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覆灭

陈轻絮将自己的气息压到了最低,几乎与周遭草木融为一体,一动不动地藏在王帐上方黑幡厚毡后的死角上,冷眼旁观这意想不到的进展。

只见狼王帐一分为二,冒着白雾的蒸汽轮椅从中间滑出,狼王加莱荧惑身上裹着厚重的披风,行将就木一般地蜷缩在轮椅上,冷冷地扫向屋外的叛军。

“三姑姑,”他裂开干瘪单薄的嘴唇笑了一下,喃喃道,“我亲娘死得早,你照顾过我五年,待我像亲生儿子一样,如今……连你也要对我拔刀相向吗?”

红霞夫人虽然是始作俑者,但毕竟是个步履蹒跚的老太婆,只能策划,不可能亲身上阵砍人,她本人不在这里,加莱的自言自语便无着无落地散在空中,没有人回答。

这位凶狠的末代狼王,他的仇与恨,欢与喜,雄图霸业或是复仇长路,都是独身踽踽,父母兄弟、子女亲朋……一概都没有,他待他们如猪似狗,他们也狠狠地背叛他以为报偿。

叛军中有人的手在剧烈地颤抖,快要拿不住手中兵刃了,也不知是谁手里的刀突然“呛啷“一声落了地,在静谧一片的夜色中分外明显。

“都背叛我,都想让我死。”加莱尖刻地冷笑了一声,突然高高地举起他鸡爪似的手,蓦地往下一劈,“你们先去死!”

他一声令下,王帐中乱箭齐发,两厢合围,叛军避无可避,只好勉力反击。

这场本该悄无声息的暗杀当即变成了血流成河的肉搏,动静越来越大,整个十八部落大都都被惊动了,天狼大都嘈杂着混乱起来,有跑去瞭望塔救火的,有忙着勤王平叛的,还有将心一横加入叛军的,更多的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世子和大总管被五花大绑的推了出来,大总管已经把裤子尿湿了,绝望地看了一眼旁边一脸惊惧的世子,心道:“狼王就剩这么一个儿子,说不定不会把他怎么样,我就不好说了。”

这么一想,他脸上当即从绝望惊惧转向毅然决然,瞠目欲裂地一咬牙,片刻后,他的脸色陡然变青,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浑身僵直地一头栽倒——大总管咬破了口中毒囊,自尽了。

曹春花整个人都毛了,他原本确实料想到刺杀加莱荧惑的事可能不会很顺利,但无所谓,只要北蛮大都自己乱起来,顾昀他们很容易就能趁虚而入,反正螳螂捕蝉,不管螳螂赢还是蝉赢,都有黄雀在后。

但他没料到陈轻絮会先他一步卷到漩涡中心去!

转眼,叛军与侍卫在王帐附近的争斗已经接近白热化,就在这时,一个蛮人突然连滚带爬地冲进了王帐:“报——敌袭!有敌袭!”

这一句话如石子打起千层浪,正人脑袋打成狗脑袋的王帐附近安静了一刻,侍卫长拨开闲杂人等,三步并两步地跑到加莱荧惑身边:“王,瞭望塔上有人放火,边境大批的‘鬼乌鸦’趁乱浑水摸鱼,冲着这边来了!”

加莱荧惑的眼角微微抽动了几下:“来得是谁?顾昀吗?”

侍卫长一脑门冷汗,不明白顾昀来了有什么好开心的。

下一刻,他震惊地看见那加莱鸡爪似的双手狠狠地撑住蒸汽轮椅的扶手,低喝一声,这瘫痪了小半年的人居然离奇地站了起来!

侍卫长:“王!”

“顾昀,顾昀……”加莱喃喃地叫道,眼睛亮得吓人,像是皮囊中的三魂七魄都烧了起来,让人忍不住对之前的传言产生了深切的怀疑——死了的神女或许并不是他的执念,顾昀才是。

加莱荧惑喝道:“拿我的甲来!”

