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大火

所有人都惊呆了。

半晌,传令官才想起自己此行的使命,声音干涩地开口道:“谭将军,侯爷……”

“你闭嘴!”谭鸿飞爆喝一声,继而,他瞪着自己铜铃一样的牛眼,转向那跪在正堂中的男子,一时间喉头竟有些发紧,周身上下的每一根毛发都战栗似的簌簌而起,“你说什么?说清楚一点——哪个忠良?”

那中年男子直起腰来,面色蜡黄可怜,脸上却带着说不出的决绝之意:“二十年前,北蛮遭天灾,狼王野心昭昭,率兵来犯,老安定侯以玄铁营之威,平定北疆,令群狼俯首,将岁贡与其神女姊妹进献我朝,元和先帝纳此二人中长姐为妃,封其幼妹为郡主,令其入宫随侍,待嫁皇室。”

“不料这两妖女心怀不轨,图谋者大,先是伪造老侯爷与狼王之间往来书信,诬陷老侯爷战后威逼十八部落,回扣私囤紫流金,又以妖术魅惑先帝,日夜离间君臣之谊……”

京兆尹朱大人光是听了这两句,整个人就炸了,立刻喊道:“来人!将这信口污蔑先君的刁民拿下!”

谭鸿飞瞠目欲裂:“我看谁敢!”

他一声咆哮,身边一水北大营将士群起拔刀,齐刷刷的银甲凛凛,刀光似雪,刀柄上面目狰狞的兽头雕纹几欲冲出嗜人。

朱恒面色铁青,死撑着一点读书人的胆子,颤声道:“谭鸿飞,你要造反吗?”

谭鸿飞冷笑一声,转身大步下了石阶,径直行至那中年男子面前,将长马刀往地上一戳,铁塔似的伫立于前,逼问道:“你继续说,然后呢?”

那告状男子道:“将军可曾记得,当年因小侯爷年纪尚幼,在家无人管束,边疆平定后,老侯爷便与公主夫妇商量,便将其带到驻地。”

谭鸿飞目光闪动,三言两语被勾起了旧回忆,他还记得,现在威震一方顾大帅小时候是个不折不扣的熊孩子,什么祸都敢闯,什么人都不怕,老侯爷与公主都没有父母长辈可以代为管教,眼看他要无法无天,只好将那孩子随身带走。

谭鸿飞:“不错,确有此事。”

那中年男子道:“妖女趁机进言,说老侯爷此时带走独子,图谋肯定不小,说不定是打算与皇上分东西而治,元和先帝为其摄魂之术所惑,对老侯爷愤恨不已,又惧于三十铁骑便踏平蛮族的玄铁营,不知该如何是好。”

谭鸿飞:“荒谬!”

中年男子面不改色,侃侃而谈:“当时妖女与另一个奸人合力设下了一条毒计,令先父吴公公以犒军为名,带三十死士与两个擅长旁门左道之徒,前往北疆,混入驻地,实施暗杀,为为防事败后阴谋败露,还特意让死士们胸前纹狼首,假充蛮人。”

谭鸿飞的呼吸越来越粗重。

当年三十蛮人死士混入北疆驻地,毫无预兆,几如天降,先以下三滥的招数将致人手足麻痹的药粉洒入饮食之中,再换上玄铁轻裘,突然发难,将士们每日见轻裘骑兵呼啸而过巡防营中,一时竟全无防备……

谭鸿飞喃喃道:“不错,你说得对得上,当时我还只是个小小的偏将,那轻裘死士,确实只有三十人。”

老侯爷用三十重甲踏平十八部落,妖女便还了他三十轻裘,将战无不胜的玄铁营搅了个翻天覆地,伤了安定侯唯一的继承人。

谭鸿飞突然低低地笑了起来:“那是玄铁营的奇耻大辱啊——我记得老侯爷正巧出营巡防,公主殿下一早就身体不适,水米未进,否则当初伤得不止是一个小侯爷,是吗?”

