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于连 二

南平大道附近,是早高峰的重灾区,拥堵时段为早六点半至晚十点。

往东区中央商圈去的高级白领跟满街乱窜的小电驴子们往往狭路相逢,倘若再来个慢吞吞的大公交横插一杠,就能制造一起“一个都跑不了”的世纪相逢。

西区的路况尤其错综复杂,道路宽得宽、窄得窄,犬牙交错。当地居民私搭乱建蔚然成风,人造死胡同随处可见,误入其中的机动车像被蛛网粘住的小虫——得挣着命地左突右奔,才能重见天日。

骆闻舟把头探出车窗外,让警笛响了一声,喊了一嗓子:“帅哥,我们执行公务,过不去了,劳驾您把门口那宝马挪挪成吗?”

旁边小平房院里应声走出个老头,瘪着嘴看了他一眼,颤颤巍巍地老年代步车往院里推。

老年代步车左边贴着“接孙子专用”,右边贴着“越催越慢我牛逼”,走着走着,还“汪”地叫了一声,骆闻舟诧异地抬了抬鼻梁上的墨镜,低头一看,原来是代步车后面蹿出了一条大黄狗。

大黄狗溜达到警车旁边,和他对视了一眼,公然对着车轱辘抬起了后腿。

骆闻舟冲它吹了一声口哨,慈祥地说:“尿,小宝贝儿,尿完就把你的小鸡鸡切下来烩饼吃。”

这个吃法实在猎奇,大黄狗闻所未闻,当场被骆警官的资深流氓气息震慑,“嗷呜”一声夹着尾巴逃之夭夭。

郎乔拿平板电脑挡住脸:“骆头儿,你注意到后座上还有个未婚青年妇女吗——分局那边把现有资料发过来了。”

“请这位妇女同志挑客观的信息简要讲讲。”骆闻舟缓缓地把警车从腾开的窄巷里踩了出去,“主观臆断部分忽略,王洪亮那孙子就会拍马屁,花市分局上梁不正下梁歪,都是水货。”

“哦,死者名叫何忠义,男,十八周岁,外地务工人士,在一家连锁咖啡厅当送货员,尸体颈部有沟状凹痕,死因为窒息……也就是被勒死的,初步推测凶器是软布条一类的东西。死亡时间大概是昨天晚上八点到十一点之间,具体情况还得等法医进一步确认——哦,对了,尸体是在死者本人住的群租房后面不远处发现的,所以第一时间确认了身份。”

骆闻舟车技极高,几乎是以毫米级的操作钻过险象环生的窄巷,还有暇插嘴问:“关于抢劫扼喉团伙的流言是怎么来的?”

“据说是因为死者身上的财物被洗劫一空,手机没了,钱包也掏空了扔在一边,不过还说不好是不是凶手拿走的。”郎乔飞快浏览着邮件,“对了,报案人说,有一张纸盖在了尸体脸上,上面有一小截胶条,正好黏在了死者的头发上,朝里的那面写着个‘钱’字。”

陶然关上导航:“前面右拐就到了。”

“嗯,”骆闻舟敲了敲方向盘,“这案子归分局管,没转市局,知道咱们是来干什么的?”

郎乔试探着问:“指导监察?”

骆闻舟:“知道过去‘指导监察’都是什么人干的吗?”

郎乔恍然大悟:“太监!”

陶然从副驾驶上转过头来瞪她。

“你们村的青年妇女就这思想境界?”骆闻舟牙疼似的一咧嘴,“一边去,我这说正经的——张局没几年就得退了,几个副局岁数上跟他前后脚,剩下的要么资历不够,要么是像曾主任那种埋头搞技术,谁也不搭理的,所以到时候很可能从各区分局提一些人上来。”

骆闻舟让过一小堆摊在路边的垃圾,压低了声音:“老局长想在自己任上把王洪亮这样的货色都撸下去,省得将来市局来一个酒囊饭袋当一把手——咱们来的主要任务是什么,懂了吗?”

他话音刚落,警车已经拐过了路口。

那是老旧筒子楼和里出外进的小平房群夹出来的一块空地,非常荒凉,正好在一片民间自建的小仓库后面,杂草丛生,人迹罕至,墙角还有积水,泛着一股历久弥新的臭气。

警方已经把现场圈起来了,法医们忙碌地进进出出,正在勘查现场。

花市区分局的负责人王洪亮为了等骆闻舟他们,特地亲自坐镇现场。

他是个谢顶谢到了面部的中年男子,两条愁苦的眉稀疏得几乎看不清形迹,一脑门热汗往下淌,亲自迎上来抓着骆闻舟的手上下摇了三遍:“惊动了市局的领导,还让几位专程跑一趟,我实在太过意不去了。”

骆闻舟和颜悦色地一笑:“老哥,怎么跟我还见外?”

