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天逐渐凉了起来,李程秀怕冷,早早就套上了羊毛衫。

邵群自上次从温泉回来后,就很少来他这里,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太敏感,他觉得邵群的态度有点冷淡。偶尔来了就会挑三拣四,比如现在。

“为什么不开窗户,屋子里一股难闻的味道,你自己都闻不到吗?”

李程秀赶紧把落地窗打开,一股冷风就灌了进来,他打了个哆嗦,又套了件外套。

邵群跟看怪物似的看了他一眼,把空调打开:“你就不会开空调啊。”

李程秀道:“电费贵。”

以前在酒店上班的时候,他听说最费电的就是空调了。

邵群大声道:“把你自己冻感冒了,治病更贵,这点儿账都算不开,还学会计。”

李程秀想邵群可能又碰上什么不顺心的事了,今天火气格外地大,也不想去触他霉头,默默地进厨房做饭。

比起两人刚重逢那会儿邵群的温柔绅士,现在的邵群可谓是判若两人。相处得越久,李程秀就越能认识到这个人的霸道自负,脾气暴躁,有时候甚至是蛮不讲理的。

生活习惯也不太好,一进屋就衣服钥匙乱扔,出门前找不到就会发火,扫把倒地上挡道儿了会一脚踢开,绝对不会扶起来,明显是习惯了被人伺候。

李程秀对这些都可以包容,他愿意这么照顾邵群——如果能让两个人相处得更和睦。可是最近邵群的态度越来越让他觉得,邵群来找他,只是为了做那件事。

做了一桌子菜,没吃几口,邵群就硬拉着他进了卧室,把连日来的欲//望通通发泄了出来。

李程秀被他的粗暴弄得有些疼,歪在床上半天不想动弹。

邵群起身出了卧室,不一会儿又进了来,把一份文件扔到了他眼前。

李程秀拿起文件看了看,没看懂:“这是什么?”

邵群坐卧在床头,点了根儿烟,徐徐道:“送你的礼物。”

“……什么?”

邵群翻开文件,指着落款处:“在这里签个字,这套房子就是你的了。”

李程秀吓了一跳,跟烫到手一样,松开那份文件:“为……为什么?”

“你应得的,你跟了我有半年多了吧,你做得很好。”

李程秀觉得他的语气有些奇怪,他对他好,难道不是应该的吗?

“我,我不能要。”

邵群从床头柜里翻出支笔来扔给他:“签了吧,我这段时间被你照顾得不错,这套房子算是我的一点心意吧,我不喜欢欠着别人。”

李程秀脸色有些苍白,心里隐隐有些作痛:“你不欠我,我照顾你,不是,为这个。”

邵群吐了口烟圈:“程秀,我们都这个年纪了,务实一点好吗?你在这个城市混了这么多年,眼看三十了,连个安身立命的地方都没有,你不考虑下自己往后的人生?有人白送你房子这种事,可不是天天都有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李程秀摇了摇头,他不明白。

邵群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他听得懂每个字,但是他听不懂邵群话里话外的意思。

邵群不耐烦地拿起笔塞到他手里:“签了对你有好处,以后你会感谢我的。”

李程秀扔掉手里的笔,身子直抖,字正腔圆地说着:“邵群,我跟你,不是为这个。”

邵群差点儿就脱口而出,那你他妈为什么,真跟老子玩儿感情,你配?

他看着李程秀明显受伤的表情,硬把话咽了回去。

他知道李程秀现在明显是真看上他了,虽然这个让他挺高兴的,但是他更希望李程秀跟其他人一样,以后分手的时候能拿点儿东西高高兴兴地该干嘛干嘛去,不要弄什么一哭二闹三上吊的膈应人。

