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惊变

这注定会是个不眠夜。

吕氏一党被风卷残云似的拿下,全部下狱候审。

方钦等人虽救驾有功,有惊无险地暂时未受牵连,这结果也与他们谋划的大相径庭,被搞了个灰头土脸。

而整个事件的漩涡中心雁王却依然不知在什么地方,生死不明。

隔天正赶上要开大朝会的日子,只好临时取消,太医院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匆匆进出皇宫,顾昀和沈易在宫里待了一宿,第二天凌晨才披着初秋微凉的晨露离开。

顾昀的鼻尖好像依然萦绕着深宫中的药汤味,他的鼻子格外灵,也乐于欣赏各式各样的味道,美人身上甜而不腻的脂粉香,盛夏风中丰润芬芳的草木香,俊俏少年身上清新宁静的草药熏香……只是唯独不喜欢药汤子味。

特别是门窗紧闭时闷在屋里那股凝滞不动的药汤味,沉闷而挥之不去,好像一团泥潭,能把活生生的人拖进去。

经此一役,两人并肩而行,各自心力交瘁,谁也没吭声,一路出了宫,沈易才不放心地问道:“你眼睛怎么样?”

顾昀摇摇头。

沈易也不知他摇头是说“没事”还是“不怎么样”,想了想,觉得顾昀家里也没个人照顾他,便令车夫往自己家方向赶去。

京城戒严状态还没解除,青石板上两侧无人,掀开车帘只听得见马车“辘辘”的声响,沈易疲惫地舒了口气,扶了扶头顶上微微晃动的汽灯。那灯光照出顾昀脸上大片的阴影,他双眼下隐隐含着青色,两颊有些凹陷,上了车就双手抱在胸前靠在一边闭目养神,也不问沈易要把他拉到哪去。

直到车子到家,沈易才把他推醒,就这么一会工夫,顾昀居然还真睡着了,睁眼的一瞬间有点迷糊,下车吹了点晨风才清醒过来,他眯起眼看了看沈府的大门,说道:“刚才乱哄哄地,我好像听别人说了一句,沈老爷子病了?”

沈易干咳一声,在大门口也不太好实话实说,只好冲他挤眉弄眼地笑了一下。

顾昀会意:“我这探病的今天空着手……”

沈易苦笑道:“这倒是无妨,你把他儿子全胳膊全腿地带回来,就已经算个大礼了……你给我闭嘴!”

后面那句是对沈家大门前那尊神鬼莫测的门神鸟吼的。

今天门神八哥鸟似乎心情颇佳,本没打算发威,正伸着脖子好奇地盯着顾昀看,谁知才刚少许扑腾了一下翅膀就遭到了斥责,顿时怒向胆边生,嗷嗷叫着迎客道:“畜生!小畜生!一脸晦气样,今天死,明天埋!”

沈易:“……”

他们家这祖宗只认沈老爷子,见了沈老爷子就“老爷恭喜发财”,对其他两条腿的活物则一概是“畜生来战”的态度。

顾昀面不改色,看来不是头回挨骂,他那手指扣在一起,驾轻就熟地一弹,一道劲风就打在了鸟嘴上,那八哥给他这一“巴掌”打得在笼中翻了两个筋斗,羽毛掉了一地,立刻欺软怕硬地蔫了,哑然半晌,捏着细细的嗓音委委屈屈地道:“郎君大吉大利,金榜题名!”

沈将军真快要无地自容了。

顾昀笑了一下,转身要往院里走,不料他才一转身,那鸟立刻变脸如翻书,恶狠狠道:“呸!呸!”

按道理来说,百十来斤的一个大人实在不该和这二两重的扁毛畜生一般见识,可惜安定侯不讲道理,闻声立刻退回两步,一伸手把门梁上的鸟笼子摘了下来,打开铁笼门便将那门神掏了出来,对沈易道:“跟你家老爷子说,这玩意我带走了,改天赔他只新的。”

沈易早就受够了,忙感激涕零道:“好,没问题,大恩不言谢!”

