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噩梦

隆安八年初夏,西域诸国实在抵挡不住,收拢残兵,开国门,联名向宗主国上投降请罪书。

古丝路入口处,西域诸国第二次与大梁代表坐在一起,被迫议和。

对手下败将,顾昀根本懒得出面,只派了沈易全权代理。

沈易带着大梁的苛刻要求前来——先是要敲一大笔金银,其次,要在西域各国建大梁驻兵所,监控属国,自此以后,除楼兰是盟友外,其余属国皆不许备一件火机钢甲,包括轻裘在内,全部销毁,最后,大梁要求,属国需将每年开出的紫流金中七成以上纳贡与大梁。

这条款沈易自己念一遍都觉得牙疼,简直是刮骨三分,诸国代表当即也是一片哭爹喊娘。

首次谈判破裂,顾昀隔日便带了三百重甲夜袭已经投降的西域残兵营,炸得天上人间一串大地红,人为地替他们完成了合约第二条的主要内容,并公然宣称,其他两条不答应没关系,他立刻带人屠城。

屠城这事有伤天和,一般只有北蛮人才这么干,大梁军中很少有这种风气,但西域人担心顾昀嫉恨那一炸之仇,怀疑他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刚开始尚且硬挺,等顾昀令人轰开城门的时候,谈判桌上的联军代表终于怂了。

几经讨价还价后未果,三天后,“楼兰新约”签订,在顾昀重兵威慑下,各国首先以最快的速度清剿了国内战备,随后又叫苦不迭地拼凑出一年挖出后还没来得及用的紫流金。

五月底,顾昀和沈易自西域秘密押送紫流金回京。

一场大雨洗刷了京城的街头巷尾,细碎的槐花落满了长街。

吏治改革之事风声大雨点小,所有人臆想中将会导致的乱局奇迹般地没有出现。

首先世家门阀都不傻,就算对雁王变着法地从他们口袋中挖银子有所不满,但心里也明白,相比自己,那些个科举出身、浑身上下搜罗不出几两银子的穷翰林才是最恨这政策的,犯不着由他们来替人家做这个出头鸟,所以刚开始,这群人个个躲起来准备看笑话。

不料这事也真邪门了,除了了几个冥顽不灵的老酸儒站出来说了几句“体统”不“体统”之类的鬼话,朝中竟连个水花都没翻起来。

长庚先是上书拿下了皇帝,将他对烽火票的更长久的设想上呈李丰,来龙去脉写了个分分明明,有技巧地隐瞒有技巧地夸大,最后给皇帝画了一张大饼——假以时日,烽火票从上至下推行,能将天下民间金银悉数收归国库,民间买卖全屏票据即可,票据多寡由朝廷酌情裁定,再不会出现民间金银充斥积灰、国家危难时国库无钱可用的局面。

李丰先前觉得雁王有些想法过于离经叛道、不成体统,这时才发现,此人并非是不成体统,简直是要将“体统”二字踩在脚底下。

昔日有始皇帝收天下之兵以铸金人,今日就出了个敛天下之财的雁亲王。

可是这想法实在太过诱人,李丰在稍稍理解了“用几张纸片代替金银买卖”是个什么概念后,一方面心里隐约存着不安,一方面又实在无法抗拒这个诱惑,将折子扣了三天,反复推敲后,终于还是义无反顾的便吃下了这张饼,命长庚着手操办,但再三警告,手段不可过激,尤其对朝中那些寒门出身的后起之秀,要“徐徐图之”。

李丰皇帝不知道的是,早在雁王上书要求改吏治的时候,江南首富携各地巨贾一十三人进京,在当年临渊木牌择主而论的那家小酒楼中请了一次客。

小酒楼本来破破烂烂,名不见经传,前些年被起鸢楼的光芒遮掩得如月下萤火,眼神不好的根本找不着,此番却十分侥幸地从满目疮痍的京城中保留了下来,年初又休整一番,正式开门迎客,在原本的二层小楼上又加盖两层,破砖烂瓦整饬得十分干净,更名“望南楼”,叫人见了,便凭空生出一股半壁沦陷的悲意,十分应景——少有人知道,这原本半死不活的酒楼,就是杜万全的产业。