北大营统领将长马刀往地上狠狠地一戳,巴掌厚的石头地面竟被他生生磕出了一道裂纹:“公主激愤之下,一口咬定我军有内奸,我等十多个兄弟肩负北疆驻地防务之职,难辞其咎,瓜田李下又说不清楚,只得纷纷卸甲辞去,回京领罪……这么多年我私下里一直埋怨她,以为她是心疼儿子疼昏了头……原来真的……”

谭鸿飞说到这里,突然毫无预兆地落下泪来,他也不擦,也不出哽咽,依然铁塔似的戳在那里,疼极了似的不住地抽着气。

朱恒被这黑脸阎王的眼泪镇住了,一时间,连心里饱胀的怒火也仿佛被什么戳了个坑,细细地将气撒了出去。

京兆尹大人的声气不由得缓和了些,说道:“此事事关重大,仅凭此人一面之词,未免有失偏颇,谭将军还请慎重。”

谭鸿飞微微回过神来,他心里其实已经信了七八分——没有人比当年掌管北疆驻地布防的谭鸿飞更清楚玄铁营的布防有多么无懈可击,可是说不清楚。

纵然多年来顾昀对他们这些玄铁营旧部一直不薄,甚至助他爬上了北大营统帅,他却始终记得自己背负着办事不利的冤屈,无处申诉。

谭鸿飞看了朱恒一眼,勉强咬咬牙,低头问那中年汉子道:“不错,你有何凭据?”

那男子从怀中取出血书,五体投地道:“此为先父亲笔所写,他遗体现在就在门外,将军一见便知他是不是吴鹤,也就知道我说得是不是真的。”

朱恒皱了皱眉,谭鸿飞却已经下令让人去抬。

片刻后,一具槁木似的男尸被抬了进来,吊死鬼并不安详,面颊肿胀,舌根脱出,喉间青紫如厉鬼,谭鸿飞却只看了一眼,便不堪重负似的仓皇移开目光,哑声道:“我记得那老太监眼角有一块三角疤……”

跪在地上的中年男子膝盖点地,爬了过来,一点一点地将那男尸的脸翻了过来,拨开干枯的白发,那布满褶皱与老年斑的眼角上豁然是一道三角的旧伤疤。

周遭一片鸦雀无声,朱恒脸上一丝血色都没有,他忽然深吸一口气,抬手整了整自己被谭将军一巴掌拍歪的官帽,那双书生的手还在抖个不停,口中却问道:“后来呢?”

堂下男子道:“所幸小侯爷吉人天相,大难不死,后来先帝从妖女的妖术中醒悟,后悔不已,暗中处置了蛮人妖女姊妹,对小侯爷也加倍恩宠,又将其接入宫中亲自照料——只是妖女虽然伏诛,但那曾经给先帝出过奸计的小人却还在,生恐顾氏一脉圣宠依稀,便伙同吴鹤公公,想再对小侯爷下手。”

朱恒:“宫闱秘事,你要想清楚再说。”

中年男子朗声一笑:“多谢大人,草民幼时本是北疆生长的一农人,世代受蛮人欺负,父母兄弟皆死于那些装神弄鬼的妖人之手,是老侯爷救了我们的命,为我们出了一口恶气,草民位卑身鄙,多年忍辱负重,伺候那老太监,并不是为了他的家当好处,只为了能有这么一天!”

谭鸿飞顾不上唏嘘,几乎已经麻木了:“可我记得当年死的是三殿下。”

“不错,”那男子道,“吴鹤将一种能散入空中的毒涂在小侯爷平日读书用的汽灯上,吴鹤说,小侯爷年幼时爱将汽灯调到最亮,常常一开就是一宿,睡着了也不关,一宿过去,灯后面的往往热得能烫熟鸡蛋,自然会将那毒物化在空中,再吸入肺腑。中毒的人刚开始会咳嗽不止、低烧不断,都是小儿常见病症,并不引人注意,但慢慢的,人就会衰弱下来,直到毒入五脏,药石无灵。”

谭鸿飞目中似要滴下血来。

“当时小侯爷在宫中所用的汽灯是西洋特供的七彩琉璃罩,金贵得很,只有几个皇子和小侯爷有,皇后都没落到一盏,不料三殿下失手打坏自己那盏西洋汽灯,担心遭到责骂,又不敢去求别人,小侯爷便将自己那盏换给了他,偷偷黏上了打烂的,每日遮挡一本书在上面,依旧假装照样用。”

“后来的事,诸位都知道了,三殿下中毒夭折,先帝震怒,彻查后宫,吴鹤因谋害皇嗣入狱,成了那奸人的替罪羊。”那告状的男子说着,一甩袍袖,整个人扑倒在地,朗声道,“如今前因后果草民已经呈清,多谢诸位将军大人,那至今逍遥法外的奸佞,便是当今国舅爷王裹!”

