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曙光

大梁与西洋两军前线对峙良久,双方谁也不肯退让,交手大小战役无数场,总体算下来基本是旗鼓相当,谁也奈何不了谁。

正月十六这天,一批大梁海蛟战舰趁凌晨出发,神不知鬼不觉地离港,在物资已经开始绷紧的情况下,再一次分走了一部分人马,悄无声息地沿江而去。

当时晨曦尚未升起,沈易在一片漆黑里对顾昀说道:“你这样未免太冒险了。”

顾昀没理会,只是风马牛不相及地说道:“早晨让人给我煮碗面吃,要打个鸡蛋。”

沈易忙晕了头,听得莫名其妙,半天才想起这是什么日子,嘀咕道:“你还挺有闲心。”

他低声跟旁边的亲兵吩咐了几句,随后又接茬不依不饶地唠叨道:“先前不是说起码等铁轨线修好吗,倘若紫流金专线真的开通,到时候咱们的胜算会大很多,你现在动手,万一两边配合稍微出一点问题,那就……这也太冒险了!”

“险中求富贵,”顾昀面不改色道,“我一个风华正茂的男子,干嘛要和对面那老头子一样谨小慎微?”

沈易听他又不说人话,怒道:“顾子熹!”

顾昀叹了口气,往北的方向看了一眼,他这时的视力已经无力再洞穿千山万水了。

“季平,”顾昀低声道,“倘若京城一番平顺,我们早已经不战而屈人之兵了,你说是这场战役的冒险大,还是继续让他们拖下去,拖到朝中生变冒险大?”

沈易愣了愣,哑口无言,他是负责一方的将军,只需排兵布阵,不必思考四境布局,也不必忧虑大梁前后五十年是否还有兵祸。

“这次我们无论如何要在主和派开口之前先下一城,一旦给了他们开口说话的机会,不知道会让他们拖到什么时候,一鼓作气,再衰三竭,哪怕休养生息,也不能超过三五年,否则北都的天潢贵胄们会逐渐好了伤疤忘了疼,再等我们这一代人死光,后人会认为南半江山生来就是所谓双方共治的,”顾昀瞥了沈易一眼,说道,“冒一次险是值得的,到时候我会把玄铁虎符留给你,万一……你就迅速收拢剩余兵力,以待来时,不必慌张,立刻抽调玄铁营临时支援,西洋人最多是水上的能耐,到了陆地上没什么可怕的,咱们还有回旋余地。”

沈易眉头快要拧出皱纹来了。

正这时,炊事兵将煮好的面送来了,下面条的人给大帅的小灶做得十分精心,长寿面一根是一根,粗细均匀,蛋也熟嫩刚好,汤是汤肉是肉的,还有浸满了肉汤的细笋丝沉浮其中。

顾昀接过来吃了两筷子,忽然问道:“怎么没有青菜叶子?”

沈易奇道:“你不是不吃吗?”

“我什么时候说不吃的……”顾昀嘀咕了一句,随意扒拉了几口,还是觉得这碗面里差了点什么,他原地思索了一会,恍然大悟。

原来所谓生日与节日,其实都不过是因人而起,有那么个人愿意在这么一天给他办一个小小的“仪式”,是变着法子表达“我把你放在心上”。

其中的滋味其实都藏在那句压在面汤下面的话里,而不是这几口不咸不淡的吃食。

五天后,顾昀正式接到了外事团名单,只扫了一眼,他就塞给沈易,轻描淡写地吩咐道:“看见了吧,只能准备动手了。”

沈易别无他法,只能从命。

“以防万一,季平,我要交代你几句话——真要是有点什么事,你替我坐镇中军,在地上你和洋人有一战之力,但记着不许下水,你水战经验太少,不是那老东西的对手。”顾昀说着,又从帅帐中取出四封写好的信,“倘若大体不出错,给京城发第一封战报,倘若天命不眷顾,咱们真出了意外,那就发第二封,让军机处全力配合补救,别忘了附一封请罪的折子,玄铁虎符盖章,责任我一人担就是……后面两封是私信,第三封先寄给长庚,稳一稳他,等事端平静了,要是有机会,你再把第四封给他。”

沈易怒道:“你跟我交代后事吗?”

“本帅犯得上因为几只西洋猴子交代后事?”顾昀满不在乎地一挑眉道,“我这叫思虑周全,也省得到时候我再写一遍了,军令如山,别在这跟我废话,滚去干活!”

