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疑云

第17章 疑云

任家远接到电话的时候,是十二点半整。
这时他正坐在车里,懒洋洋的搭着方向盘,准备回家好好睡一觉。突然他的手机响了,电话是楚慈打来的,但是在任家远接起来之前就断了。
任家远没怎么在意,他想也许是楚慈半夜醒来,发现自己已经回了家,打个电话来跟他道谢。
谁知道过了几秒钟,电话再次响起,大概响了不到几秒钟,又断了。
任家远愣了一下,反手打回去。出乎意料的是电话很久都没有被接起来,就快要自动挂断的时候才突然接通了,楚慈带着醉意的声音朦胧传来:“……喂?”
任家远皱了皱眉,他听见那边传来哗哗的水声:“楚工,怎么了?”
电话那边静默无声,就好像楚慈已经睡着了一样。任家远等了又等,等到忍不住喂了好几声的时候,才听他懒懒的说:“……我摔了一跤……”
他顿了顿,又补充一句:“起不来了。”
任家远内心愤怒的骂了声操,啪的一声挂断手机,调转车头往回开去。
任家远从楚慈家出来的时候没有直接回去,而是找了家茶馆喝了杯茶,稍微把酒醒了一下。所以虽然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但是当楚慈打电话过来的时候,任家远还是离他家不远的。
十五分钟不到任家远就开了回去,站在公寓么口大力拍门:“楚工!楚工!过来开门!”
他这样嘭嘭嘭拍了大概有一碗茶功夫都不见有人来开,打手机又没人接,搞得任家远暴躁不已,心说老子真是今晚真是被折腾够了!老子堂堂一个外科主任,怎么沦为当车夫干体力活的了?!
“楚工你再不开我砸门了!我真的砸门了!”任家远重重一锤门板,又烦躁的顺手去拧门把手:“我告诉你我也会报警的!我可是……”
咔哒一声。
门开了。
任家远愣了一下,看看门把手,又看看自己的手,半晌才迷惑的挠了挠头:“……没反锁?”
亏老子敲了半天,这门竟然压根没锁?
偌大的公寓里毫无动静,除了从浴室里传出的哗哗的水声以外,连盏灯都没开。任家远一路拧亮大灯,推开浴室的门一看,差点被扑面而来的水蒸气熏出去。
到处都是水。
花洒哗哗的开着,也不知道开了多长时间,浴缸里、流理台、地板上……到处都是温热的水迹,而楚慈就蜷缩在浴缸边的角落里,头垂在一边,不知道是不是已经睡着了。
他身上穿的一件白色棉质浴袍已经被打得透湿,因为水汽而更加柔黑的头发贴在额前,显得皮肤越发瓷白光洁。长长的眼睫沾着水汽,垂落在眼睑上,有种让人一看就触目惊心的脆弱和优雅。
任家远就这么站在门边上看着他,足足看了十几秒,才猛地回过神,用力的咳嗽了一声:“楚工?楚工?……你还醒着吗?”
楚慈慢慢抬起头来,没有睁眼,只哼了一声。
任家远大步走进浴室,没有在乎水浸湿了他的铁狮东尼小牛皮鞋。他把楚慈从地上扶起来架到自己身上,狠狠关了花洒,然后把这个漂亮的危险的极有个性的工程师弄到了卧室。
走进卧室的刹那间他觉得自己死定了,韩越亲手买下并布置的这座公寓,却从来没跟楚慈一起在这间卧室里呆过一秒钟。如今他却已经进来了两次,并且两次都抱着人事不省的楚慈。
不管真相如何,起码韩越知道了是一定要杀人的。
“你的睡衣在哪?身上衣服湿了必须要换。”
为了杜绝自己看到楚慈的可能,任家远背过身去面对着衣橱,做出一副正准备翻找睡衣的架势来。
“……”身后一片沉寂,半晌才听楚慈懒洋洋的问:“你怕我?”
任家远扶着衣橱门的手指都僵硬起来,喉咙也有点发紧的感觉:“我为什么要怕你?”
“是,你不怕我。”身后传来楚慈的笑声:“——你怕韩越。”
“……每个人都怕韩越,我只不过是其中之一。你以为侯瑜不怕他?你以为裴志不怕他?并不是只要被划归到太子党这个圈子里就能跟这个圈子的每一个人平起平坐,太子党的家族也有强有弱,太子党本人的能力也有强有弱!韩家和韩越,已经打破这个圈子好几年以来的平衡了!这样一个人,我稍微有点怕他又有什么错?”
任家远猛地回过头还想说什么,但是在触及楚慈的目光时猛的顿住了。
楚慈倚坐在床头上,微微扬起头来看他,目光平稳沉静,却有种说不出来的……孤僻的意味。
“你看,我就不怕他。”楚慈缓缓的说,声音里带着舒缓的轻慢,“我从第一次跟他打交道开始起,他对我展示出的就是绝对暴力、强势、不容拒绝、铁血无情的那一面。他打人不犯法,他合法持有枪支,他可以算作这个社会的暴力典型,所以我不愿意跟他打交道,我甚至看他一眼都觉得厌恶。不,这不是害怕,就像我整天看到一只苍蝇在家里嗡嗡的飞,我不会害怕这只苍蝇,但是我憎恶跟它一天二十四小时呆在同一个屋檐下。如果赶不走这只苍蝇,那我就自己离开。”
