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邵群呆坐在地上。

半晌,他甩手给了自己一个耳光,声音大得吓人。这才咬着牙从地上站起来,去敲李程秀的房门。

“程秀……”

邵群拿额头抵着房门,哑声道:“程秀,对不起,你别生我气。”

里面一点声音都没有。

“你别生气呀……我,我他妈没忍住,可是,可是我,我真的不会再勉强你,你不愿意,我就……”

邵群沮丧地蹲到地上,脸上是掩不住的失望和伤心:“你不愿意,我真的不会再勉强你……程秀,你出来吧,我以后不犯了行不行?”

邵群苦笑了一下:“程秀,你得理解我一下,我这不缺胳膊不缺腿的,成天看着你,怎么能不想那个……我就,就脑子一热,犯浑了,我保证再不这样了。你能待在我身边,就够我烧高香的了,我,咱们,慢慢来,我保证不逼你,我等你真的能接受我,好不好?我知道你对这个事……这个事……妈的,都是我的错,我活该。程秀,你别跟我计较,你也不要……不要害怕我,我就是把自己那玩意儿一刀切了,我都不会再强迫你,你相信我吧……”

他在李程秀门口坐了半天,里面依然没有反应,他叹了口气,抹了把脸,从地上爬了起来,摇摇晃晃地回自己的屋去了。

本来最近两人之间的气氛挺好的,李程秀对他和颜悦色的,晚上都会给他煮夜宵了,他就实在忍不住想要更进一步,更亲密一点。

可是李程秀依然害怕,依然抗拒,他的手心似乎还残留着李程秀肌肤的颤抖。

一想起自己对李程秀做过的事,他就恨不得一头撞死。如果世上真有后悔药,倾家荡产他也要买。

他没有一天不在怀念他和李程秀热恋时的时光,那真是他这辈子最痛快最幸福的回忆,可惜被他亲手毁了。他现在还想再亲手粘回去,却不想会这么难,难到他都拼命了,也不过凑起了零星的碎片。

那一大片一大片碎了一地的伤心和绝望,他要怎么给李程秀修复好,要花多少时间,都还是未知数。

和李程秀在一起的每一天,都是幸福和痛苦并驰的,他对这个人的那种巨大的渴望,如果全部释放出来,会把自己和对方都给毁了,所以他只能忍,忍到不能忍,也还是得继续忍。

他想要李程秀真心地接纳他,他想要的是他的全部。

李程秀在屋内听到外面关门的声音,才觉得心神一松,心里一股无法抑制的疲倦涌了上来。

他如今,是真的想和邵群重新来过了。

无论最初他是否情愿,如今两人之间相处得不错,而且孩子很快就要出生了,他们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想断都断不了。他既然没有别的选择,他也愿意自己的日子好过一些。

况且重新接纳邵群,并不如他想象中那么艰难。

邵群在很多事上,都在尊重着他,对他也确实关怀备至。两个人还因为孩子的关系,而有了更多的话题和更亲近的关系,如今的一切都挺好的,李程秀希望他们能一直这样下去,他就满足了。

可是那件事,显然是他回避不了的一道坎儿。迈过去了,他们两个大概都会好过,迈不过去,就一起难受。

李程秀把脸埋在被子里,一时有些想哭的冲动。

潜意识里,他已经把和邵群以及那个即将出生的孩子的共同生活,勾勒出了一个“家”的轮廓。

只要邵群不抛弃他,他会把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这个“家”,是不是诸如那种事,也应该为了“家”而妥协?

第二天,邵群就没敢早上去李程秀那儿蹭饭。

俩人在公司碰到,李程秀神色如常,看了他一眼就走了,邵群想凑过去跟他说几句话,终究是没敢去。

下班之后,邵群开车先回得家,回去之后就在楼梯口等着。

等李程秀回来了,也不说什么,就跟在他后边儿上楼。

李程秀看了他一眼,也没说话。

两个人沉默着一前一后上了楼,李程秀拿钥匙开门的时候,突然就回过头跟他说:“吃饭吗?”

邵群怔愣地看着他,一时觉得鼻头有些酸。

李程秀自顾自地说着:“早上,熬了骨头汤,天冷了。”

邵群突然上来一把从后面抱住他,把脸埋在他的脖颈间,哑声道:“你不生气了……”

李程秀轻轻挣开,低声道:“吃饭吧。”