“门神”大骇,浑身羽毛都炸了起来,尖叫道:“谋杀亲夫啦——嘎!”

……它被顾昀掐住了脖子。

这一嗓子叫醒了打盹的看门老仆,老仆揉揉眼,一见顾昀来了,忙引路迎客,又是一番鸡飞狗跳。

进了内院,沈易四下一扫,见远近无人,这才压低声音问道:“雁王殿下到底在什么地方?”

顾昀缓缓地摇摇头。

沈易吃了一惊:“你也不知道?”

“在扬州就断了联系,”顾昀一只手拎着鸟,另一只手用力掐了掐眉心,很快将自己眉心处掐红了一片,他先将去路行程同沈易简单说了一遍,又道,“他找小曹假扮成自己在杨荣桂那虚以委蛇,自己暗度陈仓,听我留在他身边的亲卫说,好像是去一个江湖帮派里找寻流民证人,途中只捎了一封短札说‘安好勿念’,让我们回京不必管他,之后再没有联系过。杨荣桂以他的名义造反,我实在得回来替他周旋一二,留了几个人在那边,也托了钟将军暗中派人查访,但是至今也……”

闹了半天那边还悬着心呢。

沈易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伸手按了按顾昀的肩膀:“雁王的能耐你不知道吗?你看他面也没露,心里都有谱,就知道肯定没事。再说他从小就跟着钟老他们天南海北地跑江湖,什么没见过?没事的。”

顾昀拧在一起的眉心没有要打开的意思。

沈易只好转移话题道:“皇上怎么样?”

顾昀叹了口气:“倒是没受伤,太医只说是怒极攻心,得静养——不过说实话,‘静养’这俩字我听得耳根都起茧了,大夫们好像对付谁都是这俩字,要真能养谁不养?”

沈易小心翼翼地问道:“他那时候叫你进去,没说什么吧?”

顾昀沉默了片刻:“说了,他问我‘若暴雨如注,大河涨水,走蛟可会长角’。”

沈易顿时屏住了呼吸——走蛟长角是成龙之相,这话暗指谁不言而喻:“你……”

顾昀道:“蛟或是龙,在民间传说中本为近亲,呼云唤雨、润泽大地,都是一样的,可纵使神蛟,倘若为了长角化龙让大河涨水,弃两岸于不顾,那岂不是兴风作浪吗?想必也是条前科累累、为祸乡里的恶蛟。”

沈易:“……你是这么和皇上说的?”

顾昀:“唔。”

其实李丰还跟他说了别的。

本来正当壮年的男人靠在床头的时候,忽然间有点日薄西山的意思,李丰毫无预兆地问道:“先帝驾崩之前,和你说过什么?”

先帝说了好多,顾昀至今想来其实全都历历在目,听李丰问起来,他略一思量,挑了一句最安全的,回道:“先帝嘱咐臣,‘万事过犹不及,要惜福知进退’。”

李丰听了愣了愣,转头望向方才苏醒的晨曦,将“过犹不及”四个字念了几遍,随后不着边际地说道:“……阿旻跟朕说过他小时候被蛮女虐待的事,皇叔知道吗?”

饶是顾昀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一时也有点懵,没明白李丰是什么意思。

那时,窗外正好有只小鸟不慎将树杈踩断了,吓得扑棱棱地上了天,李丰被那动静惊醒,脸上那种茫然而倦怠的神色蓦地散了,他回头看了顾昀一眼,目光中似乎含着好多话,但是最后也没说什么,只是挥挥手让他离开了。

沈易在他耳边感慨道:“君心难测,人心也难测。”

顾昀回过神来:“累。”

“可不是吗,”沈易十分有同感道,“无法无天的,狗急跳墙的,浑水摸鱼的……我觉得还不如在边关打仗——其实在灵枢院当长臂师的时候最省心。子熹,我有时候看这京城真跟盘丝洞一样,到处都是险恶,要么干脆咱俩撂挑子吧,找地方盘个小铺子,合伙做点小生意,饿不死得了,也不用看谁的脸色。卖点什么……嗯,就卖长臂师的工具和机油,你说好不好?”

