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于连 八

王洪亮正当壮年,然而酒色半生,颇有些未老先衰相,两颊的肥肉信马由缰地松弛到了与下巴齐平的地步,乍一看,很像一条密谋着颠覆全人类的沙皮狗。

他往前探着身,一边观察着被拘留的马小伟,一边夹着根烟喷云吐雾,喷出了一个局部的南天门。

马小伟太瘦小了,几乎瘦出了一脸可怜巴巴的稚拙,即使自己独处,依然浑身紧绷,一双几乎要脱眶的眼珠好似没法在一点久留,上天入地地四处乱飘。

王洪亮歪头盯住了他,对旁边的人开了口:“这么说,他们灰溜溜地把人带回市局了?”

旁边站着的正是分局刑侦队的负责人,此人办案的时候毫无存在感,指挥基本靠跟风,结论基本靠领导,像个上传下效的传声筒。他从旁边捧起一个烟灰缸,凑上前接了王洪亮的烟头:“肖海洋是这么汇报的。”

“没想到,这个我真没想到,简直不像真的——你说世界上怎么有那么巧的事呢?”王洪亮哈哈一笑,见牙不见眼,成了一条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沙皮狗,“怪不得算命的说我今年虽然有坎,但总能遇上贵人逢凶化吉,三万块钱求的平安符有点用处。那个肖海洋除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之外,居然也能有点用。”

旁边人恭恭敬敬地问:“王局,那您看现在怎么办?”

“骆闻舟手伸得太快,”王洪亮伸手拢了拢头顶稀疏的毛,“不然光凭重大嫌疑人是市局领导亲戚这一条,就能让他们从我眼皮底下滚出去。”

他说着,原地转了几圈,一摆手:“没关系,让给他们。骆闻舟都不怕别人骂他们徇私舞弊,我怕什么?现在既然出现了第二个嫌疑人,正好说明这案子比我们想象得复杂得多,本来就是一起杀人抛尸案——都怪附近群众们误导性的证词打乱了调查方向,他们听见的杂音和本案没有关联。承光公馆也好,什么别的地方也好,只要不是‘西区’,随便他们去查。我们全力支持市局工作。”

“王局胆大心细,”分局刑侦队的负责人陪着笑拍了个马屁,又说,“回头您可得把求符那地方介绍给我,真是太灵了。”

“好说,去了你就报我的名,能给你便宜好多。”王洪亮伸手拍拍下属的肩膀,“人啊,到了这把年纪,就会发现好多事你不信不行,升官发财这些事,都得看命——对了,不是说死者家属马上要到了吗,一起送到市局。”

他说完往外走去,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回头看了马小伟一眼,意味深长地说:“你看这孩子,乍一看挺不起眼,其实仔细看,他这面相长得真是吉利,很有点天庭饱满、地阁方圆的意思。”

旁边下属不明所以。

“所以啊,”王洪亮一笑,“他命大!”

整个花市区分局在研究神学的时候,燕城市局却透出一股沉甸甸的低气压。

陶然从审讯室里出来,疲惫得扶着墙长出了一口气,因为传说这个张东来小时候发烧烧坏了脑子,长大以后成了个不折不扣的傻逼,非得一分钟原谅他八次,才能把话继续说下去——这也就是好脾气的陶然,换个人来,早把桌子掀了。

骆闻舟在门口等他,手里捏着个U盘,正无意识地在手指间来回转。旁听审讯的肖海洋好像有点怕他,一直远远地和他保持着一定距离。

骆闻舟一抬眼:“怎么样?”

“张东来说那天他可能喝了点酒,看见个社会青年纠缠他妹妹,以为是流氓,一时冲动,过去把人打了,事后他不记得打的是哪个社会青年,给他看了死者的照片,他只说有点眼熟,不确定。而且据他说,他没有给谁赔过礼,也没有送过谁手机——后面这句我觉得是真的,那小子现在也没觉出自己打人有什么不对。”陶然捏了捏鼻梁,“对了,刚才费渡是不是来过了?”

“已经走了,”骆闻舟应了一声,接着想起了什么,又瞪了陶然一眼,“那小兔崽子,越来越混账,都是你惯的。”

陶然:“……”

他总觉得这句抱怨听起来怪怪的。

骆闻舟伸手一弹,把手里U盘扔给他:“去查查看,里面可能有些用得着的东西。”

陶然莫名其妙地接过来:“这是什么?”

