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那物叫做山河锥

斩魂使身上的黑袍就像太阳也无法射穿的雾, 当即卷起几丈高的屏障,瞬间就把两个人卷在里面, 连同天光一起, 隔绝了外面的一切。

他一把抱起赵云澜,抬手在他的表上一按,低喝:“出来!”

小傀儡讷讷地浮起来,垂下它那和身体相比大得惊人的头, 也不敢走近斩魂使, 斩魂使瞥了它一眼,一抬手把它收回了袖子里:“滚回来。”

小傀儡不敢二话, 乖乖地缩一团灰雾, 努力地缩成一个完整的球,遵命滚回了他的袖子。

汪徵也从赵云澜的手表里出来, 后退了半步, 担心地看了赵云澜一眼。

斩魂使冷冷地看着她, 那眼神阴沉得吓人, 汪徵情不自禁地发起抖来。

过了好一会, 斩魂使才移开了视线, 席地而坐, 小心地给怀里的人换了个舒服些的姿势:“你是他的人, 是非对错, 我不便评价, 你先在旁边坐坐吧。”

汪徵不敢靠近他,犹豫了一下, 只好擦着个边,在他的灰雾保护范围内,尽可能远地找了个角落坐下。

斩魂使似乎怕弄脏赵云澜身上——尽管那家伙已经把自己搞得很狼狈了——小心翼翼地把斩魂刀放在一边,汪徵这才看见,他的刀柄上已经被血迹染黑了。

然后一只苍白的手从他好像黑洞一样的宽袖子里伸出来,轻……近乎温柔地擦去赵云澜嘴角的血迹,指尖经过赵云澜嘴唇上的时候,不易察觉地停顿了一下,看上去就像下一刻他就会俯身亲吻上去,仿佛他抱着的是个什么脆弱的稀世珍宝,而不是那嘴贱命糙的镇魂令主一样。

汪徵惊骇地睁大了眼睛。

不知过了多久,赵云澜才清醒过来,发现自己的头枕在了一个人的肩膀上,他皱皱眉,感觉自己就好像刚刚大吐特吐了一场,五脏六腑都翻了个跟头,整个人都虚脱了。

他吃力地睁眼看了斩魂使一眼:“你……”

才说出一个字,一根冰冷的手指就封住了他的嘴,斩魂使扶着他的手贴在他的后心上,低声说:“别说话,凝神。”

接着,一股柔和又寒冷的力量慢慢地顺着斩魂使的手掌涌过来,赵云澜被他冻得哆嗦了一下,却没有躲开,顺着那股力量合上了眼,大大方方地把自己这身意外弄来的伤交给了对方。

斩魂使的寒冷来自他本源的戾气和暴虐,然而赵云澜却觉得,翻涌不息的胸口正在对方的手掌下慢慢地平静了下来。

赵云澜不禁佩服起斩魂使来,他接过镇魂令多年,每每遇到罪大恶极的、匪夷所思的事,斩魂使都会亲自出面处理,双方一直是合作关系,打交道多年,赵云澜就从没见过他失礼、失控过。

斩魂使总是显得那么平静、谦和,用某种极致的克制,将他身上固有的暴虐气压制得死死的,一丝也不露。

极致的克制,有时候也是为了追求极致的自由,如果一个人千百年来,连本性都可以这样毫不留情地压制,他一方面活得痛苦,另一方面,也一定是个非常了不起的人。

好一会,那种好像抽打在他灵魂上的疼痛才渐渐消退了,赵云澜才睁开眼,自己坐起来:“多谢多谢,这次是遇上你,可见我最近背到了一定地步,又开始走运了。”

斩魂使似有不舍得缩回手,放开他,退开了一点,客客气气地说:“举手之劳——只是令主不该不理会我的示警。”

“不就是因为那个死丫头,”赵云澜也不瞒着,指了指不远处低着头的汪徵,“我怕她出事,光明路4号里有一个算一个,只要是工作时间,全都是我的人,我不能不管。”

随后他沉下脸,对汪徵说:“你给我滚过来!”

汪徵默不作声地挪过来了些,赵云澜一鞭子就甩了过来,汪徵本能地一闭眼,可鞭子却没抽到她身上,只是擦着她削到了一边,鞭梢在半空中打了个卷,从地上扫过,留下一道重重的白印。

“闭什么眼,我不打女人,过来点。”长鞭化成了一张纸符,飘飘悠悠地落到赵云澜手里,角上还沾了一些血迹,赵云澜的目光从那血迹上一扫而过,又瞥着汪徵,“镇魂令请不动你了是吧?”

