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五 烟火人间

经过了非常艰难的一年之后,四境安定,军中改革已经在顾昀态度鲜明的协助下顺风顺水地推了下去,沈易则终于鼓足了勇气,来到皇上面前请辞,长庚听说后没表态,只将请辞的折子留中不发,让沈易自己回家好好想想。

沈将军折子上说的都是冠冕堂皇的屁话,实际他要请辞只有一个理由——他想回家娶媳妇,媳妇家环境复杂,恐怕不愿意和官府扯上关系,因此他打算挂印回家,收拾收拾做点踏实的产业,带着家产给人家当上门女婿去。

长庚回家问道:“子熹,你说这事沈老爷子知道吗?”

顾昀:“说不准,知道不知道他爹也管不了他。”

沈季平其人,看似温和圆滑,性子软又好欺负,然而观其行事,每每决断都必要惊世骇俗,专注离经叛道了半辈子,可偏偏大家还是有种他是个“稳妥人”的错觉,真是分毫毕现地演绎了何为“咬人的狗不叫”。

此人所托志向一次比一次奇诡——经历了从“翰林”到“长臂师”到“丘八”到“将军”再到“上门女婿”等一系列毫无铺垫的转折。

摊上这么个儿子,难怪沈老爷子早早回家修仙去了。

顾昀叹了口气:“算了,过两天我去找沈季平聊聊。”

长庚一听,顿时脸黑了——又要聊!

这俩货一聊起来,不定又能聊到哪杆子陈年旧事,到时候那伙乱七八糟的兵痞子们一凑能凑一大桌,小酒一喝,下酒小菜一吃……虽然长庚知道顾昀只是当面卖乖,背着他的时候不大会放纵自己胡吃海喝,但肯定又要野在北大营夜不归宿,那也讨厌死了。

于是皇上虽然当面没说什么,转脸就给陈轻絮写了封信,告知此事,信中十分恳切地对她说“国家百废待兴,正是用人之际,像沈大人这样的股肱之臣,此时挂印离去于公于私都太过可惜”云云……

挂印辞官之事沈易从未跟陈轻絮提起过,完全是自作主张。

陈姑娘收了长庚的信,当天就默不作声地赶回了山西老家,三下五除二地摆平了陈家上下,然后借西北到京城之间试运行的大雕飞回了京城,找到沈易面前,直白地质问道:“我才是陈家的家主,你对陈家有什么疑虑,为什么不来找我解决?”

沈易:“……”

这件事被顾昀听说,拿回家足足笑了小半年,小半年后,各地驻军将领纷纷发来贺信,恭贺沈将军终于找了个显赫的人家把自己嫁出去了,并且强烈要求安定侯代表所有“身不能至,心向往之”的弟兄们闹一次轰轰烈烈的洞房。

这种唯恐天下不乱的事顾昀当然欣然应允,提前好几天,他一边在沈府帮忙,一边想了十多种方法折腾沈易。

沈易通过与姓顾的漫长的斗智斗勇经验,已经达到了只看他一个坏笑,就知道他心里打了什么馊主意的地步,为求保命,他提前给自己找了一位后援——私下里去见了皇帝陛下。

沈易公事公办一般地对长庚道:“皇上,臣这一阵子整理旧物,突然想起当年在江南战场上顾帅曾经交给臣四封信,其中有两封是给皇上的私信,一封臣当年已经奉命发出,还有另一封,一直未有机会,也不知是写了什么,皇上可需臣呈上?”