侍卫长从未见过如此别出心裁的作死方式,一时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我王,您……您说什么?”

加莱咆哮起来:“我的甲!我的甲!”

侍卫长被他那快要裂开的脸吓得趔趄了几步,不敢怠慢,忙差人取狼王的重甲来。

近两人高的雪色铁怪物被四个汉子抬了过来,“轰”一声放在地上,那加莱荧惑浑身哆嗦得跟秋风中的落叶一样,枯瘦的手死死地抠住钢甲的边缘,拖着沉重的脚步,一步一挪地将自己塞了进去。

重甲自成一体,里面有钢架子支撑,操作起来比轻裘轻松得多,却也不是随便什么半瘫都驾驭得了的。

爬进重甲中的加莱荧惑脸憋得通红,一咬牙打开了脚下的蒸汽阀,巨大的动力轰鸣着启动,重甲后面喷出狂妄的蒸汽,即将呼啸着狂奔而出。

……可里面的人却已经不是当年吃肉饮血的盖世英雄了。

才刚抬起腿,加莱已经是强弩之末,再难以保持平衡,重甲一声巨响后侧歪在地上,数百斤的大家伙将地面砸出了一道深坑。

侍卫长大惊:“王!”

那一刻,没有人看得清狼王加莱脸上的神色,那枯瘦得只剩一副骨头架子的男人藏身在近乎巍峨的钢甲中,就像个核桃里的瘪虫子,所有人——哪怕是他的敌人,在那一瞬间,心里都清晰地浮现出“英雄末路”四个字。

即使他是个丧尽天良的疯子。

而此时,玄鹰特有的尖唳声越来越接近,玄铁营机动性极强,之前多日的胶着不过是因为十八部落不要命地烧紫流金而已,否则根本不会容他们苟延残喘到现在。

此时大都一片混乱,玄铁三部更如入无人之境,玄鹰开道,黑旋风似的卷了过来。

侍卫长忙上前将重甲拆开,把狼狈地困在其中的加莱背了出来:“王,大都今天晚上恐怕保不住了,我们这就护送您先离开……”

加莱神色木然地伏在侍卫长背上,半晌,他伸手往前一指:“那边。”

陈轻絮躲过一支不知从哪里射来的流矢,心念一动,飞快地从漂浮的黑幡后面下来,手中一把细碎的银针翻飞而出,悄无声息地杀了几个正好在附近的蛮人,暗中追了上去。

一队侍卫护着加莱往狼王帐西侧飞奔而去,越跑越远离人群,乃至于到最后四下几乎没有可以掩藏的地方,陈轻絮追起来极其吃力,她冒着被发现的危险,缀在这一群侍卫身后,追了足足有两刻,发现自己尾随加莱来到了一处荒废的祭坛。

那祭坛极其气派,整个建筑入云似的,全石材打成,几乎是一座宫殿。

巨石雕的大门,门上盖着厚厚的毡子,上面布满了斑驳的、不明所以的文字和鬼画符。周围已经荒草丛生,久无人迹,一只乌鸦被来人惊动,稀里哗啦地集体上了天。

不光陈轻絮这个外人不明所以,连侍卫队都面面相觑。

自从十八部落的神女成了一个笑话以后,神女祭坛已经再没有人踏足过了。

加莱甩开侍卫长的手:“退下。”

侍卫长呆了呆,退到了几步以外的地方。

加莱缓缓地跪下来,他膝盖是僵死的,一跪就差点趴下,侍卫长慌忙上前要扶他,被一巴掌甩到了脸上:“滚!滚远一点!”

