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亮剑

顾昀从无限梦魇中一脚踩空,头重脚轻地栽下了黑暗深处,他浑身的肌肉骤然绷紧,整个人剧烈地抽动了一下,随后在一片漆黑中醒了过来。

他醒得极快,睁眼的一瞬间神魂就归了位,一五一十地想起了自己身在何方,还有什么事没做。

而就在这时,忽然有人用冰冷的面颊贴了贴他的额头,顾昀一愣——别说是江北大营,就算玄铁营也没有人敢对他这么不见外,随后他闻到了一股安神散的味道,已经适应了视野不良的半瞎眼看见了一个影影绰绰的轮廓。

顾昀身上的虚汗没褪,脑门一炸,又出了一层冷汗,心想:“他怎么在这?”

长庚拧亮了行军床上简易的汽灯,默不作声地从旁边水盆中摸出一条手巾,擦去顾昀额头身上的冷汗。

顾昀全身上下都是软的,胸口皮肉下好像埋着一条看不见的伤口,稍微吃一点力就拽得一阵钝痛,他在身边胡乱摸索了一会,有点慌张地摸到自己的的琉璃镜架上:“我自己来……”

长庚低着头没搭理他,轻轻一扣就把他的手腕按下去了。

顾昀紧张地润了润嘴唇,没来由地有点心虚,心道:“没人乱说话吧?”

这时候,长庚已经麻利地替他擦完身,将他衣襟拢严实,又把被子拉过来裹紧了顾昀,这才终于抬起头,与他有了一点目光交流。

顾昀忙抓紧时间冲他笑了一下。

长庚面无表情地跟他对视。

顾昀有气无力地抽出一只手,揽住长庚的后脖颈子,轻轻地揉捏了两下,指腹摩挲着他的下颌:“干嘛一见我就耷拉张脸,你义父这么快就色衰爱弛了?”

“……”长庚忽然很想看看他到底有多能装蒜,于是冷冷地问道,“你到底怎么回事?”

顾昀微微眯着眼辨认着他的唇语,面不改色道:“着凉。”

长庚:“……”

他料到了顾昀会搪塞,没料到他搪塞得这么没有诚意。

顾昀很想这么愉快地混过去,于是伸手拍拍长庚的脸:“过来我看看这阵子瘦了没有。”

长庚一巴掌拍开他的手,怒道:“顾子熹!”

顾昀立刻调整策略,皱起眉,凭空皱出了一股军法如山的威严:“谁又跟你嚼了什么舌根?钟将军前脚刚走,这江北大营还无法无天了吗?”

长庚深吸一口气:“你在灵堂里……”

顾昀恶人先告状地肃然道:“灵堂里看门的是哪个营的兔崽子?你把姚重泽叫来我问问他,该军法处置!”

长庚轻轻地磨了磨牙。

顾昀真事似的摇摇头:“江北水师到底年头短,这种事在玄铁营就不会发生。”

“是吗,”长庚皮笑肉不笑道,“我就是那个兔崽子,大帅打算怎么处置我?”

顾昀:“……”

这一刻,千变万化、三十六计的顾大帅也没体会到何为“哑口无言”了。

长庚其实有一肚子的话想审他,可是知道他不会老实交代,又不忍心这货为了应付自己伤神,话浮起来又忍下去,几次三番,正在纠结时,突然帐外传来一阵异动。

一个亲兵在帅帐外声音急促地叫道:“王爷!雁王殿下!”

长庚皱了皱眉,起身出来:“怎么?”

话音没落,地面突然传来一阵震颤,长庚神色一凛——只有长炮落地时才会传来这种震动!

再一看,江北大营已经灯火通明,马蹄声自远而近,铁甲森冷,头顶的铜吼“嗡”地长鸣起来,带着水汽充沛的江北特有的沉闷,闷雷似的悠悠传出,北半个江山仿佛都能给惊醒,岸边的海蛟呼之欲出似的亮起了一盏一盏的汽灯,寒光刺穿了氤氲的水汽,瞭望塔上笔直的光柱飞快地划过整个江北。

敌袭!