长庚一听就能猜出是怎么回事——顾昀战前准备了一沓信四处安稳人心,剩下一封至今没发出来,恐怕多半就是遗书。

他迟疑了一下:“那就有劳沈卿了。”

“微臣不敢,”沈易搓了搓手,“皇上,臣还有一事相求……”

要制住顾昀非常容易,只是沈易这么多年没摸到法门而已,长庚却已经驾轻就熟。

他只要回去跟顾昀说一句:“陈姑娘这么多年怪不容易的,就想好好嫁个人。”

顾昀立刻二话不说将兄弟们的嘱托抛到了九霄云外,非但没有捣蛋,还自掏腰包从灵枢院下属的面向民用的分部订了一批新做的烟花,良辰吉时一到,京城沈府与远郊北大营两边一起点了,炸了个火树银花不夜天。

虽然没有人闹,但架不住沈易自己酒量差,一圈宾客敬下来,新郎到底还是喝多了,大着舌头端着两个杯子到顾昀面前,他有满肚子话要说,打了个酒嗝,才猛然想起众目睽睽,很多话不好说,一时间迷迷瞪瞪地站在那,看起来呆呆的。

顾昀叹道:“出息啊季平兄。”

说完将两杯酒都接过来,互相碰了一下,一气替他喝了。

顾昀从开始帮沈易筹备这事开始,就莫名其妙地开心,不是“中状元”“打胜仗”那种突如其来实质性的开心,仔细想也没什么具体的开心事,但就是看什么都顺眼,看什么都很愉悦。

沈易一把揽住他的肩膀,用力抱了他一把,要哭不笑的,像是不知怎么表达好了。

顾昀小声道:“这回美满了?”

沈易不知该说什么好,只好用力点头。

早年出征的时候,谁会想到还能有今天呢?

顾昀:“往后日子好好过,对老婆别那么多屁话。”

沈易哭笑不得,只好攥着拳头用力在顾昀后背上捶了两下。

“行了,别把鼻涕摸我身上,也别让新娘子久等,”顾昀推了他一把,“我在这替你挡着,去吧。”

沈易往前走了两步,回头一看,果然,顾昀柱子似的往那一戳,还真就没人敢上前再纠缠自己了,他突然又有点多愁善感起来——顾将军一辈子守过国门,守过城门,守过宫门,这一次居然大材小用地给他守了房门……而他看起来还守得非常高兴。

沈易鼻子一酸,心里就十分过意不去,三步两步赶回来,飞快地在顾昀耳边坦白道:“子熹,你在江南写的那封没来得及拆的信,我交给皇上了,你……咳……总之……那个……我先走了。”

顾昀:“……”

他从小欺负着沈易长大,好不容易对此人好了一回,不料竟然遭到这种出卖,着实吃了一回现世报。

一场热热闹闹的婚宴结束,顾昀硬着头皮回了侯府——长庚喝了一杯喜酒撂下赏就走了,皇上亲自来已经是表示荣宠,待太久别人也不自在,这会早就在家等他,屋里的灯还亮着。

顾昀路上想出个馊主意,让人拿了一壶烈酒,洒在前襟衣袖上,让自己闻起来像个人形的酒壶,这才屏退下人,装得“踉踉跄跄”地用力推开门。

长庚正在灯下看什么东西,被门外的风和扑鼻的酒气惊动,他微微皱起眉,一抬头就看见顾昀被门槛绊了一下,笔直地摔了进来,长庚忙将手里的东西一推,飞快地上前接住他,被顾昀一双手冰得激灵了一下。

顾昀虽然平时活蹦乱跳,但是不管三伏还是酷暑,手脚总是冰凉,药石毕竟伤身,然而他自己不吱声,长庚平时也不敢表露太过,只好心细如发地小心看顾,而与此同时,顾昀也没再坚持他寒冬腊月里单衣四处飘的习惯,两人之间磨合出了一种心照不宣的默契。

长庚想将他的双手拢进怀里,然而醉鬼不配合,酒疯撒得武艺高强,弄得他左支右绌。

长庚:“子熹!天……这是喝了多少?你今天解禁了吗?”

顾昀哼了一声,整个身体的重量压在他身上,一双手乱七八糟地在他腰上乱摸,趁着长庚忙着对付自己,一把将人推到了桌案边,同时偷偷睁开眼,越过长庚的肩膀飞快地在桌上一扫,居然一眼看见了那封被自己丢到脑后的信,并且还没来得及拆封!

