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翻盘

“我觉得这张脸有点面熟。”顾昀拿着一根木棒,反复对着地面上的“女人”打量了一会,下结论道。

加莱荧惑的狼王帐被玄铁营的人翻了个底朝天,发现里面既没有稀世宝珠,也没有铁网珊瑚,看起来气派,内里一片穷酸,可见他在熬干贵族们的家底之前,连自己也没放过,实在是个大公无私的疯子。

令顾昀十分失望的是,他们到底也没能找到传说中的神女巫毒秘术。

想想也是,只有梁人才喜欢将什么事都写在纸上,集结成册,十八部落内保存着许多原始的习俗,一些需要记录的事很可能刻在石头上、龟甲上、毛皮上……或是干脆口口相传,他们一心想找的巫毒秘术说不定只藏在加莱的脑子里,被烧得灰飞烟灭了。

最后,只有这么一座诡异的人像在陈轻絮的坚持下带回了北疆驻军。

“刚才陈姑娘说这东西可能是个什么?”顾昀顺口问旁边的亲兵道,“什么偶?”

“魂偶。”亲兵回道,见顾昀百无禁忌地用木棒戳来戳去,又忍不住道,“大帅,我看这玩意阴毒得很,没准有什么不干净的,您还是躲远一点吧?”

“魂偶”有真人大小,不过二三十斤重,洗干净以后,面貌肌肤乍一看与真人殊无二致,仿佛睁开眼就能说话一样。

据说这其实并不是一张完整的人皮,是取很多少男或少女最好的人皮拼接而成,用某种巫毒手段处理后,结成一整块,包在木头上,木头事先削成完整的人形,这样将人皮与木头严丝合缝地贴在一起,能仿制出一个栩栩如生假人。

十八部落相信这种魂偶能招来客死异乡之人的魂魄。

刚开始,这尊魂偶身上裹着一层尘灰,洗干净以后则完全就像个赤身裸体的真人,沈易嫌此物太不成体统,特意让人找了身衣服给它“穿上”。

顾昀盯着那魂偶闭合的眉眼看了看,隐约觉得有一点长庚小时候的样子,他伸出手指捋着自己的下巴,努力将记忆往回倒,问道:“你说这招的是当年那位蛮妃的魂吗?”

亲兵信邪,有点不敢看,心惊胆战道:“大帅,还是赶紧搬出去吧,这神神鬼鬼怪瘆得慌的……”

“没事,”顾昀看了一眼魂偶的脸,随口道,“我觉得她长得还挺好看的。”

亲兵:“……”

这一段日子顾帅兼顾南北战场,恐怕是累得有点失心疯了。

正在这时候,原本不放心去看沈易的陈轻絮忽然闯了进来:“我想起来了!”

顾昀:“嗯?”

只见陈轻絮不知从哪抽出一把刀来,半跪在地上,在顾昀和他那十分迷信的亲兵双双注视下,一刀将那魂偶从胸口剖开了。

顾昀:“……”

他那亲兵吓得一哆嗦,背过脸去直念“阿弥陀佛”,顾昀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庖丁解牛似的陈姑娘,便伸手将木棒递给他那噤若寒蝉的亲兵,怜悯地说道:“拿去辟邪防身吧。”

陈轻絮没理会周遭,聚精会神在刀尖,那人皮外面看平平整整,甚至十分柔软,划开以后里面没有血肉,干干净净地分开两边,质地像鞣制过的牛皮,陈轻絮力道把握得极好,刚好划开人皮,却没有伤及下面的木头。

顾昀刚开始在一边无所事事地围观,忽然,他眯了眯眼,挽起袖子蹲下来,毫不避讳地上了手,轻轻地挑开那掀开的皮,细细地触摸木头表面。

亲兵的脸都绿了,乱七八糟地告了声罪,拎着大帅给他的辟邪棒跑到外面看门去了。

顾昀摸了半晌,疑惑道:“怎么,这木头上还有字?”

陈轻絮已经将人皮从头划到了尾,她像剥生鸡蛋壳一样换了一把更小刀,仔细地将那张人皮一点一点地褪下来,直到露出整截的人形木头,她才微微松了口气,抽空回了顾昀的话:“有的,但是刻得又小又浅,非得触感极其敏锐的人才能摸出来,普通人想看恐怕得借助工具——大帅能替我分辨一下上面写了什么吗?”