王洪亮拉关系精通,干工作稀松,听了他这话音,立刻顺杆爬起,改口同骆闻舟称兄道弟,并且滔滔不绝地和新任“老弟”诉起苦来。

骆闻舟摸出一盒烟,点了一根递给王洪亮,同时朝陶然使了个眼色,让他带着郎乔先去看现场。

“熟人作案,绝对是熟人作案。”王洪亮跟骆闻舟扯了一根烟光景的淡,这才说起正事,他细小的眼珠滴溜溜地乱转,“你看看这地方,错综复杂,外人进来根本找不着北,在自己家里放个屁,邻居都能闻出你中午吃了什么,外人怎么敢随意行凶呢?骆老弟,你是专家,你觉得是不是这个道理?”

这种敏感时期,王洪亮最不想看见的就是辖区内出现一个流窜的抢劫杀人犯,所以玩命想往“熟人作案、私人恩怨”上靠。

骆闻舟没接他的话茬,把墨镜摘下来别在领口,眯起眼睛往忙碌的法医中间望过去,随口搪塞:“我就是一个混饭吃的衙内,哪敢在您这充专家?”

“谁还不是混口饭吃呢?”王洪亮唉声叹气地一摊手,“走吧,咱们也过去看看。”

新成立的“混饭二人组”于是并肩走进现场,只见一个留平头戴眼镜的小青年正唾沫横飞地给陶然和郎乔介绍情况。该青年个头很高,一脸青春痘,站姿笔直且僵硬,像个裁剪成人形的棺材板,语速快得骇人。

“这是我们新来的小肖,肖海洋,”王洪亮伸手一指,介绍说,“是个高材生,考进来的时候笔试第一,小肖,这是市局的骆队。”

肖海洋下意识地挺胸抬头,做了个类似“立正”的动作,下颌绷得死紧,冲骆闻舟紧巴巴地一点头,寡言少语地打了个招呼:“骆队。”

“不用客气,”骆闻舟冲他一笑,“你接着说。”

方才还寡言少语的肖海洋好似被他这句话按了开关,瓢泼一般的话顷刻间从他嘴里奔涌而出,把他面前一干人等都淹在了其中:“死者身上没有挣扎造成的挫伤,但后脑有被钝器击打的痕迹,初步判断,他是被人从后面打晕后,再用一根软布带勒住脖颈窒息而死,死后财物被搜走,额头上盖了一张纸条。因为死者是在昏迷状态中被勒死,现场没有留下挣扎痕迹,勒死死者的软绳、击打头部的钝器等等都没找到,目前也没有确切证据表明这里就是案发现场,汇报完毕!”

刚开始还好好的,最后那句话一出口,王洪亮的脸立刻应声而绿:“没有证据你瞎说什么?这里不是案发现场哪里才是,难不成这还能是一起抛尸案吗?抛尸为什么要抛在这里,有什么好处?你不要随口臆测扰乱视听!”

肖海洋茫然地看了他一眼:“我只是说有这种可能性……”

王洪亮还要发作,被骆闻舟伸手拦住了:“刚工作的小孩想法都比较多,多听听也挺有意思的。”

他抬头看了一眼四下的环境,整个花市西区给人的感觉就是灰蒙蒙的,杂乱无章的电线沉甸甸地压在头顶,把燕城难得的晴天割得四分五裂,非常压抑。

“多在周围打听打听,或许有人听见什么了,”骆闻舟说,“另外,我觉得王局的大方向把握得非常准,咱们先不考虑极端情况,就以熟人作案为侦破方向吧,老哥,您看这样行不行?”

骆老弟虽然来者不善,但说话办事的风格倒还合王洪亮的心意,双方一拍即合,极大节省了沟通成本。

接下来就是没完没了的排查和走访,这些都是分局碎催刑警们的活儿,跟“技术指导”没什么关系,他们主要任务是回分局办公室坐着喝茶,随时监控工作进度,等着抓王洪亮的小辫子。

陶然却小声对骆闻舟说:“头儿,你们去吧,我还是想跟他们一起在附近转转。”

陶然名字文静,人长得也眉目清秀,从来没跟谁红过脸,也从来不说粗话,对待同志和敌人都是一样的春风化雨,看起来非常好说话,但骆闻舟从刚毕业工作就一直跟他搭档,实在太了解他。

陶然身上有种与时代格格不入的较真和执拗,其他事他都不太关心,反正天塌下来有骆闻舟顶着,但案子上,只要有一点疑点,他都要死追到底——别管是不是他负责的。

骆闻舟:“死者被人从后面打晕,如果真是抢劫,犯不上再回来把人勒死,私人恩怨的可能性很大,王洪亮的基本判断没错——你有什么问题?”

