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于连 九

骆闻舟把包裹提起来倒了倒,没别的东西了,但这时,他的手机震了一下,一张照片传了过来,拍得是一处偏僻的石子小路,水系与草木俨然,幽静狭窄,中间竖着个孤零零的垃圾箱,底下有一条留言,没称谓没落款,就俩字:顺便。

骆闻舟若有所思地盯着照片看了一会,旁边的猫爷却不干了。

猫爷的大名叫做“骆一锅”,是一只七岁大的中老年猫,长得圆脸大眼,油光水滑——就是脾气大了点。

骆一锅先是伸爪子拍了拍骆闻舟的腿,扭着屁股来到墙角,充满控诉地往地上一蹲,向铲屎工展示空无一物的猫食盆。

不料那傻大个居然只是瞥了它一眼,毫无触动!

骆一锅惨遭无视,出离愤怒,气势汹汹地冲上去,后脚站立,抱住骆闻舟的小腿,嗷呜乱叫地撕咬起他的裤腿来。

骆闻舟一弯腰,捏着它的后脖颈子,把骆一锅四脚离地拎了起来:“你小子是不是活腻了?”

骆一锅吊着爪子,叽里咕噜地“嗷”了两嗓子,得意洋洋地冲他吐了吐舌头。

骆闻舟翻了个白眼,一松手,猫咪就轻巧地从他手里挣脱出去,在空中优雅地打了个滚,四脚着地,很快如愿以偿地得到了充足的猫粮,并一罐额外的猫罐头。

骆一锅心满意足,发现“棍棒底下出孝子”的道理果然诚不喵欺,铲屎工不咬就是不老实。

骆闻舟毛手毛脚地蹲在地上撸了一会猫,忽然想起了什么,低头看了一眼骆一锅竖起来的大毛尾巴——这个祖宗,还是当年陶然逛早市的时候给费渡买回的,费渡刚开始好像挺喜欢,抱回去没几天就不知怎么烦了,无论如何也不肯再养。

陶然老家在外地,刚工作的时候买不起房,四处租住,说不好哪天就得搬家,养宠物不方便,只好把猫放在了骆闻舟家寄养。

骆闻舟讨厌猫,讨厌狗,讨厌十六周岁以下的少年儿童,嫌弃得要发疯,信誓旦旦地给陶然下过通牒:一个月之内要是找不着下家,他就把这个四爪的麻烦一锅炖了。

结果一晃七年过去,下家一直没找着,骆闻舟从一个骂骂咧咧的肉食者沦为任劳任怨的铲屎工,骆一锅却从储备粮变成了一家之主。

可见世事确实难料。

骆闻舟就着猫思考了一会,突然站起来,从冰箱里摸了半个啃剩下的面包,转身就走。

街上已经不太堵车了,恨不能每天踩点上下班的骆队又赶回了市局,除了值班员,他一进办公室就发现有个人还在揉着眼反复扒拉监控记录。

骆闻舟脚步一顿,叹了口气:“我就知道你还没走。”

陶然伸了个懒腰:“回去也没什么事干——你怎么也来了?”

“看你孤家寡人、半夜三更加班太可怜,我是来给你送温暖的。”骆闻舟晃晃悠悠地溜达到他旁边,坐在他办公桌上,“劳模,你有什么发现吗?”

“承光公馆的监控都在室外,咱们技术人员刚刚排查了二十号晚上八点到十二点之间的视频。室外监控总共有四次清晰地拍到了张东来,根据形貌特征追踪,他全程大约有四十分钟的时间既不在监控范围内、也不在会所室内,但这个‘四十分钟’是合计数字,他每次离开的时间都比较短。主动避开监控的情况只有两次,一次是十点左右,他跟一个女孩离开了十几分钟,特意抬头找过摄像头的位置,还有一次是临近十二点的时候,午夜之后公馆院里的视频就关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

骆闻舟搓了搓下巴:“十几分钟?”

陶然很认真地一点头:“对,不过如果找到那个女孩子,应该可以作为人证。”

骆闻舟摇摇头:“啧,真快。”

陶然:“……”

还不等他做出反应,骆闻舟又话音一转,正人君子似的问:“拍到何忠义了吗?”

“没有,今天下午他们挑出了二十多个疑似有何忠义的镜头,但都没拍到脸,有些离得还比较远,我刚才反复看了看,觉得一个也不像。你说如果凶手是在承光公馆杀了何忠义,会粗心大意到被拍下来吗?”

