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我觉得自己已经入了土

“我走前面, 小郭跟着,老楚断后。”赵云澜走了两步, 又想起了什么, 从裤腿里拉出一把备用的枪,问郭长城,“射击考试过了吗?”

郭长城羞愧地低下了头:“考官说除非他还阳,不然不会让我过的。”

赵云澜只好叹了口气:“那刀呢?能用吗?”

郭长城把头埋得更低了一点。

楚恕之讥诮地冷笑了一声, 这个态度显然加深了郭长城惶恐。

“我招了个世界和平大使。”赵云澜忧伤地看了一眼深不见底的洞穴, 最后无计可施地从裤兜里摸了摸,摸到一个袖珍电击棒, 丢给郭长城, 像教刚会走路的小朋友怎么擦屁股一样,拖着长音, 没耐心地说, “拿着这个, 嗯, 很简单的, 手这样捏住, 不用做其他的事, 碰到危险的时候挡在面前就行, 别吓傻了不会动就成, 这个可以吧?”

郭长城把那个疑似电击棒的小玩意拿在手里晃了晃, 什么也没发生,那东西就像个小手电筒, 郭长城当然不会认为领导在涮他,他怀疑是赵处教的时候,自己因为太笨而没能领会他的精神——郭长城一向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揣度自己的智商。

可是赵云澜没有一点要给他复习的意思,一马当先地拎着手电筒往山洞里走去了,郭长城只好一路小跑地追上去,也不知自己是该问还是该忍着,一个正常人类的理智告诉他,在这种危险的时候,他不该一知半解,可是……

郭长城抬头看了一眼赵云澜高挑的背影,心里恐惧的想,要是问了,一定会被领导骂得狗血淋头的。

就在他想道赵云澜发火,哆嗦了一下之后,郭长城手里的那个小“电棒”突然毫无预兆地冒出一串能闪瞎狗眼的火花,冲着赵云澜的后背就冲了过去。

幸好赵云澜神经绷得很紧,听见不对,立刻往旁边闪去,那一串火花带着灼热的温度冲进了洞穴深处。

楚恕之:“卧槽!”

赵云澜:“卧槽!”

楚恕之惊奇地看着郭长城,没想到这个废物竟然做出了一件众多特别调查员都敢想不敢做的事——干翻这个混账领导。

赵云澜狼狈地拍了拍从山洞壁上沾来的水和泥:“你他妈干什么!”

郭长城异常无辜:“我、我不知道……它它它它突然就动了……”

“废话,那玩意会随着你的恐惧而攻击,你怕得越厉害,它的能量就越大,完全是给你量身定做的东西好吗?”赵云澜简直抓狂了,“你没事走在路上,盯着老子的背影脑补了什么玩意,能把自己吓成这样?!”

经过了一阵诡异的沉默后,郭长城终于战战兢兢地抬起手,指着暴跳如雷的赵云澜说:“就……就是您现在这个样子。”

赵云澜:“……”

楚恕之实在忍不住,爽得笑了出来。

笑完,楚恕之对郭长城伸了出手:“给我看看。”

这是楚恕之为数不多的几次跟他主动说话,郭长城立刻受宠若惊,屁颠屁颠地上交了。

楚恕之把“小电棒”放到耳边晃了晃,又用手指在上面敲了敲,眼珠一转,丢回给郭长城,然后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赵云澜:“赵处,这可不是什么正经东西吧。”

赵云澜嗤笑一声:“别说得好像你是什么正经人……小心!”

他一句话没说完,脸色倏地一变,顺手郭长城往旁边一推,自己就着这姿势单膝跪下,只听一声巨响,厉风刮着他的头皮而过,掀起腥臭的味道,只见凭空飞过来的是个巨大的梳子形的东西,底部是厚重的木头削成的,一丈来长,上面镶满了利刃,人沾上这玩意,绝对能在瞬息之间就被戳成肉馅。

楚恕之贴墙而立,手指一翻就夹住了一打符咒。

那足有一丈长的“大梳子”凌空转了个弯,再次从高处挥向他们,楚恕之手中的符纸飞镖似的飞了出去,不偏不倚地正黏住那密密麻麻的刀刃,可不知是不是他没选对符咒的缘故,那大家伙竟然丝毫不受阻,依然横劈直下,带着让人肝胆俱寒的劲风。

赵云澜的枪已经滑到了手里。

谁知就在这时,反应比别人都慢了半拍的郭长城回过神来,爆发出一声非人的惨叫:“妈呀!”

