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于连 一

燕城市公安总局,清晨八点整。

各科室工作人员已经开始陆续到岗,行政办公室的后勤人员小孙打了个哈欠,扛着新的桶装水往老局长办公室送,一推门才发现他们张局已经沏好了第一杯茶,正神色凝重地打一通电话。

他们老局长已经年过五旬,十分清瘦,是个脾气火爆的老古董——他老人家上哪去都要自带茶水,平时使一台充一次电能待机半个月的非智能手机,日常上班绝不穿便装,一年四季几套制服来回倒换,他眉心有一道深深的纹路,好似二郎神的第三只眼,那都是他老人家日积月累的“看谁都不顺眼”,笑一次堪比铁树开花。

办公室里老旧的座机电话有点漏音,小孙半跪在地上撕桶装水的包装,听见电话那头有个人聒噪地说:“领导,我知道这个事现在出在我辖区里,确实是我工作失职,但……”

小孙觑着张局那两条难舍难分的眉,心说:又出什么事了?

燕城正在承办一场非常重要的国际会议,现在世界各国的领导人和记者都在,不少企业学校都放了假,全市私家车一律单双号限行,所有安保部门都在高度紧张。

小孙看见老局长从脖子往上开始电闪雷鸣,刻意压低了声音,尽量和缓地说:“南平大道北,离主会场不到三公里,之前开会的时候我就说过,这个月无论如何别出事,最好连路边的流动摊位都清理走,你直接给我弄出一起命案,老王,‘超额’完成任务啊。”

“可是领导,那是半夜里……”

“加强夜间巡逻的通知,提前一个月就下发到各单位了,你还想要求犯罪分子也保持八小时工作制作息?”

“是是,我也不是推卸责任,就是您也知道,花市西区那边本来就乱,外来人口又多……”

张局耐着性子跟花市区分局的负责人扯了五分钟的淡,发现那边非但毫无反省的意思,还“你有来言,我有去语”地找借口。他出离愤怒了,毫无预兆地发了火,厚积薄发地一嗓子吼了出来:“我知道个屁!西区不是你的辖区?不是你的地盘?你现在跟我说乱,早他妈干什么去了!”

小孙和电话那头的分局长都被他这平地一声吼震得噤若寒蝉。

张局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水消火,不小心澄了茶根,“呸”一下把茶叶喷回杯底。

接着,他伸出“一阳指”,在积灰的键盘上戳出了“扼喉”俩字,内网系统中铺天盖地的新闻截图刷了一屏幕。

今天凌晨,花市西区的小巷里发现了一具死相狰狞的男尸,最早被人当成本地一桩猎奇的花边新闻发到了网上,不过网上比这危言耸听的事多了去了,刚开始没激起什么水花。可是花市区分局的领导唯恐敏感时期出事,办了件蠢事——想悄悄把这件事按下去,先是删贴,之后又欲盖弥彰地说是发现了一具死因不明的流浪汉尸体。

没想到最早发现尸体的几个小混混手欠,拍下了清晰的现场照片,用非常哗众取宠的方式传播了出来,搭配分局之前种种讳莫如深的态度,让坐着公交地铁赶早高峰的市民们展开了丰富的联想,把这点屁事发酵得满城风雨,连市政都专门打来电话询问。

张局戴上老花镜,点开了一个被删除之前点击量最高的帖子,名为“市区疑似出现抢劫扼喉团伙”,显然这个说法非常脍炙人口,并且有图有真相,刚打开,一张毫无马赛克的尸体照片就极富冲击力地摊在了屏幕上。

张局:“……”

他感觉自己刚才吼早了,然而年事已高,再高的调门他也上不去了,只好恢复正常音量:“我感觉你在咱们系统是屈才了,应该让你去广告公司上班,这宣传效果,绝了。”

“都是那帮唯恐天下不乱的小兔崽子,对着死人合影拍照片,您说缺不缺德?领导,您放心,那几个人我都拘起来了,照片和帖子也正在删,绝对能控制住!”

张局靠在椅背上,不住地揉着眉心:“现在最重要的是抓紧时间破案,有凶手拿凶手,有犯人逮犯人,删贴……你是网管啊?这件事必须尽快处理,管住你手下人的嘴。一会我从市局这边调几个人过去给你们当技术指导,王洪亮,一个礼拜之内,你要是不给我一个说得过去的交待,自己打报告滚蛋!”

张局喷了分局长一脸,扣下电话,小孙连忙把空桶放在一边,举起自己随身的小本,预感老局长可能有话要说。

果然,张局冲他比了个手势:“去叫刑侦大队的人过来。”

小孙抬起头:“张局,都叫过来吗?”

