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于连 五

第二天一大早,骆闻舟先回市局,跟张局聊了一会,这才跟陶然往花市区分局赶,刚停好车,先到的郎乔就迎了出来。

郎乔递过两杯咖啡,小声说:“你们怎么才到,他们拘了马小伟,认定他有重大作案嫌疑,人是今天一大早直接塞警车里逮回来的,后面网媒的车跟了一路,刚被驱散。”

陶然一听就急了:“什么!”

骆闻舟伸手按住他肩膀:“是按着程序拘的?”

郎乔叹了口气,几不可闻地说:“骆队,王洪亮那老东西盯着呢,不可能出这种纰漏的。”

骆闻舟沉声问:“证据是什么?”

“是手机。”郎乔飞快地说,“这事特别蹊跷,死者何忠义的手机在他室友马小伟那——官方说法是,昨天晚上,分局这边的负责本案的警察接到举报,说看见马小伟拿着一个新手机,看起来像死者何忠义丢的那个,分局这边立刻出警传讯马小伟,找到了那个手机,还在上面检查到了马小伟和死者的指纹。”

骆闻舟一皱眉。

陶然刨根问底:“是谁举报的?举报人怎么看出马小伟拿的是何忠义的手机?”

“据说那部手机是刚出的新款,而且是个很贵的牌子,他们这边用的人很少,何忠义那个好像是什么亲戚送的,刚拿回来的时候,大家都看过,印象很深。”

“是谁举报的,因为什么举报的,这都不重要,就算王洪亮他们是闯进去强行搜出来的,事后也能编出个莫须有的举报人,”骆闻舟一摆手,“关键是那个手机,拿了受害人的手机,也并不意味着马小伟就是凶手,这个作为证据不严谨——马小伟是不是还说了什么不该说的?有没有人刑讯逼供?”

“你猜对了,”郎乔做贼似的往四下一瞄,看见周围没人,才接着说,“刑讯逼供应该不至于,那小崽子为了早早出来打工,谎报年龄,我昨天晚上找人查了一下,他身份证是改过的,现在才刚过十六,估计让人一吓唬就什么都说了。人家问他手机哪来的,他支吾一会之后说是捡的。”

“还是在案发现场捡的,”骆闻舟摇摇头,“再问他什么时候捡的?他是不是还说,是九点一刻前后,听见争吵声下楼查看的时候捡的?”

郎乔一摊手。

在有其他证人旁证时间地点的情况下,说自己在案发时跑到案发地点“捡”了个手机。

凶手是谁?

我没看见。

骆闻舟无言以对,伸手在自己下巴上重重地抹了一把:“我好多年没见过这么坦诚的‘凶手’了。”

郎乔还没来得及回话,就看见王洪亮意气风发地朝他们走了过来:“我昨天去开了个区域安保会,就缺席了一会,怎么,刚一回来就听底下人说嫌疑人已经抓住啦?市局来的小领导们就是敬业,瞧这效率!”

骆闻舟原本微沉的脸色硬生生地回暖,回了他一个无懈可击的笑容:“王大哥假客气,心里指不定怎么嫌弃我们要来抢功劳呢。”

王洪亮笑起来见牙不见眼,两颗大门牙巍峨地自嘴唇两边撅出来:“都是为人民服务,什么功劳不功劳的?”

然而他表功的话音没落,郎乔就突兀地插了句嘴:“王局,这案子证据链还没全吧?凶器没找着,马小伟也没承认是他干的,里头还有好多疑点,您看看后续是不是还有什么工作需要我们帮忙的?”

郎乔是个货真价实的“大眼灯”,经过市局的法医科专家曾广陵主任亲自鉴定,说她那双眼睛比电视剧里的“小燕子”还大,为防眼周长皱纹,郎乔轻易不肯笑,特殊场合非笑不可,也多半是僵着眼角只动嘴,久而久之,练就了一身皮笑肉不笑的功夫,虽然本质是个二货,但看起来特别高贵冷艳。

平时审犯人、唱黑脸等等凶神恶煞的角色,她都能一肩挑,毫不做作。

郎乔嘴里说是“帮忙”,语气却冲得好似要喷人一脸,同时,她用瘆人的大眼睛冷冷地瞪着王洪亮,生生把王局“为人民服务”的大门牙瞪得偃旗息鼓,龟缩回嘴里。

王洪亮脸色一变:“小郎,你这是什么意思?”

