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反击

顾昀对针灸之术一窍不通,完全照着陈姑娘教他的死记硬背,他以前时常听民间说些一针扎不对,能把人扎瘫了之类耸人听闻的传言,因此一点神也不敢走,深浅一分也不敢错,也真难为他那双瞎眼。

直到最后一根针放好,顾昀才微微松了口气,身上出了一层薄汗,随手拿起旁边的汗巾擦了擦手,一回头,却见长庚侧着脸,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他看,他眼睛里的血色与重瞳尽去,眼神安静而悠远,映着汽灯一点微光,像是含着古佛下、青灯中的一双人间烟火。

顾昀:“看什么?”

长庚的嘴角僵硬地挑了挑,然而银针在身,他又被封成了一个面瘫,笑不出来。

顾昀的目光匆匆从他那线条流畅的后背上掠过,虽然很想“报仇雪恨”,却不敢违背医命,在这种时候碰他,便干咳一声道:“好了,别笑了,赶紧休息,明天不是还要早起?”

“子熹,”长庚面部能调用的肌肉不多,话也只能轻轻地说,越发像撒娇,“亲我一下好不好?”

顾昀警告地瞥了他一眼:“找事是吧,都成刺猬了,还勾引我。”

长庚早把他看透了,一声“义父”就能让某人束手就擒,这种流氓里的正人君子才不会趁他身上扎满针的时候动他一根手指头,因此有恃无恐地看着顾昀,只是笑——嘴角挑不上去,眼睛里却盈满了笑意。

顾昀心道:“爬到我头上来了。”

然而他毕竟不是个老和尚,看着那青年人裸露的宽肩窄腰,头发披散如缎,黑是黑白是白,也不可能无动于衷,便只好端坐在一边闭目养神。没过多大一会,就听见旁边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顾昀一睁眼,见长庚僵尸似的爬了起来,凑到他面前,先在他嘴唇上碰了一下,随后轻柔地含住他的嘴唇,来回琢磨,浓密的眼睫微颤着,与他那一脸被针扎出来的木然成了鲜明的对比。

顾昀本想推开他,可长庚那一身的针,他压根没地方下手,手尚未张开,便被长庚扑到了床榻上。

心上人乌发披散,半裸着扑到自己身上,顾昀的喉头明显动了一下,感觉自己快要百忍成钢了,当即气得在雁王殿下的尊臀上拍了一下:“针还在身上呢,又疯!”

长庚伏在他身上,下巴垫在顾昀脖颈间,喃喃道:“我没事,就是那天一想到你在我怀里,就总觉得自己是梦醒不过来,我没做过什么好梦,总怕是开头欢喜,一会又出个什么魑魅魍魉捅我一刀,有点自己吓唬自己,魇住了。”

顾昀抬眼望着床帐,想了想,问道:“噩梦都会梦见些什么?”

长庚也不知听进去没有,只看着他,也不答话,在他侧脸上一下一下地啄着。

顾昀伸手一挡:“别起腻,点了火你又不管灭。”

长庚叹了口气,头一次一点也不想听医嘱,老实下来,小声道:“你穿朝服真好看。”

顾昀挑了个没针的地方,懒洋洋地搂住他:“我穿什么不好看?”

他已经有点困了,因为长庚睡不安稳,屋里一直点着安神散,安不安得了长庚的神不好说,反正被殃及池鱼的顾昀是困得越来越早了。

他被西域人暗算,旧伤一度反复,小半年了,伤虽然见好,但他自己感觉得到,精气神已经大不如从前了,人在前线的时候心里尚且有根弦绷着,眼下回朝,每日不必枕戈待旦,心里的弦稍稍一松,身上就时常有种缭绕不去的倦意,此时话说了没两句,已经迷迷糊糊地闭上眼。

长庚爱极了他这股理直气壮的厚颜劲,低低地笑了几声:“要是只穿给我一个人看就好了,穿朝服我一个人看,穿盔甲我一个人看,穿便装也是我一个人的,谁也不准觊觎……”

他这话里真假参半,已经合上眼的顾昀却只当是说着玩的床笫私语,坏笑了一下回道:“那恐怕是不行,不过什么都不穿倒是可以只给你一个人看。”

长庚的眼神顿时就变了,从手背到手腕上几根银针竖着,也没耽误他的手缓缓上移,动起手脚来,活活把顾昀摸醒了。

顾昀只好避开他手腕手背上的银针,按住了长庚,含着些睡意道:“别闹,还想再多挨几针吗?”

