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阴兵借道

沈巍他们莫名其妙地被赵云澜拉着, 遭到了朗哥大鱼大肉的一通招待,又被安排到了当地唯一的一家五星级酒店里。

第二天一早, 天还没亮, 三辆越野车就齐刷刷地停在了酒店门口,后备箱一开,只见里面御寒的衣服、野外装备、高热量食品、药品工具等等,一应俱全, 都是没拆包装的新东西, 几乎够赞助起一个专业科考队了。

赵云澜看起来相当坦然,一点也不觉得受之有愧, 让林静给司机们一人发了一条中华, 又跟前来送行的朗哥好一通亲亲热热的扯闲淡。

朗哥热情洋溢,虽然头天晚上被赵云澜用一斤三两的白酒给灌趴下了, 但看起来被灌得乐在其中, 并且早晨依然精神矍铄——除了脸肿得有点像猪头。

他伸出熊掌, 狂拍赵云澜的肩膀, 依依不舍地说:“好老弟, 这就走了, 我招待不周, 实在没让你们吃好喝好, 我们小地方啊, 你千万要理解, 别见怪。”

赵云澜一瞪眼:“你看,又见外了不是?我们千里迢迢地特地来叨扰, 都还理所当然没客气半句呢,你先来劲了。朗哥,将来你要是来龙城,我非砸锅卖铁,豁出在二环上堵一宿的车,也全程陪同,到时候给谢四哥打电话,咱哥仨再好好喝一顿。”

跟朗哥惜别完,赵云澜回头低声问沈巍:“盘山道不好开,小孩们技术不行,我也不放心,这样,你带着他们跟我们一起走,我开一辆,林静开一辆,祝红开一辆,把学生们打散,到了清溪村再集合,你说好吧?”

就是收了钱的导游,都没有这样尽心尽力的,沈巍要是再当着别人的面反对,就显得实在有点不识好歹了。

但是无功不受禄,沈巍没有他那样厚的脸皮,直到坐上了车,都显得十分过意不去:“这次是我考虑不周,实在太麻烦你了,而且跟那位郎先生原本也不认识,还让他破费这么多,你看回去以后是不是我们要寄点东西给他……”

赵云澜大爷似的一摆手:“没事,这你不用管,谁也不会白承谁的情,都记在我账上呢。跟我你就更不用客气了。”

沈巍:“……”

正好前面红灯,赵云澜踩下刹车,偏过头来对他一笑,露出两个小酒窝,沈巍的脸一下就浮起一层薄薄的红,而后他下意识地用余光扫了一眼后座上的两个学生,发现他们全都兴奋地往窗外看,才似乎略略松了口气。

赵云澜心里忽然一动,觉得自己可以再试探着更进一步,于是他一抬手把沈巍窝住了一个角的衬衫领子拽了出来,轻轻拉平,弯起来的食指关节有意无意地从沈巍的耳朵下面轻轻蹭过,声音十分自然地降低了一些,在沈巍猝不及防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又安全撤退。

“领子没弄好。”他调整了一下后视镜,平视前方,正襟危坐地说。

这回沈巍的耳朵都红了。

红灯过去,赵云澜重新踩下油门,目不斜视地专心开车,嘴角可疑地翘了起来。

沈巍把头扭向了窗外,看起来就好像在害羞,可他背对的赵云澜没能看见,沈巍转过去的脸上红晕慢慢退净了,变得苍白了起来。

他似乎总是在皱眉,眉间几乎已经形成了一道深深的纹路。每到这时,那张温和斯文的脸上就会显出某种说不出的冷厉,看起来既孤独又遥远。

开车上盘山道是个体力活,又颠簸又晕,六七个小时过去,后座上的两个学生已经东倒西歪地睡着了,沈巍没敢合眼,坐在副驾驶上的,有时候得留神着司机,起码不能让他犯困,尤其这位司机头天晚上喝了那么多的酒。

越往前走,道路就越窄,拐弯也就越多,车轮旁边不到一米多的地方就是悬崖,连个护栏都没有,一不留神就能直接冲下去。

好在朗哥支援的车是真不错,而且赵云澜这个人看起来有点不着调,开车却意外的稳当。

随着他们慢慢进入山里,气温也越来越低,连开着空调的车里都能感觉到。

路边也开始有厚厚的积雪。再往前,路面上人迹越发稀罕,开始有冰和被车辙推开的积雪。

到了这个时候,原本跟得很近的三辆车同时放慢了速度,车距开始拉得越来越大。

然后赵云澜缓慢降档,小心地刹住车。

后面的车在他开始减速的时候就也跟着慢慢地停了下来。

“前面的路够呛,我看得上锁链。”赵云澜说着伸手开车门,又对沈巍说,“外面冷,别下来。”

