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奔走

无论是顾昀还是钟蝉——甚至整个大梁军,对海战都不是十分有把握,因此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应对。几个人先是跟着葛晨这位灵枢院的高手把西洋蛟拆了个底朝天,从速度、防御力到火炮与紫流金承载能力等方面,从头到尾分析了一遍西洋水军的作战习惯和临阵变化的可能性。

两军阵前狭路相逢时,手下和对方都是成千上万的长短海蛟,那与他带着二十多个高手越江逃窜不可同日而语,碰上什么事都有可能。

遇到哪种情况该怎么打,很多看似临阵机变的事情后面都有主帅无数的经验和功夫在撑着,何况他们还要合计大梁水军未来应该往哪个方向发展,怎样编制,问灵枢院要什么样的战舰,如何练兵如何配置紫流金等等。

顾昀这里的情况还要更复杂一点,他奉命统领四境,除了江南战场,还得考虑其他诸多方面的事。

他每天白天跟着巡营的四处摸两江战场的情况,晚上回来还要轮番约上钟老将军或是姚镇长谈,自长庚他们走了以后,他基本就是连轴转,忙得水都顾不上喝一口。

这日正要跟姚镇告辞时,顾昀乍一站起来,一侧的脚突然麻了,整个人晃了一下,一阵心慌气短,姚镇忙扶了他一把:“大帅,怎么了?”

“没事,饿的,”顾昀冲他笑了一下,略微自嘲地说道,“不瞒你说,现在拿个车大的烧饼把拉车的活驴夹成火烧,我能一口吞了。”

姚镇皱了皱眉,顾昀现在肯定看不见自己的脸色,都形容年轻人“血气方刚”,人的精气神都在脸上,有没有血气,两颊、嘴唇一看就知道。

姚镇道:“要不然大帅今天上我那去吧,贱内往日没别的爱好,就喜欢琢磨点吃食,我回头让她备下点清粥小菜,山珍海味是没有,合口热乎些的家常便饭还吃的上的。”

要是换做以前,顾昀听了这话早跟去蹭饭了,可他最近不知添了什么毛病,越累反而越吃不下东西,就想找个地方倒头睡一觉,便推辞道:“多谢,还是改日吧,今天天色太晚了,叨扰劳动嫂夫人不合适。”

姚镇不便多劝,一路陪顾昀走回帐中,临走到底不放心,又嘱咐道:“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大帅还是多保重自己。”

“够过冬的,放心。”顾昀摆摆手,抬头活动了一下僵硬的后颈,忽然看见漫天星河如缎,便感慨道,“我记得当年重泽兄虽然才华横溢,偏偏没有上进心,平魏王之乱那么大的功劳也不要,宁可守着自己家一亩三分地过安稳日子——不料现在也给逼到这种地步,还真是造化弄人。”

姚镇苦笑道:“朝中党同伐异者甚多,我不过无权无势的一个书生,跟进去添什么乱?算计来算计去能算到多少好处?与其蝇营狗苟地往上爬,反倒不如留在个天高皇帝远的地方混日子,一家老小都在,吃喝不愁,在当地说话也还算数,岂不是福气?”

姚重泽太聪明了,也太知道趋利避害,早在当年魏王谋反的时候,他就已经先一步瞧出了这大梁朝繁华下面的日薄西山之相,因此一点也不想给这破朝廷卖命,顶着个不大不小的官混吃等死。

可惜眼下覆巢之下无完卵,藏拙藏不下去了。

顾昀不肯放过他,问道:“那打完仗呢?”

姚镇振振有词地回道:“倘若到时候江山清平,也就没我什么事了,倘若到时候还是这么乌烟瘴气,我又何苦去凑热闹?顾帅手握玄铁虎符,真就比少年时南下得胜归来,同我们一干闲人喝花酒的那会快活吗?”