邵群如释重负,他昨晚一晚没睡,就担心这几个月辛苦建立起来的俩人之间的和睦气氛被昨天自己一时冲动给搅和没了,但是李程秀还愿意和他一起吃饭,他高兴得要跳起来了。

两个人面对着面吃完饭后,李程秀站起身正要动手收拾碗筷。

邵群突然也站了起来,然后扑通一下单膝跪在了地上,把李程秀吓了一跳。

只见邵群从兜里拿出一个红色的绒布小盒子。

正常人一看就知道是什么,李程秀的心突然猛地跳了起来。

邵群打开那个小盒子,一枚铂金钻戒静静地躺在里面。

那枚钻戒看上去简单大方,并不给人刻意的设计感,即使戴在男性手上也并不觉得突兀,设计师的高明与品味都体现在了那优雅简洁的样式上,让人忍不住赞叹。

邵群抬头真诚地看着他:“程秀,我知道我现在挺傻逼的,你别笑话我……这戒指我订了很久了,从你……走之前,已经在我手里了,我本来打算那时候就给你的,那时候想给没来得及,后来想都不敢想,你那么烦我,你肯定不要。现在,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这戒指,没别的意思,就是个证明,我想让你知道,我把你当作我的妻子,我会一辈子对你好,永远尊重你,再也不会伤害你,你不要怕我,我有足够的耐心,能不能忍的我都会忍,我等你真心接纳我。”

李程秀眼眶有些酸涩,看着那枚漂亮的戒指,心里感慨万千。

他有个说出去会让人笑话的幻想,就是邵群现在在做的事。

他哪敢让人知道,他一个男人,曾经幻想过邵群有一天就像现在一样深情地向他求婚。在他和邵群热恋的时候,这个幻想带着甜蜜和羞涩的味道,能让他反复品味。

而当这个幻想真的变成了现实的时候,竟是在他已经不再对这个人抱有期待之后。

这是多么让人难过的事。

李程秀觉得心痛不已。

邵群把钻戒拿出来,拉过他的手:“程秀,我给你戴上好不好?”

李程秀轻轻蜷起了手指。

邵群依然拉着他的手,手指轻轻捏着戒指,静静看着他,眼神里流淌着期待与坚定。

两个人就这么对视了半晌,李程秀垂下了眼帘,慢慢地把手指舒展了开来。

邵群激动得手都发抖了,颤颤巍巍地把戒指套进了他左手的无名指。

大小很合适,李程秀感受着那枚指环箍进他手指的过程,心里突然涌上一种莫名的责任感,就好像一个人把他一生对幸福的期望都交给了他,他选择了接受,他就要一辈子背负下去,负责任到底。

不知道每个步入婚姻殿堂的新人,最初是不是都有这样的感受。

李程秀只知道自己那一刻的心境,突然就有些不一样了。

邵群给他戴上后,就起身激动地抱住他。

他真没想到李程秀会接受,为了能和他戴上对戒,他早就做好了长期抗战的准备了,这时候他真是高兴得要飞起来了。

眼看过年了,邵雯的电话一个接一个地来了。

邵群心里对家人有愧,虽然想和李程秀一起过年想得不得了,终究知道这还不是时候,现在应该回去哄哄老爷子,有一天才有带着李程秀一起回家过年的可能。

邵群跟李程秀说要他要回家过年的时候,小心翼翼地观察着李程秀的神色。

李程秀对这个一点都不意外,只是想到去年过年时候的热闹,和后来演变出的闹剧,心里就有些异样。

不管是谁,过年的时候都是不愿意一个人的,只是他也不知道邵群不可能放着家人不管,留下来陪他。

那么多个年都是自己过的,自己过也没什么,所以李程秀表现得很平常。

邵群就一个劲儿地安慰着他:“等我回去哄哄我爸我姐他们,以后我带着你堂堂正正地回家过年。”

李程秀不置可否地点点头,心知那一天真是遥遥无期。

放假之后,邵群带着李程秀四处采办年货,看什么东西好都往家里搬,就连茶杯都换了个华丽的新窝。

一直赖到二十九,邵群才不依不舍地回了北京。

两人大半年都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他这么突然一走,李程秀还有些不习惯,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尤其赶上万家团聚的新年,心中的寂寞和孤单就成倍地放大。

年三十晚上,李程秀跟小茶杯一起过年的时候,就格外地想念邵群。

从邵群走那一天起,李程秀的电话和短信就没断过,频率高的时候每个小时都能收到。

李程秀一个人在家,没事干,有时候就跟他聊两句,回几个字什么的。每次他回了信息,邵群就会立刻打电话回来,声音透着明显的兴奋,还会不厌其烦地问着有没有想他。

李程秀觉得最近的邵群,越来越像小孩儿了。

三十儿晚上大概邵群是真的很忙了,连续好几个小时都没有来烦李程秀。

李程秀早早吃好了年夜饭,把包饺子的面揉好了放在厨房醒着,就抱着小茶杯窝在沙发上看春晚。

这个时候无疑是寂寞的。

去年的这个时候,他和黎朔以及Adrian在一起,他们有说有笑的,热闹不已。虽然后来被邵群给搅合没了,但那是他这十多年来过得最开心的一个年了,因为那是唯一一个有人陪伴的新年。

不知道现在黎朔和Adrian在做什么,他们身边有人陪吗?小季又在做什么呢,还被关在家里不能出来吗?

