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二 故人余情

顾昀回京后足足有小半年没出过门,刚开始还好,他那一阵子精神很差,不耐久站久坐,昏昏沉沉的一碗药下去,一天差不多就过去了。不过等到冬季将近,他的身体渐渐好转,顾昀就有点受不了了。

忙得昏天黑地的时候,他天天都想一头扎进温柔乡里休息个肉酥骨烂、终日不起,然而好不容易过上梦寐以求地日子,他又快要闲出毛病来了,一天到晚没事干跟家里那只嘴碎的贱鸟互相折磨,把那八哥折腾得形销骨立,恨不能自绝于人世。

大概有些人天生就是要睡硬板床的,一身贱骨头,锦绣从中躺久了腰疼。

终于,连皇上都看不下去了,在临近冬至的时候,把顾昀放出来上朝了。

那天正赶上他第二天要休沐,顾昀从早朝开始就有点提不起精神来,晚上也没睡好——虽然他颇为自制,不至于翻来覆去,不过长庚还是一听就知道他没睡着——顾昀没睡着的时候为了不吵他,总会下意识地把呼吸压得又低又绵长,有时几乎听不见。

长庚问起,他也不说,问急了就开始胡说八道,反正以顾某人的油嘴滑舌,但凡他不想说的事,用锥子撬都找不到能下手的地方。

大梁朝除年节之外,正三品以上的重臣日常都是轮流休息的,以防万一出事找不着能负责的人,因此虽然顾昀赶上这一天休息,不代表偷偷遛出宫夜宿侯府的皇帝陛下也能休,新政伊始,长庚手头一大堆事,他还是要清早起来赶回去干活。

然后他发现顾昀也是一身打算出门的装扮。

“这么冷的天多穿点,”长庚随口问道,“对了,你干什么去?”

顾昀正经八百地胡扯道:“去郊外遛遛马。”

长庚抬头看了一眼外面嗷嗷嚎叫的西北风,又看了看顾昀重伤初愈明显没什么血色的脸,皱了皱眉:“什么?”

顾昀瞥开视线,看天看地反正不看长庚,拒绝交谈。

长庚来不及在侯府对其展开严刑逼供,只好临走的时候匆匆忙忙地冲霍郸使了个眼色。自从眼睁睁地看着自家侯爷病骨支离,被陛下亲自背回来之后,霍郸就果断变成了一枚吃里扒外的眼线。

顾昀耳目不便,一时半会没能察觉到自家后院多了个叛徒,等长庚出门,他才鬼鬼祟祟地披上外衣,吩咐下人备了辆十分低调的马车,只带了个霍郸,多余的侍卫都没用就出了门。

霍郸:“侯爷,哪去?”

顾昀含糊地哼唧了一句什么。

霍郸:“侯爷,您牙疼啊?”

顾昀:“……”

霍郸难得看见他一脸“难言之隐”的模样,心道:“难不成这是要背着陛下去寻花问柳?”

然而看顾昀那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似乎又不像是要出门寻欢作乐的。

俩人大眼瞪小眼良久,车帘里灌进来的凉风把暖炉都给吹熄了,顾昀才终于从牙缝中挤出仨字:“护国寺。”

霍郸:“……”

他震惊地想:“我家侯爷早晨起来指定是吃错药了!”

顾昀愤怒地摔上车帘:“看什么看,还不走!”

顾帅在北疆的时候,曾经暗暗许过愿,想着如果长庚身上的乌尔骨真有解,他就去护国寺上一炷香,不过一直未能成行。

这白眼狼当时或许有几分虔诚,等时过境迁,早就忘恩负义地把佛祖抛诸脑后了。

这一阵子却不知怎么的,顾昀夜里接连做一些古怪的梦,梦见一排光头和尚整整齐齐地冲着他念经,那一片脑袋锃光瓦亮,往一个方向摇晃,阿弥陀佛地他第二天起床都还在头晕,这么连着念了三四天,顾昀总算是后知后觉地想起自己当年发下的“宏愿”,明白了这群秃驴为何而来。

于是趁着休沐,他要万般不情愿地前往护国寺上一炷香。

趁着寒冬腊月、非年非节的日子,山寺里访客稀少,顾昀急匆匆地赶了个大早,做贼似的悄悄潜入护国寺,此时,山间迷雾没散,石阶上挂着一层露水,周遭一片幽静。顾昀却一点也欣赏不了,只低头走路,脚步飞快,赶投胎一般地风驰电掣拾级而上。霍郸生怕他摔着,心惊胆战地跟在后面一路小跑,半个时辰的山路,俩人不到一刻的功夫就走到了头,转眼已经到了香殿门前。

霍郸急喘了几口气,战战兢兢地问道:“侯爷,咱们来这干什么?”

