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乱世

一时冲动容易,冲动完怎么收场,那就是个问题了。

倘若没有京城这场大祸,长庚肯定不会做出那么胆大包天的事,在这场战乱之前,他甚至也没对顾昀抱有什么不切实际的奢望,否则也不会一躲四五年。

顾昀是他终身的慰藉,不过按着正常的发展,大概这辈子也就止于此了,他已经将心意剖白至此,顾昀也已经用他这辈子最柔和委婉的方式把话说开了,以长庚的自尊心,便绝不会再对他有什么实质性的纠缠。

他为了顾昀做什么事、走一条什么样的路,都是他自己的事。

他有的是心机,可不愿意因为这种事用在顾昀身上——那显得太廉价了。

他们俩会把这一点走岔的感情当成一个有点尴尬的秘密,漫长地保持下去,等长庚一点一点地将自己磨砺到可以拿这些心意出来闹着玩,随口调笑,或是时间长了,顾昀那没心没肺的东西自己忘了这码事。

长庚从小克制惯了,只要他还没有彻底疯,他会一直克制到死。

心存欲望,尤其是不切实际的欲望,是件非常痛苦的事,不论是财欲、权欲还是其他什么——其实都是身上的枷锁,陷得越深,也就被缠缚得越紧,这种道理长庚心里太清楚了,因此他一刻也不敢放纵。

可惜,道理知道得再清楚也没用——反正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城下一念之差,让他将这一步迈出来,再加上顾昀那没有回应的回应……

姑且不说长庚还能不能像从未得到过任何希望时那样痛快地放手,就是在顾昀心里,他还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吗?

至于伤病交加的顾大帅,他简直头都大了两圈。

此事他认为自己的责任比较大,说起来实在心虚,因为一般情况下,倘若不是他默许,长庚是不太可能碰得到他的——而就算当时一时混乱没回过神来,出了“意外”,他也不应该是那种放任的后续反应。

顾昀其实自己也说不清自己当时是怎么想的,可能什么都没来得及想。他一闭眼,就仿佛能看见兵临城下的炮火声中长庚那深深凝视向他的眼神,好像一天一地中间,那双眼睛里只放得下一个自己。

没有人——特别是男人,能在那种眼神下无动于衷。

顾昀一个鼻子两只眼,并未比旁人特殊到什么地方,也有七情六欲。

他没有办法再像以前那样,单纯地将长庚视为一个亲近的后辈,可是当儿子养了这么多年,突然变了味道,他也没那么容易转过这根筋。

这时,长庚慢慢地俯下身,伸手遮住顾昀那双不太管用的眼睛,不让他看见自己此时的尊容。

顾昀浑身没有一处听使唤,听不见看不见,一时也没力气说,平生第一次无能为力地任人非礼,目瞪口呆之余,他心道:“他还敢欺负伤患吗?天理何在!”

随即,他便觉得脸上被细细的鼻息扫过,另一个人的气息逼近到难以忽视。

顾昀:“……”

娘的,这小子真的敢!

顾昀的喉咙不由自主地动了一下,然而长庚却并没有做什么,他似乎只是停留了许久,然后轻轻地碰了一下顾昀的嘴角。

顾昀的眼睛被遮着,不由自主地顺着那微妙的触感展开了丰富且自作多情的联想,感觉好像只可怜巴巴的小动物,劫后余生时扑到他怀里撒娇,湿哒哒地舔了他一下。

他当时心就软了,虽然没来得及问清军中伤亡,但顾昀心里其实已经大概有数,稍微一转念,便不由得悲从中来,而长庚这会全须全尾地坐在他床边,对他来说简直仿佛失而复得,顾昀忽然便不想计较那么多了,有心想伸手抱一抱长庚,可惜没力气抬手。

顾昀满腔的怜惜和说不出的闹心很快难舍难分地混杂在一起,不忍心苛责长庚,只恨不能回到兵临城下的那一刻,过去扇自己一个大耳光——看看你办的都是什么事!

