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对这个骷髅也卖萌的世界绝望了

“阿弥陀佛, ”林静和赵云澜一起把门顶住,假和尚气喘吁吁地瞪着眼望着窗外那群跳来跳去的骷髅头, “我对这个骷髅也卖萌的世界绝望了!这都是些什么玩意?”

赵云澜转头就问汪徵:“你招来的这一帮都是什么?咬人也就算了, 连你都咬,它们不怕塑化剂啃多了食物中毒吗?”

林静隐约感觉他好像说漏嘴了什么,在一边偷偷地拉了拉自己领导的衣角。

一边的女班长听到这,“噗嗤”一声笑了, 随后她可能觉得场合有点不对, 在同学们诡异的目光注视下,立刻捂住了嘴。

“1712年的时候, 瀚噶族内乱。”汪徵在祝红的帮助下站了起来, 拉好兜帽遮住脸,“最后以叛乱者胜利告终, 老族长死了, 他的妻子们、儿女们, 乃至跟着他的一百一十二个勇士, 全部按着旧俗被斩首, 身体被一把火烧了, 头埋在守山人的院子里, 他们将永生永世被驱使奴役, 不得安宁。”

祝红愣了一下:“就是院子里的那些?”

撞门的声音依旧。

赵云澜给楚恕之使了个眼色。

楚恕之立刻扒开自己的冲锋衣, 他里面那件毛衣十分非主流, 也不知道有多少个兜,穿在身上就像个移动的收纳袋, 他把每个兜都摸了一遍过来,像数钱似的,数出了一打黄纸朱砂写的符咒,走上前去,把门的四角都贴上了。

黄纸上发出一层淡淡的白光,被骷髅头们撞得晃晃悠悠的门马上消停了。

接着,楚恕之就像个往电线杆子上贴小广告的,大把大把地往窗户上、墙上糊符纸,只把整个屋糊了个水泄不通,外面蹦蹦跳的骷髅好像知道厉害,全体往后退了一两米,不敢再撞墙或者试图啃窗户了。

赵云澜松开顶着门的手,大冷的天,愣是让他活动出了一身汗。

他大爷一样地坐在小炉旁边,撕开一袋奶粉,跟矿泉水一起一股脑地倒进一个大碗,放在一直沸腾的小锅里,指使着刚爬起来的汪徵:“煮上,一会一人喝一碗,喝完以后,你得给我向组织交代明白了,这究竟是怎么个情况。”

“对不起。”

这是汪徵给的唯一一句回答,她那张嘴严得就像过去的重庆地下/党,打死了也不说,被逼急了,她就剩下一句话:“你们开门把我扔出去吧,没有我,外面不管有什么,也都不会为难你们的。”

赵云澜听完,平静地反问:“请问你自己觉得自己说得是人话吗?”

汪徵虽然卖相吓人,但正经是个性情温和的飘姑娘,话不多,跟谁也不太亲,但跟谁也客客气气,很少会说这么伤人的话,她自觉失态,赵云澜这么一说,她就一低头,干脆不言语了。

楚恕之侧身站在窗口,扒开窗户缝,往外看了一眼,见所有的骷髅头全都因为小屋里的符咒而退避三舍,他才回头对赵云澜做了个手势:“留个人守夜,其他人都睡觉去吧,这些都是小玩意,不碍事。”

危机已过去,竹竿男生就唯恐天下不乱地凑到沈巍面前:“老师,我能去拍几张吗……不出去,就在窗口。”

沈巍看起来很想知道,究竟是怎么样的成长经历,才能造就出这样猎奇的熊孩子。

一只咸猪手伸过来搂住沈巍的肩膀,赵云澜凑过来,压低了声音对竹竿说:“拍照是不违反纪律的,不过你得知道,过去的老人有种说法,认为相片能把魂带走,人的魂都在身体里好好待着就算了,不过像这种亡魂漫天的地方……你很想弄几个小骷髅回去试试无土栽培吗?”

竹竿被他“午夜鬼故事”一样的声音和语气吓得一哆嗦。

赵云澜笑眯眯地再接再厉:“你还可以把它们埋在你家花盆里,然后每天晚上,一到十二点,就跟新闻大厦的准点报时一样,你会听见它们喀拉喀拉地啃你家花盆的声音,啃完花盆还啃桌子,啃完桌子就啃你的床……”

他还没说完,竹竿男生就难忍地扭动了起来。

沈巍嘴角抽搐了一下:“你怎么了?”

