。
“喂,你手怎么样了?好了没?”
楚慈拿着手机愣了一下,下意识的问:“你是谁?”
韩越在电话那边笑起来:“我啊,那天餐厅里砸东西的那个。”
楚慈一下子回忆起那天那个军官,虽然他当时掩饰得很好,但是楚慈仍然能从他周围的气场中感觉到久居上位发号施令的那种霸气。
当时韩越那种气场让楚慈隐约有点不舒服,之后韩越要留他号码的时候,他也装作没有听见。
但是那人怎么又打电话过来了?
“你……怎么有我手机号码的?”楚慈忍不住问。
韩越没有回答,而是改变了话题,兴致勃勃地说:“我正巧回北京办事,请你出来吃个饭赔罪吧!你今晚有空吗?”
“……没空。”
“明天晚上呢?”
“没有。”楚慈顿了顿,又委婉的说:“我的手已经没事了,你不必这么费心。还有,你是从哪里拿到我电话号——”
“哎呀今晚出来吧!不耽误你多少时间的!”
楚慈被打断了一下,但是仍然好脾气的回绝:“好意我心领了,但是今晚真的没空。那天本来就没什么事情,你真的不用放在心上!”
“我没有放在心上嘛。就是出来吃个饭,就当认识个新朋友,有什么大不了的?”
楚慈简直要被这人的自说自话气得发笑起来:“抱歉这位先生,你大概搞错了,我跟你那些朋友想必不是一类人,谈不到一起去。我也不想追究你从哪里拿到了我手机号码,咱们就这么说吧,我还忙着呢,可以了吗?”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儿,随即韩越轻轻叹了口气,微笑道:“那……你先忙吧。”
说完他就挂断了电话。
楚慈虽然觉得他最后那句话的语气有点古怪,但是也没怎么放在心上,挂电话的时候还在心里嘀咕了一句,这人怎么老没事献殷勤,该不会是非奸即盗吧?
那天晚上楚慈其实什么事都没有,他就是想一个人呆着而已。
下了班他回家草草弄了点吃的,又看了会儿专业书,晚上十点多就老老实实上床睡觉去了。
他不知道的是,韩越这天晚上其实已经准备上他家来了,只是半路上被军委一个电话紧急召回去办事,所以他才睡了最后一个晚上的安稳觉。
第二天早上楚慈照常起床上班,不知道为什么眼皮老是跳。刷牙的时候他失手打翻了玻璃水杯,碎片差点又割破了他的手指。
楚慈不免有些心浮气躁。
他清理完玻璃碎片,时间已经大大超过了平时出门的钟点。如果路上再堵一堵车的话,可能他就来不及到点打卡了。
正准备急急忙忙出门的时候,突然门铃又响了起来。
“来了!”楚慈应了一声,一边拎起手提电脑一边匆匆打开门:“请问您是……嗯?是你?”
“早上好啊。”韩越站在门外,微微笑着,往房间里走进一步。
虽然他脸上的表情一点也称不上可怕,但是不知道怎么就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楚慈禁不住退了半步,“……您……有何贵干?”
韩越打了个手势,示意他关上门:“我过来跟你说个事情,打扰到邻居就不好了。来,把门关上吧。”
“抱歉,我现在要去上班,不如路上再——”
韩越轻轻抓住楚慈抓着门的手,一点一点的强迫他关上门,咔哒一声落了锁。
他这个动作给了楚慈一种相当不妙的感觉:“你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别这么紧张,放松点。”韩越环视周围一圈,客厅面积并不大,通向卧室的门开着,稍微一扫就把这个家的总体布置全数看在眼里了。
“你果然是单身啊,连个宠物都没养,一个人不冷清吗?”韩越啧啧有声的穿过客厅,在书房里逛了一圈,又往卧室里探头探脑,“没有父母,没有亲戚,没有女朋友……哦,也没有男朋友。”
楚慈砰地一声关上卧室门,声音气得都变了:“你这人太莫名其妙了吧,好好的跑到别人家里乱说什么啊?我要上班了,请你赶快离开!”
韩越突然一把抓住他的手,力气非常的大,楚慈猛的被吓了一跳,随即激烈的挣扎起来:“你干什么?放手!”
韩越一声不吭,猛的把楚慈拦腰一抱,直接几步转过客厅来到书房,把他往宽松的沙发里一扔,然后屈起一条腿抵在他身上防止他逃跑。