“子熹。”长庚在他耳边叫了一声,顾昀的眼睫划过他的掌心,这种时候,似乎唯有抱着对方大哭大笑一场,方能发泄出一点绵延不断的惊慌恐惧,可惜他此时也是有心无力。

陈姑娘禁止了他一切激烈的情绪,将他扎成了一个彻底的面瘫,用上吃奶的劲也挤不出一个微笑来,他便只好将心事开一个小口子,细水长流地往外涌。

顾昀重伤后到底元气大伤,精力不济,虽然勉力支撑,但还是很快就心情复杂地陷入了昏睡。

长庚悄无声息地给他拉好被子,恋恋不舍地盯着顾昀看了一会,直到身上僵硬的骨节不堪折磨地“嘎啦”一声脆响,他才慢慢地扶着床柱站了起来,迈着僵尸步离开。

一推门,长庚就看见等了不知多久的陈轻絮,她在顾昀房门口来回溜达,绿草地被踩趴了一片。

长庚假装没看见一地横尸,十分正经地和她打招呼,还因为神色木然而显得格外严肃认真:“劳烦陈姑娘,这次若不是你不辞危险赶来,我真不知怎么办。”

陈轻絮心不在焉地摆摆手:“应该的,唔,殿下等我片刻,我回头给你下针……那个,还有那个……”

这位见惯了大场面的陈家人的舌头愣是打了一次节,万年端庄如泥塑的脸上难得带出了一点迟疑。

长庚乌尔骨发作的事不敢让人知道,对外只能假托他重伤未愈,陈轻絮以银针压住他身上的毒,不敢假手于别人,只好独自被迫将他的昏话梦话听了个遍,不幸拼凑出了一个吓坏了她的真相,折腾得她简直夙夜难安,脸上快长出皱纹来了。

长庚本意是想对她点点头,奈何脖子实在弯不过来,只好欠了欠身,显得越发彬彬有礼:“不必,我自己够得着,过一会还要进宫,不劳烦陈姑娘了。”

京城塌了一面城墙,围困虽然暂时解了,可是后续还是一团乱麻,除了顾大帅这种实在起不来床的,其他人都不敢放松,一口气还吊在半空中。

陈轻絮听了心事重重地点了点头,把原来想问的话咽回去了。

谁知就在这时,长庚忽然又道:“但你若是想问……”

他微微停顿,侧头看了一眼顾昀紧闭的房门,陈轻絮一口气提到了嗓子眼。

然后王爷殿下顶着他纹丝不动的棺材脸,坦然承认道:“我对义父确实心怀不轨。”

陈轻絮:“……”

这句话……用这样坦率淡定的语气说出来,听起来还真是怪微妙的。

“他也知道,还请陈姑娘……”

陈轻絮忙下意识地回道:“我不会说的!”

长庚拱拱手,他虚虚披在身上的外衣轻飘飘的,风姿卓绝地与陈轻絮擦肩而过,像个踏碎长空的风流仙人……一点也看不出里头裹着一只刺猬。

倘若顾昀这辈子也会有感激李丰的时候,就是第二天听说李丰将长庚留在了宫里。

那可真是让他大大地松了一口气,恨不能上书请皇上在西暖阁旁边给王爷开个单间,让他踏踏实实地住进去别出来了。

沙场伤病是常事,顾昀早就习惯了,醒过来就是度过了最凶险的阶段,又躺了一天,他已经有了说话接客的力气。

接的第一个客就是沈易。

由于陈轻絮不肯给顾昀服药,他只能又聋又瞎地戴着琉璃镜,与姓沈的进行咆哮和比划双管齐下的交流。

两人分别了大半年,再相见简直有点物是人非——送别时海角天涯意气风发,归来时一个绑着绷带在床上躺尸,恨不能有进气没出气,另一个数月奔波,整个人蹉跎得像个江南乡下种水萝卜的。

沈易用嘶吼冲着顾昀唏嘘道:“我们都以为只来得及给你收尸,没想到还能再见到一个会喘气的,大帅,你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

顾昀被他“唏嘘”了满脸唾沫星子,顿时升起一脑门官司,没看出自己这“后福”在什么地方,“后悔”倒是有一箩筐,当下怒道:“你还有脸说,洋毛子从大沽港登陆了一个多月,把西郊行宫烧得跟他娘的炉灶一样,你个废物点心早干什么去了?吃屎都赶不上热的!”

沈易:“……”

顾昀:“起开,离我远点,你嘴漏吗?喷我一脸!”