“哎,小乔儿,怎么那么不会说话呢?”骆闻舟伸手一拦,把郎乔挡在身后,不轻不重地呵斥她了一句,随后他居高临下地看着王洪亮,递上个虚情假意的微笑,“王局,之前我们也没帮上什么忙,后续工作还有什么用得着的,您尽管吩咐。”

王洪亮对他颇有顾忌,不好撕破脸,当即假装听不懂好赖话,哼哼了一声,转身走了。

郎乔叉着腰瞥着王洪亮的背影:“我听说那老东西的举报信都攒了一鞋盒了,他怎么还这么拽。”

骆闻舟叼起一根烟,瞥了她一眼:“万一这次没能把他撸下去,你不怕他将来爬到你头上,给你小鞋穿?”

“哈!”郎乔白眼一翻,“大不了不干了,以后靠脸吃饭。”

“一个大姑娘,别这么不要脸。”骆闻舟脸上的笑容一纵而逝,又说,“那个马小伟,要不然是凶手,要不然就是缺心眼。我个人倾向于后者,因为如果是我杀了人,事后肯定会想一套合情合理的说辞,哪怕说自己‘在家看电视什么都没听见’,也比给警察讲鬼故事强。现场到目前为止,没有检查出凶手的一点痕迹,这个人胆大心细、冷静残忍,有明显的反侦察意识,我不相信他能这么智障。”

“我也觉得不是。”陶然三言两语把头天晚上费渡在车上说的话复述了一遍,“这么看来,还是应该从何忠义的私人关系查起,比如那部手机到底是谁送的,我觉得或许可以问问那个借他鞋的人。”

骆闻舟听了,“唔”了一声,迟疑着说:“你是说他的鞋是借的?这看法倒是挺……”

陶然:“这不是我的看法。”

骆闻舟先是一愣,随后竟然好似与陶然心有灵犀,瞬间明白了这话的出处,他眉头倏地一皱:“费渡?我跟你说过,最好不要让他接触这些事。”

“我知道,昨天是意外。”陶然简短地截断了这个话头,话音一转,又问,“你觉得这个思路怎么样?”

“可以,试试从那双鞋开始排查,”骆闻舟拍板,“陶然继续去跟进这案子,郎乔,你盯着点马小伟那边的专案组,马小伟身上疑点还不少,看他还知道什么,另外防着点王洪亮手下人的小手段,我去给你们镇压那王胖子,有什么需要随时电话联系——走吧,帅哥美女们,今天加班,没加班费。”

郎乔心里有罗了一座山的好奇,等骆闻舟一走,她三步并两步地赶上陶然:“陶副,昨天那小帅哥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骆老大说不让他接触案子?”

陶然:“当然不方便让他接触,他又不是警察。”

郎乔不依不饶:“那老大后面一听说是他的意见,为什么又立马点头?那人是柯南吗?”

陶然叹了口气,转头看着她,郎乔用力睁大了一双本来就很有存在感的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他。

陶然:“眨出皱纹了。”

郎乔连忙伸出手指撑住了眼角和额头。

陶然顿了顿,简单地说:“费渡是以前我跟闻舟一起处理的一起案件的……报案人,那是七年前的事了。”

那时候骆闻舟和陶然都才刚毕业,全是嘴上没毛、办事不牢的小青年。尤其骆闻舟,干部子弟出身,年轻的时候非常骄纵,七个不服八个不忿,自认为才华横溢,世界第一——第二是那个叫福尔摩斯的英国佬。

他每天都觉得自己不是去上班,而是去拯救银河系的,办事极不靠谱,刚开始在基层实习,随便让他调节个社区矛盾,他都能给调节成一场战斗。

那天傍晚正好要抓一伙到处流窜的抢劫犯,多地联动,市局、各区分局乃至于派出所的人手都给抽调走了,只有骆闻舟和陶然两个被前辈们视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小青年值班。

“110接进来,说我们辖区里有个小孩报案,周末放学回家,在家里发现了他母亲的尸体。那孩子就是费渡,当时还在念中学。”

郎乔一愣。

“后来我们查出来他妈妈确实是自杀的,闻舟亲自去跟他说的,但他不信……从那以后他们俩就有点不对付。”说话间,陶然已经走到了分局门口,“你应该看出来了,他们家比较殷实,他父亲是个事业型的人,常年在外地出差,家里出事都是隔了好几天才赶回来的。费渡小时候有点孤僻,换了几个保姆都处不下去,平时就自己在死过人的大房子里待着,这是我们俩经手过的第一个正经案子,意义不同,都念念不忘,有时候看那孩子没人管实在可怜,逢年过节我就把他接过来住几天。那段时间他跟我们接触的比较多,久而久之,我们发现这孩子有种特殊的天赋。”

郎乔:“对什么?”

