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毒伤

顾昀端坐马背,问道:“还在吗?”

沈易应声抬起千里眼,回头看了一眼:“在。”

顾昀离京那日景明天清,是个难得的十里艳阳天,隆安皇帝率文武百官相送,送到了城关,一路目送兵马潇潇远去,方才散了,只剩下一个雁王殿下没有走。

他只身登上坍塌的城门上硕果仅存的一座瞭望塔,一动不动地望着玄铁将军的背影,大有要站到地老天荒的意思。

顾昀没有回头,只对沈易说道:“都走出多老远了?千里眼也该看不清了,你少瞎说。”

沈易怒道:“嫌我眼瘸你自己看,一次一次地支使我,弄得别人还得以为我跟王爷有什么不清不楚的呢。”

顾昀早准备好了满嘴的借口:“你让人钉一身钢板试试看还能不能回头,废话恁多。”

沈易冷笑一声,懒得拆穿他。

“我至于吗?”顾昀顿了顿,又欲盖弥彰地自问自答道,“别以你那鸡毛蒜皮的老妈子心度我能容百蛟的大将之腹。”

有道是伤筋动骨一百天,顾昀被从死人堆里刨出来,连死再活,统共也不过大半个月的光景,别说是个人,就算钢甲坏成那样,等闲都没那么容易修好,顾昀请命去西北的时候,雁王当庭就急了,差点当着满朝文武的面跟他吵起来。

连李丰那“不给牛吃草,专让牛干活”的破皇帝都有点过意不去。

可是这时候必须有个人重整玄铁营。

西洋人围京不成,半死不活地占着长江以南,必定没有多余的精力去照应他们那帮寒酸穷鬼盟友,西北一线现在有乱七八糟的西域联军,有北蛮十八部落,本来就不能算是铁板一块,若能扭转西北战局,解决眼下最迫在眉睫的紫流金问题,那么把洋人打回老家去也是时间问题。

千军易得,一将难求,顾昀非得亲自去不可。

最后依然是陈轻絮出面解决了这个问题,她异想天开地用了一种特殊的钢板,让灵枢院赶制出来,能严丝合缝地扣在人身上,将顾昀没来得及长好的骨头固定住,这样便给他做了一套人造的钢筋铁骨。

虽然穿上以后滋味实在不怎么样,但好歹能保证他看起来依然来去如风。

沈易叹道:“我说大帅啊,快把你那天大的心收一收吧,你到底打算怎么办?”

顾昀专心致志地在胸口放舟,给他装聋作哑。

沈易见此人又耍这手赖,立刻应对有道地深吸一口气,“嗷”一嗓子提高了声调,吼道:“我说大帅,雁……嘿!”

顾昀回手给了他一鞭子,沈易险险地用割风刃架在面前,一双眼瞪着了斗鸡眼,不住地拍着自己的胸口道:“好险好险,差点破相——唉,大帅,好话说两句你就恼羞成怒,我看那了痴大师虽然是个东瀛奸细,但是放的檀香屁也不是全无道理,我看你也是命硬,红鸾星让你克得飞都飞不动,好不容易蹦起来一回,撞来的都是烂桃花。”

顾昀:“……”

沈易砸吧了一下嘴,感觉顾昀这脖子可能确实不大方便扭动,不然早就扑过来了揍他了。

顾昀收回马鞭,沉默片刻,摇头道:“差点亡国,还能怎么办,过一天是一天吧,不定哪天就马革裹尸了,想那么多做什么?”

沈易闻言皱了皱眉,他是了解顾昀的,倘若顾昀真的一点那个意思都没有,早就直说出来了,万万不会有一点含糊,眼下听他这个意思,与其说是举棋不定,不如说他心里已经有了偏向,只是因为有什么顾虑,才暂且“留中不发”。

沈易:“慢着,子熹,你不会……”

顾昀:“不说这个。”

沈易:“那可是你儿子!”

顾昀:“还用你废话吗!”