他不喜欢欠人东西,可是李程秀非得犯傻,天上掉馅饼都不肯要,跟他谈感情是吧,倒好,他省了套房子了。

邵群把那文件往地上一扔,翻身下床,套上衣服走了。

李程秀缩在床上,觉得眼眶有些酸涩。相处得越久,他和邵群之间的不同,就越明显。这些不同产生的焦虑,让他内心的不安逐渐扩大。

邵群连续十多天,都没有再出现过。

李程秀给他打了电话,也只是敷衍地说自己太忙,匆匆挂掉。他心里难受,却不想惹邵群反感,隔个几天发条短信问候一下,电话是不敢打了。

邵群偶尔也还是来,不外乎是吃饭上//床,然后倒头就睡,很少像以前一样抱着他看书说话,两人之间的甜蜜明显退了色。

李程秀想起看过的书,说所有伴侣都是这样相处的,开始的时候总是很热情,慢慢归于平淡,只是邵群的热情,持续的时间也太短了点儿。

眼看已是隆冬将至,李程秀虽然心事重重,但是学业一点也没有耽误,三次考试都名列前茅,终于得到了去黎朔的会计师事务所实习的机会。

自此他每个星期一三上课,二四上班。这样忙碌充实起来的生活让他觉得欣慰,他不用一个人孤零零地待在冰冷的房子里想着邵群今天会不会来,那种滋味儿比寒冬还要难熬。

李程秀第一天上班的时候,裹得跟个粽子一样,他跟另外两个实习生被带到黎朔的办公室报到的时候,黎朔第一眼根本没认出他来。

事务所设在CBD的一幢高级写字楼里,租金就贵得令人咋舌。

黎朔是个相当有魅力的领导人,虽然实行的是中央集权式管理,但下属对他的个人崇拜在工作中渗透得无所不在。

黎朔英俊潇洒,黎朔风趣幽默,黎朔慷慨大度,黎朔赏罚分明,黎朔能让每个员工都感觉到被重视,黎朔是个完美的老板,也是个完美的男人。

这就是李程秀上班仅一个星期从别人嘴里得出的结论。

但是黎朔也有个不是秘密的秘密,或许是这个男人唯一的缺憾,那就是他是个同性恋。

他并没有刻意隐瞒这一点,但也从不主动张扬。三十六岁的钻石单身汉黎朔,仅利用流言就免去了被女性纠缠的烦恼,尽管他是那么讨女人喜欢。

李程秀跟事务所所有员工一样,被洗脑了一样开始崇拜自己的老板,他臆想着自己有一天能成为这么优秀的会计师。

虽说是实习,可是工作性质基本就是打杂。

由于开设补习班黎朔有参股,所以才会给出三个实习名额作为营销手段,其实根本不需要这么多实习生。

李程秀的年纪,即使是在正式员工里,都算大的。他又想多学东西,基本上其他两个实习生的工作,都是他在做,可他做得非常高兴,一遍一遍核对数据,比一遍一遍翻炒着油锅要快乐多了。

“小李。”

李程秀正在复印机前装订资料,一听到黎朔的声音,马上转过头去:“黎总。”

黎朔把手里的东西递给他,看了眼他手里的活儿,笑道:“这可够繁琐的,小心别装错了。”

李程秀忙点头。

“这个帮我复印一份,再传真一份到这个号码。”

李程秀刚学会用复印机,几天下来几乎都围着这个大机器转悠,利落地接过黎朔手里的文件,道了声:“好”。

黎朔赞赏地看了他一眼:“你非常努力,勤奋是难得的品质,要继续保持呀。”

“嗯。”

李程秀把手里的活儿弄完了,拿着印好的材料敲响了黎朔的办公室。

“进来。”

李程秀进去的时候,黎朔正弯着腰在书架上找东西。

李程秀把资料放到桌子上:“黎总,资料在这里。”

黎朔终于抽出了一本书,高兴地转过身来:“来,小李,送你本书。”

李程秀接过来一看,是本会计学论著,作者名是黎朔。

黎朔笑道:“是我三年前写的,早年考精算师的时候有很多心得,就整理出了一本书,我觉得还算浅显易懂,希望能对你有帮助。”

李程秀受宠若惊,连连道谢。

“不客气不客气,小李,我觉得你很有潜力,做事心细,又很刻苦,如果你做得好,等你毕业了可以继续在我这里工作。”

李程秀惊喜地睁大眼睛:“谢谢,谢谢黎总。”

黎朔含笑看着他:“不用客气。”

李程秀回到办公桌前继续核对数据的时候,电话突然突兀地响了起来。

他尴尬得赶紧按掉,才想起自己忘了调静音了,因为平日除了邵群,不会有第二个人给他打电话,而邵群又很久没给他打过电话了。

他拿起电话穿过办公室往楼道走的时候,电话又响了起来,他不得已再次按掉。

等到了楼道,才放心地按下通话键:“喂。”

“你敢挂我电话!”对面传来了邵群怒气冲冲的声音。

李程秀解释道:“我在上班。”

“上班?你又上班?”邵群拔高了音量,一听到上班这两个字就来气。

邵群太久没跟他联系,以至于他上班都第二个星期了,都没机会和邵群说,不过他觉得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他不可能一直握在家里。

李程秀略带些兴奋的说:“我在,会计师事务所,实习。”

“会计师事务所?哪个事务所?”

“就是,和补习班合作的……”

邵群那边儿顿了顿,突然厉声道:“是不是上次送你回家的那个股东的事务所?”

李程秀为他的语气愣了愣,点点头,随即想起他看不到,于是道:“是。”

邵群突然沉默了,半天才咬牙切齿的说:“地址,我现在去找你。”

李程秀迟疑道:“我在,上班。”

“地址!”

李程秀赶紧告诉了他地址,挂下电话,忧心忡忡地等着邵群过来。

他不知道邵群为什么生气,他永远不知道邵群为什么生气,邵群脾气太差,什么都可能让他发火。

他看了看表,还好,快到午休时间了。

邵群给他打电话的时候,正好是午休,李程秀接了电话,就坐电梯直接下到了地下停车场。

这幢写字楼光停车场就有三层,看上去阴森森的,李程秀左顾右盼地找着邵群,突然一声喇叭声把他吓了一跳。

他扭头一看,见邵群开着一辆他没见过的商务车,西装革履,一脸不快地坐在驾驶座上。

李程秀赶紧过去,邵群也下了车,打开了后座的门,两人一同坐到了后座。

邵群满脸怒气:“你怎么来这里上班不跟我说一声,你为什么能到这里上班?是不是那个股东让你进来的?”

李程秀费力地解释着:“你太忙,所以没说。我的学校,有考试,三次,成绩好,就可以来这里。”

邵群狐疑地看着他:“真的是考进来的?”

李程秀点点头:“真的。”

邵群不放心地扯了扯他的衣服:“那个股东,多少岁了?”

