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闲愁

沈易好歹一方统领,也就是顾昀平日里同他处得随便,两句话交情深厚,三句话说崩了又掐,别人是不好这么不见外的,怎么也得当个客招待,顾昀不管事,长庚便亲自去与家人交代。

沈易进了侯府的门开始就是紧绷的,此时坐立不安了片刻,小心翼翼地觑了一眼雁王长身玉立的背影,凑到顾昀身边问道:“你下手了?”

“……”顾昀又有点一言难尽,迟疑了一下,含混的敷衍道,“嗯。”

沈易整个人都不好了,总算明白来路上顾昀那躲躲闪闪是为了什么了,一时觉得惊世骇俗,一时又无可奈何,“你你你”半天,话不成话。

顾昀不便多说,死猪不怕开水烫地坐在一边,拆开那油纸包,将盐酥鱼捏出来吃。

沈易知道他有点没心没肺,但没料到他这样没心没肺,一颗好管闲事的后宅嬷嬷之心翻涌上下,痛心疾首道:“你……你怎么就……一时痛快了,以后怎么办,啊?这么混下去吗?算怎么回事!您老人家威震一方没人敢管,雁王呢?皇上答应吗?万一以后再生个什么变故,哪就好聚好散了,这么多年情分不要了!你……我说你什么好啊顾子熹,你简直禽兽啊你!”

顾昀砸吧了一下嘴角沾的椒盐粒,被“禽兽”二字砸在脑门上,真是冤得死去活来,只好高深莫测地坐在一边,不解释。

沈易说的话是显而易见的屁话,顾昀自然思量过。

倘若只是情不自禁,那倒也并非无法克制,他自己把自己禁了就是,世间纷繁复杂,禁不了别人,还管不了自己么?

倘若幽情刻骨铭心难以忘怀,便自己寻块砖头往脑袋上一碰,将识海咣当一下,爷娘祖宗、自己姓甚名谁都能咣当干净,何况情愫?

然而并不是……

长庚身上偏偏有那一重从小落下的乌尔骨,让他无论如何也不能撂开手,谁知这事好像又有点弄巧成拙的意思,非但没能安抚长庚,反而有点加重的意思,时至今日,顾昀也不知道自己当时迈出那一步是对是错。

只是个中凶险纠结与愁绪无从为外人道罢了。

顾昀眉目不惊道:“将来收回江南,我就带他走,管别人怎么说呢。我活着一天就护着他一天。”

他说得倒轻巧,沈易气得兀自在旁边喘了一会,拿白眼翻顾昀,顾昀叼了条盐酥小黄鱼,想了想,顺手掰给了沈易一半,对他说道:“一会赶紧吃,吃完赶紧走。没见人家军机处里一天到晚忙得乱转么,长点眼力。”

沈易差点让鱼噎死,让他气了个倒仰,压低声音怒道:“我大老远地来替你发愁,你就拿这幅见色忘义的嘴脸相待,顾子熹,总算明白何为日久见人心了。”

顾昀:“……”

军中一帮血气方刚的汉子,有能考到天子堂前的翰林出身,也有入伍前大字不认识一个的寻常武夫,趣味各有高低不同,互相开起玩笑来荤素不忌,私下里常有些上不得台面的荤话——有些原本正常的,被他们一编排,也能引来无数猥琐的联想。

顾昀:“你怎么那么下流?”

沈易先是一愣,仔细回味了一下方才自己最后一句无心的话,反应过来,确信顾昀此人已经没治了,吼道:“你才下流!”

长庚本来在门口和王伯说话,听见里面咆哮,莫名其妙地回头看了又嚷嚷起来的沈将军,嘱咐道:“上回宫里送来的枇杷膏还有吗,一会给沈将军拿一碗来,我怕他喊坏了嗓子。”

顾昀好整以暇地翘着二郎腿往旁边一坐,捏着油纸包里的小黄鱼吃,等沈易怒气渐消,他才忽然道:“行了,季平,我知道你心里烦,虽说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约,但你要不喜欢尽可以不娶,管是谁家的女儿?沈家宗族再盘根错节,管得着我玄铁营的人么?”