过去两年里他认识接触的这些人,一个个鲜活地跳跃到了脑海中。

这些人都是好人,这个时候,他真的很想念他们,很想给他们打个电话。

但是他不能。他不知道当这些人问起他为何如今又和邵群在一起时,他该如何解释?他们会多失望,而自己会多尴尬。

李程秀拿起手机,翻开着只有寥寥数人的电话本。

他发现他的生活中,又只剩下邵群了,无论是已接还是未接来电,邵群的名字永远排在最前面,短信箱也被邵群的名字塞得满满的。

李程秀看了几条他的短信,嘴角不禁向上扯了扯。

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希望邵群在身边。

近半年的时间里,已经让他卸下了对邵群的抗拒。邵群很轻易地又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而且是极其重要的一部分,就像当初那样。

只不过那个时候,他诚惶诚恐地把邵群供奉在神坛上,而现在,他终于能平等地站在邵群身边。

李程秀在这一刻,真心希望日子就这么一直过下去。

春晚的高//潮伴随着岁末的钟声来临了,窗外的烟花声越来越响,天空绽放出一朵朵绚烂的花朵,看得李程秀着迷不已。

电视上开始倒计时了。

李程秀抓着小茶杯的两只爪子在空中比划着,笑呵呵地一起倒数。

新年的钟声终于敲响,李程秀抓着它的爪子开始拍手。

与此同时,手机也响了起来。

李程秀赶紧按下通话键。

邵群的声音伴随着吵杂的背景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程秀,程秀,能听到吗?”

李程秀也大声道:“能,新年快乐!”

邵群也喊道:“新年快乐,我爱你!”

李程秀一愣,忍不住笑了一下。

邵群继续大声道:“程秀,你听到没有,我说我爱你,你听到吗?”

李程秀感觉到邵群有点儿喝多了,就回道:“我听到了。”

邵群那边儿没说话,但李程秀听得出邵群拿着电话进入到了一个相对安静的环境。

邵群这时开口道:“程秀,大过年的,你该说点儿什么吧。”

李程秀顿了顿:“新年……快乐……”

邵群轻叹了口气:“你说点儿我想听的行吗?就当哄哄我,就当大过年的行善了,哪怕骗我的都成。”

李程秀沉默了。

邵群在那边儿等着,就好像等了一世纪那么长,等得他的心微微痛了起来,才失望地叹了口气:“算了,我喝多了……你,你一个人别太晚睡了,那挂了啊。”

李程秀突然叫道:“邵群……”

邵群眼睛一亮:“怎么?”

李程秀轻声道:“早点……回来。”

邵群握着电话的手都颤抖了起来。

“好……好,一定……我早点回,回家,你等我,我每时每刻都在想你,我一定早回去啊,你……你早点儿睡……那什么……”邵群激动得都有些语无伦次了。

李程秀让他早点回去,让他早点回家呀!这说明什么?这是不是说明他已经重新开始接纳他了?邵群甚至眼前已经出现了李程秀温柔微笑着跟他招手的样子。

他埋头努力了这么久,希望能撞开李程秀紧闭的心防,如今终于在新年伊始让他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邵群高兴得快跳起来了,恨不得马上从电话那头穿过来抱着李程秀可劲儿亲。

邵群借着酒劲,没羞没臊地霸着电话又说了好多缠绵的情话,听得李程秀耳根都烧了起来,几次都说“我挂了啊”,到最后却都没忍心,就那么耐着性子听完了。

放下电话后,李程秀动作麻利地给自己包了些饺子,把小茶杯的碗放到他对面,一人一狗,一起吃着热腾腾的饺子,欢度新年。

李程秀不禁想,明年的新年,应该可以跟邵群一起过了吧。

新年假期很快就过去了,李程秀都开始上班了,邵群这个老总却还没回来。

邵群跟他抱怨,说他爸让他必须待到十五,少一分钟都不行。为了能让他爸至少认同李程秀的存在,他只能忍着马上飞回深圳的冲动。

正月十五的晚上,李程秀下班回来后,把本来已经很干净的家里里外外又打扫了一遍。

明天邵群就要回来了,他琢磨着明天该做点儿什么好吃的。

晚上他早早就睡下了,睡到半夜,却突然被手机的声音吵醒了。

他眯着眼睛从床头柜上摸过手机,迷迷糊糊地按下通话键。

“喂,程秀。”邵群的声音清晰地响起。

李程秀看了眼刺眼的荧光屏,现在是半夜四点多,邵群怎么这个时候给他打电话?

“邵群……怎么了?”

“程秀,给我开门吧。”

李程秀呆了两秒:“什么?”

邵群笑了起来:“程秀,给我开门。”

李程秀这才反应过来,急忙从床上爬起来,跑出卧室,打开了大门。

邵群穿着墨蓝的羊绒大衣,风尘仆仆地站在他面前,身上犹带着寒气,面上却是温暖的笑容。

李程秀呆呆地看着他:“你回,回来了。”

邵群一脚跨进屋子,在他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已经微微躬身,把他打横抱了起来。

李程秀吓了一跳:“邵群……?”

