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身世

中原一带横行的土匪暴民把蔡玢闹心得不行,蔡将军毕竟老了,麾下中原大军看似威武雄壮,其实也被人叫做“养老军”,驻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四平八稳地往当中一坐,除了偶尔平平乱,基本就是给边境增援用了。

此时西北两处牵动着蔡玢大部分兵力,他手上本来就没有鹰甲,又生性谨慎,一点也不敢冒险,被暴民骚扰得不胜其烦。

顾昀花了三五天的时间,弄清了这一伙暴民的来龙去脉,对着地图亲自把地形摸了一遍,随后派人联系了蔡将军,准备两面包个锅贴。

造反土匪不知道京城来的队伍是谁在带兵,只是试探几次后,发现这伙人比蔡玢还面,拿着重甲和枪炮吓唬人,却从未开过火,只出轻骑,每次追出个一二里便鸣金收兵,认定了这支军队是中看不中用的菜瓜,正计划着要拿他们打个围的时候,蔡玢却突然抽风一样,一改之前只打不追的作风,将中原驻军留守兵力倾巢而出,突袭围堵造反的暴民。

其实中原驻军留守兵力不多,若说打,双方不见得谁吃亏,只是匪帮习惯了你进我退的撩闲方式,自以为是条滑不留手的泥鳅,不舍得拿家底硬拼,因此故技重施,且战且走,迂回着溜达蔡玢,退路上却遭遇了久候的顾昀。

顾昀令重甲架好枪炮对准匪帮,大匪首一看,少爷兵们又来吓唬人,当即喝令手下冲入重甲阵中,重甲防线一冲就破,轻骑“狼狈”地顶上,匪首一看,果然炮口里都没有货,纯粹是纸糊的,大喜之下越发肆无忌惮,直接带兵顶着轻甲往前冲。

等匪帮整个陷入斛中,那些“纸糊的”重炮突然响了,匪帮猝不及防,人仰马翻,尚未来得及撤,方才还躲躲闪闪的轻骑与赶来的蔡家军从两边围拢过来,真把他们包了锅贴。

匪帮溃不成军,传说中的“火龙”首领被生擒,顾昀被那一身坑坑洼洼的匪首丑得眼睛疼,打算直接将此人丢给沈易玩,吩咐道:“问他同党在何处,受何人指使,老巢在什么地方,有没有什么能让我们黑吃黑的东西……”

沈易一口气呛住,凶猛地咳嗽起来:“大帅,你穷疯了!”

顾昀一摆手:“不说揍他……严刑逼供,我跟老蔡叙叙旧去。”

他说完正要走,突然看见一个亲兵手里拿着一把造型奇特的短刀,比匕首稍长一点,刀尖微微回勾,侧面有一道优美的弧度,与中原的短刀大不相同,顾昀见了觉得有点眼熟,便伸手接过来。

“大帅,这是那匪首身上的搜来的。”

顾昀拔出短刀,用手指划了一下刀刃,眯起眼低声道:“蛮人的东西?”

“是十八部落的短弯刀。”这时,陈轻絮走过来,“侯爷,钢板松了没有?”

“没有,劳烦陈姑娘半夜三更跟着我们东奔西跑了。”顾昀摇摇头,他握了一下短刀刀柄,“唔,刀柄这么短不卡手么?”

“刀柄不短,这是把女人刀,”陈轻絮将弯刀接过来,拿在手里垫了垫,“北蛮十八部餐风饮露,和草原上的猛兽抢食吃,因此刀柄处时常有这样一个槽,万一遇上力气大的野兽,打斗中可以防脱手,这把刀的钢口很好,原主人肯定身份不低,刀柄多半是量身特制的,那她的手就一定很小,和我差不多,应该是个女人——侯爷你看这里。”

她将刀柄转过来给顾昀看,只见刀柄下面有一圈复杂的图案,好像无数花藤缠绕的一个图腾,中间裹着一个火焰的形状。

陈轻絮道:“我在一个十八部落弃之不用的遗迹里看见过这个花藤的图案,听被绑去的汉人奴隶说,这好像是十八部神女的标志。”

“我知道,”顾昀的脸色一下严肃下来,“我还知道中间那个标志代表谁。”

沈易不知什么时候凑过来,看见那图案微微抽了口气:“大地之心?”

陈轻絮莫名其妙道:“谁?”