“几个进出口都没有拍到人,也有可能是何忠义自己避开了监控。”骆闻舟站起来,在陶然背后转了几圈,“不过如果真的什么都没有,费渡不会特意送过来。”

陶然:“四个多小时,这么多镜头,他自己怎么看得过来?可能就是给我们一个参考吧?”

骆闻舟摇摇头,过了一会,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你刚才说什么,他们院里的监控十二点之后就关了?”

“嗯,对,只有停车场附近、还有会所外围几条小路上的一直开着。”

“关监控,应该是怕拍到一帮醉鬼的丑态,开着的则是为了保障安全,”骆闻舟伸手撑在他的椅背上,“院里的监控应该都会安在客人们看得见的地方,如果他们愿意,很容易能避开,但会所外面,为了防着有不明身份的人闯进来,有时候会把监控装在暗处……你把通宵开的几个监控记录调出来。”

陶然不等他说完,已经动手调出来了。

骆闻舟打开手机,看了一眼刚收到的照片:“有没有哪个摄像头是装在一条水系旁边的小石子路上的?”

陶然有点疑惑:“确实有一个。”

监控记录显示在八点整,静止的镜头画面里漆黑一片,随着他们快进着往后翻,堵在屏幕中间的黑影“蹦”开,腾出了镜头——原来是一只鸟。

监控记录的四角都是黑的,只有中间一小块有画面,不时被钻进钻出的鸟挡住,可能是个隐蔽在树屋里的摄像头,快进翻到八点五十左右的时候,一个晃晃悠悠的人影出现在了监控下的垃圾桶附近,陶然立刻定住了画面。

那人应该是为了抽烟,奔着垃圾桶来的,并没有察觉到树上有监控。

“等等,这个人……好像真有点像!”陶然仔细端详了片刻,随即叹了口气,“烟头如果还在的话,对比一下DNA应该可以确定,偏偏下午那场大雨……所以现在还是——你笑什么?”

骆闻舟从兜里摸出个装着烟头的证物袋:“对比去吧。”

陶然震惊了:“你怎么……你从哪……”

“嘘——悄悄的。”骆闻舟竖起一根手指在他嘴边,几不可闻地说,“一个很讨人嫌的小青年寄给我的。”

陶然看起来更震惊了:“你们俩休战了?”

骆闻舟按着他的后脑勺,把陶然的脑袋拧回原位:“附近有没有别的线索?”

“哦,你等等。”陶然说着,翻出了一张标注过的地图,“这条路只有两个方向,一边是承光公馆,一边是公共区域,这人离开后显然没有往承光公馆方向走,而是去了另一边……出去以后是大马路,有个公交车站。”

“我喜欢公共区域,”骆闻舟微笑起来,“随时能查,不用跟那些有钱人矫情。”

两人立刻从市局出来,直奔公交车附近的交警队。

夜色浓重,露水已经快要下来了,骆闻舟把车载空调关了,打开车窗兜风。

骆闻舟:“今天晚上查到的任何线索,先不要对外说,包括队里的同事。”

陶然一愣:“怎么?”

“不怎么,我估计过不了几天,分局就会打报告申请移交,”骆闻舟说,“到时候你专注何忠义这件案子,其他的事都不要管。没查到确切真凶之前,张东来可以让他多‘嫌疑’几天,让他长点记性也好。”

陶然从他的话里听出了点不一样的严肃,忍不住偏头看了看他。

骆闻舟眼角轻轻地翘了起来:“孤男寡男,你再这么看我,我可要禽兽了。”

“调戏我免费是吧?”陶然十分大方地一摆手,“对了,好长时间没见你跟谁出去了,上回一起打台球的那个呢?”

骆闻舟说:“哦,留学去了,去意大利学中文。”

陶然差点让唾沫星子呛死:“怎么这么不靠谱?”

骆闻舟面无表情地一耸肩,他一手搭在方向盘上,一手搭在半开的车窗上:“哪那么多靠谱的?再说我爸还没退,他老人家虽然没说什么,总归影响不太好,过一两年等他退下来我再考虑正经找一个吧,自己跟自己过惯了也挺好的——那老东西真是上班有瘾,实在不能理解,我早就想退休了。”

陶然叹气:“知足吧,你家里人想得很开了。”

骆闻舟听话听音,立刻问:“你家催婚了?”

