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邪神

顾昀皱眉仔细回忆了片刻:“耳熟,听说过……好像是北边的一个什么神?”

“是十八部落供奉的四大邪神之首。”陈轻絮娓娓道,“传说他有四足四臂双首双心,司管风灾和大饥荒,乌尔骨生性贪婪,降临时天地变色,一切生灵都会被其吞噬,是北蛮之地最让人恐惧的一位神。”

顾昀“唔”了一声,有点不明所以。

“我深入草原半年,但至今对十八部落的巫毒之术也只能说是浅尝辄止,其精深与源远我等外族无从想象——很多巫毒之术与他们古怪的邪神传说有关,最歹毒的一个就是‘乌尔骨’。”陈轻絮微微顿了一下,“‘四足四臂双首双心’,从字面看,侯爷听着觉得像什么?”

顾昀迟疑道:“听着像把两个人黏在了一起。”

陈轻絮:“不错,邪神乌尔骨一出生就吞噬了他的兄弟,从此获得了双倍的神力。在十八部落中有一种古老的巫术,将血脉相连的两兄弟在刚出生没多久的时候合而为一,培养出来的怪……人,能获得邪神的力量,也叫‘乌尔骨’。”

顾昀听了,沉默了一会,轻轻地按了一下自己的肋下,虽然有钢板护持,但不知为什么,他还是觉得肋下针扎似的疼。

陈轻絮忙道:“侯爷,你的伤……”

“没事,”顾昀摆摆手,他微微舔了一下嘴唇,放缓了语调问道,“陈姑娘,我有些没听明白,什么叫做‘把两个人合而为一’?”

陈轻絮有些犹豫。

“不要紧,”顾昀道,“你尽管说。”

“我也是道听途说,恐怕并不准确,”陈轻絮压低声音道,“就是把周岁以内的一双幼儿放在一个密封的地方,光、水、吃食……一概不给,两个中的一个会先被闷死,将死婴取出来,用秘法炼制。”

顾昀一瞬间还以为自己身上药效过去,耳朵又不中用了,艰难地问道:“……什么?”

“炼制。”陈轻絮微微咬了一下字,“然后配合蛮族巫女的秘药做引,给他活下来的兄弟一点一点服下。”

顾昀失声道:“那孩子还能活吗?”

“大帅太小看十八部千年的巫毒之术了,”陈轻絮叹道,“已经失传的巫毒术中,连将死人制成能跑会动的活僵的记载都有,何况是拿活人炼器。他们认为这样炼制出来的人……或者叫‘乌尔骨’,从小或力大无穷,或聪慧异于常人,都是因为‘他’其实是两个人,四足双首,能请来邪神之力。”

顾昀犹疑道:“恕我孤陋寡闻,对这种……东西没什么见解,陈姑娘,我觉得这听来像不开化的愚民中流传的无稽之谈。”

陈轻絮道:“用我们固有的见闻理解,侯爷可将乌尔骨视为一种破坏神智的剧毒,有些疯子比起常人来确实力大无穷,想事情的角度也时常与常人不同,没有完全失去神智的时候,显得聪慧异常也并不新鲜。”

顾昀:“……还有不能用我们固有见闻理解的事。”

陈轻絮道:“大帅,不瞒你说,我潜入十八部落中寻访巫毒之术,不光是为了你的耳目,也是为了追溯过乌尔骨,但是蛮人相关的记载非常少,只有一条关于一个古代蛮族大将的传闻,那个人名字就叫做‘乌尔骨’,此人残忍嗜杀,但百战百胜,一手奠定了十八部落如今统一的局面,活了三十二岁,终身未婚,原因是‘非生非死,非男非女’。”

顾昀听得直起鸡皮疙瘩。

陈轻絮:“我查过此人生卒与出身,得知其母所生为一对龙凤胎,但之后没有任何关于女孩的记载,也没有说她死了……这有两种解释,或是家族败落后女孩走失了,或是……”

这对龙凤胎被炼成了乌尔骨,死了的与活着的合而为一,男的和女的长在了一起,是以“非生非死,非男非女”。

顾昀按在肋下的手紧了紧,陈轻絮紧张地问道:“侯爷,是不是钢板松了?”