“有病吗?”顾昀白了他一眼,“一天到晚把自己搞得油乎乎的,再伺候一帮一样油乎乎臭烘烘的客人——我可不干。要卖也卖胭脂水粉,每天迎来送往地看看美人也是好的。”

沈易一听,假正经之心立刻泛滥,皮笑肉不笑讽刺道:“你胸怀这么大的志向,雁王殿下知道吗?”

顾昀跟着笑了,但是只笑了一下,很快就笑不下去了,在沈易面前没怎么费心掩饰地露出忧色来。

长庚现在人在什么地方?

就算他真的能有惊无险地归来,李丰那边又会该怎么说?经此一役,那两兄弟对彼此还能毫无芥蒂吗?

沈易冷眼旁观,见话题一绕回到雁王身上,顾昀就连装都装不下去了,他从未见过顾昀对谁用过这么重的心,一时有些心惊,有点不敢往下说了。

近年来世情其实十分混乱,民间有些地方十分奔放,大有效仿洋人抛开男女大防的苗头,同时,一些大儒世家又变本加厉地死守旧体统,大呼礼乐崩坏、对门人子女禁锢越发紧。

可不知怎么的,沈易总觉得这世道有些无情——前者三天好了,两天掰了,抛开父母之命媒妁之约,婚姻大事上其实人人心里都有小九九,就算别人不管,自己也会算计,到最后依然是捏着鼻子门当户对凑合过活。

后者更不必说,适龄婚配不过是依着古礼走一番流程,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人给强按在一起,跟猪马牛羊配种无甚区别。

花好月圆、美满如璧,好像都得瞎猫碰死耗子,人间深情只有那么少的一点,疯子拿去一些,傻子拿去一些,剩下的寥寥无几,怎么够分?

像雁王和顾昀这样的实属罕见。

虽然两人都不怎么在外人面前表露太多,但以沈易对顾昀的了解,倘若不是割舍不掉,顾昀万万不会踩过义父子的那条线。

沈易一想就忍不住觉得心惊胆战,老母鸡病又犯了,于是小声问道:“子熹,不是我乌鸦嘴,但你想过没有,万一你们俩之间将来有点什么问题,你打算怎么收场?”

顾昀半天没吭声,但是这一次,他总算没有顾左右而言他,快要走到后院的时候,顾昀忽然几不可闻道:“想过,不知道。”

沈易竟一时无言以对。

哪怕是天崩地裂的山盟海誓,听在他耳朵里,大约也没有这五个字那么石破天惊了。

进了后院,只见传说中正卧床不起沈老爷子正在后院里生龙活虎地打拳,丝毫没有要死的意思,顾昀来访让他老人家颇为欣喜,拉着他要讲养生心得,还盛情邀请顾帅来跟自己推个手。

沈易生怕自己老爹被顾大将军推到墙头上,忙一头冷汗地阻止了这番邀请,将顾昀带去休息。

顾昀一觉睡到了下午,还没来得及醒盹,便被闯进来的沈易拽起来:“皇上急诏你进宫。”

顾昀匆匆赶到宫里,先被一个自己派到长庚身边的亲卫给晃了眼,那亲卫一看就经过了长途跋涉,狼狈得不行,身上带着伤,还有血迹。顾昀心跳陡然快了几拍,艰难地润了润嘴唇,勉强按捺住心绪,飞快地给李丰行了礼。

“皇叔快免礼,”一脸憔悴的李丰撑着病体爬起来,转向那亲兵,“你说雁王那边是什么情况?”

那亲卫一低头,对顾昀道:“属下奉大帅之命,随行保护雁王殿下与徐大人暗查江北疫情,杨荣桂那奸贼意图不轨,我们前往江北大营报信,一度与雁王失去了联系。后来杨荣桂金蝉脱壳北上,大帅不确定雁王是被其挟持还是自己另有办法脱身,便一方面带人回京,一方面将我等留下在扬州府试着搜寻雁王踪迹……”

这番话是顾昀提前交代的——其实亲卫们是长庚入沙海帮的时候留在扬州府的。

后来顾昀北上京城,实在放心不下长庚,便仍将他们留在扬州,让他们继续搜寻长庚的下落。

顾昀皱了皱眉,心里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杨荣桂手里的人是假的,”李丰插话道,“这么说你是有阿旻下落了?”

