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无人

半个时辰后,沈易推说晚上有事,还要去一趟北大营,不在家里吃,剩下沈老爷子一个老纨绔,整日里除了念经就是遛鸟,前朝后宫一问三不知,也不便留自家兄弟的孤儿寡母用饭,三夫人母子便告辞离开了。

那母子俩刚走到门口,便听沈府那门神似的八哥又发话了,此扁毛大仙目送着三夫人那一顶小轿,张牙舞爪地扑腾着翅膀道:“婊子遛赖皮狗,癞皮狗。”

沈辉的脸色当场黑了,捏着鼻子送客的沈易低头蹭了蹭鼻子,掩住嘴角一点笑意。

他原本觉得这鸟嘴里不干不净又烦人,改天应该给揪下来拔毛炖了,没料到外敌当前竟也能冲锋陷阵一二,顿时十分宽慰,决定改天给它老人家弄点好米泡酒下饭。

不过面上,沈易还是解释道:“这畜生整日在门口挂着,人来人往谁见了都逗,学了一口市井粗话,堂弟别给跟畜生一般见识。”

沈辉是个被酒色掏空的败家子,不敢在西南提督面前扎炸刺,只好牙疼似的笑了一下,落荒而逃。

沈易目送这母子走远,面色才沉了下来,他在门口站了片刻,伸手摸了一把八哥鸟的尾巴,自语道:“单是听说过穷人家吃不起饭卖儿鬻女,见识过跑到将军府里来买将军的吗?”

八哥敌我不分,扭头给了他一口,啐道:“呸,蠢畜生!讹得你裤裆别不上针脚!”

沈易:“……”

还是炖了吧。

他自嘲一笑,往回走去,正看见沈老爷子一袭仙风道骨的模样,拎着拐杖远远冲他招手:“季平过来,我有几句话同你说。”

沈易方才外人在不好意思发作,此时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地大步走过去,对沈老爷子道:“吕家是出贵妃的门第,我娶不起,要娶你自己娶——别扯什么三叔恩情,就算挟恩图报也没有直接让人以身相许的。”

沈老爷子沉默片刻,慢吞吞地说道:“你自小猫嫌狗不待见,为父也未料到你有一天竟还能待价而沽,实在与有荣焉。”

“……”沈易噎了片刻,怒道,“您老人家什么都不懂,消停点遛鸟去吧,少管我的事!”

“我虽然老得快要喘不动气了,但外面的事也还多少知道一点,”沈老爷子不温不火地说道,“我朝自武皇帝开始,尤其忌惮文武官员私相授受,手上有兵权的大将,娶公主的事我听说过,娶这些名门望族的闺秀却少有发生。别说是你,就是当年顾帅……不也是才订了婚,尚未来得及过门,就死了新娘子么?”

他老人家说话跟唱戏似的,还拖着长音,拖得沈易眼皮一跳,总觉得那长腔短调里内蕴颇丰。

沈老爷子不理会他,摇头晃脑地叹道:“自京城围困,皇上被迫还玄铁虎符与顾帅,当今天下,便有那么些人,越来越不将天子放在眼里了。”

怎么还扯到顾昀了?

沈易半晌没回过味来,细细思量了良久,他才咂摸出了一点意思——自西洋人围城以来,李丰先是被迫将军权交还顾昀,随后又被洋人一把火烧了京西景华园并数代皇家私藏的紫流金……乃至于如今四境之困未解,隆安皇帝的无力之处正一点一点地往外渗透,想来李丰自己也知道,否则以他那狗脾气,怎会主动和顾昀修复尴尬的关系?

沈老爷子装神弄鬼地念叨道:“我昨日观星,见贪狼夺紫薇光,四方星尘黯淡,人心惶惶如野草,而鹿已下中原,恐乱世将始……”

沈易:“爹,昨儿晚上不是阴天吗?”

“无知竖子,”沈老爷子看也不看他,“我且问你,如今御林军的殿帅姓甚名谁?”

