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情书

奉命断后的沈易听见巨响,回头一看,吓得肺都快喷出来了,当下本能地要追过去。

可沈将军边疆沉浮多年,毕竟已经不再是当年灵枢院里的意气书生了,一惊之下胯下神骏方才摆头动了一下,沈易已经回过神来,紧紧地将马缰拽住,第一时间嘬唇作长哨:“玄骑不要乱,玄鹰去探敌军异动,传我令……”

可他话没有说完,一个玄鹰斥候倏地落在了他面前:“报!大帅!”

“等等,大帅腾不开身,”沈易拦住他,“怎么回事?先跟我说就行。”

那玄鹰斥候飞快道:“沈将军,西域十六国撤回国内后,重整旗鼓,纠集各国国内保存的战车共一十八辆,正往我方驻地行进,恐是要反扑……”

沈易沉声道:“多少人?”

“若不算车,从天上看,甲与骑兵至少有两三万……”

“沈将军!”

顾昀一个亲卫连滚带爬地跑过来,沈易蓦地扭过头去,险些抻着脖筋,头皮一阵一阵地发麻,他简直不敢想象,倘若顾昀真有个三长两短,他们怎么守住古丝路入口处的二十七关隘?

难道再退一次吗?

那亲兵急喘了口气:“大帅令你立斩龟兹国国王于两军阵前,将人头挂在旗杆上,破釜沉舟,玄铁营不留一兵一卒守城,直接出兵迎敌!”

沈易才听了前半句,一颗悬在嗓子里快要卡出来的心重重跌落回腹中,乃至于后半句几乎没听清,破天荒地又让那神经紧绷的亲兵重复了一边,这才扬声喝道:“叛……咳,叛军是强弩之末,秋后的蚂蚱最后一蹦了,听我号令,备战!”

爆炸发生的一瞬间,顾昀被身边一个重甲以身护住了。

那玄甲将士当场身首分离,顾昀短暂地晕过去片刻,被震出了一口血,一只耳朵直接就听不见了。

醒来后顾昀顾不上其他,第一反应就是敌人要借此机会反扑——西域各国两次叛乱,与大梁的深仇大恨一两代人之内是解不开了,眼下被一日千里的玄铁营所慑,终于知道怕了,这大概会是他们的最后一击。

何荣辉肝胆俱裂地将顾昀从重甲身下拖出来,顾昀半个身体都是血,有他自己的,也有别人的,电光石火间,他周身潜力爆发,心下起伏了无数个念头,一把抓住何荣辉的胳膊,将斩俘迎战的命令传出去,而后他仿佛烧尽了最后一点力气,断断续续地道:“一干军务现由沈……季平暂代本帅职,不可声张……”

何荣辉差点哭了。

顾昀耳畔嗡嗡乱响,一时什么都听不清楚,自然也察觉不到别人的悲声,只是喃喃道:“封锁消息……今日之事,胆敢泄露一个……一个字,军法处置……去伤兵所请陈姑娘来……唔……”

顾昀说到这,胸口一阵剧痛——旧伤显然还没来得及好利索,此时又添了新彩,眼前一阵一阵发黑,嘴里却还不闲着:“慢、慢着!让传令兵一定确准雁王车驾离开后,再去叫陈姑娘,先不要告诉她这里出了什么事,秘密请来,务必……”

他说不下去了,拽着何荣辉的手一时无力地垂下,何荣辉吓了个半死,哆哆嗦嗦地伸手去探他的鼻息——见那鼻息虽然微弱,但好歹还在,何荣辉这才倒气似的喘了几口,弯腰把晕过去的顾昀抱起来。

沈易远远地与红着眼的何荣辉对视了一眼,打了声呼哨,怒吼道:“斩龟兹国王,兄弟们,随我踏平叛贼!”