玄铁营跟十八部落可谓是两辈人的宿敌,玄铁营中很多高级将领都认得常用蛮语,顾昀在那人形木头的颈子上摸索了片刻,迟疑良久才回道:“都是很生僻的字,蒸煮……什么……不认识,后面是个数字……唔,好像还提到了什么日光……”

顾昀一头雾水地看向陈轻絮:“这魂偶上为什么刻了张神神秘秘的菜谱?呃……陈姑娘,你怎么了?”

顾昀从未在陈轻絮脸上看见过这么激动的神色,她那冷冰冰的眼睛里几乎带了一点泪花。

她像是从来没见过木头一样,双手将那人形的木头抱起来,取出一条丝绢细心地擦去上面的尘土,好像抱了个稀世珍宝。

“魂偶要能引来异乡的魂灵回归,需要沟通生死,通常做法是在木心里藏一件那人的贴身之物,但既然用这种方法祭奠亡魂,死者通常人在千万里之外,多半是找不到其葬身之地的,所以贴身的东西不是每次都能拿到,我也是刚刚才想起来,这种情况下,施法者一般会用死者留下的遗言、或是能代表死者的铭言来代替。”

“当年蛮族姊妹从深宫中逃亡,途中姐姐身死异乡,妹妹带着她的孩子流落匪窝,贵妃临死之前,留下了一样非常重要的东西给胡格尔,后来从胡格尔手中辗转而过,最后落到了狼王加莱手上……”

顾昀听到这,一颗心毫无预兆地狂跳起来。

“正是神女秘术。”陈轻絮一口点出了他心中所想,“我……我本是想着有这种可能,谁知居然真是……”

所有人对“蛮族神女”的印象,都只剩下了胡格尔那个女疯子的形象,那位贵妃反而没有什么存在感。她死得太早了,从高高在上的草原“半神”沦落到九门紧闭的重重后宫中,她心里是怨是恨还是人认命,至今都已经无从得知了。

而她对自己的孩子是什么态度呢?

想必按着人之常情应该是憎恨的,连加莱看见长庚年幼时酷似神女姊妹的面孔时,都忍不住心生杀意,何况当事人呢?

可是十八部落的巫毒之术那么神鬼莫测,连陈家都一筹莫展着许多年,贵妃作为传承者,要打掉一个尚未成型的胎儿大可以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她又为什么将那个孩子留下来了呢?

她知道那个孩子最后被丧心病狂的胡格尔做成乌尔骨了吗?

旧人死得差不多绝了,再也不会有人知道,当年蛮族神女决定留下那个孩子到底是出于一个母亲的不舍,还是恰好得知胡格尔怀了另一个孩子,出于亡族灭种的憎恨,策划了一个旷世邪神。

但无论如何,兜兜转转间,依然是神女的魂偶给长庚留下了一线生机。

这几乎有点因果相生的玄妙之意。

陈轻絮不想讨论什么因果报应,她全心全意都在这截木头上,不等顾昀反应过来,就风一样地抱起木头人跑了,连丝绢掉地上都没顾上捡。顾昀呆愣许久,胸中一口气后知后觉地呼出来,被无法言说的希望砸了一通胸口,站起来以后,他眼前几乎一黑,好半天才缓过来,犹在耳鸣不止。

他难以抑制地伸手蹭了一下自己的下巴,尽可能地想要板出一张正常而严肃的面孔,眉头下意识地皱在了一起,嘴角却又不受控制地笑起来,那绷出来的严肃与难以抑制的喜色交织成了一个标准的“啼笑皆非”,顾昀自己都觉得自己此时的形象恐怕是有点疯。

这时,隔壁沈将军的亲兵在帐外探头探脑片刻,问道:“陈神医终于走了吗?”

“走了,”顾昀听见自己的亲兵回道,“怎么,有事吗?”