邵群照着他脸蛋儿亲了一口:“想死我了,怎么连拖鞋都不穿,该着凉了。”

李程秀这才发现自己光着脚呢,他挺不好意思:“你先放我下来。”

邵群哪里能放,抱着他大步迈进了卧室,直接把人放到了床上。

邵群脱掉大衣,坐到了床上,拿冰凉的手摸着李程秀的脸,明亮的眼睛在黑暗中看着他。

李程秀觉得心跳陡然快了起来。

邵群突然凑过来,贴上他的唇,热情又不失温柔地亲吻着。

李程秀身子一僵,却没有动,有些无措地接受着邵群的吻。

邵群的呼吸声愈发地不平稳,亲完了就把李程秀推倒在床上,身子重重地压了上去,疲惫地呼出一口气。

李程秀慌乱地想挪动身体。

邵群抱着他的腰,轻声道:“别动,没事,让我抱抱。我快困死了,赶的大半夜的飞机,宝贝儿,让我抱一会儿,我不做什么,真的。”

李程秀的身体慢慢放松下来。

邵群踢掉鞋子,翻身上了床,把李程秀搂在怀里,温热的呼吸喷薄在他的脖颈间。

李程秀睁着眼睛,看着漆黑的天花板。

邵群说着如梦呓一般的话:“我这天天想你呢,你想我没有?那天你让我早点儿回来的时候,我就恨不得马上回来了。可惜我老子说了,要想明年把你带回家过年,必须得待到十五没商量,嘿,他一睡着我就跑了。”

程秀没说话,他在感受邵群的温热的胸膛和强有力的心跳。

身边有个人,即使是这样寒冷的冬夜,也觉得温暖舒服了很多。

刚开始和邵群分开那段时间,李程秀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孤枕难眠。

如果已经习惯了有那么一个人,他总是睡在自己的身侧,睡前可以聊上几句无关痛痒的话,一抬手就能摸到他,无论多冷的时候都能抱着取暖。一旦有一天这个人不在了,身边的位置空了,仿佛心也跟着空了。那种滋味儿,没有体会过的人永远不会懂,有时候半夜睡得迷糊了,还会奇怪,身边的人去哪儿了。

李程秀刚开始的时候,受尽了这种孤独寂寞的煎熬,如今当他又一次和邵群躺在了一张床上时,他说不上心里这种酸楚的滋味儿,究竟是喜是悲。

有个人陪伴,总归是件好事的,李程秀想。

邵群的声音还徘徊在耳边:“再过两个月,咱们的儿子就出生了,到时候咱们搬回以前那个别墅好吗?”

李程秀想起那个埋藏了他一辈子最幸福的回忆,最终却发誓再也不会踏足的地方,一时不知作何反应。

“后天休息了,咱们回去看看,婴儿房怎么布置,咱俩的房间怎么布置之类的,都听你的。对了,上次找的那个家政公司,给推荐了好几个保姆,咱们有空也去挑挑,现在好保姆不好找。”

李程秀道:“好。”

邵群轻声道:“程秀,我现在很幸福,长这么大头一次这么满足,给我金山我都不换。你呢?我这段时间表现好吗?你还满意吗?”

李程秀小声道:“好,已经很好了。”

邵群微微笑了起来,把他紧紧地抱着:“我还能对你更好,你等着瞧吧,我要把你捧天上去,离了我就不行。”

李程秀轻声笑了起来。

邵群闭上眼睛,拿额头蹭了蹭他的脸:“咱们睡吧,你明天还上班。”

李程秀柔声道:“嗯,睡吧。”

邵群抱着怀里的人,就如同抱着这世上最稀有珍贵的宝物。只有这个人能给他犹如得到全世界般的满足,只有这个人能让他得到心灵的平静,只有这个人能让毫无保留地付出,而不惧怕一脚踩空。哪怕天塌地陷,他都不会放手。

邵群确实是累了,不一会儿就睡着了,还打起了呼噜。

李程秀很久没跟人一起睡了,即使是以前,邵群也很少打呼噜,他本来睡眠就轻,如今耳边这么吵,就更加睡不着了。

即使睡不着,他也不觉得难受,就跟以前一样窝在邵群怀里,让他感到了一种久违了的安心。

也不知道这样过了多久,连他都开始迷糊了。

突然,一阵“咣咣咣”的声音炸响在安静的黎明,李程秀正在半梦半醒之间,心咯噔跳了一下,猛然睁开眼睛。

他反应过来这是敲门的声音,透过窗帘的缝隙看了看窗外,天还没全亮,灰蒙蒙的。

谁会在这个时候来找他?

这声音看起来特别急促,好像不把他们叫醒誓不罢休。

李程秀有点儿害怕,他推了推身边的人:“邵群,邵群。”

邵群酣睡正浓,推了几下才把他推醒:“怎么了?”

