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动荡

之所以这么慢,是因为顾昀先前虽然匆忙在京城与江北之间打了个来回,但前线还有很多事没办完,正好让长庚在此期间养伤,直到长庚日常行动无碍了,两人才往回走。

归途中正好碰上运河沿线一片繁忙。

正在建的厂子总归是不太好看的,尘土飞扬,出来进去的别管是工匠苦力还是下放的文官与皇商,个个都是灰头土脸的,但还算有秩序。

做工的一天管两顿饭,过了晌午,一群年轻力壮、刚刚放下屠刀的流民就聚在一起,从铁皮的大车里往外捞杂粮的窝窝。

顾昀曾经微服匿名地去转过一圈,见那窝窝掰开以后里面很实在,粟是粟,面是面,拿在手中十分有分量,与当年京城起鸢楼上珍馐玉盘流水席没法比,甚至连粗茶淡饭都不能算,但是一群刚干完活的汉子凑在一起,一人举着一块干粮,蘸着一块工头从家里拿来的酱料时一起吃的时候,看着让人心里踏实。

临近京郊,顾昀骑马跟着长庚的马车,沿途闲聊起这事,长庚便笑道:“工匠什么的可能是从外面请的,过来当工头,带着大家干活,剩下大部分做工的劳力都是杜公直接从招安的流民中征来的,将来他们在哪来搬过砖,就会留在哪里一直捧这个饭碗。为了这个,我听说杜公向运河办求了一道圣旨作保,以朝廷名义做保,除非是自己想走,不然厂子不会赶人,一辈子是这里的人。”

没有谁比流离失所的人更期盼重新落地生根,让这些流民自己造自己的新家,他们能把活干得又踏实又痛快,偷奸耍滑的很少,杜万全只需要管饭,连工钱都省了一大笔,还经常有老太太在背后叫他“杜善人”,拜菩萨的时候总连着他的份一起,这人也实在是精到家了。

“好事,”顾昀想了想,又问道,“这么一来除了家人不减租之外,有点像军户——只是民间不比军中,要是有不好好做事或是作奸犯科的呢?”

“军机处出了条例,”长庚道,“我走之前就交代江寒石了,已经连同圣旨一起发下去了,一共十三条,内有细则若干,他们每天晚上收工,有专人给讲这个,倘若证据确凿地犯了,运河办的地方分枝能做主驱逐……唔,怎么,你还担心万一将来有官商勾结,欺负劳工的吗?”

顾昀一呆 ,继而失笑道:“怎么,那也有办法吗?”

“有,”长庚道,“在厂中做工十年以上的老人,只要一半以上的肯为他作保,那人就能留下,并且可以上告到上一级的运河办——其实就算是这样,时间长了也未必没有问题,到时候再慢慢改,没有一蹴而就的道理。”

顾昀:“你预谋多久了?”

“这可不是我想的,”长庚笑道,“只是刚开始和杜公接触的时候有这么一个模模糊糊的想法,这么长时间一边铺路,一边跟他们不断地商量磨合,一年多了,方才磨出这么点东西。杜公他们那帮人,一辈子走南闯北,西洋都跑过好多趟,见多识广,反应也快,不过欠缺一个台阶,我给他搭起台阶来,他就能挑大梁。”

书生有书生的迂腐和情怀,商人有商人的狡诈与手腕,本质上没有什么好坏,只看上位的人愿意往什么地方因势利导。

“对了,子熹,我还听杜公说过,西洋人有一种很大很长的车,”长庚从马车窗里探出头,有点兴奋地说道,“架在铁轨上,跑起来非常快,但是又和大雕与巨鸢不同,能在后面拉好多节,那岂不是想运多少就运多少东西?比运河水路强得多,只是占的地方有点大,长线上不好统筹,正好可以借着这回征地建厂的机会把那东西的地方留出来了,要说起来,还真得感谢杨吕一党买房置地勤快,省了我不少事。杜公打算先从运河沿线开始,请人建一个试试——如今江南前线这个胶着法,粮草、紫流金与火机从京城运来运去未免麻烦,要是有一天能建起来……”

顾昀对国计民生的事不见得有什么见解,对防务军务却极其敏锐,只听了个音就听出了意思,忙道:“你说仔细一点。”

长庚却不往下说了,冲他招了招手,仿佛是打算要耳语的意思,顾昀催马略微赶上一点,微弯下腰问道:“怎么,现在是有什么事还不能泄露吗?”