双方首次洽谈时曾经十分不顺,读书人自持清贵,又都是在宦海沉浮多年,委实不愿意与这些满身铜臭之人打交道,大多是来敷衍应酬的。

谁知接触下来,才知道杜万全其人不简单。

杜万全曾亲自泛舟下西洋,见过真正的大世面,为人谈吐、胸中沟壑都与普通商贾天渊之别,一条三寸不烂之舌能活活把死人说活,加上江充不动声色地从中斡旋,很快便有许多人心思浮动。

而就在吏治改革的法令润物无声地浸润到各处时,杜万全等人又开了望南楼最大的一间包房,第二次宴请以江充为首共朝中重臣八人。

全都是在朝中无依无靠,科举为官,白手起家的。

这一次的密谈足足持续了四个多时辰,及至月上枝头时,首座江充才举杯终局。

江充肃然起身,环视周遭,不少人推杯换盏间喝多了。

“今日酒足饭饱,大家也都累了,我不煞风景,提一杯,大家伙各自喝了残酒,散去就是。”江充道,“只要我们这场仗还要打下去,烽火票推行便势在必行,诸公一心为国……”

江充说到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地停了下来,尽在一笑中,缄口不言地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一心为国,也还请考虑一下自己的出路。

多年对时局朝政完全插不上嘴、迫切希望有自己代言人的巨贾与一干无权无势、两袖清风的文官相逢,正式结盟。

杜万全将一室文官商人挨个送走后,独自回到了望南楼,径自来到了方才包房的隔壁房间,那屋里仆从都没有一个,灯也没怎么点,只头顶悬着一盏昏黄的汽灯,桌上有二两黄酒、一碗清粥与一碟小菜,粥喝了半碗,酒剩了三分,小菜只是略动了几口,而桌边人已经撂了筷子。

杜万全不复方才八面玲珑的模样,恭谨地上前见礼道:“雁王爷。”

长庚客气地一点头:“杜公。”

杜万全一眼扫过桌上的清粥小菜,忙道:“王爷素日节省,实令我等感佩,不过这望南楼乃是咱们自家的产业,怎不叫上些顺口的?眼看要入夏,我让他们备下些清心养生的……”

“别忙了,我就吃这个顺口,”长庚摆摆手,说道,“今日之事全仗杜公,劳动您了。”

杜万全忙连声道不敢,见他起身要走,殷勤地将一边的伞提起来:“后院已经备好了车,王爷这边请。”

如果说一开始了然和尚召集临渊木牌时,最心不甘情不愿的那个人无疑就是杜万全——他早年发家确实没少依仗临渊阁的民间力量,然而挣下这份家业,杜万全不可能会承认这其中有临渊阁多大助力,此时要他为了一个从未接触过的人便将毕生心血全部投入其中,是个人都不肯。

但在与雁王接触了这大半年后,眼下最愿意为雁王鞍前马后的却也是杜万全。

杜财神多年来走南闯北,见识阅历无不高过常人,隐约觉得长庚确实是在救国之危难,但更多的却是在铺垫什么,杜万全有种说不出的兴奋感——大梁风雨飘摇的路自武帝而兴,元和帝而盛极转衰,隆安帝而穷途末路——眼下确实到了快要走入一个新转折的时代了。

他却仅凭着一块木牌便搭上了这条大船。

长庚刚走到门口,忽然无意中在自己腰间摸了一下,脚步便是一顿。

杜万全眼尖瞥见,忙问道:“王爷找什么?”

“没什么,”长庚顿了顿,似乎有些心不在焉道,“香用完了。”

这些日子他面面俱到,安神散消耗得太快,一时还没顾得上配,长庚叹了口气,对杜万全笑道:“不碍事,杜公留步,不必送——转告奉函公,他念念不忘的事,会有实现的那天。”

他酒量不太行——亲王身份摆在那,平时不管什么场合,总不会有那二百五胆敢来灌他,虽因生性自持,长庚没有彻底喝醉过,不过以他那两三杯下去就开始头疼的能耐推断,酒量可能确实是不行的。

长庚平时基本滴酒不沾,只是这天连着听了四个多时辰的墙角实在太累,才让人上了二两黄酒微微刺激一下。谁知这点微醺非但不助眠,晚上回去还让他有点难以入睡。

长庚在床上翻来覆去许久,直至快四更天,才迷糊了一阵。半睡半醒间好像听见有人进门,他翻身惊醒,抬手拧开床头吊着的小汽灯,结果不知是京城这阵子雨水多潮的,还是这屋里好几天没人住了,那汽灯只闪了一下又灭了。

来人熟稔地坐在一边的小榻上,笑道:“你在我床上干什么?”