顾昀弯下腰,半晌才抽了一口气,低声道:“为什么会有人做这种事?”

陈轻絮扶着他到一边坐下:“一般是国破家亡、满门不保的时候才会下这种狠手,用血脉为祭,供奉给邪神复仇,所有叫乌尔骨的人出世时,都会引起腥风血雨的动荡。”

顾昀:“你方才说那像一种伤害人神智的剧毒,这部分说清楚一点。”

陈轻絮道:“乌尔骨会疯,刚开始是噩梦缠身,久而久之,人会变得敏感多疑,倘若不加控制,还会渐渐产生幻觉,最后……”

“所以……”顾昀才说了两个字,声音便哑得像是裂开了,他不得不用力清了清嗓子,才得以将这句话继续下去,“所以你给他开了安神散。”

陈轻絮:“……”

她当然知道顾昀指的是谁,无言以对,只好默认。

顾昀微微闭了闭眼——想起来,长庚其实不止一次漫不经心地跟他提起过,肝火旺容易睡不好觉之类的话,他却根本没往心里去过,只当这孩子跟着陈家人学医学魔障了,一天到晚把自己弄得跟小老头一样满嘴养生之道,却原来……有那么多苦衷。

顾昀:“长庚到什么程度了?”

陈轻絮一时没吭声。

顾昀:“你说,不管怎么样我都接受得了,只要我活着一天,他是疯是傻我都管到底。”

陈轻絮道:“殿下……殿下意志坚定,心境平和,多年来身上的乌尔骨并没有怎么发作过,他自己心里有数,比常人还多几分克制,只是前一阵子……唔……我已经用针压制住了,侯爷不必的担心。”

她说得虽然含糊,但顾昀却听出来了——一直心境平和,没怎么发作过,除了前一阵。

“是因为我。”他茫然地想道,近乎诈尸似地站起来,一时踉跄了一下,脸色像是刚被人捅了一刀。

随后他让过陈轻絮想来搀扶的手,失魂落魄地走了,僵硬的钢板撑着他,让他看起来像个紫流金快烧干的铁傀儡。

陈轻絮在原地驻足片刻,素白的脸上是十分的凝重,她不由自主地往京城的方向回望了一眼——前几日放出的木鸟应该已经抵京了,只是……她信中写的决定真的对吗?

京城的天阴沉沉的,木鸟飞过时,小小的身影完全融入了压人的黑云里,几乎是隐形的。

张奉函从一辆马车上钻出来,对车里人拱手致谢道:“劳烦王爷抽空送老朽到此。”

长庚挑开车帘,笑道:“我连日住在军机处,也该回侯府拿几件换洗衣服了,顺路而已,奉函公不必客气——倒是灵枢院没有给您备车马吗?”

张奉函不太在意:“都拿去给下面人跑腿用了,我不出京,老骨头一把,也该活动活动,现在到处都在打仗,朝廷哪里都在用钱,咱们省一点是一点吧,不能力挽狂澜,还不能略尽绵薄之力么?”

长庚笑道:“是这个理,后生受教。”

张奉函忙道“不敢”,长庚却又叫住他道:“奉函公留步。”

他说着,将张奉函那封大言不惭要求皇上解禁民间紫流金的奏折取出来,双手递过去道:“奉函公恕罪,这封折子我擅自拦下来了,没往上送——这里没有外人,我与您说句诛心的话,民间紫流金向来是皇上一块逆鳞,自武帝开始便没有一天放松过,将心比心,紫流金对于皇上来说,与传国玉玺殊无二致,您若是皇上,能容许民间私自拿萝卜雕玉玺卖着玩吗?”