李程秀脸上带着惊惶:“有人敲门。”

邵群这才反应过来,翻身下了床:“别怕,我去看看。”

邵群出去后,李程秀也跟着跑到了卧室的门口,躲在门后往外看。

邵群从猫眼看出去,一眼就看到小周。

他气不打一处来,觉得他这个助理跟间谍似的,他去哪儿他都知道,恐怕他就是把自己发配到非洲去,小周也能拿着工作追过去。

他打开门骂道:“你他妈怎么知道我回来的,知道现在几点吗,有病啊你?”

一开门才发现小周脸色苍白,身边还站着一个人,也同样紧张得一脸是汗。

小周急道:“邵总,赶紧去医院吧,代孕的那位刘女士摔了一跤,恐怕要早产。”

邵群顿时愣住了。

李程秀一时如遭雷击,马上冲了出去:“你说什么,什么,谁,你说什么!”

小周解释道:“中介找不到你就来找我了,我打你手机关机,打给大小姐说你已经走了,我就想你肯定在这儿……邵总赶紧走吧。”

李程秀眼前的景象突然扭曲了起来,他觉得一阵晕眩,一把攀住邵群的胳膊,心里如同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张着嘴却说不出话来。

邵群马上冷静了下来,蹲下//身给李程秀穿上鞋,然后搂着他往外走:“程秀,别怕,我们现在马上去医院。”

李程秀走不了几步,腿已经开始发软,是被邵群扶到车上的。

李程秀颤声问着:“邵群,怎么办,会不会……”

邵群拍着他的背,沉声道:“不会,别瞎想,我邵群这辈子福大命大,老天爷都站在我这边儿的,咱儿子一定没事儿。”

李程秀眼眶渐渐湿了,双眼没有焦距地看着他,哽咽道:“可是……摔倒了……”

他不明白,自己已经什么都不争了,听天由命了,只希望能换来安安稳稳过日子,为什么老天爷这时候还不放过他。

他本来拥有的东西就少得可怜,连一个孩子他都不能得到吗?眼看就要降生的弱小的生命,为什么要横遭这种波折。

他不敢想,要是孩子没了……

李程秀被自己的想法吓得脸上不剩半点血色,他紧紧抓着邵群的胳膊,只有身边这个人能支撑着他不至于倒下。

邵群安慰着他:“宝贝儿,不要乱想,相信我,没事的。一般人受//孕期都不会满十个月,八个月早产的婴儿也很多,养大了照样活蹦乱跳的。他这是要提前跟我们见面了,他等不及了,别怕,你相信我,一定不会有事的。”

李程秀颤声道:“真的?”

邵群坚定地点头:“真的。”

邵群的心狂躁地跳动着。

他不信这个邪,老天爷怎么会这么折腾他和李程秀?

他在心里给自己一遍遍地说着,自己天生就命硬,老天一定会保佑他们的孩子。如果这孩子真的出事儿,他不知道如何给李程秀一个交代。

他们好不容易走到今天,他不会让任何人任何事有理由把李程秀从他身边夺走。

邵群把李程秀的脑袋按在自己的胸口,抚着他的背安慰着他,他害怕被李程秀看到他眼中的慌乱。

李程秀身体抖得不成样子,他伸出手,轻轻搂住了邵群的腰。

出了事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身边有一个有主心骨的人是多么重要。

对比自己的惊慌失措,邵群此时的沉稳和笃定,给了他莫大的力量。邵群的声音似乎带有魔力,一声声在他耳边响起,催眠一般让他相信,他们的孩子不会有事,一定会健健康康地长大。

他至今都还在怀疑,这个人的爱意,能维持多久,他怕自己会一直这么怀疑下去。然而不管以前发生了多少事,以后他们又会走向哪里,至少此时此刻,李程秀都感激和庆幸邵群在他身边。

无论是他母亲出事的时候,还是他灰心地结束一段感情的时候,都是他自己一个人扛过来的,他无数次祈祷有个人能冲他伸出援手,哪怕只是给他少许安慰。

至少现在邵群在他身边。

李程秀闭上眼睛,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感受着他温暖的胸膛,心也跟着渐渐平静了下来。

俩人到医院的时候,孕妇已经在产室里了。

清晨的医院空荡寂静,邵群用自己的外衣裹着李程秀,两人坐在长椅上,他轻轻捏着李程秀的手,不厌其烦地安慰着:“一定会母子平安,相信我。”

李程秀脸上净是倦意,却认真地点着头:“好,一定……母子平安。”

邵群轻声道:“程秀,你想好儿子要叫什么名字了吗?”

李程秀吸着鼻子:“想了,好久了……没决定……你呢,想好了?”

