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权柄

张奉函说嘴打嘴,盯着那张字条呆了好半晌,脸色都变了:“这是什么意思?这……什么叫乌尔骨隐患?”

了然皱了皱眉,仿佛不知从何说起,好一会才有些犹豫地比划道:“是北人的一种毒,雁王殿下年幼时流落到雁回镇,受北人巫女迫害,至今陈家人还在想办法,还没能彻底根治……”

张奉函匪夷所思道:“还有这种事?太医院都是死的吗?这……”

“奉函公稍安勿躁,”杜万全打断他,“前些年因为古丝路,我也常在西北一带走动,对蛮人的巫毒之术有一些耳闻,听人说过,这个乌尔骨仿佛是对人的神智有伤害,想必钟将军也是顾虑这点,担心殿下思虑过重吧。”

“国难当头,安定侯伤筋动骨尚且赶赴西北,雁王又岂是吝惜自身的人,杜公这种说法未免令人寒心,”张奉函肃然道,“再者了然大师也说此毒他从小就有,到如今我看不出他有什么不正常的,将来也未必有多大影响,钟老将军倘若信不过雁王,难道还能找到别人来接管临渊木牌?”

张奉函自从京城被围困后,整个人成了雁王的忠实拥趸,挂在手边的伞还是刚从人家车上拿的,一提到雁王就脑热,恨不能将“我家殿下是天底下最好的”昭告天下。

此时这老灵枢说了一通仍然没有解气,又意犹未尽地继续道:“此时与两百年前不同,那时是朝廷横征暴敛丧失民心,才有四方群雄而起,如今却是外敌入境,皇上……皇上虽然一些手段法令过于激烈,但也算得上勤政爱民,并无过错,值此乱世,倘若临渊木牌落到别的什么人手里,谁能担保他不生异心?雁王殿下本为天潢贵胄,危机当头本可继位逃往东都,他却没有去洛阳,而是在城楼上!倘若这样的人不值得托付临渊木牌,还有谁配?”

杜万全圆滑惯了,不跟他呛着来,闻言只是笑了笑道:“这我相信,雁王殿下人品才华无可指摘,不过身体这事,我们这些外行说了都不算是吧?我看不如这样,咱们都听陈姑娘的,先点些酒菜吃着,等陈姑娘的信送到再做决断,好不好?”

张奉函的神色微缓,也摇头自嘲道:“老了老了,还是一把爆脾气,杜公别往心里去。”

他话音还没落,三人便同时听见一阵翅膀扑腾的声音从窗外传来。

杜万全笑道:“说曹操曹操就到。”

杜财神回手推开窗,一只活灵活现的小木鸟钻了进来,轻轻地在桌子上啄了两下,趴下不动了。这只木鸟比钟将军那只还要特别,因为后者是托信得过的人送来的,陈轻絮的这只却是在西北从军路上放飞回来的。

木鸟的腹部以特殊的手法上了“封条”,不是钟将军那象征意义的封条,而是一串严丝合缝的暗锁,上面有二十七个孔洞,需要以细针按顺序穿入,否则会引燃木鸟腹中剩下的紫流金,不知道开锁秘钥的人什么都拿不到。

这种特制的木鸟工艺极其复杂,就连临渊阁内也没几只,就连长庚也不知道——西洋人围城的时候,他还一度对木鸟通讯的安全性心怀忧虑。

杜万全取出一根银针,另外两双眼睛同时落在他的手上,一瞬间,张奉函心里忽然升起一点说不出的紧张。

“且慢。”就在杜财神将木鸟封条打开,还未取出信的时候,张奉函突然叫住了他。

杜万全和了然一同抬头看向他。

虽然同属临渊阁,但常年一头扎在灵枢院里的奉函公同陈轻絮这个浪迹江湖的晚辈之间并不熟悉,没怎么见过,更谈不上了解,可不知为什么,他心里就是升起一种结果可能会不那么尽如人意的预感。

张奉函面颊紧了紧,缓缓说道:“眼下长江以南,东海沿岸都在洋人手里,钟老将军亲自镇守前线,却也只是守着而已,不敢贸然行动,以他手头的兵力与战备,现在根本不足以过江,我听说洋人野蛮残忍,已经一把火烧了江南书院——这倒也没什么,书没了可以再印,可以再立新说,可倘若人也没了,那就没法救了。”

老灵枢说到这里,声音一时有些发颤:“‘三秋桂子,十里荷花’之地,眼下成了一团焦土,而我们国库空虚,紫流金又告急……四面漏风,临渊阁倘若袖手旁观,我们不如各自散了,回家带孩子,入什么道?立什么命?既然不能沉寂,木牌非得出世,我们虽然只是贩夫走卒之流,也不想所托非人,当今天下,朝中有雁王,塞外有顾帅。顾帅……不是我说,他早就与临渊阁打过交道,可是从未表达过半点亲近的意思,那位手握玄铁营,看不上、也无暇打理我们这点庞杂无序的资源,如果诸位再以这种……这种莫须有的缘由同雁王殿下错身而过,下一步打算怎么办呢?”