“快四十了。”

邵群神色稍缓:“我早就跟你说过,不要出来上班,你不但工作,还不跟我说,这算怎么回事。”

“邵群,我必须工作,而且,一个人,在家很闷。”

“闷你可以找点其他事做,你可以去逛逛街,去美容院,总之我希望我回去的时候,能看得到你。”

李程秀愣了愣:“我,我不逛街,工作,可以学到知识。而且,你很少回去……”

邵群皱起眉:“你嫌我没时间陪你?”

李程秀忙道:“不是,你忙,我想,我也忙,就不会闷。”

邵群恶声恶气地说:“那你搬来跟我住总行了吧。”

话一出口,邵群就后悔了。

他从来不跟小情儿一起住,以后还得把人弄出去,多麻烦。可是看着李程秀意外的表情,他又不想把话收回去。

他觉得自己的胃口被李程秀养刁了,总觉得外面的饭菜没有李程秀做的好吃,家里钟点工没有李程秀好使,就连比李程秀年轻漂亮不知道多少倍又会伺候人的男孩儿,总差了点儿未经雕琢的只有李程秀才有的东西。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腻了李程秀,就在外边儿疯了一个来月,可现在又腻歪了,觉得还是李程秀好。

李程秀不确定地看着他:“真的?”

邵群亲了他一口:“真的,所以把工作辞了,你可以天天看到我了。”

李程秀惊喜的表情瞬间暗了几分:“邵群,不能辞,我喜欢这个工作,非常开心。”

邵群又拉下了脸:“你又上学又上班的,哪还有时间照顾我?”

李程秀很是为难地看着他,“邵群,我真的不想,辞职,这是我的,机会,邵群。”

邵群看着他哀求的表情,严厉的话就有点儿说不出口。

他之前说让李程秀去他那儿上班,也不过随口说说,他不可能把私生活带到工作中。如果李程秀给他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这是得不偿失的。可他一时又没法让李程秀辞职,毕竟他冷落了他一段时间,得重新哄哄,现在提这个,有点儿不合适。

邵群决定把这事先放一放:“好吧,这事以后再说吧。”

李程秀重新笑起来。

邵群把他拉近自己,动手摸着他的腰:“宝贝儿,我想你了,想我没?”

李程秀小声说:“想。”

邵群满意的一笑,把手伸进了他的裤子里……

李程秀以为邵群说的一起住,是邵群搬到他现在住的地方,没想到是让他搬家。

邵群做事真可谓雷厉风行,说了这话的第二天,精英派头的周助理就到了,顺便带来了搬家工人。

整个过程根本轮不到李程秀插手,一上午的时间他就连人带东西被领进了一栋复式小别墅。

房子的采光效果非常好,一进屋就有种阳光普照的感觉,室内装修清雅大方,以冷色调为主。落地窗外是个花园,有个大花圃和一个小鱼池,李程秀觉得这里的空气都异常的新鲜。

周助理面无表情地指挥工人把搬过来的东西各自归位,然后冲李程秀说:“李先生,请尽量将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不过有些地方还是需要注意一下的。比如邵总的书房没有他的允许请不要进去,邵总平时用的东西请不要随便挪动位置,找不到他会生气,花园里的植物和鱼品种都很名贵,平时有专人护理,请不要随意浇水喂食。”

李程秀尴尬地点点头,始终不习惯周助理这种冷冰冰又异常礼貌的腔调。

周助理临走前看了看表:“李先生,你可以开始准备午餐了,邵总的办公地点离这里很近,他说中午会回来吃饭。”

“哦……”

李程秀来不及收拾自己的东西,先忙活了起来,刚做完饭,邵群果然回来了。

邵群一进门就是扑鼻的菜香味,心情大好。

他不喜欢外人随意出入他的家,平时除了钟点工和护理花园的人,饭菜都是自己想办法解决,不是在外边儿吃就是去李程秀那儿。

外边儿吃久了自然想吐,中午能在家吃到家常菜,对自己的胃来说无异于是莫大的安慰。尤其李程秀做的东西实在美味,他现在觉得最顶级的酒店大厨跟他家这位比起来,也不算什么。

他鬼使神差地就上去抱住李程秀,撒娇道:“老婆,我回来了。”

李程秀脸一红,心里甜得跟裹了蜜一样,轻轻拍拍他的背,柔声道:“吃饭吧。”

这就是李程秀想象中最完美的生活,可以学习,可以工作,还能给爱人做上热菜热饭,他觉得自己太幸福了。

邵群一直有睡午觉的好习惯,可以保持他一整天头脑清醒,精力旺盛。李程秀以前的工作性质让他根本没有午休的概念,吃完饭后也被邵群拉上//床,搂着他舒舒服服地睡上了一觉。

邵群开始对于李程秀进驻到他的私人领地,还有一些犹豫,后悔自己出口太快。可是过了几天舒服日子后,他就觉得自己的决定太正确了。

李程秀照顾人简直是把人伺候上天了。

每天早上不管他有事没事,一定起得比邵群早。邵群起来的时候,牙膏挤好了,干净的毛巾摆好了,浴室从洗脸池到地面,干爽得找不到一滴水渍。早餐一定早就准备好了,掀开盖子还是热的,并且能天天不重样儿。中午就算李程秀不在家,也会提前把中饭给他做好,他回家只要拿微波炉一热,就能吃个现成。晚上李程秀总是比他早回来,不管他什么时候回来,必定两分钟内就有热乎的饭菜端上来。他要洗澡,水温就是调好的,内衣睡衣一定在他伸手就拿得到的位置,洗完了立刻可以换上干爽的拖鞋。床罩被单什么的,每个星期都会换,家里干净利索得连他这么能挑的人都找不出毛病来。

