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初捷

陈轻絮细细打量了一下长庚的脸色,说道:“我听说殿下这一路马不停蹄,先是南下江北整顿运河沿岸酷吏奸商,又回京调度户部与灵枢院,不计代价地赶在年关前来西北,接连奔波,至今没有休息,但是好像气色还不错?”

这件事挺离奇的,她离京的时候,长庚身上的乌尔骨几乎到了无法收拾的地步,本以为他这半年多又劳神又费力,不知到了哪步光景,接到临渊木鸟时,陈轻絮心里几乎有点忐忑,唯恐从他眼睛里看见那点不祥的红光。

谁知长庚的脸色比她想象得好太多,雁亲王身上那种“天塌地陷我自宁静”的状态似乎又回来了。

跟他随钟老将军两袖清风、浪迹江湖时的那几年差不多。

可是好像又有一点不同,他仿佛是不像以前那样寡淡得十分刻意,也不缺烟火气了。

“跑几趟腿而已,不至于的,”长庚浑不在意道,“都说是万事开头难,其实我倒觉得开头未必是最难的。你看如今朝中上下都到了得破釜沉舟的地步,我干得再不行,顶多也就是再被洋人兵围一次京城,不可能更坏了——亡国这事,一回生二回熟,朝中诸公估计也习惯了,不会太怪罪我。”

“……殿下这心胸真是近朱者赤,得了几分侯爷真传。”陈轻絮隐晦地把万事不走心的顾昀拖出来鞭了一次尸,鞭尸完毕,她仔细回味了一下,又觉得也有几分道理,故而又道,“不错,有时候比起重整河山,盛极之后衰落的下坡路的确更难接受。”

“那就碍不着我的事了。”长庚带着几分随意的态度对她说道,“子熹幼年时身体底子不好,须得尽早调养,要是不打仗,他在玄铁营里也待不了几年了,他要是走,我就跟他走。”

陈轻絮:“……”

她花了好一会工夫才反应过来这个“子熹”指的是谁,整个人都兵荒马乱了起来,顿时恍然大悟——雁王殿下脸上那遮得住千里风尘的敢情不是气色,是春色!

陈姑娘一时间完全不知该说什么好了——要是这样匪夷所思的情愫都能成开花,那她一个长得也不比谁丑的大姑娘整天混在男人堆里,怎么就竟然没人胆敢对她表达点意思呢?

究竟是她那张天生的冷脸杀伤力太强?

……还是顾大帅上梁虽不正、下梁居然也没歪,治军之严让人叹为观止?

然而长庚这好似漫不经心的一句话,虽然勾起了陈姑娘一点不足为外人道的酸,却也无疑是等于给她吃了一颗定心丸。

西北边境纵然天高皇帝远,但雁王殿下在朝中翻云覆雨的手段还是能略有耳闻的。

陈轻絮感佩之余,也不得不生出几分他将来会为权势所绊的忧虑来——她并非信不过长庚的人品,可是乌尔骨始终如一片驱不散的乌云,三年五年,他尚且能固守本心,十年八年呢?权力与毒会不会加速侵蚀他的神智?到时候他手握临渊木牌,权势滔天,谁还能阻止他?

直到听到这里,她才略放下心来——无论如何,只要安定侯好好的,这世上便总有人能牵制住他,拉他一把。

这么一想,陈轻絮有些暗自庆幸,多亏临渊木牌没有受她那一票反对的影响,最终还是交到了长庚手里,否则大梁真的不一定能在短短半年内缓过这一口气来。

这一口气,在除夕夜里终于缓缓攒成了气吞山河的势——玄铁营兵分三路,奇袭西域联军驻地。

西域联军与嘉峪关对峙良久,好一阵子没接到洋人补给,自己技术不行,钢甲战车坏了根本不会修,起视周遭,盟友都是一言难尽的蠢货,完全指望不上,早就各自萌生退意。

十六国联军当天收到斥候报,说玄铁营毫无动静,因此放下心来。

守卫都在闲逛,各国统帅正毫无准备地凑在一起专心吵架,整个驻地一片黑灯瞎火,突如其来的黑乌鸦简直如同从天而降。

好多人恨不能裤子都没套上就仓皇应战,被来势汹汹的玄铁营狂风卷落叶似的掀过。

有个离得远的小国见势不好,飞快地算计了一下自己那没什么家底的国力,国王和统帅当机立断,首先率众跑了。

这一跑简直像是发了什么信号,联军整个哗然,正在一发不可收拾时,玄鹰从天上扔下了一大堆复制的书信,纸钱似的撒得到处都是——之前有几个西域小国国主意意思思与顾昀暗通条款,写了几封暧昧不明的亲笔信,此时被翻脸不认人的安定侯拓下来印了一堆,当空糊下来,配合最早一批逃跑先锋显得格外有震撼力。