他说得情真意切,竭尽全力想将杜万全拉到自己这边,连了然都微微动容。

可杜财神乃是一人精,哪有那么容易头脑发热,听完表面是热切激愤,嘴里却依然避重就轻:“其实雁王殿下从小与临渊阁交情匪浅,本就算是阁内人,就说京城被围困时的通讯网,难道不就是殿下调用临渊阁所建的吗?国难当头,有用得着我们的地方,大家都绝无二话,有没有托付木牌这个仪式,其实区别也不大吧?”

“不是这个道理,杜公想岔了,”了然摇头道,“倘若没有这张木牌,遇事时临渊阁不过是举手之劳提供些小便利,有了这张木牌,才能让阁中人毁家纾难地全力以赴,那不一样。临渊阁沉寂两百年,全靠这张木牌牵连维系并召集,乱世中人人都想明哲保身,倘若没有临渊木牌,纵使你我,能动用的力量也不过就是跑腿送信之类——恐怕还没有大一点的江湖帮派有用。”

这话说得意味深长,杜万全脸色微变。

财神爷与穷得跟狗作伴的奉函公不同,人家是真正的家大业大,光脚的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但穿鞋的不行。

如果说在座有谁最不希望临渊木牌重现人间,那无疑就是杜财神。

了然给他留了面子,点到为止,没有直白地戳透——临渊木牌可以调动临渊阁中最神秘的“道法堂”,阁内任何人不服木牌调配而叛逃者,道法堂都会将那人追杀至天涯海角,也就是说,没有木牌号令,杜财神或许只需要掏点零花钱意思意思,有了这块木牌,便是让他倾家荡产,他也得认。

了然将自己的佛珠挨个穿起来:“杜公请把陈家的木牌请出来吧。”

杜万全沉默了一会,动手掰开木鸟腹,最后一块木牌掉了下来,一落在桌上,就自动与其他木牌归拢到一起,补全了“渊”字。

陈轻絮那字迹潦草的海纹纸滚出来,了然动手抹开,见那字条上十分简短地写道:“陈家会全力以赴。”

张奉函一时有点回不过神来:“没了?”

了然无奈地笑了笑,陈轻絮有点寡言少语,平时口头上说话也就算了,落到纸笔上,她是万万没有耐性写长篇大论的,行就行,不行就不行,天大的事到她手里也就是龙飞凤舞的一句话。

“既然陈姑娘这样说了,殿下所中的慢性毒应该不成问题。”了然转向杜万全,“那杜公的意思呢?”

临渊木牌分五块,任何一个人没有资格独自否决,此时已经是三对一,杜万全知道,不管自己同不同意,结局都已经是既定的了。

杜财神苦笑一声:“了然大师客气了——我听说雁王殿下最近在推行烽火票,届时倘若有用得着杜某的地方,尽管开口就是。”

张奉函婉转地劝道:“杜公,覆巢之下无完卵,真到天下动荡时,乱离人不及太平犬,万贯家财也无异于流沙飞水,可是这么个道理?”

被一帮穷鬼强行绑上贼船的杜万全依然很堵心,敷衍地拱手说了一句:“不错,奉函公高义。”

三个人匆匆吃了一顿各怀心事的便饭,酒水也没怎么动,便各自散了。

就在他们做下这个决定的时候,长庚也回到了侯府。

葛晨正在书房里等着他,长庚吩咐了一句不要打扰,便不动声色地走进去,回手带上门——侯府空旷人少,一帮老仆有聋的、有腿脚不便的,也不知是伺候主人还是在主人家养老,时常叫人使唤叫不来人,端茶倒水有时候都要自己动手,但也有方便的地方,比方说不用老防着隔墙有耳。

葛晨一见长庚便站起来了,天生的娃娃脸上有些紧张。

长庚却十分淡定坦然,冲他摆摆手:“截下来了?”

葛晨应了一声,从怀中摸出了张海纹纸。

“我按你说的,借修复禁空网之便,偷偷把那木鸟截下来了,里面的字条换过了,封条保证修复得天衣无缝,”葛晨抿抿嘴,说道,“年关时小曹去北边找陈姑娘,亲眼见她收放过木鸟,之后偷偷捉来,用模子将里面的封条暗锁拓了下来,应该不会有问题——大哥,为什么我们要截陈姑娘的木鸟,她字条上写的这个是什么意思?”

