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三 且谈风月

相比隆安先帝李丰,李旻这皇帝做得可谓是有张有弛,改革虽然如波涛层层叠叠,但凡事有条有理,法令先行、政策随后,由点及面、自上而下,又是办学开民智,又是长蛟入海护送来往商船与外出留洋人士,他在不动声色地一点一点地将武帝时起便高度集中的君权从纷繁复杂的朝堂中剥离开。

同时,他虽然不大爱排场,也绝不像兄长那样苛待自己。

每年天一热,他就会把群臣一起领到重新建成的景华园行宫避暑,年节时分,一顿宫宴早早散场之后,谁也别想用政务绊住他,皇上必是要跑到北边的温泉别院里休沐的。

不过太始元年,群臣还没有习惯皇上的私人习惯,因此温泉别院还是被打扰了几次。

其中最烦的就是沈易。

正月初五,圆满押送回战争赔款的沈易回京复命,估摸着那两个人也该腻歪得差不多了,此时上门不至于太讨人嫌,于是就回家拎了几罐亲爹自酿的酒,前往北郊拜会顾昀。

沈老爷子常年在家没事喜欢瞎鼓捣,一次酒酿多了没地方送,被家人别出心裁地放到了望南楼寄卖,不料竟不知怎么对了京城老百姓的口味,两大车的私酿三天便卖了个底朝天,从此沈老爷的私酿红极一时,一滴难求。老爷子听说这事,果断拿起了乔,再也不肯大批酿制了,每次固定出产三两坛,只送亲朋好友,没事还让人在坊间小报上写一写他老人家制作私酿的小故事,专门让人看得见喝不着,很是可恶。

最后连沈家那颇为古朴的小酒坛子都变成了京城里的新鲜风尚,沈老爷的私酿也成了颇为拿得出手的重礼,便宜了沈易那穷酸货拿出去做人情。

可惜,著名佳酿只在顾昀手里过了一下,就被陛下无情地没收了,长庚温柔且不由分说地将酒坛子拎走,对他说道:“我叫人拿去温好再给你。”

顾昀神色莫名悲愤,弄得沈易莫名其妙,等长庚一走,他就用胳膊肘捅了捅顾昀:“一国之君把你照顾得这么周到,你还摆什么脸色?”

顾昀很是胃疼地瞥了他一眼,有气无力地摆摆手:“你懂个屁。”

沈易本想反唇相讥,然而话到嘴边,他又想起自己今日前来是有事相求,不便把顾某人得罪得太狠,只好压着脾气低声下气道:“子熹,我有个事要请教你。”

顾昀没精打采地哼唧道:“说。”

沈易咽了口口水,一本正经地问道:“我要是想跟陈姑娘提亲,怎么才能显得不那么唐突?”

顾昀闻言,将一侧长眉高高挑起,诧异道:“唐突?有什么唐突的?”

沈易:“……”

顾昀又奇道:“你不是连定情信物都给了?”

沈易耷拉个脑袋,慢吞吞地从怀里摸了摸,在顾昀惊奇的注视下,磨磨蹭蹭地掏出了一块细绢裹着的小布包,那玩意严严实实地裹了一层又一层,足足翻了三层,才露出了里面的内容——正是那支“传说中的”小步摇。

“还没给?”顾昀毫不留情地给出评价,“幸亏没给,太难看了。”

沈易默默地捂住自己的心肝。

顾昀品评道:“挑半天挑这么个老气横秋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拿来给令堂上供用的——再说陈姑娘明显不会喜欢这些珠啊翠啊的累赘,我看你多余买。”

前半句沈易还能勉强虚心接受,后半句就不对劲了,沈易立刻警觉道:“你怎么知道人家不喜欢?”

顾昀煞有介事地冲他招招手,语重心长道:“一个女人,除非她真是穷得买不起,否则喜欢什么她自己会置备——不然你觉得她难道会一天到晚揣在心里惦记,特意期待谁专程买来送给她吗?”

