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囚禁亡灵于此处,生生世世供驱使

什么?

赵云澜的神经崩了一下, 按说这种刺激别说是浅眠,就算是醉死, 他也该清醒了, 可这会脑子就好像被一团浆糊裹住了似的,眼皮重得要命。

“汪徵?”赵云澜用力捏了一下鼻梁,眨了眨马上要黏在一起的眼睛,十分费力地坐直, 还有些迷糊地说, “我才睡了不到一个小时……她刚才不是还在?”

祝红严肃地端详了他一阵。

她认识赵云澜很多年了,就算他累了, 也多半只是闭目养神或者浅眠, 在荒郊野外,守着一群骷髅还能睡这么踏实的事, 从没有在赵云澜身上发生过——不拘小节和缺心眼是两回事, 祝红弯下腰, 凑近了他闻了闻。

赵云澜:“怎……”

“别动。”祝红揭下他身上搭的毯子, 拎起一角, 仔细地扒开毯子边上的纤维, 然后用养得尖尖的长指甲从里面抠出了一点褐色的粉末, 凑在鼻下闻了一下, 立刻明白了, 对赵云澜说, “你中招了。”

头晕过去是耳鸣,赵云澜觉得听别人说话都像是隔了一层什么东西, 当他分辨出祝红说了什么,意识到自己年年打雁,居然被自己家养的一只小雀啄了眼以后,千言万语就化成了两个字:“我操!”

……这股无名火来得飞快,乃至于赵云澜一时有些分不清楚,“汪徵居然给他下药”,还是“身上这条毯子竟然不是沈巍给他搭的”这两件事,究竟是哪一件更让他不爽。

“给我拿瓶矿泉水来。”赵云澜低声对祝红说,“要凉的。”

“也没热的。”祝红把一瓶最外面已经冻了一层薄冰的矿泉水拎了过来,用力晃了晃,才把结在一起的冰碴子给晃开。

赵云澜皱着眉喝了两口,然后果断把剩下的大半瓶都浇在了自己的头上。

“你疯了!”

“你干什么?!”

祝红和沈巍同时出声,沈巍想伸手拦,可惜距离太远没拦住——他自从头天半夜偷看被逮住,就一直小心地躲赵云澜远远的。

“林静留下,照顾沈老师他们。”赵云澜沉着脸不理人,就着这点凉水抹了一把脸,然后随便在衣服上擦了擦,把皱巴巴的衣服一抖,披在身上,大步往外走去,一脚把一个挡路的骷髅头踹出了三米远,“其他人跟我走!”

林静忙问:“那院子里这些骨头怎么办?”

赵云澜:“挖出来砸了。”

林静吃了一惊:“这……会不会触怒什么……”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一个烟头不往他地盘上扔。”赵云澜在院子门口冷冷地回过头来,“人若犯我,我必挖他祖坟。昨天晚上客客气气的进门,他们给我来这套,现在天亮了,总该风水轮流转。都砸了,出了问题算我的。”

赵云澜土匪脾气,发作起来六亲不认,谁也不敢惹他,林静识相地闭了嘴。

祝红要小跑着才能跟上他,跟了一路,才鼓足勇气小声说:“汪徵……大概有她自己的苦衷。”

赵云澜头也不回:“废话——你有不废的没有,有说来听听,没有就闭嘴。”

祝红闭嘴了两秒钟,之后实在忍不住:“你不能好好说话吗?泡妞的时候也是这个口气吗混蛋?”

赵云澜终于看了她一眼,然后说了一句更气人的。

他挑挑眉:“我什么时候说要泡你了?”

“……”祝红非常想一个大巴掌糊他脸上,可惜不敢,咬牙忍了,恶狠狠地说,“怪不得谈一个吹一个,你就当一辈子老光棍吧!”

