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梦回

人的一生中,总有那么一时片刻的光景,心里除了某一个无来由的荒唐念头之外什么都放不下,强大的欲望像是能把整个神魂都吞噬,任凭理智在脑门外面玩命伸着爪子挠门也能置之不理。

好比好多年以前,顾昀在西北蛮荒之地脑子里烧成一团浆糊,心无杂念地想着要离职卸任、浪迹天涯。

好比好多年以后,长庚从微风带雪的宫禁中闷头走出来,心无杂念地就想见远在千里之外的顾昀一面。

长庚没头没脑地跑回了侯府,门口两尊尽忠职守的铁傀儡转过身来,默不作声地注视着他。他与那泛着紫光的傀儡目光一碰,脚步忽然就停下了。

长庚如梦方醒似的与那两尊铁怪物面面相觑良久,终于缓缓地从那近乎走火入魔的状态里回过神来,他轻叹一声,伸手碰了碰铁傀儡冰凉的手臂,缓缓地低下头,弓下腰,吐出一口氤氲郁结的白汽来。

以往和顾昀分分聚聚,也有四年没见一面的时候,似乎都没有这回这样难熬,长庚自己也不知道是自己越活越娇气了,还是对顾昀越来越贪得无厌了,他心里好像有一根弦,从顾昀突然莫名其妙地写信说想他时便开始拉紧。

南边每一场惊心动魄的大战战报抵京,那根弦就会拉紧一些,而朝中局势每每变得更险恶、更复杂一些,他心里那根弦就会再次拉紧一些,直到方才,它突然毫无预兆地断了。

这时,大门从里面打开,出来的正是侯府家将统领霍郸。

霍郸见长庚这幅鬼样子,吃了一惊:“王伯正让我去找您,殿下,您这是怎么了?”

长庚眼眶微红,却还是用最快的时间调整出了一个微笑,站直拍了拍身上的雪渣:“没什么,走得急了有点头晕,王伯找我什么事?”

霍郸为人很粗糙,闻言也没看出什么异常来,一边上前扶了他一把,一边在他耳边低声道:“有个不便露面的客人,说是有急事禀报,他不能去军机处求见,只好找到侯府来。”

来人是个约莫三十四五的男子,长庚不认识,但肯定在哪里见过,有点眼熟。他一边飞快地调整着自己紊乱的心理状态,一边努力回想来客身份。

好在那人自己主动上前说明了:“下官外事使团副督刘仲,见过王爷。”

所谓“外事使团”是兵部一帮彻头彻尾的主和派不知怎么搭上了鸿胪寺,联手搞出来的,因怕触隆安皇帝的霉头,连“和谈使”都不敢叫,只好不伦不类地顶着个“外事团”的名号,打着“一文一武”的旗号,以上前线“通过其他途径退敌”的狗屁理由,纯粹是去给顾昀添堵的。

长庚皱皱眉,一照面对此人印象就很不好,碍于风度没有表现出来,不咸不淡地一点头道:“刘大人出使在即,深夜来访,可有什么要紧事?”

刘仲突然后退一步跪下,一手指天道:“下官今日所言如有半句虚言,必定天打雷劈,父母便是九泉之下也不得安宁。”

长庚侧身半步:“刘大人这是干什么?快起来。”

刘仲不肯:“王爷可知我团正督、下官的顶头上司,曾是当年方大学士的学生?”

长庚当然知道,不但知道,还恶心了好一阵子,要不是这一阵子分身乏术,恨不能将促成外事团的一堆奸佞挨个揪出来凌迟。

“王爷容禀。”刘仲飞快地将方大学士暗中叮嘱外事使的话跟长庚交代了一遍,又道,“此事现在只有正督的几个心腹知道,下官不才,位列其一。”

长庚的手指在身边敲打着身边的小桌:“大人深夜来访侯府,不是心腹所为吧?”

刘仲深施一礼:“下官祖籍杭州,亲生父母早逝,自幼跟随族中长辈长大,后来游学四方,也曾在公侯门第辗转做过幕僚,因缘际会,投过方家大爷的眼缘,将我举荐入仕,自是知遇之恩难以为报。”

长庚眉尖轻轻地挑起。

“下官自幼有一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本已订婚,尚未过门,”刘仲将头埋得很低,肩膀蜷缩起来,“本想功成名就回乡求娶,谁知没等到这一天,突遭强梁来犯……”

刘仲低头抹了一把脸,重重地给他磕了个头:“死者虽已矣,但生者总是意难平,谢王爷垂怜。”

长庚轻轻叹了口气:“刘大人起来说。”

两人密探许久,送走刘仲的时候,街上已经有打更的声音了,长庚在门口站了片刻,用力掐了掐自己的眉心,偏头对霍郸说道:“劳烦统领看看陈姑娘睡没睡,如果还没歇下,请她来一趟。”

陈轻絮这些日子一直客居侯府,准备着手试着治疗长庚的乌尔骨,可这将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雁王总不得空,十天半月不见得有工夫回来一趟。

陈轻絮一见长庚,便觉得他脸色很不对,说道:“殿下,思虑越重,越不好控制自己,你最近是不是太累了?”