沈易愣了片刻——御林军中多少爷,然而按着惯例,虽然他们也熬资历、拼家世,但最高统领一般都是从北大营调来、身怀军功之人。

然而此番京城被围时,半数以上的御林军精英与前统领韩骐在京西殉国,其“娘家”北大营也近乎全军覆没,京畿守卫损伤惨重,实在是人才凋敝。御林军中剩下的大部分是当年韩骐看不上,留在皇城根底下凑数的少爷兵,经此一役,这些少爷都算是有了军功,位置也跟着水涨船高,最高统帅头一次未竟经北大营锤炼——乃是当年在韩骐手下一参将,名叫刘崇山,是吕常长嫂的亲弟弟。

沈易在心里琢磨了半天,才算将这盘根错节的关系捋清楚,心里一凉,紧走两步,压下声气对沈老爷子道:“爹,姜还是老的辣,要不您给指点指点,顾帅与雁王前脚刚走,吕家就整这一出,是怎么想的?”

沈老爷子用花梨木拐杖敲打着地面,哼哼唧唧到道:“我就知道遛鸟,什么都不懂,你不是翅膀硬了么?要什么指点!”

沈易每天被顾昀欺压,早已经养出了一副能屈能伸的大丈夫性情,风凉话灌进耳朵也当没听见,他眉头紧锁片刻,压低声音问道:“莫非一个小小侍郎,还敢……”

“小小侍郎?”沈老爷子抬头瞥了他一眼,冷笑道,“大将军,方家半朝座师,吕家姻亲倾野,捏死你一个在穷乡僻壤的地方领兵的乡下丘八易如反掌,你信不信?”

沈易:“我不信,自古那么多提不起来的阿斗皇帝,也没见谁一天到晚净想造反——这等有违纲常之事……”

“纲常?雁王都下江南了,吕家必是摊上大事了,再纲常就等着满门抄斩了!当今是阿斗吗?肯受谁欺压制约吗?”沈老爷子说着,用拐杖狠狠地抽了沈易的左腿一下,“往这边走,是死路一条!”

沈易本能地往右边侧了下身躲过,沈老爷子又抡起拐杖,结结实实地从另一边削上了他的右腿:“往这边走,只要敢想敢做,扒开一线生机以后,能位极人臣,你迈哪条腿?”

沈易狠狠地皱起眉:“他们想利用雁王……”

这一想未免有些心惊胆战,御林军素来是皇上心腹,倘若心腹反了,没有防备的情况下,非传召不可入京的北大营来不及救。

而一旦雁王妥协,真的猝不及防被他们推上皇位,顾昀会在怎么样?

他会因为一己私情而纵容这些窃国之人吗?依照沈易对他的了解,顾昀断然是不会的。

可是外敌虎视眈眈,半壁江山沦陷未归,倘若李丰死了,顾昀会在这种节骨眼上对雁王兴兵动武,还政于八岁太子吗?

沈易发现自己不敢打这个包票。

……只是无论顾昀如何选,这样一来,别管是父子恩,朋友义,还是难与外人道的儿女私情,大概都走到头了。

沈易心思急转……不,他能想到,难道雁王想不到?只要他真把顾昀看那么重,雁王就万万不会……

沈老爷子截口打断他道:“这么着,你修书一封,想个说得过去的稳妥理由,亲自上吕家的门,将这门亲事推拖一下。”

沈易愕然道:“推就推了,拖什么?再者又不是退婚,我还亲自上门做什么?”

沈老爷子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低哼了一声,不搭理沈易了。

片刻后,沈易脸上愕然之色稍退,脸上浮现出震惊来——他爹的意思,居然是让他左右逢源,不在这个节骨眼上得罪吕家!

沈易忍不住提高了声音:“爹,我除了在边境战场上对敌之外,没对别人干过这么两面三刀的事,想娶哪家的姑娘就出门找人说媒下聘,不想娶就推,犯不上在这事上虚以委蛇,那我成什么人了?你真觉得一群乌合之众,能拿得下雁王?”

沈老爷子停下来,背对沈易道:“自雁王入朝掌军机处以来,先是解国库之缺,再是押送军需之物,一手将玄铁营推到西域老窝,安四方、拒胡虏,何等功业——你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

沈易怒道:“雁王何曾结党营私、妄蓄大志过,他只不过想还一个天下太平,再携……携……归、归隐退朝罢了。他年纪轻轻,鞠躬尽瘁容易吗?身后还跟着你们这一群妄自揣测的老糊涂,你简直……简直是不可理喻!”