总之,诸如这些生活上的细节,李程秀都能关注到无微不至,邵群真觉得自己娶了个全能老婆,让他除了工作之外,什么都不用发愁。他长这么大,家里最多的时候有四个保姆,都没有让他觉得生活能舒服便利到这种程度,一开始勾搭李程秀的时候,他真的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的好处。

他觉得只要自己在深圳待一天,就不会舍得跟李程秀断了。

星期四上班的时候,同事告诉他今天晚上老板要请大家吃饭。

因为是集体活动,李程秀不好意思不参加,就趁午休的时候给邵群打了个电话,邵群虽然满口不乐意,但也没为难他。

当天就提前一个小时下了班。黎朔包下了一个高级日式料理店,几十号人风风火火地杀了过去。

吃饭的时候就有人不断向黎朔敬酒,李程秀看着都觉得心惊。

几杯酒下肚后,平素人模人样的高级白领都放纵了起来,好几个人抢着麦克风鬼哭狼嚎。

李程秀畏惧这样的场面,一个人缩到了餐厅的角落里,前面还有一颗大根雕挡在他面前,他才觉得安心一些。

他正一个人看着热闹的同事们发呆,黎朔悄然坐到了他旁边。

李程秀惶恐道:“老板。”

黎朔面色微红,举了举手里的酒杯:“怎么不过去喝酒?”

“我不会喝酒。”

黎朔笑道:“这可不行,男人怎么能说自己不会喝酒呢。”

李程秀有些尴尬:“我酒量差。”

黎朔也没为难他,放下酒杯道:“我刚才看你没吃多少东西,怎么,不合胃口?”

“不,不习惯,吃生的。”

黎朔笑道:“这里也有很多熟的,叫厨房给你做份拉面怎么样。”

“不用,我已经饱了。”

黎朔笑着摇摇头,还没等李程秀劝阻,已经起身往厨房走去,不一会儿就端了碗面条回来,“现成的炒乌冬,热的,吃点吧。”

李程秀感激地看了他一眼,拿筷子挑着面条斯斯文文地吃了起来。

黎朔嘴角含笑:“小李,你是哪里人?”

“北京。”

“哦,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来工作。”

“你以前是做什么的?”

“厨师。”

黎朔讶道:“厨师?怎么会突然决定来学会计呢?”

李程秀不好意思道:“不是,突然决定,很早就想,只是,没有钱。”

“那么现在终于可以一圆梦想了,恭喜你。”

“谢谢,老板。”

黎朔笑道:“我这个人最爱美食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机会能尝尝你的手艺?”

“啊……”李程秀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是说真的。我平时闲暇的时间,也喜欢自己做点儿东西,我家的厨房什么东西都有,绝对够任何一位大厨任意施展。如果你休息的时候没有其他事的话,我们可以都叫上几位朋友,去我家做顿饭,聊聊天,喝喝茶。”

李程秀迟疑地说了一句:“好。”他从来没有被任何同学和同事邀请过,真的不舍得拒绝如此善意的邀请。

黎朔高兴地掏出手机,按了几个键。

李程秀的手机突然响了,他低头一看,是一个陌生的电话。

“这是我的号码,什么时候有空给我打电话吧。”

李程秀怔愣地看着屏幕,不知道黎朔什么时候存了他的电话。

黎朔放下手机,道:“一会儿我送你回去吧,正好我知道地方。”

“我,我搬家了。”

“哦?没关系,反正一会儿也不堵车了。”

李程秀想起邵群说的话,不让他坐别人的车,于是婉拒道:“谢谢老板,我自己回去。”

黎朔温和地笑道:“你不用客气,照顾员工也是一个好老板应尽的职责,这个地方比较偏,公车不好坐。”

李程秀坚持道:“谢谢老板,我自己,回去。”

黎朔神色流露出些许失望,摊了摊手:“那好吧,那么一会儿小心一点,如果有什么事的话就给我打电话,我随时乐意帮忙。”

李程秀点了点头,真诚地说:“谢谢老板。”

那天晚上李程秀九点多才回到家,邵群很不高兴,让他以后少参加这种没用的聚会,不行就辞职。

李程秀最怕他提辞职,连忙答应他以后尽量都不参加了。

几天之后,黎朔把他叫到办公室,说要带他去参加一个国企的招标会,他带了两个事务所的骨干,李程秀是唯一的实习生。

能有这样的机会李程秀自然是雀跃不已,连连给黎朔道谢。

出了办公室后,他发觉同事看他的眼神又不对头了,只不过并非出于恶意,多半是含着了暧昧和窥探。

午休过后,司机开着车跨过了大半个城市,把他们四人送到招标会的现场。

黎朔在会上自信沉稳,妙语连珠,风头盖过了所有人,让李程秀几人对他更是钦佩不已。

李程秀本来以为开个会而已,在下班之前应该能结束的,没想到结束是结束了,回去的路上正是下班高峰期,全城都堵得厉害,半个小时竟然只开出了200米。

李程秀看着表,心急如焚。

他的两个同事终于坐不住了,纷纷下了车打算坐地铁回去。

李程秀却只能干着急。邵群住的地方不通地铁,住宅区里的人出入都有私家车,就连公车站也要走出十分钟的路程,现在坐公车,也是一样的堵。

黎朔看看表,抿嘴一笑:“照这个速度,回到公司得两个小时以后了,现在正好是晚饭时间,我都饿得前胸贴后背了。我知道这附近有家餐厅,走路只要十分钟就能到,我们去吃个饭吧。”