沈易:“胡格尔……秀娘,她……她不是死了好多年了吗?怎么会……”

顾昀冲他摆摆手,拎过那把短刀转身走进关押匪首火龙的地方,一摆手将守卫都打发出去。

他拎着那把短刀,脸上看不出喜怒来,微微回弯的刀已经很旧了,依然锋利,带着一股捅进肉体里就要带下一块血肉的狠辣。顾昀将刀尖别在火龙下巴上:“听说你不交代贵起义军的老窝,也不肯说出是谁撺掇你趁火打劫纠缠蔡家军的?”

火龙:“呸,小白脸!”

顾昀闻言笑了,感觉有点受用——在他看来,骂男人“小白脸”和骂女人“狐狸精”是一个道理,只能说明挨骂的人长得好。

“爱说不说吧,”顾昀好整以暇,转头吩咐沈易道,“国难当头,此人里通外国,跟北蛮子勾搭不清,你那蛮子爹们还没入关呢,这边先给人舔上脚了……审你都浪费我时间,明日昭告四方,凌迟示众!”

火龙听到一半,先是迷茫,随后神色越来越惊骇,见顾昀不是说着玩的,当真态度轻慢起身要走,便用力挣扎起来:“污蔑!狗官!弟兄们都知道你老子我是顶天立地的汉子,你敢拿这等鬼话污蔑我名声……““污蔑?”顾昀将那把十八部的女人刀在火龙面前晃了两下,“中原人管这玩意叫狼牙钢,前面的回勾弯月尖是典型的蛮人制作,这是不是你的?”

火龙愣住了。

“刀鞘与凹槽都是特制的,上好的皮鞘,手柄上的图腾精细如生,必出于名家之手,普通蛮人用不起这个,原主非富即贵——”顾昀微微一抬下巴,睨着火龙道,“我说丑八怪,你的兄弟们都知道你整日了将此物放在身上,只是没人知道这东西来历吧?啧,一帮不识货的泥腿子……”

“等等!慢……慢着!”火龙大叫道,“那是……那是我仇家的东西,不是……”

顾昀大笑道:“是呢,听着真像真的,见过把情人的东西随身带着的,头一回听说还有对敌人这么念念不忘的,什么仇这么缠绵悱恻,来给我见识见识。”

“那个女人下药放倒我寨中百十来口兄弟,一刀一刀地挨个捅过去,最后还放了一把火,把山头也烧了个干净,一个山,连鸟都烤糊了,就跑出来一个我,给我落下了这一身疤。老子他娘的根本不知道她是哪来的,也不知道她是蛮子,带着这把刀是为了提醒自个儿过去的耻辱!”火龙怒极,吼道,“狗官,你污蔑老子什么都行,你要是敢给我扣这个屎盆子,我做鬼也要一口一口咬死你!”

沈易在旁边皮笑肉不笑道:“那您这老牙口还怪厉的,接着编啊,一个蛮族女人没事往土匪窝里钻,一个人烧死一个山头的土匪?新鲜——大帅,贵府请的戏班子有这么好听的话本吗?”

顾昀叹道:“肉都吃不起了,在家里天天给我喝粥,还戏班子……”

火龙直眉楞眼道:“大帅……哪个大帅?”

顾昀将手中的短刀转出了花来,看着他不怀好意地笑。

火龙倏地回过味来,倒抽一口凉气:“你、你难道是顾……顾……”

“别乱攀亲戚,哪个是你姑?”沈易打断他,“说说你是怎么跟蛮人勾结鱼肉乡里的。”

火龙的脸“腾”一下涨红了:“说了是我仇家!有一个字不真我他奶奶的天打雷劈!”

“那个女的当初跟着个小商队,好像是跟家里人走散了,花钱托人带她一程,不知道要上哪去,路上我们把商队截了,见她有几分姿色,便一起抓上了山,她当时带着个襁褓里的小娃娃,看着也就没出满月的样吧,自己还怀着一个……”

沈易心里暗吃一惊,面上却尽量不动声色地问道:“什么时候的事?”

火龙道:“十九……二十年前。”

借着晦暗的灯光,顾昀和沈易交换了一个隐晦的眼神——听着正像当年蛮族神女出逃时候的事,那么当时那个婴儿应该就是长庚,可是秀娘肚子里的那个又是怎么回事?

沈易:“后来呢?”