沈巍没理会,跳下来帮他,群山深处的风凛冽得能把人掀个跟头。不怕天冷,就怕有风,这样的风,不要说是赵云澜身上那件装逼专用的修身大衣,就是加厚的羽绒服也能在片刻间给吹个透心凉。

坐在车里的两个学生跟着醒了,赶紧懂事地跳出来帮忙,被赵云澜连哄再赶地给弄回车里了:“别添乱,都赶紧进去,刚睡醒就吹风,在这地方感冒可不是闹着玩的。”

两个人麻利地给车轮上了锁链,没一会,就感觉手指快要冻僵了,赵云澜直起腰来,极目远眺,只见那大山一座连着一座,远处巨大的冰川和雪山通体洁白地矗立在那,一时间叫人觉得天高地迥,山川与远处腾起的云连在一起,仿佛就这样融进了苍白的天光里。

上车以后,赵云澜挨个给后面车的人打电话,嘱咐了一遍在冰雪上行车的安全注意事项,又特别强调了一回:“我们马上进入冰川地区,进去以后千万别大声喧哗,更不要鸣笛,闹出雪崩来以后白天没人值班了。”

整个山区都被冰雪覆盖住了,日头开始偏西,天色越发渺茫,而后天光渐暗,车辙渐少,慢慢地浮起某种荒凉的寒冷。

遥远的冰川越来越近,身形也越来越晦涩不明,唯有尖端一角,映照出不知哪里反射来的冷冷的光,忽的一闪,就不见了。

赵云澜打开了车灯,和沈巍之间为了提神的闲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了下来,沈巍不敢再分他的心,车速开始变得异常缓慢,带着锁链的车轮碾过地面的时候,有种微妙的惊险感,往外一看,就是不知几千米的山壁,白茫茫的一片,下面早已经看不清楚,间或露出斑驳的、灰褐色的山岩。

苍山被雪,明烛天南。

后面坐着两个学生大气也不敢出。

天终于黑了。

后座两个,一个是穿红衣服的那个女班长,还有一个带着小眼镜的男生,小眼镜偷偷地问沈巍:“教授,咱们今天晚上能出山吗?找得到住得地方吗?”

沈巍还没来得及回答,赵云澜就接了过去:“没事,清溪村毗邻雪山,熬过这一段应该就快到了,不过……”

他还没有说“不过”什么,只觉得眼前忽然被一点细小的光晃了一下,赵云澜皱了一下眉,立刻降档,然后小心地慢慢点刹,最后把车停住了。

女班长紧张地问:“怎么了?车出问题了?”

沈巍摆摆手:“车没事,前面好像有光,你们俩别动,我下去看看。”

赵云澜:“你也看见了?”

沈巍跟他对视一眼,两个人的表情都有些凝重。

女生很敏感,本能地感觉到了不对劲的气氛:“是……是路灯光吗?”

“这条路上没有路灯,你坐着。”赵云澜回头看了她一眼,“后面有巧克力和牛肉干,饿了自己拿。”

他说完,推开车门走了下去,沈巍紧随其后。

此时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周遭却愈加阴冷,不是冰雪里天寒地冻的那种冷法,而是那种叫人从内到外、萦绕在骨头缝里徘徊不去的那种湿漉漉的冷,四下安静极了,风声、雪落下来的声音,一时全部没有了,人踩在地上,都会下意识地放轻脚步。

那不远处的光也冷冷的,间或明灭,就像是有人提着个灯笼,无端让人想起旧时候出殡用的那种白纸灯笼,下车一看,仿佛比刚才还要近了些。

赵云澜眯起的眼睛猛地睁大,随后他一把拉开车门,把沈巍塞进了车里,回头对跟着停下来、下车查看的其他人远远地挥挥手,打了个“回车里不要出来”手势,自己也立刻钻进了车里,利落地锁上了车门。

这片刻的光景,那光已经又近了些,甚至隐约能看见一些人影了。

赵云澜回过头去,飞快地对车里的两个学生说:“一会无论看见什么,都闭上嘴,不要把脸贴在窗户上,也不要出声。”

天实在太冷,车窗上有一层水雾,只有方才停下防雨刷的前挡风玻璃视野还比较清晰,远远的,能看见一个人提着灯笼在前面领路,后面跟着一大群人,正在向他们走过来,再仔细看,这些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然而个个都是衣衫褴褛,仿佛刚逃荒回来。

这么多的人……怎么会走在车道上?