“名字你来取,嘿嘿,叫秀群行不行。”

李程秀歪着嘴勉强笑了笑:“别祸害,小孩子。”

邵群低笑了两声:“其实我不怎么喜欢小孩儿,这种小崽子最能折腾人了,可是我只要想到他流着你的血,我就觉得那真是个宝贝。”

李程秀静静地看着嘀嗒作响的钟,轻声道:“邵群,你想过……万一,孩子,长得像我……”

邵群捏了捏他的手,笑看着他:“早想过了,我当时是这么想的,孩子呢先生下来再说。我姐那边儿呢,能骗多久骗多久。当时对我来说,最主要的是怎么把你骗回来。”

李程秀无奈地看着他:“你……”

邵群抱着他的肩膀,让他靠在自己的身上,沉声道:“当时我就跟没头苍蝇一样,只要能找到路,就会往前冲,哪还顾得了这路好不好走,能走多远。事实证明我是对的,起码我现在能这么抱着你……孩子嘛,一般男孩儿不都长得像妈吗,要是骗不过我姐和我爸……嘿,那再说,我现在真顾不了那么多了。”

李程秀有些感动地看着他。

他知道邵群做这些事,需要承受多大的压力。他也知道他一直对自己的家人心存愧疚,一旦这件事被发现了,邵群恐怕会陷入异常艰难的境地。

这件事他无疑是受益者,邵群为了让他安心,把自己推到了风口浪尖上,李程秀心里突然觉得难受起来。

如果要跟一个人一起生活,是不是快乐要共享,困难也要共同承担?

李程秀抬起手,轻轻摸了摸邵群紧皱的眉心:“邵群,我喜欢孩子,多少个,都喜欢,你,如果……你可以,要一个,自己的。”

邵群有些茫然地看着他,然后眼神顿时清明起来,他抓住李程秀的手,脸上满是激动的神色。

他不知道自己激动,是因为李程秀的话,还是他的动作。总之他觉得他面前那扇一直紧闭着的异常沉重的大门,突然传来了轰隆巨响,昭示着它即将开启。

“程秀……”

李程秀露出一个淡然的笑容:“真的。”

邵群狠狠抱住他,声音哽咽起来:“程秀,谢谢你。”

他邵群这辈子干得最正确的事,就是对李程秀死不放手。

这个人拥有最纯净坚强的灵魂,最善良温柔的心,最宽广悲悯的胸怀,最重要的是,这是他唯一的,深爱的人,和他在一起,他才觉得自己的世界完整。

两个人紧紧挨着的时候,觉得连心都靠近了很多,近到似乎能听到彼此的心跳,虽然有些焦虑,有些惶恐,但很坚定。

按规矩,代孕的人和雇主是不能见面的,邵群和李程秀只能坐在等候厅,心急如焚地看着墙上的钟表一下一下往前跳。

两个人足足坐了四个多小时,眼看着医院从寂静到人来人往,等到几乎心力憔悴,代孕中介的负责人才终于出现。

两个人赶紧站了起来,紧张地看着他。

陈助理和中介脸上的表情都放松了许多。

“邵先生,恭喜你,母子平安。”

李程秀闻言,身体瞬间轻了许多,他鼻头酸涩,差点哭了出来。

邵群抱着他狠狠亲了口他的额头,有些激动地说着:“没事了没事了。”

李程秀点点头,轻轻吸着鼻子:“太好了……”

邵群拍着他的脸:“我说得没错吧,老天爷都站在我这边儿。”

李程秀终于真心地笑了起来。

中介解释道:“孩子现在比较虚弱,不过各项指标都正常,你们可以隔着玻璃看看他,过两天就可以抱了。”

李程秀激动得连连说好。

两人被带到育婴室的外面,隔着玻璃看着靠床边的一个小小的婴儿床。

那孩子身体很小,皮肤发红,因为不能洗澡,头发上还沾着一些母体带出来的分泌物,看上去又脏又可怜。

李程秀的额头贴着玻璃,专注地看着他。看了很久,才确定那透明的薄薄的鼻翼,确实是在扇动着的。

尽管他现在看上去那么脆弱,那么小,可有一天他会长大,他应该会长得比自己还高,希望他不要像自己这么瘦,他应该要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只要一想到自己将要见证这个过程,他就觉得心中充满了感激。

邵群静静地陪在他身边,看着他专注的神情,心里油然而生一种满足感。

他身边的是自己的老婆,里面的是自己的儿子,老婆孩子都有了,作为一个男人,他这辈子圆满了。以后他的人生目标就是努力挣钱,过好和李程秀在一起的每一天。

孩子头一个月要跟母亲待在一起,李程秀和邵群那天看完孩子之后,暂时就不能再看了。

按规矩应该是孩子满月了直接抱给他们,如果不是这次的突发事件,他们也不会提前看到孩子。

如果没看着还好,可是看到之后,李程秀觉都睡不好了,一天至少给中介打两个电话,问孩子怎么样,吃好喝好睡好没有。由于孩子是早产的,他几乎是操了双倍的心。

李程秀在白天上班的时候也经常走神,下了班就跟邵群忙着装修婴儿房,采买婴儿用品之类的,每天做梦都希望孩子快点儿满月。

好不容易等到了那一天,工作一直很勤恳的李程秀也难得请了一天的假,迎接孩子的到来。

邵群一大早就带些紧张地跟他说,他爸和他姐姐们都要过来,给孩子办个满月酒什么的。

李程秀有些傻眼,要办满月酒,怎么能当天告诉他,他都一点没准备呢。

其实早几天前他大姐就开始催他了,邵群一直不想让他们这么早过来,所以就没跟李程秀说,现在是实在推托不掉了。

“你不用特别准备什么,多做几个菜,就在家里吃顿饭就行,来的都是自家人,不需要特别准备什么。”