陶然顿了一下,轻声说:“犯罪。”

郎乔立刻注意到,他用的字眼是“犯罪”,而不是“推理”或是“调查”什么的,然而不等她追问,陶然已经打住了话音,冲她挥了挥手,步履匆匆地走了。

分享到:
赞(107)

评论29

  • 您的称呼
  1. 有点担心陶队,骆队和费渡在一起,他怎么办?直回去?

    天瓓少女2018/10/14 15:11:15回复
    • 人家陶陶就不弯好吧!

      匿名2018/10/15 23:03:30回复
    • 陶陶一直是直的呀。。。

      匿名2018/11/12 21:51:18回复
    • 本来就是直的啊•﹏•人流没被掰弯过

      沈葭白2019/02/15 14:06:47回复
  2. 陶副本来就不弯 直的不要不要的

    匿名2018/10/23 13:11:33回复
  3. 白居演舟渡是极好的,唯一的小遗憾是bei老撕比居老撕小,好纠结啊……

    居老师的娃2018/11/04 19:31:47回复
    • 但是北北看起来比居居老啊(小声bb)这是居居自己说的

      匿名2018/12/29 21:46:58回复
      • 北老师也自己说居居看起来比自己小,我其实觉得居居还是很适合美人攻,眼神也很a啊

        叼着玫瑰花刺的那只猴儿2019/02/09 06:41:56回复
    • 其实居居看起来年轻啊
      所以也好想让他们演舟渡

      匿名2019/02/16 16:13:52回复
  4. 只有我关心犯罪这个字眼表达的意思吗

    沈韵2018/11/10 16:33:19回复
    • 就是他有极强的犯罪天赋 可以洞察犯罪过程 ~~~

      匿名2018/12/25 19:50:45回复
    • 主要是童年经历练出来的天赋

      沈葭白2019/02/15 14:07:46回复
  5. 让白居演,还真的合适

    匿名2018/11/22 19:16:56回复
  6. 陶陶可是比钢铁还直的直男

    闻舟渡我2018/12/29 21:45:26回复
  7. 心疼费嘟嘟

    闻舟渡我2018/12/29 21:45:48回复
  8. 本章回忆杀,窥见7年前偏执的嘟嘟和骄纵的骆骆,没想到吧。7年时间,他们都从弱者进化成为了强者,嘟嘟不再偏执,骆骆不再骄纵。而那时候的强者现在也都成了老者,怪物变成老怪物。

    匿名2019/01/22 02:47:09回复
  9. 陶副是真的来着,比不思木还直。

    鼠太2019/02/11 23:02:23回复
  10. 话说嘟嘟对自己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抑制这种天赋,强迫自己不去犯罪吗?

    沈韵你给我出来2019/02/13 01:25:18回复
    • 本来也没想犯罪啊,只是想解决掉大boss而已

      沈葭白2019/02/15 14:09:15回复
  11. 谁是攻啊

    匿名2019/02/28 03:23:27回复
  12. 回忆的冰山一角

    奚和2019/03/02 21:09:22回复
  13. 厉害啊!我感觉整个人的情绪开始进入剧情了!

    在刨通坑的那个镇魂女孩2019/03/10 17:25:24回复
  14. 费承宇是个事业型的人。(?)

    花楹2019/04/22 12:21:33回复
  15. 看到陶副出场就满脑子的效果老师……画面感太强烈了!

    匿名2019/04/28 12:44:10回复
  16. 犯罪?对骆闻舟犯罪?诶嘿嘿

    撒野女孩。默读女孩。2019/05/03 22:48:20回复
  17. 常宁!陶陶喜欢常宁

    匿名2019/05/06 18:32:02回复
  18. 我的表情去哪了(*゚◇゚)评论吃了^ω^???

    许歌2019/05/06 18:32:52回复
  19. 感觉默读比镇魂的文笔更成熟了,故事框架也比较清晰

    大爱巍澜2019/06/16 01:12:00回复
  20. 跪求镇魂原班人马演默读。真的巨合适。

    江虞2019/07/06 11:28:19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