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于连 七

郎乔拎着把折叠伞,三步并两步地冲进市局办公大楼,留下一长串湿哒哒的脚印。

上楼的时候,她被地板一滑,险些五体投地,忙狼狈地抓住扶手,一抬头,正好看见骆闻舟从局长办公室那一层下来。

骆闻舟和她对视了一眼,脸上带着少见的凝重。

郎乔伸手捻了一下贴在额头上的留海:“老大,到底怎么了?你这么严肃我有点慌。”

“陶然和分局那个小眼镜,今天按着何忠义室友给的线索,推断出何忠义死前可能接触过一个神秘人物,”骆闻舟低声说,“据说那个人出于一些原因,曾在何忠义工作时间和他发生过冲突,后来为了赔礼道歉,送了那部手机给他。”

骆闻舟个高腿长,走得很快,郎乔得一路小跑才跟得上,听了这番话,她觉得脑浆都快顺着湿头发蒸发出去了,有点懵地重复了一遍:“有点冲突?就……就送了个手机?那我天天在地铁上跟人发生冲突,怎么从来没人送我?”

骆闻舟少见地没接她的玩笑话:“陶然他们重新排查了死者工作的配送点,按着他送货的工作线路走访了一圈,最后在一家连锁咖啡厅的店面里找到了目击证人——证人说,前些日子何忠义在送完货准备离开的时候,在店门口不远处确实和人发生过肢体冲突,店里的监控正好拍下来了那个人的车牌号。”

说话间,他们俩到了审讯室外,隔着单面的玻璃,看见陶然对面坐着个青年。

那人二十出头,头发染成了亚麻色,一身花花绿绿的名牌,看得出来,他正拼命压着火气,戾气就快从七窍里喷出来了。

“是,我可能打过这屌丝,所以呢?我打过的人多了,但这事真的跟我没关系。不信你问费渡,我那天是不是跟他在一块来着?陶警官我跟你说,要不是看在费爷的份上,你们这么把我拘来,我他妈……我早……”

郎乔茫然地看了看里面那嚣张的年轻人:“这是那第二个嫌疑人?为什么特意把他带回市局来?”

“死者出事当晚,曾说过他要去一个叫‘承光公馆’的地方,里面那人当天正好就在承光公馆。”骆闻舟叹了口气,“这个人名叫张东来,是本地一个颇有名望的企业家的儿子。”

“哦,富二代。”郎乔眨眨眼,“所以呢?”

骆闻舟:“他还是张局的侄子。”

郎乔:“……”

还不等她重启死机的大脑,一个值班民警跑过来,小声对骆闻舟说:“骆队,一个姓费的人来了,说要找陶副。”

费渡礼貌地跟给他倒水的值班人员道了谢,接过来喝了一口就放在一边了——他们给他倒的咖啡居然是速溶的,里头有一股诡异的香油味。

他四下打量了一下市局内部的装潢,感觉实在是品味堪忧,而且粗制滥造,桌角的油漆点子还在,大概是刚刷的,仔细闻还有味。

骆闻舟从外面走进来,就看见费渡正在认真端详着他们桌上的纹理,他皱着眉,眼神非常之沉郁——要不是那桌子是空心的,骆队几乎觉得底下藏了具尸体。

费渡一撩眼皮见是他,好似也不怎么意外,简单地冲他一点头:“坐吧。”

骆闻舟:“……”

这小子拿这当他家了!

费渡用塑料勺子搅着香油味的咖啡,问:“陶然呢?”

“忙着呢。”骆闻舟拔出一根笔,摊开笔记本,半句寒暄的废话都没有,开门见山地问,“二十号晚上,也就是前天,你和张东来在一起吗?想好了再说。”

费渡靠在椅子背上,微微仰头,两条长腿支楞八叉地翘着二郎腿,坐姿虽然称不上“没坐相”,却莫名叫人觉得那地方放不下他。

他似笑非笑地看着骆闻舟,反问:“骆队,我是嫌疑人吗?”

骆闻舟冷冷地看了他一眼。

费渡毫不在意地一摊手:“那你最好对我客气点,我不是嫌疑人,刑事传讯也没有强制性,我不高兴了随时可以走。”

“哦,”骆闻舟把笔一放,“还得先哄你高兴是吧?那行,你说吧,怎么哄,我是现在给你唱首歌,还是出去给你买袋糖?”

头一天晚上刚被陶警官发了奶糖卡的费渡:“……”

窗外疾风骤雨打得窗棂一阵乱响,屋里两个互相看不顺眼的人对坐无言。

过了一会,骆闻舟可能自己也觉得自己有点幼稚,嗤笑一声,他抽出烟盒,在桌角轻轻一磕,正要点。

“介意,”费渡在旁边不问自答地开了口,“我最近有点咽炎。”

骆闻舟皮笑肉不笑地说:“你要是哑巴了,就离世界和平不远了。”

不过他还是把打火机放下了,拿着没点的烟在手指间转了几圈:“张东来说他前天晚上大约八点左右,在承光公馆门口接到你,直到半夜你才离开,这期间都可以给他作证。”

“我不到八点的时候到,零点十分离开。两个时点确实都和他打过招呼,”费渡淡淡地说,“主人安排的活动很‘丰富’,如果说他一直在我视线范围之内,那是不合逻辑的,说了你也不会信。”

骆闻舟手欠地撕着烟纸:“为什么,你们不是一直在一起鬼混吗?”