“这事我本来不想跟你提,怕你堵心,”沈易叹了口气,挽起袖子,不客气地一屁股坐在顾昀旁边,“当时我根本就没有见到兵部撤销击鼓令的来使,来使一出京城就被截了,南洋那堆羊屎蛋一样的小国趁火打劫,不知怎么弄来了那帮山匪留下的密道,一夜之间从天而降似的,我猝不及防,让他们炸飞了西南辎重处。”

而没有击鼓令,沈易这个刚刚空降的统帅根本调不动南疆驻军。

“我那边焦头烂额,简直是按下葫芦浮起瓢,小葛正好去找我,还带来了小殿下的字条——当时我一看就觉得要坏菜,可惜分身乏术。”沈易摇摇头,“后来木鸟还送来了玄铁虎符和你亲自签发的烽火令,我虽然没意识到京城竟会被围困到这种地步,还是勉强分出一半的兵力和紫流金库存,自己带人回京。”

剩下的话他不用细说,顾昀听到这也明白了,问题出在了紫流金上。

西北被虎狼纠缠,玄铁营和北城防都不敢动,否则守不守得住疆土还在其次,搞不好会被人追着打围,到时候京城之困可就真是南有西洋海军,北有狼部铁甲了。

而沈易那边兵祸尚可解,麻烦的是西南辎重处被炸毁,南疆驻军的紫流金库存本来就很有限,剩下一点根本无力支撑长途奔袭。

“我只好先北上找蔡玢打秋风。”沈易叹道,“谁知道途中一再受阻,你知道将中原驻军牢牢缠住的是什么人么?”

顾昀神色微沉。

“是流民组成的起义军。”沈易叹道,“老蔡的兵力被玄铁营和北城防分了一多半,剩下一点留在中原一代,每天焦头烂额地跟那帮人周旋,本来都是些过不下去的老百姓,打狠了不是,不打也不像话,老蔡头发都愁白了一多半。”

顾昀靠在床头沉默片刻:“怎么会乱到这种地步?”

“自中原往南至蜀中一代的无业流民成祸好几年了,一直没成气候,”沈易道,“这回是有人趁乱浑水摸鱼,将这些流民撺掇起来形成了几股力量,眼看着世道将乱,玄铁营都能一夜折一半,胆子也大了,就……其实你知道吗子熹,这些年我一直觉得玄铁营风头太劲不是好事,遭上忌惮是一方面,民间传说也太多了,前些年确实能威慑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可是一旦玄铁营出事,哪怕只是风吹草动,也太容易动摇军心民心了。”

两人相对无言片刻,顾昀:“别扯这种没用的淡了,现在怎么样?北大营的弟兄们还剩下几个?”

沈易脸色变了变,一时没接茬。

顾昀一看他表情,心里先凉了一半:“老谭呢?”

沈易将手伸进怀中摸了摸,从轻甲下面解下一条割风刃,默默地放在顾昀枕边。

顾昀呆了片刻,猝不及防地牵动了一处伤口,咬着牙没吭声,疼得悄无声息地蜷缩成一团。

沈易忙伸手扶住他:“别,子熹……子熹!”

顾昀挥开他的手,哑声道:“西洋人退到什么地方了?”

沈易小心翼翼地觑着他的神色:“西洋人大破江南水军之后兵分两路,一路由他们教皇亲自带着,从大沽港上岸直逼京城,另一路人马主要是他们花钱雇来的东瀛死士,开着重甲战车沿运河一路北上,过山东直隶两府,地方驻军没见过这种阵势,当时就被打得稀里哗啦,我们来路上就和他们交手过一次,确实是硬茬,后来钟蝉老将军露面江南,帮着姚重泽重整溃散的江南水路军,收拾残部北上,帮了我们一把,那帮人这才迫不得已让路退至山东境内——现在两路分兵的西洋军合而为一,退回海上,以东瀛诸岛为据,恐怕还没完。”

顾昀“唔”了一声,眉头死紧死紧地皱了起来。

沈易方才通嚷嚷,直叫唤得口干舌燥,自己给自己倒了凉茶灌下去,叹道:“别多想了,你先养好自己的伤是正经事,现在离了你不行。”

顾昀半闭着眼没吭声。

沈易为了缓和气氛,转移话题道:“你家小殿下简直是脱胎换骨,原来那么不显山不露水,危难时敢出来独挑大梁,我都快认不出来了……皇上将他‘雁北王’的‘北’字取了,你知道了吗?”