第二天夜里,大梁水军毫无预兆地突然发难,大张旗鼓地进犯西洋军阵地,双方都快打熟了,一照面立刻分外眼红。西洋军虽然始料未及,仍然迅速组织反攻,一上手便感觉到这一回的大量水军格外凶猛。

雅先生在睡袍外面直接批上外衣,无论如何也想不通是什么让顾昀突然想打破已经胶着的前线态势,依照他们眼下得到的消息,大梁国内不应该有这么一个契机。

顾昀这回连例行试探的过程都省了,好像根本不关心敌军储配情况,直接上重炮,“海乌贼”雨点似的往外打,西洋主舰猝不及防间挨了好几下,刚修好的侧桨又沉了下去,几乎瘫痪起来。

西洋主舰上一时间一片混乱。

“不要慌,别慌!”雅先生一把扯过一只铜吼,“都原地待命!短蛟立刻集结,拦住他们……陛下!”

教皇缓缓踱步而出,来到甲板上顺着千里眼往外望去。

“镇定一点。”他低声吩咐。

这年迈的首领好像有种能安抚人心的神力,轻轻的一句话,周遭乱七八糟的船员与卫兵顿时都安静了下来,等着他发号施令。

“对方的前锋舰船规模大约只是平时的一半多一点,冲锋这样厉害,不是顾昀的风格,”教皇低声道,“为什么?”

雅先生勉强压下心绪:“梁人太疯狂了,我看他们不像冲锋,倒像是最后的鱼死网破。”

教皇一边让传令兵调整护卫舰队的队形,一边摇了摇头:“这不合逻辑。”

雅先生皱眉思量良久,忽然道:“对了!我记得陛下前些日子收到了一封来自敌营的外事团即将抵达前线的消息,会不会和那个有关?”

教皇:“你的意思是说,梁人国内内政出现了裂痕,有人想要妥协结束这场战争?”

“有证据支撑,”雅先生飞快地说道,“您想,我们曾经估算过大梁火车建成通车时间,陛下当时还说过,他们整条线路建成后,我们会很被动,我们不是还设计过几条破坏该线路的方案吗?可是按照我们的推算,这条铁路线去年年底之前无论如何也应该建成了,甚至可能已经开始了试运,可是他们到现在一点动静都没有,说明确实是内部出了问题!”

教皇双手抱在胸前,一根手指微微磨蹭着自己的下巴,此时,顾昀的前锋已经如一把尖刀刺穿了西洋战舰防线,杀气腾腾地破浪而来。

西洋护卫队将主舰包围成一个坚实的球,储存的鹰甲从主舰上横飞出去,雨点似的攻击居高临下而至。

“如果是我,”雅先生自顾自地说道,“我会将主舰后退,迅速制作一个包围圈,将这支前锋引入其中,包抄歼灭,他们这么猛烈的炮火绝对支撑不了太久,一旦与身后断绝联系,就死在这里面了!”

教皇静静地反问道:“你认为顾昀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

雅先生:“……”

“在上战场之前,你要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是了解你的对手——传令,收缩两翼,防御为主,往东南方向转移,立刻召援兵。”教皇一边有条不紊地发号施令,一边对雅先生说道,“如果你真的认真研究过顾在东海平定叛乱、在西南抓捕山匪的那几个经典案例,认真反省过我们跟他在北方交的几次手,就应该对顾昀有一个粗略的了解,当他手上的资源真处于劣势的时候,他不但不会让你看出来,还会天衣无缝地将整肃的玄铁营拉到你面前,让你一看就吓破胆子……他们梁人管这个叫‘虚则实之,实则虚之’。”

雅先生不以为然,但面上不敢反对,只好顺着教皇的话音说:“是,陛下。”

“你看着,这只是个诱饵。”教皇笑道,“我们有点耐心,拖着他的鱼钩跑远一点,很快就能真正看见他手里的筹码。”

就在这时,传令兵跑来报:“陛下,第一第二第三军舰队不在港,在出‘远海任务’,您看……”

“远海任务”是专门去护送接应圣地物资船的。

教皇头也不回道:“他们应该还没走远,立刻调回来,‘远海’沿线很安全,护送那点物资不需要三支舰队,对付亲爱的宿敌必须要有敬意和诚意。”

“是!”

“回航!收拢两翼!”