接着,一股足有两三米高的烈焰一下从他手里的“小电棒”上喷了出来,威力简直堪比瓦斯爆炸,赵云澜和楚恕之不由同时避让,只见熊熊烈火一下撞上了几十把利刃,上面的大“梳子”整个一滞,剧烈地抖动了几下,随后竟然在那烈火里被烧化了,落成了汤,洒在了地上,发出了滋滋的声音。

有那么一分钟,没人说话。

不知过了多久,楚恕之才僵硬地转动着脖子,真心诚意地看着坐在地上的郭长城,发自肺腑地说:“你牛逼。”

郭长城方才吓得脑子里一片空白,此时正忙着心跳如雷,恨不得抓一把速效救心丸放嘴里,听到这句话,顿时百感交集。

“我还以为你只是在普通的电棒里封了一只地缚灵,怨灵小鬼能以恐惧为食,变成自己的力量,”楚恕之颤颤巍巍地转向他们领导,“你……你到底做了个什么东西?”

赵云澜已经以光速从呆愣状态恢复成装逼状态,整了整衣襟,他用一个正经人的口吻说:“私自封魂是违法的,我作为一个合格的人民公仆,怎么能知法犯法?”

楚恕之:“……”

“……里面是被处斩的一百只恶鬼的灵魂碎屑,大部分是从斩魂使那要的,还有一点是跟阴差拿冥币换的,用三昧真火融在一起……”

楚恕之崩溃:“火又是哪里来的?”

“去年去抓私逃的毕方,我跟它借火点了根烟,后来就留了个火种。”

楚恕之沉默了一会,感到无从评论,于是伸手拉起还在地上的郭长城,无力地说:“算了,还是接着走吧。”

他有一个横跨黑白两道、跟三界称兄道弟的大混混领导,有生之年,用正常的方法,楚恕之认为自己恐怕不能达成揍此人一顿的夙愿了……说不定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始终是要落到办公室吉祥物郭长城同志身上的。

赵云澜笑了笑,刚想叮嘱他们小心,这时,远处传来一声清啸,一团闪着荧光的灰雾飘了过来,一路滚到了赵云澜怀里,荧光和雾气在碰到他的手的一瞬间就消失了,一封信函出现在了赵云澜手上。

熟悉的气息,漆黑的信封,血红的字迹。

楚恕之表情一凛,迈出来的半步又缩了回来,而赵云澜生怕郭长城再干出误伤队友的事,于是主动往前走了一段,尽量躲那家伙远点。

楚恕之在后面问:“是斩魂使?”

“嗯。”赵云澜两下撕开信封,里面的内容却让他皱了眉。

斩魂使这人从来啰嗦,每次说正事之前,都好歹要客气几遍,恨不能把对方七大姑八大姨都问候一遍,然后才寥寥数语点个正题,来彰显他举重若轻的文人式的含蓄,这回的信却异常潦草,无头无尾,简直像一张便签,内容只有一句话:“危险,勿追,速归。”

楚恕之:“斩魂使怎么会把信送到这里,出什么事了?”

赵云澜把信叠好塞进兜里,一时没说话。

斩魂使通常是直接把孤魂贴送到特别调查处办公室,要不是十万火急,不会直接跟到外面来,毕竟,他也不愿意被不相干的人看见。

现在是出了什么事?

斩魂使又是怎么知道自己在这里的?

赵云澜脸上不动声色,心里已经转了三圈,他犹豫了一下,看了看身后不明所以的两个下属,对楚恕之说:“这样,老楚,你带他先回去。跟林静他们汇合。”

楚恕之:“什么?”

郭长城:“我们不去找汪徵姐了吗?”

“我自己走一趟,你们俩先回去。”赵云澜拍拍郭长城的肩膀,“把我给你的东西拿好了,路上小心点,回去帮林静把山头上那个祭台毁了,别让沈巍和他的学生们乱跑,等救援队把路清理出来再说。”

虽然赵云澜什么内情也没透露,但是楚恕之还是从他的只言片语里感觉到了一点不安:“你一个人?”