西域联军自知拼不过玄铁营,仓皇撤退途中便合计出了一条毒计,安排精通易容的西域死士暗算顾昀,此时听见爆炸声,还以为得手,精神大震,正打算一举拿下丝路口,谁知还未追至古丝路大关,便正面遭遇了倾巢而出的玄铁营。

那一声爆炸似乎彻底激怒了这群黑压压的铁战神,龟兹国统帅本以为逼退玄铁营便可以迎回国王,不料一抬头见国王的脑袋高悬旗杆上,跟旌旗一起荡悠悠,活像一把打了结的寒碜流苏,龟兹统帅“啊”一声直接跌下马去。

为首的玄铁将军脸上扣着铁面罩,黑压压的玄铁轻重甲下根本分不出谁是谁,仿佛怕敌阵看不清旗上挂了个什么,那将军在猎猎风中一摆手,一个轻骑回手将割风刃卷成了一朵花,割断了旗杆上一根绳子,龟兹国王人头落地,一路滚出去,龟兹国统帅连滚带爬地扑过去,抱住国王的人头,与那光溜溜的一颗脑袋大眼瞪小眼片刻,终于忍不住“嗷”一嗓子,在两军阵前嚎起丧来。

这一嗓子仿佛是玄铁营的号角,下一刻,重甲整体动了,主帅身披轻裘,端坐马背上,将手中割风刃举起,豁然下劈,方才鸦雀无声的两万黑乌鸦人与马一同举步,将喊杀声也压抑在那隆隆的脚步声里。

西域官兵大骇,除了顾昀,玄铁营中哪个将领敢做主先斩后奏,直接杀龟兹国王?

难道顾昀竟然没死?

看这架势,他们非但没能炸死顾昀,反而激怒了玄铁营。

这一宿,沙海被血,玄铁重甲对上西域战车,退敌于古丝路外二十里,西域联军反击不成,再次溃散,玄铁营一路穷凶极恶地追杀至西域诸国境内,斩敌首近万,屠尽龟兹贵族。

陈轻絮刚把带着捷报回京的雁王车队送走,还没来得及从喜极而泣的激动中回过味来,两个玄鹰就直接飞到了西北伤兵所:“陈姑娘,大帅请您去一趟。”

顾昀再次醒来的时候,是有人要强行掰开他的嘴喂药。

周遭乱七八糟的什么也听不清,顾昀轻喘了一口气,感觉心肺烧着了似的一阵剧痛,活活要把眼泪疼出来,他尚且没完全清醒,迷迷糊糊地想道:“这是快死了吗?”

这念头甫一冒出,顾昀便狠狠地咬住牙。

“不行,”他心道,“加莱荧惑还活着,江南尚在沦陷,我死不瞑目。”

这股子狠仿佛一剂鸡血,直接从他心口打进去,顾昀一激灵,倏地醒了过来。

正给他喂药的沈易撬不开他的牙关,急出了一身冷汗,此时突然感觉顾昀牙关一松,竟能自己吞咽,顿时大喜过望,连声叫道:“子熹!子熹你睁眼看看我。”

陈轻絮忙道:“醒了能进药就没事了,沈将军,你别哆嗦,呛着他了,给我!”

顾昀没让西域死士炸死,谁知让姓沈的一碗药汤给灌了个九死一生,不知从哪攒了一点力气,挣扎着要推开那祸害,他这一动,整个帅帐都沸腾了,一大帮五大三粗的汉子嗷嗷哭叫,七手八脚地都想上去帮忙。

陈轻絮忍无可忍:“够了!都给我出去!”

顾昀敏锐地嗅到了一股女子身上特有的香味,知道是陈轻絮来了,微微偏了一下头,避开送到嘴边的药碗,吃力地睁开眼。

陈轻絮知道他在忧心什么,忙一个字是一个字地在他掌心写道:“雁王已经回京了,他不知道。”

顾昀苍白的嘴角微微弯了一下,似乎是笑了,勉强将药喝下去,精神又涣散开了。

顾昀震伤了肺腑,加上旧伤复发,反反复复地烧了一宿,“死不瞑目”四个字磐石一般地撑着他,第二天便让人叹为观止地爬了起来,汤药如水似的灌下去,紧着便把手下将军全都叫来,听了一遍战报。

等这边散会,陈轻絮将一碗药端到他面前,顾昀接过来一饮而尽,不知这回是撞伤了脑袋还是巨响伤了耳朵,他本来就靠药物维系的耳畔一直嗡嗡的。

放下空碗,顾昀第一句话便问道:“雁王几时走的?”