李程秀本来兴奋的心情也跟着有些低落,他下意识还是很害怕邵群的家人,尤其是他爸爸。

那么威严的老人家,不说话都给人一种强大的压迫感,李程秀不敢想象,要是他发现自己的孙子其实不是自己的孙子,他会不会掏出枪来。

邵群看着他脸色,就知道他在想什么,急忙安慰他:“你别怕,你早晚得见他们不是,有我在呢,没人敢欺负你。我爸是凶了点儿,不过他讲道理的,我跟他已经沟通好了,他不会为难你的。”

好说歹说的,李程秀才逐渐放下心来了。

李程秀在家打扫屋子的时候,邵群就按着他给的菜单去买了菜回来。

这时候中介正好抱着孩子过来了,李程秀还系着围裙呢,激动得手忙脚乱的。

好不容易把孩子抱到手里了,那种沉甸甸的温暖真实的感觉,让李程秀一下子红了眼圈。

孩子比一个月前他们看到的时候,好看了太多。头上长出了软软的绒毛,皮肤白得跟牛奶一样,眼睛又黑又大,小嘴唇粉嫩粉嫩的,李程秀喜欢得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邵群笑呵呵地看着他:“你会带孩子吗?”

李程秀点点头:“带过。”

邵群好奇道:“你带过谁的孩子呀?”

“我们村,远方亲戚……邵群,你看他,是不是在笑?”

邵群拿手指拨弄着小孩儿的手指:“他好像一直这个表情啊。”

李程秀拿脸蹭着他的脸蛋儿:“在笑。”

邵群笑道:“这孩子长得还真看不出来像谁,应该是像母方吧。”小婴儿的面貌特征太不明显了,至少他爸他们来了,他不信他们看得出来。

李程秀仔细看着他的五官,也松了口气,但是心里也多少有些失望。

他拿出自己缝制的厚厚的一打衣服,挑出一件大红色的给孩子换上了,再给小茶杯换上了同一款的衣服,把两个小东西摆在一起,越看越喜欢,笑得他眼睛都弯了。

邵群就在旁边儿拼命给他们拍照。

李程秀准备好饭菜后,门铃也适时响起了。他抱着孩子站在门边儿,有些无措地看着邵群。

邵群亲了他一口:“不怕。”

他打开门,邵老将军在自己三个女儿的簇拥下率先进了门。

“爸,姐。”邵群有些讨好地叫道。

李程秀紧张地看着进来的四个人。

其他三个都见过了,还有一个陌生的女人,大概是邵群的二姐,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跟邵家人的气场完全不一样。

果然邵群指着她道:“程秀,这我二姐,你还没见过。”

李程秀几乎想给这位真正具有大家闺秀气质的邵二小姐鞠躬了:“你,你好。”

她掩嘴笑了笑:“你也好。”

邵老将军咳嗽了一声:“来,把孩子给我看看。”

李程秀小心地把孩子递给他,孩子正是精神的时候,换了个人也不害怕,伸出小手去抓邵老将军的衣领。

老将军表情一动,脸竟然有点儿红。

邵诺在旁边儿哇哇叫着“好可爱好想咬一口”。

邵老将军抱着孩子的姿势特别的僵硬,就好像托着易碎的工艺品一样,他看了一会儿,就把孩子递给邵雯了,喃喃道:“挺好,孩子挺好。”

邵雯向来严肃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跟邵诺逗弄着小孩儿。

邵群把他们让进屋,几个人围着饭桌坐了下来。

邵诺看着一桌子的饭菜,直夸李程秀贤惠,被邵老将军瞪了好几眼也浑然不觉。

邵老将军话不多,他不说话,其他人也没什么话好讲,一顿饭吃得尤其沉闷。

李程秀不自在地频频看邵群,邵群似乎是早就习惯了,冲他眨着眼睛。

吃饭完几人在客厅看电视的时候,邵老将军说孩子的名字他给想好了。

邵群一愣,赶紧看了李程秀一眼,李程秀笑着轻轻摇摇头,然后对邵老将军特别恭敬道:“您说。”

“叫邵正吧,希望这孩子以后正正经经的,走正路,有正型,上梁不正下梁得正。”说完还瞪了邵群一样,冷哼一声。

李程秀面上露出几分尴尬。

邵群讪讪一笑:“爸,您怎么说怎么是,行吧?邵正?挺好,程秀你觉得呢?”

李程秀点点头:“挺好。”

邵雯接茬道:“保姆请好了没有?”