他顿了顿,说:“你曾经说韩越是真的喜欢我,韩越也说他以后会改,会学好。这话的真假姑且不论,但是在我这方面来看,不论他以后变成怎样的一个好人,在我眼里他始终都代表着暴力和冷血,代表着卑劣、自私、自高自大和仗势欺人。因为我永远都记得第一次请他离开我家的时候,他用手铐把我反铐在椅子上,足足两天两夜。”
任家远呆了一下,久久说不出一个字。
半晌他才咳了一声,从喉咙里发出紧巴巴的声音:“为什么好好跟我说这些?”
“因为你今晚,看上去像是喝多了。”楚慈淡淡地道,“尤其是你看着我的时候。”
任家远自认早就过了毛头小子的年龄了,但是楚慈话音未落的瞬间,他脸色轰然一下精彩起来,全身血液都涨到了脸上,紧接着他就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而我,也喝多了。”楚慈仰起头,深深的靠在床头上,叹息的声音轻微到几乎不闻,“我只是……只是太累了……”
任家远在原地站了很长时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却也挪不开脚步,头脑空白手足无措。而楚慈就维持着那个姿势,深深的疲惫的仰起头,毫无防备的露出他线条漂亮的喉咙。
任家远知道这时他应该赶紧离开,应该立刻告辞,但是他张了几次口,都没法发出正常的语调。
就在这时他手机响了,在静谧的卧室里格外刺耳。
“……喂,裴志?”
裴志在电话那边劈头盖脸的问:“你在哪儿呢老任,怎么打电话去你家没人接?”
任家远不论如何也不敢照实说他在楚慈的卧室里,不过幸好裴志也就是那么一问,紧接着就转移了话题:“赶紧来医院一趟,出事了。赵廷在春畅园楼下被砍了一只胳膊,正送到你的医院去急救,你赶紧过来看看情况!”
任家远大惊:“什么?被砍了一只胳膊?!”
任家远赶到医院的时候有点晚,因为楚慈听了电话之后要求同去。任家远本来不打算带他的,第一是他知道楚慈身体不好,胃出血刚刚出院,今晚还喝多了;第二是他知道韩越已经忌讳上了赵廷,要是他知道赵廷出事的当天晚上楚慈特地去看他了,估计又是一场麻烦。
任家远本来是打定主意劝楚慈在家休息的,但是楚慈坚持要去,态度异常坚决。他这么大的人了,任家远又不能把他关家里不让他走,何况他本身又很难拒绝这个工程师的要求,所以最终只能妥协。
两人赶到医院的时候已经快三点,手术还没做完,手术室外的走廊上围满了警察。裴志正和医生等人说话,一见他们来,顿时愣了一下:“楚……工?你怎么来了?”
任家远张了张口,还没来得及解释,楚慈说:“任医生载我来的。”
不知道是错觉还是光线的原因,裴志脸色似乎变了一下。
“……你们刚才在一起?”
任家远猛的僵住了。
楚慈说:“他请我吃饭。”
那一声轻描淡写风淡云轻,几乎找不出半点多余的感情色彩,就像路上见面打个招呼说“吃了吗?”一样正常。
但是他话音刚落,裴志的眼神就立刻变了,任家远只觉得那目光就跟钢针似的刺在自己身上,弄得他差点打了个冷战。幸亏那只是刹那间的事,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裴志就收回目光,微笑着道:“楚工刚出院,这么晚了应该在家好好休息,怎么能随便跑过来……你来了心意就尽到了,我赶紧叫个人送你回去。——啊不,已经这都三点了,一来一回还不知道折腾到什么时候,干脆我开个病房给你睡得了。”
说着裴志扭过头去:“小张!去跟副院打声招呼,我有个朋友刚出院身体弱,大半夜的熬不得,叫他开个单人病房出来。”
一个穿警服的年轻人闻言哎了一声,转身匆匆走了。
楚慈说:“我真不想再睡病床了……”但是说着就打了个哈欠,虽然他用手捂着,眼神里却带着掩饰不了的疲惫。
“将就一晚上吧,刚出院的时候是要小心点。再说人最熬不得夜,不是说了吗?一夜吃头猪,不如一觉呼。”
裴志话说得非常温和,但是也很坚决。楚慈不想跟人在这个问题上争执,揉揉眼睛醒了醒神,问:“赵廷究竟是怎么回事?”
一直处在尴尬状态中的任家远也一下子皱起眉,认真起来。