李程秀犹豫地看着外面堵的前不见头后不见尾的长龙,觉得今天想比邵群早回家,根本就不可能。

黎朔不容分说地自己先下了车,绕到对面给李程秀也打开了车门,做了个请的姿势:“来吧,与其在这儿干耗着,不如去享用美食,等我们吃完了,应该也堵完了。”

李程秀别无他法,只能下了车,黎朔跟司机交代了几句,关上了车门,扶着李程秀的背带着他往人行道走:“来,小心点,看车。”

李程秀裹紧了衣服,跟在黎朔身边,上了人行道后,他掏出手机:“老板,我打个电话。”

黎朔笑着点点头。

李程秀背过身去,给邵群拨了电话,只是连打了两个电话,都没有人接。

黎朔打趣道:“怎么,女朋友在等你吗?”

李程秀摇摇头:“不是。”他眉宇间有几分忧虑,怕邵群回到家发现他不在,又要发火。

黎朔再次做了个请的姿势:“不管是谁在等你,现在都没办法马上回去,还是把时间交给我吧。”

李程秀客气地微微躬身:“谢谢老板。”

黎朔昂首阔步地走在他身边,李程秀能看到不少女人看到黎朔的一瞬间都是眼睛一亮。

黎朔把他带进了一家泰国餐厅,眨着眼睛介绍着:“这里的咖喱蟹真是一绝,这回可不是生的,一会儿要多吃点。”

李程秀笑着点点头。

这家泰国餐厅取了个很拗口的名字,餐厅的布局和氛围多半是为情侣设计的,大的桌子只有寥寥几张,靠窗的位置放置的都是双人的情侣座。

黎朔熟练地点了几道菜,等菜的过程中,摆出了聊天的架势,双目温和而诚恳:“小李,我想多了解你一些。”

李程秀不明所以,小心问道:“了解……什么?”

黎朔摘下眼镜,揉了揉眉心:“今天真是累呀,你也看到了,抢生意的时候人人都跟饿肚子的野兽差不多。但是现在我们下班了,你可以不用把我当成你的老板,我也不打算把你当成我的员工,我希望我们能成为朋友,你说呢,程秀?”

朋友……李程秀再不谙世事,也知道员工是不能跟老板做朋友的。

“我可以叫你程秀吗?”

李程秀急忙点点头。

“那么在上班以外的时间,我也不想听你叫我老板,你可以叫我黎大哥。”

李程秀对于老板主动的套近乎,并不觉得高兴,反而觉得惶恐,盯着眼前的柠檬水,不敢抬头。

黎朔温润的嗓音配合着轻柔的音乐,在李程秀耳边轻轻响起:“程秀,叫一声听听。”

李程秀犹豫了半天,小声叫道:“黎大哥。”

黎朔满意地笑了笑:“作为朋友,彼此了解,是不是理所应当的?”

李程秀附和道:“嗯。”

黎朔双手交叉,拇指抵着下巴,毫不避讳地望进李程秀的眼睛里:“程秀,其实从第一次相遇,我就看得出我们身上的共同点。”

“共同点?”

黎朔有一双非常漂亮的眼睛,不大,狭长,异常的深邃。摘下眼镜后,少了几分严谨老练,多了几分风流倜傥,被这样的一双眼睛盯着的时候,仿佛瞬间就能被看透。

李程秀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眼睛开始四处划拉。

外面不知不觉下起了小雨,他们坐的地方外面就是一个小喷泉池,音乐温柔沉静,雨水打在水面上的声音清晰悦耳,黎朔浑厚磁性的声音就在那个时候带着郑重响起,李程秀后来回想起来,觉得那是他听过的极为动听的一段话。

“程秀,人到了我这个年纪,开始忌讳浪费时间了。因为觉得青春不再,做什么事都要趁早,免得错失良机,留到老了后悔。老实说,几个月前,我刚结束了一段感情,我投入了三年的时间,以为他是能跟我相伴终生的人,可是……怎么说呢,年轻人的心思,我渐渐跟不上了。我相信我的性向在事务所也不是什么秘密,我有一对很开明的父母,我一直都在寻找一个愿意和我认真生活的人。所以我今天邀请了你,想要了解你,我希望这样不会太突兀,但是我相信你也不喜欢拐弯抹角,对吗?”

李程秀局促地在桌子底下直绞手指头,他做梦都没想到黎朔对他竟是这个意思,惊讶得眼睛瞪得溜圆。

在他心目中,黎朔是那么的高不可攀,尽管他为人处世总是谦和有礼,可是一个让人挑不出缺点的人,就该被当成偶像一样高高供起来。

黎朔怎么会走下神坛呢?

这让他惶恐不已。

黎朔“噗哧”一声笑了出来,修长的手指在他眼前晃了晃:“你看你,至于吓成这样吗。”

李程秀尴尬地回过神:“老板……”

“哎,说好了别叫老板,叫我黎大哥吧。”

李程秀张了几次嘴,还是没好意思叫:“我,你怎么,知道,我是……”

黎朔故作神秘地笑笑:“我这辈子见了太多的人,是不是同类是看得出来的。其实第一次送你回家,我真的只是出于好心。我也没想到,你会自动送到我面前来,这不就是缘分吗?”