赵云澜点了点头,没多说。

楚恕之皱了下眉,然后果断拉住还想再说什么的郭长城:“走。”

郭长城:“可是……”

楚恕之:“可是什么可是,别浪费时间,头儿还等着把事赶快办完,回去谈恋爱呢,快点。”

郭长城:“……”

郭长城一边不由自主地被楚恕之拉着往洞口外面走,一边担心地回头张望赵云澜。

赵云澜胳膊肘夹着手电筒,带着皮手套的手插在外衣兜里,一直站在那目送他们离开,等两个人已经看不见了,他才在身后的大门响了一声之后,转过身继续往前走去。

这时,方才散开的小灰影子突然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在他面前凝成了一个四五岁小孩高的小骨架,张开细细的白骨胳膊,站成一个“大”字形,仰着头挡在了他面前。

“哟,还有这么小的傀儡,是斩魂使让你跟着我的?”赵云澜挑挑眉。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小的缘故,小傀儡黑洞洞的眼眶里愣是能让人看出一点天真无邪的味道来,它好像不是很能听懂人话,也不点头也不摇头,就只是直挺挺地站在那,不让过。

赵云澜抬手蹭了蹭自己的下巴——没想到这不言不语的斩魂使竟然还颇为了解他,要是一个大傀儡也敢这么大喇喇地挡在他面前,说不定早被一脚被踹散了,这么个没法交流的小东西,骨头那么细,他实在不好意思为难对方。

赵云澜端详了一下坚定地站在那里的小傀儡:“你让不让?”

小傀儡下颌骨一动,发出“嘎嘎”的叫声。

赵云澜摇摇头,迈开长腿,丝毫不费劲地从小骨架的脑袋上迈了过去。

小东西显然没弄清怎么回事,脑袋随着他的动作一致往后仰去,险些掉下脖子,这才用力地扑棱了一下——它发现赵云澜已经不知怎么的通过了它的防线,正大摇大摆地往前走去。

小傀儡赶紧连滚带爬地追了上去,一只手拽住赵云澜的衣角,不让他走。

赵云澜也懒得和它废话,头也不回,拖着小骨头往前走——反正那小玩意也不沉。

要是它也有眼睛,估计已经急哭了。

越往前走,腐烂的味道就越重,而空气似乎也愈加潮湿。一层一层的破旧古老的台阶往下绵延而去,越发的狭窄,到最后,赵云澜嫌小骨架碍事,一弯腰,像抱孩子似的,把小傀儡抱起来扛在了自己的肩膀上,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表。

乍一看,明鉴的表盘平静得几乎有些诡异。

赵云澜盯着它看了两秒,突然停住了脚步——他发现,自己的表针正在倒着走!

不……也不完全是倒着,那秒针一路回倒,分针却继续往前,而时针卡在十二点的位置上动也不动,有一种奇异的吸引力,正把三根表针吸引到一起。

最后,它们一同停在十二点整的位置上,像死了一样,一动也不动了。

赵云澜伸手抠下一点墙壁上的泥土,凑在鼻尖闻了闻。

“可能是我的错觉。”赵云澜也不知是自言自语,还是在对肩膀上坐着的小傀儡说,“我觉得自己已经入了土。”

分享到:
赞(778)

评论114

  • 您的称呼
  1. 长城在的地方总是欢乐无数!

    匿名2019/07/08 18:08:11回复
  2. 是呢,终于看见了一个和我看书时间这么近的人了,好感动

    匿名2019/07/12 15:34:16回复
    • 哇呜,莫名想到居老师

      东方晓2019/08/24 17:39:20回复
  3. 我离您更近

    匿名2019/07/12 18:22:15回复
  4. 真的好近啊

    匿名2019/07/12 18:49:08回复
  5. 现在还有谁在看啊

    匿名2019/07/12 22:54:37回复
    • 我呀

      匿名2019/07/13 18:40:38回复
  6. 我呀 有 越往前⾛,腐烂的味道就越重,⽽空⽓似乎也愈加潮湿。⼀层⼀层的破旧古⽼的台阶往下绵延⽽去,越发的狭窄,到最后,赵云澜嫌⼩⾻架碍事, ⼀弯腰,像抱孩⼦似的,把⼩傀儡抱起来扛在了⾃⼰的肩膀上,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表。——想象扛米袋式

    忘机的无羡2019/07/14 12:32:46回复
  7. 要掉马了吗?