火龙往后一仰,哑声道:“其他被绑上山的大多寻死觅活,她不一样。那女的脸长得不错,脑子却好像不太好使,别人跟她说话她也没什么反应,打她不知道叫疼,让她干什么她也不反抗,没几个月,生了个早产的崽子。”

顾昀握着短刀的手微微紧了紧,不知为什么,他听到这段,忽然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这么多年没有错过的直觉好像又在拨动他心里那根弦。

“都说刚生完崽子的女人不干净,那一阵子没人碰她,也没人管她,只是怕人跑了,便把她的脚锁在屋里,每天给她口饭吃,她居然也没死……过了一段时间,我一个脑子里进水的小兄弟惦记那婆娘美色,偷偷跑过去看,回来惊骇莫名地告诉我,说她身边就剩下了一个崽子,另一个不见了。”

沈易听得几乎忘了自己在套话,脱口道:“少了哪个?”

“那他娘的谁知道,都是半死不活的孩崽子,大耗子似的皮包骨。”火龙果然立刻警觉,“你问这个干什么?”

沈易一滞,随即将手中马鞭狠狠地往旁边一摔,冷冷地道:“什么都不知道你说个屁?多一个少一个蛮人小崽子有甚稀奇的,这让你交代事呢,你东拉西扯想等什么?”

火龙却没有发怒,脸色紧了紧:“……不,死孩子不稀奇,这种崽子都是贱命,死一个活一个也不多……稀奇的是,我那兄弟说,他没看见尸体在哪,那个女的被锁在屋里,根本出不去,不可能埋在地里,可她既没有扔出来,也没有放在屋里,那孩子……就、就凭空消失了,当时有放哨的兄弟说见那女人屋里半夜三更有火光,刚开始还以为是偷偷煮东西吃,后来听说那一阵子有好多乌鸦整天在她房梁上乱转……”

沈易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下意识地看了顾昀一眼。

火龙被烧烂的眼角跳了几下:“这事一度闹得人心惶惶,有人说这女的妖里妖气的,不正常,想杀了她,还有几个色迷心窍的舍不得,争了好久没争出什么结果来,当时我大哥见她说什么是什么,能干活,床上也带劲,便做主将她留下了,连那半死不活的崽子一起,留了她有几年吧……”

“那个人,真是妖怪……”火龙叹了口气,“真是,夜里要是没有男人去找她,她就变着法地折腾身边的小崽子,嚎叫声隔着山头都能听见,几次三番寨里的兄弟都看不下去了,让她收敛,她表面上答应,回头又下手。”

顾昀猛地站了起来。

沈易的心都悬起来了,见顾昀勉强将握着短刀的手背在身后,青筋快从手背上爆出来了。

好在火龙没注意到,好像沉浸在了记忆里,喃喃道:“老话说虎毒不食子,我们这些人虽然都是心黑手狠不怕报应的,也没见过狠成这样的女人……可是我们大哥不知被她灌了什么迷魂汤,非得说这种不是良家的女人才应该留在山上,合该是我们的人,他一时鬼迷心窍,把命也送了!”

顾昀声音有些难以察觉的干涩:“怎么送的?”

“下毒,蛮人的女人一身都是毒,她在我们山寨里忍了多年没露出马脚,渐渐兄弟们都不防着她,轻易便着了她的道,她把整个山寨的人都杀了,连那些跟她一样被捉上山的女人、奴隶、肉票一起,谁都没放过,最后放了一把大火烧了山。”火龙脸上痛色一闪而过,大骂起来,说了一段漫长的污言秽语。

这回谁也没顾上打断他,顾昀的脸色难看得快绷不住了。

“我那天正好闹肚子,酒跟水都不敢多喝,这才勉强能攒够从火海里爬出来的力气,捡回一条命,那把刀……那把刀是从我大哥胸口上拔下来的。倘若我再见到那个女人,一定把她大卸八块!”

顾昀低声道:“她带着一个幼童一起杀人烧山。”

“她把那崽子放在篮子里,”火龙道,“背在背上,那崽子看起来总是半死不活的,没骨头似的趴在竹篮里,一直看,看着满地死人,他连哭都不会哭一声,这么多年,他倘若不死在那女人手里,想必也得是个腥风血雨的妖孽。”

顾昀一言不发地转身出去了。

沈易忙追出来:“大帅,大帅!”

