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悬刀

李丰整个人晃了晃,长庚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跌坐在金殿王座上,理智之外忽然升起了某种残忍的快意,然而他待自己十分苛刻,只一瞬,便不动声色地掐了掐自己的手心,将那股嗜血的快意压了回去——他知道那是乌尔骨作祟,并不是他的本心。

长庚不甚诚心地开口道:“皇兄保重。”

好像背后一口一个“要宰了李丰”的人不是他一样。

雁北王这么一出声,大殿上呆若木鸡的文武百官立刻反应过来,纷纷紧跟着附和道:“皇上保重。”

李丰的目光缓缓地落在长庚身上——名义上,这是他唯一的弟弟,自己却不常能注意到他,自四殿下李旻封王入朝以来,在朝堂上几乎不怎么出声,也不大刻意结交朝臣,甚至也不曾借着顾昀的东风和武将们搭过话,只偶尔和几个清寒的穷翰林们闲聊些诗书。

长庚仿佛丝没有注意到他的目光,面不改色道:“赵将军殉国,东海再无屏障,洋人往北一转立刻便能直逼大沽港,事已至此,说什么都晚了,还请皇兄摒除杂念,早做定夺。”

李丰何尝不知道,只是心里一团乱麻,一时说不出话来。

这时,连日来被坊间谣言折腾得灰头土脸的王国舅觑了一眼皇帝脸色,壮着胆子进言道:“皇上,京郊只有一个北大营,周遭都是平原腹地,一马平川,倘若在此会战,我方兵力肯定不足。再者说,谭鸿飞谋反一事尚无定论,北大营几乎无人统领,倘若江南群蛟都全军覆没,北大营就能行吗?谁还能保护皇城平安?为今之计,不如……呃……”

王裹这话没说完,因为大殿上一众武将的目光都白虹箭似的钉在了他身上。

这老东西自己屁股还没擦干净,稍有点风吹草动,又胆敢撺掇皇上迁都——倘不是外忧内患,众人恐怕将他分而食之的心都有了。

王裹灰溜溜地咽了口口水,弯着腰不敢起来。

李丰神色阴晴不定,沉默了片刻,他把王国舅晾在了一边,只道:“让谭鸿飞官复原职,给他个戴罪立功的机会……朕叫你们来是议事的,谁再说屁话,就给朕滚出去!”

皇上情急之下连市井粗话都吼出来了,整个大殿一静,王裹的脸红一阵白一阵的。

李丰略显暴躁地转向兵部尚书:“ 胡爱卿,你手掌兵部,握着击鼓令,你说。”

兵部尚书因天生长得面有菜色、面长二尺,名字“胡光”听着又有点像“瓠瓜”,私下里便有人叫他“瓠瓜尚书”。

瓠瓜上书闻听李丰此言,活生生地憋出了满脸泡,成了个苦瓜——击鼓令名义上由兵部签发,但兵部没事敢随便发吗?他就是皇上手里的一支笔,笔也敢有想法吗?

胡光抹了一把冷汗,底气不足地义正言辞道:“呃……皇上说得对,京畿乃我大梁国祚之托,更是万民所向之地,怎可由着洋毛子乱闯?成何体统!咱们便是还有一兵一卒,也要死战到底,眼下就打退堂鼓,岂不是动摇军心?”

李丰实在不耐烦听他车轱辘一样的废话,截口打断他道:“我让你说怎么打!”

胡光:“……”

所有人都在瞪王裹,可王裹说得对,倘若江南水军统帅都已经殉国,东海一带谁可为将?群蛟溃散,怎么动兵?

万一洋人北上,北大营和御林军能挡得住几轮火炮?

从某种层面来说,王裹也算有勇气了,起码他说出了众人都不敢道出的实情。

胡光顿时成了一根馊了的苦瓜,满头的冷汗好比流出的馊汁。

就在这时,长庚忽然出声了。

年轻的雁北王上前道:“皇兄可愿听我一言?”