沈易:“……”

顾昀往后一仰,怜悯地看着他,摇头叹道:“你想得也太多了。”

沈易一脸无措,看起来可怜巴巴的。

顾昀平常总以欺压他为乐,此时目睹沈易这幅怂样子,居然难得生出了一点同情心,默默地从旁边的小托盘里磕开一个温泉煮的鸡蛋递给他。

回想起来,他们一起做掉了加莱之后就各奔东西了,陈轻絮回了陈家老宅,之后又赶到京城照顾长庚,沈易则一直留在北疆,后来又被顾昀调到江南,两人各自天南海北,现在才算是缓过一口气来,想来也没机会说几句话。

沈易这个没用的东西,一起出生入死过的人都没抓住机会多套套近乎,要不是陈姑娘天生自带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场,现在哪还轮得到他在背后唧唧歪歪?

顾昀有点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语重心长地指导道:“你自己在心里念叨个百八十遍,人家也不会知道,没用,成不成的先搁在一边,你首先得让人知道你是什么意思吧?”

沈易痛苦道:“我见了她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

顾昀一针见血道:“以你那废话连篇的本领,不知道说什么只有一个原因,就是目的性太强,你觉得自己对人家有企图,又唯恐弄巧成拙,所以才瞻前顾后不敢说。”

沈易虽然一度对顾昀没什么节操的个人作风颇有微词,此时却不得不十分信服地连连点头:“有理。”

“你这心态就很不对,”顾昀十分有经验地说道,“要想游刃有余,首先自己不能跟自己露怯,你心里要把她当成个普通人,不能把她当菩萨拜,跟别人怎么说话你就跟她怎么说话——但是呢,陈姑娘常年和药石打交道,性情太平和……也就是有点木,你还得让她能感觉到你待她和待别人是不一样的,这个事很微妙,火候不到她反应不过来,用力过猛了就显得你很猥琐。”

长庚不知什么回来了,将酒坛子换成了一个小酒瓶,他让人将温酒的小炉放在一边退下,自己要笑不笑地在旁边默默地听顾昀讲风月。那两位正一个全神贯注地显摆,另一个孜孜渴求地学习,愣是谁都没察觉到皇上回来了。

沈易:“求大帅教我。”

顾昀一本正经道:“这事我教不了你,因为我一般没这个烦恼,英俊潇洒到我这种地步的,无论干出什么事来姑娘们都不会觉得我猥琐。”

沈易:“……”

顾昀:“你这么望眼欲穿地盯着我看也没办法,再说此事只可意会不可言传,靠三言两语传授教不会的。”

沈易拼命按捺住自己想殴打他的冲动,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你说点实在的,举个例子——比如呢?”

顾昀思考了片刻:“比如你这把年纪的……”

沈易炸毛道:“我哪把年纪了!”

“啧,比如你这种成熟男子——成熟,行了吧?”顾昀嫌弃地改口道,“就不应该像少年人一样整天把情情爱爱的挂在嘴边,否则别人会觉得你靠不住。情话贵精不贵多,最恰当的情况是你同她说一百句正经话,中间夹带一两句有情的,这就很能打动人,还不显得轻浮。”

他总算说了几句像样的人话,沈易忙连连点头。

顾昀:“这种夹带要有技巧,夹之前自己得先打一打腹稿,要不动声色,不能夹得前言不搭后语,刚开始也最好不要说些太露骨的,得适可而止,你先确定人家不反感,再酌情得寸进尺。”

不远处偷听的皇帝陛下将双臂抱在胸前,也跟着点了点头,大概明白了顾昀以前拿来对付自己的套路。

顾昀:“但是话虽然不便露骨,其他地方你得做到位,比如你不能光顾着自己紧张,要多考虑她的感觉,时时刻刻照顾到,刚开始说什么做什么要按着她的步调和好恶来,这个得靠观察,能用自己眼睛看到的,最好不要开口直接问她,这样显得你比较上心,还有……唔,眼神得对。”