“不知道,不过我估计是承光公馆内外的监控。”骆闻舟隔着监控看了暴躁的张东来一眼,“他妹我见过,挺正常的一姑娘,你打个电话跟她确认一下张东来的话靠不靠谱,我去跟张局说一声。”

然而骆闻舟第二次去局长办公室,却没见到老局长本人。

一个身材敦实的男人抬起头来,和颜悦色地冲骆闻舟点了个头:“来了?”

这人和张局差不多的年纪,右眉上有一条旧疤,从额头一直劈到了眼皮上面,却并不显得凶狠,整个人看起来还是很慈祥。

骆闻舟有些意外:“陆局?”

陆局名叫陆有良,是张局的副手,老刑警出身,在各种技术不成熟的年代,他参与破获过好多大案,抓过无数穷凶极恶的犯人,是燕城市局的传奇之一,再没正经的人到了他面前也都得收敛些。

“嗯,有什么事你暂时跟我说吧,老张避嫌了——你们啊,实在不该把人带回来。谁有嫌疑,当场带走、当场排查,你把他带回来是什么意思?是打算徇私包庇,还是此地无银三百两?”陆局叹了口气,伸手点了点骆闻舟,“闻舟,你这个人啊,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心眼太多,年纪轻轻的,圆滑过头了。”

骆闻舟神色不动,往外看了一眼,目光扫过空荡荡的楼道,然后谨慎地回手带上门:“陆叔。”

陆局一愣。

“楼下有个分局的刑警,叫肖海洋,”骆闻舟把声音压得非常低,“刚一开头给我们汇报案情的时候,他就说 ‘不能排除不是第一现场的可能性’,当时我觉得这话听起来有点不自然,因为是不是第一现场,我们要根据法医和物证的证据来判断,没有明显特征的情况下,取证尚未结束,很少有人一上来就讨论这里到底是现场还是抛尸。王洪亮也反应过来了,立刻当着我的面呵斥了他,我没太往心里去,只是觉得这个肖海洋的思维方式可能和普通人不一样。”

陆局沉声说:“我没太懂你的意思。”

“张局让我去查王洪亮,”骆闻舟说,“我刚刚收到线人举报,怀疑王洪亮和花市区的贩毒团伙有勾结。”

陆局一皱眉:“花市区可是禁毒先进。”

“是啊,您就不奇怪他们哪来那么多一抓一个准的线人吗?”骆闻舟语速很快地说,“举报人说,他们有一个‘官方特许’的贩毒网络,没有加入这个组织的,一旦踏入花市区的辖区范围,立刻就会被揪出来。”

陆局:“证据呢?”

“正在搜集,”骆闻舟说,“话说回这起命案,昨天我们意外得到了附近群众的证词,说是九点前后,听见过案发地点附近有人争吵,之后王洪亮迅速逮捕了一个疑似在案发时出现在现场的少年,那孩子很瘦,眼神游离,语无伦次,时刻在恐惧,证词漏洞百出,但不管怎么审,他都坚持说在案发现场没看见过别人——现在我们确实有证据,怀疑死者可能是死后被抛尸的——那么问题来了,附近居民听见的争吵声如果和这起杀人案没有关系,那个被当成嫌疑人的少年刚开始为什么不敢实话实说?刑警肖海洋为什么一开始就欲盖弥彰地向我们暗示那里不是第一现场?有没有可能是他一开始就知道,那个地方没有发生过杀人案?”

陆局忍不住站了起来,原地转了几圈。

“陆叔,”骆闻舟说,“这里头线索又多又杂,很多事都非常暧昧,我怀疑这是两起案子缠在一起了。陶然和那个肖海洋非常巧合地查到了张东来头上,如果当时我不立刻把人带回来,王洪亮很可能借题发挥,逼迫张局和我们停止介入。先前逮捕的那孩子明天早晨说不定就会在分局里死于‘吸毒过量’,他的一切证词都可以归结为吸毒后的胡言乱语,杀人嫌犯是个嚣张的富二代。”

陆局问:“你打算怎么办?”

“暂时把张东来列为重点怀疑对象,”骆闻舟说,“只要我们表面上把视线从花市西区转移出来,拆开这两件缠在一起的案子,王洪亮很可能会顺水推舟,把命案移交给我们。”

刑侦大队加班加点地排查费渡提供的监控视频,骆闻舟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刚一开门,就听见“喵”的一声,一只中华田园猫探出头来。

骆闻舟伸脚轻轻地把它扒拉进屋:“喵什么喵,我也还没吃呢……嗯?”