长庚一时没回答,把那皱巴巴的字条展开看了。

上面的字迹与了然他们收到的那一份别无二致,唯有内容不同。

这一张字条上写道:“陈某才疏学浅,多年寻访未能找到乌尔骨解法,有负重托,临渊木牌之事,还望诸君慎之。”

长庚看完以后没什么触动,不怎么意外地想道:“果然。”

以他多年来对临渊阁的了解,最后做主的不是三人就是五人,五个人的可能性大,临渊阁中有许多独到且极其精巧的火机钢甲,因此必有灵枢院的人,当年给顾昀医治耳目的陈家人是以临渊阁名义出手的,顾昀不可能会无条件信任他们,中间必有老侯爷旧部牵线,因此肯定还有代表军方的,了然和尚一直充当四方联络的角色,可能也算一个,代表护国寺,那么其余两个很可能一方掌控着“财”,另一方就是太原府陈家。

五个人里,只有了然和灵枢院他把握大一些,其他三方都悬而未决。

世上除了长庚自己,只有陈姑娘最了解乌尔骨的可怕之处,她向来对事不对人,不可能会因为私人感情而支持他。而掌控“财”的人通常容易为家业所累,在这种情况下很可能会往后缩,代表军方的……如果如长庚猜测真是钟老将军,那钟蝉还真不一定会为他说话,后面两方面的人各有门路,他很难接触到,只有陈轻絮随军西北,届时必以木鸟传书,能给他可乘之机。

长庚将看完的海纹纸凑在火盆上点着了,幽幽的火光照亮了他年轻俊美的脸,使他看起来竟有一些不真实。

“大哥……”葛晨讷讷地叫了他一声,这小圆脸对他的雁亲王发小忠心耿耿,但不傻,他大概能猜出陈轻絮的加密木鸟可能和临渊阁的最终决策有关,虽然按着长庚所托做了偷换字条的事,但心里一直揣着疑虑——长庚一向坦坦荡荡,疏阔通达,从未没有做过这种见不得光的事,这回为了临渊阁这样……是为了权力吗?

“我并非一定要得到临渊阁不可。”长庚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神色淡淡地对葛晨解释道, “但我在朝中时日太短,虽然暂时有皇上撑腰,还江大人等一干新锐跟从,毕竟根基尚浅,很多事情施展不开。别的能等,但前线上的紫流金和银子等不起,这种时候我只能退而求取临渊阁之势力,倘若有时间,所有问题都可以光明正大地慢慢解决,就怕洋人不给我们这个时间。”

葛晨闻言后背一挺,心里的疑虑顿时烟消云散了,反而有些不好意思:“这我和小曹都明白的,唔……大哥,你也多注意保重自己,否则别等到时候侯爷班师回朝了,你又累倒了,那他岂不是要找我的麻烦?”

说完,他好像想象出了侯爷找他麻烦的具体过程,自己被自己吓得打了个寒战。

长庚脸上的神色柔和了些:“我就管到这场危局过去,等天下太平了谁还乐意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咱们也不能白给他们干活,届时得让皇上在风景最好的地方封给我一座山头,在山上弄一片桃花林子,春天赏花,夏天吃桃,山下还得有温泉,我打算漫山遍野地养点鸡鸭,下了蛋就直接扔到温泉里煮……”

葛晨的肚子“咕”一声,长庚一愣,随即两人同时大笑起来,长庚一跃而起:“太晚了,别惊动王伯他们了,咱哥俩自己包点饺子吃。”

葛晨颇为不好意思道:“不、不好吧,大哥,哪能让亲王殿下动手剁馅擀皮……这也太那个……”

长庚睨了他一眼:“吃不吃?”

葛晨斩钉截铁道:“吃!”