“倒也不是不能说,只是……”长庚稍作犹疑。

顾昀一时有些迷茫,没反应过来这事的保密原理是什么,就在这时,长庚忽然从车里探出头来,飞快地在他嘴唇上占了一点便宜。

顾昀:“……”

长庚目光一转,见马车挡着没人留意,便低声道:“晚上回家再让我一次,我就把图纸给你看。”

顾昀拎着马缰绳往后轻轻一仰:“让你多少次了?不是仗着有伤撒娇就是跟我耍赖——没门。”

长庚什么都好,唯独有一点,控制欲太强,特别对顾昀,恨不能连穿衣喂饭这些事都一并做了。平日里他都会有意克制,尽量不让顾昀不舒服……不过到了床上却管不了那么多了。

长庚轻声细语道:“义父,伺候得不好,我可以用心学。”

顾昀:“……儿子,你其实不用那么操劳。”

已经过了北大营驻地,顾昀便没着甲,只穿了一身便装的长袍,袖口比腰身还宽些。

长庚一探手就抓住他的袖子,不言不语地左右晃了晃。

他们路上经过一个村镇的时候,偶然看见一个三四岁的小孩哭哭啼啼地拉着大人的袖子,撒泼要糖吃,从那以后长庚就不知哪根筋搭错了,原封不动地学了过来,并且大有要将其发扬光大之意。

他小时候,世上没有一条袖子可以让他拉,如今纵然长得顶天立地,也总像是有遗憾,想一股脑地从顾昀身上都补回来。

顾昀一边笑一边起鸡皮疙瘩:“说不行就不行,松手——殿下,你要脸不要了?”

长庚不肯松,大有不将他在大庭广众之下扯成个“断袖”不罢休之势。

沈易和江充带人迎出城的时候,远远地就看见雁王坐在车里,正探出头和顾昀说话,顾昀任自己那神骏懒洋洋地溜达,眼角挂着一点笑意,嘴角却绷着不搭理。

雁王第一次说了句什么,顾昀在他手背上敲了一下,逼着他不由自主地松开了手。

雁王好像不死心,又说了句什么,顾昀把他的车帘拉下来了,好像打算来个眼不见心不烦。

等到了雁王第三回扒开车帘露出头来的时候,顾昀终于绷不住笑了起来,怕了他似的摆摆手,似乎就妥协了。

江充看得一愣一愣的。

沈易叹道:“大帅幸亏自己没孩子,不然了不得,非得宠出个青出于蓝的混世魔王来不可,我看他对雁王殿下就说不出三声‘不’来,什么事求两次不成,第三次再问,他准保答应。”

江充还没回过神来:“我以为侯爷久不在京城,和雁王之间只有个义父子的名份,看来情分是真的很深。”

沈易一听“情分”俩字就想歪了,方才感慨顾昀做不了严父的心情拐了个弯,心里骂道:“顾子熹这色令智昏的东西,一辈子就没个正经的时候,光天化日之下又在那散什么德行呢?”

“色令智昏”的顾昀鼻子有点痒,扭头打了个喷嚏,一转脸就看见了满脸“见将相和,吾心甚慰”的江大人和一脑门“注意影响,丢不丢人”的沈提督。

重新端庄起来的雁王还没来得及下车,就被请进宫了。

沈易充满谴责地一眼一眼瞪着顾昀,方才答应了十分丧权辱国的事的顾昀这会正后悔,没好气地问道:“看什么看?”

老学究沈提督义正言辞地指责道:“不是我说,你有时候也太不像话了。”

顾昀:“我怎么了?”

沈易:“像个被狐狸精勾了魂的色鬼。”

顾昀:“……”

真是“冬雷震震”“夏雨雪”一般的冤情,还百口莫辩……真想跟姓沈的割袍断义。

好在他还没来得及对沈提督下毒手,沈易就用正事堵住了他的嘴:“我算着你这几天就该到了,也就没派人给你送信,两件要紧事得和你说——第一,北蛮的加莱荧惑派人来了。”

顾昀脸色一变。

自从玄铁营缓过一口气来、平定西乱之后,一直虎视眈眈北向而驻,很大程度上缓解了北疆防卫的压力——玄铁营是加莱荧惑一辈子的噩梦,有他们在,十八部狼王不敢轻举妄动。

但是北疆从来贫瘠,养点牛羊还要看老天爷的脸色,这一战,大梁尚且打得兜了家底,别说满心想着复仇一直忽略生产的加莱荧惑。

长此以往,他们耗不起是理所当然的。

顾昀:“来和谈?”

“嗯,”沈易点点头,“这事没来得及上大朝会,皇上召我们几个人入宫议了议对方的条件——你知道我是什么感觉吗?”

顾昀眉尖一跳。

沈易道:“像当年老狼王加供紫流金、提出以身为质时一样。措辞口吻都熟,又谦恭又真心实意,条件开得很爽快,子熹,你相信他们吗?”

顾昀沉吟片刻,缓缓道:“不是很信,蛮人和西洋人不一样,西洋人只是贪婪,但蛮人却是世仇——尤其加莱荧惑。”

沈易忙问道:“怎么说?”