赵云澜很快带人来到他们头天晚上停车的地方,从一辆车的后备箱里翻出几个小旅行包:“车开不上去,剩下的路可能要步行,把最外面的小兜打开,里面准备了高热量好携带的食物,还有一小瓶一百毫升的水,可以直接塞在兜里,万一走散了,行李丢了,身上还有这些可以应急。”

“还有这些。”赵云澜拖出一大堆补给品给祝红,“你带走,回山上的木屋里,给他们分一分。”

祝红吃惊地瞪着他:“你让我回去?”

“多新鲜——别以为你长了个人模狗样就是恒温动物了,”赵云澜不耐烦地合上后备箱,把车锁好,招呼着楚恕之和郭长城跟他走,对祝红挥挥手,“行了女人,在你被冻僵了准备冬眠之前,赶紧滚回去——哦,对,这个你拿着,别喝凉的,温过以后再入口。”

他把一个小瓶子扔进祝红的怀里,祝红低头一看,是一小瓶度数不高的黄酒——这东西温润暖人,大西北是没有的,不用说,都知道是他来之前准备的,给谁的不言而喻。

祝红忽然有些感动……尽管某人连表达温柔的方法都那么的欠拍。

为了保存体力,赵云澜他们三个人接下来的一路都没有说过一句话,好在天是晴了,虽然朔风凛冽,但好歹在阳光下,那寒风变得不太刺骨了。

郭长城觉得他们最少翻过了三四座山,早就偏离了原本“清溪村”的目的地,在已经过了中午的时候,终于到了一个避风的小山坳。

楚恕之撕开几包牛肉干,给快冻成干的三个人分了分,接着,赵云澜翻出一张被标注得密密麻麻的地图,盘腿坐在一块石头上,仔仔细细地对着查看。

“我们到底要去哪,你有数吗?”楚恕之问。

赵云澜在地图上做了一个新的标记,头也不抬地说:“汪徵他们住得那边跟现在的清溪村还不是一个地方,老实说,开始她一提起,我也以为她的意思就是清溪村,直到后来,我翻了她的档案。”

楚恕之吃了一惊,他本以为赵云澜这段时间一边应付他的众多姐夫,一边还时刻色令智昏着,已经无暇他顾了,没想到他居然还擦边溜缝地还干了点正事,忍不住追问:“她的当咱怎么了?”

“汪徵本人就是个瀚噶族人,原名叫格兰,是当年入镇魂令的时候她自己起的名。”赵云澜说,“瀚噶族人既不热情也不好客,排外性很强,不可能住在清溪村那种靠近公路和景区的地方。”

“史料里竟然有他们的记载?”楚恕之吃了一惊。

“不是史料,”赵云澜在地图上点了三个点,“是《古邪术谱》。”

他把旧地图抖开,用笔头在一个点那里磕了磕,凭楚恕之的安全感,立刻看出,那似乎就是他们住过的山头小屋的位置。

赵云澜接着说:“我刚进去的时候,就觉得那院子里的人头应该和传说中的罗布拉禁术有关,‘罗布拉’在瀚噶族语里,其实就是亡灵的意思,这里的‘禁术’并不是‘禁止’的意思,而是取义‘囚禁’……郭长城,离那么远干什么,给我滚过来点!你已经过试用期了,作为一个正式员工,工作态度能不能积极一点?”

郭长城忙迈着小碎步蹭过来。

“也就是说,这叫‘囚禁亡灵的法术’。”楚恕之总结。

“嗯,瀚噶族人自古有斩首和驱使亡灵的习俗,”赵云澜说,“我觉得很可能跟他们的社会形态有关,瀚噶族直到灭族,都一直处于某种程度的奴隶制社会里,罗布拉禁术的记载里说,瀚噶族人认为,自己对奴隶有绝对的支配权,无论是奴隶活着还是死了。所以死去的奴隶会被斩首,头颅送到山顶的祭坛,通过禁术把他们的灵魂永远地囚禁起来,死后也为自己服务。”

楚恕之问:“头埋在山顶有特殊的意义吗?”