顾昀:“……”

姚镇想起什么,笑道:“下官至今都记得,顾帅当年吃醉了酒,一只脚踩在那么细的栏杆上,摇摇晃晃地拿了人家舞剑的绣剑在当空落下的落英上雕花刺字,愣是把花魁的脸给雕红了,至今都是一段佳话……”

顾昀大窘,舌头差点打结:“小时候不懂事,这种破事以后千万别、别再拿出来提了。”

姚镇浑然不觉地笑了笑,继而往南望去,说道:“等江南收回的一天,我做东,再请大帅在女儿红里醉一次春风,您务必赏光。”

顾昀心道:“我可不敢,家里有那么一位已经够受了。”

不过这么怂的话不便当着故交的面坦白,顾昀只好高深莫测地笑了一下。

就在他们二位半夜三更不尴不尬地畅谈风月时,葛晨突然脸色大变地跑过来,手里举着一张海纹纸:“侯爷,不好了,杨荣桂要造反!”

这封信来自假雁王,怕木鸟被歹人逮住,信中没敢提真假雁王的事,也没敢流露出此信是送往江北大营的只言片语,只是以求救口吻说他们暂时虚以委蛇稳住反贼,不知杨荣桂下一步要把他们怎么样云云。

顾昀和姚镇同时一愣,顾昀其实早想到了杨荣桂收买不了钦差会狗急跳墙,但他执掌玄铁营久了,多少有点不把这些地方武装放在眼里,认为二十个亲卫足够扫平扬州府了——长庚不是一惊一乍的人,顾昀抬手接过葛晨手上的海纹纸,只见上面的字迹不是长庚的,写得很仓促,内容却叫人越看越心惊,尤其是结尾“皇上遇刺,生死不明”那一句。

顾昀心下几个念头急转而过,把自己琢磨出一身冷汗——南边扣住雁王,京城中刺杀皇帝……这事细细算来并不是不可行!只要胆子够大。

如果不是有临渊阁暗中搀和,有临渊木鸟还能飞出来,就以扬州城眼下被围住的情况,消息根本是封锁的,杨荣桂大可以带着他的狗腿子押着雁王悄然北上,甚至不会惊动江北大营。

何况一旦李丰死了,帝位空悬,此事就太值得掂量了。

姚镇:“大帅?”

“去回钟老将军,借我几只鹰甲,用完就还,快点。”顾昀这会也忘了方才头重脚轻地虚脱劲,飞快地说道,“小葛留下,想办法联系京城看看是什么情况,我带人走一趟扬州。”

奉命作假的“雁王”与“徐令”此时已经被杨荣桂打包完毕,给“请”上了贼船,随军离开扬州府,北上逼宫。

一路走得十分隐蔽,江北疫情那么大的事京城愣是没听见半点风声,足可见杨荣桂等一干奸党对运河沿线驿站的控制力。

晚间在驿站里休息,“雁王”和“徐令”委屈在一间屋里,身边带的侍卫早已经被解决了,外面里三层外三层都是杨荣辉的眼线,插翅也难飞出去。

一直等到了半夜三更,“雁王”才从窗户缝里往外看了一眼,见守卫稍松了些,便摸着自己的脸压低声音对“徐令”说道:“早知道这差事这么不好办,我还不如留在蛮人那呢,这回王爷欠我人情欠大发了——也不知道木鸟能不能送到葛胖小手里,还连累了少东家,你爹要是知道了,不定怎么急呢。”

“徐令”正要答话,突然脸色一肃,只见守在后门的几个卫兵不知怎么的,悄无声息地就倒了,随后一个黑影会飞似的潜进来。

“徐令”身上的护身之物早被搜走,一伸手扣住了桌上一个瓷杯,携着劲风打了出去,来人轻轻侧脸,堪堪让过这暗器,随即张手一拢便将那瓷杯卷进袖子里,悄无声息地从后窗钻了进来,身法敏捷得不行,一番动作,那窗户上的风铃居然纹丝不动。

来人落地后一把扯下脸上面罩,打手势道:“是我。

正是顾昀。

“徐令”大概是没见过顾昀,愣了愣,“雁王”却倒抽了一口凉气,喜形于色。

顾昀其实觉得有点不对劲,“徐令”那杯子扔得手劲太大了,可是此时来不及细想,他小心地往外看了一眼,皱皱眉,飞快地打手语道:“怎么弄成这样,亲卫呢?”