费渡手肘撑在桌上,略微前倾,一股被雨水扫过的、带着潮气的古龙水味丝丝缕缕地扑面而来:“因为我不喜欢和别的男人共用伴侣——骆队,你再问这么无聊而且假纯的问题,我只好跟你告别了。”

“看不出来你还挺讲究,”骆闻舟眼眉也没抬,公事公办地嘲讽了一句,又说,“也就是说,你不能证明张东来当天在承光公馆没有杀人。”

“我不能,不过有人能,需要的话,我可以让那天晚上接触过他的所有人在两个小时之内赶过来,一人一个手包应该够她们跑腿费了。”

骆闻舟把笔尖在桌上一戳:“你是在暗示我,你们打算用财色交易伪造人证?”

“怎么,几个小模特做伪证,诸位精英还会担心自己审不出来吗?”费渡摇摇头,“不,我在告诉你张东来为什么不可能是凶手。”

费渡重新靠回椅背上,与骆闻舟拉开了距离,拖着他特有的懒散声调说,“如果是张东来,亲自动手显然是不明智的,他完全可以找人把那个死者绑回去,非法拘禁也好,秘密弄死也好,反正西区到处都是流动人口,每天都有无数人不告而别,一个人就此消失,没人会发现,就算报警也没人会理睬。”

骆闻舟听了他这番目无王法的言论,手心无可抑制地痒了起来,很想把姓费的人渣拎起来暴揍一顿,好悬才忍住了,笔尖戳破纸面,“嘶拉”一下,留了一条怒气冲冲的口子:“杀人犯在动手杀人的时候通常是不‘明智’的。”

“哦,你说激情杀人。” 费渡顿了顿,“死者身上除了被打晕的那一下以外,还有其他钝器伤吗?”

骆闻舟:“是你问我还是我问你?”

“听起来答案是‘没有’,”费渡用一种相当冷静的语气说,“激情杀人,凶手的情绪是爆发式的,怒气一瞬间上升至顶点,之后一般也是爆发似的发泄。一个晕倒在地没有反抗能力的受害人,脑袋应该被砸成烂西瓜才对——勒死?”

他手肘撑在座椅扶手上,指尖撑着下巴,笑了起来:“勒死对方,是一种细水长流、享受式的杀人方式,有时候甚至会带上一点‘那方面’的意味。一个渴得嗓子冒烟的人,肯坐下来细细‘品茶’吗?我个人觉得这个过程不太自然。”

骆闻舟沉下脸色:“你认为杀人是‘品茶’。”

“只是个比喻,”费渡避重就轻地一耸肩,“张东来不会杀人,就算杀了人,他也不会抛尸,就算抛尸,也不会抛到自己完全不熟悉的西区窄巷里,这是从理性角度分析。从直觉方面来看——张东来那烂泥扶不上墙的怂货,发火顶多骂街,他没胆子杀人的。”

从姓费的坐在那里开始,只有最后一句听起来比较像人话。

张东来是张局大哥的儿子,老来子,家庭条件又不错,惯得不行,又娇气又废物,骆闻舟见过他几次,确实不觉得他有这个胆量和心理素质。

至于其他的事,只能靠警方查证,从费渡这里也问不出什么,骆闻舟合上笔记本,站起来准备走。

“喂。”费渡突然在后面开口叫住他。

骆闻舟一回头,一个小东西冲他飞了过来,他下意识地伸手抄住,发现费渡丢给他一块U盘。

费渡说:“刑事案件中,有几种情况容易受到公众关注。第一,规模很大,比如恐怖袭击,这是新闻;第二,手段格外诡异残忍,或是连环杀手之类带有都市传说色彩的事件,这是猎奇;第三,受害人属于低风险群体,比如生活规律的学生和上班族、安分守己的中产阶级,这是代入受害人产生的群体性恐慌;第四,切中某种积怨已久的社会矛盾,比如涉及公权力、特权、道德缺失的社会精英事件,这是话题——你们这起案子,哪个边都不沾,却在一开始就受到了非同寻常的关注。”

行将偃旗息鼓的闷雷声在非常遥远的地方模糊地响起,给他的话加了个绵延不绝的尾音。

“短暂的异常关注过后,按理说人们很快会对此失去兴趣,但是这时候,张东来又牵扯进去了。”费渡站了起来,走到骆闻舟身边,错身而过的时候,轻轻地说,“是巧合还是有人在整你们?”