两人于是黑灯瞎火地溜进侯府的厨房,将打瞌睡的老厨娘赶回去睡,咣咣当当地折腾了一通,听着打更的动静,一人捧着锅盖,一人就着笊篱,十分不讲究地直接在厨房里分吃了六十多个饺子,葛晨烫得“嗷嗷”直叫,依稀仿佛又回到了那“里出外进”的乡下少年时光。

好时光都在半夜三更,青天白日下还是步步惊心。

一个月以后,烽火票依然没有落实,连李丰皇帝都被吵得烦不胜烦,一场悄无声息的清洗逐步开始了。

先是督察院连上三道折子参雁亲王一手遮天,军机处私自卡扣朝中官员奏折,使怨声有碍天听,所谓烽火票完全是胡搞,是拿着朝廷的颜面丢在地上踩,祸国殃民。

雁亲王命人将军机处有史以来上传与打回奏折的记载全数摆在朝堂上,所有打回的奏折均记录在案,何时、因为什么打回,并全部有简报上奏至西暖阁,无一份有出入,当庭令人哑口无言,随即雁亲王以“才疏学浅,难以服众”为由,奏请隆安皇帝卸去身上一干职务,李丰照例不准,这位刚满二十的亲王殿下年轻气盛,扭头便称病辞朝,跑回侯府闭门不出。

满朝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老狐狸精,还真没人这么明目张胆地闹脾气,李丰一时哭笑不得,可还没等他微服出宫上门哄,雁亲王一走,朝中立刻出事。

先是军机处群龙无首一团乱麻,每日呈递到李丰案头的折子雪片似的,各地都在要钱要紫流金,看得他焦头烂额,随即户部兵部两尚书几乎在要朝堂上动起手来,李丰震怒之下一追究,发现都到了这步田地,竟还有人在军费中层层盘剥揩油贪墨,当即气急败坏,追查出一起震惊朝野的大案,上至堂堂二品大员,下至七品小官,一大批人被牵连其中,连督察院的那帮碎嘴子都莫名其妙地倒了一半。

九月一场秋雨把京城洗得一片肃杀,江充亲自到侯府传旨将雁亲王请回朝中,至此,有心人仿佛明白了什么,雁亲王再次提起烽火票,几乎没有阻力便推行开去。

刚开始有人忧心第一批烽火票发不出去,不料甫一面世,立刻有江南首富杜万全等人联络一干民间义商鼎力相助,不到三天,首批烽火票竟被抢购一空。

真金白银涌入国库,至此,没有人再多嘴了。

隆安七年年底,江南前线两军依然对峙,安定侯沿途联合中原驻军收拾了造反暴民,终于回到嘉峪关,隔日兵临城下的西域联军便望风而退三十里。

这一年年底,顾昀先后写了十四封亲笔信,分别给西域诸国国王“拜年”,同时磨刀霍霍,预备在朝廷送来下一批军备时便开杀戒。

这一年,嘉峪关外没有张灯结彩,烽火一触即发——朝廷终于送来了久违的军饷与战备。

只是押送的人身份特殊。

顾昀刚带着一帮轻骑巡防归来,还没下马便听说雁王来了,当时就懵了一下,轻裘都没顾上卸,便把战马缰绳一扔跑了。

分享到:
赞(64)

评论17

  • 您的称呼
  1. 哈哈哈哈哈顾帅怂的一批

    匿名2018/08/24 11:26:50回复
    • 明明是急着去见媳妇儿

      隔壁老王2018/08/24 11:30:57回复
  2. 顾子怂

    沈韵2018/10/14 04:23:53回复
  3. 一年一年

    又是小长啊2018/11/28 23:25:44回复
  4. 哎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十六你跑什么啊

    羡羡2018/12/05 23:24:44回复
  5. 什么?跑了?这么怂的嘛!

    隔壁魔道爬墙来的2018/12/09 20:01:25回复
    • nonono着急看媳妇╮(╯▽╰)╭

      陈栎媱2019/01/27 19:09:38回复
  6. 只有我在意长庚和葛胖小是怎么分六十个饺子的吗

    匿名2019/01/30 17:49:28回复
  7. 跑了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9/02/04 11:59:01回复
  8. 顾昀略怂哈哈哈。

    哈哈哈2019/02/10 00:41:53回复
  9. 我一顿只吃五个饺子
    顾昀这个小受
    合合合合

    确认过 眼神是甜甜的人2019/02/19 00:45:10回复
  10. 哈哈哈哈嗝,居然就这么跑了……⊙▽⊙

    沈葭白2019/02/20 13:04:11回复
  11. 哈哈哈哈哈哈顾大帅你跑什么?

    子熹今天对小甜心好了吗?2019/02/24 00:48:03回复
  12.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顾帅你能去哪里?

    匿名2019/02/28 11:05:13回复
  13. 噗,笑死啦,顾怂熹~(我们班一男同学说一中午吃了五十多个饺子,把我们全班的人都震惊了)

    我来了2019/03/09 17:16:49回复
  14. 哈哈哈哈哈顾帅你往哪儿跑

    北辰2019/03/30 13:59:22回复
  15. 这手段,一看就是当皇上的料,长庚你还想着温泉煮鸡蛋,做梦呢……

    我的名字此处省略2019/04/23 02:18:49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