那位打听神医行踪的小兵忙摇摇头,跑回去汇报了。

下一刻,顾昀听见沈将军的帐中传来了一声不知憋了多久地痛叫。

沈易的后背一大片连砸伤再烫伤,凄惨无比,但他依然硬骨头地拒绝了陈姑娘的医治及探视,几次三番把前来探望的陈姑娘关在了外头,坚决不肯让她看见自己的惨样,还毅然决然地找了位擅长杀猪的军医来给处理伤口,期间派人偷偷出来打探了四五次,一直憋到陈轻絮终于走了,总算是忍到了头,可以放开喉咙嚎叫了。

顾昀侧耳倾听了一会,只觉得生个孩子都未见得能叫这么惨,十分于心不忍,于是捡起那块掉在地上的丝绢,抖了抖上面的灰尘,出门塞给自己的小亲兵,吩咐道:“快给沈将军送过去,止痛的。”

别管那丝绢擦过什么,反正效果十分灵验,东西一送到,沈易的嚎叫声立刻小了好多。

顾昀黑心烂肺地消遣完自家兄弟,转回到帅帐中,本打算将积压在桌案上的一打战报和各大驻军地的一堆信件批复了,提起笔来才发现自己完全静不下心来。

战报上的每一个字都认识,就是不能连成一句话跳进他眼里,他一会漫无边际地想道:“那木头上会不会只记载了做法,没有解法?”

一会又想:“那也没关系,只要有乌尔骨的来龙去脉,陈家总能想出办法。”

然后过了一会又暗道:“不会真让我给护国寺那帮秃驴烧香吧?娘的……”

……种种翻来覆去,没个头绪。

而一股难以言喻的思念就在这千头万绪中杀出了一条血路,跃然上了他的心头。

顾昀笔尖上的墨汁掉了一滴下来,他总算回过神来,干脆将那一堆公务悉数推开,浮生偷欢似的取出信纸,开始堂而皇之地挤占公务时间徇私情。

人间四月,两江之地芳菲已将尽,漫长的梅雨湿淋淋地自河海上蒸腾而起。

这一个多月以来,长庚一直身在江北,他先是一手操办了钟老将军的丧事,而后,方钦又上书建议隆安皇帝,将雁王留在原处,协助朝廷使者推进与西洋人接洽事宜。

雁王虽然已经步下政坛,但方钦依然觉得他在京城中是件十分如鲠在喉的事。

按理打蛇随棍,对付政敌就应该一击必杀,但雁王辞官的由头并非由方钦本人策划,整件事不在他的掌控之中,而且雁亲王这种身份很不好办,除了谋反大罪,确实也没什么可以将他赶尽杀绝的。

方钦只好想方设法将他远远地支开。

“协助”二字非常微妙,意味着这件事不是由雁王主导,他只有义务,没有权力。事成之后也是人家正使的功劳,但万一出点什么乱子,那可供拿雁王做文章的地方就多了。

可惜,天不遂人愿,方钦希望看到的“乱子”没有出现,雁王在江北大营混得如鱼得水,人缘极佳。他本来就很会讨人喜欢,跟众将士又有并肩作战的情分,还有钟老将军和顾昀的面子保驾护航。

朝廷派出的使者十分有眼色,到了江北后一切以雁王马首是瞻,加上顾昀平日里书信不断,十天半月还会专程过来看一眼,在两江沿岸欺负西洋人的工作可谓十分顺利,期间打了三四场小型水上战役,便宜占到了,兵也练了,李丰也说不出什么,反而隐约觉得有点对不起雁王——所谓远香近臭就是这个道理。

而与此同时,另一件让方钦始料未及的事发生了,这使得他愣是没能腾出精力来趁机往两江之地安插势力——

第一批烽火票到期,要还钱了。

第一批烽火票的地位非常特殊,说是风雨交困的大梁王朝的起死回生药也不为过,当时倘若不是有这一批物资支撑了顾昀在西域的那场胜仗,在北方战场重重重压,国内紫流金又告罄的情况下,西洋人再一次围困京城只是时间问题。

首批认购烽火票的人对国家有大恩,于情于理这个债务必须要还,若是朝廷不拿出这个钱来,那不但是失信于人,以后烽火票都发不出去是肯定的,之前雁王好不容易推行的“烽火票在民间可等价金银,禁止商户拒收”的政令也将成为一纸空文。

这样一来,就算别人答应,那些吏治改革初期为了乌纱帽捏着鼻子认购了大量烽火票的朝廷大员们也不能答应。

直到此时,方钦才不得不承认,雁王虽然手段激烈,借刀杀政敌从不手软,动起改革的刀来想剜谁的肉剜谁的肉,乃至于得罪了一大批人……但他却终究早早埋好了一颗种子,敌我不分地把满朝上下都绑上了他的贼船。

按着军机处的本来规划,首批烽火票在发售伊始,就有了后续方案:第三批烽火票正好在到期日前一个月面世,按着以往的经验,一个月差不多能卖个七七八八,这一笔筹措的银钱中,有一部分是预留给归还首批债务的,无论是时间还是金额都绰绰有余。

可是谁也没料到的是,雁王这么一走,民间大小商贾不买账了!

