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一发

第42章 一发

傍晚的时候,大雨终于倾盆而下。
遥远的车灯在哗哗的水声中渐渐隐没,放眼望去,天地被水线连为一体,整个世界都笼罩着一层绝望的灰黑。
公墓泥地非常泥泞,楚慈走上山坡的时候已经筋疲力尽,好几次几乎摔倒在地。
为了避免被韩越追踪到,他只在酒店门口开了一下车,转出闹市区就弃车改为步行,偌大个市区他是徒步走出来的。到了市郊以后他搭了一趟的士,但是不敢直接搭到公墓,中途的时候他就下车了。
漫长而惊险的跋涉耗尽了楚慈最后一点力气。
他摇摇晃晃的走到墓碑前,猛地一下坐到泥地上,再也站不起来了。
李薇丽母子当年在北京出事,为了尽快毁灭证据,韩家在第二天就把他们的遗体火化了,骨灰当然不可能放到什么好地方去。这座公墓价格便宜,山头地势又非常偏僻,风水想必很不怎么样,附近都没有墓穴坐落。每年清明、春节祭拜的时候都没什么人来,冷冷清清的,对于韩家来说,应该没有更好的丢弃骨灰的地方了吧。
楚慈精疲力竭,脸上布满了雨水,他却没有力气抬手抹一把脸。
其实就算隔着朦胧的雨水,他也能看清墓碑上李薇丽和李高杨的名字。那墓碑是如此简陋,名字与生卒年也是草草刻成,李高杨的出生日期甚至还错了一个月份。
楚慈想起以前李高杨过生日的时候,每次都只有一个小小的便宜蛋糕,那些漂亮时髦花样繁多的慕斯蛋糕、热闹时尚欢声笑语的生日派对,对现在倍受娇惯的独生子女而言根本不当一回事的东西,对他来说却只存在于电视上,无比的遥远,可看可闻不可触及。
这个弟弟当年其实很刻苦,虽然脑子一般,学习却很努力。别人家小孩都有大本大本的草稿纸,有些不讲究的也能在作业本后边打草稿,他却没有那样奢侈的条件。每次他放学都会在路上捡点别人丢掉的旧报纸,拿回家来以后在报纸边沿上打草稿。因为空隙不够,他的字总是写得小小的,那样微渺而卑微,一如他清苦贫穷的家庭。
尽管如此他的学习成绩却不错,至少在男生当中不错。他那个年龄的孩子一般都是女生比较出色,男生还处在懵懂疯玩的年代,只有他很乖很听话,作业按时完成,从不拖欠,字迹工工整整,从不让老师打回来重做。
他小时候就养成了节俭的习惯,他知道重做要费纸,费笔,费作业本。别人家调皮捣蛋的小男生一学期要用掉十几个本子,他只用三四个就行。别人家小孩在教室里打架折腾乱扔笔头,而他的铅笔从来都削到最短,甚至手都拿不住了,才依依不舍的扔掉。
楚慈大学毕业找到工作的那一年,正巧是李高杨中考,考出来据说不错,应该可以上他们那里最好的高中。李薇丽当时还有点犹豫,万一分数卡不到第一录取线的话就要交钱才能上了,那几千块钱对这个家庭来说可不是个小数目。楚慈为这事还打了好几次电话,请李薇丽一定让高杨报最好的学校,万一真的要交钱,他那里有。
但是李薇丽还是很犹豫。楚慈于是请他们来北京玩,本来打算来了以后把那笔钱偷偷交给李高杨,让他自己收着。他知道这个弟弟自小就很懂事,不是乱花钱上网吧玩游戏的孩子,把钱交给他让人放心。楚慈自己是好高中出来的,他知道一个最好的高中对孩子将来考大学有怎样的影响,好大学好专业是将来能改变一生的重要因素。
事后楚慈想过无数次,如果当初没有叫李薇丽母子来北京就好了。
如果他那天请假去接他们的话就好了。
如果李薇丽不是那么节省,如果李高杨闹着要坐的士的话,就好了。
那个默默忍受着生活带给他的重压的弟弟,那个虽然没有血缘关系却为他承受了不知道多少苦难的弟弟,那个明明资质一般却在无数个夜晚挑灯苦读、最后终于考上最好高中的弟弟,他才刚刚十五岁,就被车轮无情的碾碎在了人生刚刚开始的瞬间。
他活着的时候连一次好好的生日都没有过过,死后却还要忍受出生年月被弄错的屈辱。他被白白的撞死在了自己一直憧憬的首都门前,而夺走他年轻生命的肇事者却连搞清楚他的出生年日期都懒得花功夫。