“护卫舰队调整东南方向,注意速度——”

“鹰!暂时撤回来。主舰所有防御钢板落下,排水启动——”

整个西洋舰队飞快地聚集成了一个紧密的庞然大物,刚出港的物资护卫舰队飞快地回航,虎视眈眈地盯着面前悍不畏死一般横冲直撞的大梁海军,结成了厚实的防卫。

每次都是顾昀遛西洋人,这回情况突然变了,变成了西洋人用厚重的防卫遛着大梁前锋四处寻找下嘴的地方。

两刻之后,大梁这支疯狗一样的前锋军终于慢下来了,显然是已经筋疲力竭。

教皇:“雅克,你看。”

他话音没落,便见大批的接应与补给舰队从三路而下,大梁的底牌终于藏不住了,在夜色中露出了狰狞的獠牙。

雅先生大吃一惊——如果方才真按着自己所说,立刻包围吃掉梁人前锋,那缺了三支舰队的己方两侧立刻会被敌人拉长削弱,轻易就会被埋伏的梁人洞穿撕裂!

“我说过,”教皇略带责备地看了他一眼,“只有了解你的敌人,你才会知道自己真正的机会在哪里——所有舰队准备反击!趁他们没有‘站稳’,给他们当头一棒!”

他话音刚落,西洋人的炮火便海啸似的平推了出去,大梁三路主力部队才一照面就损失惨重,他们甚至没来得及还击一炮,最前端的海蛟战舰就已经被纷纷击沉。

一眼看过去,这一次有效供给几乎消灭了大梁水军主力部队近四分之一的有生力量。

西洋水军舰队沸腾了,从顾昀坐镇两江的那天开始,他们就没在他手上讨到过这么大的便宜!

然而顾昀本人却并没有想象中的愤怒和焦头烂额。

此时,大梁水军中一艘不起眼的中型海蛟上,顾昀正好整以暇地看着自己大量的“战舰”被击沉,眼皮都没眨一下地对身侧的亲卫说道:“你看,我说什么来着?知己知彼,那老东西打一仗能准备十几年,大概是很用心研究过我了。”

倘若此时是白天,西洋人大概会更容易发现那些被击沉的船的特殊之处。

船都是空的,更像是“海乌贼”的另一种形态。

这还是灵枢院那帮穷酸的馊主意——将前线报废的战舰归拢,然后仿造海乌贼的动力系统,将舰船整个清空,这种空有其表的战舰非常的轻,用很少一点动力就能让它自动在水面滑行很远,虽然没什么用,但却是壮声势吓唬人的利器。

顾昀将手中一部分水军派出,真直接上战场,必然被洋人看出来生出怀疑,因此干脆用这种方法虚晃一枪。

“要是他们能被一时的胜利冲昏头脑就更好了,”顾昀翘着二郎腿坐在一边,“散开,记着,咱们今天的任务是拖住敌人。”

亲兵舔了舔嘴唇:“大帅,‘那边’能赶上吗?”

“那不敢说,赶不上就是我的气数尽了,”顾昀低低地笑了一声,“注意机动。”

西洋主舰上,雅先生果然大喜过望昏了头,可惜旁边有个教皇陛下,他未敢太过忘形。

而且很快他就发现,这支出师不利的大梁水军并没有那么容易对付,梁人马失前蹄后,很快做出了调整,顾昀那滚刀肉似的作战风格又阵前,弄得西洋人焦头烂额,将这场本该是以多击少的歼灭战打成近乎势均力敌的情景。

两军主力从半夜一直纠缠到了隔日清晨——

第一缕阳光刺破海面的时候,黑暗中混乱地战斗了一宿的战场格局陡然暴露在阳光下。

大梁主舰上,亲兵急道:“大帅,那边还没有消息,我们撤吧,再这么下去,主舰位置会暴露的,咱们没有他们那怎么炸都不沉的大铁怪,您不能以身犯险!”

顾昀伸手摩挲着自己琉璃镜的边框:“稍安勿躁。”

而就在这时,教皇突然将手中的千里眼往雅先生手里一塞:“那艘吴越号!那肯定是敌军主舰,顾昀一定在上面,拿下它!”

密集的炮火随着教皇一声令下转移,顾昀所在主舰一时避无可避。

亲兵:“大帅!”

千钧一发间,四五艘短舰在顾昀未曾下令的情况下抢道而出,以自己的舰身拦在主舰前面,随即爆炸声平地而起。

顾昀的侧脸骤然绷紧,这时,一个水兵跌跌撞撞地闯了进来:“大帅,我们顶不住了!”

顾昀微微眯起眼。

“大帅!”

“没事,不用慌……后队变前队,遛他们一会,”顾昀低声吩咐道,“从……”

他一句话没说完,突然,空中传来一声鹰唳,那声音尖利得宛如警报哨,连顾昀这个半聋都听见了。

顾昀蓦地回头。

那是岸上负责总调度的沈易给他的暗号——另一边得手了!

亲兵愣了一下,随后一跃而起:“我们的鹰!”

顾昀:“给我千里眼。”

亲兵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大帅,我们……”

“小心!”