胡光一双感激的眼睛投向长庚,长庚温文尔雅地冲他笑了一下:“皇兄且先息怒,覆水难收,人死也不能复生,四方边境的困境已成既定事实,争论发火都没用,我们与其自乱阵脚,不如先想想还有什么可以弥补的。”

他约莫是跟和尚混得时间长了,身上不带一丝烟火气,玉树临风似的殿前一站,静得沁人心脾,鼎沸的怒火也不由得跟着他平息了下来。

李丰暗暗吐出一口气,摆摆手道:“你说。”

长庚:“眼下中原四方起火,兵马已动,粮草却未行,未免再出现补给周转不灵,臣弟请皇兄开国库,将紫流金全部下放,此其一。”

“对,你提醒朕了,”李丰转向户部,“立刻命人协调……”

“皇兄,”长庚不徐不疾地打断他,“臣说的是全部下放——非常时期,击鼓令已成掣肘,将军们爪牙上还带着镣铐,皇兄难道要绑着他们上战场吗?”

这话换成任何一个人说,都是十足的冒犯,但不知为什么,从雁北王嘴里说出来,就让人生不出什么火气来。

方才被撂在一边的胡光忙道:“臣附议。”

不待李丰开口,户部那边已经炸了锅,户部侍郎朗声道:“皇上,万万不可,此时下放紫流金确实解燃眉之急,可臣说句不中听的,万一旷日持久,今天日子不过了,往后怎么办?寅吃卯粮吗?”

御林军统领大概很想把侍郎大人的脑袋揪下来,好好控一控里头的水,当庭反驳道:“贼寇都已经打上门来了,诸位大人满脑子里居然还是精打细算的过日子,末将真是开了眼界了——皇上,燃眉之急不解,我们还谈什么‘长此以往’,万一四境被困死,光靠我朝境内那仨瓜俩枣的紫流金矿,掘地三尺也长久不起来啊!”

胡光生怕插不上话似的,又脸红脖子粗地跟着嚷嚷道:“臣附议!”

长庚一句话还没说到该如何退敌,先引爆了一场大吵,他自己反而不吭声了,耐性十足地静立一边,等着他们吵出分晓。

李丰脑仁都快裂开了,突然觉得自家满朝“栋梁”全都盯着自己那一亩三分地的鸡毛蒜皮,上下格局加起来不如一个碗大,倘若全都发配到御膳房,没准能吵吵出一桌锦绣河山一般雄浑壮阔的新菜系。

“够了!”李丰爆喝一声。

周遭一静,长庚适时地接话道:“臣弟话还没说完,其二,皇兄要做好收缩兵力的准备。”

此言一出,群臣再次哗然,天子之怒也压不住下面的沸反盈天,有几个老大人看起来马上准备要去以头触柱了。

李丰眼角一跳,一口火气冲到了喉咙,勉强压下来没冲长庚发,他憋气似的皱起眉,低声警告道:“阿旻,有些话你想好了再说,列祖列宗将江山传到朕手中,不是让朕割地饲虎的。”

长庚面不改色道:“臣弟想请皇兄摸摸腰包,我朝现如今倾举国之力,能撑得起多大的疆土?这并非割地饲虎,而是壮士断腕,当断时不可不断,恐怕要等中毒已深、全境被洋人打得七零八落时再断了。”

他那背论语一样平淡的语调好像一盆冷水,毫不留情地浇到了李丰头上。

长庚没抬头看皇上的脸色,兀自接道:“其三,王大人说得不错,眼下西北有玄铁营坐镇,纵然损失惨重,尚且能坚持,迫在眉睫的是东海兵变,洋人一旦北上,北大营战力堪忧,远近援兵皆被牵制,未必来得及赶到,到时候皇兄打算怎样?”