方钦知道十三巨贾私下里是站在雁王那边的,但大梁幅员辽阔,难不成除了这几个野心勃勃想要参政的之外,别人都不做生意了吗?再者还有那些想削尖了脑袋往上爬的官员,各省塞一塞指标,很容易就将钱款筹措上来了。

但他小看了商户联盟网。

这是杜财神在雁王的授意下,在战后的这段时间里全力推进的。各行业有各行业的商会,所有商会组成了一个大联盟,成员虽然会受商会约束,但也享受好处,从其他成员那里进出货物拿优惠就不提了,主要是匪盗横行的乱世中,如果有商会的印件,可以请求各地方官府驻军的保护——这是朝廷当时给首批认购烽火票的十三巨贾的特权,杜万全慷慨地让出来分享了。

而很多商户渐渐地发现,接受约束并非坏事,有了大商会的标识,民间买家的信任成都上升了不少,再也不用陷进跟那些以次充好的商家的价格战中。

这张商户联盟网很快铺陈到了全国,或许几十年后也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此时成立初期,成员的忠实度都非常高,俨然成了方钦面前的一块铁板。

第三批烽火票诞生伊始就受阻,除了一些急功近利的官员刚开始消化了一点之外,几乎完全推不动——商会莫名的不配合让人心里产生了很多疑虑,朝中的老狐狸们望风不动,个个跟风推诿。

而利诱不成,威逼也不成。以十三巨贾在后面推动的一批新贵已成气候,再要动他们已经没那么容易了。

烽火票自军机处推行,但军机处也只负责推,往来钱款都是从户部进出,方钦恨不能叫上一干党羽自掏腰包——然而杯水车薪,且不说各大世家愿不愿意掏这个钱,就算愿意,真眼也不眨地掏出这么大一笔钱财,当初连雁王都能骂得灰头土脸的两院穷酸们指定得一拥而上,不揪个底朝天不罢休。

随着日子逼近,连李丰都坐不住了,亲自过问了好几次,三四天的功夫,把方钦与军机处一干人等叫进宫训斥了没有十顿也有八顿,压力终于大得顶不住了,六部不得不联合上书军机处,请雁王回朝。

政令送抵江北的时候,长庚十分平静地接了旨,然后有条不紊地安排军务交接,把“宠辱不惊”的态度端了个四平八稳,好像一点也不着急回去,及至第二道加急令送到,他才不慌不忙地收拾行囊准备北上。

正要走的时候,北疆大捷的消息到了。

一时间整个江北沸腾了,长庚一边听着满耳的欢呼哭喊,一边从信使手中接过给自己的信件。

顾昀给长庚的信中,有些是纯粹的私信,有些则是叮嘱雁王的正事,长庚很有经验,没拆信封之前用手一捏就知道是公是私——顾昀的公事通常只有薄薄的一张纸,三言两语。他从玄鹰信使手里接过信件的时候一瞬间有点失望,因为摸得出很薄,想必没什么私房话。

长庚顺口嘱咐玄鹰道:“顾帅那边可能还不知道,我今天就要动身回京了,江北这边事宜已经交接完毕,劳烦兄弟回去告知一声。”

说完,他没怎么避讳地当着众人的面拆了信。

里面确实只有一张纸,上面画了一只手,顾昀写了一行字:“附一掌送抵江北,替我丈量伊人衣带可曾宽否。”

众人莫名其妙地看着雁王不知看什么看了那么久,随后脸竟然红了。

分享到:
赞(99)

评论35

  • 您的称呼
  1.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大晚上的我在被窝里一脸姨母笑

    我是阴司哎2018/10/23 21:38:46回复
    • 顾大帅真的太撩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慕离2019/07/10 11:23:14回复
  2. 最后一句!!!顾大帅你是不是腰不疼了?