“哦,这个,刚才跟警察谈过了。老赵今晚叫了个小姐去春畅园,结果下车还没走进公寓的时候,那小姐被人从身后打晕在地上,老赵也被打晕后砍掉了右胳膊。”裴志吸了口气,说:“被发现是在十二点半左右,一个深夜回家的邻居被吓得魂飞魄散,当时就打电话报了警。当时那条右胳膊就掉在身体边上,血流了一地,幸亏发现得早,还没有因为失血过多而一命呜呼。”
楚慈问:“有什么线索吗?”
“难说。春畅园门口是没有监控录像的,这还是上次老赵招待一帮人去……去玩,然后就让人把公寓门口的监控录像给撤了。”
说到“去玩”的时候裴志顿了一下,看上去好像临时硬生生吞下了什么话,楚慈微微的疑惑了:“玩什么?”
任家远大力的咳了几声,连裴志都尴尬的别开了目光,“也……也没有什么,一般聚会而已。”
赵廷那种吃喝嫖赌样样精通的主儿,会搞什么聚会也不用多说。任家远作为一个有洁癖的医生,平时是不大去的;裴志作为一个对这方面没什么特殊爱好的男人,也是很少参加的。但是偏偏事有凑巧,赵廷让人把春畅园门口监控录像撤掉的那一次,他们都在。
气氛一时小小的尴尬了一下。
楚慈仿佛对这种尴尬浑然不觉,也没有对这帮太子党们的糜烂往事深究,只平静的问:“手还能接上吗?”
“有点危险,毕竟被砍下来的时间太长了,能捡回条命就算不错了。”
“……能捡回条命就算不错了。”楚慈慢慢的重复着,低声笑了起来:“这说明他没做过分伤天害理的事情,所以命不该绝,虽然掉了一只胳膊,但是还留了一命呢。”
他说这话的时候虽然笑着,但是语调却相当冷淡,完全不像在说一个三更半夜特地要赶来探望的朋友,任家远不禁看了他一眼。
“你们先聊着,”楚慈整了整衣领,波澜不惊地道:“我去趟洗手间。”
裴志微笑着点点头,一直看着他穿过人群往洗手间走去。
任家远“唉”的一声扶住额头,头疼无比的感叹:“幸亏今天不用我上手术,我一整天都没睡过了,真是头痛得要命……你说老赵这是怎么回事,被人寻仇?哪有寻仇的不要命,只要一只胳膊的?”
“说不定寻他仇的那个人认为这仇还不至于要一条命来偿还。”裴志收回目光,淡淡的说,“说不定那个寻仇的认为赵廷不是侯宏昌,没有撞死人家民工小孩,所以还罪不至死。”
任家远一惊:“怎么跟侯宏昌扯上关系了?”
“侯宏昌怎么死的你知道吧?一刀毙命,干净利落,整个颈椎骨都差点被劈断。你知道赵廷那条右胳膊被砍下来后的切口是怎样的吗?整个切面干净平滑,成一个完整利落的弧形,连点碎骨渣都没有。刀口从右肩胛骨砍入,割断肌肉、骨骼和血管后从腋下突出,直截了当的把右臂从身体上分离了出来。甚至当刀刃从腋下刺出的时候,都没有触碰到老赵腋下刀口以外的任何一点皮肤。”
裴志顿了顿,语调低沉下来:“一刀,仅仅只是一刀而已。老赵的全身上下除了这个刀口以外再也找不到第二处伤,甚至连一点擦刮都没有!”
一般来说被刻意砍伤的人身上都不可能只有一条疤,因为人体毕竟不是猪肉,不论是多么心狠手辣的人,下刀前总有迟疑,下刀后可能因为杀红了眼,又多砍几刀稍微浅一点的。
就算在打群架中被误伤一刀,那刀刃从进去到出来也会造成两道伤,进去的那一道浅,出来的那一道深。因为通常情况下砍人都是轻刀进、重刀出,自杀则正巧相反,法医分辨自杀还是他杀的时候就看这一点区别。
然而不论是侯宏昌还是赵廷,他们的伤口都是极度平滑和完整的,形成一道整齐水平的疤痕,这就说明对方在砍人的时候用力很均匀,非常冷静,而且下手极度利索。
这不是一般人能制造出的刀伤,甚至一些专业人士都难以做到。
“一刀毙命了侯宏昌,又一刀砍掉了赵廷的右臂。”裴志深深吸了口气,一字一顿的说:“这两件事情,肯定是同一个人干的。”
任家远抽了口凉气,突然从骨髓里泛出一股寒意。
就在这时那个小张走过来,毕恭毕敬的对裴志欠了欠身:“裴总,病房开好了,贵宾区一号。”
“行,麻烦你了。”裴志抬脚要走,突然又想起什么,停下来对任家远冷笑:“对了老任,你跟楚工在哪里吃饭呢,吃到凌晨三点?”
任家远一下子急了:“你想哪去了!我是请楚工吃了顿饭,一不留神喝多了,然后我把他送回家照顾了一下,就这么点破事而已!操,你要是添油加醋的跟韩二少一说,老子就完蛋了!”
裴志盯着任家远,就这么一动不动的盯了他半晌,目光里说不上来是什么意味,看得任家远心里发毛:“喂,你……”
“好好干。”裴志突然一拍他的肩,冷笑:“你要是能把楚工从韩越那撬走,我一定厚厚封你一份谢礼!”
任家远一愣,裴志转身大步流星的走了。
“……喂,你上哪儿去?”
裴志一挥手,头也不回,声音已经离远了,“有个事情去找下楚工!……”