“踩你尾巴了?”沈老爷子嗤笑一声,“以雁王今时今日所为功业,他还用得着结党?有的是人愿意追随他!知道什么叫做‘三人成虎’吗?第一人是借着烽火票与吏治新政上位的朝中新贵,第二人是真想要平定江山,为国为民做点事的——还有第三人,‘第三人’就是他得罪过的那些人,前两者恨不能他黄袍加身,后者则恨不能将他架在火上烤,这‘三人’从根上是一样的!前两种人愿意推他上位,后一种愿意推波助澜,看他阴谋败露以谋反罪论处!除了谋反大罪,谁动得了亲王?”

沈易嘴唇动了动,说不出话来。

沈老爷子:“你可知什么叫做‘逼上梁山’?你可知什么叫做‘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人心不如水,平地起波澜,有那成虎的三人,你说将来——将来皇上能容他功成身退吗?究竟是谁糊涂!”

沈易一时间如堕冰霜,僵立片刻,终于面色铁青,一言不发地转身走了。

沈老爷子爆喝道:“你干什么去!”

沈易头也不回道:“做该做的!遛你的鸟去吧!”

满京华,都是睡不着的人。

此时,顾昀等人方才秘密抵达江北前线,一路风驰电掣,十分痛快,谁知行百里者半九十,临到快要降落的时候,出了点问题——他们来得不巧,赶上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雷雨,这空中战车为了兼顾速度和耗油量,不可能太沉,万里无云的时候一日千里,威风得不行,遇到风雨可算是歇了菜了,大雕成了个秃毛鹌鹑。

整条大雕被高空处猎猎的风卷得东倒西歪,其他人尚且能忍,葛晨这位至关重要的老灵枢先倒下了,晕得爬都爬不起来,雁王本想以针灸之术暂缓他的症状,谁知一针刚扎进去,大雕骤然倾斜,若不是顾昀眼疾手快一把拽住了葛晨的领子,他差点就撞在床脚——那刚入穴位的针可就直接楔进去了。

众人在气如游丝的葛灵枢指导下,一帮亲兵只好修改既定方向,绕开这片阴雨地方,在原地转得五迷三道。

顾昀手中的千里眼被天地一灰的大雨遮得什么都看不清,只好凭着感觉指挥道:“往下落一点,落一点!”

又一道惊雷劈下来,几乎和大雕擦身而过,狂风中大雕瑟瑟发抖,颤出了行将就木地尖叫,整个往一侧翻去,顾昀一个不妨踉跄了一步,正好栽进长庚怀里,长庚顺势搂住他,一手抓住雕上的栏杆,一手紧紧地抱着顾昀,脸上沾满了江南雨水的湿气。

徐令在旁边紧紧地扒住一条桅杆,这辈子再也不想上天了,哆哆嗦嗦地问道:“侯爷,咱们还能活着去查那帮贪官污吏吗?”

“没事,”顾昀不以为意地笑道,“徐大人放心,谁还没从玄鹰上摔过几次,不用慌,我在这,保证谁也摔不死。”

徐令:“……”

凄风苦雨中,亲兵吼道:“往前往前!大帅,看见陆地了!”

徐令深吸了一口气,尚且没来得及念阿弥陀佛,就听另一个亲卫吼道:“大帅,葛灵枢说右翼可能有问题,咱们翻得角度太大了!”

顾昀:“什……”

“么”字尚未出口,他便觉得颈侧一片温热,居然是长庚趁着所有人都在声嘶力竭地跟着艘大雕较劲无暇他顾时,偷偷舔了顾昀的颈子一下。

一片噪音中,长庚在他耳畔低声道:“要是能这么殉情也不错,是不是?”

顾昀:“……”

雁亲王泰山崩于前神不动,眼下这种情况,居然还有心情干这种事,顾昀也算服了他了,忽然觉得奉函公说得有道理——殿下是天生不知道什么叫着急吗?

亲卫吼道:“要落地了,扶好……小心!”