骆闻舟眼神一凝。

“不用谢,我是冲陶然。”费渡拎起雨伞,不再看他,径自离开。

“费渡。”骆闻舟突然说,“是下个礼拜吧?七年整了,你也该重新开始了。”

费渡没理他,保持着均匀的步伐,头也不回地走了。

分享到:
赞(118)

评论40

  • 您的称呼
  1. 每天都多喜欢p大一点点

    楚姒儿2018/10/05 02:54:19回复
  2. 我真的觉得费总十分攻。

    万能萌妹2018/10/10 12:09:38回复
    • 但费总就是受

      匿名2018/10/24 15:24:35回复
    • 哈哈哈,费总现在浑身是刺,到后面会变软的~反攻不了呀

      撒野女孩。默读女孩。2019/05/03 23:34:47回复
    • 刚开始我也是这么觉得的……但是……诶……

      路人2019/07/01 08:39:40回复
  3. 但他就是个受啊

    沈韵2018/11/10 17:08:28回复
  4. 但是他看起来还是很攻啊

    匿名2018/11/10 18:46:56回复
  5. 别说了,p大的文热衷于逆cp

    匿名2018/11/11 11:38:26回复
    • 还是觉得适合攻哈哈哈哈哈哈哈可能镇魂没缓过来,感觉很适合白居啊

      吃芒果的那只猴儿2019/02/09 07:15:24回复
  6. 嗯,上说的都没有毛病

    匿名2018/11/26 21:18:38回复
  7. 上面那位真理

    2018/11/28 21:17:35回复
  8. 香油味儿的咖啡,我是穷人,还让不让喝速溶咖啡了,555555

    匿名2018/12/02 15:06:10回复
  9. 哈哈,评论真好玩

    匿名2018/12/13 21:16:18回复
  10.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艹

    匿名2018/12/20 19:42:22回复
  11. 快给嘟嘟上一杯咖啡味的香油

    闻舟渡我2018/12/29 22:10:41回复
  12.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66ccff2019/01/02 21:15:44回复
  13. 那只能说明骆队更攻

    匿名2019/01/18 17:50:30回复
  14. 费渡袭警现场

    匿名2019/01/22 15:45:19回复
  15. 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

    巍巍一笑2019/01/27 17:48:29回复
  16. 骆队可是p大文里面的总攻好吗!!

    隔壁食堂阿姨2019/02/01 15:16:02回复
  17. 卧槽,好帅

    不才2019/02/03 13:38:59回复
  18. 嘟嘟好攻

    匿名2019/02/06 22:15:31回复
  19. 老觉得吧、费渡很攻,有点沈巍的意思,都好像是压抑自己的性格,但是个人比较吃沈巍,书卷气息和骨子里自带的妖孽(改ID啦啊哈哈哈哈哈一刷,只是凭直觉,说错别打我)

    吃芒果的那只猴儿2019/02/09 07:14:23回复
  20. “沈韵你给我出来”我要改id了,因为我怎么叫沈韵小姐姐都不肯出来见我!

    小花2019/02/13 01:43:20回复
    • 哈,哈哈,你终于放弃了啊@( ̄- ̄)@

      沈葭白2019/02/15 14:17:43回复
  21. 我曾经以为费渡是攻,但我错了

    时间飞行2019/02/14 11:41:54回复
    • 时间好近

      居居嘴里的芒果2019/02/14 12:22:45回复
    • 我最开始觉得骆队是攻,然后看着看着觉得嘟嘟表现得这么自信的话又有点像攻唉,然后我眼睁睁看着嘟嘟被骆队压

      匿名2019/02/15 14:16:26回复
  22. 费渡嘴好欠,但依然招人喜欢。

    哈哈哈2019/02/18 10:20:09回复
  23. 各位各位,别忘了p大选攻受是随便来的

    叶喻2019/02/18 19:25:04回复
  24. 上一张忘记评论了 这章继续

    奚和2019/03/05 16:11:17回复
  25. ???评论为什么吃掉了我的表情???嘤 我的俏皮脸没有了

    匿名2019/03/05 16:12:50回复
  26. 两主角第一次深聊啊!手动激动的表情

    刨坑的那个2019/03/10 19:16:12回复
  27. 个人感觉费渡有点像面面

    都喜欢2019/03/15 08:37:53回复
  28. 我完了,自从看了居北的镇魂,我就腐朽了,不仅看完了镇魂原著,还来看默读了,天呐!我以前可是闻之(同)色变啊。。。

    穷山距海2019/05/04 13:35:15回复
  29. 两人看着都很攻,受都比较嘴贱。wuli静恒除外

    巍澜入坑2019/05/21 21:43:49回复
  30. 费总太A了,真是受???

    巍澜2019/05/29 23:15:26回复
  31. 他们什么时候在一起啊啊啊

    江虞2019/07/06 11:41:50回复
  32. 有点信了那传言,p大文里的攻受都是考抓阄决定的

    常卿2019/07/15 11:26:11回复
  33. 我读出来一种互攻的感jio。
    Orz

    今天也是爱谢俞的一天。2019/07/19 13:49:2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