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四 清明雨后

长庚对外声称为了避嫌,即便偶尔夜宿宫中,也绝不涉足后宫,后宫一干事宜依然归皇后管,所幸李丰的后宫人丁不旺,皇后那病秧子也勉强拿得起来。整天来宫里点卯,下朝挂印走人的皇帝古往今来闻所未闻,刚开始有人站出来说如此这般的不合理法,都被骂回去了——皇上登基之初就声称自己只是个“代皇帝”,如今代得兢兢业业丝毫不逾矩,怎么总有马屁精唯恐天下不乱地企图撺掇他窃国呢?

以徐令为首的御史台成了御用喷壶,将“破旧立新”别在脑门上,每天专门负责给朝廷的各项政令寻觅种种理论依据,以便吵架吵得更加名正言顺。

不住在宫里的皇上有时候会装模作样地回雁王府,然后将雁王府当成个偶尔私下接见朝臣的“客厅”,转身就往侯府里钻——反正没有两步路。

这一年的雨水下来得比往年早了不少,清明前夕就一场连着一场的小雨

常年不在家的顾昀虽未卸甲,却总算能安安稳稳地在京城常住了,他难得对自己家有这么重的归属感,于是命人将荒草丛生的侯府整了整。几乎快要传出鬼故事的安定侯府里里外外折腾了好几天,总算有了点住人的样子。

修理园子整饬房舍的时候翻出了不少经年旧物,于是每天跟在霍统领身后扒拉旧东西就成了不着调的皇上晚上遛食的新爱好。

“这是当年长公主的旧物吗?”长庚指着一个方方正正的盒子问道——未免不尊重,他没有贸然上手动。

收拾屋子的粗使老妇看了一眼,笑道:“可不是么,专门给小侯爷做的。”

说着,她把那盒子打开,只见那活像个藏珠匣的宝盒里居然是个“鸡毛掸子”。

长庚:“……”

那老妇道:“小侯爷幼时捣蛋得很,训斥一顿他根本不忘心里去,关思过房里他自己会撬锁钻出来,还知道跑去厨房偷吃,打轻了根本不管用,老爷又是那么个暴脾气,一来二去就要上家法,家法的那些个家伙式皇上是知道的,老侯爷下手又黑,岂是小孩子禁得住的?公主怕打出事来,有一回行军途中看见一个村妇拎着扫把训子,便想出这么个招数对付他。”

长庚双手将那揍过顾大帅的鸡毛掸子“请”了出来,只见此物内撑是一根细细的杆子,用力过猛会断,不至于打出人命来,外面一圈厚厚的“鸡毛”也不是真的野鸡毛,是细细的小竹丝和一种不知什么动物的坚硬的毛编在一起凑成的,往身上一抽,那滋味……

他从小在侯府里长大,比正牌主人都像主人些,老仆妇虽然改口称“皇上”,却丝毫不见外,乐呵呵地说道:“咱家侯爷小时候可真是淘出圈了,上房揭瓦,无恶不作,后来就怕这个,不管干什么,只要一提,指定能老实一会。”

顾昀在长庚面前从来都是一副游刃有余的长辈模样,他那童年少年时代对长庚而言都是空白的,因此听得格外津津有味。

“公主要打他的时候才好玩,满院子跑,一边跑一边哭,嚎得跟真事似的。”

长庚奇道:“真事?难不成是装的?”

“当然是装的,”老仆妇边走边叹道,“咱家小侯爷小时候,不上几板子真章,别指望能让他掉真眼泪,你看他满院子哭,干打雷不下雨,嘴里的词一套一套的,动辄就可怜巴巴地来一句‘娘,你不喜欢我了吗?你不要我了吗?我不是你身上掉下来的肉吗?’要不然就‘娘是想换一个比我好的弟弟吗?我都改了,求求您别换弟弟,我就一个娘,要是也不疼我,我就成了没人要的野孩子了’……听得人心肝乱颤,公主都不忍心下手收拾他。”

长庚一想那情景,笑得喘不上气来,顾昀不愧是兵法大家,从小就知道“虚实相生”“攻心为上”。

老仆妇眼角的皱纹中笑意一闪而过,随后她话音忽然一转:“后来去了一趟边疆,回来就什么都变了。”

长庚脸上的笑容渐消。

老妇兀自回忆道:“每天就把自己关在房里,不理人,也不哭,送饭进去,怎么拿进去怎么推出来,谁哄也不开口,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原来是个小猴子,回来以后成了个小鬼,整个人都变了——过了有两三个月,老侯爷才安顿了北边的事回府……唉,他还不如不回来。要我说,老侯爷待自己的儿子也真是狠,大概也是出了那么档子事,怕他真就这么废了吧。”

长庚轻声问道:“怎么?”