雁北王到雁王——虽然只有一字之差,确实从郡王到了亲王。

顾昀回过神来,恹恹地嘀咕道:“算哪门子好事……”

沈易为了哄他高兴,哪壶不开提哪壶道:“我路上正看见他跟重泽从宫里出来,这会也快回来了。”

顾昀:“……”

沈易看着他的黑锅脸莫名其妙,奇道:“又怎么了?”

顾昀浑身躺得发酸,想换个姿势,可是行动不便,姓沈的老妈子特别有眼力劲儿,见他在床头艰难的挣扎,愣是不知道上来帮一把,还在那喋喋不休问道:“头几天你跟阎王爷他老人家下棋的时候,小殿下不顾自己伤势,一天到晚不眠不休地守着你,自己身上还扎得到处都是针,脖子都弯不过去,我们看了都觉得不忍心,我跟你说啊子熹,那真是比亲生的还……”

顾昀忍无可忍,暴躁道:“亲你姥姥,哪来那么多屁话,快滚!”

沈易非但没有被吓着,反而蹬鼻子上脸地凑上来,问道:“怎么,你又干了什么倒霉事把人家得罪了?我跟你说啊子熹,亲王殿下可不是以前被你随便搓揉的小孩了,你差不多……”

顾昀低吟一声:“季平兄,看在我差点为国捐躯的份上,求你了,滚吧。”

沈易敏锐地从他脸上看到了“难言之隐”四个字。

沈将军多年来受顾昀欺压,打不过也说不过,仇怨由来已久,好不容易逮着他的笑话看,才不肯善罢甘休,好奇得快炸了:“赶紧的,你看现在满朝愁云惨淡,咱们也聊聊你的倒霉事开心开心……”

顾昀:“……”

屋里于是没了声音,两个本来在互相吼叫的人换成了手语交流。

然后一炷香的时间后,沈易一脸被雷劈过的表情从顾昀房中飘了出来,同手同脚地往外走去。

说曹操曹操就到,正巧,这时候雁王殿下回来了,和沈易走了个对脸。

长庚招呼道:“沈将军来了,我义父怎么样了?”

沈易:“……”

西南提督沈将军面对长庚,神色几变,最后屁也没放出一个,一脸见鬼地贴着墙根跑了。

分享到:
赞(42)

评论12

  • 您的称呼
  1. 这算是公开出柜吗?哈哈哈

    我是阴司哎2018/10/22 11:45:20回复
  2. 沈老妈子的唾沫星子,哈哈哈哈

    居老师的娃2018/10/29 03:08:25回复
  3. 评论好少啊………

    沈韵2018/12/07 15:49:43回复
  4. 完了这章笑死了哈哈哈然后我妈听到我诡异的笑声之后骂我是傻子我笑得更疯了哈哈哈哈

    懒得打标点2019/01/07 19:15:08回复
    • 太逗了哈哈哈p大真神了看了这么多p大写的书,没有一本不让我刷个4遍5遍的,驾驭文字的能力太强了我的天我要失去语言表达能力了我我我p大一生推必须的必,话说回来我不是无脑捧我也不是脑残粉就是我自己喜欢特别喜欢

      陈栎媱2019/01/09 16:32:30回复
      • 额……四刷看到自己的评论……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陈栎媱2019/01/27 14:49:50回复
  5. 沈老妈子不光嘴漏,还眼大漏光哈哈哈

    长顾2019/02/01 00:43:26回复
  6. 哈哈哈哈哈笑死了哈哈哈哈

    匿名2019/02/04 09:36:25回复
  7. 长庚和魏之远有点像,但是这里有很明显的不同—长庚有的是心机,但不愿意用在顾昀身上。魏之远有的是心机,全都用在魏谦身上。

    匿名2019/02/09 20:57:32回复
  8. 评论里那个说魏之远和长庚的很精辟啊。

    哈哈哈2019/02/09 23:32:47回复
  9. 铁骨铮铮坦坦荡荡,就是对义父图谋不轨,怎么啦!

    不愿透露姓名的李长庚2019/02/10 12:50:07回复
    • 楼上说的……好有道理啊o(╯□╰)o

      沈葭白2019/02/20 12:53:1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