这一套手语还没打完,那位“雁王”已经乳燕投林似的向他扑了过来,步伐之娇俏简直令人叹为观止。

顾昀有一副不为人知的狗鼻子,人近身三尺以内,一点气味不对劲也能闻出来,面前这位“雁王”身上非但没有他常年沾染的安神香味,反而夹着一股不易察觉的脂粉味,他蓦地往后一错步,一抬手扣住“雁王”的喉咙:“你是谁?”

“雁王”没料到一照面就穿帮,挫败得不行,只好扑腾着手脚以唇语道:“十六叔,是我。”

会叫顾昀“十六叔”的,只有当年雁回镇里随着长庚一起带回来的葛晨和曹春花——虽然俩人大了以后再也没这么叫过。

顾昀手一松,愕然道:“小曹?”

他们这厢暗自接上了头,同时,七月初三这天,一封自扬州城发出的密信穿过皇城九门,送抵吕常之手。

吕常看罢难以自抑地大笑数声,与一干亲信入室密谈,并派人去请方钦方大人。

方府与吕府相距不远,家人很快去而复返,回禀道:“老爷,方家说方大人近日发了恶疾,全身发热起疹,说话要往京郊的别庄里送呢,不便见外客,小人看见他们那院里已经备好了车驾,被褥衣服什么的在后院烧呢。”

吕常问道:“方大人可有话带给我?”

“有,”那家人恭恭敬敬地回道,“方大人让小人捎给您一句话,说祝您马到成功、万事如意。”

吕常嗤笑一声,摆手让他退下,转身进书房:“方钦这老狐狸,心里鬼主意一箩筐,支使旁人的时候指点江山,临到有事的时候就惯会往后缩,这辈子也就有个狗头军师的能耐——不用管他,如今我们大业已经完成一多半,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吕侍郎嘴里那位浑身发疹的“狗头军师”前脚烧了自己的衣物被褥出城休养,后脚就乘着一顶貌不惊人的小轿来到了北郊,跟他一样偷偷摸摸出京的沈易恰好就在北大营里,闻听这位尊臀不知坐在哪条板凳上的方大人来访,顿时吃了一惊。

北大营新任统领是原来谭鸿飞的副手参将之一,知道此事非同小可,立刻低声道:“沈将军暂请回避,我见他一见。”

那天方钦在北大营逗留了足有小一个时辰,没人知道他都说了些什么,直到天黑才默不作声地乘着他的小轿走了。

七月底,隆安皇帝的万寿节在即。

自从李丰登基以后,生日就没怎么大办过,宫中太后早逝,先帝死后,他也没有像样的长辈给张罗,一直抠抠索索的活到这么大。

不过这一年万寿节,李丰终于有了点动静。

战时坍塌的起鸢楼旧址重建,李丰认为“摘星台”的模样不祥,“云梦大观”奢靡太过有伤天和,于是下令改制,将“起鸢楼”改建成“祈明坛”,废除原来纸醉金迷的吃喝玩乐功能,变成了一座正经八百的祭天祈福坛,把钦天监也搬了过来。

隆安皇帝不知是自己吃饱了撑的还是被有心人撺掇的,决定上新落成的祈明坛祭天祭祖,下罪己诏来庆祝生辰。

……要说起来,李丰手下一帮贪官佞臣,专门啃他的社稷咬他的江山,自己苦命的小白菜一样没人疼没人爱,过个生日连碗面都没人给下,还要当着天下痛陈自己执政过错。

这么苦闷,朝中除了一群白胡子酸腐,背地里愣是没人说他一声好,实在是一桩人间惨剧。

天子出宫,百官自然随行,御林军一路开道,浩浩荡荡地往祈明坛而去,钦天监华服正装相候,大钟满城轰鸣。

祈明坛上有八百石阶通顶,中间一条窄道为“御道”,只供天子行,两侧是随王伴驾的“王道”,只通四百阶,到祭坛半途而止。

隆安皇帝自御道拾足而上,文武百官阶下相送,一文一武两重臣于左右王道伴驾至四百层高处,拜送皇帝登顶。可是此时顾昀和雁王都不在京城,伴驾之人只好由军机处的江充和恰好在京的西南提督沈易暂代。