沈易呆了片刻,神色沉郁下来:“我不是怕,只是……”

顾昀点点头,自小一起长大的世家公子,彼此的难处不必明说,也心知肚明。

“我很小的时候就听家里婶娘与祖母议论我爹,说他如何不成器,文不成武不就,整天在钦天监里领闲差,跟一帮僧僧道道的鬼混。”沈易微微叹了口气,“我父辈三人,大伯脚有残疾,仕途难行,我爹又是那个不着调不爱钻营的性子,那些年全靠三叔一人独撑……那年我辞去翰林入灵枢院,祖父知道了险些厥过去,想将我逐出家门,是我爹跟三叔顶着不孝的罪名护着我,当时家法都请出来了,祖父一时失手,三叔为了护着我,挨了一鞭子,他平日里周旋于众人之间,本就殚精竭虑气力不继,当场被我祖父打出一口血来,从那以后身体就每况愈下,不到三十五,人就没了——我那时候毅然离京,跟你从军,也是为了这个。”

为了愧疚,为了不用回家看人脸色……也为了自己挣出一把功名来给眼高于顶的家族看看。

钟鸣鼎食之家,外人看来多少锦衣玉食羡煞人,谁身在其中谁知道里头的诸多无奈。

“有时候就是觉得没意思,”沈易道,“忒没意思,几回生死挣命,挣出个人模狗样来,回家掀开门帘,等着你的还是那一套,除非断绝六亲,逐出家门,否则永远都得被那些盘根错节的关系摆布……唉,我就随口抱怨,你也别往心里去,这都不是大事,跟你们家的事比起来,我家那真是一点鸡毛蒜皮。”

顾昀笑道:“都是闲愁。”

“可不是么,”沈易自嘲笑道,“你看见钟老将军上的折子了吗?里面除了军情,还详奏了江北灾民形状之凄凉,这还是夏天,说话就入秋,倘若再不能将人安顿下来,不知怎么过……朝不保夕,也就是我们这些尸位素餐的,还在为自己后院那点事发这些没着落的闲愁。”

他说完,幽幽地叹了口气,两人各自沉默片刻,顾昀忽然道:“明天将钟将军的折子拿给我看看,倘若时机合适,早朝时候呈上去,真是听他们吵够了。”

沈易一愣,安定侯的态度全权代表军方,这么多年没在内政上表过态,这回是要站在军机处……雁亲王背后了吗?

正这时候,不知什么时候走进来的长庚插话道:“不必,义父,些许小事,哪就需要你亲自出面了?”

沈易见他来,忙撤下方才坐没坐相的姿态,不由自主地正襟危坐道:“王爷为苍生社稷殚精竭虑,我们这些只会花不会赚的败家丘八也是想略尽绵薄之力。”

长庚笑道:“沈将军哪里话,众将士浴血在前,才有我们喘息倒手的余地,运河沿岸设厂一事牵涉众多,你们牵涉其中反而容易恒生枝节,我还摆得平,放心吧,保证在天寒地冻前安顿好。”

如今的雁亲王早已经不是雁回镇上的懵懂少年了,国家危亡必有挑梁之人,他年纪虽轻,手掌军机处的一身沉稳威仪却已经尽在周身,三言两语宛如闲聊,经他嘴里说出来,却仿佛掷地有声。

沈易恍然想起来,自从雁王接手军机处,他们要钱来钱,要粮来粮,一批一批的火机钢甲一点也不犹豫地往前线送,倘若不是他们自京城来,知道朝廷是怎么一个千疮八孔的熊样,大概还得纳闷,怎么日子比战前还要宽裕些?

沈易正色抱拳拱手道:“无论如何,末将要替边疆数万将士谢谢王爷。”

长庚笑道:“沈将军说得哪里话,都是应当应分的……再说义父都已经谢过了,是不是?”

顾昀:“……”

这小王八蛋!

长庚从他手中抽出油纸包,柔声道:“零嘴解解馋吃两口就算了,多少节制点,待会还有正餐。”

沈易这万年老光棍简直不好意思在此地坐下去了,这回不用顾昀赶,也想吃完饭赶紧溜,安定侯家的饭吃起来真牙碜。

晚间送走了身心遭到重创的沈将军,长庚抽走顾昀拿着不放的酒杯。

顾昀懒洋洋地笑道:“没酒了,就一个杯底,我闻闻味。”

长庚丢给他一包安神散:“爱闻闻这个。”

顾昀无奈地摇摇头——他放纵是放纵,但只要是自己想节制,也绝不含糊,多日滴酒不沾,沈易来了,也才喝了三两杯,基本就是沾沾嘴唇润润喉的量,知道长庚要管他,才不主动放杯子。

长庚实在太爱管他,事事照顾到,并且绝不假手他人,好像这样能让他心里踏实似的。

都是小事,顾昀也乐得不动声色地惯着他。

两人洗漱干净回房,却并没有什么旖旎,顾昀拍拍床头,对长庚道:“银针拿过来。”

长庚那日先是大惊大悲,几乎陷入幻觉,随后又是多年夙愿一朝成真,心里欢喜太过,整个人都魔怔了,顾昀当时按捺住没表示什么,隔两天沈易等人抵京,他便去找了陈姑娘。

陈姑娘过来看了一次,当时就动手将重瞳时不时冒出来的雁王扎成了一只刺猬,意味深长地说道:“自古就有乐极生悲,极乐至失心疯的事屡见不鲜,常人尚且如此,王爷这个情况,还是节制点吧。”