张局沉吟了片刻,目光落在面前的液晶屏幕上——照片上的尸体面部已经呈现出丑陋的肿胀,五官扭曲,但依然能看出那是一张属于年轻人的脸,他张着嘴,仿佛有些惊愕,茫然地对着镜头。

“找骆闻舟,让他带人亲自跑一趟。”张局说,“案情未必很复杂,告诉他等这月过去,我就处理了王洪亮那老东西,他知道怎么办。”

小孙:“……”

张局的目光越过老花镜片,疑惑地朝他看过来。

“张、张局,”小孙勉强挤出一个微笑,“骆队……他那个,还没来呢。”

骆闻舟是个天天踩点上班的大爷,只要不值班,规定八点半到岗,八点二十九分他都绝不会出现在工位上。

这天还赶上他车限号,骆闻舟不想挤公交,干脆从他们家地下室刨出了一辆能进博物馆的大“二八”,自己动手大修了一番,晃晃悠悠地骑上了路。

他面貌十分英俊,几乎俊出了青春气,但神态与气质上却又能看得出是个成熟男人,他塞着耳机,挽着衬衫袖子,合身的休闲衬衫下露出若隐若现的肌肉线条,有一双骑着旧式的横梁大“二八”也能伸脚就撑住地的大长腿。左车把上挂着一打煎饼,右车把上坠着六七杯豆浆,骆闻舟双手放松地搭在严重超载的车把上,准时踩点驶进市局大门。

一进门,骆闻舟就看见门卫正拦着一个送花小妹。

“不让进——为什么不让进?姑娘,这是公安局,不是花果山,好吧?邮件统一放门口收发室安检登记。”

“鲜花怎么能放收发室?那不就蔫了吗?”送花姑娘一回头看见骆闻舟,伸手一指,“不让我进,那送外卖的怎么就让进?”

门卫:“……”

骆闻舟一抬头,冲送花女孩笑出了一口骚气的白牙:“因为送外卖的英俊潇洒,玉树临风。”

门卫对市局的形象充满忧愁:“……骆队早。”

“早,吃了吗?没吃自己拿。”骆闻舟单脚着地支着车,“美女,花给谁的?我给你带进去。”

送花的小姑娘被他弄得十分不好意思,慌慌张张地去翻小卡片:“哦……给刑侦大队,一个叫、叫陶然的先生。”

八点半整,骆闻舟准时走进办公室,把鲜花扔在了陶然桌上:“你这个……”

他刚说到这,张局就气急败坏地派人来逮他了,骆闻舟只好先把后文憋了回去,伸手在陶然桌上重重一按:“等我回来的。”

整个刑侦大队都惊了,一齐呆若木鸡地盯着陶警官面前那束气质清新的鲜花,仿佛花梗下埋了个定时炸弹。

女警郎乔从抽屉里摸出了放大镜和一次性手套,小心翼翼地从隔壁办公桌探过身来,对着花束观察了一圈,然后拎出了一张牛皮纸的香水卡片。

这位勇敢的大姑娘在众人注视下,面色严峻地打开卡片,只见上面用非常板正的楷书写着:“风大得很,我手脚皆冷透了,我的心却很暖和。但我不明白为什么原因,心里总柔软得很。我要傍近你,方不至于难过。”【注】

“落款是‘费’,”郎乔说,“费什么?”

陶然一把抢了回去:“别闹,给我。”

“闹了半天是女朋友送的,我还以为骆老大要跟你当众表白呢。”

周围一帮同事纷纷抚胸,异口不同声的“吓死我了”此起彼伏,接着,广大光棍们光速恢复了战斗力,上前瓜分了骆闻舟带来的早饭,同时尽职尽责地扛起了声讨“异端分子”的大旗。

“陶副,什么时候脱团的,打报告了吗?组织同意了吗?”

“陶陶这个人,不局气,不够意思。”

“陶副队,我这月工资还剩三十七块六,没钱买狗粮了,反正你得看着办。”

“去去去,”陶然把卡片收好,又找了个不显眼的地方把花藏了起来,“哪来的女朋友?别瞎捣乱。”

众人一听,这么大的一束罪证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此人居然还想蒙混过关,顿时炸锅似的一哄而上,打算对陶副队发出围追堵截。

这时,方才匆匆离开的骆闻舟重新推门进来,伸手拍了一下门框:“花市区出了一起命案,来俩人跟我过去一趟,速度。”

 

作者有话要说:

注:“风大得很,我手脚皆冷透了,我的心却很暖和。但我不明白为什么原因,心里总柔软得很。我要傍近你,方不至于难过。”——沈从文《湘行书简》

分享到:
赞(52)

评论35

  • 您的称呼
  1. p大这阅读量。。。。。真的是理科生嘛。。。。。。。要不 您给看看我这跪得标准不?