“自从加莱接掌十八部落,除了向中原复仇之外,他没干过别的事,”顾昀道,“他们现在来和谈,只有两种可能性,要么加莱被他们十八部里的什么人篡位夺权了,要么就是他在憋什么坏主意。”

沈易:“也不能排除十八部落真的撑不下去的可能性……”

“不,还没到冬天呢,我不相信他们这就山穷水尽了,”顾昀道,“你听我说,加莱是条疯狗,疯狗不会在乎自己吃的是肉还是草,只管咬人——对了,皇上怎么说?”

“皇上……”沈易微微顿了一下,压低声音道:“这是我要跟你说的第二件事,皇上最近可能要不太好。”

顾昀一愣。

“现在大朝会改成十五天一次了,就初一十五,其他有需要议的要事都拿到小朝会上,交由军机处主持上传西暖阁,等皇上批复,我感觉皇上近来越来越受不住大朝会上一帮人乱吵乱叫了,”沈易小声道,“就这,这月初一大朝会的时候,内侍一说散朝,皇上站起来一脚踩住自己的龙袍,当场差点从御座大殿上滚下来,被殿前侍卫七手八脚地接住,结果这里……”

沈易一指自己的小腿:“直接摔断了,至今起不来床,我觉得他急急忙忙地召雁王进宫可能也是这个原因。”

顾昀吃了一惊:“摔一跟头能把骨头摔断吗?这也太寸了。”

“太医们不敢说话,吭哧不出个所以然来,后来请陈姑娘看过了,陈姑娘说是多年劳累过度、再加上饮食不调,骨头都松了,才一摔就断——有人传说先帝当年就是……”

怪不得太医们一个个三缄其口,也就动辄跑到关外去的陈轻絮敢说两句实话。

这社稷也太消磨人了。

沈易往四下看了一眼,见出来迎雁王的人马都跟着江充走了,顾昀将亲卫留在北大营,身边只有几个家将,便压低声音,几不可闻地对顾昀道:“因为吕家那事,贵妃也遭到了牵连,直接被削了妃位,明面上虽然没怎么样,其实基本也就是打入冷宫了,太子又那么小,母族也没什么助力,倘若皇上真的……你说他急着叫雁王进宫是什么意思?是托孤还是……”

顾昀看了他一眼,沈易自动噤声闭了嘴。

当年皇城将破时,李丰就提起过传位的事——不是给太子,而是给雁王。

以当年那个说话就国破家亡、泰山倾覆的情况,小太子确实也是撑不起一个李姓家国的,而如今虽然江山没有收复,但北蛮已经派人求和,休养几年,必有一战之力,皇上还会传弟不传子吗?

顾昀忽然想起御林军谋反那次,李丰突然对他提起的那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雁王小时候被蛮女虐待过”——

李丰不像是会主动问的人,那很可能是长庚主动对他说的,会是个什么场合?

长庚和李丰虽为兄弟,但是不亲,顾昀知道长庚那小狼崽子,不亲的人,连根毛都不给人家顺,绝无可能主动坦白童年伤口博取同情,除非……顾昀脑子里灵光一闪,突然想到一个可能性:对了,雁亲王成年加冠也好几年了,为什么没人关心他的终身大事,就算别人不便提起,李丰难道也忘了吗?

所以那天隆安皇帝那句没头没脑的话很可能还有后半句——“他心怀芥蒂,不愿意娶妻生子”!

如果雁王没有子嗣,那意味着将来无论如何也没有人能撼动小太子的地位,所以他或许能将托孤重任交到长庚手上。

而李丰一直让小太子跟自己接触,一方面是为了缓和关系,一方面也是为了给儿子铺路!

这些人的心思啊……

沈易:“你说皇上有没有传位雁王的可能?”

“嘘——别再提,”顾昀道,“不要搀和,记着咱们是干什么的。”

沈易忙应下:“其实我还有一件事……唔,是私事。”

顾昀诧异地看了沈易一眼:“什么?”

沈易抓耳挠腮片刻:“你跟陈姑娘很熟吗?”

分享到:
赞(88)

评论31

  • 您的称呼
  1. 我站陈姑娘攻

    沈韵2018/10/14 19:02:27回复
    • 沈老妈子:???

      匿名2018/10/20 07:55:26回复
  2. 有没有人觉得沈易和沈巍很像啊(⊙o⊙)

    匿名2018/10/21 21:36:52回复
    • 哪里像了

      匿名2018/11/01 14:08:30回复
    • 不像啊哪像了

      羡羡2018/12/09 01:23:29回复
      • 不像!!!

        沈葭白2019/02/20 15:27:57回复
    • 大哥,上海的南京路和南京的上海路一样吗?