还不等那几个两面三刀的西域小国气急败坏地跟盟友赌誓,天上便传来大梁铜吼那山呼海啸的动静。

有个伶牙俐齿的玄鹰先后用大梁官话和西域各国通用语大声将几个叛变的小国家点了一回,然后悍然宣布道:“尔等既已臣服,便自行缴械退到一边,倘若刀剑无眼误伤友军,玄铁营概不负责!”

西域联军整个炸了,这种时候谁有闲暇停下来仔细阅读分析纸上的是非曲折?匆匆扫一眼开头结尾,见那称呼肉麻态度谦卑,先当是确凿的证据信了八九分。

西域各国的队伍都乱了套,外有强敌内有叛徒,撞上谁都不像好人,当下不分敌我地战了一团。

那是隆安八年初一,交子方过,辞旧迎新。

蛰伏退守的玄铁营在主帅回归后,终于露出了压抑大半年之久的獠牙,铁剑咆哮着向西,切瓜砍菜一般地从西域联军驻地上席卷而过。

联军大败,一时间四散奔逃,一宿之间,他们见识了当年三十铁骑便能横扫十八部落的玄铁营真正的战斗力。

初二,一伙西域残兵败将且战且退,玄鹰生擒十六国联军之首的龟兹国王。

与此同时,捷报传到关内伤兵所。

这是自半壁江山沉沦后,大梁真正意义上的第一道捷报,整个伤兵所都沸腾了,无论是一众缺胳膊断腿的西北伤兵,还是雁亲王体体面面的随侍们,全都不分彼此地抱头痛哭成一团。

长庚重重地舒了口气,本想张口吩咐下人立刻准备回京,谁知叫了一声,竟没人顾得上理他,只好无奈摇头,取了块手帕递给一边无声无息掉眼泪的陈轻絮。

这一天他们等了太久了,风雨飘摇中大厦将倾,然而只要那根磐石梁柱犹未倒、玄铁军威风骨未折,便总有将这破败河山收拾起来的一天。

年初四,西域联军溃退至古丝路入口处,行踪消息被俘虏来的汉人奴隶泄露,遭遇了楼兰人的伏击——西域联军进犯大梁时,曾一举占领楼兰,杀了老国王,年轻的酒鬼王子被迫流亡异地,此时终于有机会大仇得报,简直杀红了眼。

至此,联军再受重创,已然是溃不成军。

破五当天,玄铁营锐不可当地收复古丝路二十七处关隘,直接出兵攻入昔日的万国驻地,将尚且来不及撤走的一干洋人全部俘虏。

沈易跑到营帐中报道:“大帅,西域那帮龟孙子缩了,递书和谈,怕跟他们那些衣食父母的洋爹们交代不过去,想用他们之前抓走的汉人换俘,你看……”

顾昀一口答应:“换!”

此言一出,帅帐内一片哗然,“大帅三思”此起彼伏。

沈易吃了一惊:“大帅,战报尚未上传朝廷,这批俘虏里不乏番邦要员,私自处理了……这妥当吗?”

顾昀竖起一只手打断他的话音:“若玄铁营当时未曾退走,这些百姓此时应该还在自己国境之内,哪怕沦为流民,至少还能排队领碗粥喝,不会无缘无故被抓走被当畜生折辱……我并不是指责诸位,当时撤军令也是雁……是我让人传出来的。玄铁营得以保存,方有如今这场胜仗,被俘受辱同胞之功还在我等之上,慢待谁也不能慢待功臣。”

这话一出,帐内一片鸦雀无声,再没有人提出异议了——不过他们很快发现,顾昀原来也没打算“擅自”处置战俘。

双方于约定之地、约定时日将各自俘虏换回,然而就在西域联军打算灰溜溜地离开时,一个轻裘玄骑突然拿了一根没有箭尖的木头箭杆,回手往旁边人的胸口轻轻一戳,那人胸口早加好了鸡血袋,一戳就破,远远看去,“鲜血横流”,像是中了一箭一样。

“中箭”的那位十分敬业,在原地前后左右晃了一圈,才安心进入装死到底的环节。

顾昀面对着目瞪口呆的敌人,冷酷无情地一声令下:“这些猪狗不如的东西背信弃义有瘾,以换俘为名,竟放暗箭偷袭我军,将他们拿下!”