顾昀一脑门官司,咬牙切齿道:“上香。”

霍郸:“……”

他还以为这位爷这般来势汹汹,是专程来讨债寻仇的。

护国寺中僧人们的早课已经开始了,晨钟声声,香殿中蒲团摆放俨然,旁边有个素色僧袍的和尚正背对着正殿敲木鱼,默默念经。

顾昀目光四下一扫,见远近无人注意到他,便飞快地蹿进香殿中,捏着鼻子抓了一把铜钱碎银扔进功德箱里,然后十分嫌弃的拈起两根香,一抖手腕点着,伸长了胳膊,尽量让那香烟飘不到自己面前。

顾昀拈着香,抬头扫了一眼面前的金身佛像,心道:“我要拜这玩意吗?”

然后他只用了一眨眼的工夫就做出了决断:“去他的。”

他连个拜的姿势也没有,纡尊降贵地冲那佛像一点头,仿佛已经算是给足了佛祖面子,迅疾无比地将手里的香往香炉里一插,转头对霍郸道:“上完了,走。”

霍郸:“……”

他还是头一次知道有人拜佛拜得这么趾高气扬——他们家侯爷与其说是来拜佛的,还不如说是等着佛来拜他。

就在顾昀速战速决地应付完这柱香,抬腿打算要离开大殿时,那躲在旁边敲木鱼的和尚突然站起来回过头来,笑眯眯地冲顾昀一稽首,比划道:“侯爷安好?”

顾昀:“……”

他做了完全的准备要避人耳目,谁知居然在香殿里和了然那臭和尚冤家路窄,出门前准时忘了看黄历。

了然和尚笑容可掬地冲他打手势问道:“侯爷所为何来?想必不是祈福。”

顾昀神色有几分不自然地回道:“还愿。”

了然和尚道:“侯爷既然是还愿,为何不心诚一点,这样来去未免也太匆匆了。”

顾昀暗道“晦气”,脸上却客客气气地微笑道:“心意既然到了,何必执迷于形式?大师着相了吧?”

了然双手合十,稽首做礼,坦然道:“顾帅慧根天然,令我等修行中人感佩,确实如此——不过侯爷能想起来老远赶来还愿,想必许愿的那一刻心意是无比真实的,如今来还,自然也是来和我佛推心置腹的。”

顾昀无言以对,只好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

了然:“天气寒冷,侯爷不如来贫僧禅房喝杯茶?”

顾昀:“不敢打扰,大师忙去吧,我……嗯,我大老远也算来一趟,自己四处转转。”

了然微笑着冲他再三做礼,施施然地飘出香殿。

只见那高僧出门后走了约莫有百步的光景,突然拎起僧袍,迈着小碎步颠颠地跑了回来,贼头贼脑地往香殿里一探头,见顾昀那十分不敬的混蛋果然老老实实地又转回了蒲团面前,满脸不乐意地跟蒲团大眼瞪小眼片刻,然后取香重新点上,捏着鼻子憋出了一副虔诚的模样,却连背影都能看出此人不甘不愿的心。

高僧欣赏了一番顾昀憋屈的背影,顿感心满意足,高高兴兴地提起僧袍,又迈着四方步溜走了。

顾昀回家以后用艾草叶泡水从头到尾洗了三遍,并且将霍郸叫到一边,严肃地威胁道:“我知道你没事爱跟长庚嚼舌根,但是今天的事,胆敢跟别人泄露出一个字,拿你军法处置。”

霍郸:“……”

顾昀走出两步,猛地扭头,正对上霍郸一脸忍笑又不敢笑的扭曲表情。

霍郸吓了一跳,活生生地把贼笑憋回去了,二话不说,掉头就跑。

直到多年后,长庚也没能打听出顾昀那天到底干什么去了,可见顾帅军威犹在。

不知是不是顾昀难得一次诚心拜佛,佛祖这次给了他一份买一送一的大礼。

第二天下午,陈轻絮来访,带来了一纸药方。

“宫里找寻许久,没能翻到线索,”陈轻絮道,“反而是从神女秘术的那本书上找到了一点有用的东西,可以解陈年旧毒。只是大帅的耳目多年损伤,即便解毒,日后也只能等着慢慢恢复,恐怕……”

恐怕想完全痊愈是不可能了。

陈轻絮:“您想试试吗?”

顾昀扫了一眼旁边欲言又止的长庚,毫不犹豫地接了过来——管不管用另说,但要是能让长庚安心一点,他倒也不在乎多喝几缸药汤子。

入口的时候,顾昀忽然觉得这股药味有点熟悉,只是一时想不起在什么地方闻过,当时想来是这辈子喝过的药实在太多,未免有几味重叠的,便没往心里去。

反倒是长庚十分紧张,一打奏折看了足足两个时辰,每隔一炷香的时间就要分神抬头问一遍他什么感觉。

都是沉疴旧疾,才一副药下去,能有什么感觉?

顾昀半哄半骗道:“好多了。”

长庚忙问道:“哪里好多了,摘下琉璃镜能看见我吗?”