“可是……”

“怎么,难道你已经有男朋友了?”

李程秀脸一红,刚要开口,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他一看屏幕,立刻拿起电话:“喂,邵群……”

“你又去哪儿了?”邵群包含怒气的声音从电话那头逸了出来,周围本来就安静,黎朔离得又近,自然听得一清二楚,不禁挑了挑眉。

李程秀面上一片尴尬,对黎朔抱歉地点了点头,起身走到角落里。

“邵群,你听我说。”

“现在已经七点多了你知不知道,我还饿着肚子,一进家连点人气儿都没有。你不是说以后不再参加什么傻逼聚会了?”

“不是聚会。今天,去参加,一个招标会,回来堵车。”

“就算堵车,你现在也应该在车上,你那边的声音,可不像在车上。”

“我在,跟……”李程秀想起每次提到他的老板,邵群都很不屑,脸立刻就会拉下来,他不想跟邵群因为这个不愉快,就避重就轻道,“跟同事,吃饭。”

邵群那边的声音立刻尖刻起来:“什么同事?男的女的?”

李程秀看了一眼黎朔,一咬牙:“同事……很多,同事。”

邵群语气稍缓,但依然是不依不饶:“你他妈趁早辞职算了,我累了一天回家连顿饭都吃不上,要你干什么。”

李程秀心里一紧,觉得邵群说的话重了。

邵群大概也觉得自己语气重了,喘了口气道:“你在哪里,我去接你。”

“我……我也不知道。”

“问问服务员,告诉我地址,不管你刚才吃了什么,都不许再吃了,等我到了跟我吃饭。”

“可是……”

“程秀,我们的菜上了,来趁热吃吧,我肚子都饿得咕咕叫了。”一道温柔暧昧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李程秀背脊一凉,邵群那边突然没声音了。

“我,我马上,过去。”李程秀吓得赶紧退后了几步,惊恐地看着一脸笑意的黎朔。

“李程秀!”邵群咬牙切齿地从嘴里蹦出了这三个字,愤然挂了电话。

李程秀怔愣地看着电话,想再拨回去,却不敢,邵群生气了。

黎朔把他拉回桌子前:“来,吃饭吧,凉了就可惜了。”

李程秀依然心神不宁,额上都冒出了细汗。

黎朔夹了道菜放到他碗里:“程秀,你值得一个温柔的情人,至少应该是个懂得尊重你的情人。”

李程秀辩解道:“他只是,脾气,有点冲,其实他对我……挺好。”

“哦,真的?”黎朔呵呵笑道,“怎么听着这话有些勉强啊?你只不过是和朋友一起吃顿饭,就能对你大呼小叫的,这谈何尊重呢?”

李程秀脸色渐渐苍白起来。

“抱歉,我不该对你们的事评头论足的,我只是觉得,一段感情中如果缺少尊重和信任,那么必定是失衡的,一段失衡的感情,随时都有倾覆的危险,你说是不是?”

李程秀沉默地吃了一口菜,却觉得味同嚼蜡。

黎朔的话,仿佛一语惊醒梦中人,在这之前,李程秀从来没想过“尊重”这两个字。

他一直是抱着,可以说是感恩的心态小心翼翼地维护着他和邵群的感情。有个人能喜欢他,和他作伴,光这一点,就够他感激一辈子了,何况是邵群这样优秀的人,他和邵群之间,注定不可能有什么平衡。

邵群脾气不好,霸道不讲理,有时候说话会很难听,这些都很伤人。可是邵群也有温柔贴心的时候,邵群给他住的地方,让他重新学习,给了他很多美好的回忆。总的来说,邵群对他还是好的。他不该太贪心,哪怕守住这段感情需要他委曲求全一些,他也觉得值得。他们两个人之间,邵群绝对不会来屈就他,那么就由他来包容邵群的一切不足,为了眼前这来之不易的幸福。

而且,想想刚才的事,他也有不对,他和邵群撒谎了。

想到这里,他更加不安,歉意地对黎朔说:“老板,我还是,先回去了。”

黎朔放下筷子,微微蹙眉:“这么着急?你还没吃饭呢。”

李程秀也觉得相当不好意思,就想着要不这顿饭他来付钱,希望可以稍微表示下歉意,于是下意识地看了眼放在旁边的账单。这一看不得了,那道螃蟹居然要两千多,李程秀顿时如鲠在喉。他以前在酒店工作,昂贵的食材不是没见识过,但真要考虑自己付钱的时候,才格外的觉得这价钱让人无法接受。

他看着橙黄橙黄香气扑鼻的咖喱蟹,觉得如果不把眼前的东西吃完,真的是莫大的浪费,这对黎朔就更加愧疚了。

于是他只好硬着头皮,继续跟黎朔吃着饭。

黎朔把话题岔开,和李程秀谈论这里的食物,顿时缓解了不少尴尬的气氛。

一顿饭将近尾声的时候,李程秀的电话再一次响起,这次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喂?”

周助理冰凉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李先生,请问是法餐,泰餐,湘菜还是川菜?”