“那是什么人?”女班长颤抖着小声问。

“不是人,”赵云澜低低地说,“是阴兵借道。”

女生捂住自己的嘴,这时,她已经能看见那些人的脸了,他们一个个目光呆滞,身上有各种匪夷所思的伤口,最离奇的,是为首拎纸灯笼的那个人,他……或者她,没有脸,头上顶着一顶极高的帽子,一直遮到了下巴处,只露出一个惨白的下巴尖,通身雪白,仿如白纸糊的。

他的双脚、肩膀全是纹丝不动,身体僵硬,看起来就像是一只惨白的风筝,从远处顺着风飘了过来。

他并不看路,却笔直地绕开了赵云澜的车,甚至错身而过的瞬间,透过已经不大清楚的车窗,女生看见那个“纸人”脚步略停了一下,向车里连鞠躬两次,赵云澜轻轻点头,算做回礼,那“人”才继续往前飘去,身后的那一群也跟着,一直顺着山路往前走去。

直到这些古怪的人已经走得看不见了,赵云澜才翻身下车,掀开后备箱,从里面摸出一支手电筒,对沈巍说:“前面可能出事了,我过去看看,你照顾着点这几个孩子。”

沈巍不自觉地又皱起了眉。

赵云澜握了一下他的手,觉得自己尚且温热的体温正被对方疯狂地吸过去,莫名地心里生出了一点怜惜。

“别皱眉。”赵云澜说,“没事的。”

分享到:
赞(764)

评论64

  • 您的称呼
  1. 因为是两个人所以鞠了两下吧

    杜康2018/08/09 20:37:55回复
    • 显微镜女孩追书

      匿名2018/08/26 00:43:54回复
    • 确实!

      在下何开心2018/08/29 17:20:55回复
    • 对对对对

      小笼包小宇宙2018/09/29 15:50:57回复
    • 应该是

      薛成美2018/10/01 10:58:57回复
    • 嗯,应该是

      小笼包2018/10/02 18:48:09回复
    • 感谢细节军

      匿名2019/07/28 23:36:03回复
    • 表白细节菌

      匿名2019/08/07 01:11:19回复
  2. 好暖心的握了一下手

    匿名2018/08/15 22:09:17回复
  3. 鞠躬什么的好装逼啊哈哈哈

    侑黎2018/08/17 21:53:19回复
  4. “别皱眉,没事的”

    今天睡到朱一龙了吗2018/09/26 00:57:38回复
    • 看到你的名字后我想打你哦!←_←

      某小笼包2018/10/05 17:08:28回复
      • 我赞同

        居居居居居2018/10/20 21:53:24回复
        • 加我一个

          居夫人2018/10/27 21:24:42回复
    • 已经有好几个人,和你一样看他的名字,就想打他了…………

      匿名2018/10/05 23:29:46回复
      • +1

        匿名2018/11/15 17:52:48回复
    • 哈哈,总有人想打你,你反思一下吧

      乔喵喵2019/01/26 20:27:34回复
  5. 赵处在玩火自焚呐

    南希2018/10/01 11:27:06回复
    • 不,他现在还认为自己是攻

      是花城主嗷~2018/10/17 16:20:57回复
      • 哈哈哈哈

        匿名2019/01/06 10:26:26回复
      • 黑袍哥哥马甲要掉了吗

        rnin2019/07/03 13:08:21回复
        • 这里是斩魂使

          逸远2019/07/10 11:35:33回复
  6. 妈诶,刺激

    镇魂女鬼2018/10/03 18:17:38回复
  7. 这一章差点让我以为赵处真的是攻。。。艾玛,期待反转

    匿名2018/10/24 22:25:09回复
  8. p大的文要么是自以为攻的受,要么是观众以为是攻的受,没有刻意娘化那个男主,好评!

    我是阴司哎2018/10/25 20:20:07回复
  9. 那张温和斯文的脸上就会显出某种说不出的冷厉…
    浮现居老师的脸

    匿名2018/10/30 23:38:11回复
    • 芒果!