长庚苦笑一声,他提前激化矛盾,其实很多事没来得及铺垫好,每一步走起来都如同兵行险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从悬崖峭壁上一脚踩空。

可他没有时间了。

他怕他的敌人们不会给他这个时间,怕顾昀报喜不报忧,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受他不知道的苦。

长庚:“陈姑娘如果方便,不妨从今天开始施针。”

陈轻絮一愣:“过程可能很痛苦,殿下白天忙于朝政,吃得消吗?”

长庚摇摇头:“不知道,但是我总有种不太好的感觉,近些日子压制起来越来越力不从心了,权当是不破不立吧。”

一个时辰以后,长庚意识到,自己终归还是小看了陈轻絮所说的“痛苦”。

陈轻絮将一碗药汤端到他面前,准备好了银针。

长庚伸手接过来:“这是什么?”

“等殿下不再受乌尔骨所困时我将方子抄给你,”陈轻絮道,“不过你喝之前最好还是不要问。”

长庚:“……”

不知道为什么,在他的印象里,与蛮人的巫毒有关的东西都泛着一股阴森森的尸油味,听了这话,长庚顿时产生了好多不好的联想,立刻不再追问,尽量蜷缩起舌头,捏着鼻子一饮而尽。

陈轻絮俯身点起一根安神散,宁静的冷香在室内扩散开,她在他三步以外的地方盘膝而坐,正色道:“殿下,我开始施针以后,你必须一直保持灵台清明,否则没人能唤醒你,我这么说你能理解吗?”

长庚点点头。

陈轻絮:“这根安神香燃尽之时我就会动手,请殿下用这一炷香的工夫清心、排除杂念。”

刚开始毫无感觉,陈轻絮下针稳而准,手脚十分利索,长庚只是合眼闭目养神,忽然,一股充满恐惧的凉意从他背后升起——好像是避无可避地看着别人的凶器举起来,只能闭眼等着挨的那种恐惧,他后背的肌肉不由自主地收缩,虽不能动,却做出了下意识的躲避动作。

陈轻絮的针扎立刻扎不下去了,她神色凝重起来:“殿下。”

长庚感觉一条看不见的鞭子狠狠地抽在了他的后背上,耳边一片杂音,故去十多年的女人的叫骂声在耳边炸开。

混在那些经年的噩梦里,陈轻絮的声音混着安神散刺进他的耳朵:“殿下,这是侯府,你听得见我说话吗?”

长庚狠狠地一激灵,用尽全力微微点了点头。

陈轻絮将下一根银针送入,第二根安神香已经燃尽,她看了一眼桌上的西洋钟:“这才只是个开始,殿下用不用再适应一下?”

长庚轻轻咬了一下舌尖:“不,继续。”

陈轻絮不再废话,下针如飞,方才褪下去的幻觉再次卷土重来,年幼时代秀娘施加在他身上种种伤痛一一重现。

陈轻絮神色一紧,她看见长庚锁骨上一道旧伤疤突然毫无缘由地红肿起来,一行细细的血迹渗出来,皮下蛛网似的血管往两边裂开,十分狰狞。

“殿下,雁王殿下!”陈轻絮叫了他一声。

长庚毫无反应。

陈轻絮不敢再动手,忽然,她眼角扫见床脚挂着一副铁肩甲,看起来已经有些年头了,现在军中钢甲早已经变了样式。陈轻絮蓦地想起来,早年和长庚谈起乌尔骨症状时,他似乎无意中提到过,第一次从噩梦中挣脱,是顾昀在床头挂了一副他身上的甲。

陈轻絮长袖一扫,铁肩甲发出一声清越的撞击声,金石之声扫过静谧的室内,长庚越来越急促的呼吸陡然一顿。

他眼前有重重魔障,先是被困在了年幼时自己的身体里——尖锐的发簪,烧红的火棍,肮脏的马鞭,女人铁钳一般尖锐锋利的手……而一切的尽头,有一个身披一半钢甲的顾昀,时隔多年,默默地注视着他。

长庚救命稻草似的死死地盯着他,艰难地维持着自己一线的清明,不知过了多久,周身妖魔鬼怪似的幻觉才渐渐远离,长庚筋疲力尽地回过神来,见桌上的安神香已经燃尽了,陈轻絮正在收拢银针。

他这才发现,自己又能动了。

陈轻絮:“感觉怎么样?”

长庚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见胳膊上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了好多细小的擦伤,已经很快结了痂,有点痒。他试着攥了攥拳头:“好像又爬出来了一次。”

陈轻絮离开以后,长庚倒头就睡,这么多年来,他的睡眠好像一泊平湖,一个石子都能敲碎,除了失血昏迷,很少能有这种昏天黑地的感觉,也头一次没做噩梦。

他梦见一个高耸的瞭望塔,远处有远远的火光,营地里守卫森严,透着一股枕戈待旦的味道,一队巡营归来的将士正拉紧马缰,突然,为首的那个人回头往他的方向看了一眼,居然是顾昀,脸上戴着一个比面具还花哨的琉璃镜,银边与玄甲相映成辉,冲他促狭地一笑。

梦里,长庚失笑道:“这是什么打扮?”