沈易恨不能请来文房四宝,将安定侯的金科玉律逐条记下来,一个字都不敢漏,忙问道:“什么样的眼……”

他话没问完,一抬头正对上了顾昀的目光。

倘若顾昀平时看他的眼神是“快滚蛋你挡我的光了”,那他这一刻的眼神就是“你是我的光”。

顾昀的目光非常微妙地介于“专注”和“游离”之间,眼角微微弯,好像是带着一点自然而然流露出来的笑意,眼眶里似乎只装的下一个眼前人,同时又似乎正不由自主地心猿意马,眼睫微微有点闪烁,忽然被人逮住,他眼皮一垂,非常自然地做出一点“不自然”的笑容,伸手在自己鼻子下面轻轻地蹭了一下。

沈易:“……”

他手一哆嗦,险些把没吃完的半个鸡蛋掉地上。

长庚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大步走过来,重重地咳嗽了一声。

顾昀立刻将架在一边小桌上的腿放下来,飞快地收出一张正人君子似的脸,沈易莫名有点尴尬,忙站起来:“皇上。”

长庚硬是将自己一张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掰成了“温文尔雅”的模样,摆手道:“私下场合,不必多礼,沈卿坐。”

沈卿隐约感觉自己可能该告辞滚蛋了。

长庚微笑道:“我方才不小心听见了两句,怎么,是为陈姑娘来的吗?”

沈易顿时更尴尬了。

“我倒是听说陈姑娘自从北疆一战之后就对沈将军英姿十分仰慕,”长庚慢条斯理地将小酒瓶放在炉子上温着,同时眼皮也不抬地拍掉了顾昀伸向酒瓶的手,对满脸通红的沈易说道,“倘若两情相悦,大可以不必有那么多试探——我上回从宫里翻出几本医药典籍的孤本,正打算派人给陈姑娘送去,沈卿愿意代个劳吗?”

沈易差点给皇上跪下,只觉得长庚这两句话比顾昀那一篇长篇大论都有价值。

一炷香的时间之后,长庚满意地目送着沈易脚步轻飘飘地离开了——他才是最巴不得沈易赶紧娶媳妇的,省得此人没事老在顾昀身边晃,从当年雁回小镇开始一直到现在,这俩人老形影不离,顾昀遇到难事哪怕不告诉自己,都肯定会通知沈易……虽然每次都是事出有因,但长庚完全不介意是不可能的。

打发了这一个,长庚这才转向另一个。

顾昀忙调度了一个深情的眼神给他。

长庚不为所动,慢悠悠地秋后算账道:“眼神也能提前打好腹稿,子熹,果然是千锤百炼,身经百战。”

顾昀眨眨眼,伸了个懒腰站起来,踱到长庚面前,顺手将狐裘解开一条缝隙将长庚裹进来,压低声音在他耳边笑道:“吃醋早说啊陛下。”

长庚:“……”

他被顾昀懒洋洋的一声低语说得耳根都麻了,才知道此人不愧精通三十六计,教给沈易的那点敢情都是皮毛。

顾昀嗅了嗅他的鬓角,赞道:“酸香扑鼻——陛下,咱俩打个商量,你刚喝了一缸醋,给我喝一口酒好不好?”

长庚给气笑了:“做梦,你闻味吧。”

顾昀“啧”了一声:“昨天还让我舔了一筷子呢,怎么今天变成纯闻味了?都怪沈易这祸害,大过节的非得跑来碍眼……”

长庚从一边抽出一根筷子,在温好的小酒盅里沾了一下:“拿去尝,别讨价还价了。”

顾昀:“……”

两人中间夹着一根酒香四溢的筷子,相顾无言了片刻,就在长庚以为顾昀今天老实了的时候,顾昀忽然将那根沾了酒的筷子抽了出去,轻轻地闻了一下,然后他飞快地扳过长庚的下巴,将沾着的酒液都抹在了长庚的嘴唇上,迅雷不及掩耳地凑过去舔干净了,碍事的筷子“啪嗒”一声被他丢在了一边。