“有,瀚噶族人曾经和很多民族聚居,虽然不通婚,但也不可避免地受了其他民族的宗教影响。瀚噶族流传下来的东西里,有一小部分传承了本教的思想体系,当然核心不一样,瀚噶族供奉的神圣中还有一些其他民族的传说中邪神的影子。跟本教不一样,他们显然并不认为万物有灵,但或许是靠山而居的缘故、见识过雪崩的威力的缘故,他们承认山有山魂,并且认为山魂非常强大,能镇压住亡灵,所以选在‘山魂口’——也就是山巅的背光处建造祭坛,而又受佛教中轮回说的影响,罗布拉禁术中指出,三角为一体,可以围城一圈,成为世界上最深的井,无论是什么都爬不出它的桎梏。”

楚恕之是个非常聪明的人,听到这里,立刻跟上了他的思路:“也就是说,同样的祭坛应该有三个,它们必须相隔不远,海拔接近,构成的三角形必须是对称的!”

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省事,赵云澜点点头,地图上被他画出来的三个点连成了一个几乎等边的三角形,然后他在三角形的中心处画了个小圈:“囚禁亡灵于此处,生生世世供驱使……我想,这里才应该是瀚噶族的旧址。”

“给我看看。”楚恕之的空间感和方向感极佳,有一种人就是有看着地图分辨立体方向的能力,他把地图转了个角度,研究了一阵,问,“你看,这是不是就是昨天晚上有火光的山谷?”

“那更应该没错了,”赵云澜火速收起地图,飞快地往嘴里塞了两根牛肉条,“快吃,吃完我们立刻走。”

楚恕之不紧不慢地嚼着肉干,沉默了一会,又看了看一边愚蠢迷茫的郭长城,斟酌再三,才开口问:“虽说是为了调查这次来访的背景,可是赵处是本来就对邪术一定很有研究,才能这么快摸到方向吧?”

赵云澜轻描淡写地说:“你要是连摇头丸和海洛因都分不清楚,怎么当缉毒警察?”

楚恕之想了想,难得地笑了一下,可是他那张苦相脸,不管怎么笑都是一副倒霉样:“既然这样,为什么我们这些‘缉毒警’没有内部员工培训?”

赵云澜嚼肉干的动作慢了下来,盯着楚恕之打量了片刻。

楚恕之坦然回视。

郭长城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完全不明白怎么回事,这两个人的气场他都害怕,又不敢打听,只好缩了缩脖子。

不知过了多久,赵云澜才开口说:“老楚,你聪明,我很少见过比你再聪明的人,因此有些话我就不浪费唾沫说了,你自己心里也明白,好自为之吧。”

楚恕之眯着眼,盯着牛肉干的包装纸看了半天,似乎要把那玩意看出花来,末了,他也没说什么,依然是那个表情那张脸,就好像刚才的对话没有发生过,谁也看不出他心里在想什么。

十五分钟以后,他们就再次启程了,这次走在最前面带路的人变成了楚恕之。

早晨还是艳阳天,这会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又下起了小雪,三个人一路往西,花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才绕着半山往下走了半圈,就在这时,郭长城忽然看见雪地上有一个……颇为眼熟的东西。

他快走两步过去,隔着厚厚的手套扒开上面薄薄的一层积雪,看清了那是什么以后吓了一跳——那是一条塑料的胳膊。

赵云澜只听郭长城“嗷”一嗓子,大声叫唤起来:“赵处!赵处!这是汪徵的胳膊,汪徵的!”

果然是个吉祥物,带着他容易走狗屎运,赵云澜一边想着,一边三步并两步地走回去,一把抢过塑料胳膊,顺手赏了郭长城一个脑瓜崩:“汪徵的胳膊早烂成泥了,都是你这败家玩意买的假冒伪劣产品——胳膊掉在这了,她人呢?”