楚慈简直被摔愣了,反应过来后立刻去抓书桌上的摆设,想砸韩越的头。
韩越岂能被他砸到,立刻劈手夺下摆设,只听哗啦一声,他一挥手把书桌上的零碎东西统统扫到了地上。
“你……”楚慈刚要暴怒,突然挣扎间抵到了韩越口袋里一个硬硬的东西,他低头一看脸色剧变,只见那赫然是一把漆黑的手枪。
“哦,吓到你了。”韩越轻描淡写的把枪管塞回口袋里,“没事,别介意。”
楚慈全身上下窜过强烈的寒意,说话声音都有点发抖:“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啊,我就过来跟你商量个事。”韩越竟然还笑了一下,就着这个十分亲昵暧昧的姿势,俯在楚慈耳边上低声问:“我看你也没个伴儿,正巧我也没有,我又挺喜欢你的,要不咱俩处个朋友吧?”
楚慈愣了一下,紧接着气得都说不出话来了,半晌才咬牙切齿的道:“从我身上滚下去!”
韩越一个膝盖正抵在楚慈大腿之间,一只手还铁钳一样按在他腰上。他在部队里拉练的时候能扛着三十公斤重的木头跑越野,按住区区一个楚慈实在是轻而易举:“你还没给我答复呢……”
“不可能!我不答应!滚!”
“不答应可不行。”韩越空出一只手来,在楚慈下巴上肆无忌惮的摸了摸,随即一把扳住他的脸,狠狠亲了下去。
这个吻非常粗暴并且急不可耐,没有半点温情的意味。就像饥肠辘辘的捕食者终于抓到了梦想中的美味,第一件事就是迫不及待的狠狠一口咬上去,简直恨不得一口就把爪下的猎物整个连皮带肉吞吃下肚。
楚慈唔的闷哼了一声,拼命挣扎出一只手来抓住韩越,但是随即就被韩越一把抓住手腕反拧到身后去了。
他用身体压制住楚慈,因此空出一只手来急切的抓住了楚慈后脑的头发,强迫他仰起头接受这个亲吻。这样他不必强行扳开楚慈的下巴就让他无法咬合牙齿,唾液从被粗暴蹂躏的唇边落下来,流过楚慈白皙脆弱的喉咙,深深滴进他衬衣下的胸膛皮肤上。
这种带着血腥和暴力意味的、强制性的亲吻,却让韩越全身上下的神经都兴奋得咆哮起来。
血液就好像涨潮的海水一样,一股冲上头顶,冲得他太阳穴都在突突的跳;一股直接冲到下身,让他大清早的就忍不住硬起来了。
真他娘的太要命了,老子不想当强奸犯啊……韩越最终用力在楚慈下唇上咬了一口,气喘吁吁的抬起头。
楚慈的模样看上去十分狼狈,衬衣被揉得乱七八糟,扣子开了两个,露出一段漂亮的锁骨;嘴唇上渗着微许的血,脸色因为缺氧和愤怒而涨得通红,看着韩越的目光简直恨不得扑上去把他咬死。
韩越有点抱歉的发现自己是真硬了。
“你乖一点我就不动你,至少今天不动。”韩越强忍着不断叫嚣的欲望,伸手去轻轻抚摸楚慈的脸,语调低哑却难得的温和,“我虽然脾气不好,有时候犯浑,但是对人从来不小气。你好好考虑一下我说的事,会对你有好处的。”
“你做梦!从我家滚走!”楚慈一掌摔开韩越的手,气得身体都在发颤:“现在立刻滚,不然小心我打电话报警!”
他这么坚决果断的拒绝让韩越脸色沉了一下,随即冷笑:“报警?你去报警试试看啊,尽管报,我帮你打110。”
楚慈简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伸手就去抓电话。
他书桌上有个无线电话的座机,平时用得好好的,今天怎么按都不亮。
“没用的,我来之前已经让人把你家电话给断了。”韩越慢条斯理的摸出手机,“所以说我帮你打110嘛。不过打110之前我们得先打你单位的电话,给你今天请个病假。”
楚慈眼睁睁看着他拨通一个号码,很快被接通了,他懒洋洋的叫了一声:“喂,刘总?我是韩越。”
手机那边传来的声音楚慈听不清楚,不过看样子应该十分热情,因为韩越的态度实在非常随便,还有点颐指气使的味道。
那个刘总楚慈也知道,是他单位一个头儿,平时有点趾高气扬的一个人,只有在面对上级领导的时候才会点头哈腰,为此几个工程师都总是暗地里笑话他。
“是这样的,你们单位有个叫楚慈的是我朋友……对,他今天生病了我替他请个假……什么?请多久?不清楚啊,你看着办吧。……”
电话那边的刘总大概又殷勤的回复了几句什么,韩越嗯嗯几声,挂了电话。