前面充门面的轻骑倏地散开,几十个重甲越众而出,顾昀的话音没落,重炮已经响了。

顾昀少年平西域叛乱的时候尚且初出茅庐,还没有这样无耻,后来古丝路开通,双方互通友好时,安定侯一直都自持大国风度,约束属下,对外总是一派“仁义礼智信”的儒将风度。

谁知道他竟能当面指鹿为马、颠倒黑白、睁眼说瞎话!

说好了来换俘的西域联军同万国俘虏一起惊呆了,尚且来不及愤而反抗,埋伏的玄鹰从天而降,截断后路,当空一箭哼削,将放了一半的信号弹打哑火了,三下五除二便将他们收拾了。

顾昀这才转头对沈易道:“我就借用了一下战俘钓鱼,也不能算是‘擅自处置’吧?”

沈易:“……”

被西域联军抓去的中原俘虏大部分是千里迢迢来讨生活的商人,当初一念之差,没有跟着杜财神退走,以至于落到了这种境地。

这些人中有自己做小本买卖的,也有跟着商队混饭吃的,男女老少加在一起,总共还剩下了三十多人——其他都已经死在了西域人手中。

当天夜里,这些被百般折辱、当牛做马的中原人终于在玄铁营的护送下,彼此搀扶着回到了自己的国境内。离古丝路关口还有十来丈远,尚不及通过,也不知是谁先带头跪下,以头抢地,痛哭不止,丝路入口处哀声一片,过往孤鸿不忍听。

顾昀摆摆手,令护送的将士停下来不要催促,默默地等在一边。

这些俘虏中,只有一个人没哭,那男人约莫有三十来岁,一身文质彬彬,是个读书人的模样,身边带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径自来到顾昀面前,也不僭越,隔着一水亲兵,远远地站定。

一个亲兵在顾昀耳边道:“大帅,我路上听人说,好像就是这书生将被西域人掳去的难民归拢到一起,保全了么多人,还设计泄露了西域狗贼的行踪,让楼兰王子有机会偷袭。”

顾昀先是一愣,还没等他细想,便见那书生已经带着身边的少年跪了下来。

顾昀对外虽然刚耍完流氓,对这些人却不敢有一点轻慢,忙道:“先生不必这样,快请起,怎么称呼?”

那书生拒绝了他的搀扶,沉声道:“大帅,草民姓白名初,是个久试不第的穷书生,没出息得很,因父母早亡,家境贫寒,便绝了科举之心,去年带着幼弟来古丝路给人写写算算讨生活,不料遭此大难,白某虽不才,亦是圣人门下,知道‘不辱先,不辱身,不辱理色辞令乃士之节’的道理,然而情势所迫,落入敌手,为苟全性命,被那些狗贼肆意侮辱,施以宫刑……”

顾昀吃了一惊,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亲自越众上前,来到那兄弟二人面前,沉声道:“是我们来迟了。”

白初道:“苟延残喘到如今,不过是想亲眼得见王师收复失地。”

顾昀肃然拱手:“先生之功赫赫,我定会上报朝廷。”

白初低低地笑了笑:“残破之身怎敢居功,只是草民有个不情之请。”

顾昀:“请说。”

白初道:“我有一幼弟名正,年方十六,不及加冠成人,所幸天生还有把力气,君子六艺虽大多不行,但骑射之术尚可,草民知道玄铁营乃是国之利器,将士们个个都是精锐,以他的资质原是不配的,只求能让他当个跑腿侍奉的小厮之流,跟在大帅鞍前马后调教几年,日后高堂在天有灵,叫他长成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顾昀看了一眼那少年,见他长得虎头虎脑,也不插话,兀自在旁边红着眼圈抹眼泪,便暗叹一声:“先生快快请起,这都是小事……”

白初按着那少年的脑袋上前几步,逼他跪在顾昀面前:“给大帅磕头。”

白正大概是个心眼实在的孩子,让磕头就玩命磕头,一点虚的都没有,脚下的石砖地让他磕头直震,顾昀无奈,只好弯下腰要将他扶起来,然而他刚一碰到那少年双肩,便是一怔,只觉那孩子双肩不住颤抖,不像激动,倒像……恐惧。

几个念头突然从顾昀心里闪过——

西域联军在古丝路处因行踪泄露而遇袭,损失惨重,怎会不震怒?

