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天葬师

汪徵的声音其实挺好听的, 如果她是个人,说不定能去学个声乐, 也去参加个XX好声音之类。然而大概是已经成了鬼, 声音也跟着过期变质了,搭配她那种特有的、轻轻的语气,每次都能让人起一身鸡皮疙瘩,后脊梁骨一冷, 怪瘆得慌的。

她未经提前通知, 这么乍一出声,就把所有人都给吓得出不来声了。

沈巍带的四个学生一下子全把目光集中到了她身上, 汪徵由于行动不便, 躲闪不及,只好淡定地接受了所有人的注目礼。

赵云澜把拿着手电筒的手在身上摩擦了一下, 感觉手心热了一点:“你们先在这等着, 我进去看看。”

说完, 他就艺高人胆大地推门走了进去, 沈巍连犹豫都没有, 立刻跟了上去。

地面已经给冻住了, 人踩在上面, 感觉脚下坑坑洼洼的, 赵云澜放慢了脚步, 绕着小院走了一圈, 而黑猫的眼睛就像是两盏小灯笼,在暗夜里发出幽幽的光, 突然,它一蹬腿,从赵云澜怀里挣扎着蹿了出去,两步跑到一个角落,抬起胖爪,冲着一个隆起来的小鼓包一通乱刨。

赵云澜忙蹲下,捏住它的后颈,拎起了肥猫,毫不讲究地用袖子擦了擦大庆的前爪,然后就着手电光,伸手拨了拨已经被大庆刨开了些的土。

他先是看见了一层象牙白色的东西,赵云澜想了想,又从行李里摸出了一把小铲子,在周围连铲再砸,又艰难地往下挖了一点……直到他看清了略微扁平的前额和半个空洞的眼眶,赵云澜才意识到,他挖出了半个骷髅。

一直沉默地看着他挖坑的沈巍转动目光,从小院里的每一个凸起上扫过,忽然有一种让人发冷的想法——他们俩眼下恐怕是正踩在一大片人骨上。

沈巍回头,看了院子门口正瑟瑟发抖、却还伸着脖子往里张望的学生们一眼,弯腰按住赵云澜的胳膊,轻轻地说:“先埋上,别声张。”

赵云澜用挖出来的土把头骨重新盖上,这才若无其事地站起来,招呼学生们和自己的下属们进来。

“没事,下面有点几个破瓦碎片,走路小心点,别崴脚,快赶紧进屋吧,进去以后把帐篷支好,注意保暖。”赵云澜收起了小铲子,哆哆嗦嗦地点了根烟,然后站在一边,等着其他人一个个快步钻进屋子。

汪徵却始终走在最后。她停在赵云澜面前站定,用只有小范围内的人才能听清楚的音量说:“你看见了吧?其实下面不止有一层。”

赵云澜顿时感觉有点头皮发麻,也跟着压低了声音,小声骂了一句:“我操,没见过已经大通铺了还又给加一层上下铺的,这也太拥挤了,要是咱们也跟着挤一脚,人家不会向物业投诉我们吧?投诉我也没办法,车开不上来,没别的地方了,让这帮细皮嫩肉的学生们在外面露营一宿,非出人命不可。”

“这里确实有一些忌讳,”汪徵迟疑了一下,“一会我进去告诉他们,只要法事做到了,借宿多一宿……应该不是问题。”

赵云澜点头,催促说:“那快去。”

只见汪徵量着步子走到了门口,然后又倒退了两步,转过身,缓缓地跪了下来,双手撑在头顶,朝着院子的方向顶礼膜拜,行了真正的五体投地大礼,学生们都好奇地站在门口,沈巍让他们保持安静,都往后退,把学生们尽量往里推……因为他发现,汪徵露出的一小段“手指”竟然是塑料的,“头发”从大兜帽下面露出了短短的一截,分明是尼龙的假发。

就好像跪在那里的压根不是个人,而是一架商场陈列的那种塑料模特。

……当然,后来证明,人民教师沈巍同志的想法实在是太纯洁了。

赵云澜贴着小屋的墙根站着,看着汪徵。

汪徵跪在门口,嘴里不知道说得哪个民族的语言,声音压得很低,别人听不懂,也听不出哪几个音是一个字,只是觉得那些音符像流水一样从她嘴里涌出来,在院子里回荡,似乎唤醒了某种古老的灵魂,一瞬间激起了人心里最深处的悸动。