    长庚小甜心2018/11/29 16:07:59回复
    • 哈哈哈,反正长庚不在身边,为所欲为ing

      匿名2019/01/03 21:19:44回复
  3. “附一掌送抵江北,替我丈量伊人衣带可曾宽否。”
    啊啊啊啊啊,顾昀啊啊,你知道你的小长庚脸红了吗?

    小长2018/12/05 23:11:28回复
  4. 啊啊啊啊啊啊,我的天呐,太撩了

    匿名2018/12/17 16:54:42回复
  5. 啊啊啊,一只手,哈哈哈

    匿名2018/12/23 21:07:39回复
  6. 顾昀是真的皮噗哈哈哈哈哈哈

    樱酒小殿下2019/01/24 19:30:12回复
    • 小长庚段位还是不敌大帅啊哈哈哈,脸红了~\(≧▽≦)/~

      陈栎媱2019/02/03 08:36:46回复
  7. 附一掌送抵江北,替我丈量伊人衣带可曾宽否。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名句合影!

    山雨欲来2019/02/09 10:52:45回复
  8. 脸红了噗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2019/02/12 20:00:26回复
  9. 呜呜呜名句合影

    155512019/02/18 12:08:13回复
  10. “附一掌送抵江北,替我丈量伊人衣带可曾宽否。”
    咦~

    匿名2019/02/19 17:03:00回复
  11. 啧,离得远了,所以就放肆了是吧(>^ω^<)喵

    沈葭白2019/02/20 15:50:56回复
  12. 啊啊啊啊啊啊啊
    顾帅太撩了
    长庚真的是攻么
    (//∇//)

    确认过眼神是甜甜的人2019/02/23 21:23:35回复
  13. 啊啊啊啊啊啊啊呀顾帅情话满分!

    子熹今天对小甜心特别好2019/02/25 15:32:16回复
  14. 名句合影

    匿名2019/03/30 20:24:33回复
  15. 有人又皮松了,小长庚上啊!!

    甚嚣尘上2019/03/31 18:03:59回复
  16. 这信感动的我热泪盈眶

    我的名字此处省略2019/04/24 18:59:39回复
  17. 顾帅你皮紧了需要松一松啊啊啊啊啊 小长庚臊死了

    居居老师的小澜澜2019/04/29 08:50:28回复
  18. 就是好:过来,让我摸摸瘦了没

    巍澜2019/04/29 10:01:56回复
  19. 顾昀:“附一掌送抵江北,替我丈量伊人衣带可曾宽否。”
    咦~
    长庚:脸红

    巍澜入坑2019/05/04 13:44:18回复
  20. 这一句撩死了!!!
    沈将军的止痛绢也很可爱

    匿名2019/05/17 08:49:32回复
  21. 我的天爷啊!!!!!p大难道是专攻古文的吗!信手拈来啊!这这这这!
    还有顺带心疼下沈将军。。那可是。。。擦过。。。

    临渊阁丫鬟2019/06/15 12:48:42回复
  22. 调戏小长庚 骚包顾帅回去等着被压吧

    苦逼高考狗2019/06/20 15:36:17回复
    • 说的对

      忘机的无羡2019/07/06 11:52:41回复
  23. 顾昀太会撩了!看的我心情莫名有点好!

    匿名2019/06/20 21:52:17回复
  24. 要上香了,上香了

    牙疼2019/06/22 01:49:46回复
  25. 顾帅大概是不想要腰了

    wifi已断2019/06/30 12:57:45回复
  26. 顾昀:“附⼀掌送抵江北,替我丈 量伊⼈⾐带可曾宽否。” 咦~ 长庚:脸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顾昀,长庚小甜甜脸红了,好撩(≥3≤)

    忘机的无羡2019/07/06 11:51:50回复
  27. 顾昀要上香了

    忘机的无羡2019/07/06 11:55:06回复
  28. 啧啧啧

    弯刀厄命2019/07/07 21:49:45回复
  29. 弯刀,我想要你的电话号码

    忘机的无羡2019/07/07 22:50:08回复
  30. 好羞射嗷~

    沈薇薇2019/07/09 18:03:20回复
  31. awsl,好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淮庭2019/07/11 10:36:09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