“啊?”李程秀被他问愣了。

“邵总让我定位了你的手机,你现在所在的大楼里,有这四间餐厅,我猜想你们应该不会在必胜客,所以,究竟是哪间?我好告诉邵总,他很快就到了。”

李程秀顿时觉得背脊发寒,颤颤巍巍地说:“泰、泰餐。”

“谢谢。”那边干净利落的挂上了电话。

李程秀焦虑地望了望窗外,放下筷子:“老板,我吃完了,我,我得走了。”

“哦?”黎朔拿餐巾擦了擦嘴,“我也吃饱了,那么上甜点吧,这里一切跟椰子有关的甜点都美味极了,你必须得尝尝。”说着他抬手叫了服务生。

李程秀阻止不及,服务生转身就给他们端来了精巧的甜点。

李程秀坐立不安,频频看看窗外,又看看手机。

黎朔笑道:“你的男朋友要来接你吗?”

李程秀点点头。

“这是好事啊,你为什么要这么紧张?”

“我……”

黎朔叹息了一声:“真可惜,我对你很有好感,可是已经有人抢先一步了,不过……”黎朔冲他眨了眨眼睛,“你们又没结婚,你随时都可以反悔而不用负任何法律责任哦。”

李程秀吓得连连摆手:“我们,我们很好。”

黎朔挑眉笑了笑,不置可否:“程秀,虽然夺人所爱非君子所为,不过弃暗投明可是智者之选,我宁愿当一回小人,而让你当智者,就是不知道,你意下如何了。”

李程秀刚要张口辩驳,黎朔突然抬手制止他,道:“再补充一件事,我是美籍华人,我可以给予我的爱人,真正意义上的婚姻,享有和普通夫妻一样的权利。程秀,你有考虑过和你这位年轻冲动的男朋友的未来吗?”

李程秀被他问愣了。婚姻?

黎朔诚恳地看着他:“程秀,虽然说这话尚且过早,但是我真的觉得,我和你很合适。你身上的很多特质,比如温和沉静,比如谨慎细心,都让我非常欣赏。我是真心的,希望能加深与你的了解。”

李程秀刚张嘴,黎朔又一次打断他:“你别急着拿你的男朋友来拒绝我。人的一生会做很多抉择,有些是对的,有些是错的,有些非要等到时过境迁了,才能看清究竟是对是错。所以别急着拒绝我,也许他真的不是对的人,也许我才是,至少我会是比他更加成熟温柔的情人,我会尊重你。你难道不好奇,究竟是谁能跟你共度一生吗?”

黎朔把话说得又圆又满,句句说到人心里,却又不尖刻刺耳,让李程秀无言以对。

李程秀只想到了逃。他开始穿衣服:“谢谢老板,我走了。”

刚往脖子上挂上围巾,一声厉喝就响彻了整个餐厅。

“李程秀!”

李程秀身子一抖,转眼就见邵群怒气冲冲地走了过来,木质的地板被他踩得砰砰作响,餐厅里的人都纷纷侧目。

李程秀紧张地站了起来,黎朔挑了挑眉,动作优雅地站起身,略带审视地看着邵群。

邵群一看到李程秀身边高大英武风度翩翩的黎朔,胸中的戾气跟爆炸了一般,把他整个人彻底点着了。

就在他离他们还有几米外的时候,黎朔已经先发制人,伸出了手,笑得有礼有度:“敝姓黎,是程秀的老板,不知道先生贵姓?”

邵群拼命压抑着自己想要挥出去的拳头,狠狠瞪了他一眼,随即就转向李程秀,一把拉住他的手臂,怒道:“很多同事?啊?你什么时候学会撒谎了?”

黎朔收回手,也不觉得尴尬,而是上前一步,解释道:“刚才确实还有另外好几个同事,不过大家都回去了,我作为老板,总得留下来付账嘛。”

邵群将信将疑地看了他一眼,瞪着李程秀:“真的?”

这时候他哪敢说不,连忙点点头,心里对黎朔充满了感激。

邵群眯着眼睛看了一眼他们的餐桌,这怎么看,都像是两个人共进晚餐的架势。

李程秀紧张得手都直抖。

黎朔再次泰然地替他解释:“本来是在大桌子的,不过大家都走了后,餐厅给我们换到了小桌子。”

李程秀赶紧点点头,微弱地唤道:“邵群……”

邵群心中仍是充满疑惑,他不愿意相信眼前这个皮笑肉不笑的男人的任何一句话。

他一把拽起李程秀,冷道:“回家。”说着就把人往餐馆外拖。

李程秀抱歉地看了黎朔一眼,连忙低下头,躲避朝他们射过来的一道道猜疑的视线。

出了门李程秀才想起来自己连外套都没穿,冷得他直哆嗦。

邵群似乎根本没发现这一点,一声不响地拉着李程秀往停车场走。

李程秀试图缓和下这紧张的气氛:“邵群……我陪你吃饭吧。”

邵群突然停了下来,转过身来,脸上一片阴翳,他一手掐住李程秀的下巴,狠声道:“回去再收拾你。”

李程秀脸色一片苍白。

就在这时候,黎朔的声音远远地再次响起:“程秀。”

两人同时转头,黎朔身上披着一件驼色的羊绒大衣,在寒风中依然潇洒不已。他手里拿着李程秀的外套。

“程秀,怎么连衣服都忘了,小心感冒了。”黎朔看都没看一脸阴沉的邵群,撑开大衣就要给李程秀披上。

邵群突然一把抢过大衣,狠狠地扔到了地上,接着就上去一把抓住了黎朔的衣领,眯着眼睛一字一顿的威胁道:“离我的人远一点。”