长庚呆若木鸡地被他占了个酒香四溢的便宜,全然没反应过来。

顾昀舔完一抹嘴,似笑非笑地飘然而去:“好酒,醉了。”

惨遭花样调戏的新皇陛下原地僵立片刻,终于忍无可忍地追了过去,感觉自己十分有必要亲自检查一下顾将军的伤养得怎么样了。

分享到:
赞(140)

评论23

  • 您的称呼
  1. 受教了,花样调戏啊

    有了坏主意的沈韵2018/10/16 23:47:38回复
  2. 日常姨母笑

    我是阴司哎2018/10/24 00:28:54回复
  3. 调度,讲究hhhhh

    居老师的娃2018/11/03 22:20:05回复
  4. 有道理

    匿名2018/12/09 00:18:23回复
  5. 顾帅调戏人都这么讲究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8/12/23 02:58:27回复
  6. 最后一段话啊啧啧啧,pp这车开得猝不及防

    二舅妈2019/02/03 21:41:29回复
    • p大的车哦~车门把手都拽掉了都不带让我上去的~嘿嘿嘿不过我很喜欢这种风格~\(≧▽≦)/~

      陈栎媱2019/02/10 11:53:06回复
  7. 甜到无法形容啊啊啊啊啊顾大帅太撩了吧,因为眼睛不好才做了受吗哈哈哈哈哈

    小长2019/02/10 22:14:34回复
  8. 黄文作者P大,这真是天大的笑话!

    顾家没绝的后2019/02/16 23:27:28回复
  9. 噗……伤好了的话,就可以……啧啧啧,o(≧v≦)o~~

    沈葭白2019/02/20 16:19:54回复
  10. (≧3≦)太可爱了

    确认过眼神是甜甜的人2019/02/24 00:22:37回复
  11. 顾帅比赵处和嘟嘟都会撩,佩服

    匿名2019/03/04 11:40:51回复
  12. 啊啊啊,好撩阿!一直觉得小长庚被调戏的很小媳妇一样,哈哈哈

    青萍风起2019/04/07 19:37:31回复
  13. 哇!!!!温泉煮鸡蛋!!!!我在前文中的评论中说长庚登基后就不能有温泉煮鸡蛋这种平静的日子了,我撤回之前的那条评论

    我的名字此处省略2019/04/25 02:02:45回复
  14. 这个酒香四溢的便宜我喜欢

    哈哈哈

    巍澜2019/04/29 14:51:59回复
  15. 我反正就是嗷一嗓子就被甜死了

    爱上顾昀2019/05/05 21:58:15回复
  16. 又是第100个赞!番外甜到蛀牙了

    大爱巍澜2019/06/12 23:42:59回复
  17. 话说顾帅不是被一声“义父”喊成受的吗

    嘿嘿2019/06/19 03:33:46回复
  18. 长庚被各种花式撩结果是顾帅被各种理由花式压

    苦逼高考狗2019/06/20 23:52:57回复
  19. 长庚呆若⽊鸡地被他占了个酒⾹四溢 的便宜,全然没反应过来。

    顾昀舔完⼀抹嘴,似笑⾮笑地飘然⽽ 去:“好酒,醉了。”

    惨遭花样调戏的新皇陛下原地僵⽴⽚ 刻,终于忍⽆可忍地追了过去,感觉 ⾃⼰⼗分有必要亲⾃检查⼀下顾将军 的伤养得怎么样了。 长庚:“顾昀,腰怎么样”

    忘机的无羡2019/07/07 00:43:44回复
  20. 莫名心疼筷子

    忘机的无羡2019/07/08 08:47:13回复
  21. 可怜的大帅 喝酒只能舔一筷子 哈哈哈 风骚大帅 撩的小长庚欲罢不能

    正版清明2019/07/20 20:20:15回复
  22. 一脸姨母笑的我看完了全章。。。甜炸了!

    匿名2019/07/22 19:24:4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