顾昀从马背上伸出一只手,烧着紫流金动力的铁臂轻飘飘地便将他拉上了马背,从身后抱住他,趴在他耳边笑道:“军中寂寞,多勾搭几个小美人。”

人在梦里不太会掩饰自己心里细微的念头,明知他说的是玩笑话,长庚心里却仍然泛起一点说不出的委屈:“我在京城夙夜难安,唯恐一步走错,每天只盼着从你那听见只言片语,还总等不到。”

顾昀无奈道:“殿下,你大老远跑来就是为了撒娇的?”

长庚听了,认为他说得对,很想像民间话本里写的那样,变着法地跟顾昀无理取闹一番,然而书到用时方恨少,技艺很不纯熟,一时有点卡壳,不知从何闹起。顾昀却一抬手将自己脸上的琉璃镜摘了下来,偏头在他脸上亲了一口:“你不喜欢,我就不戴了。”

清晨的时候,长庚是在顾昀那可怕的笛声里醒来的,他迷迷瞪瞪地爬起来揉揉眼睛,总觉得魔音似乎还在绕耳,痛苦地揉了揉酸麻的耳根,嘴角却忍不住翘了起来。

这真是他这一辈子最美满的一个好梦。

有顾昀那一支惊天地泣鬼神的曲子相伴,哪怕前方真的都是些牛鬼蛇神,他也能无所畏惧了。

长庚不知道的是,前线头天夜里,顾昀巡营归来的时候,突然莫名有种身后有人看着他的感觉,不由自主地回了一次头,刚好又把脸上的琉璃镜甩了下来,这回镜片没坏,倒是那精雕细琢的花边让他的肩甲磕掉了一角,只好郁闷地承认这玩意中看不中用,换回了普通的。

第二天沈易听说,指着他好好笑话了一顿:“指不定是哪路神仙看你骚包不顺眼了。”

“那这神仙管得真宽,”顾昀大言不惭道,“没准是看我英俊潇洒,上赶着想给我当老婆。”

沈易:“……”

还没等沈将军将隔夜饭吐出来,便有将士来报:“大帅,您派往东瀛的使者回信了。”

顾昀:“拿进来。”

西洋军的补给有一批是在东瀛人的配合下从外海送来的,在正常战争中,东瀛人仿佛一直都搀和在其中,然而又狡猾地一直不肯将自己露在台面上,哪怕当年了痴带着数十个伪装成和尚的东瀛武士企图劫持隆安皇帝——那也是出于他的个人私怨,东瀛人没有真正站出来替他讨个说法。

沈易:“怎么说?”

顾昀摇摇头:“说是对他们礼遇有加,但态度暧昧,使者一要谈正事,能管事的就避而不见,找一帮白脸舞女陪客……东瀛人心里有自己的小算盘,倘若洋人能在我国土上扎根,他们便能跟着吃一口腐肉,但倘若西洋军舰败退,他们日后还是要跟我们比邻而居的,因此既出力又不愿意彻底得罪咱们。”

沈易皱眉道:“两头讨好,这算什么东西?”

“好东西。”顾昀笑道,“他们这么首鼠两端,我就放心了,等着看,有大用。”

沈易摇摇头:“我们有点等不了了,南边战线拉得太长,紫流金绷得太紧,就算是你从中调配,也不免有跟不上的时候,再说我担心这么拼下去,朝中会有杂音。”

顾昀的神色淡了下来。

沈易又提醒道:“我听说朝廷认为咱们不应该闷头只打,应该‘一棒子一甜枣’,最近正在组建新一批的外事使,倘若这些人真是夹着棍棒来送甜枣的倒还罢了,就怕是专程来添乱的。”

顾昀沉吟片刻:“什么时候到?”

“差不多该动身了,”沈易回道,“总不过十天半月——子熹,你想干什么?”

分享到:
赞(27)

评论6

  • 您的称呼
  1. 心有灵犀!啊啊啊!好甜

    我是阴司哎2018/10/23 22:58:44回复
  2. 为什么我觉得有点诡异……

    小长2018/12/08 09:54:55回复
  3. 邪神是这样用的,23333

    匿名2018/12/24 11:41:38回复
  4. 哎呀,顾大帅一语道破天机(没错的,那神仙就是你“老婆”)

    2019/01/24 00:24:19回复
    • 番外里有~\(≧▽≦)/~月宫的神仙~哈哈哈p大太幽默了,不知从何闹起哈哈哈

      陈栎媱2019/02/04 12:39:31回复
      • 神仙啊……这出现的还真是多⊙﹏⊙

        沈葭白2019/02/20 15:57:3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