男生面有难色,扭扭捏捏地说:“我……我……我想上厕所。”

吓尿了一个,赵云澜愣了一下,随后混蛋加八级地大笑了起来。

“还有三个小时就天亮了。”楚恕之说,“我的符至少能挡五个小时,都放心吧——想上厕所的稍微憋一会,天亮再出去,谁想咬你,你就尿谁脑袋上,童子尿辟邪,就算浇不死它们,好歹也能给冲个脑震荡。”

汪徵轻轻地说:“我可以守……”

她还没说完,就被赵云澜打断:“真出了事你守不住,后半夜我来吧。”

他从兜里摸出防风打火机:“姑娘们有怕二手烟的没有,没有的话警察叔叔要找根小宝贝来一炮提个神了。”

惊吓过了头,众人反而冷静放松起来,学生们一阵嬉笑,各自钻回自己的睡袋里——大概是赵云澜太让人有安全感,又或许是他们压根没睡醒。

不一会,小屋里就重新安静了下来,只剩下外面骷髅在雪地上翻滚的声音,连大庆都窝在赵云澜怀里合了眼,汪徵坐在离他比较远的角落里,歪着身体靠着墙,不知道在想什么。

屋里乱七八糟的手电光都灭了,只有门上、墙上乱七八糟的符纸发出一层极浅淡柔和的白光。

赵云澜站在窗边,感觉到方才被楚恕之扒开的窗缝有点漏风,就干脆靠在了那里,用后背挡住了那个细细的风口,点着了一根烟。

方才他被窗外的异动惊醒的时候,其实注意到了沈巍的眼神,只是当时看沈巍太尴尬,故意给揭过去了而已。

赵云澜几乎可以确定,沈巍当时的状态绝不是被吵醒或者简单的失眠,他那种平静而满足的表情,以及异常复杂温柔的眼神,简直看得别人也跟着心里一酸,就好像……对方眼睛一眨不眨地注视了自己半宿。

假如沈巍因为喜欢男人而对他有点意思,赵云澜认为这非常正常——他觉得自己个人形象也算说得过去,有物质基础,年龄合适,既不会太老,也不太幼稚,虽然有点轻微的大男子主义倾向,但基本也会照顾别人的感受,而且他一般不对半生不熟的人展示他那禽兽不如的臭脾气,所以不朝夕相处,大家反而会有这个人性格很好、很会说话做事的错觉。

可是无论是性/吸引也好,看上他这个人也好,甚至哪怕是干柴烈火的一见钟情,赵云澜都不认为,会有人整宿不睡觉,只是为了傻乎乎地痴守着另一个人。

赵云澜想起第一次碰见沈巍时的场景。

他一定是在某种自己也不知道的情况下,和沈巍有过很深很深的牵绊纠葛。

但那是什么时候事呢?

赵云澜出神地想了很久,直到烟烧到了头,他才心不在焉地把烟头捻灭,毫无公德心地从窗户缝里丢了出去,正砸中了一颗跳起来的骷髅头脑门上,当时白骨就变黑了,落到地上抽搐了两下,不会动了。

十岁以前太小,狗屁不懂,连分辨男女的能力都有限,干过的最大的事也就是拿石子砸人家玻璃,大致可以忽略不计,但长大一点,稍微懂事以后,赵云澜的记忆就清晰又连贯了,每一阶段、每一件事的前因后果都很清楚了,几乎没有记忆断层或者逻辑混乱经不起推敲的地方。

确实有一些外力可以改变人的记忆,诸如催眠,诸如赵云澜能数出来的几种秘法,但它们一般只会让被修改的人自动不去回忆推敲那些被篡改的记忆——人的经历极其复杂,细节上的因果关系,除了本人,没有人能真正理得清。

比如说,假设一个人出过一场小车祸,当他想起来的时候,就会知道自己出车祸的原因是迟到了,那为什么会迟到?因为他早晨便秘了,蹲厕所的时间比平时多了五分钟。为什么会便秘?因为前一天吃多了油炸食品,上火了。为什么吃多了油炸食品?因为刚好拿的一个快餐店的免费券要过期了……

再往前推,还会涉及到这个人是怎么拿到免费券的,到底是别人给的,还是大街上派送的等等等等。

记忆中的任何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如果是真的,都应该可以经过这样的推敲和联系,而哪怕再高明的人,也不可能把别人大便情况、月经周期、交友情况以及间歇性抽风的突发奇想等等全都摸得一清二楚。

所以只要是被处理过的记忆,细节都会被模糊,深究起来,会显得非常不自然。

不巧,对于这些事,赵云澜本人就是个中高手。

因此从小赵云澜就知道记忆的脆弱性和重要性,大庆把镇魂令交给他以后,第一课就是教他定期用冥想的方法追溯整理自己的记忆,赵云澜能确定,他确实不认识沈巍这么个人。

那……要么是这个形象好、气质佳的沈教授其实是个跟踪狂,一直在暗恋自己——当然,根据赵云澜的自知之明,这基本是不可能的,依他看来,反过来还差不多。

要么,这个“沈巍”只是一层伪装,他压根不是什么普通人。

他查不出来的,除了真正的普通人,还有可能是真正的高人。

三四个小时很容易就过去了,东方的天才刚亮起来,鱼肚白都还没有完全成型的时候,院子里的那些鬼东西就消停了,一个个像停电了一样地掉回了地上,再也动不起来了,而远处那诡异的无名大火,也不知什么时候起,已经消失殆尽了。