分享到:
赞(231)

评论49

  • 您的称呼
  1. 蓝颜祸水?

    巍澜 眉头紧锁2019/03/13 21:22:38回复 举报
  2. 刺激

    大庆一锅啊哈哈哈2019/03/19 00:03:37回复 举报
  3. 楚慈原本可以过上幸福平静的生活啊……

    陈栎媱2019/03/24 12:45:40回复 举报
  4. 万人迷楚工

    眉目如画2019/04/29 14:20:13回复 举报
  5. 我觉得裴志算个清醒人

    余千语2019/05/01 14:53:26回复 举报
  6. +1+1+1+1+1

    长安2019/05/20 17:35:44回复 举报
  7. 裴志是个聪明人啊

    匿名2019/06/14 23:57:58回复 举报
  8. 啊,爱裴志吧,我以经对姓韩的没有半分理解了。

    清水2019/07/01 08:47:16回复 举报
  9. 我觉得韩越的深情本身没有错,只是表达方式不对

    小晴2019/07/21 01:54:49回复 举报
  10. 啥也别说了换攻吧,裴志小伙子就挺好。

    匿名2019/07/24 10:53:04回复 举报
  11. 换攻可以考虑我,我超宠的

    楚慈是我心肝2019/07/26 17:09:43回复 举报
  12. 楚叫任去是为了不在场证明吧

    锦心绣口2019/07/27 11:37:09回复 举报
  13. ?裴志在打什么算盘。

    樱酒\许亦盏2019/07/28 10:58:31回复 举报
  14. 换攻好呀!换裴志!

    好吧我在做梦

    索伦662019/08/03 14:55:48回复 举报
  15. 不在场证明+1

    顾盏2019/08/08 20:04:35回复 举报
  16. 楚工就是你楚工,杀人都这么利索,不拖泥带水

    k玖笙2019/08/09 19:23:05回复 举报
  17. 楚慈是不是想把太子党的人都给点“惩罚”?具体的按都做了什么事来定义?像侯宏昌撞死了小孩就偿命,赵延没有扯上过人命所以就砍了个胳膊?

    稚木2019/08/31 13:00:23回复 举报
  18. 是为了不在场证明。

    未聿亭2019/09/08 12:22:50回复 举报
  19. 楚慈真是把韩越的哥们诱惑了个遍啊…

    曲阳2019/09/25 17:31:23回复 举报
  20. 嗯……这本书的三观跟破云的不太一样了……楚工是有什么身份吗?正义的化身?但杀人的确不应该由他来啊

    匿名2019/10/12 00:56:14回复 举报
  21. 借刀杀人,一刀毙命

    匿名2019/10/14 14:55:02回复 举报
  22. 好好干??????

    匿名2019/11/27 09:11:43回复 举报
  23. 楚工摆明了在故意勾搭任医生啊… 为了不在场证明拼了….