“轰”一声——

就在这时,一颗流弹穿过护卫舰缝隙,正打在大梁主舰的尾部,整个海蛟战舰巨震,烟尘与火花四起。

尘嚣中,一片琉璃镜飞了出去,碎了个干净。

正月二十四这天,吃屎都赶不上热的的外事团还未抵达前线,李丰已经先在半夜三更被前线加急战报吵醒。

玄铁虎符落款——前线大捷!

顾昀这半年来的布置初见端倪,他不知什么时候派人南下南洋,暗中策反了一堆被西洋军占据南洋诸岛,在西南边境埋伏了一大部分兵力。

正月二十一日夜,大梁水军用一部分主力部队在正面战场上突袭敌军,利用敌军将领谨小慎微之风,牵制住了敌军兵力,同时埋伏在西南边境的海蛟战舰团席卷南洋诸岛,里应外合下歼灭洋人盘踞于此的势力,而后立刻发兵,截了敌军远洋补给线,神不知鬼不觉地扼住了对方的脖子!

谁说堂堂大梁水军打不了远海战役?

战报十分简洁,只说了结果,详情与伤亡情况没有赘述。

这场战役后,西洋军狼狈撤退至东瀛海域,各地民兵趁机对地面敌军发动了袭击,南半江山炸了个四面开花,是沉寂许久的前线第一道曙光。

李丰近一跃而起,半夜三更穿衣服要召大朝会。

狗屁的外事团,能将洋人打回老家,一个土渣都不给他们带走。

内侍围着他团团转,自祝小脚死后,李丰身边的人换了好几个,都不太合心,此时跟在他身边伺候的也是个老人了,话不多,还算机灵:“恭喜陛下,有顾帅在,收复江南指日可待了!”

李丰“哈哈”一笑,几乎有些语无伦次道:“朕九泉之下总算不用担心难以和列祖列宗交代了,真是。”

腿脚瘸了好久的李丰几乎脚下生风地往外跑去,走到半路,他被清晨夜风一吹,隆安皇帝发热的脑子终于冷下来了,满脸的喜色也黯淡了一点。

是了,此战大胜,然后呢?

军机处推行的不少政令都打着“以战为先”的旗号,各大世家除了每天搬出丹书铁劵来跟自己倚老卖老,就是一只想着要停战。

如果说李丰之前还对战与和有些犹豫,顾昀这一场胜利则在其中一方加了重重的筹码,让李丰心里的秤偏向一边。

“这些世家门阀心越来越大,连大战都能干涉。”皇帝默默地想道,“是何居心?”

李丰脚步微顿,没头没脑地对内侍说道:“朕那乳母赵氏有几年没进过宫了,你还记得她吗?”

内侍不明所以,低头应了一声:“听说赵夫人现如今膝下只有一个女儿,还在宫里当差,认了方三公子当义子,前一阵子频繁递牌子,想必是来求情的。”

李丰“唔”了一声,半垂着眼睛:“王子犯法,尚与庶民同罪,当年魏王照样下狱,也没见谁站出来说句公道话,怎么这些人家的儿子倒是一个比一个金贵了?”

内侍从中听出了一点杀意,小心翼翼地看了李丰一眼,一时没敢吭声。

李丰一脑门热汗被冷风吹了下去,他捂住胸口,低低地咳嗽了几下,内侍忙将一张狐裘披在他身上。

太子七岁看老,人还算聪明,但是性格太过温顺柔弱,不太像自己,反而更像元和先帝,元和年间是什么样的光景?

李丰现在依然记得——先帝总觉得自己的帝位来得名不正言不顺,仰仗过这个又仰仗过那个,连军权未能控在手里,哪怕顾家只剩个半大孩子,他却依然任凭那要命的玄铁虎符流传在外,鸡毛大的一点事都要问这个那个的意见,动辄怀柔讲感情,养了一大帮国之蛀虫,几乎将武帝留下来的殷实家底败了个干净。

李丰花了十年,依然没能收拾完先帝留下来的烂摊子。

李丰这两年越发觉得自己力不从心了,他不想让儿子陷入自己父亲当年的窘境。

可是眼下这个状况,他又该相信谁呢?

雁王吗?