那么首当其冲的,他们便会拿这些嫌疑甚重的中原俘虏开刀,别人先放一边,但领头的那个无论是否与这事有关系,绝对少不了被牵连,敌人才不会管这其中有没有冤情,也根本不必有证据,只消一点怀疑就不会留下他性命。

这次换俘,放回一些老弱病残就算了,怎么会把这个白初也放回来?

方才他就隐约觉得不对劲,可是被那白初和着数十人大放悲声的背景说出那样一番话,他心里一时又激荡又愧疚,没有深究!

顾昀一警觉,当即后退,就在这时,只听一声大吼,那“白初”整个人胀大了一圈,清瘦的脸撑圆了,皮肤寸寸皲裂——他脸上竟掉下一张撕裂了的人皮面具来。

“大帅!”

一架玄铁重甲毫不犹豫地扑过来,一把抱住顾昀,错步间转身以三层钢板的后背为盾护住他——

“轰”一声巨响,那“白初”整个人炸了,巨大的火浪席卷四方,伏地的少年当场尸首分离,顾昀耳朵里“嗡”一声,一阵尖锐的刺痛袭来,后背重重地砸在地上,眼前一黑。

分享到:
赞(85)

评论22

  • 您的称呼
  1. 又没人了

    沈韵2018/10/14 04:46:48回复
    • 匿名2018/11/04 19:30:34回复
  2. p大是我此生无法触及之神仙

    小长被p大迷上了2018/11/28 23:43:08回复
  3. 啊?怎么又开始了?就不能好好轻松几章吗……心累

    羡羡2018/12/05 23:59:32回复
  4. 陈姑娘一时间完全不知该说什么好了——要是这样匪夷所思的情愫都能成开花,那她一个长得也不比谁丑的大姑娘整天混在男人堆里,怎么就竟然没人胆敢对她表达点意思呢?陈姑娘也很心塞,为什么她就没人表白,笑死我了

    匿名2018/12/14 22:30:04回复
    • 陈姑娘不心塞,很快就会有的……嗯,很快……很快……@( ̄- ̄)@

      沈葭白2019/02/20 13:10:02回复
    • 会有的啊哈哈哈

      @2019/06/24 13:12:05回复
  5. 陈姑娘是沈将军的 其他人敢表白? 活腻了吧

    匿名2018/12/21 23:57:11回复
    • 大帅你能不能小心点自己的身体……你这不是要心疼死小长庚嘛……我也心疼但是怕长庚揍我@_@

      陈栎媱2019/01/27 20:18:36回复
    • 沈将军,,,很快就会变成沈花孔雀了,,,,,

      郎大眼2019/02/22 17:50:09回复
  6. 才轻松了几章又要虐吗?顾昀一身伤……

    哈哈哈2019/02/10 01:21:43回复
  7. 陈姑娘柠檬精

    匿名2019/02/28 12:44:17回复
  8. 春色…陈姑娘你莫名承包了我的笑点…

    隔壁沈家的云澜2019/03/02 20:49:45回复
  9. 哈哈哈,陈姑娘持续遭受惊吓中

    匿名2019/03/09 22:40:43回复
  10. 处处是危机 什么时候才能完哪?

    顾山羊2019/04/21 15:29:18回复
  11. 陈姑娘是要和沈老妈子喜结连理了吗?鼓掌鼓掌

    小啪2019/04/21 15:30:18回复
  12. 又虐???

    巍澜2019/04/28 09:20:28回复
  13. “……殿下这心胸真是近朱者赤,得了几分侯爷真传。”陈轻絮隐晦地把万事不走心的顾昀拖出来鞭了一次尸,
    ~~可怜的顾大帅,无妄之灾呀!

    入戏的过客2019/05/16 14:52:15回复
  14. “整个人都兵荒马乱了起来”;“风中凌乱”
    ~~哈哈,用来形容人的心情,也是别具一格了,高人!

    入戏的过客2019/05/16 14:55:04回复
  15. 白初……我想到了白月初…又想到白月初的配音和长庚的配音是同一个人

    巫女2019/06/02 13:31:09回复
  16. 就没人注意到下一章标题吗

    大爱巍澜2019/06/08 13:51:01回复
  17. 第一代人体炸弹么

    巍澜带我入坑2019/07/09 00:29:00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