汪徵二话没说,在他面前跪下了。

可惜赵云澜不吃这套:“起来,别给我跪,你跪个屁啊,我钱包还在车里呢,没压岁钱给你。”

汪徵咬住嘴唇。

赵云澜面色不善地瞪了她一会,从兜里摸出根烟来,叼在嘴里,正在兜里摸打火机,突然一只手伸过来,不由分说地把烟揪走了。

赵云澜:“……”

他摸摸鼻子,好像地觉得这个动作有点熟悉。

“我查过你的档案,”赵云澜不习惯地搓了搓手指,说,“你死于1713年,也就是你提过的瀚噶族内乱的第二年,发生了什么事?你要找的尸体在什么地方?方才在那根大柱子下面的祭品是不是你放的?那是个什么玩意?”

斩魂使在旁边插了一句:“那不是大柱子,那物叫做山河锥。”

这名字听起来耳熟,赵云澜思索了一会,倏地一皱眉:“是四圣之一?”

斩魂使点点头:“令主博学。”

先是轮回晷,再是山河锥,四圣失落人间多年多年,又不是菜市场上两毛钱一斤的大白菜,半年里让他连续碰见两个,要是真有这种狗屎运,赵云澜觉得自己早就去专职买彩票了。

这让他不得不阴谋论了起来,一瞬间眼前浮现出无数个前因后果——那龙城大学再去时已经莫名地干净了的学院办,那么巧盯上李茜的饿死鬼,无故失踪、至今下落不明的轮回晷,被通缉的幽畜,以及……突然示警的斩魂使。

赵云澜的表情严肃下来,他从千头万绪中第一时间先挑了个最要紧的问:“山河锥到底是什么?”

“世人都说‘有鬼神掌着生死权’,其实并不是,自洪荒伊始、万物开蒙的时候,就有善恶,而最早的善恶判,就是刻在山河锥上的。山河锥是十万山川之精凝成,由九天之上横贯黄泉之下,上面刻着十八层狱的所有去处,后来也是生死薄上种种判决的依据。至今有人相信山水有灵,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斩魂使停顿了片刻,补充说:“只因这山河锥最早用作镇压,因此久而久之,里面束缚了万数只恶鬼,以供驱使,可是没想到失落之后,被有心人利用,将自己的同族世世代代禁锢在山河锥里,永世不得解脱。”

“别人靠近没什么,但你……”斩魂使的话音少见地有些犹豫,停顿了片刻,他才含混地说,“你天生魂魄不稳,贸然靠近这种封魂之器,当然比别人受得影响大。”

赵云澜还是第一次听见这种说法,诧异地反问:“我魂魄不稳?我三魂七魄好好的,为什么会不稳?”

斩魂使沉默了片刻,说:“人头顶两肩处有三昧真火,你左肩上天生失落一火,旧俗理叫做‘鬼拍肩’,因此三魂七魄容易不稳,还请令主以后千万多小心。”

赵云澜皱着眉,低头观察了一下自己的左肩,不过很快就不在意了,继续问:“那瀚噶族人就是用山河锥催动罗布拉禁术的,是吗?”

斩魂使点头:“将斩首之人的身体以火烧去,再用山顶上的三星聚阴之术,把人的魂魄强行扣在山谷里,自然会被山河锥吸进去,用残留的头颅,就能驱使山河锥中的亡灵。”

赵云澜指着汪徵问:“那她呢?”

斩魂使看了汪徵一眼,那眼神成功地让汪徵一哆嗦,觉得他仿佛洞穿了自己的生前身后事。

斩魂使说:“姑娘因斩首而死,大概身首被人用某种方法好好地保存了,故而逃过了聚阴阵和山河锥。”

汪徵露出一个苦笑:“是,我当年不懂事,心有不甘,上了人身,这才被前任令主抓住,从此收入镇魂令中,‘汪徵’并不是我的本名,而是被我上身的那姑娘的名字……我本名叫格兰,是死于那场叛乱中的首领的女儿。”

赵云澜不爽地发现,自己的特别调查处简直是个官二代集中营。

汪徵继续说:“叛乱者名叫桑赞,他阿姆是我阿姆的梳头女,原本是个奴隶的儿子,我们族里,没有平民,除了首领和贵族,就是奴隶,所以桑赞长大以后,也理所当然地成了奴隶,他勇敢又能干,很快在众多奴隶里脱颖而出,成了我阿父的放马人,按现在的眼光看,大概是……人人羡慕的精英才俊吧。”