李丰一瞬间被他的话逼老了十岁,颓然良久,他终于开口道:“宣旨……去将皇叔请来。”

长庚听见这道旨意,眼都没眨一下,既无欢欣、也无怨愤,仿佛一切都是应当应分,情理之中的。

祝小脚大气也不敢出地应了一声,正要前往,长庚却忽然开口提醒道:“皇上,天牢提人,只派祝公公宣旨,未免儿戏。”

他已经本能地不信任李丰身边的任何内侍,包括这个名义上一直暗中帮着顾昀的人。

李丰有气无力道:“什么时候了,还在意这些虚礼——江爱卿,你替朕跑一趟腿。”

祝小脚迈着小碎步跟上江充,不禁远远地看了长庚一眼。

他是宫里的老人了,当今大梁满朝文武,数得上的王侯将相,没有他不熟悉的,唯独这个雁北王,从小被顾昀严丝合缝地护在侯府里,长大后又“不务正业”地四处游历,鲜少露面,除了混在一众人里上朝听证,他甚至不怎么单独进宫,顶多逢年过节的时候跟着顾昀一起来请个安……所有人几乎都对他一无所知。

一无所知,意味着变数。

江充和祝小脚马不停蹄,出了宫直奔天牢,人快到了的时候,祝小脚突然想起来,掐着嗓子道:“不对啊,江大人,侯爷要进宫面圣,穿着囚服成何体统呢?要么我马上叫人瞧瞧今年新做的一品侯朝服,去取一件来?”

江充正一脑子国破家亡的悲愤,陡然让那老太监一嗓子吊回了魂,哭笑不得道:“祝公公,什么时候了,您还惦记这些鸡零狗碎,我……”

他话未说完,便见一人策马而来,转眼行至眼前,下马施礼拜上,正是侯府的家将统领霍郸。

霍郸利索地一抱拳:“江大人,祝公公,小人乃是安定侯府家奴,奉我家殿下之命,给侯爷送上此物。”

说着,双手碰上了一套朝服和盔甲。

江充心里一动——雁北王虽然一看就是个细致人,但至于琐碎到这种程度么?

那位殿下在防着谁?

天牢中的顾昀正百无聊赖地拎着那肥耗子的尾巴让他荡秋千,察觉到背后的风向不对,他有些诧异地回过头去,模模糊糊地看见外面闯进来三个人影,为首一人行走如风,似乎还穿着朝服。

接着,牢门门锁大开,一股特殊的宫香钻进了顾昀的鼻子,还沾着一点李丰身上特有的檀香气。

顾昀眯细了眼睛,认出那膀大腰圆的胖子正是祝小脚。

如果是要提审他,断然没有直接把祝小脚派来的道理,李丰那种人也不可能自己打脸,朝令夕改地将他抓了又放,那么只能是……

顾昀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心道:“出什么事了?”

江充飞快地说了句什么,顾昀根本听不见,只囫囵个捉到了“敌袭……赵……”什么的几个词,一头雾水,只好茫然地装出一副泰山崩而不动的稳重,以不变应万变地点了点头。

江充被他不动如山的镇定感染,心下一时大定,满腔忽冷忽热的焦虑心忧落到腹中,眼泪差点下来:“大梁有侯爷这样的梁柱,实乃万民之幸。”

顾昀满肚子莫名其妙,心想:“亲娘啊,这又说什么呢?”

表面上却只是随手拍了拍江大人的肩,利索地吩咐道:“领路吧。”

好在这时霍郸上前一步,将他朝服奉上的同时,从腰间解下一个酒壶:“殿下让我带给侯爷驱寒。”

顾昀开盖一闻就知道是药,顿时如蒙大赦地松了口气,一饮而尽。

霍郸三下五除二地帮他换了衣服,好歹收拾了一下,一行人直奔宫里,又聋又瞎的安定侯凑合着混迹其中,头一次这么盼着药效快点来。

直到他们赶到了宫墙根底下,顾昀的耳朵才针扎似的慢慢恢复知觉。

他不动声色地冲霍郸打了个手势,霍郸会意,忙上前两步,附在他耳边,将江充在天牢里的话一五一十地重复了一遍。

顾昀没来得及听完,本就疼得要炸的脑袋已经“嗡”一声断了弦,眼前几乎炸出了一片金花乱蹦,脚步仓皇中一个踉跄,霍郸一把扶住他的胳膊:“大帅!”