正这时候,窗棂被从外面轻轻叩了几下。

顾昀眼睛里睡意一清:“嗯?我去吧。”

他轻手轻脚地把长庚放好,推开小窗,一只脏兮兮的木鸟飞进来,一头栽进了他手里,木鸟已经很旧了,一股檀香气已经腌入味了,清清淡淡地钻进了顾昀的狗鼻子。

顾昀回手将木鸟递给长庚:“是了然那秃驴吗,又跑哪去了?”

护国寺被李丰清洗过一番,本想将主持之位交给救驾有功的了然,了然却固辞不受,依然在寺里挂个名,去做他云游四海的苦行僧。

“在江北帮着安顿流民。”长庚不怎么灵便地爬起来,“在老百姓那里,有时候和尚说话比官府管用。”

他说着,掰开木鸟,将了然和尚的信取出来看了一遍,方才脸上一直萦绕的笑容渐渐消失了,好一会,微微叹了口气,把信放在一边。

顾昀接过来一扫:“江北疫情,怎么没听说?”

“那边气候又湿又热,死的人多了,倘若不能及时处理,发生疫病也不稀奇……去年才整治了运河流域,我给他们分派了安顿流民的任务纳入政绩,混账东西,竟还学会瞒报了。”长庚低声道,他坐在床边,整个人的神魂似乎都被几根银针固定在躯壳之内,看起来格外疲惫木然,他的目光落在床头一角,床头汽灯将他的鼻梁打出大片的阴影铺在消瘦了不少的脸上,“原以为整一次好歹能清两年,先熬过这两年再说,哪知道竟这么……”

若非烂到根里,恐怕也不会养出这种滚刀肉一样胆大包天的地方官。

顾昀见他没什么意外,问道:“你已经知道了?”

长庚沉默了一会:“子熹,帮我把针下了吧,差不多了。”

很多人在疲于奔命,很多人在丢掉性命,而大朝会仍然在吵架。

顾昀三下五除二将他身上的银针除去,从旁边捡起一件薄衫披在长庚身上,回手搂住了长庚的腰:“别想了,好好睡一觉,有什么难处尽管告诉我,不要老自己一个人扛着。”

这话不知触动了长庚哪根神经,他突然转头望着顾昀:“无论什么你都会帮我吗?”

顾昀想了想,回道:“天理伦常在上,除此以外,要星星不给月亮,就算阴天下雨我也架个梯子上天给你摘,好不好?”

说到最后,他似乎又有点嬉皮笑脸的调笑意思,但这次长庚没笑,也许是刚才封住的身体尚未能完全舒展开,也许是听出了顾昀的弦外之意。

顾昀在他耳侧轻轻碰了一下:“过来,躺下。”

长庚却回身扣住顾昀的下巴,方才平静如星尘之海的眼睛里忽然就掀起了一阵风暴,摒除了往日温文尔雅的外皮,他脸颊苍白,眼珠极黑,手背上青筋暴跳,隐隐藏着传说中远古邪神之力。

直到看见顾昀一皱眉,长庚指尖的力道才蓦地松开,他用一种难以言喻的神色盯着顾昀看了片刻:“子熹,给了我的东西,不要再从我这收回去。”

顾昀脸上波澜不惊应道:“行——侯府俸禄都交给你,但是每月给我一二两碎银当零花钱好不好?”

长庚听他顾左右而言他,神色倏地一黯,顾昀却一笑后揽着他滚上床:“我不丢下你,对天发誓——怎么疑心病那么重?快睡,困死我了。”

长庚不依不饶道:“就算我真的……”

“真疯了也不丢下你。”顾昀枕在自己蜷起来的胳膊上,搭在长庚身上的手有意无意地轻轻拍着他,闭着眼道,“你要是胆敢出门伤人,我就打断你的腿绑在屋里,一天到晚看着你,满意了?大半夜的非得来这讨骂……”

他说得分明不是什么好话,长庚的呼吸却陡然急促起来,眼睛一瞬间亮了,恨不能将眼前人一口吞下去,可是随即想起医嘱,到底他还有分寸,不敢贸然拿乌尔骨来冒险,只死死地盯了顾昀片刻,终于还是心不甘情不愿地躺了回去。

长庚闭上眼想象了一遍那番情景,浑身直发紧,恨不能真的被顾昀打断腿关在屋里——小黑屋也行,绝不抱怨。

他翻来覆去了片刻,终于忍不住伸手勾住顾昀的手腕:“说好了,我要是疯了,你就把我关起来,或是你将来要先我而去,就给我一瓶鹤顶红,送走了你我自行了断……嘶!”