顾昀虽然听不清,但地面传来的震动与门口射进来的光他认不错。他到江北之后第一时间加固防线其实只是为了稳定人心,并未料到这支异常沉得住气的西洋水军真会选在这种时机突袭江北大营。

有时候尽人事还得听天命,就是自己在这边机关算尽,却浑然不知敌人也在后院起火,并神不知鬼不觉地烧出来一个风格完全不同的主帅。

顾昀来不及细想,一把抓过外衣便往身上裹,起来的时候脚下踉跄了一下,好像刚吃完十斤软筋散,差点跪下。

就在这时,一只玄鹰当空闪过,直接落在帅帐门口,没来得及开口,手中的红标急件先脱手滚了出去,被顾昀一脚踩住。

顾昀吃力地扶着床头弯下腰,借着汽灯光打开信桶。与此同时,那玄鹰快速禀报道:“大帅,十八部落假借和谈投降之名,趋使死士与六车紫流金来我边境为饵,引爆后炸开一条路,随后数万精兵倾巢而出,打算鱼死网破。”

顾昀从红标急件上抬起眼:“战况呢?伤亡几何?”

玄鹰:“属下走得急,不知!”

顾昀定了定神,随后狠狠咬牙,硬是咬出了一口力气,伸手扣住挂在床头的割风刃,喝令道:“给我拿一套重甲来。”

这种时候,也只有自带支撑的重甲能弥补他的无力。

长庚一抬手止住卫兵的去路,扭头面向顾昀,沉声道:“子熹,你坐镇中军,我去。”

顾昀定定地看着他,嘴唇微抿——长庚认得这表情,那基本是他要说“不”的前兆。

他不等顾昀开口,便抢先道:“你信不过我吗?”

顾昀叹了口气:“我……”

长庚向他平摊开一只手:“把割风刃给我,我替你去,你要是还肯信我,就不要走出这个帐子。”

远处的战火映在长庚的眼睛里,瞳孔中像是着了火,烧出一把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大梁江山。

长庚试探着抓住了割风刃的一端,缓慢而坚定地从顾昀手中抽了出来——这并不难,顾昀的手腕提不起力气,还有些微微的抖。

他将那玄铁利器握在在手中,横斜置于肩头,微微欠身:“我来为大帅当这个马前卒。”

顾昀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忽然转身,对那玄鹰吩咐道:“推沙盘,你来做传令兵。”

长庚提刀就走。

曾经横过大洋的西洋海怪缓缓地从布满迷雾的江中露出头来,大片的阴影下,无数快如虎鲨的西洋短蛟并行,缓缓逼近。顾昀早先布置的防线第一时间做出反应,发出警报的同时,江北大营三队枕戈待旦的轻骑兵分三路而出,占据岸边各个关键口岸,正撞上了打算偷偷登陆的西洋水军。

血水很快顺着江面流了下去,而炮火在江面上交织成了一条灿烂的烟火海。

“长炮别停,”长庚策马而出,“间歇的时候白虹顶上,所有鹰甲立刻待命,给你们半刻的时间整装,升空到白虹射程以外,压住空中局面,绝对不能让他们那海怪主舰上的鹰甲上天,把他们钉死在那!”

“右翼收拢。”

“全港海蛟备好火药,即刻出发!”

身边传令官一时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王爷说得是全港?全面开战吗?”