    匿名2018/09/19 00:16:02回复
    • 不是太标准,再接再厉好好表现

      2018/09/27 23:20:30回复
    • 不,是看看我这膝盖合胃口不

      匿名2018/12/09 14:43:15回复
  2. 哈哈哈哈你们有毒

    楚姒儿2018/10/05 01:03:39回复
  3. world妈呀,一直以为陶然是个漂亮的小姐姐呢O_o

    平生欢2018/10/10 11:19:23回复
  4. 给跪了

    白宇的玫瑰花刺2018/10/20 18:42:35回复
    • 哈哈哈哈哈哈ID有毒吗

      叼着玫瑰花刺的那只猴儿2019/02/09 01:49:23回复
  5. 看看文案,是骆闻舟和费渡没错吧?

    沈韵2018/11/10 15:50:06回复
  6. 我一开始也以为是费渡陶然

    无名2018/11/18 21:23:39回复
  7. 跪了

    一只芒果猴2018/11/28 20:08:42回复
    • ID(猥琐脸)

      叼着玫瑰花刺的那只猴儿2019/02/09 01:50:11回复
  8. 我也以为是陶姐姐

    匿名2018/11/30 22:39:11回复
  9. 镇魂过来的+1

    匿名2018/12/02 20:47:59回复
    • +1

      匿名2018/12/13 07:02:34回复
      • 十1

        匿名2019/02/02 16:43:15回复
    • 那个,,想提一句,毕竟是P大的文,发一些关于P大的文可以是可以啦,不过我觉得别人有时候看多了也烦,然后又因为镇魂翻拍剧版然后白居又巴拉巴拉被黑巴拉巴拉啊的,只是提个小小的意见,莫生气莫生气,气出病来没人替

      力挽狂澜2019/02/09 01:48:24回复
      • 有好多人都是看完镇魂之后过来的呢!所以自然而然就会谈谈镇魂啊 没什么的

        匿名2019/02/16 15:25:41回复
  10. 看完镇魂带着膝盖过来的,继续跪着看

    匿名2018/12/12 07:38:13回复
  11. 表白这个没有乱七八糟广告的网页

    闻舟渡我2018/12/28 22:28:33回复
    • +10086

      花楹2019/01/30 11:00:29回复
  12. 我家骆队骚气

    66ccff2019/01/02 21:05:36回复
  13. 不怕骆队帅 就怕骆队骚

    贱走偏疯2019/01/21 20:57:57回复
  14. 二刷的我表示这章信息量好大,一刷的时候还很懵懂。骆队出场,当当当当,那时的他,了无牵挂的一个成熟青春花美男呀。

    匿名2019/01/21 22:07:18回复
  15. 对比体会一下另一段情书:我心里有一簇迎着烈日而生的花,比一切美酒都要芬芳,滚烫的馨香淹没过稻草人的胸膛,草扎的精神,从此万寿无疆。

    匿名2019/01/21 22:46:12回复
  16. 这么说。。。是陶哥哥?我想知道陶然知道骆闻舟和费渡在一起的时候的表情。。。

    这里跪着真舒服2019/01/25 13:12:49回复
    • 黑人问号脸,啊哈哈哈哈哈哈

      斯文败类2019/02/06 21:01:40回复
  17. 二刷打卡,骆队x费渡 那陶陶我就抱走咯

    陶然哥哥慢走人家等你哟2019/01/30 21:50:33回复
  18. p大的文笔是不可逾越的鸿沟。

    隔壁食堂阿姨2019/01/31 15:25:37回复
  19. “张局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水消火,不小心澄了茶根,“呸”一下把茶叶喷回杯底。

    好有画面感

    爱P大,爱生活 精致2019/02/02 23:15:38回复
  20. 奈斯奈斯。

    匿名2019/02/05 09:24:25回复
  21. 为何默读的评论就如此之多呢?唉~

    2019/02/07 00:01:51回复
  22. 可能是因为嘟嘟和骆驼太帅了

    中二2019/02/07 21:26:29回复
  23. 评论区的ld都是人才取的

    沈韵你给我出来2019/02/13 00:16:28回复
  24. 回头来翻评论我觉得当时没写真是个或许的决定啊,现在人这么多的嘛

    沈葭白2019/02/15 13:57:04回复
  25. boss这么早就出现了吗……之前都没发现

    匿名2019/02/19 00:15:1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