楚慈用力去抹那个墓碑上的出生日期,粗糙的岩石磨破了他的手指,很快一缕血色被狠狠刮在墓碑之上。那样十指连心的疼痛,楚慈却连一点感觉都没有。
他动作的颤抖幅度越来越大,最终他死死抓住墓碑的边沿,用力把头抵在冰冷的岩石上,痉挛的痛哭起来。
满世界滂沱的雨水都仿佛在嚎哭,哗哗的水声仿佛潮汐,把所有人都吞噬着淹没,然后缓缓退下,无声无息。
一切都化作了遥远而微茫的背景,所有的幸福和喜悦都被冰冻,所有的色彩都从此化作一片灰白。最终只有钻心的疼痛一直陪伴着他往下走,走到所有人,所有过往,都完全被血腥毁灭。
楚慈发不出哭声,他张开嘴急剧的喘息着,脸色扭曲而痉挛。最终他用力的咳出声音来,那咳嗽嘶哑得让人恐惧,直到最后他才猛地咳出一口发黑的血。
他们不回来了,楚慈想。
——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人,再也不回来了。
山坡下隐约传来刹车时刺耳的声音,紧接着脚步声由远而近,听上去来了不止一两个人,可能是一群追兵。
楚慈实在没力气了,他站起来一下,紧接着又跌倒在地。
其实这时他没有什么求生欲望,只是不想被韩越抓到,至少不想被韩家人抓到。山坡后有一条往下的小路,已经被荒地的野草盖住大半,暴露出来的路段也被大雨浇得非常泥泞。楚慈刚走两步就脚下一滑,整个人摔了下去。
这一摔可不是吃素的,楚慈当时就觉得眼前一黑,慢慢回过神来才感觉到小腿一阵剧痛。小道上突出的岩石割开了小腿皮肉,血哗哗的往外淌,但是很快被大雨冲淡了,总算没有在泥地上留下太明显的痕迹。
楚慈试图站起来,但是刚一走动就痛得钻心。
那帮追兵大概已经找到山坡了,脚步和对话的声音越来越明显。楚慈咬了咬牙,拖着伤腿一步步往山坡下的小树林里走去。
他大概没真正伤到骨头,最开始的疼痛过去后,伤口就慢慢的麻木没有感觉了。因为失血过多他全身发冷,手脚发软,使不上力气。才走到树林里他就忍不住靠在一棵树上,嘶哑的喘着气。
透过树丛往山坡上望去,果然有一群人往山坡上冲,韩越是首当其冲的第一个。他没穿雨衣,也没有打伞,后边有个人撑着伞往他头上递,但是被他很不耐烦的挥开了。
他走到墓碑边上,似乎是低头打量了那两座墓碑很久很久,然后蹲下身,摸了摸地上还很新鲜的脚印。
“韩二少,这是什么地方?能找到逃犯吗?”他一个手下也跟上来,有样学样的摸摸地上的脚印,“这是逃犯留下的?我们要不要分散开来搜索一下?”
韩越站起身,简短的说:“不。”
“但是逃犯可能已经听到我们上来的声音,他一个人,附近没有车,一定跑不远!这个时候如果不追的话万一被他跑出去……”
“不要用逃犯来称呼他。”
“万一跑到附近农家——啊?什么?”那个手下一愣:“为什么?”
“至少在这里……不要用逃犯来称呼他。”
韩越并没有做更多解释,他深深吸了口气,站在山坡上环视周围一圈。
毕竟是职业搞野战的人,他的目光很快停顿在了那条隐蔽小路两边被压倒的枯草上。顺着那条小路延伸的方向望去,更远的地方是一片大雨中的小树林。
天色更加晦暗了,滂沱的雨水让视线变得格外模糊。韩越一时有些恍惚,他想这样的季节,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雨呢?
他突然开口高声叫道:“——楚慈!我知道你在这里!”
韩越的声音中气很足,穿透力非常强,一时连小树林里都能听见。
“我给你机会自己走出来!别逼我下去找!”
他从身后手下那里夺过一把折叠铲,高高抬起来晃了一下:“你也可以选择不出来,但是我会从现在开始刨这两座墓!你要是真不出来,也可以躲在那里,看着我把他们的骨灰刨出来!”
山坡上静静的,只听见大雨捶打着树梢和地面所发出的哗哗声。
“你不是对别人都挺好的吗?”韩越笑了一下,只是声音稍微低了下去,“……你就忍心看着他们的骨灰被刨出来,在地下都不得安宁吗?……”