侍卫长讷讷地退到一边。

加莱好生费了一番力气才让自己跪好,佝偻的后腰尽可能地拉伸挺直,双手合十,脸上羞愤暴躁的猪肝色缓缓褪去,神色竟然平静了下来,片刻后,他艰难地保持着跪地的姿态往前爬了几步,像一条行将就木的老狗,侍卫长挨了打,不敢再上前讨打,只好手足无措地在旁边看着他爬。

加莱一直爬到了巨大石门的旁边,掀开了已经破败的毡子,在凹凸不平的咒文上摸索着,陈轻絮意识到这荒废很久的神女祭坛或许是个关键,小心翼翼地凑近了一些,眼睛也不眨地盯着加莱的动作。

突然,他将什么东西按了下去,手臂猛地往前一推。

地面立刻产生了剧烈的震颤,侍卫们全都大惊失色,陈轻絮却想也不想地飞掠而去。

环绕祭坛周围的石头自己动了起来,地面上升起一个又一个巨大的齿轮,环环相扣,无数外皮已经锈住的钢铁管道四通八达地伸开,自己闭合相连,最后成了一个完整的圆环。所有的铁管道全部扣上,“嗤”一声,无数小铁片从两侧展开,在微风中微微颤抖着,居然是一个又一个的小火翅——这东西很像大梁的“鸢”。

整个祭坛像是一只巨鸢,陈轻絮有种错觉,仿佛点上紫流金,它就能拔地而起,升上九重天。

她震惊地想道:“不是说蛮人当年就是因为没有自己的火机技术,才被玄铁营卷了吗?这又是什么?这蛮子想坐着这玩意逃跑还是升天?”

就在她还没有盘算出个结论,事实证明,她的常识是没有问题的,只听“啪嚓”一声,连成一圈的管道上突然有一处冒出带着糊味的烟来。

接着,接二连三的断裂四下响起,汩汩的紫流金经年日久地保存在地下,早已经掺了不知多少杂质,火翅下面的明火一闪一灭间,一股不同于纯净紫流金燃烧的呛鼻气味弥漫开来。

说时迟缓,其实自第一处断裂开始到整个祭坛烧起来只有眨眼的瞬间,倘若此时潜伏在一边的是葛晨或是张奉函这样的行家,便能看出这形似巨鸢的祭坛构造根本不完整,看似花哨,其实只是生搬硬套了鸢上的火翅和管道形的金匣子,没有解决巨鸢升空最关键的形状问题,即便被火力强行来起来,不等升到半空,就会解体。

而年久失修显然加剧了这种损坏,它甚至没有要升空的意思,已经自毁了。

祭坛下埋藏的巨鸢与向长生天祈祷的神女,仿佛注定是气数已尽的天狼组遥不可及的梦,永远不可能实现。

侍卫长吓坏了,屁滚尿流地大喊道:“王!快躲开!”

仿佛是受他这一嗓子震动,那巨石雕成的石门突然塌了,将一大堆已经浮出地面的管道压住,紫流金燃烧产生的气体飞快的膨胀,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后,祭坛竟然开始炸了,一个巨大的火球摇摇欲坠地升上天空,加莱荧惑身在大火之中,回头看了他的护卫队一眼,脸上却并无畏惧之色。