顾昀只觉得眼前一黑,大雕往一侧倒着,歪着脖子一个猛子便扎进了地下,雕上的人差点被甩出去,长庚抱着顾昀滚了三圈,撞到一根桅杆上方才停住,只听“喀嚓”一声,顾昀一把拎住长庚的领子,将他往旁边一拽,随后那桅杆笔直地倒了下来,险险地与他们俩擦肩而过。

散落四处的亲兵们集体吓了一跳,纷纷叫出了声,直到这时,顾昀才发现他与长庚手脚相缠,看起来十足的暧昧,当着外人面,他忙欲盖弥彰地干咳一声,爬了起来,打量起周遭。

此时正值深夜,大雕落处是一片撂荒的田地,一眼望不到边,四下安静得不像话,村落房舍、鸡鸣狗吠全无,只偶尔几声夏虫幽静的叫声——

顾昀心里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这是哪?”

一个亲卫踉踉跄跄地上前,气还没喘匀:“大帅,我们一不留神,好像已经过江了。”

还没爬起来的徐大人听说,一趔趄又摔了下去。

他们居然一个猛子扎到了敌阵!

长庚扭头冲顾昀笑道:“大帅,飞过头了。”

顾昀有些尴尬地蹭了蹭鼻子:“这么大动静,一会别再把西洋兵招来——去问问小葛,你这不靠谱的破雕怎么处理?”

两个亲卫动手将差点去见先帝的葛晨刨出来,葛晨四肢并用地扑棱开旁人:“呕……”

“先别吐,”顾昀拎起葛晨的领子不让他低头,强人所难道,“先告诉我这玩意能拆吗?”

葛晨:“……”

听闻沈将军一年之中总有三百多天想掐死安定侯,在这一瞬间,葛晨理解他了。

不到半柱香的时间,安定侯身边的亲卫就按着葛灵枢的指引,三下五除二地一阵叮铛乱砸,把大雕的动力系统拆卸下来了,拆成四块,由四个人分头背起来,剩下一堆没用的废铜烂铁,顾昀往大雕上的炮筒里兑了一点紫流金,摸出火折子:“我数一二三,快跑。”

徐令一头雾水,只见雁王打了个手势,两个亲卫一左一右地架起他,一行人往逆风的地方飞奔而去。

随后“轰”一声巨响,巨大的烟火快把阴雨连绵的天也炸碎了,喝着半空中一声闷雷,大地都在簌簌发抖。

顾昀把残骸炸了个灰飞烟灭!

徐令蓦然变色道:“侯爷,招来敌军怎么办?”

“废话,招不来敌军咱们怎么回去?”顾昀光棍地说道,“横不能游过江吧?徐大人,跟着我没事。”

徐大人再也不敢相信他了。

分享到:
赞(54)

评论13

  • 您的称呼
  1. 不知道说些什么……就表白一下男主吧

    我是阴司哎2018/10/22 19:49:00回复
  2. 很好很好长庚好皮啊

    羡羡2018/12/07 23:20:20回复
  3. 徐令哭唧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8/12/22 02:17:40回复
  4. 八哥别炖了,送我叭,好久没见这么通透的鸟儿了

    长顾2019/01/05 18:49:55回复
  5. 噗嗤,通透?可要当心那鹦哥儿疯起来把您肝伤着啊

    鼠太2019/01/07 21:42:31回复
  6. 悄摸摸的问一句鹦哥儿最后那一句骂是啥意思?我没看懂。。

    匿名2019/01/17 21:39:49回复
  7. 鬻女。。怎么读哦?

    樱酒小殿下~~~2019/01/23 18:01:34回复
    • yu四声

      陈栎媱2019/01/29 16:51:02回复
      • 先别吐哈哈哈大帅太逗了╮(╯▽╰)╭有沈易这样的知己此生足矣

        陈栎媱2019/01/29 16:51:48回复
  8. 两个人颇皮啊哈哈哈……

    哈哈哈2019/02/11 00:03:23回复
  9. 徐大人再也不敢相信他了……这句话怎么感觉带了点委屈啊哈哈哈哈……

    哈哈哈2019/02/11 00:10:06回复
  10. 喜欢这只鸟啊……哈哈哈哈嗝o(≧v≦)o~~

    沈葭白2019/02/20 13:30:50回复
  11. 顾大帅靠不靠谱啊?

    顾大帅的腰2019/04/21 18:22:0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