尸体已经被装进裹尸袋,被法医抬走了,陶然轻声说:“是鞋——这里没人打扫,一不留神就会踩一脚泥,但是我刚才扒开裹尸袋看了一眼尸体,那孩子的鞋很干净。”

骆闻舟轻轻一挑眉。

“当然,也可能是死者住在附近,对环境比较熟悉。”陶然说,“但我还是觉得分局那小眼镜说得对,不能排除这里不是第一现场的可能性。另外贴在死者头上的那张纸也很奇怪,闻舟,万一这事没那么简单,我怕王局急着草草盖过去,不肯好好查。”

“这还用怕吗,”骆闻舟叹了口气,“他明摆着就是想草草盖过去。”

只要有个大体的怀疑对象,王洪亮立刻就可以盖公章对外发声明,说这是一起疑似因为私人恩怨引起的案件,不是什么网上危言耸听的“扼喉杀手”,没有噱头,过不了几天人们就无聊地忘了,等风头一过,他们又可以说“花市区分局为我市成功举办某某盛会做出了突出贡献”。

至于案子,找几个跑腿的小刑警慢慢查,查出来就抓,查不出来压着,压来压去,弄不好最后要不了了之。

王洪亮办事就是这个风格,要不然张局也不会专门整他。

陶然说:“不管因为什么,一个孩子大老远到咱们这来,客死异乡,咱们得给人家一个交代。”

骆闻舟一偏头,盯着他的眼睛看了两秒。

陶然赶紧又补充了一句:“我就是不放心跟去看看,保证不节外生枝。”

骆闻舟一笑:“反正这么多年你节外生出来的枝都是我兜着,也没见你以身相许。”

陶然不以为意,笑骂了一句:“去你的。”

他说完抬腿要走,骆闻舟却叫住了他:“等等,早晨给你送花的是费渡吧?”

陶然不怎么在意地说:“除了他还能有谁?”

骆闻舟双手插在兜里,看了一眼自己的脚尖,好像低头找了找话头:“我要是跟你说‘离那小子远点’,是不是有点狗拿耗子?”

“不是吧,你还当真了?”陶然笑了,“他总这样,闹着玩的。别说我不弯,就算我弯成个球……”

骆闻舟轻轻地打断他:“你要是弯,还轮得到那小崽子献殷勤?”

陶然一愣,然而还不等他从这句话里品出点什么滋味来,骆闻舟就又说:“我不是说他花天酒地,也不是说他不着调……不是那种层次的。费渡给我的感觉一直不太好,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明白。”陶然点点头,他清瘦文弱,看着实在太好欺负,因此上班总是穿制服,上午的阳光穿过矮墙和苔藓,轻描淡写地给他镶了个边,“这七年我一直看着他,费渡是个好孩子,你不需要太防备他——虽说现在确实有点矫枉过正、活泼过头了。”

骆闻舟没吭声。

陶然话音一转:“再说也不知道是谁,想给人送点东西都不好意思留名,那会煞费苦心从国外弄回一台游戏机,还让我……”

“滚,”骆闻舟面无表情地打断他,“干你的活去,哪那么多废话!”

分享到:
赞(67)

评论46

  • 您的称呼
  1. 看完镇魂看默读。

    一眼万年2018/09/02 23:20:41回复
    • +3

      2018/09/27 23:22:18回复
    • 我也是

      匿名2019/01/22 08:24:25回复
    • 镇魂一堆推默读的,然后他们说P大是理科生??????我他娘???