汪徵说到这里,酸涩地一笑:“可惜在我们瀚噶族里,即使再精英,也是奴隶,奴隶的命就像家养的猪狗牛羊一样,可以随意地买卖处置,桑赞英俊、富有,什么都有,只是没有尊严。后来,我阿父看上了一个小女奴,还让她怀了孩子,惹得阿姆大发雷霆,那个小女奴就是桑赞的妹妹。阿姆把气撒在了桑赞的阿姆身上,随便寻了个小事的毛病,把她处以斩首之刑。桑赞的阿父被我大哥用鞭子活活抽死,他的妹妹……那小女奴本来就是被我阿父强迫的,出了这种事,后来就用马鞭把自己活活吊死了。”

赵云澜从身上摸出最后一包牛肉干,边吃边评价说:“你爸可真不是个东西。”

汪徵:“……”

斩魂使看出他心情依然欠佳,只好干咳一声,打了个圆场,在一旁问:“我看山河锥底座那里原本有块祭石,被压在贡品下面,按理,应该是记载被镇压在其中的魂魄的名录,只是石头还在,名录却已经被削去了,这也是那次叛乱中的事吗?”

汪徵点点头:“桑赞带着他的兄弟们取胜后,最后来到了禁地——也就是山河锥那里,说要从那以后,族里的每一个人,都能平等而有尊严地活着,于是他用大锉刀,把上面的字迹磨去了。首领……我的阿父阿姆大哥,还有贵族们,以及他们的随从、侍卫,最后全都被吊在守山屋的院子里杀了,瀚噶族从那以后不再有奴隶,也不再有贵族。”

“你呢?”赵云澜问,“你没有在那一年被处死,是因为你暗中帮了桑赞,对吗?”

汪徵低下头:“我和他……从小就认识,当时阿父派人追捕他的时候,是我把他藏了起来……我真的只是不想让他死,并没有、并没有想到后来的事。”

分享到:
赞(696)

评论48

  • 您的称呼
  1. 钱包在车上哈哈哈,赵不管在哪里都能扯上两句

    侑黎2018/08/17 22:32:52回复
  2. 汪徵爱的深啊

    镇魂女孩2018/08/20 23:46:20回复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9/07/03 15:30:42回复
  3. 赵云澜:你……斩魂使:别说话,凝神,吻我!

    匿名2018/08/24 07:22:38回复
    • 很棒棒

      匿名2018/09/07 06:32:47回复
    • 优秀

      膜镇魂女孩2018/09/25 01:38:08回复
    • 嗯 很优秀

      匿名2018/09/30 11:07:20回复
    • 很优秀

      匿名2018/10/01 18:49:08回复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猜2018/10/19 11:46:09回复
    • 优秀优秀,请收下我的膝盖

      匿名2019/01/19 15:16:33回复
  4. 我去,楼上的有毒

    居夫人2018/08/29 21:39:23回复
  5. 汪徵和桑赞也爱得死去活来的,我乍没啥感觉呢?还不是因为我巍巍澜澜才有主角光环,闪得我看不到其他人了,哈哈哈

    匿名2018/09/20 17:55:40回复
  6. 一眼万年啊啊啊啊啊啊啊!小说果然比电视剧刺激多了。。

    骚断腿的玫瑰花2018/09/25 22:15:56回复
  7. 汪什么?不认识哈很

    我我我我我我我的世界了吗?我我2018/10/05 10:11:08回复
  8. 别说话,吻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8/10/25 09:12:50回复
  9. 汪zhang?一声?

    爱上了虚拟的爱情2018/10/31 22:32:57回复
    • 汪徵 zheng 一声

      匿名2019/01/26 19:40:44回复
      • 要是不看电视剧我还不知道这字年zheng

        匿名2019/06/17 12:03:52回复
  10. 赵处一睁眼我以为会喊 黑老哥2333

    匿名2018/11/06 16:46:45回复
  11. 汪zhi三声

    匿名2018/11/07 20:56:22回复
  12. zheng一声

    匿名2018/11/14 10:48:34回复
  13. 冒着迟到的风险看镇魂

    黑袍哥哥慢走,人家等你哟2018/12/03 12:53:16回复
    • 楼上的昵称……

      贪澜的沈美人2018/12/09 11:24:25回复
      • 你们的名字都皮断腿了。。。

        玫瑰花的刺2019/02/08 16:13:48回复
    • 昵称。。。

      2019/07/19 17:15:58回复
  14. ……只想笑

    匿名2019/01/05 23:46:40回复
  15. 超级好看

    匿名2019/01/06 21:44:14回复
  16. 不是大柱子 是山河锥,不 你是二柱子哈哈

    匿名2019/01/10 01:27:28回复
  17. 不是大柱子 是山河锥,不 你是二柱子哈哈

    居一龙2019/01/10 01:27:50回复
    • 不是大柱子,是发光二极管哈哈哈

      匿名2019/02/12 21:31:33回复
  18. 这跟电视剧还真的不一样

    匿名2019/01/15 19:38:13回复
  19. 斩魂使瞥了它一眼,一抬手把它收回了袖子里:“滚回来。”
    沈美人骂人了!!!千年难遇呀!