长庚吃了一惊,眼睛已经习惯了黑暗,借着一点微光看见竟然是顾昀回来了,忙问道:“不是说还有两天才到京城,怎么这么快?”

顾昀漫不经心地伸了个懒腰,往旁边一靠:“想你了,我自己一个人快马加鞭提前跑回来的。”

上次一别还是年关,转眼冬去春来,如今已经入了夏,有半年没见人了,虽然顾昀战报中时常夹带“私货”,隔一阵子便寄封书信来,但怎么比得上真人在眼前?

长庚想他想得不行,当下便要扑上去抱住他。

顾昀却往后一仰,轻飘飘地躲开了他的手,身如纸片似的,落到了窗前,外面雨已经停了,月光悄然自水坑上蜿蜒入室内,顾昀背光而立,长庚看见了他身上万年不卸的轻裘甲。

“干什么一见面就动手动脚的?”顾昀道,“我就是来看看你。”

长庚听了前半句正哭笑不得,心道他倒恶人先告状了,也不知道谁比较爱动手动脚。及至听了后半句,他笑容忽然就收敛了,隐约感觉到了一点不对劲:“子熹,你怎么了?”

顾昀不吭声,只是看着他。

两个人一坐一站,半晌相对无语,倒像是诀别一样。

长庚的心毫无来由地狂跳起来,震得他胸口几乎装不下别的东西,气也喘不上来。他忍无可忍地爬起来向顾昀走去,从床边到小窗,不过四五步远,他却仿佛怎么也走不到头。

他前进一些,顾昀便要退后一些。

长庚不管不顾地转身一把抓起别在床头的汽灯,疯狂地拧起上面的机关,汽灯发出几声爆鸣声,突然一下亮了,屋里大炽,长庚不顾灯光刺眼,惶急地转向顾昀,却见站在窗边的人面白如纸,带着不似活人的灰败,两行血迹顺着他的嘴角和眼角朱砂痣淌下来。

那汽灯“啪”一声又灭了。

顾昀低低地叹道:“我不能见光,你点它做什么……长庚,我这就走了。”

“不能见光”是什么意思?长庚当场差点疯了,不顾一切地扑上去,拼命伸手一抓,却只抓到了一把冰冷刺骨的玄甲。

长庚嘶声道:“你站住,你要去什么地方!顾子熹!”

“去该去之地。”顾昀的声音里带出些冷意,“你如今羽翼已丰,巧取临渊阁,豪夺李家江山,天下风云际会皆在掌中,何等手段?李丰不就死在你手上了么?我久留无益,特来告别。”

长庚惶急道:“不,等等,我没有……”

他直觉想反驳自己没有,可是话到嘴边说不出来,心里一阵糊涂,感觉顾昀所说的事好像又确实是自己干的。

顾昀冷冷地说道:“我受先帝所托,将你从雁回小镇接回来,一直照顾你到成人,指望你即便不是个经天纬地的栋梁之才,起码是个人品端正、光风霁月的好人,你又是怎么做的?”