这点小雪不可能覆盖住汪徵的脚印,哪怕她现在很轻,赵云澜在四下寻找了一番,而后想到了什么,猛地仰起头——如果她没有走过这条路,说不定意味着,这条胳膊是从高处掉下来的。

楚恕之顺着他的视线一瞥,又低头看了一眼地图,心里就有数了,他拍了拍赵云澜的肩膀,往上一指:“你看那。”

只见距离他们直线距离不到三米的一个斜坡上面,有一个被荒草和白雪盖住了一半的大山洞,原本十分隐蔽,然而洞口的积雪有轻微的被踩下来过的痕迹,多少破坏了隐蔽感,这才吸引了楚恕之的注意力。

分享到:
赞(422)

评论55

  • 您的称呼
  1. 我想知道那些学生听见小郭大喊 “她的胳膊在这里!”会不会很害怕

    侑黎2018/08/17 22:17:29回复
  2. 郭长城吉祥物

    镇魂女孩2018/08/19 21:44:28回复
    • .

      匿名2019/02/21 02:23:22回复
  3. “你干什么!”
    这句话在我脑海里自动形成语音

    什么2018/08/20 18:19:59回复
    • 同感

      匿名2018/08/20 23:04:34回复
    • 沈巍三连

      匿名2018/08/21 16:57:41回复
    • 自带音效

      匿名2018/08/24 20:16:31回复
    • 你的称呼真的很秀

      匿名2018/10/03 17:02:24回复
    • 同感哈哈哈

      匿名2018/10/04 22:09:42回复
    • ‘’你干什么 ‘’ 是居老师没错了

      匿名2019/01/10 21:03:03回复
    • 你不要这样

      匿名2019/01/21 19:54:51回复
    • 你不是一个人

      居夫人2019/02/18 10:21:13回复
  4. 咳咳

    朱一龙2018/08/24 10:51:16回复
    • 楼上的你的称呼怕不是有毒?

      匿名2018/08/26 01:37:53回复
    • 楼上的你的称呼怕不是有毒?

      某小笼宝2018/10/05 17:43:46回复
      • 楼上的你称呼怕不是有毒?

        orpheus2019/01/11 20:01:19回复
  5. “你干什么!”(发出居老师的声音)这句话竟然有声音和画面啊哈哈哈哈哈

    小笼包2018/09/01 01:03:21回复
  6. 嗷的一嗓子
    紅紅火火恍恍惚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8/09/06 21:05:50回复
  7. 只有我一个没看过广播剧第一次看小说的吗???

    金凌的舅妈。 林凢凢2018/09/23 16:16:54回复
    • 加我一个

      奈何缘2018/10/31 21:15:54回复
    • 我也是

      猫的咖啡店2018/11/04 23:08:49回复
    • 我操金凌舅妈?虞夫人吗你是

      匿名2018/12/31 21:11:28回复
      • 。。。。。。。。虞夫人是曾舅母

        一一一2019/01/22 23:56:21回复
  8. 沈美人:你干什么!(发出居老师的声音)

    今天睡到朱一龙了吗2018/09/26 11:05:11回复
    • ID有毒

      匿名2019/02/08 13:38:43回复
  9. 我有点看不懂“楚恕之想了想,难得地笑了一下,可是他那张苦相脸,不管怎么笑都是一副倒霉样:“既然这样,为什么我们这些‘缉毒警’没有内部员工培训?”这里云澜为什么会生气啊

    匿名2018/09/28 20:54:35回复
    • 是因为特调处里的都不是人,不需要训练吗?

      小笼包小宇宙2018/09/29 16:26:15回复
    • 我也没看懂,想了半天,一点头绪没有,是伏笔?

      巍澜2018/11/17 11:50:20回复
    • 应该是楚恕之在猜他的身份

      匿名2018/11/20 21:52:55回复
    • 简单啊,伏笔,老楚是监外执行的尸王,邪术、禁术顾名思义服刑人员能接触吗?!