    匿名2019/11/27 09:13:17回复 举报
  24. 裴志喜欢楚工啊,他还算是个清醒的

    自习女孩绝不认输2019/11/30 09:32:06回复 举报
  25. 唉!楚慈的世界观被逼出问题了吧

    听雨2019/12/20 19:54:17回复 举报
  26. 入腐多年第三次希望主角是个异性恋,等你等到三十五岁,最爱你的那十年,提灯看刺刀,正式成为我的自虐系列

    某狐2019/12/27 01:18:26回复 举报
  27. 为什么不直接砍了姓韩的,什么自以为是的垃圾渣男……随便砍,一点也不可惜

    Ivy2020/01/02 20:57:41回复 举报
  28. 砍赵挺是因为他做伪证,楚的妈妈车祸的伪证

    心疼2020/01/04 03:54:26回复 举报
  29. 复仇小王子楚慈,爱了爱了
    不能打死韩越的人生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三日2020/01/05 19:56:07回复 举报
  30. 裴志开始怀疑楚慈了!为什么呢?是楚慈哪里露出了破绽?

    入戏的过客2020/01/06 21:30:13回复 举报
  31. 都不是好人啊,破云里的楚慈还有个光明的人生

    匿名2020/01/17 01:31:43回复 举报
  32. 感觉每次出事作者都没有明确写出楚工不在场证明而是再出事之后加一段楚工再家里头的证据

    羊驼大伦2020/01/19 06:44:55回复 举报
  33. 正义的化身?想多了,楚工只是在报自己的仇而已,那个叫侯什么的傻逼撞死了人还狂,使楚工想起了某个更该死的人,所以把他杀啦;而这个赵…他也是楚慈的仇人之一啊,后面你们就知道了,他也不是什么好人

    索伦662020/01/19 18:23:47回复 举报
  34. 嗷嗷嗷嗷嗷嗷嗷!!!楚慈就是我的人生追求啊!

    七九2020/02/03 10:50:45回复 举报
  35. 什么叫勾搭嘛,像楚工这种长得好看的哪用得着勾搭哦?只要静静的呆着,就让姓任的丢了魂了

    索伦662020/02/16 23:30:44回复 举报
  36. 啧咱都那么好看……啧啧啧换攻好啊……

    夏翊小朋友2020/02/20 18:26:18回复 举报
  37. 裴志知道的很多……他知道是楚慈

    将军2020/02/27 07:03:45回复 举报
  38. 辞辞是装醉吗?…又是一个高智商杀人…棒

    小囍2020/03/27 08:18:50回复 举报
  39. 别拦我,我要站邪教

    华农兄弟2020/03/30 19:00:33回复 举报
  40. 裴志是个好孩子. 可惜楚慈没能跟他在一起啊. 二刷的时候都是各种各样有含义的细节啊

    匿名2020/03/31 04:44:30回复 举报
  41. 我也想站裴志和楚慈的邪教啊

    匿名2020/03/31 04:45:23回复 举报
  42. ”一刀毙命,干净利落,”
    嘎嘣利落脆

    猫啊~喵2020/04/03 19:30:48回复 举报
  43. 裴志也不是什么好人啊,比如生日前夕韩越醉酒那次,也说了是裴志一直在给他灌酒。裴志是和韩二一起长大的兄弟,能不知道韩越发酒疯的事情吗??结果不劝少喝,反而一直在灌,他一边爱着楚慈,一边情人也没断。,还不如韩二呢。

    韩楚是真的2020/04/14 01:39:07回复 举报
  44. 电话应该是在案发现场打的吧,挂断之后等任啥的打回去,然后跟他说自己“在家”摔倒了,让他过去,趁任过去的时间空挡回到家,伪造一个不在场证明,妙啊

    沙雕本雕2020/04/19 15:28:07回复 举报
  45. 楚工人气好高

    匿名2020/04/24 10:08:19回复 举报
  46. em。。。我想了想,决定把楚慈大宝贝留给你们,然後我就把韩老二抱走啦 886~

    墨白白白白白2020/05/18 20:56:31回复 举报
  47. 坚持过来应该是因为不在场证明(又不让我提交)

    南铃(提交了n次还发不出评论)2020/05/24 16:01:28回复 举报
  48. 楚慈这是想要逐一击破呀…
    楚慈应该有在给他们提示,不然以他怎么冰冷的性格应该不会理与他无关的人。

    灵泽2020/05/25 01:52:19回复 举报
  49. 总觉得韩越就是个低配版道明寺(我指行为

    noname2020/05/25 21:00:44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