雁王“不娶妻”“不生子”“愿为商鞅殉国祚”之类的话都是他自己说的,天下比这话说得好听的还有好多,那些乱臣贼子证据确凿的时候都还在痛哭流涕着说自己一身苦衷为国为民,李丰固然一时能被他打动,可漫长的时间总能让他冷静下来。

李丰眼下护着长庚,是因为他也看到了这段改革的价值,雁王有一点说得对,制度与规则才是最重要的,无论雁王想改成什么样,这个千疮百孔的社稷确实是在向好发展的,李丰希望借雁王的手将前朝沉疴彻底清除干净,将来给太子留下一个清明人世。

然而同时,他也绝不可能将柔弱的儿子交到这个杀伐决断的弟弟手里,倘若他有一天要追随先帝而去,那他要料理的第一个人是雁王,第二个就是顾昀。

“不去了,回宫,明天早晨再召,等天亮,你让太子过来一趟。”李丰忽然没头没脑地吩咐道。

内侍莫名其妙,不知道方才还在说赵氏的事,怎么皇上沉默了一会又扯到了太子身上。

“还有,”李丰又道,“我带回来的那封折子呢?拿来我看看。”

那奏折是徐令写的,关于改革国子学的一个章程,想法不太成熟,甚至有点稚嫩,不过没关系,可以丢给军机处去协调完善,满朝都在闹着要杀人砍头严惩科举舞弊,也只有那么几个书生还能想起往后的事。

如果可以,李丰也像个寻常父亲一样,希望能给年幼的儿子多几年庇护,尽可以让他在后宫玩草虫子,可是谁知道这个风云际会的时代马上还会发生什么事呢?

第二天清晨,两江前线大捷的消息当头砸来,各方势力都还没来得及对这突如其来的结果做出反应。

李丰第一次立场明确地在大朝会上强硬推行了两条新政:第一,同意军机处关于废除烽火票,改铸币政策的“隆安新政”。

第二,原则上同意两院徐令等人联名要求改革国子学的章程,其中不完善处,令军机处牵头,着礼部国子监与两院协同修订。

同时,李丰在大殿上将江充与灵枢院一起拎出来斥责了一顿,要求立刻加速九省舞弊案的调查进度,所有涉案之人不论出身,一概严惩不贷,并责令灵枢院马上拟章程将京城到江南的蒸汽铁轨线打开,绝不能给西洋人喘息的余地,不能浪费这次胜利,他们必须一鼓作气地赢下去。

而临下朝的时候,李丰宣布了自己最后的决定——十一岁的太子即将临朝听政。

分享到:
赞(78)

评论16

  • 您的称呼
  1. 你们留给我的从来没有遗产,只有烂摊子———赵处

    沈韵2018/10/16 00:11:42回复
    • 太子其实也很倒霉

      2018/11/11 21:09:45回复
    • 对,我也想到了这句

      匿名2019/03/22 19:25:27回复
  2. 唉……顾昀的船沉了吗?

    小长2018/12/08 10:02:17回复
    • 咳……所有人都有自己的苦衷不能完全恨起来啊

      陈栎媱2019/02/04 12:54:31回复
  3. 人都有各自的苦。说实话,我有点想祝小脚了,如果他还在……前面的几个祸事就可能不会发生了。

    哈哈哈2019/02/12 23:45:33回复
    • 有些事情会变成这样其实还是自己原因吧……

      沈葭白2019/02/20 15:58:59回复
  4. 李丰……
    无语了

    确认过眼神是甜甜的人2019/02/23 23:33:28回复
  5. 皇上大可放心,皇位早晚都得是太子的,长庚和顾昀是不会有孩子的。

    匿名2019/03/03 21:04:22回复
  6. 皇上是真的作,人家给你干活,你还在想怎么弄死人家(心塞塞)

    匿名2019/03/24 16:30:22回复
  7. 感觉p大好厉害……这句话我好像情不自禁说了很多次……不要嫌我烦嘤嘤嘤

    爱上顾昀和p大2019/05/05 17:52:25回复
  8. 然而同时,他也绝不可能将柔弱的儿子交到这个杀伐决断的弟弟手里,倘若他有一天要追随先帝而去,那他要料理的第一个人是雁王,第二个就是顾昀。
    皇帝啊…..这个位置坐上去是不是就会忍不住想杀忠良。还临朝听政。。

    苦逼高考狗2019/06/20 21:48:59回复
  9. 楼上的所有人,我想要你们的电话号码。看到了请给,我的是15182406853这是真的。楼下的也给哦^v^,我每天都来看

    忘机的无羡2019/07/06 23:01:48回复
  10. 没人给呢,失落

    忘机的无羡2019/07/07 23:02:24回复
  11. 道友、信徒、渣友……我想交朋友,真的想,我现在没有朋友,我希望你们能给我你们的电话号码,或者说给我打电话,谢谢

    忘机的无羡2019/07/08 08:36:43回复
  12. 我原来就是传说中的楼下的呀
    啧啧啧

    弯刀厄命2019/07/08 16:49:1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