“这个人不能留,”顾昀压低声音飞快地说道,“老蔡还在这,趁他没有察觉,让这个火疖子头永远闭嘴,做得干净一点。”

说着,顾昀突然又想起什么,脚步一顿,眉目间满是阴霾:“不对,我忘了还有加莱荧惑,当年在雁回的时候,他跟秀娘一直暗通条款,那蛮人准知道什么。”

沈易心惊胆战道:“大帅……”

“他没跟我说过,”顾昀的双肩突然垮下去,身上的钢板却让他弯不下腰,站姿说不出的僵硬,“他从来没跟我说过,连提都没提起过……我知道那个蛮族女人满脑子复国报仇,不会对他太好,可也总归是血脉相连……”

沈易忙道:“你又不知道胡格尔那疯女人做过什么,二十年前你还流鼻涕写大字呢,行了,子熹,这跟你没关系!”

“那回咱俩在大雪地里捡到他,根本不是他年少无知偷跑出去玩,”顾昀低声道,“他分明是不堪虐待,所以……”

而他们竟然还“好心”把他送了回去。

沈易无言以对。

好半晌,沈易才用耳语说道:“倘若……我是说个假设,假设留下来的那个孩子并不是皇贵妃之子……”

沈易难以抑制地想起多年前,少年长庚在他面前,镇定地说自己不是皇子,脚上的残疾是被秀娘砸的那副场景。

顾昀倏地抬起眼:“你想说什么?”

“母亲是谁不要紧,十八部巫女还是巫女的姊妹区别不大,问题是……胡格尔怀的孩子是谁的?”沈易艰难地舔了一下嘴角。

当年皇贵妃之妹住在宫里,是要嫁给宗室子弟的,元和先帝会做出这种监守自盗的事吗?

倘若先帝真的那么不要脸,那还真是让所有人都松了口气,但如果……不是呢?

如果不是先帝,那最有嫌疑的无疑是当年帮她们逃走的人——心怀不轨,却能出入宫禁,甚至有能力放跑十八部落巫女,多年后接管那二人留在宫中的暗线……

这些条件加起来,真的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了痴大师和他那一大帮东瀛奸细。

沈易浑身冰冷:“大帅,这……”

顾昀抬头看了他一眼,眼神如刀,沈易蓦地噤声。

“烂在肚子里。”顾昀低下头,双手抚过手中的短刀,斩钉截铁道,“北蛮那边,我迟早有一天也会料理干净,此事不要再提。”

沈易:“……是。”

顾昀面沉似水走了,被钢板支得笔直的后背显得格外思虑深重,径自找到了陈轻絮。

“陈姑娘借一步说话。”顾昀道。

陈轻絮不明所以,跟着他来到一边。

顾昀道:“陈姑娘精通医理,又在蛮族的地方待了大半年,我有一个问题想向你请教。”

陈轻絮忙敛衽道“不敢”。

顾昀心不在焉地虚扶了她一下:“他们那边有没有什么特殊的巫术……用得到婴儿的?”

陈轻絮陡然一惊。

顾昀立刻抓住了她这一瞬间外露的惊愕:“怎么?”

陈轻絮沉默良久,在原地不安地踱了两步,继而深深地叹了口气:“大帅……听说过乌尔骨吗?”

分享到:
赞(34)

评论8

  • 您的称呼
  1. 啊,难以想象这部小说改编成影视剧会变成什么样

    开花2018/10/12 13:09:57回复
  2. 这就很有意思了

    沈韵2018/10/14 03:28:23回复
  3. 老实说,我宁愿自己在脑袋里想象画面,也不想看到被改得面目全非

    匿名2018/12/23 00:00:47回复
    • 我也是……毕竟魔道就是个例子……镇魂还好些,演员实在加分但是剧情改的一言难尽(那啥我不是ky啊我就唏嘘一下,这些都是我很喜欢的作品啊,有点心疼@_@)

      陈栎媱2019/01/27 15:33:34回复
    • 非常不愿意改成电视剧……能好好还原的剧组演员能有几个啊o(╯□╰)o

      沈葭白2019/02/20 12:58:19回复
  4. 心疼长庚

    臭P的粉2019/01/28 17:02:16回复
  5. 《镇魂》编剧已经列入镇魂女孩们的黑名单了……
    乌尔骨究竟有没有办法?

    哈哈哈2019/02/10 00:14:01回复
    • 身为n刷的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ju诉tou你,有的

      匿名2019/02/22 17:28:5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