张奉函知道自己那封折子递上去恐怕没什么用,不是被军机处打回来,就是又惹隆安皇帝发通脾气,可他颇有些文人意气,总觉得“你爱听不听,我该说得说”,谁知雁王殿下居然亲自纡尊降贵地来找他分说,还讲得这么坦诚。

张奉函被他这坦诚弄得老脸有些发红,叹道:“殿下……唉,殿下说得有理,一时老糊涂,给殿下添麻烦了。”

“我知道奉函公为国为民的拳拳之心,是灵枢院一根脊梁,这些年大梁的日子不好过,钢甲战备全要靠您一手操持,”长庚摆手道,“我们护着您都来不及,哪有麻烦一说?”

张奉函有点无措,偏偏雁王神色真诚至极,语气也不让人觉得肉麻,一时不知如何应对,只连声道“惭愧”。

“我那发小兄弟葛晨自从进了灵枢院,整日里便是在我耳边嘀咕奉函公如何如何,”长庚调侃道,“恨不能连您爱喝猴魁、爱吃腌萝卜都一起学过去,我看他就差买顶白发每天戴着了。”

张奉函的老脸这回真红透了,恨不能将他新收的小徒弟葛晨叫过来抽一巴掌,什么鸡毛蒜皮都往雁王耳朵里倒。

“我和葛晨从小一起在雁回城长大,小时候赶上蛮人入侵,他家里也没什么人了,这么多年一直跟着我……”长庚微微一顿,颇有些为难地看向张奉函,“我不东拉西扯,直说了吧,有个不情之请葛晨想托我跟奉函公说,他一直倾慕奉函公人品,想认您……唔,做个长辈,不求别的,只想将来可以常在膝下侍奉,也算是全了他一桩心愿,您觉得怎样?”

张奉函一时呼吸都急促起来。

葛晨随沈易入京以后,便留在京城中入了灵枢院,他又勤快又伶俐,还很有天分,跟张奉函特别投缘,没几天便被那老头收为亲传弟子。

但他也不是没有自知之明的,他张奉函这辈子两袖清风,无权无势,一天到晚就会招人不待见,能给人带来什么好处呢?能庇佑谁吗?纵使老来膝下荒凉,除了家里几条老狗,谁还肯来搭理他呢?

长庚觑着他的神色:“唉,我早跟他说了,奉函公最爱清净,不爱要他这种聒噪货,您不必为难,回头我替您骂他一顿就是了,您放心,那东西从小没心没肺的,不会往心里去。”

张奉函忙道:“殿下且慢!殿下!我……这……老朽……”

他一着急,舌头打了结,一脑门热汗,长庚也不出声,好整以暇地看着他笑,笑容了无阴霾,明净得像个少年,带着点恰如其分的小促狭。

张奉函难得见他不老成持重的模样,回过神来,无奈失笑道:“殿下真是……”

“那我同他说去,我就前面拐弯回家了,奉函公自便,”长庚轻快地道,“回头让小葛找个良辰吉时,给您磕头去——对了,这眼瞅着要下雨,您从我这拿把伞,以备不时之需吧”

张奉函这蛰得李丰满头包的老刺头面带微笑跟他告别,用慈祥的眼神一直注视着雁王的车走远。

长庚前脚刚走,天色便果然如他所言,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来。

奉函公将长庚留给他的伞撑起来,一时有些感慨,这大半年以来,兵荒接着马乱,纵使不得太平,可是他只要看着这些年轻人,便觉得大梁金殿上那根顶天立地的大柱子还没有塌,还有那几个人撑着。

世间聪敏有才者何其之多,然而一个人倘若过于聪明,便总少了几分血气,更倾向于明哲保身,非得有真正的大智大勇之人率先站出来,挑起那根梁,方才能将他们聚拢到一起。

走在前头的人注定劳心费力,也不一定有好下场,再不值也没有了……但是万千沙烁,若是没有这么几块石头,不是早就被千秋万代冲垮了吗?