那一瞬间,陈轻絮忽然明白了,加莱未必不知道这祭坛一旦点着,就是炸了一条路。

……他心甘情愿、蓄谋已久,只是在找一种更灿烂些的死法。

祭坛外墙开始摇摇欲坠,眼看着就要崩塌。

陈轻絮一咬牙,豁出去了,从四方火舌中硬是抓住了一条缝隙,在众目睽睽下,紧跟着加莱闪身钻了进去。

而后“轰隆”一声,祭坛外墙塌了。

曹春花半路丢了陈轻絮的踪迹,别无他法,只好留下接应顾昀他们,直到玄铁营杀入大都,才从俘虏的蛮族侍卫口中得出加莱荧惑的大概方向。

曹春花对北蛮大都的地形何其熟悉,听个大概就知道加莱荧惑一准是来神女祭坛了,当下带着心急如焚的沈易赶过来,谁知正看见这么一幕。

曹春花瞳孔皱缩,叫都没叫出声。

沈易却毫不犹豫地将身上轻裘甲卸下,就地取材,在苦寒之地没来得及开化的冰雪中滚了一大圈,混了一身的冰雪,悍然跟着冲进了烈火中。

狼王自己选择的灿烂末路将侍卫长震傻了,一群北蛮精英侍卫都木头桩子似的站在原地,几乎生不起一点反抗的心思,已经自动成了俘虏,都不必费心去打。

杂质过多的紫流金燃烧起来没有那种烤化冰原的威力,但烟尘很大,人在其中,眼都睁不开,千里眼上很快沾了一层灰,被陈轻絮一把拽下来扔在一边。

她看出来了,加莱从重甲中摔出来的一瞬间,大概就有了求死的欲望,对于一个求死心切的人来说,严刑逼供也没多大用处——何况她压根不会逼。

那么她寻访多年求而不得的神女巫毒之秘,会在这个神秘的祭坛中吗?

陈轻絮一步穿过正在崩塌的祭坛,在万丈黑灰中找到了加莱艰难地往前爬的影子,着火的时候越往上越容易喘不过气来,趴在地上走反而比较轻松,加莱一时半会没有被熏死的危险,陈轻絮捂住口鼻,眯起眼瞄了瞄他前进的方向,发现加莱对周遭吵闹视而不见,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祭坛中间的大石台。

那石台里有什么?

这时,祭坛中的一根大梁柱冲着陈轻絮当头砸了下来,她不得不闪身躲开,在碎石上借了一下力,而后往石台飞掠而去。

倘若最早的设计者想将整个祭坛做一只大鸢的话,根据那石台所在的位置推断,它应该是定海神针一般的桅杆,台子上有刻着蛮文的石板围成了一圈,和门口那些不知所云的咒文不同,这些十八部落真正的文字,陈轻絮先前来北疆之外寻访过蛮族巫毒之术,对蛮文也下过一点功夫,大概能看懂上面记载的是十八部落分分合合的历史。

从头到尾,没有一个字提到了蛮族的巫毒术,陈轻絮终于被浓烟呛得咳嗽起来,心里无比失望——难道这里真就只是个祭坛遗址,并没有她想找的东西吗?

就在这时,不知哪里又炸了,地面震动过后,她正对面的一块大石板猝不及防地拍了下来。

陈轻絮:“……”

真是运气不好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

她本能地往后退去,然而浓烟毕竟遮挡了视线,陈轻絮一脚踩空,整个人直接往石台下摔去,这一下搞不好会被石板拍在下面!

情急之下,陈轻絮袖子里藏着的白练卷了出去,不知挂住了石台上的什么东西,她一边艰难地咳嗽着,一边用力一拉,想把自己拽上去,谁知那挂住的东西不结实,轻轻一拉居然跟着倒了过来。

陈轻絮心里一沉:“完了。”

就在这时,一道人影猛地冲过来,一把抱住她滚向一边,身侧一声巨响,大石板当空拍下来带起了一阵风,陈轻絮沾了一身祭台地上的污泥,惊魂甫定地一抬头,愕然地看见了一身狼狈的沈将军。

沈易愤怒地拽起她的衣领:“你不要命了?”

陈轻絮被他一声吼叫唤懵了,微微睁大了眼睛。

沈易一碰到她的目光顿时怂了,滔天的怒火也哑了,弯腰捡起她袖子里的白练,讷讷道:“先走……这是什么东西!”

只见陈轻絮袖中的白练上裹了个一人大小的古怪“物件”,乍一看像个石像,可不知是不是空心的,非常轻,被沈易轻轻一拉就拽了过来,白练抖开,露出一个头来。

那是个栩栩如生的女人像,闭着眼,神色沉静。

沈易看着这雕工卓绝的“石像”,莫名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陈轻絮先是扫了一眼,随后吃了一惊,蹲下来拂开那“石像”表面的尘灰,尘灰下居然露出了白净的底色,触手竟依然是柔软的。

“是人皮。”陈轻絮低声道。

沈易以为自己的耳朵被顾昀传染了:“什么?”