小屋里的每一个人,包括沈巍带来的学生,都有了那种微妙的感受,年轻人们一个个不由自主地垂下头,肃穆起来,唯独赵云澜依然叼着根烟,表情木然地站在一边,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

“那是什么?”祝红走到门口,在汪徵完成了所有的动作,站起来以后,才忍不住轻声问她。

“祖宗亡灵。”汪徵站起来,动作僵硬地弹了弹裤子上的土,“我已经打过招呼了,现在应该没事了,大家都别挤在门口,到屋里坐,记住别往院子里随便丢垃圾,出门之前别忘了打招呼,要方便的话走远一点。”

外面凄风厉雪,谁也不愿意出去挨冻,只是这一宿他们经历了太多匪夷所思的东西,这会唯恐犯了忌讳,才惴惴不安,听见汪徵这样说,一群人立刻吃了定心丸似的,一窝蜂地往屋里走去,里面不管多简陋,好在避风。

汪徵等所有人都进去,才转向断后的赵云澜,在空无一人的小院里低声说: “赵处,你天生能‘看见’,天生与别人不相信的东西为伍,天生就承认鬼神的存在。可无论经过神龛还是庙宇,你都从无半点敬意,我听人说,你因故三次进入大昭寺,在无数朝圣者梦寐以求的地方,见了佛祖金身却只点头而不下拜,这样是不对的。”

赵云澜满不在乎地在窗棂上弹了弹烟灰,笑眯眯地点头说:“是,太不像话了,不值得学习,不值得提倡,宪法都承认宗教信仰自由,一定要对别人的信仰保持一定的尊重……”

汪徵的目光从塑料的假眼睛里射出来,有如实质一般地落到他脸上,将声音压得更低,近乎耳语地说:“三界六合,总有你不知道的人和不知道的事,也许你确实很有本事,可是托生成人,就算有天大的本事,能大得过天地,大得过命吗?人不能活得太傲慢,要是狂得连诸天神佛都不放在眼里,也许有一天会遭报应的。”

赵云澜嘴角的笑容敛去了一些,他垂下眼看了看汪徵,伸手把她变得有些散乱的兜帽和衣服拉好,显得又细心又温柔,嘴里却冷冷地说:“我无愧于我心,无愿相求,神佛也好,妖魔也好,谁敢评判我的是非对错?他们崇高伟大他们的,碍着我什么事了?”

汪徵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

她伸出塑料的手,在空气中虚点几下,口中默念了听不懂的词,然后轻轻地在赵云澜的额头上点了一下。

“你是好人,”她轻声说,“佛祖慈悲,原谅你,保佑你。”

赵云澜没有躲避,他甚至低下头,以便她能够得着,等汪徵做完这一切,他才出声问:“你生前也是个好人,佛祖原谅你,保佑你了吗?”

汪徵抬起脸,僵硬的塑料眼中的目光似有悲意。

赵云澜轻轻一托她的肩膀:“好姑娘,外面风大,快进屋去吧。”

屋里祝红和楚恕之配合默契,动作麻利,很快就支起了一个野外专用的小酒精炉,在上面架了一个直径二十公分左右的小锅,锅里收集了一些干净的雪水,祝红还支了个架子,把真空塑封的牛肉条打开,摆在架子上,用水蒸气加热,稍软一点,再用签子穿好,放在火上烤。

几个学生已经拿出了笔记本,一见汪徵进来,眼睛就一亮,一个个全都凑到了她身边,一个长得和竹竿一样的男生有些忐忑地开口:“姐姐,你介意我们问一下山顶小木屋的风俗吗?”