那亲卫从怀中取出一封信:“皇上请看。”

信封上是长庚的字迹,与他平日里的工整相比,略有些潦草,还沾了血迹。

顾昀指尖微微发麻,突然明白当年京城守城时,长庚跑来给他包扎伤口时的“晕血”是怎么一个心情了。

李丰接过去,越看眉头皱得越紧,过了好一会,他居然叹了口气,没吭声,转手将信递给顾昀。

顾昀大概用尽了全力,才使自己看起来不显得那么惶急而迫不及待。

那信中开头还算正常,基本是胡说——编排了一通自己怎么机智地金蝉脱壳,怎么从杨荣桂手里逃脱,后来阴差阳错地落在沙海帮手里,并发现江北流民一部分被杨荣桂秘密关押迫害,一部分入了匪帮,雁王为求人证,便决定跟徐大人一起潜入匪帮调查此事……想来徐令那书呆子已经被长庚哄得指东不打西了。

后面内容却不对了——

长庚寥寥几笔,交代了他在沙海帮所见所闻种种,杨荣桂无法无天得有点耸人听闻,然而就在他刚刚说服了一群沙海帮的匪人随他进京面圣时,沙海帮内部出了问题。

尽管接收了不少流民,但匪帮毕竟是匪帮,对官府怀有天生的恶意,有一些悍匪怀疑雁王入沙海帮是不怀好意,为了招安而来,三番两次争论越来越激烈,乃至于帮内多方势力有了冲突。

匪帮里也有好多热爱挑拨离间的搅屎棍子,当地民怨本来就深,很快挑出了事端,引发了暴民叛乱。

长庚在信中叮嘱说,暴民虽然看似声势大,但火机钢甲有限,不见得能招架得住江北大营的正规军,只是如此一来,事态必然扩大,民怨也必然更深,武力压制是下下策,因此尽量不许江北大营介入,他说自己会在其中周旋,尽可能收拾民心,平复民怨。

顾昀看到这里,真是杀人的心都有了——这他娘的不是胡闹吗?

这也能叫“安好”?!

那亲卫开口道:“大帅,王爷有命,属下不敢不遵从,只是态势愈演愈烈,杨荣桂走后,他手下城防官兵群龙无首,被那些暴民折腾得左支右绌,有的暴民有亲朋好友死在杨荣桂手上,仇恨当地官府,手段残忍,对俘虏官兵常加以酷刑折磨致死,眼看难以收拾,钟将军命我等速来报朝廷,请皇命。”

李丰问道:“那阿旻人呢?”

亲卫跪了下来:“……回皇上,雁王殿下……雁王殿下托人辗转送出这封信以后,就再没有消息了,当时偷偷送信的是个僧人,那僧人所在的庙第二天就被烧了。”

顾昀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李丰也被这接连意外的变故打懵了。

分享到:
赞(30)

评论5

  • 您的称呼
  1. 我想养那样一只八哥,当个祖宗供着,不喜欢的人来了气死他,所以,顾大帅,那只鸟卖我可好

    沈韵2018/10/14 18:01:44回复
  2. 你怕是只能见着一锅不怎么好喝的鹦哥汤了w

    过命鼠兄2019/01/07 22:46:27回复
  3. 又不是斗m,干嘛要找一只臭嘴鸟来挨骂?

    匿名2019/01/10 17:06:28回复
    • 子熹啊…挂念小长庚了吧…真的很喜欢他们之间的感情啊呜呜呜

      陈栎媱2019/01/31 20:18:39回复
  4. 反正……就是喜欢那只鸟(>^ω^<)喵

    沈葭白2019/02/20 15:22:1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