陈轻絮惜字如金道:“初三一早。”

顾昀松了口气——西域一线尽在他掌控中,只要长庚已经走了,那此事就绝不会有一个字传到京城中。

至此,公与私两件事他都放下心来,自动将此事算作了虚惊一场,冲陈轻絮一笑道:“最近我有些忘形,一时不查,现眼了,见笑。”

陈轻絮没有笑,反而拉过一把椅子坐下,做出要长谈的架势:“侯爷,我有几句话同你交代。”

顾昀一愣。

有些大夫是气急败坏型的,病人但凡有任何一点不配合,都要叽嘹暴跳一番,还有些大夫是放羊型的——你找我来我管治,不愿意治拉倒,不勉强,爱作不作,爱死不死。

陈轻絮无疑属于后者,无论顾昀夹钢板上前线,还是一再一意孤行地加重用药剂量,她都没说过什么,极少这样正色。

顾昀:“陈姑娘请。”

陈轻絮:“人身上的任何一个地方都并非单打独斗,耳目也都连着脏器,侯爷幼年毒伤的后患一直延续至今,而此番战役又接连伤筋动骨,使肺腑震荡,五脏不安——西域之乱既然已经压下去了,以我之见,大帅最好借着押送战俘之机,回京休整一二,否则……”

顾昀:“总有一天,什么灵丹妙药也治不了我了对吗?”

陈轻絮脸上没什么异色,点头道:“侯爷自己的身体,想必心里是有数的。”

顾昀“唔”了一声,好一会没吭声。

人在二三十岁的时候,是很难感觉到岁月流逝带来的“老”与“病”的,偶尔身上不得劲,一般也不会往严重的地方想,没有切身的感受,旁人“珍重”“保重”之类的叮嘱大抵是耳边风——有太多东西排在这幅臭皮囊前面了,名与利、忠与义、家国与职责……甚至风花雪月、爱憎情仇。

顾昀也未能免俗。

直到这一刻。

他原来总觉得自己的归宿就是埋骨边疆、死于山河,他把自己当成了一把烟花,放完了,也就算全了顾家满门忠烈的名声。

可是事到临头,凭空冒出了一个长庚,一巴掌将他既定的轨迹推离了原来的方向,他忍不住心生妄念,想求更多——比如在社稷损耗过后,还剩下一点不残不病的年月,留给长庚。

倘若他早早死了,长庚一个人背负着那北蛮女人歹毒的诅咒,以后可怎么办呢?万一有一天乌尔骨发作,他真的……那谁来照顾他?谁会管他?

陈轻絮不善言辞,本来担心自己拙嘴笨舌,说服不了顾昀,谁知还没等她打好腹稿,顾昀却忽然道:“我知道了,多谢,以后也还请陈姑娘多多费心,现在这个局势,休养未必能成,但只要我不入宫面圣,边关没有紧急军情,那药能不用尽量便不用了,好不好?”

陈轻絮愣了愣,突然发现顾昀好像不一样了。

三代玄铁营传到顾昀手中,就是铁板一块,他一句话便是令行禁止、绝对权威。在顾昀消息封锁下,京城只得到了西疆大捷的消息。

奉函公在朝堂上一边听一边哭,举国沸腾——连顾昀后来上书请罪,说自己阵前擅自杀龟兹国王的事就都显得像细枝末节了。反正顾昀那活驴阵前手段强硬不是一天两天了,连李丰都觉得这很像是他能干得出来的事。

只有长庚对着那传到军机处的请罪折皱起眉——虽然说不清为什么,但他就是觉得里面有隐情。

可惜还没等他细想,送信的玄鹰特使便又拿出了另一封信:“王爷,这是侯爷交给您的家信。”

顾昀上一次给他写家信,还是那人刚刚前往古丝路的那两年,还有一封是沈易代笔的。

长庚涵养功夫一流,平静地接信道谢,一口又真诚又熨帖的场面话张嘴就来,直把没怎么见过世面的玄鹰特使说得眼泪汪汪,恨不能磕头赌誓要报效家国,晕晕乎乎地就被打发走了。

特使一走,长庚立刻挥退了两侧随侍的小太监,迫不及待地拆开,他手本来就巧,拆得又极为小心珍重,信封没有撕坏一点,拿出去还能当个完整的用。

刚一打开,里面先掉出了一小截压干的杏花。

顾昀活像沈易上身了,事无巨细地写了好多话,他本就嘴欠人损,描述起西域联军的熊样更是不吝坏水,敌军屁滚尿流之态简直如在眼前,倘若军机处还有人在,这会大概要惊悚了,谁见过风轻云淡的雁亲王在案牍成山的桌案后自己笑得这么开怀?