他咔哒一声打开折叠铲,狠狠一铲挖到墓碑下,随即抛出来一铲土。
他带过来不止一把折叠铲,很快就几个手下也走过来帮他挖。这帮人干活很利索,不一会儿就打开了李薇丽的墓,韩越挥手叫他们都退开,然后一个人站在墓碑前,蹲下身去拿那个骨灰盒。
谁知道这个时候,突然一道厉风从韩越脸侧猛然划过,紧接着夺的一声,只见一把短刀死死钉在了泥地上,刀柄还在那里微微颤动!
周围的手下都纷纷拔出枪来,如临大敌:“谁!谁在那里!”
韩越一摆手制止了他们,然后缓缓的站起身。
山坡之下的树林边上,楚慈收回那个投掷的动作,精疲力竭的扶着树,剧烈喘息着。
他嘴巴好像动了动,韩越能从口型里分辨出他说的是“住手”两个字。
他看上去那样狼狈,全身上下都被雨水浇透了,衣服紧贴在身上,头发自上而下的滴着水,看起来比平时还要削瘦单薄。
韩越笑起来,尽管那笑意让人一看就头皮发麻。他稳稳的顺着小路大步走下去,手下想跟,但是又有点胆怯的收回了脚步。
楚慈每看见韩越走过来一步,就下意识的退后一步。退到最后背部已经抵到了树,再也无路可退了,韩越才缓缓站定在他面前。
楚慈的小腿还没止住血,裤腿都被染透了。因为缺血过多他脸色苍白得吓人,眉眼非常憔悴,站也没法站稳,只能靠在树干上虚弱的喘息着。
韩越就这样看了他很久很久,眼睛都不眨一下,似乎要把他这一刻的模样永远刻到心脏的肉里去。直到楚慈身体颤抖的频率越来越大,最终几乎要倒下去的时候,他才低声开口道:“——楚慈,我有个问题,从在酒店开始起就一直想问你。”
楚慈目光有些涣散,咬紧了牙关一言不发。
“我想问,裴志说你这两年忍辱负重留在我身边,只是为了寻找机会报仇而已,是这样的吗?”
“……”
“楚慈,”韩越又慢慢的重复着,问:“——是这样的吗?”
楚慈眯起眼睛,半晌才冷笑了一下,说:“是!”
“……哦。”韩越说,“我知道了。”
他抬起手去,似乎想摸摸楚慈冰凉苍白的脸,但是指尖还没触及的时候,楚慈突然猛地一转身,往小树林里跑去。
他动作已经十分踉跄了,韩越远远比他迅猛敏捷得多。楚慈还没来得及跑两步,就被一股难以想象的巨大力量从身后猛的按下,韩越随即用脚一勾,楚慈膝盖一软摔倒在地。
但是他这一跤没有摔结实,因为韩越半途中就一把接住他,随即把他身体强行翻转过来,面对面紧紧按倒在地。
这一系列动作都太快了,楚慈因为剧痛而痉挛了一下,身体就像脱水的鱼一般惊跳起来,随即被韩越紧紧按在怀里,那力道简直要把人活活掐死!
“没用的。”韩越贴在他耳边上,粗重的喘息着,“——抓住你了。”

分享到:
赞(213)

评论65

  • 您的称呼
  1. 挖坟?!韩越你是个狠人!
    我尝试想象你是为了给他们两个换个更好的地方安息中。

    2020/04/15 14:47:39回复 举报
    • 谢谢你让我有了更好的幻想

      匿名2020/05/11 15:02:51回复 举报
  2. md太伤感了,我讨厌胃癌

    解语花2020/04/17 22:17:46回复 举报
  3. 楚慈不需要忏悔,他只需要一首安魂曲就够了。

    鹿荏2020/04/19 00:34:20回复 举报
  4. “这世上最爱我的人,再也不会回来了…” 抱抱楚慈。
    其实傻瓜韩越,真爱他你就对他好点啊,楚慈这人心太软了,而且特别需要关爱,你敬他一尺他还你一丈。如果你温柔的契而不舍的追他对他好,我不信他放弃不了报仇。

    匿名2020/05/20 19:25:01回复 举报
  5. 我就想问问,这样的两个人,怎么可能he……是一起撞到脑子了吗。这都几条命横在他俩中间了,晚上一起睡的时候都没阴影的吗。

    百思不得其解的5班(镇魂你个小妖精才快!2020/05/25 09:19:11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