“老侯爷一脚踹开他那房门,生生把他从屋里揪了出来,您想,他眼睛受了那么重的伤,乍见天光怎么会不疼?一边踉踉跄跄地跟着一边流眼泪,这回是真眼泪,反而一声没吭。”老仆妇伸手一指,“就是那片小池塘,老侯爷把马鞭子网成一圈,圈在侯爷脖子上,按着他的头逼着他往水里看,冲着他的耳朵吼‘你看看你现在什么样,配姓顾吗’。”

长庚顺着她的手指看去,荒了多年的池子早已经干了,这两天才重新注了水,养了几条新鱼,正悠然自得地摆尾来去。

“小侯爷喉咙卡在马鞭上,吼回去说‘我看不见’。”

长庚随着她的话好像回到了若干年前,握着“鸡毛掸子”的手微微地抽动了一下。

“老侯爷就把他的头按进水里,说‘看不见你趴在水里好好看,要不然你自己站起来,要不然你找根房梁吊死,顾家宁可绝后,也不留废物!’”老仆妇说到这里,摇摇头,“这么多年了,我这老婆子都一字不落地记得,真是太狠了。”

两人之间短暂地没有了声息,过了不知多久,长庚才轻声问道:“老侯爷舍得?”

“为人父母的,自然都心疼,可是舍不得还能怎么办呢?老侯爷说,骨头断了,只能用钢钉楔上,越是痛苦的绝境,越不能让他感觉到一点可以依赖的依仗,否则他自己会靠过去,一辈子都站不起来。”老仆妇道,“老侯爷要是不舍得,十几年前谁能名正言顺地出手收拾零落各地的玄铁营?”

没有玄铁营,说不定大梁早在当年西域诸国第一次叛乱的时候就已经被人一步一步地蚕食鲸吞,恐怕都轮不上西洋人千里迢迢地跑来咬一口。他们这些锦绣从中的旧王公,还能荣华富贵到什么时候呢?

“寒冬腊月里,不许家人给他穿一件御寒的棉衣,冻得那孩子手脚都是青的,回到屋里碗都端不住,一天到晚十多个铁傀儡围着他转,老侯爷在一边看着,好像哪怕他死了也绝不眨一下眼……过了有两三年的光景吧,他们夫妇先后去了,元和皇上才把小侯爷接进宫。”老仆妇话音一顿,便听拐角处传来一声尖利的鸟鸣,两人一抬头,正看见那顾昀拎着个鸟笼子从那边溜达过来,原来姓沈的倒霉鸟被他恶意晃得七荤八素,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只好扯着嗓子尖叫。

自从顾昀腾出手来,有时间修理这只鸟后,他在这场人与鸟的斗争中就从未立过下风,此时拎着胜利成果出来溜达,可谓是春风得意——得意到看清了长庚手里拿着的东西,他先是眯了一下眼,随后脸色陡然黑了。

顾昀快步走过来,一把将那“鸡毛掸子”抢过来:“什么破玩意也翻出来玩,没溜!”

如影随形多年的伤病即便治好了,也很容易有后遗症,比如顾昀一辈子也不太可能完全地耳聪目明,比如长庚虽然摆脱了噩梦缠身,但稍有劳累与思虑,夜里仍然会多梦。

这天晚上,不知是不是还惦记着那根被顾昀抢走的“鸡毛掸子”,长庚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他梦见自己走进了侯府,却不是他所熟悉的那个安定侯府,至少没有他印象里那么萧条,人来人往,显得更有人气。

远远的,长庚听见一阵金铁声,他循声过去,见后院地空地中,一群杀气腾腾的铁傀儡正在围攻一个小男孩。那小男孩眼睛上蒙着一层黑布,盖住了半张脸,艰难地左右躲闪着。

忽然,一个铁傀儡从身后靠近了他,手中的长刀已经换成了铁棍,向他横扫而来,仿佛是感觉到了来者不善的风声,那小男孩下意识地想要躲开。

慢着,不能这么躲!

长庚心里一瞬间浮起多年前有人告诉过他的话:“你心里慌,脚下就飘,脚下若是站不稳,再厉害的剑法也都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退缩是人之常情,但你会很难在短时间里凝聚反击之力,反而会手忙脚乱地落到对方手里。”

男孩的速度当然不可能快过铁傀儡,他一瞬间犹豫瑟缩后,很快被铁傀儡追上,一声巨响,那怪物的铁棍狠狠地砸在稚嫩的后背上,衣服当场崩裂了,露出里面的护心甲,人已经飞了出去。

长庚忙赶上前去,一把将半身尘土的小男孩抱了起来,同时反手抽出他腰间的佩剑,接连钉住了几个不依不饶追上来的铁傀儡。

他将那佩剑扔下,手有些哆嗦地想去解开男孩脸上的布条,却听见身后传来脚步声,长庚回过头去,只见一个中年人背负双手,缓缓地走过来。那男人身穿便装,面容清秀,像个风度翩翩的饱学之士,可是那双眼睛却是带着戾气的,直面的时候,目光里像是有千军万马的刀光剑影。

长庚从未见过这个人,尽管成年后的顾昀和他长得不怎么像,但还是一照面就认出了此人的身份——五官脸型不像,这父子身上却有种神似的东西一脉相承。

那人站定了,对长庚道:“你就算把他从这里带走,也养不大他,就算勉强带大,稍有风雨,他也经受不住……”

长庚小心地将那男孩瘦小的身体抱起来:“他可以依靠我。”

老安定侯摇摇头,长庚骤然听见身后金匣子燃烧时的轰鸣,飞快地抱着男孩闪身一躲,只见方才被他钉住的一帮铁傀儡整饬有序地围了过来,个个原地一分为二,不过片刻,已经成了一支铁铸的重甲军,虎视眈眈地盯着他,远处传来一声模糊不清的梆子声,铁傀儡集体动了,一拥而上。

长庚只好抱起小顾昀夺路狂奔,跑得狼狈不堪,心里想冲那漠然旁观的老男人吼叫一通——我连风雨飘摇的旧江山都能收拾,难道还庇护不了一个顾昀吗?