顾昀瞥着长庚笑道:“看得分毫毕现,没根头发都历历在目,蒙上眼都能一清二楚。”

长庚:“……”

闻听此人又不说人话,长庚将御笔往旁边一丢,打算过去和他好好“谈谈”。

顾昀嬉皮笑脸地一抬腿,稳准狠地给皇上吃了个“绊马索”,腿法犹胜当年,长庚猝不及防地磕绊了一下,一时没站稳,直往他怀里摔去,那货还没心没肺地伸开胳膊等着接,长庚自己吓出一身冷汗,唯恐自己这么大个人砸下去压着他,手忙脚乱地伸手在椅子把手上一撑,怒道:“顾子熹!”

顾昀一脸坏笑,咸猪手在长庚腰间飞快地占够了便宜,长庚让他摸得心头火起,又担心他吃不消,完全不敢碰,只好黑着脸扣着他的手腕拎出来按在一边。顾昀也不挣扎,侧头顺势在长庚的小臂上亲吻了一下:“唔,香。”

长庚简直说不出话来:“你……”

忽然,顾昀神色一变,手腕一翻便挣脱了长庚:“等等。”

长庚忙自己站稳:“怎么?”

顾昀非礼他家陛下的时候,鼻尖无意中蹭到了手腕上的旧珠子,一股极细的味道从那木头珠子的缝隙中冒出来,轻得大概只有顾昀和狗能闻得到,他骤然想起陈轻絮的药方为什么闻起来那么熟悉——那股药味和他手上这串珠子溢出的淡香居然如出一辙。

多年来,顾昀跟这串木头珠子分分合合,他没太在意过这东西,这些小珠子却仿佛赖上他一样,不管经历什么都始终相伴身侧。

顾昀将鲜少离身的珠子摘了下来,试着拧了几颗珠子,最后试到了一颗最大的隔珠上,在他指力之下,居然露出了一条浅浅的缝隙,而后一声脆响,在顾昀手中一分为二,露出内里的乾坤来——里面居然藏了一颗药丸。

两人一时间面面相觑,长庚将整个皇宫翻了个底朝天,为了找解药的蛛丝马迹,却不料真正的解药原来就藏在顾昀身上,跟着他风里来雨里去,相伴了整整十一年多,直到陈轻絮靠自己找到了解药配方,它才肯露出一点端倪。

顾昀忽然忍不住笑了,伸手捏起那枚药丸,笑道:“这小东西怎么和元和先帝的脾气一模一样?”

都是不合时宜的狠毒,不合时宜的温情。

……不合时宜的剧毒,不合时宜的解药。

“大表兄看着你呢。”

分享到:
赞(112)

评论24

  • 您的称呼
  1. ,,,,套路真深

    大傻子沈韵2018/10/16 23:40:34回复
    • 小聪明

      匿名2018/12/07 17:11:12回复
  2. 天哪我爆哭

    匿名2018/12/16 18:07:23回复
    • 我也

      匿名2019/01/28 11:14:07回复
  3. 没有人注意到那个只有顾昀和狗才能闻到吗?

    白玉笛2019/01/28 17:02:52回复
    • 我注意到了

      匿名2019/01/30 20:22:41回复
  4. 啊啊啊啊啊真的超级圆满啊,了然这秃驴的小碎步怕是有点魔性

    小长2019/02/10 22:06:59回复
  5. 了然太可爱了叭

    匿名2019/02/11 16:01:42回复
  6. 套路啊……
    了然有意思啊哈哈……

    哈哈哈2019/02/13 01:11:05回复
  7. 真是好可爱啊……(>^ω^<)

    沈葭白2019/02/20 16:18:17回复
  8. 我家顾帅真是活泼可爱

    甚嚣尘上2019/03/31 21:00:24回复
  9. 顾帅太可爱了吧?
    老皇帝也真的是……真的忍不住恨他,又不忍恨他

    青萍风起2019/04/07 19:28:41回复
  10. 了然真魔性

    巍澜2019/04/29 14:40:48回复
  11. 温情❤

    爱上顾昀2019/05/05 21:46:56回复
  12. 十一年了,不会过期吗……

    愉影桓桓2019/05/15 17:56:18回复
  13. 额。。。。。。可能药丸这种东西保质期巨长?

    陈栎媱2019/05/25 20:01:24回复
  14. 这可真是轮回圆满,竟然续上了。。
    这哪是伏笔啊,这不是伏击吗!(哭笑不得)

    临渊阁丫鬟2019/06/15 19:53:32回复
  15. 大帅是吃了陈姑娘的药好的,并没有吃手串里的药。并不用担心过期问题。

    匿名2019/06/16 13:53:28回复
  16. 有点想哭●﹏●

    匿名2019/06/17 09:47:42回复
  17. 真是 又想哭又想笑

    苦逼高考狗2019/06/20 23:43:32回复
  18. 这药没过期吧 11年了……

    忘机的无羡2019/07/07 00:33:35回复
  19. 谁会点第99个赞呢?点了发表一下

    忘机的无羡2019/07/07 23:18:05回复
  20. 我是第99个赞
    为什么每次楼上说的都是我???
    来自黑人的疑问

    弯刀厄命2019/07/08 21:38:27回复
  21. 这证明我们有缘

    忘机的无羡2019/07/08 23:14:49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