李丰素日奔忙,疏于骑射,一身压人的天子正装穿在身上,爬那三千阶实在有点费劲,走着走着,他就出起神来,想起自己年轻时候的事。

那正是顾昀少时第一次随着老侯爷的旧部南下剿匪,德胜归来,李丰以太子身份跟在先帝旁边,迎接大军班师回朝。

李丰记得那少年将军去时意气风发,脸上多少带着些不知天高地厚的稚气,一番战场归来,整个人却仿佛长大了十岁,眉目未曾经过岁月磨砺,因为看不清而显得有些迷离的眼神却开始沉敛下来,像一把真正的割风刃,隐约现出凛然之气。他下马归来,随众将官一起山呼万岁,身上的甲胄在日光下泛着鱼鳞一般幽幽的波光,鲜少能离京出宫的李丰陪在先帝身边,带着些许艳羡地看着身着甲胄的顾昀,趁着当年的主帅与先帝一问一答,顾昀突然抬起头,冲着未及弱冠的太子挤了挤眼,相视一笑。

如今,李丰身在祈明坛上,想起旧事,嘴角不由自主地露出了一点笑容,他回过神来,回头看了一眼,只见那石阶下跪着黑压压的一大群人,放眼一望全是后脑勺,王道伴驾的两位也规规矩矩,谁也不敢抬头冒犯天颜……

世上大概再也没有一个冲他挤眉弄眼的年轻人了,李丰心里陡然生出一股孤家寡人的落寞。

钦天监已经准备好祭天一干事宜,正清了清嗓子要开口,突然,祈明坛下传来一阵骚动。

李丰要发罪己诏,还要沽一个勤政爱民的名头,这天京城没有完全戒严,只用御林军隔开道路两侧百姓,路边人头攒动,看热闹的人颇多,这么一闹就出了事。

只见一小撮行动如风的蒙面人突然从看热闹的人群中冲了出来,个顶个的高手,顷刻将御林军防线撕开一条口子,直奔祈明坛而来。

“小心!”

“是东瀛人!”

百官乱成一团,御林军统领刘崇山大叫一声“护驾”,情急之下直接带人冲上祈明坛御道,跪在李丰两阶之外,飞快地说道:“皇上,此地危险,末将立刻护送皇上离开。”

李丰气不打一处来,一脚踹在刘崇山肩上:“废物!”

刘崇山猛地抬头,目露凶光,几个跟在刘崇山身侧的御林军同时拔剑,李丰心头一震,突然反应过来——根本没什么东瀛刺客,根本就是造反,这一套手段竟与当年先帝纵容蛮妃设计玄铁营一模一样!

李丰惊怒交加,指着刘崇山道:“大胆,你敢!”

刘崇山“嘿嘿”低笑一声,自顾自地站起来,伸手一扫肩上灰尘,迈步逼近李丰:“皇上,为了您好,末将还是护送您离开这是非之地吧。”

分享到:
赞(72)

评论9

  • 您的称呼
  1. 李丰竟然还有脸感叹,也不想想自己是怎么对待顾做的,顾昀一直没变,前不久还朝沈易飞眼色,对长庚更是不断抛媚眼。

    匿名2018/12/29 03:43:59回复
    • 有的人一直没变……变的是李丰自己……大帅,老妈子都初心未改(ಥ_ಥ)

      陈栎媱2019/01/30 19:16:34回复
      • 有的人就是看别人谁都不对,也不知道看看自己的问题@( ̄- ̄)@

        沈葭白2019/02/20 13:41:12回复
  2. 李丰为啥要踹刘崇山?

    哈哈哈2019/02/11 22:30:24回复
  3. 生日当天被反水,够背的……

    我的名字此处省略2019/04/24 00:34:37回复
  4. 太好看了吧这文,怎么办,又想继续往下看,又舍不得看,怕看一本少一本

    爱上顾昀和p大2019/05/04 20:24:17回复
  5. 李丰也是挺惨的了,每次去起鸢楼就出事,哎!

    匿名2019/05/06 20:19:45回复
  6. 上一个评论好久远……话说谋反这件事在大家意料之中吧?

    子殇不殇2019/07/21 21:30:30回复
    • 最近的一个!!!

      暮晞2019/07/21 23:46:1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