奉函公回过头去,见巷尾一角有条雪白的僧袍一闪而过,他便敛去了脸上的笑容,快步走了过去。

巷陌的酒楼不像昔日起鸢楼那样气派端庄,更像是一家随便的小茶肆,穷酸如奉函公走进去倒是不显得突兀,他收起折伞,将上头的雨水抖干净,听见木楼梯上被人轻轻敲了几下,抬头便见了然大师摘下湿淋淋的斗笠,站在二楼冲他微微一点头,奉函公会意,快步走了上去。

两人一前一后地走进最里面的包间,里面已经有一个中年男人等着,那男子约莫四五十岁,相貌平平,衣着打扮也不怎么张扬,但一看就很和气,好像眼角眉梢都是圆的,然而倘若有户部官员在这里,大概会十分吃惊——此人正是江南首富杜万全。

杜万全江南发家,曾经亲自组建过一支商队下西洋,是大梁朝自武帝开海运后绝无仅有亲赴西洋的巨贾,九死一生,利润丰厚,回来后人称“杜财神”。

后来迁入西北,被选为古丝路中原商会会长。

早在安定侯不知因为什么在京城被勒令伐俸反省,归期未归时,这嗅觉灵敏的大商人便率先召集商会成员开始分批撤离,之后西域局势动荡也并未伤及太多无辜,可以说是这根财神爷的风向标带路带得及时。

没人知道杜万全有多少钱,都说他富可敌国——当然,就以大梁现在的穷酸样看,能敌国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这么一个财神爷,如今却和护国寺的和尚,灵枢院的老刺头聚在一家颇为寒酸的小酒肆中。

见了张奉函,杜万全忙客客气气地起身将其让入上座,拱手道:“快请快请,我与老哥哥有十来年没见过面了,如今看来,您是一点都没变,风采尤胜当年啊。”

张奉函一边推辞一边道:“哪里话,老了。”

杜万全正色拱手道:“杜某人赴京来前便遭妻儿劝阻,唯恐京城局势未稳,我这一把老骨头交代在这,我同他们说,那奉函公不比我年长才高吗?兵临城下时手无寸铁面无惧色,我一个小小商人,虽比不得这种无双国士,但倘若连事后前来拜会都不敢,那成什么了?”

杜财神久居商场,一身和气生财,跟雁王殿下说话有异曲同工之妙,都属于两句能把人脸说红了还让人觉得受用的,张奉函意识到再跟他客套下去,他们天黑之前不一定会说得着正事,只好坐在首位。

了然和尚双手合十,打手势道:“杜先生家大业大,日理万机,奉函公一会还要赶回灵枢院,我们便闲话少叙吧,后生僭越,便将这话茬提起来了。”

说着,他将怀中佛珠取出来,轻轻一拉,一串珠子便散开了,了然将最大的隔珠掰开,从中取出一块古旧的空心木头,外壳古朴,里面有无数精巧的齿轮静静地陈列其中。

奉函公与杜万全对视一眼,不再客套,各自从怀中拿出了一片差不多的空心木头块,三块空心木摆在一起,彼此吸引,在桌上自己滑动起来,里面的齿轮互相咬在一起,眨眼便严丝合缝地并上了,拼成了一块木牌的上半部分,上面有个“临”字。

“这块牌子上一回拼齐,还是两百多年前的事,”杜万全叹了口气,“上一次先人前辈们将此物交托给太祖皇帝,没有选错人,换来两百年太平盛世,如今传到我们这一代人手里,但愿这一次我们依然能选对……今日了然大师召集‘临渊’,想必是有人选了。”

了然打手势道:“钟老和陈家人都在前线,人不能到,钟老前几日托人将他的意见与保管的木牌带来了,陈姑娘那里乱,人也稍远些,还没见,不过我估摸着也就是这一天半天的事。”

杜万全看了一眼桌上的临渊木牌,端坐肃然道:“大师请说。”

“阿弥陀佛,”了然双手合十垂下头,“有一人自战乱伊始借由临渊阁木鸟传书,给被围困的京城留了一步活棋,临危受命,杀内奸,亲自守城,抗旨不受皇位——”

张奉函听到这里,立刻附和道:“大师说的这个人我同意,我在朝中与雁王殿下接触最多,他虽然年轻,但德才兼备,我这块木牌愿意托付给他——说来惭愧,我这老东西多吃了着许多年闲饭,到关键时候什么用处也顶不了,听见前线战报就懵了,既想不到西洋军真能围困京城,也想不到用木鸟传信……杜先生,你怎么说?”