他说完这句话,就忍不住去看一眼沈巍的脸色,发现沈老师轻轻地皱了皱眉,立刻又诚惶诚恐地加了一句:“对不起啊,我的意思是,如果方便的话……要是有什么忌讳就算了,我们不懂,你别生气。”

汪徵坐在小炉边上,小声说:“没关系。”

她把手藏在宽大的袖子里,捡起一颗堆放在一边的巧克力,也不知道是谁买的,那巧克力球小小的,一颗一个包装,显得精致漂亮极了,她看起来好像很想尝一尝,但隔着袖子拿在手里,颠来倒去地看了好几遍,也还是没有拆开包装。

红衣服的女班长赶紧有眼色地挑了另一块递给她:“这个好吃,姐姐你吃这个。”

“我就是看看,不能吃……糖。”汪徵低声说,然后她停顿了一下,应学生们的要求缓缓地说,“这片山下经过几次地质变化,底下住的人也经过很多年的迁徙和融合,听说最早的时候,有一支康巴人曾经迁徙到了这里,那些藏族人流行天葬,人死了以后,尸体要给天葬师解体,把大块骨头砸碎,然后和上酥油糌粑,方便让鸟啄食,以免尸体吃不干净——吃不干净是不吉利的,所以天葬师的作用非常重要,这个地方最早就是天葬师住的。”

“因为天葬师虽然受人尊敬,但是整天和死人打交道,总是不太吉利,所以即使地位崇高,平时人们也不愿意多和他们接触。”

林静在一边补充了这么一句,郭长城听在耳朵里,却不自觉地想起了一个人——斩魂使。

大家可不也是万分敬畏,却又忌讳他么?

除了赵云澜,其他人基本不敢和他多说一句话,连鬼魂都躲他远远的,就好像……他会带来什么可怕的厄运一样。

“之后的几百年里,又前前后后地迁来了很多不同的民族,大部分是牧民,也有少数是农民——不过这边能耕种的地不多——不同民族间还爆发过几次大规模的冲突,后来好了打,打了好,打完要抢人,好完要通婚,所以慢慢的,人们的血统也开始混杂,有些其他的民族也开始接受天葬,只不过风俗和藏人的不大一样。”

汪徵像是个讲历史的老师,平铺直叙地说着,轻柔的声音和上她说话的内容,很容易就让人昏昏欲睡,沈巍带来的学生还好些,本来就是研究这一类专业的,一个个积极地一边搓手,一边用不大灵便的手在自己带来的笔记本上飞快地记录。

赵云澜却吃了几条肉干以后,就把睡袋拖到沈巍旁边,占了个近水楼台的位置,钻进去闭目养神了。

分享到:
赞(390)

评论45

  • 您的称呼
  1. 赵云澜就是一个自以为是攻的受

    镇魂女神2018/08/11 22:59:48回复
    • 沈巍就是一个自以为是受的攻

      镇魂女孩2018/10/02 19:02:20回复
      • 不是哒,巍巍一直都以为自己是攻的

        匿名2018/11/07 23:24:27回复
  2. 占了个近水楼台的位置。

    镇魂女孩2018/08/17 20:55:36回复
  3. 沈巍啊,你可长点心吧

    沈巍2018/08/18 13:47:54回复
    • 哈哈哈哈哈,难道不应该是赵云澜长点心吗

      。。。2018/08/28 23:38:30回复
  4. 我想起了小哥的母亲白玛

    匿名2018/08/22 08:04:12回复
    • 稻米同志

      匿名2018/08/31 08:53:32回复
      • 天呐,没想到在这儿遇见稻米

        匿名2018/10/05 07:54:42回复
    • 稻米好

      匿名2018/11/11 15:48:56回复
    • 我也是想到了盗墓笔记

      匿名2018/12/01 21:44:23回复
    • 稻米加一

      匿名2019/01/21 19:26:16回复
    • 张起灵?那本小说?

      匿名2019/01/30 16:42:26回复
    • 稻米+1

      匿名2019/01/31 10:20:41回复
  5. 近水楼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可以可以

    二才2018/08/30 14:11:51回复
  6. 说是剧版今天晚上六点重新上线 可是等到也还是和以前一样不能看,感觉被骗了………

    等你等了那么久那么久2018/09/22 19:32:37回复
    • 我今天还没等到

      要等到什么时候呢2018/09/25 01:03:25回复
    • 可以在影视大全里面搜到的

      匿名2018/10/02 23:52:02回复
  7. 毫不讲究地用袖子擦了擦大庆的前爪
    p大的细节描写真是无可挑剔

    爱上了虚拟的爱情2018/10/31 00:40:52回复
  8. 就我一个半夜看镇魂被吓到不敢动的吗。。。
    (苦笑……)