      叼着玫瑰花刺的那只猴儿2019/02/09 01:59:00回复
    • 乔儿小公举~

      樱酒小殿下2019/02/22 20:11:30回复
    • 一样看完镇魂来的,

      匿名2019/02/28 08:49:28回复
  2. 我给同学安利,跟她简介了于连的一开始的案件:快递小哥惨死道路中央。她一惊:这不是吃鸡吗……我仔细一想,没。没毛病

    病娇萝莉2018/09/12 15:13:38回复
    • 秀儿

      匿名2019/02/14 09:45:14回复
  3. +1

    小庄2018/09/14 21:59:40回复
  4. +2

    匿名2018/09/19 00:26:21回复
  5. +4

    匿名2018/10/10 23:46:38回复
  6. +5
    都说让镇魂原班人马演默读,宇哥就可以反攻了hhh于是看完镇魂就屁颠屁颠的来了_(°ω°」∠)_
    日常表白p大

    夜北子2018/10/21 06:58:38回复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什么魔鬼?不行啊这个哈哈哈哈哈

      叼着玫瑰花刺的那只猴儿2019/02/09 01:59:42回复
  7. +6

    匿名2018/11/10 01:01:21回复
  8. 所以这是默读人多的原因吗

    沈韵2018/11/10 16:07:49回复
    • 从镇魂过来的+1

      匿名2018/12/23 23:42:57回复
    • 不不不,P大文笔很好,好作品很多,只是镇魂相对比较火,其他也很好

      叼着玫瑰花刺的那只猴儿2019/02/09 02:00:35回复
  9. 镇魂已经n刷,想知道默读看到第几张才能让我入坑

    匿名2018/11/18 23:45:00回复
    • 镇魂刷了无数遍才懂为啥沈巍要气赵云澜

      叼着玫瑰花刺的那只猴儿2019/02/09 02:01:23回复
  10. 50几章 渡渡开始撩骆驼 就入坑了。对撩超过瘾的 哄哄

    匿名2018/11/28 14:00:43回复
    • 50几章才开始撩啊,这感情线展开的也太慢了吧

      匿名2018/12/21 11:02:21回复
  11. +7

    一只芒果猴2018/11/28 20:14:22回复
  12. +8

    匿名2018/11/28 20:14:38回复
  13. 二刷,突然好多小伙伴

    匿名2018/11/30 22:43:00回复
  14. 其实第一次看的时候刚开始还挺喜欢张局的 跪了

    闻舟渡我2018/12/28 22:35:05回复
  15. +9

    匿名2019/01/12 17:10:37回复
  16. +10

    匿名2019/01/20 13:44:20回复
  17. 陶然正式出场,七年之痒

    匿名2019/01/21 23:18:10回复
  18. 一刷的时候没有被剧情吸引,二刷才真正开始享受P大的默读盛宴。阅读默读,有些像骆队爱嘟嘟那样,不知不觉就陷进去了。P大说费渡是精神攻击系的,我觉得P大本尊就是精神攻击系,读者读罢甜蜜又虐心。

    匿名2019/01/21 23:28:23回复
  19. 我带着护膝过来的,很可能会呆很久

    P大脑残粉2019/01/23 13:18:07回复
  20. 11

    匿名2019/01/23 23:15:28回复
  21. +12

    巍巍一笑2019/01/26 15:46:48回复
  22. +13

    匿名2019/01/26 21:22:57回复
  23. 嘟嘟是攻一直是我的幻想

    花从心2019/01/28 14:53:01回复
  24. +14
    平持队形,冲

    匿名2019/02/07 21:33:37回复
  25. 一刷的时候还没有这么多人……

    沈韵你给我出来2019/02/13 00:22:06回复
  26. 一刷我根本就没注意到这还有评论这种东西@( ̄- ̄)@

    沈葭白2019/02/15 13:59:46回复
  27. 虽然我看过不止一遍……但我觉得同志们不要剧透啊。

    哈哈哈2019/02/17 18:08:59回复
  28. 诶评论好多

    匿名2019/02/24 23:00:18回复
  29. +15
    我又来了

    奚和2019/03/02 20:11:06回复
  30. 镇魂6刷完就过来看默读,闺蜜给推荐的默读,目前感觉还不错唉

    小澜孩2019/03/06 00:48:19回复
  31. 加油鸭!!!

    匿名2019/03/06 00:51:15回复
  32. 总是对互攻互受抱有平等幻想,看了P大的文发现世界观 被扭转了

    n遍都不会腻的P大死忠小仙女2019/03/07 00:02:48回复
  33. 镇魂和默读,双男主的爱情部分都好少,不过句句是精品,值得句句细品啊啊啊

    n遍都不会腻的P大死忠小仙女2019/03/07 00:04:07回复
  34. 我发现p大的作品都不是1刷可以完结了事的,必须2刷3刷 每次都能读出不一样的感觉
    我感觉当年高中的语文阅读都没如此认真!

    匿名2019/03/29 18:24:49回复
  35. “反正天塌下来都有骆闻舟顶着。”怎么这么心疼骆队呢2333。

    白银十卫2019/04/23 20:17:0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