沈易一脸惊骇,顾昀烦躁地别开眼。

不见这老妈子的时候怪想念的,一见他就觉得好烦,顾昀干脆一夹马腹,从沈易身边飞奔而出,从怀中摸出了一根白玉的小笛子,呜呜咽咽地吹了起来。

除了不用奏乐自己会响的东西,什么乐器到顾昀手里也发不出好音来,被钢板夹成半个钢甲人的顾昀气息不足,声音有点抖,按孔也按得信马由缰,调子绕着大梁全境跑了一圈,本来有点逗。

可此时,那笛声被卷在风里,裹了一身西出阳关的叹息,居然歪打正着地带上了说不出的苍凉,让人听完一点也笑不出了。

顾昀的腰背被陈氏钢板夹得笔直,像一根永远也不会倒的梁柱,背后背着两把各有残疾的割风刃……没有一把是他自己的。

随军的陈轻絮听着背后由远及近的笛声,忽然心有所感,低声道:“凭君莫话封侯事……”

“凭君莫话封侯事,”顾昀从她身边飞掠而过,驴唇不对马嘴地打岔道,“一片冰心在玉壶,哈哈哈。”

陈轻絮:“……”

被这么一接话,她居然一时想不起来后半句是什么了!

顾昀行军如风,反正身边带着个圣手陈姑娘,一点也不怕把身上的钢板颠散了,离京后一路北上,刚离开直隶境内,已经连着遭遇了两波流民侵袭,都不成气候,一击即退,一触即走,像几条探头探脑的野狗。

“刚离开京城没多远就盯上我们了。”沈易对顾昀道,“我跟他们交过手,狡猾,地头也熟,发现打不过立刻就跑,过不了多久又跟上,讨厌得很,当时我走到这里的时候正听说京城被围困的消息,急行军中实在被他们弄得很恼火。”

顾昀“唔”了一声,将手中的千里眼递给沈易:“狗头军师的恐怕还读过几天书。”

沈易:“怎么?”

顾昀:“听说过佯装撤退的时候要‘辙乱旗靡’才能引得对方上当追来,可惜小兵没能领会精神,那旗杆是他们自己砍的,我刚才看见了。”

沈易:“……”

顾昀皱眉道:“这些人造反是图什么,知道吗?日子过不下去了?”

“哪里,”沈易冷笑道,“你把刁民想得也太好了,就算地里没事做,良民大多会找些小买卖,或是学一门手艺,总不至于活不下去,这群流窜在中原蜀中两地的流民本就是一些闲汉混混,被有心人组织起来,除了骚扰蔡将军,就是专门做那打家劫舍的买卖,蔡将军那边一追他们就跑,稍微平静点了还会回来。我听说他们除了打家劫舍,还有条规矩,倘若谁家出了成年男人跟着他们造反,这家就不必再受这帮贼人侵袭,妻女姊妹也能得以保存,不必时时担心被抢走。”

“……”顾昀道,“慢着,你这说法我听着耳熟,这不跟大梁徭役制度一样吗?军户不缴税。”

沈易忍无可忍道:“大帅,你到底是哪边的?”

“好好,稍安勿躁,”顾昀道,“这么一来当土匪的不是越来越多么?不但‘免税’,有个队伍跟着,还好歹能躲避战乱,头头是谁?”

“听人说是个看着挺吓人的老土匪,干这一行好多年了,一身刀疤,脸还被火烧过,自称是一条‘火龙’。”沈易叹了口气:“那你看怎么办,我们快马加鞭辛苦两天绕过这波暴民,直接去蔡玢西北援军驻地吗?”

顾昀背着手在原地溜达了片刻:“内忧外患交加,料理一点是一点,前有虎狼,后面不能有后顾之忧,拟一封折子,上报军机处,说我们要在此停留三五日。”

京城之围解困后,李丰便当机立断裁撤了尸位素餐的左右二相,之后又为了方便调度,效仿前朝官制,设立了“军机处”统领六部,启用了一批患难中见真章的文臣。

军机处里常年半夜三更也灯火通明,江充推门进去的时候已是三更,汽灯如昼,雁亲王却已经趴在桌上睡着了,手里还握着一根笔。

江充本不想惊动他,亲自接过内侍怀里抱着的折子,挥退下人,自己轻手轻脚地走了进去,不过他毕竟是个文官,不怎么会隐藏声息,长庚还是被惊动了。只见平日里八面玲珑的雁亲王睁眼的一瞬间,眼底竟有红痕闪过,好像一抹杀气腾腾的凶光,蓦地涌向面前的人。

江充反应未及,后脊梁骨上的冷汗一下就下来了,仿佛被猛兽的杀气锁住的兔子,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长袖刮倒了长庚的笔架,笔架顿时应声而塌。

长庚这才清醒,瞬间就风卷残云地将方才的杀机收拢回去,站起来道:“不碍事,我来收拾。”

江充心惊胆战地看向他,怀疑自己是不是累糊涂看错了,小心翼翼地问道:“王爷方才是被梦魇住了吗?”