    魔系白佛系黑2018/11/03 18:08:29回复
  9. 我也被吓到不轻

    匿名2018/11/03 21:07:00回复
  10. 其实还好,不是很恐怖,还挺甜的

    猫的咖啡店2018/11/04 22:56:29回复
  11. 完了,我看到“赵云澜掉了根烟”的时候想,诶赵云澜不是吃棒棒糖吗?!我错乱了

    匿名2018/11/09 11:24:16回复
    • 剧版改了,叼烟影响不好,改成吃棒棒糖了。

      咳,居老师的小笼包2018/12/01 19:38:05回复
      • 其实刚开始的时候也说了 他那几天准备戒烟 所以才吃的棒棒糖

        匿名2018/12/02 23:29:02回复
  12. 不拜是因为他的辈分大得多

    匿名2018/11/15 21:55:49回复
    • 是滴是滴,要他拜,怕那些神佛受不起

      匿名2018/12/02 20:20:06回复
  13. 小屋里的每一个人,包括沈巍带来的学生,都有了那种微妙的感受,年轻人们一个个不由自主地垂下头,肃穆起来,唯独赵云澜依然叼着根烟,表情木然地站在一边,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
    我就想问,包括沈巍吗?

    匿名2018/12/02 20:20:57回复
    • 年轻人,沈老师不算吧

      匿名2018/12/31 00:17:30回复
  14. 当然不包括,沈巍不是“人”

    匿名2018/12/23 00:04:10回复
  15. 沈巍不是年轻人,他都一万多岁了

    匿名2018/12/23 00:05:26回复
  16. 昆仑君耶,就算是轮回中的,神魂还是那个魂,他敢拜,神佛敢受吗?

    匿名2018/12/25 10:08:06回复
    • 有道理

      匿名2019/01/16 22:12:19回复
  17. 大庆的胖爪一通刨那里好萌。

    匿名2019/01/06 08:49:31回复
  18. 看剧和看原著都会被汪徵大段的回忆和描述跳过去。

    匿名2019/01/17 16:23:59回复
    • 镇魂女孩2019/01/19 13:58:59回复
  19. 看电视剧演的就像不停破案打怪,专门来看小说,太精彩了,情节引人入胜,感情描写细腻,电视剧唯一成功的就是选的角色都挺符合的,代入感很强,演员演技也好,只是受到的限制太多,不如小说真实生动。

    糖豆子2019/01/23 11:16:15回复
  20. 哪位亲能解释下情 趣 用 品店的娃娃是怎么个意思

    蘸醋的小笼包2019/01/24 21:59:06回复
    • 充气娃娃

      匿名2019/02/08 13:11:18回复
  21. 三界六合,总有你不知道的人和不知道的事,也许你真的很有本事,可是托生成人,就算有天大的本事,能大的过天地,大的过命吗?人不能活得太傲慢,要是狂得连诸天神佛都不放在眼里,也许有一天会遭报应的。
    我无愧于我心,无愿相求,神佛也好,妖魔也好,谁敢评判我的是非对错?他们崇高伟大他们的,碍着我什么事了?
    你生前也是个好人,佛祖原谅你,保佑你了吗?
    P大的文字真的是太棒了!捧心~

    以心默读,一生为舟2019/01/24 23:02:15回复
  22. 见佛祖金身不拜,他倒是肯,佛祖受得住吗?怕不是今天受了拜,明天就被生气的巍巍提刀劈了

    匿名2019/02/04 18:36:30回复
  23. 不知道几刷了,我居然被两个男人之间的爱情虐到了啊啊啊啊啊啊

    镇魂女鬼2019/02/07 08:47:57回复
  24. 自动脑补居北戏~

    居北❀2019/02/08 18:55:35回复
  25. 赵云澜顿时感觉有点头皮发麻,也跟着压低了声音,小声骂了一句:“我操,没见过已经大通铺了还又给加一层上下铺的,这也太拥挤了,要是咱们也跟着挤一脚,人家不会向物业投诉我们吧?投诉我也没办法,车开不上来,没别的地方了,让这帮细皮嫩肉的学生们在外面露营一宿,非出人命不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或或或或或

    镇魂女孩2019/02/11 14:33:31回复
  26. P大的文字真的用的游刃有余的

    匿名2019/02/16 02:07:4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