    抒写心情2019/07/16 17:15:59回复
  8. 二刷的我依旧笑喷了

    耶耶耶2019/07/16 21:27:24回复
  9. 我呢?

    匿名2019/07/18 11:51:22回复
  10. 有人吗

    梦夕2019/07/19 01:21:40回复
    • 有的

      魏无羡2019/07/19 12:55:33回复
    • 同一天看

      2019/07/19 17:04:00回复
  11. 有没有和我的呢

    夷陵老祖2019/07/19 13:21:18回复
  12. 我突然发现……沈教授是不是就是斩魂使?

    爱镇魂的稻米2019/07/20 11:07:06回复
  13. 才看的我

    匿名2019/07/20 12:43:23回复
  14. 才看的我

    半分糖2019/07/20 12:43:46回复
  15. 一边听时间飞行一边刷镇魂最爽了

    居居的北北小仙女2019/07/24 16:38:35回复
  16. 还有没有人看,这个时候

    匿名2019/07/25 19:05:20回复
  17. 二刷

    匿名2019/07/27 11:05:41回复
  18. 长城是什么神奇男孩,笑喷

    穿秋裤的费老爷2019/07/27 19:55:03回复
  19. 我来找点糖恰恰,巍澜真好

    荞麦2019/07/31 13:24:35回复
    • 楼上我们一天哎,而且就差了一个多小时

      匿名2019/07/31 14:47:28回复
  20. 2019.7.31坐标东北来4刷

    匿名2019/07/31 21:44:46回复
  21. 进行四刷

    匿名2019/08/01 23:52:54回复
  22. 还有人在看吗?

    沈教授手中的斩魂刀2019/08/02 18:47:35回复
    • 有的#^_^#

      匿名2019/08/02 20:29:50回复
  23. 镇魂女孩打卡

    匿名2019/08/03 10:14:24回复
  24. 现在还有人在看吗

    匿名2019/08/05 15:01:52回复
  25. 匿名2019/08/05 19:54:41回复
  26. 看到时间离我近的评论感觉好亲切~

    居老师的小迷妹2019/08/10 16:27:09回复
  27. 快乐

    绿总2019/08/11 10:53:33回复
  28. 2019镇魂女孩

    匿名2019/08/11 15:25:57回复
  29. 刚看过剧版,感觉这个便条是有声的。。。。

    若彤CYT2019/08/14 07:22:15回复
  30. 三刷依旧感觉好好看!!
    顺便表白小澜孩!!

    朱一龙老婆2019/08/14 09:18:16回复
  31. 为啥沈美人以前没与澜直接见面时,作为斩魂师不激动吗?

    面面美人。2019/08/14 22:48:31回复
  32. 向毕方借火点烟……还真是赵云澜才干的出来的

    hhh2019/08/15 09:39:11回复
  33. 还有人嘛。。(为啥要凑足七个字……)

    染柒2019/08/19 20:20:38回复
  34. 有的有的【手动笑哭】

    朱一龙太太2019/08/20 10:59:31回复
  35. 天呐 没想到这几天居然有人看

    忧郁的小猫猫2019/08/20 15:21:11回复
  36. 还有离我这么近的!

    匿名2019/08/22 17:13:42回复
  37. 第一次看到同一天看书的

    芒果与毛猴的基因融合2019/08/22 22:37:39回复
  38. 还有比我刷的还晚的么?唉~~~

    朱一龙,我丞相2019/08/23 14:40:40回复
  39. 楼上我们时间好近啊啊啊

    幽畜2019/08/23 15:05:58回复
  40. 小澜孩这领导当的憋屈,各各琢磨着怎么干翻他,哈哈哈。

    顾昀我老公2019/08/24 20:53:22回复
  41. 好久没冒泡了,来刷点存在感。

    兮沫淋鹿2019/08/25 06:15:35回复
  42. 打卡打卡打卡我爱澜巍

    匿名2019/08/26 00:53:39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