他大大方方的把手机递给楚慈,问:“打个110试试?”
虽然他脸上还带着笑容,但是那笑容已经跟楚慈第一次见到他时明显不一样了。
第一次他见到的韩越是经过伪装的,把所有的危险和欲望都严严实实藏了起来,想给楚慈留个良好的第一印象。但是人不管怎么隐藏,气质总是无法伪装的,因此楚慈仍然能从一些极其微小的细节上感觉到韩越是个习惯于发号施令的上位者,并且对此产生了微妙的疏离心理。
到今天的时候,韩越就彻底把伪装给撕破了,露出了表皮下善于掠夺、强硬粗暴的实质。甚至于他的笑容都充满了针扎一样的压迫感,让人看了心里发寒。
楚慈接过手机,手指有点颤抖的一下一下按号码,按了两个一,一个零,有去按那个绿色的通话键。还没有按下去的时候,突然他停下了动作,抬起头来问韩越:“你……你姓韩?”
韩越没有要拿家族背景出来压人的意思,但是也没有回避自己有背景这个事实,因此很大方的点点头说:“是。”
“韩国的韩?”
“啊,就是那个棒子国……”
楚慈没心思搭理韩越的调侃,他脸色刹那间一片苍白,几乎连最后的血色都褪尽了:“你说你在家排行第二,是不是你有个哥哥叫……韩强?”
韩越也有点惊讶:“哟!你认识我家老大?还是他在北京特别高调?”
楚慈一下子全身就僵化了,韩越根本无法从他脸上找出一点表情来。那只是短短几秒钟之内的事情,紧接着他突然一下子推翻韩越,从沙发上一个箭步冲出去,那力气简直是濒死骇人的,韩越刹那间都愣了一下。
他豁然起身,跟着楚慈往外跑,只见楚慈冲到厨房去顺手抄起一把手掌长的水果刀,指着韩越厉声道:“现在就给我滚出去!”
“你把刀放……”
“滚出去!”楚慈声音尖利得可怕,眼底血丝都漫上来了,“不然我现在就剁了你!”
“你放轻松点,把刀放下先……”韩越并不怕那把小刀,他只觉得楚慈这样激动,说不定一失手就扎自己身上了。他一边摇手一边慢慢的往前走,想趁楚慈不注意时夺过小刀,但是没想到楚慈动作竟然闪电般的快,猛的雪光一闪,韩越就眼睁睁看着自己手掌上刷的开了个横口!
那口子深倒是不深,但是横贯整个手掌,血一下子渗出来,韩越嘶的抽了一口凉气。
“现在给我滚出去,一辈子别出现在我眼前。”楚慈一手拿着刀,一手颤抖的指着大门:“不然下次我见到你绝对杀了你!我说到做到!”
他话音未落,韩越突然一个箭步冲上前,一手飞快的搭在楚慈拿刀的手腕上顺势一拧,与此同时重重飞膝往楚慈腹部一撞,瞬间把楚慈疼得弯下了腰。
那一踢韩越已经计算好了,位置正落在下腹处,虽然能制造出让人暂时失去行动力的强烈痛苦,但是也不至于把人肠子给踢断。
然而就在楚慈被迫松开小刀的瞬间,他还把刀锋往前递了一下,韩越措手不及,一下子被直接捅到了肩窝。
水果刀当然造不成很严重的伤害,楚慈手腕被拧的时候使出的力气也相当有限,但是架不住那一刀十分精准,韩越的外套一下子就被刺穿了,刀尖堪堪在肩膀肌肉处一划,血一下子渗了出来。
韩越低头扫了一眼,脸色不变,抓着楚慈的手一把拉过来,紧接着就在他后脑上劈手来了一下狠的!
“啊……”楚慈疼得叫了一声,紧接着瘫软下去,被韩越一把接在怀里。
“嘶,真够本事。”韩越往肩窝伤处抹了一把,顺手把血蹭到厨房抹布上。然后一把将楚慈打横抱起来。
楚慈人事不省的时候看上去安静极了,眼睛紧紧闭着,长而浓密的眼睫覆盖出半圈阴影。黑色的头发凌乱垂落在额前,衬得皮肤初雪一般洁白。
韩越本来被刀划了两下,心里还有点小郁闷,但是把楚慈往怀里那么一抱,他那点恼火又刹那间烟消云散了。
“还挺能文能武的嘛。”韩越低下头,在楚慈脸上狠狠亲了一口。
他把楚慈抱回书房去,往周围逡巡了一圈,最终决定把楚慈放到靠背椅里去,又把他的手反铐在椅背上。
这个姿势可以让他的头靠在椅背上,并不十分难受,但是又能确保他无法自由行动。
“你他娘的不答应,就别给老子出这个门了。”韩越拍拍楚慈昏迷的脸,又用力抚平他眉心蹙起的折皱。
“这么焦虑做什么,有什么好怕的?”韩越顿了顿,就像对自己保证一般,声音很低的道:“等以后……再好好补偿你。”