顾昀心里一阵大乐,暗道一声侥幸,当机立断假装撒酒疯,脚下磕绊了一下,侧身撞到了桌案上,将桌子撞翻了,“咣当”一声,桌上的纸笔砸了一地。长庚也险些被他带趴下,忙狼狈地托住他,连拖再抱地将这不老实的人架上床,愣是给折腾出一脑门汗。

那醉鬼仍不肯老实躺下,迷迷糊糊地拉着他叫道:“美人……别走。”

长庚青筋暴跳地问道:“叫谁呢?”

顾昀:“……心肝长庚。”

他声音又低又哑,还带了一点含混,叫得长庚头皮一麻。

顾昀双臂一摊:“陪义父……唔……小卧片刻……义父喜欢死你了……”

长庚:“……”

他整洁惯了,其实很想回头把倒成一团的桌子扶起来收拾好,可是被顾昀缠得没办法,艰难地抉择了一会,在“洁癖”与“色心”中,陛下还是屈从了后者,于是翻身灭灯拽下了床帐。

等长庚第二天回过神来想收拾的时候,发现桌上那一堆重要的与不重要的东西里少了一封始终没下定决心拆看的信,这才知道自己“色令智昏”,又让某人糊弄了。

顾昀装傻充愣的顾左右而言他的功力举世无双,口风比玄甲上的金匣子还严丝合缝,拒不承认世上曾经存在过这一封“信”,而唯一的知情人沈易自知心虚,每天就会装死,坚决不肯露面作证。

长庚惦记了大半年,始终没有打探出那封信的下落和内容,渐渐的也就不再耿耿于怀了。

想来他当时没有鼓足勇气第一时间打开,乃至于最后给了顾昀可乘之机偷梁换柱,可能是注定了跟那封“绝笔”有缘无分,这岂不是个吉利的说法吗?

真真实实的人还在活蹦乱跳地和他斗心眼,做什么非要知道那伤心话呢?

长庚觉得这回自己大可以信一次顾昀的鬼话——世上本来就没有过这样一封信。

分享到:
赞(71)

评论14

  • 您的称呼
  1. 看完《杀破狼》,用一句话来描述感受那便是:你没有自己想象的那般伟大,也还没自己想象中那般邪恶。
    一碗水端平了,七情六欲波澜不惊,可人生大道非平整,若想无欲无求,何止一个难字。
    很喜欢书中人物性格的刻画,非常细腻又入味

    起个名字真费劲2018/10/14 00:20:39回复
  2. 我终于看到人了,怪高兴的

    沈韵2018/10/17 00:01:07回复
  3. 感谢沈韵小姐姐从头到尾陪我看完(≧3≦)

    匿名2018/10/22 00:05:01回复
  4. “世上本来就没有过这样一封信”,写得真好,一定要永远这样幸福美满。。。

    匿名2018/12/20 06:37:21回复
  5. 其实我也挺好奇这信的内容

    柒柒柒2018/12/23 22:17:35回复
  6. 我也好奇

    匿名2018/12/30 15:38:27回复
  7. 其实内容可以这样猜,顾昀说有一个私愿下封信告诉长庚,那么肯定是遗书中想做而做不到的事,应该就是”给你….一生到老”了

    匿名2018/12/31 13:08:07回复
  8. 我爱杀破狼我爱p大

    陈栎媱2019/01/06 20:54:45回复
  9. 好书,很久没碰到这么好看的书了

    匿名2019/01/19 21:05:52回复
  10. 沈老妈子终于把自己嫁出去了,真是可喜可贺

    小长2019/02/10 22:26:33回复
    • 啊,可喜可贺……
      世界上本没有这样一封信。能好好在一起就够了有些事情,早就不重 要了o(≧v≦)o~~

      沈葭白2019/02/20 16:23:40回复
  11. 打卡

    匿名2019/02/14 15:19:25回复
  12. 怪不得都说陈姑娘攻

    甚嚣尘上2019/03/31 21:26:57回复
  13. 非常好奇信的内容

    都喜欢2019/04/04 14:58:3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