赵云澜轻轻地推开门,出门到院子里确认了一下,确定是日出东方、天已破晓、小鬼回家了,这才回到屋里,疲惫地揉了揉脸,双手抱在胸前,放心地靠着墙打了个盹。

“等天完全亮了,”他想着,“必须找机会和沈巍谈谈。”

赵云澜是带着这个念想睡着的。

不知是不是因为在冰天雪地里开了一整天的车,而之前也没敢太放松,实在是太累了,赵云澜这会一不小心就睡得有些死。

大约一个小时以后,他是被祝红叫醒的。

赵云澜发现有人给他盖了一块毯子,目光下意识地就去找沈巍,结果还没来得及锁定目标,就被祝红的话炸了一下。

祝红问:“赵处,你知道汪徵去哪了吗?”

分享到:
赞(650)

评论40

  • 您的称呼
  1. 危机已过去,竹竿男生就唯恐天下不乱地凑到沈巍面前:“老师,我能去拍几张吗……不出去,就在窗口。”

    沈巍看起来很想知道,究竟是怎么样的成长经历,才能造就出这样猎奇的熊孩子。

    匿名2018/08/15 17:55:51回复
  2. 下意识地去找沈巍

    匿名2018/08/18 20:25:56回复
  3. 比如说,假设一个人出过一场小车祸,当他想起来的时候,就会知道自己出车祸的原因是迟到了,那为什么会迟到?因为他早晨便秘了,蹲厕所的时间比平时多了五分钟。为什么会便秘?因为前一天吃多了油炸食品,上火了。为什么吃多了油炸食品?因为刚好拿的一个快餐店的免费券要过期了……

    作者的这个推理是亲身经历过么

    匿名2018/08/22 08:48:05回复
    • 啊哈哈哈哈哈哈,楼上的是魔鬼吗

      居老师的小可爱2018/08/24 20:05:24回复
      • 很有可能哦(๑>؂<๑)
        不过记忆训练是个不错的喜欢

        匿名2019/03/29 22:35:31回复
    • 真™幽畜

      佚名2018/09/04 04:51:35回复
  4. 小巍看小澜孩那里/////

    吸居女孩绝不认输2018/08/30 00:17:30回复
  5. 为什么评论里都是喜欢复制作者章节里说过的这段话,不觉得很无聊嘛,而且每次都是复制的刚看完的一章里的内容。评论不应该是发表个人观点,说点有意思的嘛

    小澜孩巍巍一笑2018/09/02 22:21:27回复
  6. 沈巍看起来很想知道,究竟是怎么样的成长经历,才能造就出这样猎奇的熊孩子。

    一只咸猪手伸过来搂住沈巍的肩膀,赵云澜凑过来,压低了声音对竹竿说:“拍照是不违反纪律的,不过你得知道,过去的老人有种说法,认为相片能把魂带走,人的魂都在身体里好好待着就算了,不过像这种亡魂漫天的地方……你很想弄几个小骷髅回去试试无土栽培吗?”

    匿名2018/10/02 15:32:55回复
  7. 可笑赋之什么

    匿名2018/10/05 09:35:53回复
  8. 一只咸猪手伸过来搂住沈巍的肩膀,赵云澜凑过来,压低了声音对竹竿说:“拍照是不违反纪律的,不过你得知道,过去的老人有种说法,认为相片能把魂带走,人的魂都在身体里好好待着就算了,不过像这种亡魂漫天的地方……你很想弄几个小骷髅回去试试无土栽培吗?”
    咸猪手~咸猪手~……(风中凌乱)~(风中凌乱)~

    巍澜可期2018/10/14 19:13:31回复
    • 哈哈哈哈无土栽培

      匿名2019/07/07 16:14:21回复
  9. 赵云澜站在窗边,感觉到方才被楚恕之扒开的窗缝有点漏风,就干脆靠在了那里,用后背挡住了那个细细的风口,点着了一根烟。
    其实我们澜澜 真的是很温柔 很细心 就是嘴欠~~~

    巍澜啊~2018/11/30 14:50:39回复
  10. 真·心疼沈巍

    匿名2018/12/14 19:31:09回复
  11. 剧里要是能表现出巍巍这段盯了赵云澜半宿的眼神就好了。我们自己脑补其他的心理变化。

    匿名2019/01/06 09:25:23回复
    • 楼上的你是魔鬼吗?

      orpheus2019/01/11 09:16:08回复
  12. 他从兜里摸出防风打火机:“姑娘们有怕二手烟的没有,没有的话警察叔叔要找根小宝贝来一炮提个神了。”
    ……
    那沈教授的大宝贝呢?