桌上两人同时望向杜万全,杜万全想了想,一时没有应声,圆滑道:“雁王殿下身份贵重,我不曾接触过,但听说那位殿下曾师从钟老先生,还与陈家人有交情,那两位想必更了解些,不如等等他们?”

了然从怀中取出一只木鸟,木鸟腹部有一条极细地封条,完好无损。

“这是钟老的,”了然道,“贫僧尚未拆开,请。”

杜万全搓了搓手,颇为不好意思道:“杜某不客气了。”

他说完,小心地揭开封条,掰开鸟腹,从里面取出了第四块木牌。

这一块拼上,“渊”字便拼出大半,只剩一个角了,木牌下还压着一张来自钟蝉的海纹纸。

张奉函道:“钟老手把手地教导雁王殿下派兵布阵、骑射功夫,那是什么情分,不会不……”

他话音突然顿住了,只见杜万全将钟蝉将军的海纹纸铺在桌上,那字条上写道:“此子有安天下之才,但幼年太过坎坷,少时虽堪称仁厚,中年后未必从一而终,又有‘乌尔骨’之隐患,望诸君慎之。”

分享到:
赞(77)

评论16

  • 您的称呼
  1. 啊起床起床又要开始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一天啦!

    羡羡2018/12/05 05:56:53回复
  2. 炼乌尔骨有点像蛊术,活下来的孩子肯定是比较强的,不会是早产刚生下的,所以长庚是贵妃的孩子

    匿名2019/01/12 21:05:40回复
  3. 心疼小长庚……

    樱酒小殿下~~~2019/01/23 13:27:29回复
    • 小长庚把奉函公哄的一愣一愣的╮(╯▽╰)╭

      陈栎媱2019/01/27 18:35:06回复
  4. 怎么有一种要颁奖的仪式感

    西北一枝花2019/02/01 17:01:27回复
  5. “长庚也不出声,好整以暇地看着他笑,笑容了无阴霾,明净得像个少年,带着点恰如其分的小促狭。”……肝颤不顾帅?而且,他是不是真皇子对于某些方面来说,其实并不重要啊。但是如果不是真皇子的话,朝廷和舆论估计不这么想……

    哈哈哈2019/02/10 00:29:34回复
    • 总有人在意这些事……不祸害人过不安稳。o(╯□╰)o

      沈葭白2019/02/20 13:00:24回复
  6. 颁奖仪式的那个是人才

    匿名2019/02/20 08:42:04回复
  7. 怪不得胡格尔最后没杀死长庚,毕竟也有她的血肉啊……

    我来了2019/03/09 16:58:19回复
  8. 为啥是古丝路?古丝路这个名字是相对于13年提出的新丝路诞生的,我有点不明白(°ㅂ° ╬)

    P大的粉丝2019/04/10 18:46:22回复
  9. 诶 可恶的秀娘

    顾山羊2019/04/21 12:35:47回复
  10. 谁说不姓李就当不了皇帝,大不了改国号呗

    我的名字此处省略2019/04/23 02:03:52回复
  11. 而且秀娘死之前明明白白说了长庚不是她的孩子

    匿名2019/06/14 01:24:33回复
  12. 请楼上的小可爱不要剧透好吗,有很多人是第一次看的

    不是匿名2019/06/24 18:00:52回复
  13. 呜呜呜心疼甜庚……大帅你行不行不然我就把甜庚拐回家亲亲抱抱举高高了

    歇山2019/07/02 11:05:33回复
  14. 长庚不能从一而终是啥意思 要对义父始乱终弃么…

    正版清明2019/07/09 11:32:1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