    匿名2019/02/02 13:39:55回复
  20. 汪徵(zheng)怎么老是有人记不住

    斩魂使在我床上2019/02/02 23:49:02回复
    • 名字别皮了,搞得我都想睡斩魂使了

      匿名2019/04/01 23:00:35回复
  21. 汪徵惊骇地睁大了眼睛。
    汪徵估计发现了两人的。。。。

    镇魂2019/02/08 19:51:26回复
  22. 好看

    匿名2019/02/15 12:25:05回复
  23. 沈巍召唤小骷髅:滚回来
    赵处召唤小汪:滚过来
    真不愧是一家人呐

    祈愿丰年2019/02/26 12:24:08回复
  24.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二刷留爪

    巍乱我心2019/03/11 21:18:14回复
  25. 一股柔和又寒冷的力量慢慢地顺着斩魂使的手掌涌过来,赵云澜被他冻得哆嗦了一下——突然想到大话西游里春十三娘的哆嗦了……串戏了

    祝红2019/03/19 21:17:06回复
  26. 极致的克制,有时候也是为了追求极致的自由——是的,有时候,在这个时候,我也需要这种极致的克制,为了之后的自由

    祝红2019/03/19 21:19:04回复
  27. 俗称 鬼拍肩, 确实,昆仑,你是鬼拍肩的!

    祝红2019/03/19 22:57:50回复
  28. 极致的克制,有时候也是为了追求极致的自由,如果一个人千百年来,连本性都可以这样毫不留情地压制,他一方面活得痛苦,另一方面,也一定是个非常了不起的人。

    匿名2019/04/06 20:28:47回复
  29. 赵云澜:你……斩魂使:别说话,凝神,吻我!

    朱一龙的地下情人2019/04/30 22:30:03回复
  30. 2019.06.17
    N刷镇魂

    沉默寡言李歪歪2019/06/17 17:39:09回复
  31. 是第一眼见星辰 最光风霁月心魂 共踏过山河远阔光阴 从此追寻成端方温润

    爱是极克制分寸 愈久愈汹涌热忱 终究末路前再难封存 向天道放声诘问

    问何谓生死门 问何谓善恶分 何谓冥冥既定命运 问谁与道同殉 又谁能四海千钧担一身

    你是万仞昆仑云起波澜生 是乱我心者一瞥难忘翩如惊鸿 纵荒芜长河难缄默这炽烈悸动 你是巍然睥睨独行幽晦中 是沧海桑田人潮跌宕都相拥 能否踟蹰片刻就此岁月罅隙共我余 生

    是第一眼定前因 最赤诚无瑕本真 并行过人间烟火无垠 从此寂静成时光安稳

    爱是心尖上锋刃 愈久愈刻骨铭心 终究末路前再难封存 向天道放声诘问

    问何谓生死门 问何谓善恶分 何谓冥冥既定命运 问谁与道同殉 又谁能四海千钧担一身

    你是万仞昆仑云起波澜生 是乱我心者一瞥难忘翩如惊鸿 纵荒芜长河难缄默这炽烈悸动 你是巍然睥睨独行幽晦中 是沧海桑田人潮跌宕都相拥 能否踟蹰片刻就此岁月罅隙共我余 生

    浩荡万山同悲都感佩孤勇 须臾花开遍野为见证刹那重逢 原来何谓寂灭成神到穷途方能懂 从此无需缄默这炽烈悸动 也无需踟蹰不前就此刻相拥 巍峨昆仑绵亘荏苒岁月从容共我珍 重

    匿名 201

    匿名2019/06/30 17:32:03回复
  32. 楼上的,你厉害

    忘机的无羡2019/07/14 17:40:12回复
  33. 为什么评论区的名字这样

    忘机的无羡2019/07/14 17:41:59回复
  34. 官二代集中营?哈哈哈哈,赵云澜你本人不就是最大的官吗?有什么不爽的

    沈教授手中的斩魂刀2019/08/02 18:58:2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