他发现门口信箱里有个新包裹,拿起来一看,上面某个熟悉的正楷写着:“收件人,骆闻舟”。

骆闻舟打开包裹,里面是一个密封的证物袋,装着几根烟蒂。

分享到:
赞(89)

评论31

  • 您的称呼
  1. 哇,骆一锅出场了!

    达芬奇是个給2018/09/22 17:08:50回复
    • 不,那不是。骆一锅是费渡留下的遗孤。

      隔壁食堂阿姨2019/02/01 15:20:01回复
      • 看第十章!!骆闻舟的喵咪就是骆一锅

        匿名2019/04/11 16:08:57回复
  2. 楼上名字厉害

    不知道评论什么的沈韵坚持像个智障一样乱评论2018/11/10 17:15:06回复
  3. 渡寄给骆的

    匿名2018/11/28 15:17:55回复
  4. 所以说骆闻舟也有猫!莫名兴奋!
    真好吃w(砸吧嘴

    已经蒙逼了的夜北子2018/12/25 00:27:17回复
  5. 看小说看到喵都感觉杰里杰气的

    闻舟渡我2018/12/29 22:19:41回复
    • 杰大是块砖,哪里需要那里搬

      匿名2019/02/14 10:17:59回复
    • 现在看到骆一锅,就有一种杰大的感觉⊙▽⊙

      沈葭白2019/02/15 14:19:36回复
  6. 楼上中毒已深

    沈韵你给我出来2018/12/30 00:04:48回复
  7. 体会小朋友出场啦

    66ccff2019/01/02 21:18:29回复
  8. 听说骆一锅和大庆有一腿-O-

    朱一龙永远得不到的女人2019/01/14 23:33:08回复
    • 骆一锅:????

      匿名2019/02/01 15:18:46回复
    • 大庆????

      吃芒果的那只猴儿2019/02/09 07:22:22回复
  9. 已经走了,”骆闻舟应了一声,接着想起了什么,又瞪了陶然一眼,“那小兔崽子,越来越混账,都是你惯的。
    hhhhhhhhhh顾帅附体吗!

    匿名2019/01/19 15:39:11回复
    • 我觉得是骆爸爸,陶妈妈和费崽崽

      匿名2019/03/29 16:20:11回复
  10. 二刷,希望能看懂

    丘八八八2019/01/19 21:08:07回复
  11. 费渡为什么把视频u盘带到警局,却把烟头证据放到骆队家的信箱里?P大的这种安排有什么用意?

    匿名2019/01/22 16:05:21回复
    • 因为他不是警察,又是只有他一个人收集的,不能直接作为证据,但是可以当做线索让骆队去查

      沈葭白2019/02/15 14:21:30回复
  12. 现在真是一个字一个字看,不然都看不懂[无奈]

    巍巍笑不出来2019/01/27 19:18:44回复
  13. 话说都好懵啊

    笑红尘2019/02/01 04:06:43回复
  14. 原来不只我个人是一个字一个字慢慢琢磨的

    我的将军不必死守边关只需给长庚一生到老2019/02/11 20:11:39回复
  15. 再看的时候看到自己以前的评论,哈哈哈超级好玩!

    小花2019/02/13 01:48:43回复
  16. 骆一锅!

    叶喻2019/02/19 12:36:12回复
  17. 1551为什么我看不太懂

    我要冬眠啦2019/02/25 12:36:00回复
  18. 骆队的抱怨颇有点像一个老父对孩他娘抱怨的感觉啊哈哈哈哈哈哈

    奚和2019/03/05 16:28:56回复
  19. 为这个网站打call,完美!要是能发表情更完美 、明天继续!

    热衷于看别人ID和写自己ID的刨坑女孩2019/03/10 19:32:26回复
  20. 我当初看《镇魂》和现在看这个《默读》都是一个字一个字慢慢看的,《镇魂》差不多看一遍,听了两遍就理解的差不多了吧,我感觉《默读》我也得看完再看一遍才能完全理解,P大的文是不是全都这么深层啊,真的看的头疼,但奈何皮皮文笔太好,正是我喜欢的风格,所以还是继续看下去吧……

    匿名2019/04/11 15:59:57回复
  21. 骆队有一种当爹的和老婆抱怨惯出个不孝子的感觉

    巍澜入坑2019/05/22 01:10:05回复
  22. “那小兔崽子,越来越混账,都是你惯的。” 这句话有点像两个父母在讨论自己的孩子。

    匿名2019/07/15 22:00:18回复
  23. 什么都好,就是圆滑过头的。。可以跟赵云澜喝一壶了。。

    小巍2019/07/19 23:09:2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