结尾,顾昀又写道:“关口有几株杏树,为战火牵累,树干已然焦灰大半,虫蚁不生,本以为早已死绝,一日巡营归来,竟见枯木逢春,槁灰中又生花苞,一夜绽开,可怜可爱,行伍之人煞风景者不计其数,讲甚么惜花爱花也是对牛弹琴,不如先下手为强,先下一枝与你玩去……”

安定侯那能传世的行楷后面涂了一句,长庚依稀辨认出那是“愿来年早春能剪侯府几枝春梅”,后来大约是觉得议论未来事不祥,复又涂去,潇潇洒洒地写了个落款,不知是故意的还是巧合,他那落款处隐约留了个花枝的印记,端素地横过那个“顾”字,单是看一眼那压了花痕的字,就能感觉到一股暗香扑面而来,说不出的风雅无双。

长庚被他闷骚了一脸。

这些世家公子哥们无论平时看起来是粗是糙还是不走心,这些吟风弄月的小手段个个都会,谁都有那么压箱底的几招。

长庚不由得想起那次顾昀灌多了黄汤的那股卡在风流和下流之间的劲,他倒不至于为了那些个莫须有的风流韵事捻酸吃醋,反而觉得这样的顾昀怪可爱的。

长庚就着一碗凉茶,慢吞吞地把顾昀的家书从头到尾看了三四遍,恨不能将每一个字都拓在脑子里,闭着眼落笔都能摹出一封一模一样的,这才将信纸和干花都收进荷包贴身放好。

随后他落笔在一边的纸上写了“世家”两个字,微微合上眼。

“雁亲王”三个字一出口就是代表皇族的,值此国难当头之际,世家与皇族之间利益空前一致,只要他不出格,便不会有不长眼地跳出来跟他过不去,很多手头宽裕的世家甚至对烽火票表达了极大的支持,这回多多少少都出了一点银子……

那么下一步呢?

边关一旦动手就是巨额的军费,流民还在源源不断的渡江,大梁境内人心惶惶,不事生产,那一点应急用的烽火票银很快就会见底,朝廷总不能靠借钱活着。

改革田制、税制、民商制度等等俱是迫在眉睫,随便动哪里都得伤筋动骨。

届时,满朝上下的世家权贵都会是他的敌人。

长庚方才还带着温暖笑意的表情冷了下来,狼毫轻勾,在“世家”二字上打了个叉。

灯下年轻的亲王俊秀极了,也冷酷极了。

奉函公也好,葛胖小也好,陈姑娘……甚至顾昀,他们好像都觉得挑起大梁的那个人可以在大厦落成时将大梁轻轻撂下,拂衣而去。

但那怎么可能呢?

“权势”二字,在危亡之际,从来都是一条你死我活的不归路。

分享到:
赞(59)

评论11

  • 您的称呼
  1. 啊啊啊十六又发骚了哈哈哈哈哈哈

    羡羡2018/12/06 00:08:18回复
  2. 十六,你好骚啊

    隔壁魔道爬墙来的2018/12/10 20:24:23回复
  3. 十六骚气十足

    匿名2018/12/14 22:42:46回复
  4. 骚气十足

    匿名2018/12/19 10:26:11回复
  5. 感动的一塌糊涂

    匿名2018/12/28 10:48:25回复
    • 好心酸啊幸亏是HE

      陈栎媱2019/01/09 18:13:50回复
      • 额……我又来了

        陈栎媱2019/01/27 20:24:55回复
        • 你中间居然没有人插评论………给你留位置呢么⊙﹏⊙

          沈葭白2019/02/20 13:12:11回复
  6. 风骚的顾昀。

    哈哈哈2019/02/10 01:33:48回复
  7. 义父,你好骚啊

    顾昀这辈子都不可能攻的2019/02/20 21:35:18回复
  8. 长庚对皇位有意了,,,,只有他坐上那个位置,大梁才能真正整改,彻底整改,,,

    原味2019/04/14 13:58:0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