长庚垂下眼,自马上睨了他一眼:“全面,让洋人看看大梁也是有水军的。”

柔弱的大梁水军曾经不堪一击,乃至于主帅战死,仓皇间被一个马都骑不利索的文官动手收拾,仓皇逃往北方。

一年前,水军七零八落的旧部同四方失去编制的同袍一起,组成一支杂得不能再杂的部队回到最初遭到耻辱的地方。很多陆军出身的人晕船,很多人一到了水面上根本找不着北,很多人难以应对大梁本就已经落后的海蛟上复杂的操作方法……

而今,都已经恍如隔世。

江北水军建立至今,经过了两次巨大的改组和重新编制,灵枢院在背后更新了三回大梁水军战舰,年前更是送来了西洋那快得惊人的“虎鲨”仿造船。

此时沿江两岸起了罕见的北风,钟老将军的灵堂里烧着的长明灯皎洁地照亮了一片,分外显眼的白色帐子在整个黑压压的江北驻地像一面招魂幡,而他英灵犹在。

这把刀已经炼成,非得用敌人的血才能开刃。

顾昀看不清,听不清,只能通过脚下传来的振颤判定交火的远近,本人甚至没有身在阵前,然而丝毫也不见慌,玄鹰震惊地发现,整个江北的布防全在他脑子里,哪里强哪里弱,敌人会挑哪里做突破口等等……他都所料不差分毫。

既然已经将阵前指挥权交给了长庚,顾昀就干脆大方地给了他毫无保留的全盘信任,一条指令也没有,江北三军随便他去统筹。

顾昀一般监控着全局战况,一边计算着各处紫流金与弹药分配情况。同时,他手边放着来自北疆的红标急件,心血已经兵分两路,落到了大梁全境上。

西洋人这次猝不及防的出兵是打给蛮人看的,归根到底还是为了争取谈判利益,倘若北方战场能顶住,这群西洋人就是蹦跶的跳梁小丑,而倘若北方战场失利——

江北在迷雾朦胧中炮火连天,北疆在银装素裹里沸腾不休。

加莱荧惑用死士和自己的儿子开路 ,一把火引爆了一两黄金一两油的紫流金,而后大批的北蛮武士疯了一样地冲出来,俨然是要玉石俱焚之势。

沈易当机立断,将已经深入敌军腹地的玄铁营后撤了十多里,在雪地上展开了一场夺路狂奔。

玄铁营的素质没得说,几乎将蛮人遛成了一根形单影只的细线。

蛮人变脸比翻书还快,北疆驻军俨然已经习惯了芳邻这种翻脸咬人的作风,随着玄铁营一个信号便立刻调动起来。

何荣辉与沈易多年搭档,默契不必说,增援迅速跟上,从拉长的战线中横截下去。

谁知加莱荧惑把家底都兜出来了,轻骑打开,露出里面多年没舍得拿出来过的几辆重型战车,数百重甲倾巢而出,用火力推了一张大网,撞上了黑旋风似的玄铁营,战线一时胶着。

不到半个时辰,北蛮增援也到了——然而来的不是人也不是钢甲,而是一大批紫流金押送车,大批的紫流金在北疆前线上前仆后继地变成蒸汽,酷烈凄冷的白毛风也卷不走熊熊的热气,气温急剧升高,大面积的冰雪化成了温泉,散入干涸的大地中,漫天的白雾将周围吞噬得一片飘渺,紫色的火光构成了天地间一道惨烈的奇景。

铁甲离得稍近,表面的温度就会开始烫人,蛮人将自己的车、自己的人、自己的大地之心全当成燃料,以一种要掏空被北蛮大的决然源源不断地推出来,用这场烟火开道。

傍晚时分,玄铁营不得不再次退守。

分享到:
赞(45)

评论7

  • 您的称呼
  1. 芳邻什么鬼啊hhhhhh

    沈韵2018/10/15 20:50:53回复
  2. 真心就不消停啊 就安心谈个恋爱都没空

    匿名2018/12/22 07:06:12回复
  3. 长庚,好帅

    匿名2019/01/30 11:02:33回复
    • 顾帅是我最喜欢的小说人物(ಥ_ಥ)

      陈栎媱2019/02/01 23:15:58回复
  4. 有一点点清末的影子

    清久2019/02/19 15:04:38回复
    • 历史学的不好……

      沈葭白2019/02/20 15:43:17回复
    • 从铁路的发展来看,最早出现在十九世纪出,应该是指那个时间段。

      匿名2019/02/27 15:47:1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