“没什么。”长庚若无其事道,“压住胸口的缘故……脸色不好看吓着你了吧,我稍微有点起床气,方才一时睡迷糊了,差点没弄清自己在哪。”

他这么说了,江充也不好再问,总觉得雁王殿下这起床气的气性有点太大了。

长庚将碰倒的笔架整理好,这才问道:“怎么,寒石兄有什么事吗?”

江充回过神来,在他对面坐下:“为了王爷昨天朝会上说的向民间发‘烽火票’的事,朝中杂音不小,一来朝廷向百姓借钱,此时前所未有,这样一来不是昭告天下说我国库空虚么?朝廷颜面何在?”

长庚似乎还不太清醒,坐在椅子上不住地掐着自己的眉心,闻言笑道:“半壁江山都没了,就很有颜面吗?”

江充:“还有人提出到时候朝廷还不上钱来怎么办?国库那个家底,王爷也是知道的。”

“把还钱的期限岔开,后续可以补发第二批、第三批,拆兑开就好了,周转得过来,”长庚道,“第一批买烽火票的人可以适当给一些实惠,爵位、朝中虚职、特许令……都可以,最理想的就是此事如果推行开,民间可以以烽火票抵当银两使用。”

“倘若真是那样,”江充犹疑道,“那些票子岂不是要满天飞?到时候必然一钱不值啊。”

长庚:“朝廷缓过来就可以买回来,等缓过这口气里,是还钱是继续,是特赦机构还是专门颁布律法都是后话,”

江充又道:“还有人问,倘若将来民间有人做假,拿着假的票子来找朝廷要钱怎么办?”

长庚被这话气笑了:“这事问灵枢院去,这种细枝末节也要拿到军机处来说吗?明天我们要不要说说如何规范马桶规格?”

江充苦笑起来:“话是这个道理,御史台殿下也知道……除了吵架也没什么正事,听说正连夜写折子参你胡作非为呢。”

长庚叹道:“说一千种道理,现在也只是战时解燃眉之急,不然还能怎么办?是在满城流民身上抽重税,还是把皇上的行宫拆了拿去卖钱?有问题的可以在朝会上提,能回答的我当庭说,没想好的我回去想想再说,这些人……”

这个朝廷就是这样,有一小撮人负责办事,剩下大部分人负责拖后腿找茬,将来倘若事成,则算是有赖于自己思虑周全,万一事不成,那就是“当年为什么不听我的”。

这还不算,还有各怀心机与利害关系搅混水的,下绊子的,想办点事比登天还难……无怪所有人都知道“兼听则明”的道理,史上最多的却还是独断朝纲的帝王和权倾朝野的权臣。

“不是冲你,寒石兄别见怪,”长庚摆摆手,“我最近也是扯皮扯得太多,有点心浮气躁。”

“说起灵枢院,奉函公昨天又上了两封折子,下官做主先扣下来了,王爷看看是不是能往上送?”

长庚给自己倒了一杯隔夜的凉茶:“唔,说了什么?”

“一封是让皇上撤销掌令法,解禁民间长臂师,一封是想让皇上解禁民间紫流金交易,说是大富商必然都有自己的门路,国难当头,不如发挥这些人的作用,让我大梁境内紫流金也能多个来路。”

长庚顿了顿,摇摇头:“奉函公……唉,这个奉函公。”

老人家在京城围城的时候赤膊上阵的光棍精神让李丰印象深刻,虽然这老东西的脾气又臭又硬还认死理,但忠心不二是没的说,因此近来他时而胡说八道,李丰也都容忍了。

“撤掌令法的那封折子大家看一看,没什么大毛病可以上呈,”长庚说道,“紫流金那件事就算了吧,逆着皇上的龙鳞有那么舒坦吗?委婉点替他写个摘要上报,原折子打回去。”

江充无奈地应了一声,正要站起来走,忽然又想起了什么似的,回过头来道:“对了,还有安定侯……”

长庚蓦地一抬头。

李丰将玄铁虎符还给了顾昀,给了他调配四方兵力与战备的权力,按理是不必事无巨细地将沿途大事小情都上报的,不过顾昀没领这个情,规规矩矩地定期上折子,到了什么地方,战局如何,打算怎么做,有什么理由,全都陈列得一清二楚。

江充:“安定侯刚到中原地带,没什么要紧事,只说碰上了土匪暴民的一帮乌合之众,打算先料理干净,多不过三五日。”

长庚“唔”了一声:“留下我看看。”

江充感慨道:“大事小情都罗在王爷这里,其他人的都是听听简报,唯有顾帅的折子从头到尾仔细看,王爷跟大帅的感情真是深厚。”

说着,他便要告辞离去,刚走到门口,长庚忽然叫住他:“寒石兄。”

江充不明所以地回头:“王爷还有什么吩咐?”