陈轻絮抬头看了一眼,只见那坍塌的石台掉落的石板后面有一个秘密的空洞,这具美……不知是死是活的人原来就被藏在中间。

那么加莱实际是冲着这张人皮来的吗?

陈轻絮一时理不清思绪,只得依从本能,俯身要将白练裹着的东西抱起来。

沈易忙道:“我来,快走!”

他一把抱起那一团白练,拽起陈轻絮,飞奔着逃出祭坛。

四处都在爆炸,四处都是浓烟,而翻滚的火光中,一个模糊而沙哑的声音断断续续地响了起来:“最洁净的精灵……天风也要亲吻……她的裙角……”

整个祭坛的高粱大柱上所有的巨石坍塌成了一线,两人眼看要到逃出去的时候,只听一声巨响,一簇夹着紫光的巨大火苗高高扬起,七八人合抱的立柱往一边倾倒,整个祭坛终于难以为继,巨顶塌了下来。

沈易满脸黑灰,完全喘不上气来,突然心生绝望,觉得自己可能就要交代在这了,电光石火间,他骤然将手里那人形的东西往陈轻絮怀里一塞,把割风刃往身后一背,弓起后背,想以身护住身侧的人。

陈轻絮吃了一惊,一瞬间不知心里是什么滋味。

就在这时,天上传来玄鹰的长唳,只听“嘎吱”一声,沈易愕然抬头,只见一队玄鹰铁爪中抛出了手臂粗的钢索,活生生地把倾倒的祭坛顶端拽住了。

顾昀赶到了!

沈易不敢迟疑,也不管落在他身上的碎石,护着陈轻絮玩命地往外飞奔而去。

他们俩前脚刚离开祭坛范围,一个玄鹰手中的钢索蓦地崩断了,前锋玄骑七手八脚地将两人拖起来拽走。

钢索崩开的一瞬间,顾昀差点直接纵马冲进火海里,见那两人一身火星烟熏地滚出来,他才堪堪拽住了缰绳,一边安抚着几乎被吓死的战马,一边面无表情地松了口气。

随后他吹了一声长哨,冲天上的玄鹰与地上的玄骑打了个手势:“撤!”

加莱荧惑含混的歌声听不见了。

十八部落数百年来巍然耸立的祭坛灰飞烟灭,浓烟滚滚上了长生的苍天。

大风将那面被战火蹉跎过的狼旗刮掉了半边,呼啸着飞了出去,卷进烈焰与尘土中。

漫漫光阴长河中,浓墨重彩的天狼部落就此黯然退场。

而紫流金仍在烧。

分享到:
赞(31)

评论8

  • 您的称呼
  1. 啧啧,看的挺不是滋味

    沈韵2018/10/15 22:41:44回复
  2. 就算是一个天狼十八部覆灭了,紫流金与政权直接的死结也还没有解开……带来的争斗也不会停止,看着很心酸啊。

    匿名2018/12/02 23:19:38回复
  3. 医者,有情者,自灭者,旁观者

    小长2018/12/05 23:03:11回复
  4. 就我这章糖吃得挺开心的吗?……hh

    顾长卿2019/01/29 15:12:57回复
    • 老妈子太帅了啊啊啊啊啊~\(≧▽≦)/~这章好有画面感看的我紧张兮兮

      陈栎媱2019/02/03 08:03:20回复
    • 有那么点吧o(≧v≦)o~~

      沈葭白2019/02/20 15:49:24回复
  5. 啧,从头到尾就一个字——爽!

    山雨欲来2019/02/09 10:47:23回复
  6. 而紫流金仍在烧。

    哈哈哈2019/02/12 18:19:4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