      会说namanana的小笼包九妹2018/11/10 23:42:07回复
    • 对对

      朱一龙正在我床上2019/01/28 10:17:29回复
      • 你这个ID想打你哦

        是睡白宇还是睡还是朱一龙2019/08/15 17:04:00回复
  10. 自1为是的澜澜hhhhhhhhh

    想吃芒果2018/11/22 12:51:51回复
  11. 别皱眉,没事的❤️

    匿名2018/11/29 23:58:52回复
  12. 赵云澜想当攻,谁知后来自己成了受,哈哈哈

    匿名2018/12/01 21:28:46回复
  13. 二刷打卡

    一只芒果猴2018/12/03 11:26:18回复
  14. 看小说总是不由自主的把白居带进去了

    匿名2019/01/05 21:29:14回复
  15. 别皱眉,澜澜心疼

    匿名2019/01/05 22:50:14回复
  16. 鬼差:一个昆仑山圣,一个斩魂使,哪个都惹不起,一人鞠一躬吧

    匿名2019/01/08 20:44:49回复
    • 优秀

      匿名2019/01/09 03:13:50回复
    • 同是九年义务教育 为何你如此优秀

      匿名2019/02/11 14:23:22回复
  17. 本来挺严肃挺紧张的,赵云澜一句雪崩了白天就没人值班了笑翻。

    匿名2019/01/17 08:22:04回复
    • 是我看的不认真吗

      匿名2019/01/29 19:31:42回复
  18. 别皱眉,要不要这么宠着沈没人,等发现自己是个受,额……

    匿名2019/01/25 17:09:11回复
  19. 看了剧版可以代入主角

    匿名2019/02/03 09:44:27回复
  20. 尽管在评论区看到n遍魏巍是攻,我还是不敢相信赵处竟然是受?

    赵处攻了吗2019/02/05 09:04:17回复
  21. p大的文我永远站不对cp

    匿名2019/02/10 23:57:59回复
  22. 越看越觉得白老师和居老师真的好还原啊!

    匿名2019/02/14 21:31:20回复
  23. 毕竟白居都是看过原文的……诶嘿嘿

    笑红尘2019/02/19 00:47:49回复
  24. 二刷留爪

    巍乱我心2019/03/05 11:54:55回复
  25. 因为斩魂使和镇魂令主两个大佬在车上,所以点两下头
    最后澜澜的别皱眉,我哭了

    匿名2019/03/12 21:38:02回复
  26. 赵云澜是爱屋及乌,顺带着对沈教授的学生也示好。但是小鬼王是“我的眼里只有你”,这个在剧里龙哥也是体现的淋漓尽致。他生而无父母,自然唯一的伦理长情,便是昆仑,即是兄,也是父,更是夫。以前他护着他。现在他要守着他。且只有他

    祝红2019/03/19 09:30:24回复
  27. 赵云澜直起腰来,极目远眺,只见那大山一座连着一座,远处巨大的冰川和雪山通体洁白地矗立在那,一时间叫人觉得天高地迥,山川与远处腾起的云连在一起,仿佛就这样融进了苍白的天光里。——-沈巍 主题

    祝红2019/03/19 09:40:12回复
  28. 两位“大”人物啊。。。

    匿名2019/03/29 17:13:55回复
  29. 逼格满满的赵处大大

    余灵2019/04/06 17:21:37回复
  30. 赵处啊!你在搓火啊!你就这么急切升职吗

    巍澜 赵处在变赵局的路上奔跑2019/04/14 11:25:27回复
  31. 巍巍要沦陷了

    冉冉2019/04/19 08:26:53回复
  32. 别皱眉,没事的
    好甜

    匿名2019/04/26 23:58:31回复
  33. 鞠躬两次,令主大人和斩魂使

    匿名2019/05/15 02:20:42回复
  34. 攻?假象假象。不存在的

    我绝对不认识朱一龙2019/05/22 22:02:19回复
  35. 上面说的很对

    匿名2019/05/22 22:04:49回复
  36. 别皱眉 真的是好甜啊

    2019/05/29 22:54:19回复
  37. 别皱眉 真的是超甜啊

    2019/05/29 22:54:34回复
  38. “只见那大山一座连着一座,远处巨大的冰川和雪山通体洁白地矗立在那,一时间叫人觉得天高地迥,山川与远处腾起的云连在一起,仿佛就这样融进了苍白的天光里。”文笔真的好

    慕江2019/07/06 21:10:15回复
  39. 昆仑山吗

    匿名2019/07/19 16:36:41回复
  40. 鞠躬是因为斩魂使大人吧。

    匿名2019/07/23 21:04:41回复
  41. 我是先看剧再来读原著的,只能说选角真的太棒了,我读文的时候完全代入进去了,丝毫没有违和感哇⊙∀⊙!

    一入腐门深似海2019/08/03 22:30:00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