陶然:“催也没有。”

骆闻舟看了他一眼:“我是爱好小众,你又是什么问题?”

陶然想了想,简短而有力地做出回答:“穷。”

骆闻舟没忍住,笑了起来。

“笑什么,我那点工资也就够还房贷的,穷是客观事实。”陶然不怎么在意地扒拉了一下他的鸟窝头,“不过能东拼西凑出首付,好歹有了相亲的资格,我觉得这辈子也就差不多了,不见得非得娶到女神。”

骆闻舟用车灯打了一下交通指示牌,发现离目的地不远了,他的目光平静地望着前方路面:“你还有女神?”

“高中时候隔壁班的同学,长得像赵雅芝,”陶然说,“好多年了没联系过了,可能已经嫁人了吧,没嫁也轮不上我——快到了,等我打电话跟值班的哥们儿打个招呼。”

五分钟以后,骆闻舟停好车,陶然正要下车,骆闻舟突然转过头对他说:“我问你个挺严肃的事。”

陶然莫名其妙:“什么。”

“假设——我是说假设,你是个女的,”骆闻舟说,“我跟费渡你想嫁给谁?”

陶然:“……”

骆闻舟:“假设。”

陶然思考良久,得出结论:“我要是女的,现在应该没时间搭理你俩,整天都得发愁怎么跟我妈出柜。”

骆闻舟:“没柜,女人都死光了。”

陶然:“那其他……”

“其他男人也都死光了。”骆闻舟说到这,自己没绷住,先笑了起来,“就我们俩。”

六十多亿人口在骆闻舟三言两语里灰飞烟灭,陶然嘴角抽了抽,最后生无可恋地说:“那还是你吧。”

尽管骆闻舟尽量地憋了,却还是没憋住,露出了一个刚偷了鸡似的贼笑:“选我,你确定?”

陶然掐着手指算了算,说:“只能选你,费渡好像还差俩月没到法定结婚年龄呢……你干嘛?”

骆闻舟好似取得了重大胜利,靠着座椅靠背笑起来。

陶然完全不理解他在得意什么,回想片刻,被雷出了一身鸡皮疙瘩,摇摇头下车了。

……没看见骆闻舟贱兮兮地把这段话录下来了。

只要不是承光公馆那种私人地盘,市局的人调个监控还是挺方便的。

公交车站的监控没能捕捉到疑似何忠义的人是什么时候进到承光公馆附近的,但给了他们俩一个莫大的惊喜——九点左右,拍到了那个人从小路走出来,而且径直走到站点,等候几分钟后,上了34路公交车。

这期间他抬头研究过站牌,足以让骆闻舟和陶然认出来,他就是何忠义。

此时,一处心理咨询诊所的营业结束时间到了,最后一个客人站起来,温文尔雅地和咨询师道别,拿出了一盒包装精美的巧克力:“辛苦了白老师,我觉得这个味道您应该会喜欢,带来给您尝尝。”

咨询师已经习以为常,这个名叫费渡的客人非常会讨人喜欢,甜言蜜语不要钱,从不随意迟到延时,从不情绪失控,经常带一些精美又不昂贵过分的小礼物来,连诊所里的清洁工都认识他,她还没来得及道谢,就看见客人的手机震了两下。

咨询师把话咽下去,微笑着示意他自便。

费渡做了个抱歉的手势,发现手机上来了两条信息。

第一条非常简短:“多谢。”

第二条夹带了音频,留言是:“礼尚往来。”

费渡把听筒凑近耳朵。

“假设,你是个女的,我跟费渡你想嫁给谁……其他男人都死光了,就我们俩。”

“那还是你吧。”

“选我,你确定?”

“费渡好像还差俩月没到法定结婚年龄呢……”

费渡:“……”

分享到:
赞(109)

评论36

  • 您的称呼
  1.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幼稚

    匿名2018/09/19 01:13:24回复
  2. 大惊小怪hhhh

    楚姒儿2018/10/05 09:07:16回复
  3. 骆一锅就是传说中大庆的cp吗?求解释这个梗?一直都没怎么懂

    我叫一口獠牙2018/10/14 15:08:03回复
    • 大庆是P大另一部小说《镇魂》里男主之一赵云澜的猫,所以大家就说是CP喽

      花匠2018/11/06 14:52:03回复
    • 大庆是镇魂里的一直万年老猫,傲娇胖还欠揍,吃货属性和骆一锅差没两样,所以咯

      吃芒果的那只猴儿2019/02/09 07:27:02回复
  4. 去意大利学中文。。。这理由,,那按照这个说法,以后骆老大和费公子在一起了,陶劳模怎么办

    沈韵2018/11/10 17:24:44回复
  5. 陶队我抱走了,你们不用担心哈

    匿名2018/11/11 11:40:36回复
  6. 没看懂 骆队问陶然那种假设问题干嘛?气费渡吗?还是别的?