朱恒已经听傻了:“大胆……你、你好大的胆子!”

那中年人道:“狗胆包天,舍得区区肉身!”

朱恒逼问:“你有何凭据?”

那中年人从怀中取出一封旧得卷了毛的书信:“禀大人,此乃当年王国舅与大太监私相授受时,写过的一封信,是真是假,诸位一看就知道。”

说完,那男子将信封放在地上,自己往后微微一仰,仿佛是微微叹了口气。

“素日恩怨,如今一朝了结。”

谭鸿飞察觉到他表情有异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这男人蓦地站起来,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转身狠狠撞上了旁边的柱子。

血与脑浆崩裂似的齐齐落下,当场死了!

俨然是另一种死士。

此时,温泉山庄中,顾昀的眼皮莫名开始跳个不停。

侯府家将统领霍郸突然闯进门来,整个人上气不接下气:“侯、侯爷……”

顾昀蓦地一回头:“怎么?”

霍统领得知京城之变后,心里狂跳,尚未来得及开口,大门忽然被人轰然砸开。

长庚手中紧紧地握着一只木鸟,那小东西张着嘴扎着翅膀,身与首俨然已经一刀两断,坚硬的木料竟被他活活捏碎,嶙峋的齿轮支楞八叉地露出来,刺得他手心里一片血肉模糊,而他好像不知道疼,像一条离开了水面的鱼,大口喘息,胸口却连一口气都留不住。

他手中捏着一张血迹斑斑的海纹纸,木鸟毕竟比车马迅捷,已经有人先一步将京城那场闹剧传给了他。

长庚胸口如抵尖刀,呼吸俯仰间动辄见血,踉跄着走到顾昀面前,一把抱住了他。

一旁的霍统领吃了一惊:“侯爷……”

顾昀冲他打了个手势:“老霍,你先出去。”

霍统领喉头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最后还是默默退了出去。

这倒霉孩子力气还不小,顾昀觉得老腰都快被他勒断了,等霍统领一走,便腾出一只手来拍了拍他的后背:“怎么了?”

长庚低下头,将脸埋在他的肩膀上,周遭缭绕得尽是顾昀身上的药味,以往闻了他只觉得安心,哪怕入梦也能驱散阴霾,此时他却再也不想闻到这满身的药味了。

长庚闭上眼,耳畔轰鸣,心里澄澈一片地剩下了一个念头:“我要杀光李家人。”

顾昀从他手中将那张皱皱巴巴的海纹纸抽出来,一眼扫到底,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猛地推开长庚,怒喝道:“霍郸!”

候在门口的霍统领闻声立刻推门进来。

顾昀都快疯了,站得猛了,一时眼前居然有点发黑,连忙撑了一下桌子,胳膊肘竟一直在发颤。

“备马,我要回京,”顾昀深吸一口气,“你带……咳……”

他话说到这,已经破了音,狠狠地清了清嗓子:“你带上几个轻裘先行一步,一定拦住谭鸿飞。”

霍统领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是!”

顾昀转身要去取自己的朝服与轻甲,被长庚一把抓住手腕。

长庚:“都是真的?”

顾昀低头看了他一眼,眼中风云涌动,好不复杂。

顿了顿,顾昀才低声道:“自然不是,妖术都是无稽之谈,王国舅也不过是……”

不过是皇座下面一条指哪打哪的奴才,那两个北蛮女人,也不过是国破家亡、零落异乡的可怜人而已……

真相大家都心知肚明,却谁也不敢提。

顾昀将手往外一抽:“这一阵子乱,你先不要回京,在这里住几天……”

长庚却不肯放过他:“那就是说,除了妖术和王裹的部分,说得都是真的?你知道,你一直知道?”