邵群点头道:“请了两个,明天都来报到了。”

邵雯道:“深圳的项目做成了之后,就回北京吧,老在这儿待着,爸想看看孙子都得坐这么久的飞机。”

邵群难得听话地直点头:“是,是。”

晚上邵家四人走后,李程秀累得在沙发上坐了好久。

倒不是身体累,而是心太累。

他一整个晚上都在担心,万一被他们发现了怎么办。

还好,目前算是顺利过关了,可是万一孩子渐渐长大了,被看出来了怎么办,尤其邵家人都那么精明……

邵群送完他爸,回来就坐在李程秀旁边,给他揉着肩膀:“累着我媳妇儿了吧,来,给你揉揉。其实我现在厨艺很有长进,你要放心让我做,我也能做出这么多个菜来。”

李程秀笑笑:“上次,干煸豆角,糊了。”

邵群嘿嘿笑了两声:“那得允许失败呀,这才能进步嘛。”

李程秀闭上眼睛,感受着肩上适中的力道,让他的身体放松了不少。

邵群柔声道:“今天辛苦你了,我爸其实挺满意的。”

李程秀问道:“你怎么知道?”邵老将军几乎没什么好脸色。

“他是我爸,我能不知道吗?我爸这个人其实不像你想的那么死板。我跟你说个事儿,我爸祖上几代都是大地主,结果文//革的时候被抄了个底朝天,本来跟我妈订好的婚,我姥爷那边儿就不干了,我爸后来是拿着枪去抢亲的。”

李程秀噗哧笑了出来:“真的?”

“真的呀,不过听我姐说,后来我妈再提这茬儿,他打死都不承认了。我爸年轻时候脾气其实跟我挺像的。他那时候因为成分不好,托了好大的关系才能当的兵,结果因为脾气差,在部队没少吃苦。其实我有时候能明白他为什么那么管着我,可我就是不服气。”

李程秀点点头:“你爸,也不容易。”

邵群道:“希望这个孩子脾气像你,别像我,要不我得给他气死。”

李程秀笑道:“你也知道,自己,气人。”

邵群笑了两声,没说话。

李程秀拍拍他的手:“去看看孩子。”

两个人走进婴儿房,看着小宝宝睡得正酣,嘴上还挂着透明的口水。

李程秀看着这个孩子,就觉得心中充满了幸福。

邵群从后面抱住他,轻声道:“程秀,你高兴吗?”

李程秀小声道:“高兴。”

邵群的吻轻柔地落在他的脸颊:“我会让你一辈子都这么高兴。”

李程秀转过头来,用明亮的眼睛看着他。

邵群动情地吻上他的唇。

唇瓣紧紧相贴时,那种柔软美妙的感觉,能直达人的心底。邵群忘情地吻着他,恨不得这一刻就此停留。

李程秀全身放松地靠在他怀里,享受着这温情的时刻。

尽管经历了太多让他不堪回首的过往,然而陪着他走到今天的,依然是邵群。这个人有很多缺点,对他做过很多残酷的事,可是时至今日,也只有这个人,能让他放下心依靠,也只有这个人,能跟他分享身分人父的喜悦。

跟他在一起,让他有了真正意义上的家。

虽然他伤心过,绝望过,可他也真的爱过,在邵群送给他一个家的美妙蓝图后,他已经无法说服自己拒绝,他只希望能通过自己的努力,把这个家一直一直地经营下去。

他的一生,都希望能有这样一个归属,而邵群给了他。

这就够了,他已经知足。

-----全文完-----

分享到:
赞(241)

评论111

  • 您的称呼
  1. 老大应该叫邵西,老二叫李正。

    匿名2020/06/16 10:19:28回复 举报
  2. 上面的是我,居然翻页了,哈哈

    匿名2020/06/16 10:20:30回复 举报
  3. 滴~188首次完结打卡~

    亸欹2020/06/20 09:55:55回复 举报
  4. 一刷打卡哦,祝他们持子之手,与子偕老。

    墨黑2020/06/20 21:05:08回复 举报
  5. 第一次188完结打卡~撒花www

    陆小瑾2020/06/23 14:39:11回复 举报
  6. 第一本188读完,打卡

    yzy2020/06/24 16:12:17回复 举报
  7. 完结撒花儿~~ 祝秀秀和邵群小宝贝99
    好了我要去看下一本了,又要吃刀子了

    7神2020/06/25 13:33:19回复 举报
  8. 完结撒花,第一本188吖

    辰溪2020/06/25 14:20:24回复 举报
  9. 感觉邵群到最后还是靠心机手段来套牢秀秀的,而秀秀好像就是受虐综合征晚期,已经不想反抗才接受了。这个结局我个人接受不了,感觉收尾的很匆忙,主角的情感转变也很生硬。

    匿名2020/06/26 01:07:34回复 举报
  10. 竟然自己捅自己,代孕孩子,这个也是够偏激,我也是为了火葬场竟然还坚持看完了,佩服我自己,还是有些心堵

    怜怜2020/06/27 00:14:23回复 举报
  11. 第一本188看完打卡,内容不评价,就是看得忒累。

    老说我评论快2020/06/30 02:01:33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