      逸远2019/05/03 19:07:21回复
  3. 哎呀!我们陈姑凉一定是攻!不接受反驳

    我是阴司哎2018/10/23 14:22:35回复
    • 附议

      匿名2018/11/01 14:08:48回复
  4. 沈易你想干嘛?离陈菇凉远一点哦

    沉浸在P大糖罐子里的小长2018/12/02 22:27:02回复
  5. 长庚轻声细语道:“义父,伺候得不 好,我可以用心学。”
    顾昀:“……儿子,你其实不用那么操 劳。
    嘛也好甜好可爱,我们长庚一看就是那种床下小奶狗床上大狼狗的傲娇活泼攻啊!

    羡羡2018/12/09 01:27:03回复
  6. 沈老妈子终于要有感情戏了哈哈哈

    匿名2018/12/18 00:11:59回复
  7. 沈易和沈巍只有名字像,长庚的温润如玉以及隐忍和沈巍像,但是撒娇的样子和赵云澜像甚至更甚一筹

    匿名2018/12/18 00:41:37回复
    • 说的对,正中红心

      匿名2019/04/27 21:21:10回复
  8. 抱走沈提督

    匿名2019/01/21 14:10:58回复
  9. 陈姑娘和沈易这对太萌了嗷~我站沈易受

    顾长卿2019/01/29 13:36:34回复
    • 老妈子即将嫁入豪门可喜可贺哦嚯哈哈哈哈哈~\(≧▽≦)/~

      陈栎媱2019/01/31 23:14:21回复
  10. “但求义父坐上来,自己动”

    二十四孝李长庚2019/02/10 16:20:22回复
  11. 真心觉得长庚因为乌尔骨控制欲太强了
    emmmm

    确认过眼神是甜甜的人2019/02/19 05:31:29回复
  12. “……儿子,你其实不用那么操劳。”
    我的妈我快笑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子熹今天对小甜心真好2019/02/25 09:43:49回复
  13. 一点也不像,我们沈教授一点也不碎嘴

    匿名2019/03/02 09:43:36回复
  14. 论病娇,长庚巍巍更像只是巍巍不怎么撒娇,论装逼义父和澜澜更像只是澜澜更诱些。沈老妈子一定跟镇魂比的话我觉得大约更像大庆那个澜澜的最佳损友;还有,陈姑娘肯定不是大吉

    甚嚣尘上2019/03/31 14:58:22回复
    • 义父是骚,澜澜是诱

      逸远2019/05/03 19:09:20回复
  15. 这文越看越像残次品草稿。虽然主角作风改了,实质人设差不多,故事背景和结局也像。好在这个只是偶尔小虐,不像残次品…

    匿名2019/04/04 13:42:29回复
  16. 哈哈哈哈 老沈啊 终于开窍了

    忘羡2019/04/23 22:23:11回复
  17. 怎么着,残次品很虐吗?不是说p大的文都是大团圆吗?求指路,年纪大了不想看悲剧了,追番追一半说是be我都弃坑的……

    爱上顾昀2019/05/04 23:15:32回复
  18. 那个“晚上再让我一次”是什么鬼?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9/05/06 22:26:17回复
  19. 西洋的那个车是火车吧

    巫女2019/06/02 18:09:18回复
  20. 长庚不肯松,大有不将他在大庭广众之下扯成个“断袖”不罢休之势。

    沈易和江充带人迎出城的时候,远远地就看见雁王坐在车里,正探出头和顾昀说话,顾昀任自己那神骏懒洋洋地溜达,眼角挂着一点笑意,嘴角却绷着不搭理。

    雁王第一次说了句什么,顾昀在他手背上敲了一下,逼着他不由自主地松开了手。

    雁王好像不死心,又说了句什么,顾昀把他的车帘拉下来了,好像打算来个眼不见心不烦。

    等到了雁王第三回扒开车帘露出头来的时候,顾昀终于绷不住笑了起来,怕了他似的摆摆手,似乎就妥协了。

    “色令智昏”的顾昀鼻子有点痒,扭头打了个喷嚏,一转脸就看见了满脸“见将相和,吾心甚慰”的江大人和一脑门“注意影响,丢不丢人”的沈提督。
    哈哈哈笑死了

    苦逼高考狗2019/06/19 20:59:30回复
  21. 感觉这俩即使不主动出柜也要人尽皆知了

    苦逼高考狗2019/06/19 21:00:45回复
  22. 长庚轻声细语道:“义⽗,伺候得 不好,我可以⽤⼼学。” 顾昀:“……⼉⼦,你其实不⽤那么 操劳。 嘿嘿这几章连续送糖呢^ω^

    忘机的无羡2019/07/06 00:06:00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