    幽畜行为2019/01/13 19:30:14回复
    • 是……是我想歪了还是你就是那个意思?

      匿名2019/01/25 21:57:19回复
  13. 我好像在哪见过你薛之谦唱的很适合巍巍澜澜

    巍澜2019/01/17 23:33:54回复
  14. 为什么之前的评论都不见了

    三刷2019/01/21 00:21:36回复
  15. 如果按这个剧本拍的 居居和白叔的演绎 该多好啊!现在全是脑补 。不过也很好了

    小糖2019/01/23 23:46:47回复
  16. 他从兜里摸出防风打火机:“姑娘们有怕二手烟的没有,没有的话警察叔叔要找根小宝贝来一炮提个神了。”
    脑内完全能浮现出白老师说这句话的样子,贼有画面感

    匿名2019/02/07 20:01:54回复
  17. 标题真的可爱

    白墨2019/02/08 22:49:47回复
  18. “阿弥陀佛, ”林静和赵云澜一起把门顶住,假和尚气喘吁吁地瞪着眼望着窗外那群跳来跳去的骷髅头, “我对这个骷髅也卖萌的世界绝望了!这都是些什么玩意?”
    赵云澜转头就问汪徵:“你招来的这一帮都是什么?咬人也就算了, 连你都咬,它们不怕塑化剂啃多了食物中毒吗?”

    匿名2019/02/11 14:40:36回复
  19. 警察叔叔要找根小宝贝来一炮提个神了

    ???怪让人误会的

    朱一龙身上人2019/02/13 22:35:48回复
  20. 看完这章就跑过来看评论,感觉在原文笑死一遍,又在评论区笑死

    山鬼2019/02/14 23:05:47回复
  21. 搞事情了啊

    南国红豆2019/02/15 23:52:46回复
  22. 沈教授的隐忍又强烈的爱意真的太让人心疼了……

    匿名2019/02/18 00:33:28回复
  23. 那……要么是这个形象好、气质佳的沈教授其实是个跟踪狂,一直在暗恋自己——当然,根据赵云澜的自知之明,这基本是不可能的,依他看来,反过来还差不多。

    切开黑巍巍告诉你。一切皆有可能~ 沈教授不就是跟踪狂一直都暗恋我们澜澜吗哇哈哈哈

    居老师的小豆腐2019/02/24 13:35:51回复
  24. 赵处啊,确实是真人精,精的糊弄’鬼’都无压力,精的’鬼’都骗他不住

    愿祈丰年2019/02/25 22:51:21回复
  25. 跟踪狂?反过来还差不多!
    老赵果然很有自知之明!………………二刷留爪

    巍乱我心2019/03/05 15:19:39回复
  26. 那……要么是这个形象好、气质佳的沈教授其实是个跟踪狂,一直在暗恋自己——当然,根据赵云澜的自知之明,这基本是不可能的,依他看来,反过来还差不多。
    要么,这个“沈巍”只是一层伪装,他压根不是什么普通人。
    都是,哈哈哈

    匿名2019/03/13 13:32:56回复
  27. 赵处想的推敲,就是蝴蝶效应的初始版本

    祝红2019/03/19 10:38:15回复
  28. 平静而满足
    这种感情每个人一生有一次就够了,足够以后生命中无数个日日夜夜的回忆与想念

    巍巍与澜澜2019/04/27 00:28:33回复
  29. 和沈巍的初次相遇,我只记得一眼万年了,前段看的都忘了

    头铁2019/05/06 20:42:55回复
  30. 看完剧来追书,果然没有失望

    f7cn72019/06/02 19:54:57回复
  31. 其实就是最初昆仑与沈巍也没太深的交情是沈巍自己喜欢昆仑

    匿名2019/07/04 16:14:53回复
  32. 觉得赵云澜情商好高,自己用身体挡住漏风口,还照顾沈巍的尴尬情绪…

    居老师的小迷妹2019/08/10 16:03:33回复
  33. 说昆仑的爱不深的人,其实没看懂小说。昆仑爱小鬼王也爱得轰轰烈烈,不然昆仑会为了小鬼王逆天扛天遣?为了小鬼王抽胫骨,提神格?只不过昆仑的爱表现得大大咧咧罢了。昆仑对小鬼王的爱如山,小鬼王对昆仑的爱如水。昆仑是手指,小鬼王就是那绕指的柔。

    鱼水交融2019/08/12 22:54:22回复
  34. 小澜孩:没有的话警察叔叔要找根小宝贝来一炮提个神了
    沈美人:?

    居居的小笼包2019/08/15 17:24:0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