分享到:
赞(192)

评论66

  • 您的称呼
  1. 没有比较渣难道就可以算不渣吗

    匿名2020/03/25 12:32:41回复 举报
  2. 淮大这是卡文了才放出了这么刺激的番外吗……woc它在开头不好吗……还是说这网站弄错了……韩二我又想diss你了,辞辞吃个饭就改变了命运奥……艹我大概还能再忍两章

    小囍2020/03/29 00:20:53回复 举报
    • 我们基本上……观点差不多。

      12020/05/12 11:38:02回复 举报
  3. 么的 比蒋文旭还渣(ky抱歉)

    匿名2020/04/13 18:51:33回复 举报
  4. 我TM!还我楚慈!
    本来一看见楚慈我都快哭出来了,但现在我愤怒得想跳过番外

    鹿荏2020/04/19 01:05:59回复 举报
  5. 当时觉得太虐,所以就把这几张留到最后。没想到里面还是有刀。韩憨憨的微笑,真的是细思极恐啊!嗯,现在是仗势欺人的老流氓,披着羊皮的狼,这个时期的憨憨真的好阴森呐!

    解语花2020/04/19 12:13:15回复 举报
  6. 来哥们,这是我的名片,今天给你们造成的损失全记我账上,你可以派人去我家要。”紧接着他回头一挥手:“兄弟们,砸!”
    看到这里我笑了(可能我心大吧)

    2332020/04/25 10:42:00回复 举报
    • 我去,看完最后我要气炸了

      2332020/04/25 10:54:16回复 举报
  7. 妈的,韩越把头伸出来!

    寇帅帅2020/04/30 16:05:11回复 举报
  8. 啊祖安人又想出战了呢(bushi)

    匿名2020/05/11 15:10:12回复 举报
  9. 忍到番外的我,这韩渣渣怎么还是这么渣。哦,原来是一开始就这么渣

    浅茶煮酒2020/05/19 17:25:06回复 举报
  10. 韩渣变态?尾随变态?艹

    南铃2020/05/26 08:27:37回复 举报
  11. 说实话看到现在我总希望俩人都能去自首……

    noname2020/05/26 15:50:55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