黎朔毫不畏惧,反而优雅地一笑:“那你可得看紧了。”

邵群的拳头蓄势待发,一听这话立刻就要挥过去,李程秀一直在他们身边谨慎地注意着邵群的举动,一见他抬起了手臂连忙扑上去抱住他的胳膊:“邵群,邵群,不要。”这可是他的老板,不是围堵或者猥亵他的坏人。

黎朔拍开邵群抓着他衣领的手,好整以暇地抚平了起皱的前襟,冲李程秀笑道:“程秀,再见了,注意保暖啊。”说完翩然离去。

邵群用力一挥,李程秀被他甩到了地上。他回身一脚踹在自己的车上,流畅的车身立刻陷进去了一大块儿。

邵群把被摔得直迷糊的李程秀从地上拎了起来塞到车里,一脚油门飞驰出了停车场。

分享到:
赞(196)

评论72

  • 您的称呼
  1. 黎朔在渣攻心里像一个碰碰车……
    外加楼上有一位说和一醉当涂人物重名的,那部叫醉死当涂,你是和一醉经年搞混了吧哈哈哈,而且那位主角叫黎翘啦(顺便一提黎翘真是绝世好攻)

    一把小电钻2020/03/31 10:27:00回复 举报
  2. 黎老板是个好人……唉,可惜这是小说

    小王爷2020/04/06 10:40:50回复 举报
  3. 什么时候虐这玩意,黎老板最后怎么了?

    富贵贵2020/04/14 13:52:39回复 举报
  4. 后来黎叔叔在另一本书也有自己的CP了(我是不是没机会了)

    道蟹2020/04/18 20:03:40回复 举报
  5. 啊……黎老板有CP啊,可惜了,传说中的1的眼中刺,0的避风港,真想让程秀跟了他(渐渐都很少骂邵狗了呢,果然是渣到令人无语)还有,快尼玛

    Z2020/04/18 23:48:26回复 举报
  6. 1.黎老板有故意挑拨之嫌,2,黎老板从来没爱过秀秀,只是觉得秀秀是好的结婚对象,3秀秀一个短信拒绝他,就马上和锦辛搞在一起,距离好男人还有点距离

    楼台倒影入池塘2020/04/24 21:41:05回复 举报
  7. 这就是小说啊,必须要有个男二出来刺激男主并且给小受些爱的启发。。

    真实世界里,没有985的文凭,根本没可能进入会计师事务所实习滴。。所以大家看看就好了

    61232020/04/27 10:32:00回复 举报
  8. 小天使值得更好的人

    白银六卫十分想吐槽为什么评论一直发不出去2020/05/08 06:20:16回复 举报
  9. 黎叔叔~~~~~~

    甜心2020/05/10 14:27:17回复 举报
  10. 虽然黎哥有正经cp 可是还是很希望程秀能和他在一起(小声bb)

    Kuma2020/05/10 21:08:06回复 举报
  11. 想让秀跟黎大叔的 小心赵甜心揍你们

    匿名2020/05/18 01:25:06回复 举报
  12. 我现在已经不想说什么了
    我觉得黎老板还不错,不过这种挑拨离间个人不太喜欢
    不过秀秀跟这么渣的人在一起确实不值得

    晓橙子2020/05/20 17:10:10回复 举报
  13. 黎老板只是提醒吧
    看起来他好像不爱秀秀,拿大衣也是再姓邵面前故意这样做的暧昧举动

    某澜2020/05/21 01:28:17回复 举报
  14. 188里面我最希望be的就是娘娘腔,邵大腰子他配拥有爱吗!?配吗!?
    黎叔叔跟秀秀也不合适的其实,动情还是对小甜辛动的情,对程秀大约也就是出于好意的提醒吧或者说附加遗产里也提到过黎叔叔在遇到小甜辛之前对伴侣的幻想就是,温柔贤惠

    阿茶是安定侯夫人2020/05/23 01:38:49回复 举报
  15. 黎朔,一个单挑了四届渣攻的男人。
    但最后还是折在了赵锦辛手里

    劳资叫匿名2020/05/27 12:47:36回复 举报
  16. 擦,擦,我才反应过来,黎叔叔???

    顾紫/阿紫2020/05/29 13:41:12回复 举报
  17. 1.黎老板有故意挑拨之嫌,2,黎老板从来没爱过秀秀,只是觉得秀秀是好的结婚对象,3秀秀一个短信拒绝他,就马上和锦辛搞在一起,距离好男人还有点距离

    匿名2020/06/09 21:41:54回复 举报
  18. 这章黎叔叔做得有点不厚到,他这样换那个男的都会生气吧

    匿名2020/06/09 21:49:02回复 举报
  19. !我真想杀了邵群!!它呸吗?呸吗?(气出心脏病)

    邵群是个大渣男2020/06/14 19:06:53回复 举报
  20. 黎叔叔 爱了 干得漂亮啊

    7神2020/06/24 03:37:13回复 举报
  21. 黎叔叔好可爱
    等等!小甜心你先把刀放下!!

    立志反攻的金大小姐2020/06/25 20:05:00回复 举报
  22. 我想看甜心,嘤嘤嘤,

    77882020/07/02 21:10:38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