然而梦里叫不出声音,他在仓皇逃窜中一脚踩空,长庚心里重重的一跳,伸手一抓,抓住了一只手,他蓦地睁开眼,见屋里汽灯已经打开,外面天还没亮,自己正紧紧地握着顾昀的手。

顾昀在他头上摸了一把:“怎么今天叫不醒?是不是哪不舒服?”

长庚愣愣地看了他片刻:“做了个梦。”

顾昀吓了一跳。

“不是噩梦,不是乌尔骨。”长庚翻了个身,抱着他一只手,将他一条胳膊都卷进怀里,额头抵在顾昀手肘上轻轻地蹭了一下,低声道,“梦见我从老侯爷手里把你抢走了,你爹派了一个营的铁傀儡追杀我。”

顾昀先是愣了愣,随后没心没肺地笑起来,手臂用了一点力气把赖床的皇上从被子里拽了出来,抽出自己的胳膊:“胆子不小啊陛下,他老人家手上有十万阴兵呢——行了,威风完了,快起来,今天有大朝会。唔,说来也是到清明了,莫非他在那边缺纸钱用,特意来提醒?”

长庚坐在床边看着他,借着灯光从头到脚看了个够,直到顾昀把衣服穿好,他才恋恋不舍地收回视线:“你爹缺纸钱用,为什么找我不找你?”

“看你好欺负吧。”顾昀笑道,随后他的笑容渐渐变了一点味道,“我不欠他什么,我估计他不好意思来见我。”

清明那天,长庚特意空出大半天来,陪着顾昀祭扫先人陵墓。

顾昀在神位面前活像修了闭口禅,半句话也没有,只是完成任务似的烧完了纸,随后就冷漠地站在了一边。

这些年多年所作所为,他不必说,那两位也该泉下有知。

倒是长庚认认真真地上了香,祭了酒,当着顾昀的面不好说出声,便在心里默念道:“我以后会照顾好他,二位放心,别再往他身上楔钢钉了。”

“走了。”顾昀轻轻地拉了他一把。

长庚回过神来,正要跟他回去,便见顾昀漠然地转向公主的灵位:“看好你家驸马,让他没事在下面老实待着,少来骚扰我的人。”

长庚:“……”

随行的霍郸听了这番大逆不道的话,险些跪下一头磕死在老侯爷面前。顾昀轻哼了一声,转头拉着长庚走了。

别说,他说话果然很管用,从那以后,长庚再也没有梦见过顾老侯爷和他的铁傀儡大军。

分享到:
赞(77)

评论16

  • 您的称呼
  1. 所以这件事证明顾家都是受吗,,我站公主攻

    沈韵2018/10/16 23:54:53回复
    • +1

      匿名2018/11/11 21:33:34回复
  2. 果然糖里面都包着玻璃渣,这俩人一身的伤真的叫人心疼

    匿名2018/12/17 20:27:54回复
  3. 十万阴兵,阴兵斩

    匿名2018/12/19 22:35:22回复
    • 给秀儿上茶

      丘八八八2019/01/09 21:34:32回复
    • 给秀儿赐座

      顾十六2019/02/02 12:04:04回复
      • 给秀儿奏乐

        逸远2019/03/15 20:29:48回复
    • 给秀儿跳舞

      依一2019/03/18 00:13:52回复
  4. 唔,顾家宁可绝后也不要废物…真绝后了

    匿名2019/01/01 17:16:50回复
    • 仁兄过分优秀л̵ʱªʱªʱª (ᕑᗢᓫา∗)˒

      2019/01/22 00:30:10回复
      • 把朕的玉玺拿来,朕要给楼上的幽畜们砸个核桃吃╮(╯▽╰)╭

        陈栎媱2019/02/10 11:56:45回复
    • 哈哈哈哈嗝,真绝后了……⊙﹏⊙

      沈葭白2019/02/20 16:20:40回复
  5. 绝后好,顾家的教育方针有问题,都把自己当烟花放,为国捐躯,也不管那个国家里当权者是否昏聩无能。再也不希望有和顾昀一样的顾家人了,好在顾昀幸运有长庚。

    匿名2019/01/08 20:31:05回复
  6. 公主攻哈哈哈哈……那我也站公主攻。
    不看了不看了……就剩一点点了,留到明天吧。

    哈哈哈2019/02/13 01:50:37回复
    • 看吧,lofter上还有好多呢

      匿名2019/03/18 00:16:57回复
  7. 可能是要彩礼钱来了吧

    喜新念旧2019/03/30 22:49:5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