顾昀抬手抽了他屁股一巴掌,这回不是爱抚,是真使劲了,火辣辣的疼。

顾昀:“了断个灯笼,闭嘴,再不睡滚出去。”

刚下了针就开始神神叨叨的雁王总算被一巴掌打老实了,闭了嘴,顾昀的意识陷入昏睡时还在发愁——长庚那句“自我了断”恐怕还真是说得出做得到,不知是他天性如此还是乌尔骨也在潜移默化地改变着他,虽然长庚极力掩饰,但顾昀还是一天比一天能感觉到他骨子里的偏执和格外激烈的性情。

这么下去怎么得了?

隆安皇帝的大朝会本来十天一次,最近非常时期,很多事一直悬而不决,才改成天天都来,满朝文武都得打起精神起五更爬半夜,军机处却要比所有朝臣还要早到半个时辰多。

第二天顾昀被霍郸叫醒的时候,长庚已经先走了,愣是没吵醒他,也不知是他动作太轻,还是顾昀睡得太死。

“把那玩意熄了,”顾昀揉着太阳穴指着香炉道,“我都快被它熏得长睡不醒了。”

霍郸依言熄灭香炉,嘴里却道:“大帅,这只是普通的助眠安神香,怎么别人吸了都没事,单单用在你身上就跟蒙汗药一样?你这不能怪香炉,每天都这么倦,分明是气血两虚,年纪轻轻的,这么下去怎么好?”

“嘘,”顾昀冲他使了个眼色,压低声音道,“赶明我去求陈姑娘给我开两服药,你少跟别人啰嗦,听到没有?”

霍统领讲究“军令如山”,立刻一板一眼地应道:“是!”

同时心里抠着字眼盘算道:“侯爷让我‘少啰嗦’,既不让我多嘴也不让我闭嘴,那我得好好琢磨琢磨,合理分配告状的机会。”

这日大朝会一上来就是剑拔弩张,几大世家果然联手,将头天晚上江充拓下来送到长庚那的折子当庭抛出,而后户部侍郎吕常率先站出来,言辞激烈地弹劾工部领头推荐十三巨贾涉足紫流金是“野心昭昭”,两批人马差点在大殿中当众撕咬起来,被大发雷霆的隆安皇帝一嗓子喝住。

方钦好整以暇地作壁上观,觑着皇上难看的神色,与一干党羽使了个眼色,知道自己这是戳到皇上的痛处了。

果然,李丰长出了口气,掐了掐自己的太阳穴,缓缓说道:“此事从长计议吧,朕也觉得私售……”

没等他说完,江充忽然出列道:“皇上,军机处诸位大人今天一早提前过来,也是在议论这个事,所忧所虑与吕侍郎不谋而合,皆以为向民商私售紫流金不妥。”

一句话把众人都说愣了,方钦犹疑不定地看了雁王一眼,突然有点弄不清这位行为诡秘的亲王殿下跟谁坐一条板凳,也不知他今天这是唱得哪一出戏。

李丰对江充这个自己一手提拔起来的纯臣印象颇佳,闻言也觉得所奏之事很对胃口,摆摆手示意他继续说。

江充:“然而流民之祸已是迫在眉睫,中原蜀中一带本就土匪多众,哪怕安定侯打死一条火龙,指不定民间还藏着‘水龙’‘风龙’等着望风而动,只要有利可图,必定层出不穷,流民今天是良民百姓,但倘若逼得活不下去,明天就能落草为寇,眼下四境本就兵祸战事连连,倘若我们再后院起火,谈什么休养生息,岂不是叫那些外敌见了也笑掉大牙?何况前一阵子臣听闻江北爆发瘟疫,如若属实,更是雪上加霜……”

他话没说完,朝堂上已经“轰”一声炸了。

李丰眼前一黑:“瘟疫?什么瘟疫?”