顾昀耐心告罄:“什么时候了,还跟着裹乱,走开!”

长庚几乎与他同时开口,轻声道:“你为什么还肯替他殚精竭虑地守着这破烂江山?为什么还肯百般委曲求全?为什么要收留我照顾我这么多年?”

那轻如落雪的声音在顾昀爆发的怒吼下本来微弱得不值一提,然而不知道为什么,话音出口的一瞬间,该听见的人还是都听见了。

顾昀心头一紧。

长庚嘴唇一点血色也没有,目光紧逼着他问道:“义父,为什么?”

顾昀喉头微动,不知道从何说起——怎么说?

说他其实并不知情,这些年来还一直以为自己的伤只是一次意外,一直以为是自己没能保护好阿晏,眼睁睁地看着他死于后宫争斗吗?

直到……他奉命押送加莱荧惑世子出关,才从那不怀好意的狼人嘴里知道,草原神女之毒乃是不传之秘,世代只有神女本人掌控,连蛮人同族也无从知晓,二十年前三十轻骑重创玄铁营的事与蛮族人根本没有关系。

家与国,仇与怨,大路朝天各走半边,他倘若一脚迈出去,无论走上哪边,都再不能回头。

此间种种皆不足为外人道,顾昀终究还是一声没吭,强行掰开长庚的手,披甲束发。

将军有心,可惜是铁铸的。

顾昀的反应不可谓不快,侯府数百家将调动不能说不灵,然而还是来不及了。

霍郸一头冷汗地赶到皇城根下时,惊悉北大营哗变,御林军紧急调动,京城九门全封,整个皇城乱成了一团。

分享到:
赞(28)

评论13

  • 您的称呼
  1. 我有点没理清,为什么先帝要杀顾昀?

    写作业写到傻了的沈韵2018/10/13 22:50:41回复
    • 这个很好理解,前面长庚已经分析过了,武帝人生最大的失策是把军权给了公主和老侯爷,后来被顾昀继承。并且顾昀在军中威望很高,直接导致军权和政权的分割,这就成了元和帝和隆安帝最大的心病。当年公主和老侯爷都死了,元和帝把顾昀接到宫里,杀了小顾昀,军权不就收回来了吗?

      居老师的娃2018/10/28 21:39:47回复
      • 可是没有顾家,天下就不会稳了吧……~>_<~

        沈葭白2019/02/20 12:17:41回复
  2. 王国舅? 那时候隆安帝李丰自己还是个孩子,老婆都没有,哪里来的国舅?

    居老师的娃2018/10/28 21:18:04回复
  3. 那时候可能还不是王国舅,但是肯定有这个人,给先帝放狗,所以后来做了国舅

    豆子2018/11/26 16:45:04回复
  4. ……还是没搞懂,哪里能看出来先帝要杀顾昀?(可能我是个傻子orz)从头看到尾一脸懵……

    北屿2018/12/01 15:02:42回复
  5. 佩服顾昀,喜欢长庚

    匿名2018/12/06 15:03:36回复
  6. 有点刺激

    隔壁魔道爬墙来的2018/12/09 09:15:47回复
  7. 这个国舅是先帝的,李丰的舅舅

    匿名2018/12/22 23:22:30回复
  8. 咳,小长庚是忘了自己也姓李吗(重点好像不对)

    匿名2019/01/26 10:59:43回复
    • 以犒军为名……这里划重点以后要考
      另外顾昀知道真相的时候会有……多难受啊……大病一场

      心疼顾昀的陈栎媱2019/01/26 23:56:03回复
  9. 帝王家肯定会担心自己的江山的啊特别是武将手握兵权,还功大过主。长庚都心疼死了

    隔壁食堂阿姨2019/02/19 17:44:57回复
  10. 将军有心,可惜是铁铸的。

    哇啊啊,看到这一句好心疼啊……难受

    沈葭白2019/02/20 12:19:48回复