说完她还隐晦地看了顾昀一眼,字里行间仿佛也闪过了“禽兽”二字,远远地糊在了安定侯头上,下了一打禁酒禁辛辣禁吵闹禁欲的禁令,嘱咐雁王每天睡前以银针安神固心,有些他自己够不着的地方便只能让顾昀代劳,顾昀跟着陈姑娘学了好几天,所幸他自幼习武,穴位都还找得准。

长庚安然趴在床头,解了顾昀的发髻,将他一缕披散的发梢抓在手中把玩,将后背交给顾昀那二把刀,一点也不怕他扎错了。

每天无论怎么心力交瘁,这一会工夫都是他心里最放松的时候,恨不能一直这样到地老天荒。

分享到:
赞(117)

评论29

  • 您的称呼
  1. 怎么没有评论

    匿名2018/12/09 18:54:53回复
  2. 我都替顾大帅冤的慌

    匿名2018/12/17 11:17:02回复
  3. 真冤

    匿名2018/12/19 22:26:14回复
  4. 哈哈

    匿名2018/12/29 02:33:54回复
  5. 顾昀:大家都以为我是上面那个,挺委屈的,但是好像又不能说出来,很冤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长顾2019/01/05 18:19:53回复
    • 这禽兽当的真冤啊

      陈栎媱2019/01/09 19:11:07回复
      • 广播剧和小说一起食用效果更佳O(∩_∩)O

        陈栎媱2019/01/28 12:43:28回复
  6. 日久见人心……
    冤啊。

    哈哈哈2019/02/10 22:09:13回复
  7. 顾帅比窦娥还冤啊⊙ω⊙
    ⊙▽⊙

    确认过眼神是甜甜的人2019/02/19 02:43:50回复
    • 哈哈哈,貌似好几个受都经历过这种冤情……还没出说理去,主要说不出口(>^ω^<)

      沈葭白2019/02/20 13:25:47回复
  8. 顾大帅:我是真的冤啊

    顾昀这辈子都不可能攻的2019/02/20 23:00:38回复
  9. P大里会做饭,爱管人的是攻,到处撩闲的是受,哈哈………

    撒的一手好娇2019/03/03 13:56:12回复
  10. 有两个不是,徐西临和褚桓都会做饭

    匿名2019/03/29 21:52:02回复
  11. 顾帅好委屈……都说他禽兽,哎。

    北辰2019/03/30 15:12:46回复
  12. 尸位素餐,,,,
    还有,费渡貌似是禁酒禁色禁蛋黄派,,,

    原味2019/04/15 00:22:33回复
  13. 顾帅有苦说不出,哈哈

    巍澜2019/04/28 10:37:20回复
  14. 爱上顾昀2019/05/04 17:11:43回复
  15. 长庚才是禽兽(ಡωಡ)

    匿名2019/05/04 17:31:29回复
  16. 都是小事,顾昀也乐得不动声色地惯着他。
    为什么我有小嫉妒

    东楼大佬前桌2019/05/05 23:39:31回复
  17. “……顾子熹,总算明白何为日久见人心了。”
    沈易先是一愣,仔细回味了一下方才自己最后一句无心的话,反应过来,确信顾昀此人已经没治了,吼道:“你才下流!”
    ~~智力不足,不懂此处何解???

    匿名2019/05/31 20:51:10回复
  18. 楼上,“日”久见人心(滑稽)(滑稽)

    匿名2019/06/02 09:05:35回复
  19. 长庚才是真正的禽兽啊……

    我有一个仙女棒2019/06/13 10:34:04回复
  20. 还不足为外人道也真惨啊顾顾宝贝

    匿名2019/06/14 02:21:34回复
  21. 顾昀砸吧了一下嘴角沾的椒盐粒,被“禽兽”二字砸在脑门上,真是冤得死去活来,只好高深莫测地坐在一边,不解释。
    莫名可爱

    被葛大爷坑了的苦逼高考狗2019/06/18 16:44:40回复
  22. 沈易两口子也真是配

    啊哈2019/06/18 23:39:15回复
  23. 大帅真冤啊,千古奇冤啊!!!

    舟渡2019/06/27 22:36:38回复
  24. 沈易:你这个禽兽!
    陈如絮:禽兽。
    不是一家人不说一家话

    匿名2019/07/03 16:43:11回复
  25. 手快了打上ID

    歇山2019/07/03 16:44:32回复
  26. 陈姑娘,你误会了 (  ̄▽ ̄)σ

    落星扬2019/07/20 20:21:0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