好整以暇的方钦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了什么,难以置信地抬头望向方才还咄咄逼人的吕侍郎——运河沿岸去年一大批官员被雁王拉下马,各大世家都忙着往里安插自家人,两江总督就是吕侍郎的嫡亲姐夫,吕家这一代的当家人不太提气,但姻亲满朝,吕贵妃是皇长子生母,根基很深……但方钦万万没想到他们竟然胆大包天到这种地步!

在大梁朝,天高皇帝远,地方倘若发生大灾,灾情瞒报夸大乃是常事——前者为了为官者自己的声名与政绩,后者为了多骗国家一点赈灾款,眼下国家积贫积弱,想来刮不出油水,怕疫情严重自己吃挂落,加上吕家人自作聪明,生怕皇上心忧民生过于心忧紫流金,顺了那些商人之意,所以故意将消息扣下。

这里头乱七八糟的事方钦一转念就明白,当下狠狠地瞪了姓吕的一眼,恨不能将牙根咬出血——他们怎么不想想纸里包不住火?雁王去年才出其不意巡查运河沿岸,如今才几个月?上一任的人头还没烂成骷髅呢!

隆安皇帝自己勤俭刻苦,最恨贪墨舞弊之事,雁王又是个不结党不营私、看着八面玲珑实际翻脸不认人的怪胎,吕家人简直是在那两位眼皮底下作死。

倘若功亏一篑,都是这帮自作聪明的小人拖的后腿!

李丰大怒道:“江爱卿,你把话说清楚!”

长庚不慌不忙地出列道:“回皇上,臣弟闲来喜欢抄经礼佛,与了然大师私交甚笃,了然大师辞去护国寺住持一职后,便南下江北一带帮着安顿流民。只是他白身一个,不便打搅地方官,便只是四处化缘,宣法讲道,从当地富户那里筹些善款来解燃眉之急,日前了然大师托人捎回一封私信与臣,诉说灾情严重,让臣弟尽快想办法,然而信中提到江北疫情之严重臣竟闻所未闻,信刚收到,真实情况尚未核实,江大人方才一时情急嘴快,皇兄不要怪罪。”

雁王说着,不带烟火气地扫了吕侍郎一眼,随后目光又似有意似无意地掠过面色铁青的方尚书。

李丰深吸一口气,森然道:“六部九卿、军机重地,没有听到一点消息,倒被一个……一个布衣破钵的苦行僧人泄了底,此事如果属实……”

他沉默良久,咬牙切齿道:“朕倒不知道这朝中是谁一手遮天了。”

大殿群臣“呼啦啦”地跪了一片。

分享到:
赞(98)

评论16

  • 您的称呼
  1. 前面好甜啊

    长庚小甜心2018/11/16 09:28:09回复
  2. 亲我一下好不好?嘤嘤嘤嘤

    匿名2018/12/19 12:56:11回复
  3. 牛逼

    顾昀2018/12/24 21:46:37回复
  4. 哎呀!长庚大哥是个抖m啊

    曹春花2019/01/25 08:30:35回复
    • 广播剧杀我……这段真绝了

      陈栎媱2019/01/28 18:17:01回复
  5. 尊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9/02/10 21:25:35回复
  6. o(≧v≦)o~~

    沈葭白2019/02/20 13:26:51回复
  7. 长庚病娇

    匿名2019/03/01 12:11:03回复
  8. 你庚哥绝对病娇

    居间人2019/03/17 02:12:29回复
  9. 要是没有乌尔骨,也不知道将军被拿捏成这样还上得战场不…唉

    匿名2019/04/04 13:10:20回复
  10. 准备高考,,评论考完再补,,,,

    原味2019/04/19 23:37:26回复
  11. 高考加油@原味

    我的名字此处省略2019/04/23 04:24:23回复
  12. 这样下去不会出事吧,这种病态的执拗的爱

    巍澜2019/04/28 10:45:42回复
    • 不会拉,

      。。。2019/05/19 21:32:33回复
  13. 管家大人这时候是不是已经知道些啥了?

    已在坑底2019/06/10 10:34:30回复
  14. 长庚这里说的:说好了,我要是疯了,你就把我关起来,或是你将来要先我而去,就给我一瓶鹤顶红,送走了你我自行了断。让我想到费渡说的:怪物都清理干净了,我是最后一个,你可不可以把我关在你家?

    巍澜带我入坑2019/07/09 10:43:19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