    匿名2018/11/28 15:24:03回复
    • 他在逗嘟嘟

      匿名2018/12/29 22:30:58回复
    • 因为他两死对头,不做对气一下浑身不爽的\^O^/

      沈葭白2019/02/15 14:23:40回复
  7. 那个,骆队本来就是同??

    阿藏2018/12/18 16:53:16回复
  8. “啧,真快~~”
    是我想到别的地方去了吗?

    匿名2018/12/19 23:04:23回复
    • 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幼稚

      巍巍笑出来了2019/01/27 20:19:19回复
  9. Ls,恭喜你 你没想错!_(°ω°」∠)_(笑容逐渐缺德)

    夜北子2018/12/25 00:34:09回复
  10.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66ccff2019/01/02 21:20:53回复
  11. 真香啊

    66ccff2019/01/02 21:21:16回复
  12. “爱好小众”所以说这是在说自己是个同吗

    匿名2019/01/10 23:14:50回复
  13. 如果世界上就剩下骆闻舟费渡陶然,hhhh,陶然是被抛弃的那个孩子,闻舟和嘟嘟

    匿名2019/01/13 02:01:37回复
  14. 陶陶好可爱啊哈哈哈哈哈

    陶陶的匿名爱慕者2019/01/15 13:25:16回复
  15. 人见人爱小陶然,有女神在心中,谁都别想掰弯了他。官二代富二代都不好使。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

    匿名2019/01/22 16:31:35回复
  16. 费渡:没想到我竟然输在了年龄

    匿名2019/02/03 20:38:54回复
  17. 我觉得吧,骆一锅肯定是被大庆带坏的

    吃芒果的那只猴儿2019/02/09 07:24:14回复
  18. 礼尚往来hhhhhhh

    我的将军不必死守边关只需给长庚一生到老2019/02/11 20:26:28回复
  19. 所以骆队你竟然舍得对一个“孩子”下手……

    小花2019/02/13 02:05:47回复
    • 哈哈哈,这可能是骆队给自己挖的坑吧⊙▽⊙

      沈葭白2019/02/15 14:25:28回复
  20. 幼稚……

    哈哈哈2019/02/18 11:25:59回复
  21. hhhhhhhhhhhh这个礼尚往来hh

    叶喻2019/02/19 12:45:00回复
  22. 怀疑陶劳模是真的直吗

    顾阿湘2019/02/26 15:54:52回复
  23. 骆闻舟看了他一眼:“我是爱好小众,你又是什么问题?”
    陶然想了想,简短而有力地做出回答:“穷。”
    太真实了哈哈哈哈哈嗝

    奚和2019/03/05 16:57:49回复
  24. 大庆的小野猫

    今天继续刨坑2019/03/11 06:57:26回复
  25. 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哈哈哈说的太好了

    匿名2019/04/10 21:04:15回复
  26. 费渡要被气死,骆闻舟你不幼稚吗

    皮家2019/04/14 23:28:19回复
  27. 骆闻舟就着猫思考了一会
    哈哈哈哈哈哈好吃吗

    花楹2019/04/22 13:10:51回复
  28. ……一个讨人嫌的小青年,咋听着这么不对劲呢,满满的暧昧

    小明爷爷2019/05/11 16:21:12回复
  29. 看到评论区里还有人不清楚,说明一下,本文cp是骆闻舟x费渡,攻受不逆,情敌变情人。骆队是真弯,也是真的喜欢过陶然,陶然是真直[后来有他女神出场],至于嘟嘟,他是男女通吃,虽然追求过陶然,但我觉得他对陶的感情称不上爱情。就是这样啦,希望能为一刷的小伙伴解惑⁄(⁄ ⁄•⁄ω⁄•⁄ ⁄)⁄

    秋阿摇2019/05/11 21:14:48回复
  30. 骆队又腹黑又幼稚

    大爱巍澜2019/06/16 02:09:4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