江充吓了一跳,不知道刚才还镇定得没有人样的安定侯突然犯什么病了,见顾昀脸色难看得像个死人,忙紧张地问道:“侯爷,怎么了?”

“玄铁营折损过半”“北疆大关接连失守”“赵将军殉国”“西南辎重处炸了”……那三言两语化成了一簇致命的刀片,打着旋地扎进了顾昀的四肢百骸里,他胸口一阵尖锐的刺痛,喉头涌上一股腥甜。

他额角青筋微露,冷汗顺着鬓角往下淌,眼神竟然有些涣散,江充虽然知道即便是身在天牢,也没人敢对安定侯动刑,还是给吓得不轻:“侯爷怎么了?可要下官叫个步辇来?御医呢?”

顾昀的身体微微晃了一下。

江充:“如今大梁安危系在侯爷一肩之上,您可万万不能有什么闪失!”

这句话仿佛惊雷似的划过顾昀耳畔,他行将飞散四方的三魂七魄狠狠地一震,刻骨铭心地聚拢回那根通天彻地的脊梁骨里,顾昀一闭眼,强行将一口血咽了回去。

一顿之后,他在江充胆战心惊的注视下,若无其事地哑声笑道:“几天没见日头,有点头疼——不碍事,老毛病。”

说着,顾昀低头微微整了一下身上的轻甲,从霍郸手中将自己的胳膊抽出来,将一直窝在他手里的灰毛耗子丢过去,叮嘱道:“这是我过命的鼠兄弟,给它找点吃的,别饿死了。”

霍郸:“……”

顾昀说完,转身提步往宫里走去。

此时金銮大殿中,长庚那三言两语引发了一场七嘴八舌的混战,当祝小脚高亢尖锐的声音高叫出“安定侯入宫觐见”的时候,所有人都哑火了,大殿上一时出现了死一般的寂静。

顾昀一抬头便对上了长庚的眼睛,两人的目光一触即分,他已经看见长庚眼睛里千言万语难以描述其一的风起云涌。

随即顾昀旁若无人地上前见礼,宠辱不惊的模样仿佛他不是从天牢来的,而是刚在侯府睡了个懒觉。

李丰立刻宣布散朝,将吵架的嘴炮和饭桶们一起赶了出去,只留了顾昀、长庚和一干将领连夜商讨整顿京城防务。

在家反省的奉函公不得不再次出山,整个灵枢院里灯火通明,加班加点地整理京城现存战备。

整整一天一宿,直到又过了一个四更天,天边已经露出了鱼肚白,熬黑了眼圈的李丰才放他们回去。

临走,李丰单独叫住了顾昀。

大殿内,左右皆被屏退,只有一君一臣面面相觑,李丰沉默了好久,直到宫灯感觉到阳光,自己跳灭了,“咔哒”一声,李丰才回过神来,神色复杂地看了顾昀一眼,含混地说道:“……委屈皇叔了。”

顾昀一肚子已经念叨熟了的场面话,不用过脑子就能脱口而出。

什么“雷霆雨露皆是君恩”“死于社稷谈何委屈”之类的鬼话已经严丝合缝地串联在了他的油嘴滑舌之下。

可是突然间,他的舌头仿佛涩住了,努力了几次都说不出来,只好对隆安皇帝笑了一下。

笑容说不出的僵硬,显得有点尴尬。

两人一时间实在无话好说,李丰叹了口气,挥挥手。

顾昀低眉敛目,告退离去。

分享到:
赞(80)