初夏夜里,长庚突然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冷。

“我依先帝旨意照顾到你长大,却没料到养大的是条中山之狼。”顾昀微微叹了口气,“大梁自太祖开国至今,两百年了,本以为能千秋万代,谁知传国玉玺毁在我这一辈手上……”

长庚想狠狠地抓住他,或是大哭大叫一番,然而整个人仿佛被定在原地一样,只能木然地看着顾昀轻飘飘地一转身,撂下一句:“顾某九泉之下请罪去了,不必再见。”

随后他竟穿墙而过,凭空消失了,打开的窗户空荡荡的,长庚一时间五内俱焚,大叫一声惊醒过来,心跳如雷,足足三息,他方才回过神来,缓缓将胸中一口郁结之气吐出,后知后觉地明白起来——那只是个逼真的噩梦。

不知是喝酒的缘故还是什么,他的头一抽一抽的疼,四肢发酸,睡了一宿比没睡还累。

暗自平静了片刻,长庚正打算起来喝口水,再闭目养神一会,谁知刚把自己撑起来,蓦地看见窗边木椅上有一团黑影,来人吐息极轻缓悠长,显然是个高手,乃至于长庚方才被自己心跳鼓噪声所震,居然一时没有察觉。

他本能地喝道:“谁?”

那人低低地笑道:“你在我床上干什么?”

再没有比这再大的惊吓了,长庚本来就没从噩梦里醒过神来,当时胳膊肘一软,直接摔回到床上,顾昀那破床从床板到枕头无处不硬,这一撞非同小可,缜密冷静的雁亲王险些被一个枕头给撞晕过去。

顾昀吓了一跳,忙蹿到床边扶他起来。

他将沈易与一干亲兵全甩在身后,自己提前了两天赶回来,本打算休整一宿明天早晨去吓长庚一跳,谁知进门一看,发现床被某人占了。他从陈姑娘那知道长庚睡眠不好,本就难入眠,睡着了也很容易被惊动,便没舍得叫醒他。

“撞哪了?唉,我看看,”顾昀莫名其妙,说道,“你鸠占鹊巢行径虽然十分恶劣,但我也没说什么呀,干嘛跟见了鬼似的……说,背着我干了什么好事?”

长庚颤抖着一把抓住他的手腕,这回抓住的是人温热的体温,这点温度刚让他缓过一口气来。

顾昀发现长庚情绪有点不稳,便想说几句闲话缓和一下,于是道:“怎么不问我为什么提前两天赶回来的?”

长庚的脸色当时就变了。

顾昀那乌鸦嘴接着说:“想你了,我自己一个人快马加鞭……”

长庚厉声喝道:“别说!”

他这一嗓子实在太惨烈,顾昀一顿,随即小心翼翼地问道:“长庚,怎么了?”

边说,他边顺手去摸床头的汽灯。

可是就这么轻轻一拧,那汽灯乱七八糟地跳了两下,随后“啪”一声没动静了,居然坏了。

一瞬间,现实和噩梦以一种不可思议的巧合交叠在一起,长庚嘶哑地低声惨叫了一声,四肢隐约的酸痛潮水似的涌进他心里,化成了十万八千种森严可怖的幻象,张开血盆大口,一口便将他囫囵个地吞了下去。

分享到:
赞(33)

评论14

  • 您的称呼
  1. 顾乌鸦哦

    沈韵2018/10/14 05:02:03回复
  2. 莫名的喜感

    匿名2018/10/17 19:25:33回复
  3. 卧槽,心疼一下长庚童鞋

    匿名2018/12/10 20:52:44回复
    • 哈哈哈艹

      隔壁魔道爬墙来的2018/12/10 20:53:03回复
      • 我在这个网站各个小说里爬来爬去……

        陈栎媱2019/01/09 18:23:00回复
        • 我也是

          花从心2019/01/18 10:43:41回复
          • 默默地+1

            小魏2019/02/11 23:06:38
  4. 可见长庚的噩梦都是顾昀死在他面前,而且十有八九都是他自己造成的,然而噩梦过后他又会想顾昀,所以是饮鸩止渴

    匿名2019/01/17 00:04:52回复
    • 杜万全是聪明人啊

      每章都刷存在感的陈栎媱2019/01/27 21:02:42回复
  5. 心疼长庚

    匿名2019/01/29 18:30:18回复
  6. 见了鬼了

    匿名2019/02/04 13:23:46回复
  7. 匿名2019/02/09 22:01:49回复
  8. 不会一梦成箴了吧……
    烽火令应该就是纸币

    确认过眼神是甜甜的人2019/02/19 01:54:38回复
    • 。。。。。你们脑洞还是挺大的其实⊙﹏⊙

      沈葭白2019/02/20 13:16:5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