      匿名2018/11/28 15:18:45回复
    • 我也没看明白

      奈何缘2018/12/04 17:44:47回复
  10. 你干什么
    你脸上有嘴我帮你亲亲哈哈哈

    匿名2018/10/01 19:15:10回复
  11. 这一章评论都天秀

    沈美人是我的2018/10/04 14:21:18回复
  12. 优秀

    省略2018/10/05 09:40:38回复
  13. 我也不懂楚恕之的话,是不是讽刺赵处总是看一些歪门邪道的东西?

    匿名2018/11/01 17:03:23回复
  14. 发出白宇嘎嘎的声音:确实
    发出居老师的声音:还好

    澜巍情2018/11/10 18:15:22回复
  15. 老楚是质问赵处一个人握着这么多信息,为什么一点都不告诉员工。赵处回了一句你自己心里有数,对读者相当于啥也没说,我目前也没看明白赵处这句话啥意思

    匿名2018/11/19 05:01:12回复
    • 赵处的意思是,你有前科,防你应该。

      匿名2019/02/11 23:11:30回复
  16. 赵云澜把他在《古邪术谱》上看到的东西当成常识性知识,但是资料室对楚恕之一年只开放一天,他当然有意见——个人理解。

    匿名2018/11/27 19:31:44回复
  17. ……这股无名火来得飞快,乃至于赵云澜一时有些分不清楚,“汪徵居然给他下药”,还是“身上这条毯子竟然不是沈巍给他搭的”这两件事,究竟是哪一件更让他不爽。
    除了哈哈哈,别无评价啊

    匿名2018/12/02 20:32:09回复
  18. 看了影版的,wc代入感超强的说赵云澜说话还有沈巍说话自动形成语音在脑海里3d环绕啊

    故司2018/12/14 19:37:00回复
  19. 剧版磕的太虐心,回来找找糖磕磕

    匿名2018/12/15 22:04:13回复
  20. 人若犯我,我必挖他祖坟。就算投身为凡人,昆仑的气势还在呀。

    匿名2019/01/06 09:36:58回复
  21. 剧版太虐π_π,所以赵处想着原著的甜一直吃糖

    山魏澜2019/01/06 23:00:16回复
  22. 他们两个简直就是书里面走出来的啊!沈巍的你干什么!赵云澜的霸气细心!

    导演有眼光2019/01/21 00:29:05回复
  23. 只有我很心疼祝红吗

    白墨2019/02/08 22:53:36回复
  24. 你干什么!

    匿名2019/02/10 23:04:49回复
  25. 真的好看 超级好看

    镇魂女孩2019/02/17 18:00:36回复
  26. 楚恕之是因为那啥来着的原因被罚来特调处,他自己不服,而且资料室一年只对他开放一天,他有想看那些邪书,心里肯定有一些不高兴,就问为啥不弄个员工培训
    赵处就让他自己反省自己当年犯下的错
    嗯,都是我的理解,其实后面都有解答

    笑红尘2019/02/19 01:42:55回复
  27. 这里也凸显了老楚的性格,他是僵尸,性格孤僻,高傲,并且还有点阴谋论,从这能看出老楚对赵云澜还是多少有点不服气的。尤其是后文老楚帮小郭找小女孩章节里,老楚给赵云澜打电话,意识到自己有点怂了把赵云澜当成主心骨,形成了鲜明对比

    匿名2019/03/02 15:18:19回复
  28. 二刷留爪

    巍乱我心2019/03/05 15:40:01回复
  29. “你疯了!”
    “你干什么?!”
    哪一句是巍巍喊的?

    匿名2019/03/13 13:45:01回复
  30. “你干什么?!”

    发粗居老师de声音 哈哈哈

    匿名2019/03/17 15:46:48回复
  31. 赵处和楚哥的对话,特调处图书馆,楚哥进不去,他看不到那些书。而且他不是跟赵处一样意义的缉毒警,他只是服役人员,本身就是“毒”,怎么“缉毒”

    祝红2019/03/19 10:45:25回复
  32. 你干什么?居老师语音播放。

    居居2019/04/15 08:01:10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