长庚一只手搭在顾昀的折子上,不自觉地轻轻摩挲着,沉默了片刻,他面色无波地说道:“劳烦你帮我搜集一下朝中关于烽火票的异议,谁说的,什么时候说的,说了什么,我酌情修订方案。”

江充一惊——修订方案要什么“谁说的”“什么时候说的”,他忍不住借着亮了彻夜的汽灯灯光看了雁王一眼,脸是年轻的,眼神却没有一点青涩,第一眼看便觉得是个儒雅翩翩的贵公子,再一看,眼神却并不是春风化雨的,丝丝地透出一股凉意来。

听闻先帝临终前将四殿下托付给了顾昀,在安定侯府长大,江充恍然惊觉,殿下和侯爷原来一点也不像。

江充:“……是。”

长庚微微颔首,都是聪明人,不需要多做解释。

等江充惊疑不定地走了,长庚才轻轻地吐出一口气来,他睡眠本就不好,好不容易昏昏沉沉地打了个不甚愉快的盹,被这么一搅合,恐怕这一宿是合不上眼了,他便站起来换了室内熏香,点上了陈姑娘的安神散。

长庚在扑面而来的安神散面前静默地站了一会,方才一个根本记不清内容的噩梦搅得他心口如针扎似的疼,有外人在勉强忍住了没露出来——这跟他少见的几次乌尔骨发作时的感觉很像。

因为顾昀的伤情,陈姑娘随军走了,临走时特意将他叫到一边,让他加重安神散的分量,能静养尽量静养。

这一番大喜大悲地折腾,将他几年静心养下的底子败了个干净,往后再要压制住就加倍困难了,乌尔骨最忌思虑——思虑伤神尤重。

可是有什么办法?难不成撂挑子走人,看着顾昀被这破烂江山困死在其中么?

分享到:
赞(38)

评论15

  • 您的称呼
  1. 一片冰心在玉壶噗哈哈哈哈我的妈,顾昀怎么这么阔爱

    不带脑子看文的小长2018/11/27 23:18:49回复
  2. 早上醒过来接着看,早上好!O(∩_∩)O

    羡羡2018/12/05 05:33:14回复
  3. 心疼长庚

    隔壁魔道爬墙来的2018/12/09 19:35:54回复
  4. 军叽处 真好xdd

    匿名2019/01/05 20:09:16回复
  5. 所以那诗后一句究竟是什么?

    匿名2019/01/06 15:11:15回复
  6. 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

    匿名2019/01/13 08:25:46回复
  7. 沈老妈子总结的真精辟噗哈哈哈哈哈可怜红鸾星哈哈哈哈

    樱酒小殿下~~~2019/01/23 13:12:44回复
    • 心疼死顾帅了我的天还有小甜心(ಥ_ಥ)病骨支离@_@

      陈栎媱2019/01/27 15:15:38回复
  8. 发国债券吗?这想法厉害了!

    匿名2019/02/08 12:29:03回复
  9. 顾昀心里偏了,长庚见月明了。
    设立了“军机处”统领六部,启用了一批患难中见真章的文臣……皇帝可算是干了点事啊。

    哈哈哈2019/02/09 23:58:30回复
  10. 泽国江山入战图,平明送客楚山孤。
    凭君莫话封侯事,一片冰心在玉壶。――唐·曹王松昌龄

    安定侯表示按照这个背诵考试零分的话可别怪我2019/02/10 13:07:20回复
    • ID优秀,,,笑哭(*^▽^*)

      郎大眼2019/02/22 15:20:46回复
  11.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9/02/10 15:12:36回复
  12. 国债卷 石油 航母
    emmmm
    甜甜真是宝藏女孩

    确认过眼神是甜甜的人2019/02/19 00:23:10回复
    • 国债劵啊……全文最不懂的地方了@( ̄- ̄)@

      沈葭白2019/02/20 12:57:0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