评论19

  • 您的称呼
  1. 我错了,这哪里压抑了,瓠瓜上书,苦瓜,馊了的苦瓜,过命的鼠兄dei从那假装压抑的气氛中透露出滑稽笑脸的踪影

    沈韵2018/10/13 23:13:34回复
  2. p大文笔真的是好

    我想当那只老鼠2018/11/26 23:16:36回复
  3. 没错没错那只老鼠就是我,而且现在我还建国那么几分钟前成精了

    鼠太2019/01/07 19:02:33回复
    • p大也够皮的了→_→这么让人心疼的顾昀……一个鼠兄弟就让我把眼泪憋回去了……

      陈栎媱2019/01/27 11:50:01回复
  4. 那鼠兄弟是拿来试毒滴吧

    匿名2019/01/30 14:15:13回复
    • 要不是看评论都没弄懂鼠兄弟是干嘛的,大家都这么优秀的吗

      匿名2019/03/08 00:09:18回复
  5. 第一次评论,心疼我顾大帅

    匿名2019/01/31 11:42:00回复
  6. 应该不是,顾昀是把吃剩下就给它的,不是试毒

    匿名2019/02/09 15:05:58回复
  7. 收回前言,的确有试毒的作用。佩服5楼和P大。

    匿名2019/02/09 15:19:57回复
  8. 那根通天彻地的脊梁骨……

    哈哈哈2019/02/09 21:28:14回复
  9. 这么伤心的时候……居然做出了这么好笑的事,顾帅你可真放松啊……@( ̄- ̄)@

    沈葭白2019/02/20 12:28:50回复
  10. 我真的没见过像李丰这样厚颜无耻之人,臭不要脸!

    我的名字此处省略2019/04/22 22:34:02回复
  11. 李丰其实也不容易,难道他想做亡国之君吗?怎么可能。满堂官员却都是些废物,要怎样撑起这个王朝?并且有人都已经逼宫在前他要是忍让的话天子之威何在?那意思是说人人都可逼宫吗?那皇帝还当不当了?但如果只罚别人,又会有朝廷命官说‘为何陛下偏心与安定候?’然后还不是得对大帅出手。再说削兵权,关于边疆,皇帝根本不了解具体情况全靠猜(这个得怪太傅了),并且老皇帝临崩前让他小心大帅他就信了,所以才是疑心。再提他本身,其才能已说是守国之君,也就是说他更适合成为汉文帝和汉景帝这样的帝王,但前帝没想到的是这个王朝比他想的还要糟糕(可能之前的魏王更适合?这个是我猜的毕竟出场次数少没办法推测),就导致本资质平庸的李丰显得跟一神经病似的。………………以上为个人观点,欢迎提出不同意见,非常感谢。

    匿名2019/05/06 23:03:37回复
    • 回一下十三楼哈。李丰倒是有勤勉治国,可是你看他做的那一件事不是逆着历史潮流来的?他太高高在上了, 不像长庚,亲眼见过这个国家的一切弊端,李丰眼里只有面前一方狭窄的几案,见识太浅薄了

      匿名2019/07/21 15:10:27回复
  12. 十六是彻底被这皇帝父子寒了心了?

    大爱巍澜2019/06/08 03:08:07回复
  13. 这可真是含泪的微笑了。。
    可惜我这个头遍看的还是放不宽心

    临渊阁丫鬟2019/06/13 01:18:56回复
  14. 用不着的时候打一巴掌,用得着了再给个甜枣? 这狗皇帝 绝了

    打不着又气不过2019/06/15 17:40:36回复
  15. 原来如此 鼠小弟原来不只是调节气氛用的23333

    被葛大爷坑了的苦逼高考狗2019/06/17 21:44:40回复
  16. p大的文总能让人哭着哭着笑了
    回:长庚做皇帝确实比较好,他比李丰多了点民间经历(虽然不怎么好,流落在外的皇子嘛),比李丰更了解人间疾苦,而且也亲自体会过,哪像李丰,出生就在皇宫一路当上皇帝,就算知道人间疾苦,大概也是通过奏折知道的,况且肯定有不少官员为了自己的乌纱帽(不让皇帝觉得自己没用),瞒着皇帝

    匿名2019/07/21 19:06:20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